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乱世马贼.东躲西窜大闹边疆 第八十三章 廷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二卷 乱世马贼.东躲西窜大闹边疆 第八十三章 廷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严阁老、吕公公。”作为三股势力中最小一股的领头人,也是严嵩这内阁首辅的手下人徐阶,当先对着两边而来的严嵩与吕芳拱手道。

    “哈哈,徐阁老、严阁老。”吕芳笑容可掬的凑上前来,虽然现在他是大权在握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可他毕竟是个下人,从小就伺候在嘉靖帝身边,就算有了权势也还是那副恭谨的模样。

    严嵩被单辇抬着,那副慵懒的模样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听到徐阶和吕芳的招呼,这才悠悠转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呜呜哝哝的说道:“阿、到了,到了,老夫年纪大喽,不管事儿喽。”

    “爹。”严世蕃忙上前扶住老爹,从单辇上下来。

    吕芳凑上前,笑呵呵的道:“哪里哪里,严阁老精神着呢,照您这精神头儿,怎么不也得再活二十年,这朝廷上上下下都得靠着您呢、咱们不也还得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不是?”

    严嵩被严世蕃搀扶着,颤颤巍巍的走上前,老脸上的褶子全都耷拉了下来,摆摆手叹息道:“不行喽,老夫今年都81了,能再帮着皇上做两年事儿,就心满意足喽。”

    徐阶身后的高拱看着严嵩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心里恨恨的想道:“让他在当政20年,不得让全天下的人给恨死?”

    一行人,簇拥着腿脚不便的严嵩,呼呼啦啦的朝西苑走去。一时间三条通往西苑的岔路上再次平静了下来,只有那满地的皑皑白雪,以及站在院墙边,依然一动不动的锦衣卫。

    ————————————

    “当儿~”

    嘉靖帝斜着坐在莲台上,敲了一下他那特制的铜磬,那搭在莲台边的脚还一个劲儿的抖着,就像是一个等着玩具,等到不耐烦的小孩一般。

    “主子,奴婢在呢,您有什么吩咐?”听到铜磬那悦耳的声响,一旁忙着擦灰的中年胖太监跑了过来,站在莲台外面,今日嘉靖帝的莲台,特意在外面围了一圈的纱帘子。

    “黄伴,你去瞧瞧,说这议事议事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嘉靖有些等的不耐烦的道。

    这胖乎乎的中年太监,也就是黄锦。是司礼监两个秉笔太监之一,从小就伺候在嘉靖帝身旁,与嘉靖帝感情异常浓厚。

    嘉靖帝并不是从他父皇那继承下的皇位,而是由于正德帝早逝,膝下又无子嗣。迫于无奈,当时的内阁以及满朝文武,才将他这个在湖广封地的王世子接到京师来登基的。

    如若不然,他这辈子根本就和这皇位挨不上边。

    那时候的嘉靖帝只有16岁,小小的年纪,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也知道,他这皇位来的太过于偶然,所以他一直很戒备满朝文武,尤其是那几个内阁的阁老。

    因为他们有要挟嘉靖帝的本钱,他们可以说,是他们把嘉靖帝从湖广接到这京师做的皇帝。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嘉靖帝一直不太信任满朝文武的大臣,一直以来当嘉靖帝内阁首辅的大臣死的都很凄惨,无论是被嘉靖帝辞退后郁郁而终的杨廷和、杨一清、蒋冕等人,还是被严嵩、严世蕃弄的死去活来的夏言,都没什么好结果。唯独有一人是个例外,那就是当了将近20年内阁首辅的严嵩!

    严嵩善写青词,又深韵为官之道以及嘉靖帝的个性,于是把嘉靖帝的心死死的拽在手里。

    所以说,嘉靖帝在这个世界上只信三个人。其一、是他自己的儿子,但却为了那一句什么魔咒而不能见。其二、是严嵩。其三、就是他身边的太监。尤其是这个从小陪他一起长大的太监,黄锦。在只有两人的时候,嘉靖帝一直称呼黄锦为黄伴,由此可见嘉靖帝对他的感情。

    “主子,您瞧您、张天师不是说过,让主子您不要总是那么急躁。”黄锦耐着性子,看看大殿一旁的巨形刻漏,笑着道:“主子,还有一刻钟才到巳时,您别急。”

    “朕急!”嘉靖帝闭着眼睛仰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气愤,厉声道:“朕要听听,他们是怎么议这朱职浸弹劾朝廷官员,克扣、贪污北边军费之事。”

    黄锦站在纱帘后面,小眼睛滴溜溜一转,这样的话他可不敢接。就算嘉靖帝称呼他为黄伴,他也从来没有得意忘形过,什么话自己该说,什么话自己不该说,黄锦从来都拿捏的非常到位。

    “主子,要不奴婢到外面去给您瞧瞧?”

    嘉靖帝一甩佛尘,冷哼道:“不用了,朕到要看看他们什么时候来,他们的架子有多大,还要让你去迎?”

    嘉靖帝这边话音刚落,就听殿外小太监唱道:“内阁首辅严嵩领六部官员觐见~”

    听到这一嗓子吆喝,躲在纱帘后嘉靖帝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满意的笑容。

    “主子,来了!”黄锦笑呵呵的叫了一声,随后垫着脚尖向大门口跑去。

    大殿门外,吕芳和严嵩并排走来,两人身上都穿着鲜红的红袍,那是位极人臣的体现。大明朝官服,一至四品绯袍,五至七品青袍,八、九品绿袍。尤其是这一品大员的绯袍,艳的就像是鲜血染成的一般。

    大殿外的一众小太监见到吕芳,纷纷躬身施礼。司礼监作为宫中二十四监最高的衙门,吕芳就是所有太监的头头,宫内不管是大太监还是小太监,都称呼吕芳为老祖宗。就连只低了他一头的司礼监秉笔太监陈洪和黄锦也不例外。

    “老祖宗。”黄锦迎上前,小声的在吕芳耳边道:“主子心气儿不太好,一会议起事来,六部官员要是吵起来,老祖宗可得按着点儿。”

    吕芳轻微的点了点,示意自己知道了。

    这西苑的永寿宫分内外两殿,外殿的正中央有着一把龙椅,下面分列两排,各有桌椅。而内殿,就是嘉靖帝平时打坐练功、生活的地方。

    一众官员来到外殿,也不用到内殿去和嘉靖帝请安,司礼监的一众小太监来到外殿那一排桌子的右面,分职责入了坐,该研磨的研磨、该提笔的提笔。

    而六部的官员,则是到了左面的桌椅上坐下。严嵩和吕芳,分别坐在龙椅下面不远,左右两排最头前的位置,而黄锦这个时候又跑回了内殿侍候嘉靖帝去了。

    司礼监的太监、和六部官员都落了坐,纷纷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坐着。直到内殿想起清脆悦耳的铜磬声后,吕芳才当先说道:“好了、咱们这就开始吧,关于大同代王府奉国将军朱职浸,状告朝廷官员克扣、贪墨北边军饷一事,严阁老、这事您怎么说?”

    “查!”严嵩自从进了大殿就没闲着,撅着个屁股,颤颤巍巍的往铜炉中添着火。这活本应小太监来,可他非要自己弄。这会儿听吕芳把问题扔了过来,费力的站直身子,坚定的说道:“查出谁,决不轻饶。”

    坐在底下的严世蕃一听老爹这话,眼皮子顿时一跳,忍不住阴阳怪气的道:“如果查完,没有发现有人贪墨北边军饷,那朱职浸就是诽谤朝廷!”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