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将军不如自己脱!(本文读者群号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将军不如自己脱!(本文读者群号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什么?姻缘……姻缘树?”洛子夜听完这话,几乎是以光速扭过头,咽了一下口水,瞪大了眼看着他,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姻缘树?她虽然觉得轩苍逸风这个人,看令人琢磨不透,眼下看起来的确是太狠辣了一些,恐怕并不适合为友。要是与他相交,说不定自个儿什么时候,就被他当成一颗棋子,使用了不说,还随手抛出去为他牺牲性命!

    就如同刚刚死去的那些人!

    但是眼下,他邀约她到姻缘树,姻缘树是一棵好树啊,听名字就知道这树不错,说不定就是为了拉她去缔结姻缘啊艾玛。虽然这一点不是很可能,但是她很难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啊!这般想着,她猥琐地笑着,看着轩苍逸风……去不去呢,去不去呢?

    她这一句惊呼出来,站在是一旁的凤无俦,便偏身看了她一眼,很快便见着她这一脸猥琐的模样。他眸色微沉,眼神依旧轻蔑而傲慢,还带着淡淡的鄙夷?是的,的确是鄙夷!不仅仅他,其他人都脸色很古怪地看她此刻激动到容色兴奋,像饿狼盯着绵羊一样看着轩苍逸风的眼神,一个神情比一个古怪。

    他们都认为,轩苍逸风找洛子夜,大抵是有什么东西要谈,或者是什么合作要商量,甚至也许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其中。倘若换了任何一个人,听了轩苍逸风这话,都应该三思并好好考量一阵,到底能不能去,要不要去,以及思考轩苍逸风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眼前这个人……

    显然抓错了重点!他考虑的地方,不是邀约的对象,而是邀约的地点。不,准确而言,那邀约的地点也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姻缘树位于国寺中央,基本是以那里为中心,四面扩散之地,便都是国寺内风景正好的去处。想必轩苍逸风选择那里,只是因为那棵树的地理方位,但是显然的,洛子夜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那棵树的名字上!

    姻缘树,姻缘树……他难不成还以为两个男人之间,能有什么姻缘?而轩苍逸风邀请她去,就是为了姻缘之论?

    轩苍逸风温润雅致的唇角,此刻也在洛子夜拔高了音量,晶亮着双眸,险些流出哈喇子的眼神注视之下,微微抽动了几下。他怎么忘了,洛子夜是自称自己是断袖的人,想必喜欢的是男人,而那棵树的名字正好……

    他要不要提醒一下,让洛子夜不要想太多?他虽然对权位和天下,很感兴趣,但不到万不得已,暂时还没有对洛子夜出卖自己身体的打算。

    “孤不同意!”轩苍逸风还没想好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洛子夜,洛子夜也还没真的思考好答应还是不答应,凤无俦低沉魔魅的声线,便先传了过来。他此刻容色深沉,似是垂眸深呼吸了一口气,克制了一会儿怒气之后,方才开的口。

    洛子夜眉梢一挑,一句“你凭毛不同意,这关你啥事儿”就到了嘴边!她虽然也不知道轩苍逸风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并且不是很确定自己应不应该答应,但是她自己是有自己自由的吧?凤无俦凭毛不同意?这跟他有关系吗?他不会真的把她当成他的宠物了吧?

    然而,她一句话还没说出来,轩苍逸风便在她之前,微微笑着偏过头,看向凤无俦,慢慢地道:“摄政王殿下,在下不过邀约太子一聚,您何故反对。莫非您如今对太子的想法,已经超出了对宠物的界定?”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几秒,看向凤无俦。的确,从他们来到天曜起,凤无俦一直所表述的,就是洛子夜是他的宠物。但即便是宠物,也应该有自己的自由。比如果果,要是哪天出去找一只鸟玩耍,凤无俦大抵不会管!但是这会儿,不让洛子夜出去跟轩苍逸风见面,这又算什么?

    按照摄政王殿下的性子,这时候定然是直接性打压轩苍逸风,说不定还要给个教训,令对方明白,自己将洛子夜如何定位,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置喙!但偏偏,轩苍逸风这个问题,似一下问到了凤无俦心中软处。似不仅问到那软处,还戳了一下,令他生平第一次,竟然有了心虚的感觉!

    他浓眉紧皱,看了一眼轩苍逸风,又看了一眼洛子夜。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最终,他忽然嗤笑了一声,沉声开口:“孤对他,能有什么想法?宠物就是宠物!至于风王,要见他可以,但若试图拐带孤的宠物,那么你就该知道孤的脾气!”

    “定然!”轩苍逸风微笑点头。眸色却深了几分,显然他也看了出来,凤无俦眼下的表现,并不像是他在正常的情况之下,该有的反应。

    凤无俦此人,是永远**、独裁、权霸的,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即便那命令是错,也不容人反驳。可自己这今日这一句反驳的话,引来的不是凤无俦的怒火,而是退让。

    最诡异的是,凤无俦此刻,说完这段对于往常的他而言,会显得有点急躁,甚至是不淡定的话之后,竟一句旁的话都不说,扭头就走。那眉间折痕很深,似还带着点怒气,大步而行!

    这下,大家就都有点看不懂了,包括洛子夜在内,也奇怪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依旧是高大挺拔,霸凛浑然天成。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好好的说着话,他忽然走什么?而且看样子还有点不高兴?

    她瞄了轩苍逸风一眼,复又看了一眼凤无俦渐行渐远的背影。最终对轩苍逸风道:“那好,明早见!”去看看轩苍逸风到底找自己是想搞什么鬼也好!而且凤无俦都答应了,她再不去,反而显得自己胆小了。

    轩苍逸风闻言,淡淡一笑,对洛子夜点头:“明早见,本王将恭候太子殿下光临!”

    说完这话,他看向龙傲翟,又温声开口道:“若是贵国皇帝,因龙脉之事,对本王有所不满,或是派将军你抓本王,本王都并无任何意见,静候贵国皇帝的旨意。但贵国皇帝发言之前,本王到底是轩苍亲王,代我皇而来,将军眼下还没有抓捕本王的资格。本王先行告辞!”

    他说完这话,十分有礼的拱手,随后又笑看了洛子夜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冥胤青看到这会儿,此刻也大抵明白了,这龙脉应该是落入了轩苍逸风的手中,否则轩苍逸风不会如此得意,并说龙脉和自己有关系,而龙傲翟的脸色,也不会这么难看。这想法一出,他的脸色也难看了几许。握着剑的手也紧了紧,看着轩苍逸风的背影,眉宇间渐渐流露出杀意,看那样子,似想对轩苍逸风出手。

    但最终,握着剑柄的手青筋一再暴起之下,最终还是憋了下来。看着轩苍逸风的背影无声冷笑了一声,随后转身大步离开。并没有对洛子夜说话,也没对龙傲翟意思意思一下,客套的解释一下自己方才莫名其妙就加入战局打架的问题。直接便走了!

    他离开之后,龙傲翟也似压抑了一下怒气,他和其他人不同。今日所有跟龙脉丢失有关系的人,已经全部自尽。并且在临死之前都说了这件事情和轩苍逸风无关。于是他所面临的,除了龙脉被对手取走,还有保护国寺不利,以至于龙脉丢失的罪责,若是皇帝要问罪,这又免不了是麻烦。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正打算走。

    而站在他身后的洛子夜,这时候忽然开了口:“龙将军,如今龙脉丢失,恐怕父皇是要问责!”

    她这话一出,龙傲翟脚步顿住,扭头看了洛子夜一眼,那是在等待洛子夜的下文。这会儿这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他也相信,洛子夜若是真的想对自己说什么,应当不会有任何避忌。他这眼神扫过来之后,洛子夜微微挑了挑眉梢,接着笑道:“而且,本太子觉得,即便没有龙脉的事情,龙将军的确应该被问责!”

    龙傲翟瞳孔微缩,随后慢慢地转过身,看向洛子夜。到这会儿,他才开始正面对着她,并开口询问:“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洛子夜这会儿,其实只是在幸灾乐祸。或是随口一提这句话,尤其,他和洛子夜近日来并无过节,他也不认为洛子夜会闲着无聊,嘲笑他!

    “什么意思,将军不知道吗?”她挑眉看他,眉梢带笑,只是那笑,丝毫不达眼底,接着道,“云筱闹我看过了,没有传说中的内功,身手也是一般般,大抵也就是你们眼中的三脚猫!她这身手,是怎么从墙外翻进来的?难道你要本太子相信,这是爱情的魔力,令她实力大增,变得无人可以匹敌。所以随手扫灭了几个侍卫,破开了将军的防守线,就这么进来了?”云筱闹那姑娘,看起来天真可爱,所以洛子夜并不认为,那姑娘也是打算淌这浑水。但是眼前这些男人们,显然是想将她当成这天下大局之中的棋子!

    龙傲翟听了她这话,面上冷峻的容色不变,血瞳亦微微眯起。那张看起来十分性感,挂着点胡渣的脸,此刻有些嚣狂的影射。似深呼吸了一口气,克制着怒气,才慢慢地道:“太子都能够翻墙进来,云筱闹为什么不可以?那这是不是说明,太子其实身手不凡,并不似眼前这般,只知道美色和瞧热闹,甚至私下里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实力与智慧。远远地超出了云筱闹的实力,所以才能进来?”

    洛子夜看着他带着点怒气的样子,很清楚,龙傲翟说话之所以变得如此尖锐,甚至于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无非是因着两点,第一,他并不愿意承认,云筱闹是他有意放进来的。第二,是因为方才龙脉被人夺走,他的心情是真的很不好,于是这会儿也没心情陪她撕逼。

    对于长得帅的人,就算说话不是很客气,洛子夜也可以看在对方容貌的面子上,选择包容。所以她也没计较他这语气和话,淡淡笑着开口:“本太子是不是表面的这样,本太子说再多,将军大抵也是不信。所以这一切,本太子就不多论,请将军自己评判!而若本本太子一个人溜进来,便属于是将军不注意。在到了这时候,发生这种事,将军明知有人已经潜入,却还不加派人手。最终有让云筱闹也进来,将军自己说,你觉得这不是故意,而是巧合?或者是将军根本就没有防守的本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将人放进来?那若是如此,是否要被父皇惩处?”

    她这话一出,龙傲翟眸色便冷了一冷。

    看着洛子夜的眼神,更深了几分。而洛子夜没等他说话,便又接着笑道:“或许,将军此刻是打算告诉我,事实上本太子进来,也是将军有意放入?刻意为之?”

    这个问题,洛子夜其实并不是很怀疑。首先是她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的信心,并不认为龙傲翟的人能轻易地发现她,让她不能进入。其次,这一场龙脉的争夺之战,龙傲翟也并不该希望太多人介入,所以若是事先就知道自己会来,一定会想办法拦住。

    那么关于这件事情的合理解释,就是自己潜伏进来之后,龙傲翟眼见凤无俦已经答应让她留下,她是不可能走了,既然这样,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把刻意云筱闹放了进来?虽然龙傲翟今日在看见云筱闹的时候,似乎很想将云筱闹扔出去,但洛子夜仔细思索一番,也知道不过是假象!

    她步步逼近地问,龙傲翟眉梢皱紧。深呼吸了一口气,眸色也很复杂。看他那样子,似并不太想回答洛子夜的这个问题,但他也明白。洛子夜已经问到了这里,他再想插科打诨,大抵也是不能!思索片刻之后,大抵也是今夜太累,懒得再折腾。

    便干脆地道:“云小姐是真心喜欢你,而云丞相虽然对太子心存疑虑,但似也相信,太子并不若表面那般简单!毕竟太子只要稍微长了一点脑子,也不会在陛下的寿宴跳小苹果。而即便凭借太子以前纨绔不化的行为与表现,令人觉得,太子并不是真的不长脑子到了这般田地的模样!所以这舞底下,一定藏着玄机。想必不仅仅我是这么以为的,其他不少人,也当是这样认为的!”

    洛子夜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一抽。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些人为啥忽然这么看得起她好,还是为她自以为的推掉太子之位,隐藏实力,表现愚蠢,结果在所有聪明人的眼中,都起了反效果,不仅没认为她没用,反而更加瞧得起她了而感到悲伤!

    叹了一口气,又细细地思索了一番龙傲翟的话,洛子夜也算是明白过来了这意思,慢慢地问道:“所以,将军和丞相大人,算是早已结成了同盟!而你们都觉得我不简单,并且希望拉拢我,正巧这云筱闹似乎是看上我了,所以你和云丞相里勾结了一下,就将她放进来了?而如果这姑娘真的能打动我,说不定我就迎娶她做了太子妃,这样本太子就成了丞相大人的女婿,想不上你们的船,都不行了。而云筱闹进来之前,大抵也并不知道这是你们早就知晓下的默许,所以还蒙在鼓里,很欢喜自己进来了,并且见到了我?”

    因为云筱闹在进来之后,那一刻表现出来的欢喜,十分真实,是骗不了人的。

    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那天晚上还在自己太子府的附近,看见云筱闹了。丞相府的人就是再没用,大抵也不可能让自家大小姐,半夜里跑出来,都拦不下。于是,那天晚上,也应该是丞相的默许行为。

    龙傲翟听完洛子夜这话,虽然也觉得洛子夜真的把话说得太直白了一些,毕竟彼此敌我不明,撕这么开很不理解。但说到这里,事实基本上都捅开,他也没有必要继续欺骗,因为他明白,就算自己接下来死不承认,洛子夜也定然不会相信。

    于是,他点点头,但也很快地冷声开口道:“只要换了一个场合,还多一个人在这里,太子方才的那番话,末将都是不会承认的!”

    他这句,就等于表明自己承认了洛子夜的猜测。但是也同样的向洛子夜表明,这一番话,换了一个场合,如果还有其他人在,他都不会承认。这也隐约地表达了,对洛子夜的一种信任,而这信任和坦诚,目前也只对洛子夜而已!

    随后,他又开口补充道:“云小姐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而事实上,若非是云小姐自己先看上了太子,丞相也不会考虑让太子做女婿。毕竟太子是否有实力,这都还只是一个猜测,无人能随便拿出任何定论!而云小姐是丞相的掌上明珠,丞相定不会随便让女儿作为棋子!所以,请太子即便知道真相如此,也不要为难云小姐!”

    洛子夜眉梢一挑,其实挺想问,在他眼里她到底多不堪,还专程去为难一个姑娘家。但也大抵是洛子夜先前的恶霸形象,太过根深蒂固,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也懒得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开口嘲讽:“何必把丞相说得那么高尚,他若是真的心疼女儿,那就当是给本太子和他女儿制造正常的见面机会,甚至是去向父皇求亲,而不是让她这样莽莽撞撞地出来,名节安全都难以得到保证。倘若本太子是个禽兽,占了她的清白死不承认,最后亏的也就这姑娘。所以说到底,丞相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云筱闹又正好看上了我,才作出的决定罢了!”

    她这话一出,龙傲翟就不说话了。因为他必须承认,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丞相是真的心疼女儿,断然不会让女儿在懵然不知的情况下自己跑出来。

    说到这里,洛子夜也不想再就这个问题继续废话。而且也因为龙傲翟先前的那句恶意揣度,让她不要为难云筱闹的话,心情有点不好。于是开口道:“行了,这件事情说开了,也就到此为止!本太子只希望,我们这些人,身为爷们,有什么事儿最好自己处理,不要总是把无辜的女人搅合进来。男人的权位和天下,决计不该用女人的血泪来完成。要是真有本事,就凭借自己,拿出点实力来看看,让丞相不要总是想这种歪心思,顺便让他多想想,作为父亲,他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而龙将军如此担心本太子知道真相,对云小姐不利。既然在将军眼里,本太子是这样的人,那又为何不拦着他们?将军最好也检讨一下自身,凡事还是光明磊落的好!”

    她说完这话,转身便走,唇迹含着点鄙薄的笑。那是明明白白地不认同。

    而龙傲翟听完这话,愣住,蹙眉看着她的背影。他怎么不知道,洛子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爷们,如此有节气?至于为何不拦着云筱闹,这大抵也是因为云筱闹跟他并没什么关系,付出一个女人,就能行成一个联盟,这是划算的。而这也是丞相自己愿意,跟他并没太大关系,所以他不拦!

    但当真相揭露,云筱闹毕竟是无辜的。所以作为一个有些风度的男人,自然要说这句话,来帮云筱闹圆个场,以免她原本就无辜,还被洛子夜对付。

    但,洛子夜这番话……他沉默了一会儿,当真是有点狐疑,关于洛子夜这节气和正气的由来,可洛子夜的下句话,彻底地打破了他所有对于洛子夜节气的幻想。

    因为前方那人,摇着手里的扇子,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扭过头,笑着对他开口:“相信将军到眼下,已经知道了,本太子对云筱闹并无想法。这都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就不要用女人来掺合了,将军若是一定想派个人来勾引本太子,令本太子加入你们的阵营,与其派云筱闹个女人前来,将军不如自己脱,跳个艳舞,来个猛男秀什么的。因为本太子喜欢美男计,到时候说不定本太子鼻血一流,就加入你们阵营了,为你们做牛做马,出生入死了!当然,届时也还请将军务必以身相许,不要让本太子白激动、付出一场!”

    说完这话,她挂着一脸风骚的贱笑,走了。

    龙傲翟站在原地,仔细地思索并回忆了洛子夜方才描述的每一句话,每一句根本令人不能直视、不能正常听的话,嘴角险些没直接抽搐到面部肌肉抽筋!这洛子夜,真是……

    ……

    而此刻,摄政王殿下的房中。

    陷入一片古怪的沉寂之中。高坐在王座上的摄政王殿下,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傲慢而霸凛天成的状态,只是那手中,端着一个金属所制的高脚杯。沉默着扫着不远处的虚空,看那样子,是因为想什么,正在失神。

    阎烈在一旁看着,无语的望天!从那会儿王似乎被轩苍风王,一脚踩到了痛处,含着些怒气的扭头回来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难不成真的是在认真的思考,他对太子的想法是不是真的只界定在宠物这里?额滴个娘!思考是可以,可千万别思考出什么令人的小心脏承受不了的结论出来啊!

    “姻缘树在何处?”沉默了半晌地摄政王,忽然沉声开口询问。那声线冷醇,似乎漫不经心,眼神也并不往阎烈的方向看。倒像只是真的无意提起!

    阎烈嘴角一抽,事实上,王在无意提起的时候,也会转过来偏头看着你,并且微微眯起魔瞳,给人以无限的压迫感!可今天这一副扭着头,不正眼看,还含着“我只是随口一问,我根本都不知道姻缘树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清楚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的样子,这都是什么鬼?

    他在心里无语了一会儿,面上保持着绝对的恭敬,开口道:“启禀王,姻缘树在寺庙的中央,位于藏经阁前方五百米处,正东方向是河畔,正南方向是桃林。如今大抵也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阎烈说到这里之后,忽然顿了顿。又开口补充道:“对了,那姻缘树,每年国寺在七夕的时候,都会让平民百姓进来祈愿。起祈求姻缘,还有……”

    他认真地解说到一半,摄政王殿下忽然开口打断:“无趣!”

    这两个字,吐词清晰,但是很浓重的蔑然之意。随后他微微倾身,将自己手中的酒杯放下。那张俊美到神魔都要自惭形秽的容颜上,于此刻展露出绝对的不屑。

    阎烈点点头,嗯,如此无趣,所以王应该是不会去了!其实他刚刚就一直很担心,王恼怒地回来,想了半天之后,真的发现自己是对太子有那方面的意思,然后去姻缘树那里盯着,或者去搞破坏。那事情就窘了!还好,王觉得很无趣!

    然而,他还没有高兴完,那刚刚吐出了“无趣”两个字的摄政王殿下,又沉默了几秒。

    随即偏身开口道:“听说国寺桃花开得不错。你方才似说,姻缘树的附近,有一片桃林,我们明日倒是可以去看看!”

    他说着这话,还一本正经地对着阎烈点点头,面上的神色非常自然。好似真的只是为了去看一眼姻缘树周围的桃花……

    ------题外话------

    关于读者群的事情,看这里:今天晚上,原所有正版读者群,将全部解散,新群也已经建立,静候大家到来!

    这一次群分两个,大家在两群中择一而入。

    第一个是正版订阅群,所有订阅过《劫财》、《逃嫁》全文或《摄政王》现下已有所有章节(三者中其一便可)的读者,全部可以申请进入。

    第二个是正版实体群,所有购买过《一生一世笑繁华》+《一生一世笑繁华·终结篇》(也就是太子妃实体全套),或《一生一世笑红尘》的妹子(二者中其一便可),全部可以申请进入。

    注:为节省群内资源,我们会定期潜水党,并谢绝开小号多次加群的行为。具体入群后找管理员咨询!

    所有正版群,通过验证群找管理验证之后进入,验证群号:429604537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