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宁和太监过下半生,也不要孤?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宁和太监过下半生,也不要孤?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噗……”冥胤青没忍住,一声“噗”完,马上就面临了洛子夜的怒瞪,他清了清嗓子,尴尬地咳嗽着,摸着自己的鼻子转过头。他以神的名义发誓,他真的不是一个笑点低的人,如果可以控制这笑,他真的很愿意控制。但是洛子夜这话一出,令他完全没办法憋住!

    摄政王殿下也似听到了令他三观有点颠覆的话,那双魔瞳盯着洛子夜,细细的打量,几乎连她脸上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细微的毛孔,都没有放过。好似是在认真地研究,自己眼前的是一种何等离奇的生物!抚摸了大胸肌?他还要给钱?

    要是他没记错,这是因为洛子夜没有站稳,他好心扶了一把吧?当然,虽然洛子夜没有站稳的事情,好似也是自己造成的!但是即便如此,谁听过男人之间不小心触碰了胸口,还要给钱吗?

    轩苍逸风也愣了愣,那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呆滞,随后捂着自己的唇咳嗽了几声,慢慢地偏过头去。那样子看起来似很是淡定,但洛子夜很清楚地在他眼中发现了各种要笑不笑的韵味,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遮掩。

    洛子夜嘴角一抽,整个人也怂了半分!她虽然知道自己又二了,但是她真的非常生气!

    就算凤无俦这混账,不知道她是女的,不懂得尊重女士、怜香惜玉。但是他也应该能看出来自己这小身板,并不十分强壮。结果他居然翻来覆去地折腾她,让她把好几百斤重的大鼎,从这里搬到那里,从哪里搬到这里,要是她在过程中折了腿还是扭了腰或者闪了脖子,他赔得起吗?

    这番沉默着,不少人没反应过来抚摸大胸肌事件的人,都在敬佩太子的大胆,居然敢对着摄政王咆哮,而且言辞之中还有要钱的意思。反应过来、尤其看见了太子险些摔倒,摄政王还扶了的那一幕的人,都要笑不笑,实在不明白明明是两个男人,就算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胸口又怎么样,犯得上还要给钱吗?

    看凤无俦一直盯着她不说话,但那股迫人的气势,却慢慢地压下。令人屏息,令人被压迫到想要屈膝。洛子夜心里也开始有点发毛起来,他无疑很会玩心理战术,不说话时候的压迫感,往往比说任何话都令人胆颤!

    但她哪里知道,这可不是摄政王殿下的什么心理战术,而是沉默着压抑怒火。在片刻的失神和无语之后,便对洛子夜竟然敢咆哮反抗他的行为,感到愤怒,并在克制这怒气!

    洛子夜心里有点发毛之下,也就不继续咆哮了。但恼火的感觉还是明显的,于是硬着头皮,恶狠狠地指着刚刚被她扔到地上的鼎,咬牙开口:“反正爷是不搬了,谁要搬谁搬去!”

    说完这话,她就站到一边去,闭上眼不说话。装死!

    凤无俦见此,眉心出现一道折痕,呼吸也重了半分,这意味着他已经动怒。摄政王殿下从来霸权、**、独断。在任何情况下,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准则,自然不容许有人这样公然忤逆!他半偏身看着洛子夜,握着墨玉笛的手动了动,不难令人发现他的怒气!

    也就在这时候,站在一旁,当了半天观众,一直没吭声的方丈,忽然不卑不亢地开口提醒:“摄政王殿下,祭祀的时辰已经到了!”

    所以,你们有什么恩怨,可以等祭祀结束了之后再处理!

    摄政王殿下沉凝了双眸,压抑完这怒气之后,蔑然看着洛子夜的方向,不屑地轻嗤了一声。这才暂且转过头,先处理祭祀的问题!毕竟,今日祭祀,才是他来国寺的主因!

    这声不屑的轻嗤,令洛子夜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握着拳头的手也紧了紧。她在内心里对自己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把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瞧不起她气息的混蛋,揍到他母亲都不能分辨他的容貌!

    一旁的阎烈,也默默地看了洛子夜一眼,眼神里微微有点同情!话说王当年折腾果爷的时候,也没折腾得这么厉害过。这麻烦找得太明显了!

    接着,便是漫长的祭祀大典。

    洛子夜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悄悄打哈欠。那些人念的生僻的词句,她表示自己一句都听不懂,全是文言文在拽不说,还带着不少属于佛家经书里的生僻字眼。听不懂,自然很困。就这么困倦地更听了半天之后,场上又刮来一阵微风,令她哈欠连天。

    就这样打着哈欠,半困倦半无聊的等到了祭祀大典的结束。

    方丈“典礼结束”四个字一出,洛子夜扭头就走。深恐自己走慢了,又被凤无俦那个混球抓住,吩咐她做这做那!

    而她离开的步伐,凤无俦也一直看着。原是打算再为难一番,但最终顿住,因为在看着她背影的同时,摄政王殿下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疑问!如洛子夜这等令人完全入不了他的眼的人,自己为何要对他如此关注?这当真是有些离奇了!

    这个问题没想通,但摄政王殿下也并不打算真的努力将之想通。

    正打算直接上去,拎着她的后领就离开。轩苍逸风忽然走到他身侧,温润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笑意,淡淡道:“不知今夜之事,摄政王殿下是否打算参与?”

    凤无俦闻言,慢慢地偏头,不甚耐烦地扫了他一眼。再回过头,洛子夜已经不见了……

    ……

    洛子夜从凤无俦那个找麻烦狂魔的视线之内消失之后,就找了一棵大树。双手枕在脑后,姿态潇洒、仪态风流地半靠在地上乘凉。

    小鸣子看着她这优哉游哉的样子,捉急地开口提醒:“太子,眼下各方人马都在行动,或者打算行动,您却在这里躺着睡觉,这……”

    “嗯!爷这是养精蓄锐,晚上才能精神好,来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洛子夜闭着眼养神,半真半假地说着,很快地,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桃花眼微微眯起,看向小鸣子的方向,“等等,你为什么会来?还有,你竟然知道各方的人都打算行动?你是不是知道他们的目的?”

    小鸣子一听这话,扭头惊愕的看她,答:“奴才来当然是为了帮您啊!难道您不知道,这些人来,都是为了龙脉?”

    “龙脉?”洛子夜眉梢挑了挑,她还真的不知道。她只是看见他们都来了,意识到肯定有问题,所以跟着一起来的。但具体是为了什么她还不是很清楚,并且打算晚上再去探查。但是小鸣子居然知道?“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是为了龙脉?”

    小鸣子重重扶额:“太子,您难道您不知道,天曜龙脉就在国寺的事情,天下皆知!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进来,但最终都没有成功。因为寺内的方丈和三位长老,都身怀绝世武功……您说说,那几位王爷,要不是为了龙脉,他们能一起进来吗?”

    “哦!”好吧,原来是全天下都知道,因为她是个新来的,所以不清楚这些。

    她“哦”了一声,就表示明白了。但还是继续闭目养神,一眼因为听到了这个而感到着急,要跳起来马上去寻觅的打算都没有,急的小鸣子在一旁干瞪眼!

    就这般躺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那闭着眼眸的洛子夜,忽然开了口:“打算站到什么时候再出来,嗯?”

    再不出来,她就真的要睡着了。

    她话音一落,暗处的人似呼吸一滞,并没想到自己会被她发现。顿了一会儿之后,便有脚步声,慢慢地传来。小鸣子也是一愣,看着来人,赶紧沉默着后退了几步,让他们好好谈。

    此刻,红衣男子悠闲地靠在树下,戎装男子挺拔地站在树旁。微微飘来的清风,撩动他们的青丝和衣摆,远远看去,是一副极其唯美的画面。非常符合**漫画的画风!

    风吹下来一片落叶,原本似闭着眼沉睡的洛子夜,忽然伸出手。稳稳当当地将那片落叶夹住,这动作又令龙傲翟一惊,连落叶的声音,洛子夜都听得如此分明,而且能轻轻松松地夹住,这说明其实力,不容小觑。难怪听说他不久之前,大典之上,能在凤无俦的指挥下,扛着鼎走来走去!

    “有什么话就说吧!”洛子夜没有睁开眼,继续闭目养神。

    因为她太明白自己,看见美男子的脸就容易忘乎所以,所以还是先把问题谈完了再睁眼,免得自己被美色迷惑,不能好好交流。

    这样的洛子夜,是龙傲翟从来没有见过的。不同于往常的花痴,不同于往常的疯魔和无厘头,现下看起来,倒像是偏偏浊世佳公子,浑身透着通透干净,令人琢磨不透又神往不已的气息。

    他慢慢敛下了心神,随后冷声开口问:“末将只是想问太子,日前夜间去找嬴烬,目的为何?”

    “你这是吃醋了?”洛子夜半睁开眼,眉梢微挑,带着点不正经地调笑。看着他那张刚强俊逸中带着性感胡渣的脸,打量着欣赏了半晌之后,笑道,“小宝贝儿,如果你愿意。从这一刻开始,爷的心里只有你!”

    龙傲翟嘴角一抽!脸色有点隐隐发黑,脑后还有大片黑线出现的痕迹,显然是人生里第一次被这样的话调戏,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他脸色扭曲了一会儿,想着是接着问,还是直接走人,免得接下来遭遇更令人神经被崩溃地调戏。还有,小宝贝儿是什么称呼?这样的称呼用在自己身上,洛子夜觉得这合适吗?

    他还没想好走是不走,洛子夜就又笑了笑。知道这家伙是个直男,要是再调戏,说不定就直接把人吓跑了!于是,她歪了歪脑袋,半打了个哈欠,方才又开了口:“如果爷说,假的天子令是嬴烬栽赃给爷的。而爷那日,是去找他报仇的,你信不信?”

    “假的天子令是嬴烬栽赃,这一点末将信!但是太子前去的目的,恐怕并不那么简单,否则就不会将永定亲王推入水中,还见死不救。如今他染上严重风寒,此刻就在家中养病,并扬言一定会向陛下弹劾太子。末将想知道,太子这到底是真的与人争风吃醋,还是别有目的?”龙傲翟声线更冷,血瞳看着洛子夜,慢慢地开口相询。

    洛子夜听到这里,有点好笑地看他,慢腾腾地道:“那不知道将军自认为自己,有什么样的立场,来问本太子这些问题?本太子又为何一定要回答?”

    她这一问,倒是有点把龙傲翟问住了。的确,洛子夜并没有一定要回答他的义务,而且他们现下的关系,还不算是盟友,甚至敌我都还不分。她是真的没有必要回答,更有可能,洛子夜还会故意放出假消息,以假话来模糊他的视听。

    可,奇诡的是,自己居然来找洛子夜问这些问题,甚至还莫名其妙的相信,只要洛子夜肯对他说,就一定不会是假话。

    “太子可以不回答,末将并无资格强求!”龙傲翟冷声开口回话,表情依旧十分冷傲淡定。

    洛子夜顿了一会儿之后,似想了一想,但最终还是开了口:“你既然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在原因,两者都有!嬴烬是美男子,你是知道的。我眼前所见的帅哥,大抵除了凤无俦能稍稍压住他几分,其他人都比他逊色几分。但是凤无俦那个混蛋的脾气,你是能看见的,我宁可找小鸣子凑合一下下半生,我也没那胆子找他!轩苍逸风让人看不透,也并不是太好的人选。至于冥胤青,更是不折不扣的阴谋家。而你,早已明确表达过对我的嫌弃。所以眼下,嬴烬虽然害了我一次,但事后还好,至少眼下还算是个不错的人选。这争风吃醋,当然是有的!而关于我自己的目的,也是有的,激怒永定亲王自然也有我的道理,只是这样做具体是为什么,本太子就不能告知了!”

    洛子夜觉得自己这话,简直就是肺腑之言!说出了自己对帅哥的向往,表达了自己对于各方帅哥的看法,同时吐槽了凤无俦那个混球!到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在吐槽凤无俦的时候,能够令她的心情如此之好,简直全身的毛孔都因为幸福而快乐的舒张!

    这话听得龙傲翟嘴角一抽,也不知道是无语这个人的看法,还是震惊这个人的坦诚。尤其对凤无俦的吐槽,宁可和个小太监度过下半生,也不想找他?

    洛子夜不能告知自己激怒永定亲王的理由,这是可以理解的。就像他不可能告知洛子夜,自己今夜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寻找龙脉。大抵知道了这问题的答案,他也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出于旁的什么,竟没忍住,直接便开口问:“太子就如此重视男子的容貌?除了英俊的,都不考虑?而且只要是英俊又合适的,谁都可以?”

    因为从洛子夜方才的话听起来,洛子夜也似并没有因为对嬴烬有不同的感觉,所以决定选他。只是因为嬴烬比较英俊,看起来也没有轩苍逸风看不到边,和冥胤青那样阴霾。所以就选择嬴烬,仅此而已?

    洛子夜瞟了他一眼,对于这个问题,她回答得更加淡然而坦诚:“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你可以当爷就是个肤浅的颜控,我想不仅是我,世上任何人都会喜欢美丽的事物!而,在挑选对象的方面,爷既然没有喜欢的,那为何不挑个好看的?”

    这话倒是事实,没有一点虚假成分。

    龙傲翟蹙了蹙眉,到这会儿才算是看清了洛子夜的想法。难怪这人总是见了美男子,就高兴得不能自抑,而且动辄流鼻血。对任何美男子都能拍着胸脯保证很多东西,比如对自己保证如果……如果嫁给他,就帮自己弄到真的天子令。话这样说着,却只能令人看到其说出保证时的真心,却看不到半分真情。原来是这样!

    “但是爷这个人,是有操守的!若是真的已经确定目标,对方也答应,就会一心相待。不论是不是喜欢,也一定献上所有,这是属于男人的责任与担当!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打算投入爷的怀抱?”这句话就是半真半假了,她又没有鸟,哪来的关于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这话一出,龙傲翟脸一绿。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无语的看了洛子夜一会儿,慢慢地提醒道:“太子,其实你也是个男人!末将告退!”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走。

    但心下却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是的,自己对洛子夜的认识,已经从今天开始不一样了。这并不是因为洛子夜的爱情观,而是方才那一番对话中,从洛子夜身上透出的洒脱,不同于以往的神经兮兮,只令人觉得他潇洒如风,无拘不羁。

    既然没有喜欢的,为何不挑个好看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听起来随性,却又似乎并不随性。洛子夜,大抵真的是个有意思的人,否则,凤无俦,大抵也不会对他如此“另眼相待”。至少,今日所见的洛子夜,已经和往日对方给他的感受,完全不同了!

    他走后,洛子夜的眼神微微眯了眯,龙傲翟的话,她当然明白,提醒她她是个男人,目标应该在女人身上,而不应该在美男子身上。是啊,她是个“男人”,但是她心中身为“男人”的无奈和悲痛,除了她自个儿,还有谁能懂?

    伸了一个懒腰,眼角的余光看向东南方若隐若现的黑影,凤无俦既然喜欢找人监视她,那她就抓紧一切机会气死他好了!不知道他听到自己说宁可和小鸣子过完下半生,也不找他,会是何感想。最好直接气死,看他还敢要她搬鼎不!

    倒是小鸣子,听了她方才那一番话,没想到在一向重视容貌和美色的太子殿下眼中,自己的地位居然在俊美无俦的摄政王殿下之上,这直直地将他感动到痛哭流涕,眼泪汪汪地看了洛子夜良久!

    龙傲翟这才刚刚走,洛子夜又听到了一阵响动。这一次,是翻墙的声音!

    她微微偏过头,看着墙后。那里也是自己那会儿翻进来的地方,但是都过了这么半天,就算那群被自己敲晕的侍卫还没有醒来,那些人也该被龙傲翟下令撤换了。这会儿却还有人翻墙过来?这是也跟自己一样,有能耐把院子外头的不少侍卫们,一起敲晕?

    这般想着,她倒也来了不少兴致。

    坐起来,扭过头,看着那面墙壁。等着看待会儿翻过来的是什么人,是和自己一样的目的,还是为了啥!正想着,那墙外头,就飘进来一截薄纱,那纱的颜色,很是艳丽。看起来应该是姑娘家的衣物!洛子夜琢磨了一会儿,这姑娘莫不是为了凤无俦来的?

    还是为了轩苍逸风,还是冥胤青?或者龙傲翟?

    她正思索着,那姑娘一扭头,也看见了她!接着便似吓了一跳,那脚在墙壁上一滑。直接摔了下来!洛子夜正想着自己是不是上去救一救,来一个英雄救美,但是那姑娘一个猴子翻身似的动作之后,就慢慢地稳住了,平稳地落到了地上。

    这会儿洛子夜才开始打量她,一袭轻纱锦缎,不难看出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容貌绝美,一张鹅蛋脸,弯弯的眉毛似细柳,玉面琼鼻,倒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不过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她眼神这样打量着对方,那姑娘也看着她。那样子似很局促,还捉了捉自己的衣袖,绯红了脸:“太……太子!”

    洛子夜看着她这样子不免好笑,瞅着也不像是能为了龙脉进来的,八成就是为了哪个帅哥!于是她耸了耸肩,开口道:“你认识我?是不是为了美男子来的?说说看是为了谁,说不定我能帮帮你!”

    同为为了美男子翻墙的色女,洛子夜还是很有一种同类爱惜感的。

    那姑娘一听这话,脸更红了。含羞带怯地看了洛子夜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洛子夜看着她这样子,脑后滑下冷汗一滴,这姑娘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结果,这猜测不幸成为了现实!那姑娘瞅着她,然后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袖,红着脸支支吾吾道:“我……奴家,奴家云筱闹,是丞相府的大小姐。我……我喜欢的是太子……”

    “轰!”洛子夜只觉得一阵天雷,从半空劈下,将她雷了一个里焦外嫩!云筱闹她是知道的,那天晚上在太子府的附近,阎烈就说过附近那个姑娘,应该是云筱闹。

    和她一样无语的,是刚刚走到这里在不远处的经过的阎烈!他扭过头,同样张大了嘴,下巴险些掉落在地……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奉了王的命令,去捉太子殿下的那天,就看见了云筱闹在太子府的附近。当时太子是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来着?

    说这姑娘也许是在宴会上,看见他的一曲小苹果。因为长久养在深闺,一生里第一次见到这样,长得很帅又抽风还堪比失心疯的人,觉得非常有型又炫酷,所以心生爱慕!

    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这样一想,他觉得简直一个锤子砸到了自己头上,令他的下巴又脱臼了半分!看着云筱闹的眼神,活脱脱地就像是看着稀有物种,比太子还要稀有的那种!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昨晚没睡好,产生了幻觉。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他扭头就走了,看花眼,听错了,一定是这样,他要回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要真的是这样,以后看上喜欢的姑娘,是不是都先跳一曲小苹果再说?

    洛子夜足足愣了半晌,手里的扇子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无言道:“你确定?”丞相府的千金,是真的因为喜欢自己翻墙进来,还是奉了丞相之命,带来了什么任务?毕竟一个养在闺阁的女子,通常情况下出门都是不容易的事,但是她竟然那晚半夜出来一次,今日又出来,还能翻墙进来,巡逻的侍卫还没发现她!

    最重要的是,说句老实话,她那天晚上虽然对着阎烈逗比了,说这姑娘也许是看上她了,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真心没有表露出什么能让人看上的地方。所以眼下听了这姑娘的话,她真心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不小心耳聋眼瞎……

    云筱闹看着洛子夜那一副似乎有点受不了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急了。开口点头,并一脸认真地强调:“是的!我确定!而且太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一个淑女!刚才只是因为翻墙,翻墙……”

    洛子夜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爬起来转身就走。

    她觉得这姑娘就算是看上了凤无俦那个混蛋,她也能冒着生命危险,帮她一把。她要是看上了嬴烬,她也许出于革命的友谊,忍痛割爱,让给她,反正她眼下对嬴烬的喜欢,也只局限于容貌。但是这姑娘看上的是自己,她又没有鸟,怎么满足她?

    走了几步之后,洛子夜又忽然扭过头看她:“对了!你不会真的是因为在宴会上,看家我那天的小苹果,觉得我非常有型,所以才喜欢上我了吧?”

    “不是的,是因为我爹爹告诉过我,这世上很多人,往往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很多人看起来疯疯癫癫,其实你都不过是表象,事实上比谁都聪明!我认为太子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所以……”她大着胆子说完这些话之后,整张脸全部染上了红霞。接着扯着自己的衣袖,那衣袖处的一截薄沙,简直就快被她扯烂了。

    这下,洛子夜才算是明白了过来!还好,这姑娘不是脑回路有问题,真的觉得她那天又酷又有型。不过,这倒是说明这姑娘挺有眼光的!她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疯癫,其实很聪明的人!

    她正打算说话,一个小沙弥,对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来了之后,便开口道:“太子殿下,摄政王殿下,几位王爷,以及护国将军都将要去用膳,请您一同过去!”

    洛子夜点点头,表示自己马上过去,并扫了那姑娘一眼:“你要不要一起?”她顺便在路上好好说道说道!

    云筱闹一听这话,眼睛一亮!灵动的双眸,刹那间点亮了那张绝美的面孔。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也十分天真可爱。这令洛子夜觉得,自己要真是个男人,看见这样天真可爱又纯情的小姑娘,一定会动心!嗯,也顺便把她带到凤无俦的面前,说不定凤无俦一下子春心大动,决定追求小姑娘,然后也不找自己麻烦了!

    她如是这般幻想!

    “我去!我去!”云筱闹点头,理了理自己衣摆上,因为翻墙而沾上的泥土,跟着洛子夜一起走。

    洛子夜一边走,一边叹了一口气,虽然很得意有姑娘看上自己,并且是在那么多美男子都在的情形下,谁都没看上,唯独看上了自己。但也深深地认为,自己不能误了人家的终身!于是在路上,叹气完毕后开口道:“云小姐,其实本太子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喜欢本太子,不如喜欢今日也在寺庙中的众位王爷,将军们,他们才是个个人中龙凤,出类拔萃……”

    云筱闹一听这话,就虎着一张小脸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就喜欢太子,不喜欢他们!”

    洛子夜脚一滑!扭头看着她一副很坚定,估计很难说通的样子。她犹豫了半晌之后,拿出杀手锏:“你喜欢我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本太子是个断袖,专注喜欢男人一百年!”

    也是因为说得太认真,太投入,以至于洛子夜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几个人。

    那正是将要一起去用膳,并正好走到这里的凤无俦,轩苍逸风,冥胤青,龙傲翟,还有刚刚被云筱闹雷了一下,飞奔回去洗脸又去找王的阎烈等人。当然,他们武功都很高强,所以并未发出什么出格的大声响动来引起洛子夜的注意。

    凤无俦浓眉挑了挑,方才洛子夜当众忤逆他的事,还并未处置。他心中本是不悦,眼下听到他自称断袖……再回忆起先前,监视洛子夜的人来禀报,说她宁可和一个太监过完下半生,也不与他。想到这里,摄政王殿下的唇迹,忽然扯出了嗜血的傲慢笑意……

    而其他美男子们,莫名觉得背脊发凉。虽洛子夜的种种迹象,早已向他们表露出他是个断袖了,但现下就这么亲口确定了,令他们都不由得有了以后离洛子夜远一点的感觉。

    看她们说得认真,他们还刻意压低了动静,等着听下文。

    她这话一出,云筱闹瞪大了双眼,扭头看向洛子夜!瞪了半晌之后,似说不出话来。好半天,直到洛子夜认为自己应该打击到她了,这姑娘也打算放弃了的时候,她竟然激动地开口道:“太子,原来您是断袖!真是太好了!不是,我的意思是……啊,即便如此,您还是可以娶我啊,您身为太子,是一定需要一个障眼法,来蒙蔽世人的!所以您可以和我结为夫妻,造就出您是正常男人的假象,然后您自顾的去断袖……”

    洛子夜嘴角一抽,扭头看她一眼。见她眸光晶亮,还泛着兴奋的光芒,无语地问:“那你这么办?一辈子不就毁了?”

    “没关系!我愿意为了心上人这般付出!”云筱闹说得一脸诚恳,但是方才表白时的那些娇羞的神态,这会儿都没有了。

    于是洛子夜明白了,眼前这姑娘愿意为了心上人奉献付出是假,是个腐女是真!看她这激动的样子……他们身后的一众美男子们,眼角也都稍微抽搐了几下,觉得眼前这姑娘,也有点刷新他们的认知。

    倒是阎烈有点惊叹和思索地看着云筱闹的背影,觉得这真是个为了爱情无私奉献的好姑娘……虽然品味有点奇怪,居然谁都不看上,唯独看上了半神经病一样的太子!

    洛子夜看自己劝导了这么半天没用,只好从这姑娘对自己心动的根源上,进行劝导!开口道:“其实,你不必将我想象得那么聪明,或者那么与众不同,并误认为我是表面无能、内在聪明的人。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想象和现实,都是有很大差距的!比如,我第一次看见凤无俦的时候,想象的是他傲慢地扫我一眼,然后对我开口‘坐上来,自己动’,然后我就上了这个死傲娇,走向总攻的快乐人生!但现实是,他非常简单粗暴的出手,弄出几个大坑,差点没炸死我!”

    她这话一说完,轩苍逸风、冥胤青、龙傲翟、阎烈,不约而同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凤无俦的脸色。心里有一点同情,没想到洛子夜在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想的是这些玩意儿!坐上来,自己动……?

    洛子夜说完这句之后,仿佛意犹未尽,又接着道:“还有,我第一次看到龙傲翟的时候,想象的是他血瞳晶亮,握着我的手,说觉得我才是能和他相伴一生的人!结果现实呢?他让我自重,离他远一点!”

    她这话一出,众美男们一齐看了龙傲翟一眼,感叹,原来在洛子夜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想象着他是那种蠢样!还晶亮着眼,握着她的手……

    说完这个,她瞟了云筱闹一眼,发现她眼神开始有点能接受自己的开导了,又接着道:“再比如,我第一次看见嬴烬的时候,想象的是他一脸动情地对着我道,在青楼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结果现实是,他弄了个假令牌给我,让我面临全天下的追杀!”

    凤无俦,轩苍逸风,龙傲翟,阎烈嘴角一抽,实在不能想象嬴烬会说出那话。

    洛子夜说到这里,深深叹气,接着道:“还有冥胤青!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想象的是,他对我说:我寻寻觅觅争权夺势多年,蓦然回首,我才发现发现自己想要的是你!结果现实呢?每次我出现什么尴尬、倒霉的场面,他总是第一个喷笑的,迫不及待地嘲笑我,仿佛我跟他有多大仇……”

    她这话一出,其他人一齐看向冥胤青,回忆了一下,好似他是真的喷笑的比较多。冥胤青脸红了红,又绿了绿……

    这下,轩苍逸风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脑后,滑下冷汗来。这一个一个分析过来了,是不是下一个就到他了?他要不要咳嗽一声,打断一下?但他又有点好奇,洛子夜会怎么想象他。

    他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打断,云筱闹就先同情地对着洛子夜开了口:“太子,你的人生真是太坎坷了!”

    她这话一出,一下子戳中了洛子夜的泪点,令她险些没落下泪来!深深地扶额,借用了自己前世不知道在哪里看见的一句话,悲伤感叹:“是啊,这真是比猴哥还要苦不堪言的凄惨人生!所以啊,你想象中,我是那种表面无能,内在有涵养的人,其实那是不对的!现实会告诉你,我其实表里如一,里外都很无能!所以你还是不要喜欢我了,早日移情别恋吧!唉……”

    她这般说完之后,云筱闹沉默了下来。

    而那在后头,听了半天的摄政王殿下,魔魅的声线忽然传来,嗤笑了一声。那笑意很冷,也很危险,令人胆颤,毛骨悚然:“哦?原来太子,曾在看见孤的时候,有过这种想法?那为何又扬言,宁可和小鸣子在一起,也看不上孤?”

    ------题外话------

    山哥想象中,弟兄们今天有好多月票,砸了我一脸……现实是……你们是不是真的打算砸我一脸?星星眼……砸吧砸吧,不要让山哥的人生也太坎坷了~(>_<)~

    弟兄们520快乐!也谢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打赏、五星级评价票,已全部看见并快乐接收,爱你们么么哒!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