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帅哥们的撕逼大战!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帅哥们的撕逼大战!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说完这话,还砸吧着嘴回忆了一下那手感!他的肌肉十分饱和,带着张力。想必很有冲击力和爆发力,话说她一直以为这个人拽成这样子,一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是真的有肌肉,估计也就是那么一点点,就是那么一些拿来蒙蔽世人的单薄肌肉,没想到居然这么赞!

    “洛子夜!”摄政王殿下,从牙缝里头挤出来几个字,魔瞳紧紧地盯着她。

    她吊儿郎当还有点得意地抬起头,看向他俊美无俦的脸,一看她愣了一下,这脸色……这脸色,好似有点不对劲。铁血权霸之下,带着点……额,赫然?她嘴角抽了抽,当然明白凤无俦不可能是因为喜欢她,对她有意思,所以她一摸,他甚至都要脸红了。那是因为什么?

    从来没被人摸过,今天第一次,太不习惯,所以……?

    这想法一出,她深深地皱着眉头,怀着这样的想法,咳嗽着扬眉问他:“凤无俦,你不会是个老处男吧?”

    不远处的阎烈闻言,嘴角率先一抽。有点不忍直视地转过头去,太子这个问题,真是……处男就处男,为什么要加个老字?

    这一问,摄政王殿下脸一僵,盯着她。一言不发,并不回这话。那双泛着鎏金光辉的魔瞳,也于此刻似凝固了一般,不知是出于尴尬,还是出于无法回答,还是出于觉得洛子夜的这个问题太过冒犯,所以他便也就一直只盯着她,并未回话,只是那脸上,淡淡的赫然还未尽数消退。

    “噗……”看他这样子,洛子夜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要笑不笑地看了他半晌,最终还是没忍住,捂着自己的肚子,笑出声来,“艾玛,卧槽!凤无俦你居然还是个处男,哈哈哈……”

    太尼玛令人开怀了!她还是个处女呢,但是这贱人随随便便就摸她。现在好了,他也是处男,所以这摸来摸去的事情,最少在彼此的属性定位之上,勉强算是扯平了!虽然在性别的问题上,还没有扯平!

    “心情真是太好了……”洛子夜兴高采烈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以高兴到语无伦次,面部表情激动到无以复加的神态,表达了自己的愉悦。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高兴,她居然一点他们是仇人的意识都没有了,一只蹄子在他肩膀上安慰地拍了老半天。通过肢体动作,无声地传达对他还是处男的同情!

    “笑够了么?很好笑?孤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他魔瞳凝起,傲慢而高高在上地扫着她,那轻蔑霸凛的态度,再次毫不客气地展露于表。

    笑到正高兴的洛子夜,忽然被他这句话呛住!扭头看他一眼,见他那装逼的拽样儿就放在那儿,一副自傲的样子,她想了想,也是,觉得这家伙虽然拽到没朋友,谁都看不上眼,但是二十六岁了,身为一个位高权重的古代男人,还是处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小的几乎没有。

    所以她估计是误解了!

    眼见他这会儿有点生气,显然是她方才高兴他是处男的事情,得罪他了。为了缓和彼此的关系,避免他因为愤怒而对她使用暴力,她再次亲热地拍着他的肩膀:“哎呀!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还是处男呢。你这么帅,肯定很多人追!而且,按照科学表明,大龄的男人,如果还是处男,容易性格扭曲,心理变态。虽然在我眼里,你偶尔也真的有点变态。但是完全没有到那么严重的程度,所以您应该不是……好了,当我刚刚笑你的话,都没说过。额,嗯?”

    为什么她觉得她这缓和关系的话一出,他脸上非但没有展露出半点愉悦,好似脸色更难看了?

    但这脸色即便很难看,也透着一种致命惑人的美感,只是令人觉得非常的危险,甚至有点毛骨悚然。

    阎烈在不远处扶着默默地咳嗽,他仿佛看见王的心里,正有一百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没说过自己是处男,但是也没说他不是啊……太子在那儿,一直拿王的年纪说事,还大龄的男人还是处男,就容易性格扭曲,心理变态……这真是……

    不对!阎烈同情了凤无俦半天之后,忽然脸一青!他想起来自己和王似乎只有几个月的年龄差距,也算是大龄男人。而他自己也是个,也是个……于是,太子这句话,不仅仅是把王骂了,他也被莫名其妙地带入其中!他心里忽然出现了两百头草泥马……

    不会有人明白,那种嘲笑了别人半天,最后发现自己其实也是那样的心情……

    “洛子夜……”摄政王殿下容色难看了很一会儿,但叫出她的名字之后,没有再说出下文。

    因为他继续说,继续对洛子夜表达自己的愤怒,那必然会暴露某些事实。令自己更加尴尬,甚至还会因此而往性格扭曲,心理变态的方向对号入座。

    而他眼前这个不知死活,惯于挑衅他的人,大抵又会抓住这机会,好好地嘲笑他一顿。然而,到此刻,摄政王殿下似乎忽视了一个问题,若是换了一个人在他眼前,莫说是嘲笑不嘲笑了,恐怕在开这种口的时候,就已经身死命陨。可他此刻想的,竟然是说出一句什么话,会不会再度遭到嘲笑!

    她这会儿也觉得他身上的气温阴测测的,好似是情况有点不对,也不是很明白这到底是出于什么,于是不敢随便再说话,免得不小心又踩了他的雷点。

    而那一旁的定远长老,在内息传入她体内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

    洛子夜跟凤无俦说了半天,她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扭头看了定远一眼,看见他此刻闭着眼,半靠在墙壁上,容色安祥,唇迹微微弯起,似只是睡着了,但洛子夜明白,这并不单单是睡着了。因为,他一次睡着之后,就再也不会醒来了!

    她忽然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心绪有点重,还有点堵。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凤无俦:“你说,对于一个慈祥的长者来说,曾经照顾关心过的那些人,最终一个挨着一个的背叛。甚至他因为这仁慈和信任,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当生命的最后一刻来临,他是后悔的吗?”

    如果是她,应该会恨吧。而且,以她的性子,会是那种如果她要死,就一定会拖着那些人一起下地狱的恨。

    但是看着定远此刻泛于唇迹,安祥宁静的笑。她忽然觉得自己也许太狭隘,定远长老,大抵是属于能兼爱包容苍生的人,所以他并不怨恨,于是此刻的遗容,也是如此平静而慈祥。这样的人生,应该是平静而少有痛苦的吧?

    她觉得自己是做不到的,甚至她也不能界定,定远这番心态,是好还是傻。但这样的人,毫无疑问地是值得敬重的!

    不仅仅是这人品与气度,也在于他临死前,决定将内功都传给了她。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她转过身,对着的定远磕了一个头。这才慢慢地站起身,然后她发现,不久之前,那些源源不断地流入体内的内力,此刻都已经沉寂,好似是被什么东西尘封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球,被压在她体内。这是为什么,她还不能知晓!

    而方才她茫然之间,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凤无俦的问题,也似尘埃落定。因为定远已经死了,所以并无人能准确地给她答复。

    一旁沉默着,傲然而视的凤无俦,看了半晌之后,慢慢地开口:“或许这背叛伤人,但定远大师虽说不得普度众生,一生关爱照料之人却是无数。最终发现这是局,但局中之人,不过这三五十人而已!”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明白了。

    也就是说,定远真诚以待的人不少,但那些人并不是全部都背叛。眼下的这些,也只是一部分而已。所以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他面上并未有丝毫后悔与恨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真心付出,也有人是珍重的。

    这就如同,当人在对其他人付出真心的时候,有时面对的是真心相付,有时候面对的是血腥背叛。而定远,大抵就是属于那种,即使知道可能遭遇背叛,但还是会付出自己的真诚,不求旁人不背叛自己,只求对自己本心无愧的人吧!

    洛子夜觉得,这个人给了她很大的触动。她从来是个外表活跃到过分,实则自私冷情的人。她能轻易为人付出,看起来似很是真心,其实那不过看似真心实则无心。因为她害怕遭遇背叛,但到此刻……

    思虑之下,她慢慢地敛下心神。往山洞之中看了一眼,一边往里头走,一边询问凤无俦:“我体内的内力,好像是被尘封了,怎么回事?”

    摄政王殿下站在原地,瞟了她一眼,那是半斜着眼瞟的,似对她的蠢钝已经产生了非常不耐的情绪。这表情令洛子夜又觉得自己有点脚痒,想一脚送他离开,一直送到千里之外!

    就在她脚痒到险些控制不住的时候,他老人家终于开了口:“以你的身体,能接下如此深厚的内力,并未爆体而亡。便已经是因为孤那日为你做的内力奠基!可你能承接,但并不代表能吸收。待你真正强大之日,那内力自然会在你体内被唤醒,任你驱使!”

    于是,洛子夜明白了。这内力自己要是想用,还是要自己想办法提升实力,只单单地指望接下这内力就成为绝世高手,那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她此刻手中有了一把绝世名剑,但是她并不知道那剑怎么用,所以拿着也还是白搭,除非找到御剑的方式。

    但不管怎么样,除去这内力之外,她感到自己体内精力充沛,甚至神清气爽。气血之流都很是畅通,大抵这就是武学之中的任督二脉被打通,以后再学起古武或是内功,都将简单很多,甚至于事半功倍。

    当洛子夜的脚步,正要完全踏入山洞。他冷醇磁性的声线,忽然自她耳边响起:“你认为,龙傲翟是真蠢?”这声线蔑然之中,带着点玩味。

    洛子夜脚步止住,在原地愣了片刻,脑海中猛然回忆起那一日,在马车上龙傲翟对自己说的话。那种属于王者的霸气,甚至还有点孤高自傲,这令她明白龙傲翟决计不可能,如他们眼下所看到的如此简单。所以,真正打算黄雀在后,除了他们,还有龙傲翟?

    那么,他们此刻跟着进入山洞,就等于是失去了捕捉龙傲翟这只螳螂的机会,甚至于……还有被反捕捉的危险了!

    这想法一出,洛子夜很快地明白了他们眼下的情况。扭头纵身一跃,回到方才盯着轩苍逸风直到他进入山洞的那个地方,隐蔽躲藏。而这时候,摄政王殿下高高在上地给了她一个眼神,眼神中透出一个讯息:还没太蠢!

    这眼神甩过来之后,他方才回到洛子夜身畔。洛子夜又磨了磨牙……

    随后他手一抬,半空中那张无形的大网,似化作丝丝缕缕的线,以有形的形态,慢慢地往他掌心聚拢。似抽丝剥茧,无数条内力幻化出的虚线,最终都融合在他掌中。

    而半空中悬浮着的那些人,也因为控制住他们的力道被收走。

    慢慢地落地,并且表情一个比一个痴呆,互相对视一眼,都并不是很能明白,自己是如何飞上天空的。也不清楚自己飞上天空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们的世界,就像是在飞向天空的那一秒凝固,然后静止了片刻,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也找不到丝毫踪迹可寻。

    就在他们思索自己为毛会无缘无故飘向天空之间,很快地。不远处奔来一群人,这群人数量很多,单单只听跑来的脚步声,浩大且有序,就能知道这一点。

    洛子夜瞟了凤无俦一眼,只觉得这货虽然狂拽,但是是真聪明,知道龙傲翟马上就要来,而且料得如此准确,正好就恰在这个时候。这大抵也解释了,为啥他如今能站到这至高之位吧。

    她赞叹的眼神看过去,感觉到她的注视,他便也回了她一个眼神。但是这一眼,那眸中异彩,是看着蠢猪和蝼蚁的杂交品种。这眼神令洛子夜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无言的转回头去!这真是日了狗了,她没事儿看他做什么,纯找虐吗?

    她日完狗,不,她在心中吐槽完之后,龙傲翟就带着一众人马来了。并且很快地一挥手,将石洞门口的那些人,全部围起来。

    侍卫与和尚们的短兵相接之间,龙傲翟飞快地跃入石洞。而凤无俦起身,看他那样子,是已经打算进去了。洛子夜扯了他一把,开口提醒道:“冥胤青还没有来!”

    所以他们眼下进去,说不定待会儿冥胤青就在他们后头。

    结果,她这话一出。得到的是他深呼吸一口气,那似是对她的愚蠢,而努力的自我克制怒气。半晌之后,轻蔑的眼神,和毫不留情的话语,慢慢对着她吐出:“冥胤青和你一样,是真蠢!”

    说完这话,他一把拎着她的后领,以肉眼看不到的光速,飞跃向石洞之内,没令门口那些人看见。洛子夜的脑袋在当机了几秒之后,慢慢地反应过来,然后脸色就扭曲了!他这话的意思,是龙傲翟是假蠢,假装去了藏经阁,其实是打算这时候来给轩苍逸风会心一击。可是冥胤青是真蠢,所以真当龙脉就在藏经阁里头。

    于是,他此刻应该一个人在藏经阁认真地奋斗。并且还不知道真正的龙脉行踪在哪里!

    而在凤无俦的眼里,她也是真蠢,所以才以为冥胤青也会过来!她脸色扭曲了半晌,心里真的希望自己是真蠢,真蠢就听不懂他这话了,真蠢才好!这一切都怪她过于聪明!

    恼火的被拎着进了石洞,才被凤无俦放下来。

    这一路上,都是机关被破开的痕迹。有悬挂于半空的钉板,掉落在地上的箭羽,还有洒了一地的刀片。这些东西,都不必说,定然是轩苍逸风破开机关的痕迹!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破开如此多的机关,这令洛子夜又是一阵赞叹,这轩苍逸风,大抵真是当代不世的牛人,心机够深,心也狠,实力也够强。

    而此刻龙傲翟就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同样都一起往石洞的里层奔去。

    石洞的最里面,是一间石室。桌子上头放着一个盒子,而此刻那盒子正打开着,轩苍逸风的手里,拿着一张纸条。

    他温润的眸,此刻正从那纸条上扫过。随后微微一笑,看那样子似纸条上写的东西,早就在他意料之内。温声笑道:“果然如此!”

    话音一落,他手中的纸条,在顷刻中灰飞烟灭。

    并无人知他此刻看见了什么,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那盒子里装的,大抵是龙脉。而他取出看过之后,便毁掉了。随后他偏过头,看着石洞入口的方向,慢慢地开口道:“龙将军,还不打算出来么?”

    若是早一点出去,就能抢夺到那张纸条,龙傲翟当然早就会出去。但是他到的时候,那纸条已正在摧毁之中,来不及抢夺!于是便干脆没动,想着下一步如何应对,但此刻对方既然开了口……

    龙傲翟冷哼一声,慢慢地站了出去。他血瞳眯起,看向轩苍逸风,并开口询问:“不知风王,是如何发现我的?”他确定自己并未露出任何响动,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被发现。

    “猜的!本王并不认为,龙将军会真的认为龙脉,就在藏经阁。”轩苍逸风微微一笑,那气度更是卓然。眉宇间也含着点淡淡的暖意,看起来倒像是个挺好说话的好好先生,但谁都知道,那暖意之下藏着的是波涛暗涌,和凛冽杀机。

    龙傲翟冷笑了一声:“所以,风王即便料到了本将军会跟来,却还是执意进来取龙脉?那不知事情到了这般田地,风王来天曜国寺做客,却杀了国寺的定远长老,并前来窃取龙脉……轩苍皇室,打算如何交代这件事?是将派人来致歉,并给予交代,还是将风王的性命,留在这里?”

    他们说到这会儿,躲在石室之后不远处,一个凹陷点的洛子夜,扭头扫了凤无俦一眼,用眼神询问:为啥轩苍逸风能料到龙傲翟会来这里,料不到你会来这里?

    问完她眼底慢慢地眯出了贱笑,那还用说吗,因为凤无俦在轩苍逸风的眼里,就是个眼睛长到天上,但是毫无智商和判断力可言的蠢货。所以根本不往这儿想!她就在心里这样自行补脑,而且补脑之后,还无声地笑,心里深深地因为凤无俦被人鄙视,而快乐开心着。

    轩苍逸风料不到他会来,自然是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不会对“龙脉”感兴趣,所以不会来。只是因为洛子夜前来,这是个异数,也是个变数,他才会来。但他此刻的确是完全不知道,洛子夜一个人是在傻乐什么。

    龙傲翟这话说完,轩苍逸风亦是不急不缓,微微笑道:“定远大师死了么?本王若是没看错,那好似是因为中毒。下毒之人,似是天曜国寺的人,跟本王有何关系?至于进来夺取龙脉,龙将军恐怕是误会了。本王只是正好经过,看见有黑衣人,便直接跟了进来。只是进来之后便没看见他,让他跑了。而龙脉,自然也是被他带走。若是龙将军不信,可以搜本王的身!”

    他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便将所有的事情都盖了过去。看似不过随口一提,但已然算是尽数告诉了龙傲翟,他早已准备好的应对之策。所以即便龙傲翟要为难他,他也并不担心。毕竟所谓“龙脉”,方才已经在他手中被摧毁。捉贼拿脏,龙傲翟并没有确切的脏物作为证据,所以并不能就这样指控轩苍逸风。

    而显然,龙傲翟也知道,轩苍逸风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故而他也早已有了打算。冷笑一声,开口问道:“那如果,本将军将风王诛杀在此呢?若是这般,就算风王不肯告诉本将军龙脉到底是什么……可若是风王命陨在此,即便本将军不知,这世上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不是么?”

    事情发展这里,洛子夜就知道这龙脉,大抵接下来是跟自己不会有什么关系了。轩苍逸风不可能告诉她,那张纸也被摧毁,想抢也抢不过来。龙傲翟也不会允许轩苍逸风告诉她。

    所以也没必要在这里继续看了,要是被发现了,说不定要一起被杀人灭口!如果要被灭口,她未必没本事逃掉,但是能不惹的麻烦,自然还是不惹为好。

    她正打算走,轩苍逸风却猛然出剑。对着龙傲翟刺去,那笑意依旧温雅,写意风流,淡淡到:“那就看看,是龙将军令本王命陨,还是本王取了龙将军的性命!”

    龙傲翟亦冷哼一声,同样持剑,对着轩苍逸风袭去。

    帅哥们开始撕逼了,嗯?男人和男人之间,能用撕逼形容吗?这两人很快便打得如火如荼,难舍难分!而洛子夜准备离开的步伐,刚刚才迈进一步,她忽然看见龙傲翟一招过去,对着轩苍逸风进攻,而轩苍逸风忽然伸出手,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

    挡住了这一招攻击,他唇迹也慢慢露出礼貌温雅的笑容,还有点自傲和漫不经心。

    但也就是这一笑,令洛子夜嘴角一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质太腐,觉得帅哥们的这个动作,还有轩苍逸风这会心一笑,带着点暧昧的味道。

    事实上,摄政王殿下也正打算走,但是这一扭过头,就看见了她脸上猥亵的笑容。他邪妄的唇角微微一抽,也随着她那眼神看过去,原本以为她是在欣赏肖想美男子,但仔细品味了一下那眼神,却发现并不是。

    那是一种非常猥琐之中,还带着恶意揣度的眼神。

    接着,龙傲翟将自己的手猛然抽出,还因为力道的撕扯,将轩苍逸风往自己的身畔,带出来一段距离。这情况看起来,简直就像龙傲翟要一把将轩苍逸风拉进怀里!

    但轩苍逸风自然稳住,扬手又是一剑,对着龙傲翟刺去。不过这一次,被制住的是他的手腕,被龙傲翟攥在手中!

    于是,洛子夜就看见了一场,貌似相爱相杀,基情四射的打斗。这令她的眼兴奋地瞪大,流露出一种十分激动的神情,甚至于感觉自己的鼻血,都要激动到流出来了!脑海里头还自动地补脑了这两人,打来打去,打到榻上滚床单的画面……

    摄政王殿下两边看了一眼,在他眼里,轩苍逸风和龙傲翟,此刻都是正常的打斗,和招式之间的较量,所以他根本不明白,洛子夜此刻晶亮着双眼,揪着她自己的衣襟,到底是在激动些什么。

    “轰!”的一声巨响,内力相撞之下,这石洞被炸塌了!

    那两人的身形亦破空而起,在半空中相斗相杀。洛子夜确定,这样的场景,在任何腐女的眼里,看起来绝对都是基情四射的,但是直男们看着会怎么觉得,她就不知道了!

    她倾身一躲,让石头将自己的身形遮住。避免了他们炸毁了石洞,将她暴露在他们眼前。眼下石洞被炸,只要他们一出去,马上就会被发现,总归是走不了了,不如就看看高手过招的基情场景好了!

    而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也将在藏经阁努力寻找密道的冥胤青惊动。他这会儿才算是终于觉醒,很快地对着这石洞的方向奔来!

    而他奔来之后,便见龙傲翟和轩苍逸风在半空对峙,他愣了一愣,那眼神似乎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的,自然是明白了这两人大抵已经找到真正的龙脉所在,并且已经为此起了冲突!而自己竟然还在藏经阁里寻找龙脉,以至于眼下龙脉落到了谁的手里,他都还不清楚!

    只不过,他狭长眼眸望向天空,微微瞪大眼,不敢置信不能接受的神态,很快地被正在观摩基情的洛子夜,解读为现任看见媳妇儿在跟前任纠缠不清,所以露出了如此深受打击,不敢置信的表情!

    艾玛,这画面随着她的补脑,真的毫无违和感,毫无PS痕迹!

    这高兴得她险些拍着大腿笑起来,眼底也慢慢地涌现了激动的泪花。而此刻,凤无俦和阎烈,都十分诧异的挑眉看着她,看着她这高兴道仿佛神经病发的模样,笑得激动又猥琐,眼角还飘泪花,实在不能理解,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但,这主仆二人,却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那三人,莫名的就觉得有点同情。反正洛子夜此刻不管是在意淫什么,都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而就在她已经补脑到三角恋的时候,冥胤青也提剑加入了战局!他眼下并不明白龙脉到底落入了谁的手中,所以眼下加入战局,也只能两边都打!

    这行为,在凤无俦的眼中,自然是又奠定了冥胤青的蠢货定位,只要他还稍微有点脑子在,就定然不会如此贸然地加入战局,而当是等这两人打完之后,弄清楚情况再出手!

    但他直接就冲进去了,只会令战局混乱,造成三方混战的场面,三个人面临的都是两个对手都要打的情态,而打到最后,恐怕冥胤青也未必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还错失了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

    但是在洛子夜的眼里,冥胤青此刻两边都打的行为,就是在教训奸夫淫妇。尤其他一掌对着轩苍逸风打过去,险些击中轩苍逸风的脸面,洛子夜在心里自动给他们补脑配音:“你这个贱人,居然背着我偷情!”

    而同时,龙傲翟的一剑,对着冥胤青刺来。洛子夜也很快地补脑:“放开他,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

    冥胤青为了避开龙傲翟这一剑,只得收回攻击轩苍逸风的掌风,回头便是一脚对着龙傲翟扫去!

    洛子夜兴奋地笑着,在心里给冥胤青配音:“拐我的人,你以为老子不打你?”

    他一脚踹来,龙傲翟蔑然一笑,伸出剑鞘就是一挡!洛子夜继续补脑配音:“就凭你?拐了你的人又怎么了?你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

    而一旁的轩苍逸风,一掌对着龙傲翟打去。洛子夜也非常贴心地给配了一句:“这是我和现任的事情,你插手什么?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滚开!”

    他一掌过去,冥胤青又是一剑,对着轩苍逸风刺过去。配音:“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们两个没有偷情吗?”

    哎呦……洛子夜兀自笑成了一个傻逼,这真的是毫无违和感!一点都没有!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又不能发出声音,疼到不能自抑。歪歪斜斜地撞到凤无俦身上,并且完全不知道自己几乎是蹭进了他怀里!

    摄政王殿下其实挺想将她一把扔出去,但是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心里又实在有点好奇,想知道她到底是在高兴什么,于是没动。

    而洛子夜,也因为太高兴了,终于忍不住拍着大腿,无声地笑。

    不远处的阎烈,默默地对凤无俦投去同情的目光。不是很明白,太子笑成这样,太子太高兴,但是太子为什么要拍王的大腿!

    洛子夜都被自己补脑到开心到神志不清了,哪里还注意得到自己拍的是谁的大腿。就是只觉得这大腿的手感,真的是好啊!没有赘肉,而且拍起来还很结实!

    手感真是太好了,于是她眼睛盯着那边打架的三角恋三人组,拍着拍着,就改成了一下一下,猥琐地抚摸。

    凤无俦脸色微变,眸中眯出戾气来,似藏着滔天怒火。该死的这怒火还不全然是因为洛子夜无耻的摸他的腿,而是他的身体,居然随着这猥琐的抚摸,有了感觉!

    他被一个男人,一个笑成傻逼类比神经病的男人,猥琐地摸了几下大腿,居然有了感觉?!这对于摄政王殿下来说,自然无异于奇耻大辱!

    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不许她再乱动。

    而洛子夜也是看帅哥们的撕逼大战,看得太激动,都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凤无俦抓住。笑意盎然地看着那几人,看见龙傲翟因为轩苍逸风这攻击,眉宇间浮现冷怒,一掌回击!她很快地在心里为这场大戏配音:“你为什么不要我,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伴随着他这一掌袭来,轩苍逸风再次露出了标示性的温雅笑容,并避开这掌风。这笑看起来如同春风一般醉人,令人觉得他该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于是洛子夜很自然的配合他这想起美好事物的表情,配了一句:“你知道什么?他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是大箱大箱,一辈子都用不完的珠宝!”

    龙傲翟又是一剑,对着他刺了过去。那眉宇间的冷怒更甚!但这冷怒,完全是因为龙脉在轩苍逸风的手里,打起来,将动静闹到这么大,无论如何,龙脉到底是什么,也不可能让他知道了,甚至就连杀了轩苍逸风,都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因为按照道理来说,他如果能拿下轩苍逸风,那应该交给皇帝处置!

    这一怒之下,那剑招又凌厉了几分!

    于是,配合着他这愤怒的表情,洛子夜又很自然的在心里配音:“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为了珠宝,就能抛弃你真心所爱的人!”

    冥胤青几次对轩苍逸风出击,都因为要避过龙傲翟的攻击,也被迫中止。此刻他也是一怒,凛冽着双眸,一掌对着龙傲翟打去!

    时间配合得刚刚好!正好可以配音一句:“真是笑话,他抛弃真心所爱的人?你以为他真心所爱的人是你?”

    龙傲翟头也不偏,就是一剑迎上。并又轻蔑地扫了他一眼,正适合配音:“他爱的人不是我,难道是你?”

    洛子夜这会儿只觉得自己手上要是有个摄像机,把这场景拍下来,再去进行后期配音制作,一定能把这撸成一部狗血**三角恋,说不定哪天还能抓紧机会,再拍到这种场景一次,撸出一个前世今生系列!

    正打算再激动地拍几下大腿,结果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动。

    她扭头一看,发现她的手被他攥着!非常粗暴地往外头一抽,并且白了他一眼:“你没事抓着我的手腕干什么?”

    如此恶人先告状,摄政王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无语,于是就让她这般将手抽了出去。

    洛子夜扭过头,正打算再拍着大腿狂笑几声,结果,一不小心,太激动,脚往前头一伸。把前方一块巨大的石头,踹动了几分!那石头很快地滚了出去,而因为她笑得太激动,半个身子都蹭在凤无俦怀里,并遮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他没出手。于是,那石头的巨大响动,很快地惊动了天空中对打的三个人!

    那三人一愣,齐齐回过头。透过月色,看见了洛子夜那张已经笑到见牙不见眼的脸,以及她拍着大腿,还有眼角莫名其妙飘出的泪花。

    此刻被发现,反正已经惊动这么多人来了,洛子夜也不怕自己被杀人灭口了。她看着三人,想着方才的场面,擦了一把眼角的泪花,指着他们,笑得很恐怖地感叹:“贵圈真乱……哈哈哈……”

    那三人一愣,看着此刻洛子夜正半靠在凤无俦怀里。那条大腿还因为笑得太激动,猛然甩过去,缠在凤无俦的腿上。

    他们嘴角抽了抽,深深地觉得他们才应该感叹:洛子夜,你和凤无俦的关系真乱……

    ------题外话------

    虽然今天到这么晚,主要是因为系统bug,所以作者和读者后台都打不开,刚刚才刷开,不过还是没脸求月票了,哥先滚……

    另外评论区好多妹子说不在乎早上更还是晚上更,既然这样的话,那明天就……(⊙o⊙)…

    最后谢谢大家钻石、鲜花、月票、五星级评价票和打赏,爱你们么么哒!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