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站在原地懵了几秒!这气息很熟悉,除了那某人之外,基本不做第二人想。那他这会儿这是什么节奏?!摸上瘾了他还?!

    伸出手,一把将他的咸猪手拍下去!而且是拍完之后再用掐的形式。

    他倒也好商量似的,她一出手,他就收回手。但于同时,他虽还是浓眉皱紧,可那眉宇间的折痕,此刻已然淡化了些,好似是发现了什么还不错的事。洛子夜扭过头,怒视他!比较悲催的是因为他太高,所以她怒视他还要仰着头,直接显得自己气场不足!

    让她各种失败在起点!恨得她此刻恨不得找个板凳或石头,垫在自己脚下,使高度平衡,然后继续怒视他,让自己的气场牛逼哄哄!

    而对于她的怒视,他表情很淡定,微微垂首。魔瞳眯起,静静地看着她。那眼神傲慢依旧,居高临下依旧,在这皓然月色之下,更显高冷,更显气压强大,也更加压迫人。而他看着她此刻愤怒的眼神,也并不像是看着一个愤怒的人,倒像是看自己养的一只不听话、正在跟他闹脾气的小猫!

    有点不耐,有点宠溺,还有点想教训。

    这狗血的眼神,令洛子夜更加想吐血!为了避免误事,她先扭头看了一眼轩苍逸风,他此刻踏风而行,一点都不像半夜里去作奸犯科,偷龙脉的样子,那不急不缓的风度,看起来翩翩卓然。简直就像不染浊世的神仙下凡,但其实根本就是一只表面温润如玉,内在一肚子坏水的狐狸。

    这一眼看完,确定了他的方位,以及就算他们说话,对方也轻易不会发现他们之后。她方才扭头,咬牙对凤无俦开口:“你干啥?我又怎么你了?”这根本就是非礼了好吗?

    要不是她现在是个“男的”,再次表现得太激烈,会令人怀疑,她一定跳起来把他左砍右杀,对着他的脸两边抽打!她就算是喜爱美男子,也不代表能容忍美男子对她随便摸来摸去哎喂!尤其对方摸她,还不是因为对她有意思,而只是为了找麻烦!

    他听她这样愤怒的询问,那表情十分淡然。魔魅磁性的声线,毫无温度,也不带任何高兴或是不悦的成分,只沉声道:“孤只是想看看,看在你多长了些肥肉的份上,孤能不能真的容忍,偶尔满足你的断袖之欲!”最终的结果,还算勉强满意。

    洛子夜觉得自己被雷了几秒!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懵然看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不小心碰到过她的“肥肉”,所以觉得她有可能和一般的男人有点不一样,所以他就再摸一把试试看,看看这手感,能不能令他勉强容忍一下,接受和男人有点什么关系!?他脑子没病吧他,他不知道直接去找个女人吗?

    她这般想着,慢慢地磨了磨牙,瞪着他咬牙切齿地开口:“就算真的这样,我也没有让你一定容忍我并迎合我!你既然是个直男,就不要搭理我好了。为什么偏要勉强你自己,还未经允许地瞎摸!”

    她这恼火的话一说完,他的脸猛然凑近了几许。

    逼视她,并慢慢地观察她的表情。邪妄的唇角扯出一抹笑,带着点血玩味和血腥,还透着一丝不能理解,那是真的不理解。慢慢地问:“你我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

    “我擦!”洛子夜险些没被气得呕出一口老血!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都是男人,摸一下……泥煤!

    她狠狠地磨了磨牙之后,猛然伸手探上他的衣襟!

    然而他动作更快,一把攥住了她的手!那眸中噙着蔑然的笑,似对她自不量力打算对他出手的行为,很是不屑。低头问:“怎么,又想反抗孤?”

    显然,他已经把她的出手的目的,解释为是想对他动手。

    洛子夜瞪着他磨牙霍霍:“你不是说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吗?那你就放手,也给爷摸一下呗!”她这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摸她的时候说得如此轻松,给她回摸一下就不干了?

    她这话一出,他似乎愣了几秒。

    随后那眉心皱得更紧了一些,令人能更加清楚地看见他眉宇间的折痕。那眸色深邃,也似在思索洛子夜的这个问题,以及自己是不是能让她摸。足足有半晌之后,他放开了她的手,负手身后。沉声拒绝:“你摸孤不行!”

    洛子夜眉心一跳,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因被他攥了一下而剧痛的手。因为愤怒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发晕,咬牙问:“为什么我摸你就不行?”

    摄政王殿下听了这么一问,毫不避讳地看着她,轻蔑地道:“孤不习惯!”是的,说这种话,他的表情和语气,都是轻蔑傲慢的,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没有一点不自在和不自然。拽得令人想一脚把他踹到天边!

    洛子夜正要说话,表达自己的抗拒和不满。他却忽然敛了双眸,看着轩苍逸风的方向道:“你再不跟上去,就跟不上了!”

    洛子夜回过神,也看了一眼轩苍逸风的方向,眉心微皱。关于他手贱的事情先搁下,回头找到机会,再找他算账!挑眉看了一眼轩苍逸风的背影,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扭头看他:“你为什么会来?你也对龙脉感兴趣?”

    而且来了就算了,还跟着她。跟着她就算了,还……算了!

    这话一出,他瞟了她一眼,容色更加高冷。扬起下巴,神情傲慢地道:“作为宠物,你似乎没有置喙主人行为的资格!”

    不远处的阎烈,默默地扶额。太子不明白,他算是明白了,并且已经在心里,默默地恭喜王成功地转移了为什么太子反摸他不行的话题。王这是专注转移话题一百年……

    “你……”洛子夜怄得都不想跟他说话了!她现下大概已经明白了,他身为一个古代男人,二十六岁了,还没在他身旁看见媳妇的原因。绝对是因为他拽成这幅德行,又傲慢成这样儿,谁要是嫁给他,那真是找虐!不被他气死一百遍,也该被他炸死了一千遍!

    她扭头就对着轩苍逸风的背影而去,同时也看了凤无俦一眼,实在怒火难平,问了一句:“凤无俦,你克死几个老婆了?哦,对了,老婆就是娘子的意思!”

    她这话一出,他眸色忽然冷了半分,定定地看着她。从他眸中的灿茫,不难看出他此刻已经动怒。而且这怒气,有点超乎洛子夜的预料,。因为他这怒火,好似已经并不是因为她这句话的本体,而觉得侮辱了他,而是似还戳到了他的某些痛处,令他的表情此刻看起来令人十分惊惧。似妖魔之殿,被冒犯以至于震怒的魔君!

    她愣了愣,这不会是他真的克死了几个老婆,而且其中还有人是他的真爱吧?她虽然非常憎恶他,但是为了避免他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戳到他的痛处,令他要跳起来杀人,不利于自己的生命安全,于是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已经过去的情伤就让它们过去吧!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都随风……”

    说完之后,她转身,飞快跳跃起来。对着轩苍逸风离开的背影追去!背后已经冒出了冷汗,希望他不会一个生气,直接把她剁了……

    而凤无俦,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才慢慢地跟了上去。

    阎烈也怔了怔,王并未娶亲,拿来的老婆?只是“克死”这两个字……

    ……

    星辉漫漫,国寺里头的建筑物,都因这白月光与星辉,慢慢铺洒出淡白的光,看起来像是童话里的仙境。而隐藏在和险境下头的诡谲,争夺,又令这空间慢慢扭曲,展露出奇诡的色彩。

    国寺里头,藏经阁历代以来,都是禁地。所以如果这国寺里头,真有传闻中的龙脉,那么藏经阁里头,很大的可能,就有通往龙脉所在之地的入口。

    而轩苍逸风,所往之地,也的确是藏经阁的门口。

    不仅仅他,很快地。其他的方位,暗处,也慢慢地出现了龙傲翟,冥胤青的身影。但,那两人来的比他们都要早一步,所以此刻便直接暴露在了他们眼前。而他们后来的这三人,暂且没有被发现。

    洛子夜看着这几人的背影,眉心慢慢地皱起来,发现了这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藏经阁作为禁地,被列为首要的怀疑目标,是很正常的。但是当所有的人,都把它当成怀疑的目标,那么……是不是容易忽略了真正的龙脉所在?

    那要是这样,龙脉反而不可能在这里了。

    果然,她正想着这个问题。不远处的轩苍逸风,看着冥胤青和龙傲翟跳入藏经阁的身影,微微勾唇,淡淡地笑了笑。

    那笑如同一阵隐晦的风,看起来温润拂面,却带着点隐藏其下的潮湿幽暗。他转过身,离开了藏经阁,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而洛子夜两边看了看,觉着轩苍逸风的观点,大抵是跟自己比较符合的。若龙脉真的存在,在这里的几率,并不是很大!于是,她很果决地,跟着轩苍逸风的背影离开,凤无俦看着她的背影,自然也能明白她选择的理由,唇迹慢慢泛出了笑意,那笑中含着点赞赏的味道。

    随着轩苍逸风一路前行,慢慢地走到一出幽暗之地,那里很是荒凉,近乎草木不生。和整个国寺的繁华景象,很是不符。

    这令洛子夜都有点奇怪,轩苍逸风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这八成进来之前,就早已打听过了。甚至说不准,还早就有他的人,潜伏进来过。她刚这么想着,前头的轩苍逸风,就已经走到了一座假山的跟前。

    那里有个石洞,石洞的门口,有两个石头所铸的灯柱。

    里头点着明黄色的幽灯,在夜幕里一闪一闪。一阵微风吹来,从此地拂过,卷起了地上的青沙。轩苍逸风微微蹲下身子,伸手在地上沾起一点沙来,看了看。随后唇边泛出更加温润的笑意,凝视前方,淡淡地道:“出来吧!”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以为是在说自己。皱了皱眉头,正打算出去,一只手忽然搁在她的肩头,按住了她。

    她回头一看,见凤无俦眸色沉寂,淡淡扫向不远处的轩苍逸风。随后她也看过去,接着,便见那大开的石洞中,缓步走出来一个人。所以,轩苍逸风发现的人,不是他们,而是这石洞之中的人?

    出来的人,穿的是她今日所见,祭祀的时候那些个长老们穿的衣服,但是白日里祭祀的时候,自己却并未看见过他。

    那长老的眉毛很长,长髯飘洒。看起来年纪,大抵也是五十多岁的样子,而且中气十足,审视起来是慈眉善目,但从那脚步和下盘可以看出来,他武功一定很高。

    “施主!龙脉,也许不过水月镜花。即便你前来想寻,花费再大气力,得到也未必是施主所欲。施主何必执着?”那长老说着这话,发出一声悠悠叹息。双手合掌,低头对着轩苍逸风行了一个佛礼。

    轩苍逸风听了这话,也只是负手微微一笑,对他的话并不以为意。淡淡地回道:“虽不知这东西,是否真的对我有用,但不论如何,也不该让它落到其他人手中,给我造成不必要、或是无法确定的威胁,不是么?定空长老,是天曜国寺是十大长老之中,武功最高的,今日能与长老一会,在下也深感荣幸!”

    这话一出,那便是打算动手了!

    定空长老一叹,抬眸看向轩苍逸风,开口道:“冤孽!当年天曜皇室,留下龙脉之时,也曾留下祖训。若非皇室生死存亡之日,我国寺中人必须守好龙脉,不为外敌所侵,亦不献给当朝皇帝!守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被找到此处。或许是命中注定,这天下将乱!今日之战,请施主务必不要手下留情,吾命在,龙脉在。吾命陨,龙脉失!”

    这下,洛子夜就算是明白了,也就是说,这龙脉是天曜皇室的先祖留下的东西,并且吩咐过,不仅仅外人不能动,就是天曜皇室,没有涉及到生死存亡,也定然不能看。所以她的父皇,大抵也是好奇了很多年,想要探知里头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于是就派凤无俦来,龙傲翟也跟上,希望他们能帮忙挖开这秘密。

    但这时候,轩苍逸风和冥胤青,也跟着进来凑热闹,于是就成了眼下的情景……

    轩苍逸风听完这话,微微一笑。看着定空长老,开口问道:“要探龙脉,只需要打败长老一人足矣?”

    “只需打败我一人足矣!”定空长老默默地低下头,合掌又施一礼。

    洛子夜看了一会儿,大抵也知道这定空长老,恐怕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武功应当很高,否则根本不可能如此嚣张,龙脉就在里头,他连个助攻都不带,就一个人在门口守着,和轩苍逸风对峙了这么久,也不放个信号弹,给自己叫两个帮手。

    她感叹之间,倒是一旁的摄政王殿下开了口,他那声线依旧冷醇,魔魅而充满磁性,沉声道:“定空长老的武功,天下间并无几人是对手!能攥住你进攻手腕的,除了孤,他也算一个!若是定空长老都拦不住轩苍逸风,那么国寺里面,就不会有人是轩苍逸风的对手!所以,只需要打败他一个人足矣。”

    “哦,难怪你不敢出去找龙脉,还要跑来跟我一起跟踪。因为定空长老的武功根本不下于你,你怕出去之后打输了,被他撵得一阵狂奔!所以你就只能猥琐的跟在我的身后,打算一起出去螳螂捕蝉……”洛子夜很快地开始推断。

    暗处的阎烈,默默扶额。定空长老,在王二十一岁的时候,就与王交过手好吗?那时候王是以半招险胜。而定空长老也表示,以王当时的情况,三年之后,他再不可能是王的对手,甚至都没有多少回击余地。如今已逾五年,王的实力,自然早已凌驾于他之上。他完全不知道太子到底是怎么推断出这种结论的!

    而且,若不是太子跑来了,他赌五个铜板,王定然对这件事情半点兴趣都没有,今日都不会出来。

    为什么到了太子的眼里,就成了王打不过人家,所以默默地出来跟踪,还担心被撵到狂奔?

    “闭嘴!”摄政王殿下表示根本就不欲听她说一句无厘头的话,十分简单粗暴地发言打断。也并无任何要为自己解释正名的意图。实力这东西,存于身,表于形,足以。并不需要用言语来鼓吹表达!

    洛子夜摸了摸鼻子,只当自己是戳到了他的痛处,说穿了他的不足,令他有点恼羞成怒了!于是也不敢继续捻虎须,只能扭头继续看着那边的情况!因为也许,凤无俦真的不是这个定空长老的对手,会被打跑。但,是凤无俦能把她撵到狂奔,那是一定的!所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还是不要继续激怒他的好!免得凤无俦还没被人撵到狂奔,她先奔了……

    那不远处的轩苍逸风点头,又微微一笑,道:“定空长老,那就对不起了!”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就以为他们马上要看见的场面,就是飞沙走石,剑光震天!高手对决,从地下杀到天上,再从天上砍到地下!但,她失望了。

    她这话一出,定空长老也似愣了愣。

    接着,他脸色一变。猛然一把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随后,后退踉跄了一步。一看这样子,就是中毒的经典姿势!洛子夜眉梢挑了挑,看这样子,这是中毒了。但是她根本没有看见轩苍逸风出手啊!怎么中毒的?

    她正思索之间,轩苍逸风慢慢地一挥手,洛子夜眉心一蹙,很快地便感觉到不少人对着这个方位而来。那脚步声来的似乎杂乱,但偏偏有条不紊!

    她震惊奇怪之间,四面很快地奔来一大群人,踏着夜色极快而来!

    看轩苍逸风的样子,也是今日才踏入国寺。就是龙傲翟防守再不利,让她和云筱闹进来了,也没理由还能让轩苍逸风手下的这么多人,都跟着一起进来。要真的是这样,那这情况,就已经不是一点点的防守纰漏了,而是她要怀疑龙傲翟和轩苍逸风是不是已经勾结了!

    但,当那些人都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震惊了。

    来的这些,全是寺庙里的和尚,不少人她白日里还见过。甚至还有一个和尚,是来引她去用膳的。这如果不是在寺庙里头混了很长一段时间,根本不可能被分配这样的任务。而奔来的这些人里头,看他们的衣着,有武僧,有烧火做饭的,有扫地的……各种。

    足足有三十多人!

    洛子夜的心里,是震惊的。而定远长老,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了看他们,又扫了一眼其中一个小和尚,瞠目结舌地开口道:“清远,没想到……噗……你,你竟也是他的人!”

    说着这话,也不知是因为毒性,还是因为太生气,他捂着胸口,径自吐出一口血来。

    那被称作清远的小和尚,默默的低头。开口道:“对不起大师!清远谢您三年前将受伤的我从荒山捡回来,并悉心照料,一直……一直对清远关怀有加,胜过对您的嫡传弟子。甚至清远染上风寒,也是您衣不解带,照料数日。清远……清远也一直很感激您,但是……但是从三年前,这就是一个局。清远不能背叛自己的主子。对不起,大师!”

    他脸上写着愧疚,令洛子夜也看得揪心。所以,今日这一切,算是轩苍逸风早就算好的?这个局布在了三年前、甚至更早,而定远大师捡回来,并关怀备至的,原来是一条毒蛇。是一条一直藏在身边,想要在最合适的时候,咬死他的毒蛇!

    比起中毒,这恐怕,对于定远长老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吧!

    定远长老听了这话,随后指着他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今日我吃的饭菜,是你端来的!而我从未想过,竟然会这般……整个寺庙,混进来这么多人!清风,我认得你,你是四年前进来的,进来之后,什么都不会,念经要睡着,练武更是完全不懂。最终要求去伙房……”

    他这话一出,那个被唤作“清风”的小和尚,也低下头去。不敢面对定远长老的眼神。因为当年,自己进入这寺庙之后,也是受过定远长老不少照拂的。

    往日曾经关心过的人,如今个个都成了白眼狼。尽管他们是来的时候,就存了不好的心思,但当这一切都被撕开,对人的打击,也相当的大。因为曾经真心付出在意过,可最终面临的是这种可笑的结果!

    洛子夜觉得眼前这一幕,真的是有点残忍了。尤其对于这样一个已经年逾五十,对后辈都慈祥包容的长者来说。

    她不忍再看,扭头看了凤无俦一眼,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但还是问了一句:“轩苍逸风先前派了这么多人来,你知道吗?”

    毕竟在凤无俦的地盘,轩苍逸风悄无声息地派了这么多人来,凤无俦应该不太可能不知道。

    摄政王殿下听了这话,微微偏头,轻蔑地扫了她一眼。仿佛她问了一个蠢到没有救的话题,不答反问:“你说呢?”

    一看他这傲慢狂拽的样子,不用说洛子夜也知道他事先是一定清楚了。忍着一脚把这拽成二五八万的货色踹飞的冲动,瞟他一眼,她更奇怪地问:“你不管?”

    “借条道的气量,孤还是有的!”从五年前开始布局,他就知道轩苍……逸风?定然会来天曜走这一趟,所以这一次在寿宴之上看见他,也并未觉得奇怪。既然轩苍逸风到天曜之日,就在城墙之上单独对他请示过。那么借他一条道,也没什么不可以。反正,他对龙脉也没什么兴趣。

    甚至,他隐隐能猜到,龙脉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这样一说,洛子夜就明白了,想必轩苍逸风做这些事情之前,都是对他打过招呼的。已经表现了对他的尊重,所以凤无俦没有打算插手!而龙傲翟也说过,凤无俦对天下没什么兴趣,要的只是所有人臣服而已。所以他能借这条道,是正常的!

    而那边,定远大师,正颤抖着,指着轩苍逸风开口:“所以这个局……咳咳……这个局,你四年前就已经布下。将这么多人都派进来,就是为了探查龙脉的下落,并等待这一天?”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眼前这个人,就真的太可怕了。竟用长达四年的时间,来布下这样一个局。

    “不是四年,是五年!抱歉,也许这样的手段,不够光明。但在下一贯习惯以最小的代价,来获取最大的利益。定远大师武功太高,我也不愿意打无把握的仗。所以……还请大师谅解!”他说着这话,面上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意,温润如风,说话甚至有理有据,由着他这模样,硬是令人连责怪他的话都说不出来。

    行着如此卑鄙之事,还说得这样理所当然,容色如此温润含笑的。这天底下,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他这话一出,定远长老盯着他,丝毫不为他如此坦诚,而感到感动。但大抵也是出于多年沉于佛学的修养,于是也没有展露出丝毫愤怒。反而在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沉寂了下来。

    咳嗽了几声,慢慢地道:“也许天意便是如此,龙脉终将落于你手。但是足足五年的谋划,如果得到的东西,并不是你想要的,或者根本什么都没有,你是否会觉得失望?”

    轩苍逸风听完这话,也只是微微一笑。淡淡地开口:“也许在大师看来,在下是谋划了五年。但在在下看来,这不过是五年前的一个决定,然后让手下之人来实施罢了!”

    他这话,意思便是这样一件事情,也许在旁人的眼里,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谋划,但是在他眼中,只是五年前做下的一个决定罢了。这便说明,这个人这么多年以来,从本质上就是如此精于谋算。而且有足够的耐心,来用五年的时间,等待一切准备就绪!

    所以,轩苍逸风,要是作为对手,会非常可怕!这般想着,洛子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凝滞了半分。

    那定远长老听完这话,也愣了愣,脚步踉跄了几下。慢慢地瘫坐在地上,看着轩苍逸风的眼神,微微含笑:“轩苍有王若此,大抵这天下的格局之战,会有一番腥风血雨!”

    “多谢大师赞赏!”轩苍逸风低下头,笑意温雅的接下这赞美,面上无半分不自在,极其淡然。

    眼见那定远大师,唇迹的黑血越来越汹涌。一旁那个叫清远的小和尚,脸上也慢慢露出愧意和不忍。但即便如此,那清远也并未开口说话。

    倒是轩苍逸风看着,淡淡地问道:“在下进去,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便会给大师解药!”

    “不必!咳咳……”定远大师咳嗽着挥了挥手,慢慢地开口笑道,“身为历代守护龙脉之人,保护不利。便是天曜的罪人!我无颜再苟活,山洞中还有机关暗道,能不能取到龙脉,看阁下的本事。解药就不必了,阁下自便吧!”

    他说完这话,便半靠在墙壁上,微微闭上眼。

    从他的气色,不难看出来他中毒颇深。而且这毒性很猛烈,竟然令他这样一个高手,都完全没办法抵抗。就连甩给轩苍逸风一招都做不到,只能垂眼静待死亡。

    轩苍逸风见此,亦是微微一叹。对着靠在墙壁之上的定远长老,鞠了一躬,表示自己对他的敬重。

    随后,伸手一挥。对着那些奔驰而来的人道:“道个别吧!”

    他这话音一落下,不少和尚都跪下。对着定远长老的方向跪下,他们眼底大多噙着泪光。该都是受过这个仁慈长者照拂的人。此刻他们心中有愧,但却无法因为这恩情,就忘记自己该有的忠诚。

    他们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就退到一边。沉默着站着,而定远长老一直闭着眼,没有睁开看他们一眼。

    但从洛子夜的方向,可以清楚的看见。定远长老的呼吸,渐渐地弱了下来,怕是不行了!而轩苍逸风,也并未等待他彻底死亡,往门口扫了一眼。那些人都会意,在门口守着。

    随后他大步踏了进去。

    他进入山洞之后,洛子夜正打算是不是想办法把门口这些和尚都敲晕,跟进去。正想着,她身后便猛然掠过一阵力道,如一阵狂风抬起,空气中的气压扭曲,门口那些和尚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控制着,抬向高空!

    那力道收束,他们所有人的动作,表情,全部在半空中僵化。似所有人都已经失了魂,被固定在那里!

    而紧接着的,并不是他们从半空中落下,而是一直悬浮于空中。洛子夜扭头看了一眼,见凤无俦的手高抬着,果然是他动的手!而此刻,让那些人悬挂在半空,不落地,大抵也是为了避免他们落地的声音太大,被刚刚进去不久的轩苍逸风听见。此刻这些悬浮在半空的人,别说是动作了,就连说话都做不到。这下洛子夜才知道每次这混蛋对自己动手,是多么仁慈!

    至少她每次被他固定住身型,不能动弹,那时候也还是能说话的。

    她看了看眼下这情况,刚打算直接奔出去跑向山洞。但后领猛然被人一抓,这人利用身高优势和体型优势,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直接往前走。她条件反射地想骂人,但是也清楚这一骂,一定会惊动里头的轩苍逸风,所以没有吭声!虎着一张脸,气鼓鼓的瞪着他!

    而他根本懒得看她,或者说是不屑看她。

    走到门口之后,在那定远长老的身前站定。他魔魅低沉的声,化以密室传音的方式,对着那长老而去:“守不住龙脉,单单是死,就可以谢罪么?大师不觉得,自己需要给天曜补偿?”

    他这话一出,只有洛子夜和定远大师能听见。

    这下,洛子夜更加不赞同地扭头,一个慈祥长者,落到这步田地,已经很可怜了。他还来落井下石!

    而那定远大师听见这话,慢慢地睁开眼,笑看了凤无俦一眼。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同样用密室传音道:“五年不见了,摄政王!你这话,是想要我的内功?”

    “一甲子的功力,能帮完全不会武的人,打通任督二脉!定远大师虽然修行不足一甲子,但是修为之力早过。既然大师已经为自己选好了路途,那这内功,何必浪费?”凤无俦浓眉挑起,慢慢地询问。

    定远大师听完这话,便看了洛子夜一眼。慢慢地笑道:“天曜的太子……补偿天曜。所以摄政王的意思,是让我为了补偿天曜,将这内功传给他?只是,我若不应呢?”

    洛子夜听着,两边看,终于明白这个话题是围绕着自己的!但是她想不明白的是,这算是好事,凤无俦这混球,是啥时候脑袋被开了光,所以变善良了,不为难她了,还给她好处吗?这真是太玄幻了!

    定远这话一出,凤无俦浓眉一皱,眉宇间泛出戾气。傲慢地道:“孤的意思,无人能不应!”

    所以,他这话,就是定远不愿意给,他也要强取豪夺了!以他的实力,逼出定远的内功,渡给洛子夜,并不是做不到!此刻问问,不过是给予尊重罢了。

    洛子夜皱眉,正想着自己要不要说几句,人家不愿意给,她也没必要强取豪夺。但定远忽然笑了,看着洛子夜,沉吟道:“天曜太子吗?真当是天曜?”这话令洛子夜皱眉,为什么她觉得这话里头,好像隐藏着什么含义?

    “也罢!如摄政王所言,我带走它,也是浪费。只望你接下我这内功,多年以后,面临抉择,当以天下苍生福祉为重!”他这话一出,便双腿盘地,闭上双眸。

    洛子夜还没想好自己要不要捡这便宜,就被凤无俦点了穴道,直接一把按在定远大师的前头坐下。

    她觉得自己现在肯定像只猴子,任由凤无俦随便耍玩!他想捉弄她就捉弄她,他想给点甜头就给点,他想让她坐下就直接往下按。这真是……

    正恼火思虑之间,一双手,忽然放到她的背脊之上,随后便有暖流,慢慢涌入她体内。

    是定远在传内功给她,而这过程之中,他容色忽然扭曲了半晌,显然是因为中毒,而力有不殆。此刻,凤无俦伸出手,黑色的气压,如魔雾对着定远的背后压去,带着助力,帮住他将内力传导出来!

    也就是因为这内息太重,令洛子夜承接起来,觉得非常难受,仿佛浑身的经脉,全部断掉,又全部重组!

    “噗……”她一口鲜血喷出来,竟如同吐出了堵在心口的淤血。而浑身渐渐开始体力充沛起来!但她还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这力道,面色渐渐扭曲,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同时,定远收回手。轻轻叹息:“原来摄政王早已为他做了内功奠基,难怪敢接我这内力……”

    这一句,洛子夜明白,是那天晚上在摄政王府,她一句话取悦了他,他传导给她的奠基。

    眼见她就要走火入魔,凤无俦的手,很快地放到她背上。帮她调息,她觉得很纳闷,舒服些了之后,她开口询问:“为什么帮我?”难道他真的脑子被开光了?

    “你不是要强大之日,将孤凌迟么?孤便帮你,看看你是否真有这能耐!”他魔魅低沉的声线压来,轻蔑如旧,不带一丝感情。

    洛子夜点头表示明白,就知道那理由,决不可能是他良心发现,决定不再为难,打算以后好好跟她相处!

    此刻她体内内息已稳,而他就在她身后!她猛然扭过头,作势要吻他,凤无俦一愣,也就在这一愣之间,她飞快地伸手,一把探入他胸前衣襟内!重重一下,很爽的摸了一把!然后贱笑浮于脸,挑衅地看着他:“终于让老子把这仇报了!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摸一下肿么了?肿么了?!你说是吧?”

    ------题外话------

    今天谈一个合约,折腾了半天,于是又刷新了晚更的记录。分享一个好消息,今天谈的合约,就是……鉴于劫财和太子妃实体的出版,都因为删减太多,令很多亲们很不满意,所以这一次……如无意外的话,摄政王的出版应该是基本无删减。这对于热衷收藏实体、典藏经典的妹子来说,肯定是个好消息有木有?反正哥挺高兴(⊙o⊙)…就是到时候字数多,套数必然多,全套的售价会高,哥感到很蛋疼。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套数太多,扑死在沙滩上……但自己用心写的东西,能少删减,必然是好的。是不是?

    蓝后,哥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通宵一下,把明早的更新写出来,然后把更新时间固定到早上九点半前后。免得大家经常等到这么晚……

    来,给点月票给点动力啊喂!

    谢谢大家的道具礼物,爱你们!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