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孤坐上来了,希望孤怎么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孤坐上来了,希望孤怎么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凤无俦这话一出,一旁的阎烈就觉得心好塞!难道王没有意识到,太子已经非常可耻地用其猥琐的心思,在心里偷偷地亵渎了王,而且不仅如此,那句宁可和太监过完下半生,也不肖想王,其实是在骂王不如太监么?

    但是王现下问太子的是什么问题?

    既然对他有这种想法,为何还要说出那样的话?老天,谁能告诉他,眼下这情况,是王现下面对太子,说话已经开始已经抓不住重点了,还是他阎烈想太多,于是抓错了重点。误解了王?

    跟他有一样的想法,还有一旁的一众美男子们。他们也都有些古怪地瞟了凤无俦一眼,的确也都深深地认为,凤无俦此刻的话,的确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也是很有一点抓不住重点!

    而至于轩苍的风王殿下,瞟完凤无俦之后,又看了一眼被评价了的凤无俦、龙傲翟、冥胤青等人,看着这几人,那一个都说不上太好,甚至还隐隐有点古怪的脸色。慢慢地咳嗽了一声。也已经不知道眼下这情景,他是应该庆幸自己成为唯一一个没有被洛子夜议论的“活口”而开心,还是因为洛子夜已经评价了所有的美男子,而唯独没有评价自己,而感到自己被排挤,觉得心塞。

    嗯,心塞是洛子夜那会儿哭的时候,用的词汇。没想到用起来如此顺口!

    洛子夜听完凤无俦这话,嘴角一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投入,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这一扭头,见到这么些人,一个的脸色比一个奇怪,她懵了一懵,很显然,她方才的话已经被众位美男子们听了一个全,包括她对云筱闹描述的那些似真似假的遐想!这下,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全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尴尬……

    当然,洛子夜此刻身为一个男人,脸皮是很厚的,尽管心里不好意思又尴尬,但面上表现出来的,还是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这不,脸只红了几秒钟,就马上恢复了正常!扬眉看向似在责问她的摄政王殿下,便见他高高在上地站在那里,通身都是属于君王的魔威,那双魔瞳根本不看她,蔑然平视前方,令她很精准地看见他傲慢的下巴。

    这拽到没朋友的架势,让洛子夜挺不想理他。于是,她干脆假装没听到,扭过头继续对云筱闹道:“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云筱闹瞟了她一眼,其实也有点被凤无俦那一身气势给吓到了。低着脑袋不是很敢吱声,唯唯诺诺地小声道:“说到您的人生真是坎坷而苦不堪言……”为什么她觉得,从这一秒开始,她的人生也会开始变得苦不堪言?

    洛子夜状若无事的前行,自然也感受到了,身后不远处那某人对着她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觉得方才云筱闹这句话真的太特么的应景了!坎坷而苦不堪言的人生……

    她刚打算继续前进,一股力道猛然收束!

    似四面八方都张开一张硕大的网,那网在空中无形而透明。却伴随着身后那人的脚步声,而慢慢地收束,一点一点,细细的收拢。似要将那网中央的人,困成一个蝉蛹。彻底滞留在原地,无任何反击之地的任人宰割!

    她脚步也被这股力道封住,无法再向前一步,成为那只将要被宰割的羔羊!就如同他那一日,将她泼过去的水,尽数奉还的那一日,那样强大迫人的气压!

    如果她一定要反抗,要前行,那便也同样就会如同那日一样,付出只走一步,也会扯裂自己身上肌肉的代价!

    思索之间,她明白了自己眼前的处境,便也不再向前一步!他这会儿想干嘛她还不确定,所以完全没有必要直接就付出巨大的反抗代价,那未免也激进,也容易吃亏。等知道他想干什么了,需要逃命的时候再说!

    而摄政王殿下困住她之后,魔瞳微微一扫。

    那眼神轻蔑傲慢而高高在上,在场的轩苍逸风等人,立即会意。知道他们这一批人,是有点顾人怨了。对视一眼,轩苍逸风温雅的声,缓缓响起,并笑道:“我等现在用膳之地,等待摄政王和天曜太子!”

    其实事实上,凤无俦身为主人,这样的待客之道是不对的,哪有走到半路上,他去处理私事,并以眼神暗示客人先前等着他的道理。但是以目前这天下的格局,哪怕他错到极致,也没人敢说他一句不是!所以,他们此刻也只能选择先行离开,等待主人前来。

    “嗯!”凤无俦用鼻子发出这么一个音,依旧傲慢,但并无对轩苍逸风的看轻。

    美男子们一齐率先离开,云筱闹看了看这情况,尤其发现凤无俦根本没看她,但是对她的不欢迎、不满意、不高兴、不想见,从空气中的气氛中,都能感受出来,于是她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两边瞟了一眼之后,在心中祈祷了自己的心上人太子,不会死于非命。然后跟着轩苍逸风他们一起离开了!

    于是,这条道上,就剩下脚步被制住,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的洛子夜,还有缓步望她身前走的凤无俦。

    至于阎烈,实在是太担心自己再不走,又看见如同那日在摄政王府一般,两个男人拥吻的惊悚画面,于是后退了几十米。找了一棵大树,躲在后头,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眼神,坚决不扭头看那两人一眼!

    气氛冷凝,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这里。

    凤无俦这实力太迫人,令洛子夜在原地滞站了一会儿之后,因为强大的气压所迫,额角有细密的汗珠,慢慢地的冒了出来。但那汗珠到底没有因为凝结过大,而沿着她的脸庞滑落。只冒出来,滞留在脸上,所以眼前这压力,她暂且还能扛住!

    听着他的脚步声,带着一股天然的压迫,缓缓地走到她面前。

    她的小心肝儿,也跟着颤了几下。不知道这混蛋,会不会又丧心病狂地为难她!

    摄政王殿下走到她眼前之后,站定。身高的差距,令他看她的时候,用的是全然俯视的眼神。而洛子夜眼神向上,目前也只能看见他完美精致的下巴。她嘴角抽了抽,问:“凤无俦,你又想干嘛?”

    这会儿是连尊称都懒得用了,直接指名道姓!

    她这不客气的话一说完,他猛然弯下腰。那张引人沉堕的绝美容颜,也霍然浮现在她眼前。他此刻浓眉皱起,眼底闪现带着刻薄却偏偏又不乏美感的怒意,魔魅的声,衣缓缓响起:“孤想干嘛?太子希望呢?让你坐上来,自己动?”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离她很近。令她似能感觉到低撩的魔息,从自己耳畔撩过,慢慢地将她整个人缚住。有种即将要拖住她,随着他一起沉堕地狱的感触!

    他的脸太美,那是一张占据了清圣之美,却偏偏要引人堕入魔道的容颜。

    要说用什么话来形容他,那大抵是佛在眼前过,魔在心中坐。他就是魔,似能克制世间所有神佛的魔!令洛子夜甚至有一瞬间的晃神,想着倘若这是一个混沌初开,当真有神有妖的时代,眼前这人是不是将九重天阙上的众神之殿,都踩在脚下的魔君!

    而他此刻这话问出来,没有一点暧昧的味道,倒是听起来带着严重的威胁。

    那张魔魅的到极致的容颜,也随着他这话,慢慢展露出嗜血轻蔑的笑意。这弯腰蔑笑的姿态,换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怕都是有些女气,过于妖娆。可偏偏在他身上,更加凸显出属于男人的阳刚,优雅,高傲!

    洛子夜琢磨了一会儿,愣了愣,其实挺想说她真的有点这么希望。但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想象不可能被实现,而且说出来还有是丢掉性命危险!

    她正想说话,他却忽然一伸手。轻飘飘地将她一推!

    洛子夜这会儿被困得像个僵尸,于是很容易推倒。于是,被他这样一推之后,就直接往地上倒去!好在他们此刻所处之地,是在草坪,所以摔倒在草坪之上,也没有太痛。但还是不可抑制地,觉得自己的屁股有点发麻!背脊也伴随着他接下来的动作,有点毛骨悚然!

    因为祭祀,他穿的礼服很长。外罩的锦袍曳地,在草坪上随着他的动作而拖动,发出极其细微,令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响动。

    当然,这一切的毛骨悚然,都是因为他此刻猛然倾身。

    以绝对性压倒的姿态,坐下。就坐在洛子夜腰间!他身形并不属于修长瘦弱的类型,而是异魅魁梧中透着挺拔,加上又有如此的高度,所以还略有点重!

    洛子夜觉得自己要是刚刚才吃了一碗饭,这会儿绝对能被他压到把饭吐出来!等等,她为什么要关心这种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凤无俦坐在她身上啊,坐在她身上啊,坐在她身上啊!他坐在她身上,到底是想干啥?!

    她有点惊悚地看着他,咽了一下口水,几乎是有点颤抖地开口道:“那个,那个,摄政王殿下,你想干嘛?”这里可是寺庙啊,他不会想白日宣淫吧?

    而且凤无俦现下可还以为她是个男的,这要是发现她是个女的,这后果……

    他低头,傲慢地扫了她一眼。唇迹泛出点微微的嗤笑,还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慢慢地压低身子,唇畔险些贴上她的,带着一种绝对的威胁,和致命的诱惑。一字一顿地开口道:“孤坐上来了,太子希望孤怎么动?”

    “噗……”这一次喷出来的是鼻血!

    洛子夜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面象,这会儿看起来一定非常凶猛,恨不得流着鼻血伸出手,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魂一样,搭上他的肩膀,将他吃掉,吃掉,吃掉。蹂躏,往死里蹂躏!

    心下是汹涌澎湃的,但缓过神来之后,发现情况不对呀!她是要当总攻的人,这会儿情况不对,令她像个总受的怎么回事儿?

    “我希望你让我翻个身,然后咱俩交换一下位置!”洛子夜这话说得非常诚恳,而且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而那不远处,躲在一棵树后,劝导了自己半天,千万不要看,千万不要扭过头,千万不要扭过头看他们的阎烈。听着洛子夜这句话,实在没有忍住,扭过头看了一眼……

    然后,他看见什么了?他看见在浩瀚的草原边际,在遥远的民族部落,有一头名叫“草泥马”的可爱生物,对着他徐徐走来,并且就在他的面前,走来走去,走去走来……

    苍天,王到底知道他自己是在干什么吗?他现下坐在太子身上,那到底是什么鬼?

    洛子夜这话一出,凤无俦微微挑眉,眉宇间带着点不屑,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轻鄙地问:“妄想压着孤?就凭你?”

    “噗——”又是一波鼻血,从洛子夜的鼻子里头射了出来!

    艾玛,这到底是她想多了,还是眼前的情况就是这样?为什么她觉得狂拽酷霸帅的摄政王殿下,这会儿简直就像傲娇女王受,是的,很有种傲娇的女王受,正在挑着她的下巴,调戏她,并警告谁上谁下的感觉!

    这想法一出,她鼻子里又奔出鼻血来……她默默垂眼看了一眼自己鼻子的方向,觉得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因为鼻血流得太多,而英年早逝!

    她伸手擦了一把自己的鼻子,发现她已经可以动了。这一擦鼻子,手上果然全是血!

    而摄政王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这一脸一手一鼻子的血,给恶心到了。轻轻哼了一声,带着点不屑和蔑然的味道,起了身。并于起身之后,退出了三步!

    用俯视蝼蚁和看什么污秽之物一样的眸光,看了洛子夜几秒。随后,那魔魅磁性的声线,才缓缓响起:“洛子夜,身为孤的宠物,孤允许你偶尔调皮,偶尔闹脾气。但并不允许你永远不知尊卑,毫无身为宠物的自觉与意识!至于到底谁坐上去,谁动……”

    他说到这里,浓眉忽然紧蹙了一下。眉宇间出现了一道折痕,好似是在进行心理斗争!足足好半晌之后,才端详着她道:“你若是真的喜欢男人,毕竟你是孤的宠物,出于宠溺,孤并不是完全不能考虑满足你。毕竟你身上胸肌虽然没有,肥肉的手感,也还尚可……”

    说完这话,他眉心皱得更紧!好似自己方才说出来的话,令他自己都极其难忍。说到这里,他似乎忍无可忍,看那样子,是倘若方才说出来的话,可以就地反悔,他此刻一定收回那些话。

    又看了洛子夜一眼之后,他终于垂眸沉息。再睁开眼,那眸中掠过鎏金色的光芒,沉声警告:“不要再妄图挑战孤,不要再妄图脱离孤的掌控!否则,孤会令你明白那代价!”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走。

    风吹起他披散的墨发,那霸权、**、独断的气场。也丝毫不被这风折损,反而令人看见了遗世高立的独裁者,一个背影,也令人心驰神往,令人心生臣服之感!

    但是,洛子夜的心里很难过啊!她还一点都没从为什么情况忽然从傲娇女王受压倒她,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算了,她鼻血都喷了半天了,可最后面临的不是被女王受压倒,或者压倒女王受,而是面临了一阵警告,这特么画风转得也太快了吧!

    等等,凤无俦刚刚还说了什么来着?

    如果她真的喜欢男人,他并不是完全不能考虑满足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好像他说完这句话,眉心就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看那样子好像是想就地反悔来着!但是那话,凤无俦可是原原本本,十分明确地说了!

    但是,下一句是什么来着?虽然她身上胸肌没有,但是肥肉的手感尚可?!

    那肥肉是指……是指,是指他之前捏了一下,被她为了掩盖过去性别问题而哭瞎的那两坨,肥肉!?

    “泥煤!”洛子夜忍不住爆了粗口!她身上缠着裹胸布,还能得到他如此评价,她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啊?但是此人显然得了便宜还在卖乖,说她手感尚可!?虽然他眼下并不知道她是个女的,但是她依然觉得不能忍!

    扭曲着容色,往吃饭的地方走。

    和阎烈不一样的是,她此刻恼火之下,看见的是在浩瀚的草原边际,在遥远的民族部落,有两头“草泥马”,对着她徐徐走来,并且就在她面前,欢腾地跑来跑去,又跑去跑来……

    阎烈的心里也是很无语的,这无语不仅仅是因为方才看到的一切,更因为王那句话!太子如果真的喜欢男人,王并不是完全不能满足她?他赌五个铜板,王说完那句话之后,一定后悔了!

    而事实上,摄政王殿下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心里真的是后悔的。

    他觉得自己对宠物的纵容度,和宠溺度,这一次都有点过高了!事实上,男人和男人,他并不是很能接受!尤其,还是洛子夜,那个不断挑衅他的权威,挑衅他怒火临界点的男人……

    就在阎烈自己跟自己五个铜板的打赌,赢了的同时,也在摄政王殿下心下后悔之时。

    洛子夜慢腾腾地走到了饭堂的附近,刚刚打算进去。便听得凤无俦的霸凛的声线,从里面传了出来:“洁手,净脸。否则不要出现在孤眼前!”

    这令洛子夜很直观地想起了,自己日前在摄政王府,面临的这个混蛋“你身上什么脏污都没有,但你依旧肮脏”的言论。一股火气冲上来,但她也考虑到自己刚才喷了那么多鼻血,现下的仪容估计也是不整的,所以洗个手洗个脸,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她就这样半忍气,半甘愿地将自己的清洁卫生,处理了一会儿。

    然后铁青着一张脸,走了进去。

    此刻虽然是在寺庙,但这也毕竟是国寺。而且来的还是这些或位高或权重之人,所以那桌子,还是分开摆放着,一人一桌。

    她进去之后,轩苍逸风、冥胤青、龙傲翟都齐齐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探索,好似大家都很好奇,在方才她和凤无俦的那一场“搏斗”之中,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但好在,她看起来很正常,唯一有点不正常的是那脸色红中透着白,白下显着黑,黑中发着青,令人无法准确地定位她的脸,此刻到底是什么颜色。但是这脸色是决计不正常,那是肯定的!

    云筱闹作为莫名的闯入者,原本龙傲翟是打算将她叉出去。但到底,她是太子带着走了半天的人,摄政王也并未下令,说要将她扔出去,所以他便也没有行动,便也就直接将她留下。

    但是云筱闹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翻墙进来见太子,最终居然被留下跟众美男子一起用餐。心中很紧张,直到看见洛子夜进来之后,她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看着洛子夜的眼神,也相当的热切!

    而也就在同时,伴随着她的这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传出,那高高坐在主位上,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的凤无俦,这会儿轻鄙的眸光,忽然扫了过来。

    但并不正眼看她,只傲慢而充满压迫感的沉声道:“怎么,云小姐,对太子很向往?”

    这压迫感,莫说是云筱闹一个小姑娘了,就连整个大殿中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恐怖的气压。那气压无端地令人生出恐惧之感!云筱闹端着杯子的手,忽然颤了一颤,脸色也渐渐发白,打算抬头看凤无俦一眼,却完全不敢,那头只抬了一半之后,便匆忙低下!

    发白着唇色问:“的……的确。摄政王殿下不允吗?”

    他并未说出什么威胁的话,似也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却令人头皮发麻,从心底里发寒,并觉得恐惧慢慢在心间蔓延,一路往上攀附。叫人心脏紧缩,心跳都骤然失去频率。她并不是胆小的人,但此刻也被压迫到完全不敢妄动!

    只怕,不过是爱慕一下太子,摄政王也是不允许的。要真是那样,那……

    她这话一问,凤无俦依旧没有看她。微微垂眸,霸凛魔瞳看着自己杯中的茶,冷醇磁性的声线,缓缓响起:“人生中总有很多求不得与放不下,还有很多致死都无法得到。那不如从一开始就看开些,不要有无谓的向往!更不要因为年少的无知与轻狂,轻易地惦记和肖想旁人的掌中之物,而无端折损性命!”

    他这话,似只是随口发出的感叹。

    但是云筱闹听明白了,意思就是让自己最好是自己想开,不要去肖想太子,因为肖想也是无用的。而太子眼下,在摄政王殿下的眼里,也就是摄政王的掌中之物,这也就是在警告她,不要肖想握在他手中的东西,以免丢了性命!这是威胁!

    这下,不仅仅是云筱闹白了脸,在场的其他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心下无言感叹。凤无俦这话,这占有欲……难不成他是真的看上了洛子夜,打算把自己发展成断袖了?

    洛子夜的嘴角也抽了抽,起初和大家的想法一样。但是很快地想起来凤无俦的“宠物论”,估计谁惦记他家的“果果”,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所以她完全没必要多想,或者自作多情。直接往殿内走,找座位!

    不过她眼下正愁不知道怎么拒绝这姑娘,好令她彻底死心。凤无俦要是这样说了,能彻底断绝了云筱闹的心思,也没什么不可以!所以是她没有吭声。

    云筱闹坐在原地,脸色青灰惨白了半晌,终于慢慢地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摄政王殿下,臣女明白了,请摄政王放心!”

    跟摄政王殿下抢人,无异于直接抢白绫抹脖子。这一点认知,她还是有的!而且,太子已经明确的表明了他是个断袖,自己早就输在了性别的起跑线上,那么也没什么需要继续纠结的了!

    她这话一出,摄政王殿下才感到满意。慢慢地转动了一下手中的茶杯,不再理会她。

    而一旁的阎烈,已经看到了浓浓的警告并灭杀情敌的即视感,在心中微微叹了叹,抬头望天!只希望王只是一时兴起,只是短暂地在人生地道路上迷失了方向,可千万不要真的往断袖的路上,一阵狂奔,并且一去不返……

    这一顿饭,就这样安静的吃着。也因为是在寺庙里头,所以全是素菜,没有一点荤腥。

    也只有茶水,没有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素能令人静心的缘故,方才洛子夜在外头,被凤无俦气出来的两头草泥马,在她面前又跑来跑去了半天之后,都回家去了。所以她这会儿的心情,也淡定了不少!

    淡定了之后,就慢慢地吃饭,在凤无俦的眼神不是很关注她的时候,悄悄地四面瞧一下帅哥。虽然她根本不明白,自己身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现在为什么看一下帅哥,也要经过他的允许,甚至还要看他的脸色!这真是心累!

    但,她自以为小心翼翼的偷看,自然也没办法瞒过摄政王殿下的眼。

    他唇角微微扯了扯,但到底没有吭声。眼下在他眼里,洛子夜就如同一只死脸皮说不通的猪,他教训一百遍,她也只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总归有一日,他真的好好给点教训,那种极其深刻、令之一生难忘的教训,这个人大抵就会知道学乖了!

    ……

    这一顿饭,在环境半压抑,洛子夜四处偷看的情况下吃完。众美男子们,也被洛子夜挨着视奸了一遍又一遍!个个想着她先前大方坦荡地承认自己是断袖的言词,还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令他们个个如坐针毡。

    终于这顿饭吃完,那沉默了半天,即便面对凤无俦,也不卑不亢的方丈。在起身之后,忽然看了洛子夜一眼!

    并走到她身前,停顿了几秒。默默思索了片刻,最终看着她开口道:“太子,老衲有一事相请!”

    对于年纪比较大,对待凤无俦态度还很淡然,不抱凤无俦大腿的老人家。洛子夜还是很有好感,并会保持最基本敬重的!于是她也微微低头,开口道:“方丈请说!”

    那方丈在又端详她片刻之后,开口:“如果太子在离开寺庙之前,情况允许,就请来老衲房中一叙!若情况已经不可控,或太子忘记了老衲今日所请,不能来与老衲相聚,那么还请太子以后,切莫出海!切记,切记!”

    “出海会有难?”洛子夜挑眉,直接便问。对于这种算命的学说,她并不完全相信,但是她都能穿越到这里,就说明很多玄幻的事情,都是会有的。所以也不可不信,还是问一下的好!

    她这话一出,那方丈愣了一会儿,似是犹豫说还是不说,但看洛子夜眉梢微微挑起,一脸疑惑,却不乏对自己的敬重。

    他叹了叹,终究还是开了口:“世上之事,早已不能直接便断定是好是难,是福是祸。也许出海,会得到您毕生所遇的最大福气。更或许,是将面临滔天大祸!届时到底如何衡量,自然还是在太子!今日老衲已经说了太多,不能再泄露天机,先行告退,阿弥陀佛!”

    说完这话,他不等洛子夜反应,转身便走。也不打算再回洛子夜的任何话。

    洛子夜怔了怔,弯腰道了一句:“多谢方丈大师指点!”

    这话,她是听明白了!意思无非就是最好不要出海,因为出海之后面对的是变数,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走了狗屎运,捞到了好事儿。运气不好的话,也许就会倒大霉!所以去不去,事实上也不必太纠结,说不定自己运气好呢?

    当然,从对方这话,祸福不能确定,但出海必将有所遇,是一定可以确定的!不过这都建立在这方丈真的是个高人,不是随口扯淡的大前提下!

    这下,其他人也都看了洛子夜一眼。

    最终是龙傲翟开口道:“方丈大师的话,一贯很准。但极少预言警示世人,太子还是小心些为妙!”

    洛子夜点头,想着临走的时候,时间和情况允许的话,还是去见见这位方丈。说不定还能探知点别的!比如问问她在未来的几十年,估计可以泡到几个风格各异的帅哥……

    这般胡思乱想着,在场的人都纷纷离席。

    云筱闹看了洛子夜一眼,又看了一眼凤无俦。脸色有点发白,都不敢随便看洛子夜了!显然是被凤无俦方才警告成功!终究是洛子夜看出了她的尴尬,开口道:“云小姐想出去的话,就有劳龙将军送你出去。若是打算留下,就传个信到丞相府,说你也一起来国寺祭祀了,让丞相派几个人来伺候,一来可以避免丞相担心,一来也可避嫌!”

    洛子夜这话,说的是非常体贴的。简直就是不世好男友能说出的话!前后都帮她思虑打点好了。

    这令云筱闹的心中又是一阵激怒、爱慕、心潮澎湃,但是碍于凤无俦,也实在不敢有所表示。点了点头开口:“多谢太子,臣女感激不尽!”

    她这话说完,洛子夜直接扭头出去了。

    照顾她,是因为都是姑娘家,自己这会儿是个男的,很多事情无所谓也不必介意。但是云筱闹还是个女的,这么多男人在这里,也未免尴尬,所以帮忙化解一下。但化解完了,就不能再说太多了,免得人家姑娘从此对她深深爱上,不可自拔。

    也免得凤无俦那个找麻烦狂魔,又找到理由把她们两个一起盯上!

    她出去之后,凤无俦没再叫住她。

    此刻已经黄昏,洛子夜便一直默默地等待天黑。分析之下,她决定去跟踪轩苍逸风!因为除去凤无俦的狂霸,轩苍逸风看起来最深沉,最叫人看不透。所以他发现并寻找到龙脉的几率,似乎会比较大!虽然这样令人看不透的人,想从他手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并不是太容易的事。

    是夜。

    整个国寺,都是一片寂静。

    天空中点点繁星,就如同繁杂的人心,在夜空里迷乱点缀。但却有规律可寻,都围观着中间那一弯月。就如同这些人,都冲着那龙脉而来。

    洛子夜趁着夜色,从屋内潜伏出去,猴子一般,窜上屋顶,然后往夜幕中飞驰而去。

    而暗夜之下,一双泛着鎏金光辉的魔瞳,在更高处,更高的阁楼高塔之上,看着这一幕。那是一座塔,他靠坐在塔顶之外,手臂搁在曲起的右膝上。身后便是月色,他静坐在那里,定如磐石,无声无息,若魔君君王临世,俯览众生!

    而此刻,阎烈就站在他身侧。

    他看着洛子夜飞驰的方向,冷醇磁性的声,缓缓响起:“一块不过是传说中的龙脉,竟能令这么多人趋之若鹜!你说,洛子夜此行,是真的对龙脉,对权势感兴趣,还是为了旁的?”

    “属下并不是太子,所以太子的心思,属下不能猜!但,倘若太子真的对权势,对龙脉感兴趣,那么他接近您的目的,就有待商榷了!”阎烈这话说着,他眸中多了几分冷意。

    从太子莫名其妙的变成一个逗比,蹦出来招惹王,整件事情,一直就透着古怪!最古怪的地方,就是原本无能跋扈的纨绔太子,简直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从前他们对太子也是有所了解的,那根本就是个从内至外的草包,但是如今看起来……

    这是太子隐藏得太深,还是旁的什么?

    阎烈这话,无疑便是在向凤无俦透出一个信息。如果洛子夜对权势感兴趣,而且一开始对他的接近,就是有意。那么洛子夜的目的,自然就会和其他人一样,想要从他的手中拿到权势,想要取代他至高无上的地位,甚至想要……杀了他!

    这念头一出,凤无俦霸凛的眸色转冷,那鎏金色的光辉,也似被凝滞在瞳孔之中!深如魔域,令人看不到底。足足半晌,最终,他沉声道:“命运起起落落,无人也会甘心永远屈居人下!立于高处,便注定会有人想踩踏。若洛子夜的目的,也是为了取代孤,甚至是杀,那就让他来!孤倒想看看,属于孤的时代,是否真能在他手中终结!”

    他这话音一落,阎烈霍然偏过头看他。寻常情况之下,出了这样的人,王是直接不屑视之,并打算除掉之的。但是对太子的态度,竟然是……那就让他来?

    王这不会,是真的对太子,对一个男人动心了吧?

    他正想着,便见凤无俦纵身一跃。如此高塔,他落下途中,仿佛漫天星辉与月色,笼罩出的光,都匍匐在他脚下,由他踩踏而过!

    落地之后,他去的方向,正是洛子夜方才所往的方向。

    而洛子夜这会儿,刚跟着轩苍逸风,悄无声息地走出一段距离。躲在一座房屋之侧,等待他走过去之后,她再出去冒头!然而也就在同时,感觉到一阵低撩的魔息,从她耳后撩过,令她一颤。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腰间忽然横过一只铁臂,困住了她!

    随即,他大手向上攀附,精准地攥住了她的“肥肉”!

    ------题外话------

    又更晚了又更晚了……如果以后晚更,会在哥的新浪微博“大山寨皇帝陛下”那里第一时间告知,捉急的妹子可以关注一下。

    说件坑爹的事五月十八号,入V当天的所有长评莫名失踪,哥问了潇湘官方,是系统bug还是自己被盗号,官方也说不知道,总之坑爹死了,气得哥昨天爆粗口无数次!在这里解释一下,所以评论哥基本都看过了,并且没有无故删除任何一位亲的长评,请大家千万不要误会并千万谅解!

    然后,再分享一件苦逼的事儿,早上wc,掉进马桶三个硬币,注意,不是一个硬币,不是两个硬币,而是三个!斗争了也半天也没弄回来,觉得自己心都碎了,一整天没食欲还神智恍惚,求月票虎摸~(>_<)~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月票、打赏、五星级评价票,爱你们!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