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七十三章 骚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七十三章 骚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杨休稍微挪动下身子,右边的胳膊本就冻的麻木,现在又被小郡主这么一压,只感觉冷风嗖嗖的往骨头缝里钻。

    小郡主提起大同,杨休也对这个大明朝北边重地感到好奇,问道:“你从小就生活在大同吗?”

    “恩……”说着说着,两女有开始萎靡下去。杨休想了解大同,这个时候也问不出个什么,见这么个说法也起不到作用,尤其是另一侧的彩莹,她根本就搭不上话,心下焦急,忽然想起了一个最能吸引女孩子的话题,虽然这个话题通常会让她们很害怕……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讲吧~让我靠一会就好。”小郡主依然靠在杨休肩膀上,那副慵懒的样子就像只吃饱了的小花猫一般。

    杨休也不去拽她们两个,嘴角带着坏坏的笑容,声音低沉的说道:“我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人肉叉烧包。”

    接下来,在杨休特意经过改良后的各种鬼故事下,两女终于不再只想着睡觉了,纷纷坐起身子,乌黑的大眼睛在黑暗的小洞中四处寻么,就像是稍微不注意,就会有一双带着鲜红鲜血的手,伸出来把她们抓走一般。

    不知不觉中,夜更加的深沉、寂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让整片大地仿佛回到了浑沌。

    ————————————————

    牛心山东北方向20里外,一众十几骑的快马飞驰而过,马上的人儿一个个丢盔卸甲、乱发飘飞,看上去好不狼狈。

    为首一个彪形大汉一边疯狂的用马鞭抽着马儿,一边紧张的对身旁一骑问道:“宴先生,这鞑子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都摸到大同府城周边了?娘的,差点被他们干掉。”

    宴卿神色阴沉,一双细小的眸子在黑夜中发出阴冷的寒芒,嘶哑着声音道:“管他哪来的,注意点后面鞑子的动向,我们只要把这鞑子引回牛心山,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元彪迎着冷风回过头,听着身后那越来越近的沉重马蹄声,心里担忧着。自己一行人,人困马乏、真的能逃回牛心山吗?后面追着的,可是上千骑的鞑子阿!

    从白天杨休引开牛心山下官兵,趁机逃下山后,元彪和宴卿就带着十多名弟兄往关外赶去。这牛心山地处大同府最北边,离最近的出关口仅有30多里路,宴卿原本的计划是到了边境引诱劫掠的鞑子,将鞑子引进大同深处,这样一来牛心山下那支骑兵,就会被大同府调走去剿灭鞑子。

    可是、众人这一路行去,还没等到了边境,就在半路上被一群鞑子偷袭。自从大同总督定下连守防线的策略后,鞑子很少能够突围进来,只能在边境一代转悠。这突如其来的鞑子,打的元彪和宴卿措手不及,没想到大同府的防线竟被鞑子钻了口子。

    慌乱中,一路丢盔卸甲的往回奔逃,只希望这伙鞑子可以跟在他们身后,回到牛心山。

    而这伙鞑子也是奇怪,众千人兵马,不去劫掠村镇,反而真的死死咬在元彪一行人的屁股后面。或许、是因为元彪等人身上的官兵盔甲,让他们误以为元彪一行是大同官兵了吧。

    ————————————————

    牛心山脚下,大同府游击将军临时营地。

    搜了一天的山,此时的官兵可都累的够呛,作为大同府内为数不多的骑兵,平时去哪不是骑着马?啥时候像这样漫山遍野的跑过阿,更何况是像这样跑了一天。

    不过、这一天搜下来也有些成果,尤其是最后二蛋子,可谓是立了一大功。要不是他在一处山坳里抓到了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娘皮,估计这会儿功夫,大家伙还在打着火把,满山跑呢。

    军营深处一块空地上,此时正燃着一堆很大的篝火,大多数的官兵这个时候都回军帐中休息了,只有十多个守夜的家伙无所事事,围坐在篝火旁胡吹着牛。

    “唉我说,二蛋子抓着那小娘皮可真叫个水灵,那小模样长的,跟天仙似得。”

    “你个土包子,你懂什么叫天仙。”

    “娘的,老子不懂,你懂个啥。老子玩女人的时候,你还在女人肚子里呢。”

    两名官兵吵的不可开交,一旁的其他人可就笑开了,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家伙用手中树枝挑了挑篝火,不屑的道:“你们知道个啥子,你们几个可知道那小娘皮是谁?”

    “恩?谁阿?”一听这话,十几个官兵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人,好奇的问道。

    “哼、那小娘皮就是朔州城白家的大小姐。”那官兵扬着头,一副自己很了不得的样子说道。

    “啥玩仍?她就是朔州白家的大小姐?”其他官兵一听,纷纷乱了起来。他们都是一些大头兵,没法和江怀的那些亲兵比,朔州城里发生的事也就只有江怀的亲兵清楚些,他们这些大头兵知道什么?连白月如的面都没见过,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有这么个事。

    “嘿嘿,这回让张衡抓住了白月如,看来江怀是白死了,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从地理爬出来找张衡算账?”那官兵继续卖弄着自己渊博的‘知识’。

    “哈哈、张衡还真是走了狗死运阿。”

    这帮个大头兵一辈子只能在战场上拼命,当着将军面不敢放肆,可在私底下却是张狂的狠,从来不把将军放在眼里。

    几人正在这唠着,守营门的一名弟兄跑了来,神色有些紧张的道:“哥几个,别唠了、有十几骑快马正往这边赶着呢。”

    “啥?”众官兵纷纷起身,跟着那守门官兵朝营门跑去,十几个人也敢来军营闹事,不是找死么。

    营门前、一众官兵严阵以待,手中的长矛握的死死的,看那架势,等来人到得近前,就会连人带马被他们刺个透心凉。

    “什么人,军营重地不得靠近!”

    待来人更近些,守门的小校举着钢刀怒斥道。

    “大胆,大同总兵在此,尔敢放肆!”

    小校哪知,自己一声断喝后,来人竟然更加嚣张,待听到对方说是大同总兵驾到,一众官兵顿时乱了起来。

    “唏律律~”十几匹健马依次停在营门前,大同总兵刘**风火火的下了马,对守门官兵喝道:“张衡现在何处?速带本将去见他。”

    那守门小校抬头一瞧,来人头戴虎头啸面盔,身穿亮银锁子甲,大红的披风被晚风一吹,咧咧作响。此人不是大同总兵刘汉,还能是谁?顿时吓的一哆嗦,手忙脚乱的收起钢刀带着献媚般的笑容道:“总兵大人驾到,小的有眼无珠,该死、真是该死。”

    刘汉此时心中焦急的很,从大同府出来打南边去,一路上追随张衡所部,绕了好大一圈才知道张衡带着人马绕了回来,竟然在牛心山下,急的连夜朝这奔波而来,哪有功夫听他一个小校的恭迎话?语气不善的道:“带本将去见张衡。”

    小校见刘汉面色不善,不敢在多说什么,忙躬身将刘汉请入军营,朝大帐走去。

    ————————————

    张衡大帐中,火盆烧的噼啪作响,出兵在外的条件简陋,就算是刘汉也不可能带着豪华的火炉出征,所以张衡的大帐中,也只是用铜盆来烧柴火取暖。

    六只火把挂在大帐的两旁,将大帐内照的灯火通明,在大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长桌,上面摆满了酒肉,虽说条件艰苦菜肴不是很精致,但也全是肉食。

    张衡大马金刀的跨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酒杯,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着对面的人儿,那双痴迷的眼神儿全在对面,就连放在嘴边的酒杯有酒水溢出来都没察觉。

    在张衡的对面,坐着的正是白月如!

    白天,大魁带着白月如和莲儿为了躲避官兵,疯狂的朝山上逃去,可两女哪有那么好的体力?跑了两柱香的功夫就再也跑不动了,被几名官兵围住,在厮杀期间,三人也不小心滑下一段雪坡,到了雪坡下面白月如和莲儿两人走散,最后被那个叫二蛋子的官兵发现,抓回了军营中。

    当初在朔州,这张衡虽然和白月如碰过面,可那时一直都是罗曼城和江怀缠着她,所以白月如根本不记得这个家伙。现在听说他是新任的游击将军,心下非常害怕,毕竟是杨休杀了江怀,她怕这个新任的游击将军会抓住杨休,替江怀报仇。

    “白小姐,朔州城一别,可知本将有多么想你阿。”张衡满脸陶醉着说道,此时他心里无比爽快,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江怀得不到的女人,马上就要是自己的了,这如何不让他兴奋。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实在不能同当初在江怀手下处处受气时相比。

    有一个词,估计用在此时的张衡身上会非常合适,那就是春风得意。

    白月如别过头去,不去理会他,张衡那副痴迷的神情,让她很不舒服。

    见白月如不理自己,张衡还以为她是被马贼掠去,心中还在害怕呢,于是大手一挥宽慰道:“白小姐你不用担心,到了本将军营里你就安全了,不用在怕那帮贼寇,本将这千余铁骑,弹指间就能踏平那帮贼寇。”

    张衡说着,满脸的得意之色,觉得这还不够体现自己的英勇,继续道:“本将还有两千铁骑没有赶到,等明日与那两千铁骑汇合,哼、本将三千铁骑,就算是蒙古小王子图门见了,也得绕着走。”

    他张衡说这话也不心虚,虽说蒙古小王子图门所部,日渐不如俺答部,可人家毕竟是成吉思汗的黄金部落后裔,是大草原的正统。就连林瑞生掌管着大同府全境兵马,都不敢说让小王子图门绕着走,他竟然好意思说得出口。

    可白月如哪知道这些,她也管不了这些,她听到的只是张衡还有两千铁骑,这一千铁骑就让晋北流寇如此狼狈,几乎赶上全军覆灭了,他……还有两千铁骑?这……

    白月如心下更加担忧杨休的状况了,现在情势如此不利,要如何挽回?

    “哼、张将军,你可真是威风啊!”

    就在这时,刘汉一撩大帐的门帘,跨步走了进来,见到大帐内的一番景致,尤其是桌案上的酒肉和坐在对面的白月如后,脸色沉的犹如千年古井一般。

    “总……总兵大人。”张衡本对这闯入帐中之人充满恼怒,可等他看清来人的样貌后,顿时吓的腿都软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跪拜起来。

    “呼愣~”一声,刘汉一抖身后那大红披风,绕过跪在地上的张衡,端坐在张衡之前的大椅上,脸色阴沉的道:“来人,将桌子撤了,把人带走。”

    “是!”

    门外亲兵立马冲了进来,噼里啪啦一阵忙乎,将桌上的酒肉全都塞进大木盆里,将桌子抬出去。至于刘汉口中所说的把人带下去,当然指的是白月如。

    没有得到刘汉的认可,张衡也不敢起来,就那么低着头跪着,偷眼看着自己那一桌子还没吃的菜肴被倒入木盆里,心下很是心疼。

    待亲兵们都退下去后,刘汉脸色才渐渐松弛了下来,不过声音依然很沉的问道:“张将军,那伙贼寇现在如何了?”

    刘汉心中一直很忐忑,这么一路下来,按照张衡的走法很可能是已经和流寇有过交手,小郡主可还在流寇手中,要是流寇被逼的走投无路做出些什么恶事,那可就完了。张衡不明白刘汉的这些思绪,见刘汉没有提他在军营中喝酒的事,顿时放下心来。

    军中大忌、不得饮酒,不得有女人。刚刚他和一个女人喝酒,这可是触犯了军法的,心里简直怕的要命。不过见刘汉没在这事上多做纠纷,而是说道流寇,忙邀功般的汇报道:“将军,末将自打出了大同府就查到了流寇的下落,接连两仗都将流寇击溃,现下流寇只余不到百人,躲在山里不敢出来。”

    张衡越说越是得意,尤其是说道两仗击溃流寇的事,简直是神采飞扬。他费凌东奔西走,用了多少计策?最后竟然被流寇连夺两城,活生生气死在山阴县衙之内。想他费凌还自诩文武双全,当世的名将呢。

    想到这,张衡心里简直美上了天,小小的游击将军都已经容不下他了,满脑子浮现总兵、总督、尚书……说起话来更是飘飘然,全然没有看见刘汉的表情越来越阴沉。

    “将军放心,明天一早末将就再次派人上山,必将这伙流寇一网打尽!”

    “砰!”

    刘汉一巴掌拍在座椅的扶手上,这一下含怒而出,力气相当的大。巨响声吓的张衡嘎然而止,嘴巴张的老大,看着刘汉满脸的怒火,一时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你……”刘汉指着张衡,半响气的说不出话来。自己说他什么?说他剿匪速度太快?耽误事了?按说他出城的任务就是剿匪,现在这事完成的相当好阿,应该得到表扬阿,可是……他可坏了自己的大事!

    “将军,您这是……”看着刘汉那满面怒火,指着自己半天也说不出半句话,张衡自觉自己剿匪有功,就算说错了什么刘汉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汉心中火气太大,舒缓了好半天才颤抖着问道:“追剿流寇时,你、你可有见到流寇中有年轻女子?”

    话一问出口,刘汉身子前倾、那双眼角明显下垂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衡,心里面充满了期待、还有一丝害怕。

    小郡主被贼寇掠去,代王已经是震怒,好不容易有了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小郡主真出了什么差错,自己这总兵估计就要让位了。

    “年轻女子?”张衡一愣,不知道这刘汉问这个做什么,不过此时刘汉面色不善,他可不敢多问,有些犹豫的说道:“刚……刚刚,将军让人带下去的女子,就是、就是从贼寇手中救出来的。”

    “哦?”刘汉神色微变,追着问道:“可还有其他女子?”

    张衡皱着眉头,他一路上就光想着白月如了,哪还顾得了其他女子?现在刘汉问起,他一时也拿不定。

    “好、好像,是有。”

    “什么叫好像,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刘汉急的站起身子,指着张衡呵斥道。

    “有!有有!”张衡吓的一激灵,他还真没见刘汉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时被吓的不轻。

    “将军、您先别急,末将搜了一天的山,下面官兵必然会遇到贼寇,末将这就召集人马,问一问他们有没有遇到将军要找的人。”

    “恩。”刘汉见张衡终于是出了个像样的主意,这才缓了些气儿坐回去,现在急也不管用,先看看这些官兵有没有见过小郡主吧。

    “来人!召集全营兵马到大帐前集合!”

    ——————————————

    今天第一章到、早上没更那章也在这里。这一个月来小壬虽然每日两更、这几天三更,但速度还是太慢,所以小壬决定今后将每章的字数都增加一些,争取多更新一些大章节。

    各位大大放心,小壬每日更新的字数只会比以前更多,不会少的!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