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太子碎觉不宽衣吗?(回来首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太子碎觉不宽衣吗?(回来首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有人试图提醒她:“太子,永定亲王在你的右手,不,左手边!往后面一点,对的,就是那里!哎呀!不是,您游过了……”

    显然,眼下所有人都以为,洛子夜这会儿跳进水中,是为了对永定亲王施救。并且太子还打算,令自己的情敌知道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而且这一救之后,对情敌有了救命之恩,情敌自然也不好意思跟她抢人了!大家都如是以为!

    但是洛子夜还是仿佛浑然不觉,并对着河岸中间扑腾的永定亲王开口:“看!你看我!游得多么虎虎生风!”

    外围围观的众人:“……”他们是听错了,还是怎么样了?

    太子游动的姿态,的确是虎虎生风。但是这会儿不是应该先救人吗?而且他们要是没有搞错的话,永定亲王似乎是太子的皇叔。太子现下的表现,到底是什么鬼?

    永定亲王瞪大眼,对着洛子夜伸手呼救,并高声道:“救……救命……噗……救命……”

    他也认为洛子夜大抵是没有发现他所在的方位,所以才在那里两边游来游去。于是他很努力地伸出手,在水里大力的扑腾。制造出硕大的水花,企图引起洛子夜的高度重视……

    然而,他努力了半天,洛子夜还是仿佛没有看见他似的。又从他面前游过去,并开口道:“看见没有!会游泳的人都是我这样的。落入水中,还是风度不减,泅水的仪态就是如此的潇洒!”

    她说完这句话,然后又从永定亲王的面前游回来。

    永定亲王一口老血哽在喉头,看着眼前洛子夜游动的姿态,她的确是很潇洒,一边游来游去,还一边挥舞着自己额前的刘海,让刘海以极其精致的弧度,从她的脸侧划过,形象和仪态维持得很好!但是……但是他他妈的,他难道不是下来救人的吗?

    “太子……咳咳……太子,你真的下来救我的吗?”他问着这话,一口湖水,呛入了他的鼻子里。这一呛,他的眼泪鼻涕,全部跟着流了出来,两只手在水里扑腾了半天,慢慢的已经快没有力气了!

    洛子夜就在那儿淡定地瞟着他,眼见他这样继续扑腾下去,估计真的要淹死了,她方才一脸茫然地停住,离永定亲王约莫一米处,淡定地原地游水。

    这会儿,河岸边所有的人,都等着洛子夜的答案,因为他们也都在深深地怀疑,洛子夜跳到水里,是真的为了救人吗?

    那窗台上的美男子,嬴烬。邪魅的桃花眼,也微微眯起,勾勒出诱人的弧度,看着水中的洛子夜,心下也同样有点好奇。脑海中慢慢地浮现,洛子夜方才跳水之后问的问题,“情敌落水,而且他还不会游泳,你觉得,我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的最初,他听着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到了眼下,看着这情景,再回味一番这句话,却令人觉得有意思的很。情敌落水,洛子夜到底想怎样?

    她茫然地停住之后,扬首看着他,那面色颇为莫名其妙,带着严重的疑惑:“what?你居然以为我是下来救你的吗?”

    “砰!”河岸边有人摔倒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是救人的,这大半夜的跳进水里,太子也不觉得冷吗?还有,太子既然不是跳下水救人的,那她跳下去干什么?

    她这话一出,永定亲王又呛了几口水,腾不出嘴巴来回答这问题。

    她问完永定亲王之后,又扭头看向河岸边的众人,询问:“如果你们的情敌,掉进水里,你们会把他救起来吗?”

    岸边的人面面相觑,大部分人私心里都觉得,额……如果情敌掉进水里,他们最好是假装没有看见,就那样默默的经过就好了。是的!可太子的表现,是他已经看见了,那他现下这到底是想怎么样?

    “噗……你既然不是下来救我的……咳咳……咳……那你跳下来做什么?”永定亲王气得眼前都花了,猩红了一双眼,瞪着她。私心里还是觉得这是洛子夜的玩笑,自己毕竟是亲王,是他的皇叔,他就这样见死不救,要是传回去了,是会被宗室处置的!

    所以,在他看来。洛子夜最多也就是出于情敌之间的仇恨,故意两边游一游,让他多呛几口水就罢了!但是他没想到,她跳下来游了这么半天,居然一点要搭救自己的征兆都没有!

    洛子夜又潇洒地扑腾了几下,开口道:“我当然是为了下来欣赏你的囧态,顺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英俊潇洒啊!你也觉得我游泳的姿势很酷吧?”

    “噗……”窗台上的嬴烬,口中的酒不小心喷了出来。随后便是一阵轻笑,那双桃花眼若春光摇曳,魅惑人心而不自知。淡淡凝扫着洛子夜的方向,他看,洛子夜不仅仅是为了欣赏和炫耀,更是为了气一气这永定亲王吧?

    那,洛子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可不相信,这一切真的都是为了自己。

    “噗——”和嬴烬一起喷的,还有永定亲王,他只觉得自己被噎得喉头一阵腥甜,以至于他都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方才那一口喷出去的,到底是湖水,还是硬生生地被洛子夜怄出来的鲜血!

    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会儿,也算是终于明白了洛子夜是真的不会帮忙救人了。相思门的老鸨,自然不能让一个亲王死在他们这里,于是她赶快挥了挥手,焦躁的四面吆喝着开口道:“快!你们几个,赶紧下去救永定亲王!”

    话说他们听到太子的那声“都不要下去,情敌落水,自然是让老子来!”,真的是集体以为她是下去救人的,所以一个都没有动,哪里知道她是下去逗比的!逗比不说,不救人就算了,还险些把人给气死了!

    “噗通!”

    “噗通!”

    伴随着这几声,青楼的一众龟奴们,都在老鸨的指示下跳了下去,对着河岸中央的永定亲王游去。

    故事的最后,永定亲王在快半死的情况下,成功地被青楼的人救了起来。他们把永定郡王救起来之后,洛子夜也游了起来,他们给了洛子夜一块很大的布巾,包裹住全身。以免受凉,她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淡定地擦拭着身上的水珠。

    挑眉瞅着那半死不活,刚刚才被拯救成功的永定亲王一阵贱笑:“情敌你好!情敌你还想下去游泳吗?我陪你啊!”

    一旁的人嘴角都是一抽,看着洛子夜撸了撸湿透的衣服,把衣服上的水渍拧开,还悠闲地哼着小曲儿。永定亲王气得脸色发白,伸手指着她,整整半晌说不出话来,洛子夜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贱的男人,没有之一!

    看永定亲王半躺在地上,身上的华服已经全湿,脸简直被水呛得有一点浮肿。洛子夜愉快地哼着小调,又扭头看了一眼方才在岸边的围观群众,刚刚她问了他们一句,如果情敌落水,他们会不会救起来,这些人可没有一个回答。

    她微微一笑,然后开始发表演讲:“各位,你们是否觉得,这世上有一种非常讨厌的生物,他们总是在心上人的面前反复出现,他们总是成为破坏你和心上人在一起的契机,他们甚至要将你击败,令人和所爱之人失之交臂。他们的名字,有一个统称,那就是情敌!你是否常常被情敌所扰?你是否每天看见情敌,感觉精神都崩溃鸟?你是否觉得情敌再多破坏几次你的契机,代表着男人象征的小兄弟都快废鸟?所以,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恶气,情敌落水了,而且他还不会游泳,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应该飞快的跳下水,然后在他面前,快乐地游来游去,气死丫的!”

    “哈哈哈……”楼上的嬴烬,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甚至笑得有点站不稳,扶着窗口。透过夜空中洒落的月光,还能看见他眼角险些笑出的泪花!而这一笑,莫说是洛子夜痴了,在场的不少人都痴了,就连刚刚才“死里逃生”,还听洛子夜说了这么一段气得他气血又开始暗涌的永定亲王,也痴痴然看着窗口。

    人似画中妖,一笑醉天下。

    笑成这样子,怕是搁在任何人身上,看起来都是有点魔性的。但是在他身上,却丝毫未曾有,那笑半分不损他的美貌,却仿佛令人看见成片含苞的罂粟,在星辉夜空下一齐盛放。绽开了这尘世之间所有的风华妖娆……

    他是欲海中的火,生来便是勾人的妖精。

    他这一笑之后,半敛下眼眸,微醺的容颜更是诱人,慢慢地从窗口处退开,热闹瞧完了,便进了自己的屋内。

    而下头的人,还都愣在那里。愣在那笑容之中,未曾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所见。那大抵是这世间的男人、女人,都无法抗拒的玉颜色,那大抵是这天底下,唯一能令人甘愿醉死在他笑容中,再也不愿醒来的迷梦一场。

    洛子夜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发现没出息的自己,再次流下了鼻血。但她也并不以为意,慢腾腾地转过身,看了自己的“情敌”一眼,开口道:“爷上去见美男了,你要是再跟着上来,爷就再把你扔进水里,然后在你的面前,继续游!”

    说完这话,她裹着那布巾,大步往青楼里头走。路上的人,都不自觉地给她让路。其一,是因为她的太子身份,没人敢招惹她;其二,看了看永定亲王,被水呛了个半死不说,还被气了个半死,气完之后还要遭受这种威胁,谁还敢给太子当情敌?

    永定亲王直接被她一句话,气得呼吸困难,指着洛子夜的背影,咬牙切齿地看着。为了避免自己说了什么话,刺激了洛子夜,以至于对方再次像在嬴烬房中时一样,再将自己一把推入水中,于是一声未吭,只默默地在心中发誓,回去了之后,他一定要连夜写一篇长达万字的奏折,去找皇上弹劾太子!

    他将自己推入水中在前,见死不救在后,末了还威胁恐吓。

    殊不知,洛子夜最希望的就是他回去找皇帝告状,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他还能鼓动朝臣们一起说她荒诞不羁,不配为储,逼皇帝易储,那她就圆满了。这也就是她故意气他最重要的原因!

    一路上的人,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她走上楼去。有人还在就嬴烬方才的那个笑发呆,有人的脑海里开始盘旋洛子夜的那句话,当情敌落入水中……嗯,他们以后应该怎么办。

    嬴烬的房门,还大开着。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一袭红色的锦袍曳地,此刻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拎着水,正在浇花。

    洛子夜定睛看去,她对花的了解并不深,但是她认得那花!那是罂粟。她眉梢挑了挑,进门之后,反脚一勾,将门关上。随后扬眉问:“种罂粟?罂粟闻多了,是会上瘾的!”她记得,现代的不少毒品里面,都有罂粟的成分。说完这话,她也不再旁的,直接便走到永定亲王方才坐过的地方坐下。

    嬴烬听了这话,眉梢微微挑了挑。偏头看她一眼,随后又继续给那花浇水,慢慢地回道:“会上瘾?这世间万物,但凡能令人尝到甜头,感觉美好的,便都会上瘾。所以这罂粟,上瘾或是不上瘾,本无差别,不是么?”

    他的声线依旧带着点靡靡之感,每一个音节的碰撞,都令人心神一荡。这令洛子夜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很怕接下来的交手还没开始,自己就被迷晕了!

    她咬了咬牙,没有回这话,却是盯着他的背影。他的话是没错,但凡美好的东西,都容易令人上瘾,但是这罂粟上瘾了对身体不好!只是她心中这样想着,话却没说。她可没忘记,自己上次让他少喝点酒,结果他给了她一块假的天子令!

    屋内沉默,嬴烬浇完那花,慢慢地回过头看着她。见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背影和那盆花,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的样子,他轻轻地勾唇,道:“虽话是如此,但本公子已经命人在上头撒了无色无味的药粉,可以杜绝上瘾。太子是不是觉得放心了?”

    他这样一说,洛子夜便确定了他不是一个每天对着罂粟花,有染上毒瘾危险的失足少年。点头,看了看自己对面的座位:“坐!你就不想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

    “嗯?”嬴烬倒也配合,慢慢地踱过来坐下。手中酒杯优雅地放在桌案上,扬眉看向她,“难道不是为了送宝石来的?”

    洛子夜嘴角一抽!觉得这货不是一般的会插科打诨,在身上掏了掏,找出那块她第一眼看见,就觉得跟他很搭的红色宝石,放在桌子上。冷声道:“上次我来的时候答应过你,再来一定带宝石。我自认自己是一个重诺的人,所以答应你的事情,不管怎样,即便我现下对你再不满,我承诺过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做到!”

    嬴烬扫了那桌案上的宝石一眼,眼前一亮。修指伸出,拿着那宝石端详了片刻,随后慢慢地品鉴:“我若是没看错,这当是三百年前,萧皇后登上后位,墨天子为她镶嵌在后冠上的那一颗,名为烈焰晶钻。后来墨氏将这宝钻赐给天曜,没想到,竟然在太子手上!”

    他这一副老练的样子评判,不必问也就是天天跟这些值钱的东西打交道的。

    洛子夜扫了一眼,很实诚地道:“是不是你说的那颗,我不清楚。但既然一眼看起来就值钱,那我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诺言。那么,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我,你跟我到底有啥仇怨,为啥无端端的要把天子令栽赃给我?我想你明白,一块天子令,面临的不仅仅是刺杀,还有众叛亲离。我就真有那么可恨,令你作出如此手段?”说难听一点,简直其心可诛!

    她的话问得如此直白,当真是想转弯抹角都不能。

    嬴烬抬眸看向她,桃花眼中眯出盈盈笑意,微微勾起的眼角,使得他妖魅得像只九尾狐狸。慢慢地道:“太子怎么知道,一定是我让人做的?”

    “因为短期之内,除了你和凤无俦,我并未见过其他人!”而跟龙傲翟,也以为摸了屁股的事儿被打了板子,所以也不算是有什么问题。

    嬴烬闻言笑笑,并不承认是自己做的,但也并不反驳。只开口道:“可今夜,太子来我这里,不是已然报了这个仇么?嗯,现下外头的各方,想必都在思索着,这天子令,太子是不是为了来讨好我,所以专程半夜里来交给我了!”

    抛出去一个麻烦给旁人,最终这个麻烦被原封不动地还到自己手上。这还当真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洛子夜,不仅仅是个有意思的人,也算是个相当有本事,甚至于不能小觑的人!

    他能看出这一点,洛子夜也并不觉得奇怪,但:“可我还是好奇,你这样做的原因!”

    “难道,就不能是,怕太子忘了答应过本公子,会再来相思门,并带着宝石的事。于是故意刺激了一下太子,让太子前来赴约?”嬴烬一笑,那笑意里头带着点玩味和狭促。意图将一个喜爱宝石到极点的青楼面首形象,展现到淋漓尽致。

    洛子夜听了这话,挑眉看着他,却并不开口。

    这番对视之间,她并未展现出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嬴烬盯了她一一会儿之后,慢慢地拎起酒壶,给他们两人倒酒。同时轻笑着问:“怎么,太子不信?”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洛子夜不答反问。她要是相信了,那在他的眼里,她看起来会像是何种蠢猪?

    嬴烬失笑,手中的酒水,慢慢地将彼此的杯子倒满。以一种玩味的口吻,慢条斯理地开口:“那既然太子不信,便不妨说说。太子以为,我是为了什么?”

    他既然问了,洛子夜也不卖关子。直接便开口道:“很简单,如果我无能,拿到天子令被人刺杀,那么死了就死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而如果我有本事,说不定为了洗脱自己,能查到真正的天子令的下落,这样你也能知道真正的天子令在何处。我说得可对?只是我唯一不能理解,就是你为何要拿我当夺取天子令的试验品?我记得上次见面,自己并未得罪过你!我也不记得自己表现出过什么特别,让你如此瞧得起我!”

    嬴烬听完这话,眸色一亮,似对洛子夜的观察力和敏锐度相当赞赏。也不知是不是出于一种欣赏,于是,他拿着酒杯的手,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杯中酒,一口饮尽,才开口笑道:“既然太子已经猜到了这么多,那本公子也不妨再告诉你一点。将假的天子令放到太子的手中,于我而言,也不过是受人之托!当然,太子多管闲事,让本公子少喝些酒,也的确令我很不高兴!”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便大抵是明白过来了。她随口的一句关心,有人会喜欢、并表示感谢。但也不排除有人的雷点就在这里,不喜欢别人关心,或者将旁人的关心都当成一种虚假,所以嬴烬这话,她并不觉得奇怪,也并不觉得无法理解。

    只是:“那不知,你是否可以告知,托付你的人是谁?”

    她脑海中很快地闪过了凤无俦那个贱人的脸,但是很快地又摆摆头,要是那个混蛋想害她,应该是直接自己出手,怎么可能还找人帮忙。

    “这个,大抵就要太子自己去发现了,本公子能告知的,只有这么多。看在太子知道本公子是害你之人,还送来这块宝石的份上,本公子可以再提醒太子一句,要算计你的人,可并非都是眼前可见的。还有不少人隐藏在暗处,在你防不胜防,不知道的角落里,而那些人,才是最可怕的!还有,往往看起来觉得最无害的那一个,事实上才是真正可怕的那一个!”嬴烬这话,说得程度略深,似真似假。

    这段话的道理,洛子夜是知道一些的。但是他最后那一句,看起来最无害的那一个,才是最可怕的。令洛子夜飞快地过滤了一遍自己所见过的所有人,看起来无害的?

    凤无俦,龙傲翟,轩苍逸风,冥胤青,还有自己眼前这位,可没有一个像是无害的。要是勉强说有一个,那便是轩苍逸风,这货是看起来温润如玉,其实下头八成是藏了一肚子坏水的腹黑男人。但看嬴烬眼下这样子,她估计大抵也不会是他!

    嬴烬好似也能看出来,她此刻正在思索这问题。妖娆一笑,缓缓开口:“太子不必急,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天色似乎不早了……”

    洛子夜知道他又想送客了!

    但是她又不傻,这会儿就这么跑出去,就等于对着门口的那些刺客,把自己送上门去。而这些她早有准备,在他屋子里头一扫,说了这半天话,她方才在水里泡湿了的衣服,此刻也干了。她起身,径自对着窗口不远处的一个贵妃榻走了过去:“今晚我在这儿睡,你睡你自己的床!晚安!”

    说完她就往贵妃榻上一倒。

    嬴烬嘴角微抽,看着她像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随口就安排吩咐。开口提醒道:“太子,这似乎是本公子的房间。还有,本公子可并不欢迎太子在此留宿,我这么美,你若是半夜里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

    他这话虽然说得轻佻,但也带着点认真的含义。邪魅的桃花眸染笑,看着洛子夜的方向。

    “噗——”洛子夜喷笑,说实话她自己也担心自己晚上忍不住对他图谋不轨。不过,“放心,为了避免被你赶出去面对那些人的刺杀,爷今晚就算再想睡了你,也会忍住的!”

    但嬴烬还是不满意,扫了她一眼,继续道:“在我这里留宿,是很贵的!”

    洛子夜早有准备,在怀里把那块绿色的宝石掏出来,对着他扔了过去。“留宿费!你最好不要继续唧唧歪歪,要知道天子令的事情,我还很生气。如果你继续没玩没了,拒绝我借住的话,我也不打算睡什么贵妃榻了,老子现在就上了你!”

    她说完这话,就闭了眼。

    嬴烬似被她如此粗暴的言词惊了一下,薄唇微张,愣愣的看着她的方向。那表情看起来非常呆萌,可惜洛子夜此刻闭着眼,不然又将是一场鼻血泛滥!竟然如此直白的说,因为天子令的事情很不高兴,而且更直白的对他发出这样的警告?

    他薄唇忽然扯了扯,觉得洛子夜这个人,真不是一般的有意思。放话的威胁,不是杀了他,而是……上了他?

    洛子夜虽然已经闭了眼休息,但她也并未敢松懈。毕竟这屋子里的这朵玫瑰,是带刺的,也是非常危险的。

    她耳尖微动,听着他走路的声音。还有他长长的锦袍拖曳在地上的声音,绸缎在地上划过的极小之声,也难以逃过她的耳。他慢慢地从她身畔渡过,似发现了什么问题,偏头问:“太子,你晚上睡觉,不宽衣的么?”

    洛子夜的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她这个身体虽然有喉结,还长得比一般的女子高挑,但是胸部和腰线,该有的一样没缺。她裹胸步缠得很紧,才没出什么岔子。自然也不敢随便解衣,要是被这妖孽看出来自己是个女的,问题就大了!

    于是,听完这话,她微眯了双眼看着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线,险些磁性慵懒起来,慢腾腾地道:“你这话无异于问我,有你这样的美男子在,我不打算上吗?”

    她就把自己不脱衣服,解释成为了克制自己不对他做禽兽不如的事。

    嬴烬一愣,随后笑了笑,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命!”

    洛子夜打了一个哈欠,并不明白他这句话指的是什么。那个命?什么命?但她也不打算细问,觉得自己很有点困了,继续闭了眼。她倒是挺想和美男子在晚上发生点故事,但是自己是个女的事情,根本就是硬伤!还是什么都不要想了,赶紧睡吧!

    将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自己迷迷糊糊地问了他一句:“嬴烬,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为什么……要叫嬴烬呢?”

    她一问,他扭头看了她半晌。

    见她似乎已经睡着,呼吸了慢慢均匀起来。而他,邪魅的桃花眸眯起,就这般站立,足足半个多时辰之后,才似乎自嘲的慢慢地吐出一句话:“嬴烬,赢尽一切,焚尽一切……”

    ……

    洛子夜醒来的时候,按照现代的时间来看,已经是早上十点多的样子。

    她起身之后,发现小受受还在睡觉。而且这家伙睡相很不好,半条被子被他压在身下,还有一半垂在床榻,拖曳在地上,薄薄的内衫微微敞开,一缕墨发划过那张玉颜。即便是睡着了,依旧还是勾人,令人想冲上去蹂躏这绝世小受!

    她站在原地瞪了半晌,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自己要不要上去把这货宰了,彻底地报了他拿假天子令害她的仇。但是看了半天,出于一种对美男子的包容,出于一种认为长得美的人一般脾气差,喜欢闹幺蛾子的原谅,也出于他也是受人之托。她没有上去杀人。

    只轻手轻脚地过去,给他把悬挂在半空的被子,动作极其轻微的扯起来,替他盖好。

    然后为了避免吵醒他,她迈着猫步,更加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并把门给带上。心思流转,赢尽一切,焚尽一切吗?取这样的化名,他大抵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而她出门之后,床榻上的人,那双夺魄勾魂的眸子,也慢慢睁开。他睡相的确一直都不好,但是她醒来的那一刻,他也醒了!

    原本以为她过来,是想杀了他,或者图谋不轨。却没想到……却……

    洛子夜。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

    这两人互相猜测着对方是什么人,但摄政王殿下一大早,心情就很恶劣。

    “王,昨夜太子在嬴烬那里留宿了!而且,听说他们晚上没有发生任何激烈的斗争,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平静,也没有半点太子找嬴烬算了账的迹象,但是在一个房间待了一夜,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阎烈慢慢地禀报一个事实,说完之后,他发现王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凤无俦听了这话,也的确是不太开心。但是这不开心是为什么,他却理不太清楚。魔瞳睁开,半扫了阎烈一眼,沉声问:“还有呢?”

    “额……还有,听说昨夜永定亲王被太子推到河里去了,不仅仅如此,太子还跟着跳下水,在他面前游来游去,把永定亲王气了个半死。末了他还发表了演讲,告诉大众,情敌落水了之后应该怎么样!”阎烈一本正经地继续禀报。

    情敌?

    嗯,太子把永定亲王当成情敌,那是不是说明太子的心上人,是嬴烬?阎烈默默的抹了一把心中奔腾的泪水,觉得这真的是太好了,其实说实话吧,他真的不是很能接受男人和男人……尤其这种事情还发生在自家王的身上!这样好,这样好,让太子去祸害嬴烬吧!

    摄政王殿下听了,阖上双眸沉息,似在想着要如何处置洛子夜。却也在同时,忽然面色一变!

    阎烈也是一惊,立即扭头道:“王!是寒毒又发作了吗?”

    凤无俦猛然伸手,一掌拍下!“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他一掌落下,屋内的桌案,被庞然内力劈成两半!还有内力所成的光圈,往殿外一荡,轻易地削断了殿外的几棵大树!

    他睁开眼,那双魔瞳之中,是蓬勃的怒意和嗜血的笑,以及,关于那些痛楚的隐忍。沉声傲慢道:“寒毒又如何?即便寒毒发作之刻,这天下又有谁能奈何得了孤?”

    他说完这话,猛然起身。负手往后院而去,那步履仿佛没事人一般。

    阎烈站在原地看了看的背影,是。这寒毒发作,总会令王调息数日,但即便如此,就算在王寒毒发作之刻,只剩下不到七成的内力,也没有人奈何的了王!

    只是,这因为年幼之时,处极寒之地所留下的寒毒,不会致命,却会在发作之时疼痛难忍。而这毒亦必将跟随王一生,没有丝毫治愈的可能。这痛是一生,这恨,也是一生吧?

    ……

    这一日,对于洛子夜来说,是很平静的。大白天里,太子府守卫森严,没有刺客轻易敢进门来刺杀。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刺客都去找嬴烬的麻烦了,所以居然也没来找她。而让她觉得最好的消息,就是凤无俦那个混蛋今天没有找!麻!烦!也没有派人来通知她去刷!墙!

    他不找麻烦的日子,简直天空都是晴朗的!当然,她也想起来了自己的家当,问了小鸣子,说摄政王府的人根本没给她送来。嗯,等从国寺回来之后,再上门去讨要!

    一直到了晚上,凤无俦都没有遣人来通知她刷墙。她非常高兴,十分感动,但也同时,也深深地觉得,这完全就不像是那个混蛋的作风!他不会出了什么意外,比如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扭了脖子,所以没有闲工夫找她麻烦吧?那就真的太好了!

    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一天,第二天国寺祭祀的事情,就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今日整个京城,都非常热闹。因为大姑娘小媳妇儿们,都收到想消息,说今日要去国寺的美男子很多,所以早早地就拿着手帕半捂着脸,远远地含羞眺望。而不少男子们,听说今日不少他们崇拜的人都在,也占据了两旁的街道。

    洛子夜也躲在人群里头,打算找个机会跟着混进去。凤无俦那个混蛋不让她跟去,她当然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且不说国寺的秘密,就是那么多美男子今天都打算进去,她也不能缺席不是?

    眼瞅着那大部队,慢慢地进入了国寺。里头也该正好是所有人都集中在迎接凤无俦的时候。也就是她混进去的最好时段!

    周围全部都站着士兵,她悄无声息的随手敲晕了几个,便翻过了围墙。但问题是,怎样保证自己进去了之后,不被发现?正蛋疼着,一个小和尚走过来!她很快地出手,把对方敲晕。然后拖到一棵树后,光速的换上了和尚的衣服,戴好帽子把头发遮严实。

    然后半捂着脸,匆匆忙忙地打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走了没几步,忽然有人叫她:“你!过来!”

    “啊?我?”洛子夜扭头看他。

    那人飞快道:“是的!摄政王殿下马上就要从这里经过,那边又落下来两片叶子,你马上去清理一下!”这人穿的和尚服,是黄色的,在作着指挥。自己的和尚服是灰色,所以人家等级肯定比她高,非常无奈的要听指挥,要是她现下不听,或者拔腿就跑,一定会引起整个寺庙的高度注视,说不定直接当刺客给处理了!

    而且也一定会把自己暴露在凤无俦的面前!这样的考量之下,她默默地低下头,过去扫地。下次就抢方丈的衣服,看谁还敢要她处理落叶!

    那和尚随口问:“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啊,我是新来的!前几天才忽然看破了红尘,决定皈依我佛!”洛子夜漫天胡扯。

    那和尚听了,点点头。没太往心里去!

    接着,洛子夜便看见了熟悉的队伍前来!一群身穿黑色劲装的侍卫们,从地毯的两侧,分别跑过来跪好,迎接摄政王殿下的大驾。这队伍熟悉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脸洛子夜都有印象,而是凤无俦每次出现,就是这样浩大令人不能不熟悉的排场。

    半刻钟之后,远远的,她看见一袭黑色锦袍的他,缓步而来。

    他很高,气场也无人可比,所以令人一眼就能看到他。那种居高临下,高高在场的傲慢气势,随着他的脚步,碾压全场。洛子夜咽了一下口水,为了避免自己被认出来,扯了一下头顶的帽子,打算把脸遮个半边,扭过头背对着那边,扫地!

    但是她忽视了一个问题,这时候摄政王殿下来了,大家都是要跪迎的。她在这里扫什么扫?而且地上的两片的叶子,已经被她处理干净了!也没什么要扫的。

    于是,当所有的和尚们,有的迫于身份,有的尚未认出凤无俦的身份,却迫于他压倒性的气场,纷纷跪下。

    只有洛子夜一个人,背对着他们,认真的扫啊扫。

    于是,显得非常突出且耀眼!但是她反应过来得太晚,现下扭头跪也来不及了!

    而缓步前行的摄政王殿下,显然也很快地注意到了那个没跪,背对着不知道在扫什么的小和尚。有点意思的是,那个小和尚背对着他们,并一直试图用帽子遮住自己的半边脸。帽子扯了几下之后,露出了底下的黑发。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小和尚的身影,看起来非常的熟悉。

    凤无俦脚步顿住,魔瞳中泛过一阵鎏金色的灿茫,玩味的眼神看过去。一旁的人面面相觑,也跟着扭头一看!发现一个小和尚居然没有跪,把他们不少人的脸都吓白了!还有,那帽子下头的头发是什么鬼?

    一听见所有人脚步顿住的声音,洛子夜就知道自己因为二,忽视大家都跪的问题,绝逼已经引人注目了!

    她还是没敢回头,但是很快地听见有条不紊让路的脚步声。

    感觉到有人慢慢走过来,站在她身后,而且那气息十分熟悉。她没回头,又扯了一下头顶的帽子,打算把自己的脸再遮一遮,于是那后脑勺的头发露出来的更多。只是她没有太认真的研究这个帽子,所以现下后脑勺露陷,她还浑然不觉。

    那人低撩的气息,似就在她耳边:“这位小师父似乎很眼熟!”

    她嘴角一抽,故作镇定道:“施主!红尘之间的俗世,小僧已了。恐怕施主是认错了,阿弥陀佛!”

    “是吗?”他音调忽然上扬了几分,然后猛然一挥手,强大的气压,迫她转过身!而她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于是转过身的同时,她脚下一个踉跄,对着他摔了过去!

    摄政王殿下寻常情况下,有人对着自己摔来,那必然是直接将对方挥走的。

    但今日却不知为何,条件反射就伸手去接。这一接,双掌正好接到某处,他一愣,此处似比一般男人要丰满一些……他眸中浮现淡淡疑惑,洛子夜脸一绿,看着自己的胸口……

    摄政王殿下,也是觉得这触感太不同,于是掌心还合拢了一下,确定这触感……

    ------题外话------

    今天第一天V,就给你们看这么劲爆的场面,不给月票还有人性吗?快给,不然赖在地上不起来~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打赏,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亲一个╭(╯3╰)╮!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