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乱世马贼.东躲西窜大闹边疆 第八十四章 针锋相对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二卷 乱世马贼.东躲西窜大闹边疆 第八十四章 针锋相对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听了严世蕃这话一出口,几个刚想开口说说这事,尤其是站在朱职浸一方的官员顿时不敢出声了。诽谤朝廷,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说满朝的文武百官,整个大明朝各地的官员,有哪个没说过朝廷的坏话?关键就看你这坏话,入没入得嘉靖帝的耳,触没触碰到某些人的利益。

    就像是这次,朝廷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严党一众贪墨军饷?不光是贪墨北边军饷,更甚之不光只贪墨军饷一项、各种税务,开支用度,哪一方面的银钱不经过严党的层层剥削?落实到实事上的,能有全部的十分之三,也是万幸了。

    所以严世蕃这一开口,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不敢在说话,生怕被一起扣上个诽谤朝廷的罪,被杖责一顿,甚至是摘了头上的乌纱。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的,有人怕你严世蕃,还偏偏有不怕的。一直以来对严党恨的要死的高拱,就偏偏不怕他严世蕃,和严党对着干,不是因为高拱是裕王的老师,要为裕王讨回公道,而是要为天下受苦的百姓讨回公道。严党一日不倒,百姓们就一日不得安生,大明朝就一日不得繁荣。

    高拱生来就是个牛脾气,气儿也直,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扫了一眼不敢说话的大小官员,高拱眼中带着一丝不屑,冷声道:“严世蕃,我们今儿个再说奉国将军状告朝廷官员贪墨军饷一事,不知道你急的是哪门子事儿?难道这事儿和你有关系?”

    被高拱这么一指,严世蕃顿时成为众矢之的,大小官员都将目光落在严世蕃身上。严世蕃那只剩下一只的眼睛顿显狰狞,高拱事事与自己做对,他早就忍不住了。此时见高拱敢为朱职浸出头,怒声道:“朝廷上上下下几百个官员,为的是什么?是支撑我大明朝的运作,每个官员不是尽心尽力?要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污蔑这些给朝廷效力的人,寒了人心、以后谁还用心来办事?高大人,这么大的事,你能承担的了吗?”

    对于严世蕃的回击,高拱毫不退缩,针锋相对的道:“严大人既然说道朝廷,那本官问你,如果官员揭发同僚贪墨却被追加罪责,那以后还有哪个官员敢与揭发?到时朝廷上下一片乌烟瘴气,私下相互勾结、相互包庇,以至于将皇上蒙在鼓里,毫无所知,这个罪责你严世蕃能承受的起吗?”

    听了这番,严世蕃再也控制不住,噌的从椅子上坐起,近乎于大吼着驳斥道:“揭发官僚罪行,是都察院的事,如果谁人都可以上折子指责朝廷,那还要都察院的言官门作甚?皇上英明神武,锦衣卫、东厂遍布全国,又有哪个可以蒙蔽皇上法眼?”

    两人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睛的,吵的不可开交。高拱长的壮实,加上满脸的横肉,很是狰狞。可严世蕃那只被黑布遮去的单眼更加骇人,两人的激辩,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如果这里不是西苑永寿宫,估计两人都能厮打起来。

    “东楼!住口!”

    “咳咳、咳咳咳~”严嵩猛的叫住严世蕃,但因为这一下喊的过猛,一时不住的咳嗽起来。

    吕芳这时也站出来,安慰着两方道:“两位大人,咱们今儿个来此是议这奉国将军朱职浸,状告朝中官员贪墨北边军饷一事,可不是议都察院和百官们是否可以随意上书之事。”

    说到这,吕芳转过头刻意看着严世蕃,加重了口音道:“严大人,更不是议论东厂和锦衣卫职责的事。咱们既然是议事,那就要各位大人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可不能用话堵人家的嘴,您的让人说话阿。”

    严世蕃刚刚提到东厂、锦衣卫,这两个大明朝最闻名的特务组织,都归着司礼监管,而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吕芳,当然不愿意严世蕃随意拿这两个衙门说事。

    严世蕃那独眼里闪过一缕寒芒,不光是真对高拱,还有对吕芳那不阴不阳的话。不过吕芳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势滔天,就算是严党也不敢轻易得罪这伙阉宦,只得忍在心里。

    “徐阁老,您来说两句?”吕芳接着将目光落在徐阶身上,心说你这内阁的二把手,是不是发表下意见?

    徐阶今年也不小了,以是58岁高龄。要说放在他朝,也算是个老臣。可说来也真是巧,他偏偏遇上了他的老对头严嵩。两人不光在政治立场上是对头,在年龄上也是一样。更有意思的是,严嵩不光在权势上压他徐阶一头,年纪也要高他一大节。

    这让没事想来个倚老卖老的徐阶很是尴尬,你说他年纪小吧?也不小了,够倚老卖老的资格了,可你说他年纪大,上面还有个比他更大的呢。

    徐阶当这个内阁次辅也有很多年了,在严嵩的手下,他见过一批批与严嵩做对的权臣身败名裂,惨死京师。他自己也曾和严嵩撕破脸皮,针锋相对,可后果……

    也正是因为那个后果,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于是乎在他从新被启用后,他学聪明了,他不再和严嵩明着做对,在各种事情上,虽不赞同严嵩,帮他们牟利,但也从来不反对什么。也正是这样,严党才让他这个内阁次辅,做的稳稳当当。

    徐阶这么做,不是为了想要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而是在等、等待一个可以一击必杀的机会!

    此时吕芳将这烫手的问题丢给自己,徐阶依然带着他那和善的笑脸,打着太极道:“本官以为,这事不能下太早的结论,正如阁老所言,要查、而且要查个彻底。”

    吕芳皱着眉头,心里暗恨这老狐狸,说话总是跟你打边鼓,从来不正面接你的问题,追着问道:“那徐阁老以为,这事要怎么查?”

    徐阶心里同样暗骂着吕芳这老阉货,非要自己站个立场出来,略微沉思了一下,计上心来。

    “吕公公,阁老、诸位同僚,既然奉国将军指出,朝中有官员贪墨北边军饷,那我们就从这军饷上开查。今年我户部共拨给兵部多少银钱,兵部又支给北边多少银钱,相互一对就出来了。”

    吕芳终于听这老狐狸说出个正经主意,笑的脸上都开花了,连连点头说道:“这个好,徐阁老这主意好。严阁老?严大人、高大人以及在场各部的大人们,可否有意见?”

    刚才那一阵咳嗽把老家伙折腾够呛,这时严嵩缓缓摇摇头,声音有气无力的道:“老夫没有意见。”

    严嵩这一表态,在场的各部官员也都不敢反对了,纷纷点头表示占同。

    吕芳依然做着会议的主持工作,见众人没有意见,这才继续对徐阶道:“徐阁老管着户部,那就先说说户部去年一共拨给了兵部多少银钱吧。”

    徐阶站起身,看看身旁的兵部尚书杨博,也没见他拿出什么稿件、看什么小抄,侃侃而谈道:“从去年正月初八,浙江、福建、广东三省抗击从台州、泉州登陆的两波倭寇开始,我户部陆陆续续向兵部共支出两百二十六万两白银,全部的票拟都在户部衙门,其中有三十六万两户部钱银不足,是由皇上的内库借支的,司礼监应该有记录。”

    “恩。”徐阶说到从皇上内库支借出的那三十六万两,吕芳在一旁点点头,证明有这么一回事,随后问杨博道:“杨大人,你和徐阁老这边的数能否对得上?”

    ————————————

    小壬出丑了阿,在此要多谢书友‘剑舞战国’给小壬提出的问题。在八十一章中,胡把总和官兵对郡主呼千岁,这是错误的,小壬一时疏忽了,现以改正!(看在小壬知错能改的份上、用收藏和推荐砸我吧~)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