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五十八章 遭遇战(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五十八章 遭遇战(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十二支巨大的红蜡烛,将严府客厅照的异常明亮,红木大八仙桌上,各种山珍海味琳琅满目,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就说那乘着菜的盘子和酒具,都是景德镇所烧的上好贡瓷。

    在几位大人身旁,都站着一名美艳的侍女,端着酒壶立在身后,酒壶内装着上好的几十年陈酿。

    “那个黄锦,竟然将朱职浸的折子抄了一份呈给了皇上,这不是在背后捅我们的刀子吗?”严世蕃瞪大了他那,只有一只的眼睛,狠狠的咬着牙。

    “阁老、小阁老,我看他黄锦是想故意找我们的麻烦。前一阵就听说,黄锦那阉人和张居正走的挺近,这次代王府奉国将军朱职浸上折子,状告我等克扣军粮,贪污受贿,我们扣住折子没有往上报,他黄锦尽然暗抄了一份,真是气煞我也。”

    鄢懋卿脸色一片愤怒,神情激昂的状告道。

    “说不得,这里面还有代王和裕王的事。”欧阳必进意味深长的摇摇头,说道。

    “碰~”

    严世蕃猛的握起拳头,一下砸在面前的桌子上,厉声道:“不如欧阳兄策动都察院上书,参他们一个勾结藩王之最。嘿嘿、京城的裕王,勾结北边的代王,我看皇上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说参就能参的?”坐在首位上的严嵩,被严世蕃这一下子所惊动,缓缓睁开双眼说道。

    “怎么不能?勾结外藩,这可是要造反阿!”严世蕃咬牙切齿的道。

    “参裕王?你认为凭你的几本折子,就能够办得到?”严嵩慵懒的看了严世蕃一眼道。

    严世蕃脸色变的有些狰狞,仅剩的那一颗眼睛瞪的溜圆,狠声道:“搬不倒他,我也要让他长长教训,让他知道谁该惹、谁不该惹!再说,这天下以后也未必让他做去,我们可还有景王呢。”

    “住口!”严嵩听了这话,猛的大吼一声,可能是一时用力过猛,不住的咳嗽起来。一旁的下人连忙端来茶水、痰盂好一阵忙乎。

    严嵩这一嗓子叫的太响,满屋子的人都被他给吓傻了,一个个全都停住了口,不管是正在吃的,还是正要说的,都停了下来朝严嵩看去。

    “咳咳……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严嵩脸色憋的有些发红,推开一旁美婢送来的茶水。

    严世蕃依然没有松口,把头一撇道:“爹,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再不动的话只怕以后会追悔莫及阿!”

    “唉……东楼阿。”严嵩长出了口气,渐渐平复下来,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打小就聪明、爹也对你期望很高,可你怎么却有这般短的见识?权倾天下,呵呵、你真以为,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可以权倾天下?”

    严世蕃回过头,满脸不解的望着严嵩,不知道自己这老爹到底要说什么。

    “我们这做臣子的,咳咳、只能帮着皇上办点事,帮着皇上挡点风雨。你想要权倾天下,即使皇上宠着你、容你,可天下的百官能容得了你吗?爹掌管内阁二十年,看着风光、门生满天下,可这敌人、也满天下阿!”

    严嵩那苍老的面色,带着一丝凄凉。

    “爹、以前夏言、杨继盛、沈链、郑晓等人,这些敢于和我们做对的,哪个不是权势大于天,不还是败在了我们手下?现在一个还没有正名的王爷,我们就怕了?”严世蕃依然不服气,辩解道。

    严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严世蕃半响,最终还是失望的摇摇头,叹息道:“就算他们权倾朝野,他们也只是臣,而那个人、是主!”

    “好了,老夫不胜酒力,就不陪诸位了,东楼、你好生招待。”

    严嵩说罢,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一边早有下人迈上前来,搀扶着他而去,酒桌上的各位大员纷纷起身相送。

    “小阁老,我觉得阁老说的是,这储君之事全是皇上心里的打算,我们还是不要碰的好。”又坐下后,鄢懋卿当先说道。

    “那日后等他继了位,还会有我等的荣华富贵?”严世蕃脸色阴沉的反问道。

    席间众人听了这话,顿时一片默然无语。

    裕王、嘉靖帝的第三子,也就是后来的隆庆帝,可是在他继位之前,却没有享受过半天太子的名分。

    说起这事,就不得不提起一直埋藏在嘉靖帝心中的一条咒语——二龙不相见!

    早在嘉靖十二年,嘉靖帝便有了第一个皇子,朱载基。

    载基者,顾名思义,承载国家之基业也,由此就可以看出,嘉靖帝对这个儿子有多么喜欢。但可惜的是,这个皇长子不但没有承载起国家的基业,而且连自己都没载住,他在人世间只呆了仅仅两个月便夭折了。

    朱载基的夭折,让嘉靖帝陷入了深深的悲痛当中。也就是在这时,方士陶仲文向他提出了一个极具震撼性的理论,那就是二龙不相见!大概意思就是说,嘉靖帝是一条真龙,而太子则是一条潜龙,二龙如果相见,就必定要有一方受到伤害,皇长子夭折就是一个例子。

    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少,没有人知道,不过这世界真是奇妙。这么巧的事还真就发生了,嘉靖皇帝的第二个皇子,朱载壑、嘉靖十八年被立为太子,可随后不久就大病一场,直到嘉靖三十一年,终于挺不住,永远的沉睡过去。

    嘉靖帝本就痴迷于道教,成天打坐修道,经过这么一遭后,他对二龙不相见深信不疑,再也不肯立下太子了,虽然后来将紧比裕王小一个月的弟弟景王封到湖广德安府就藩,裕王却给留在京中,朝野人人心知嘉靖此举是承认了裕王的王储地位,可嘉靖帝自己却从来没把裕王立作为太子。

    王子、太子,虽一字之差,地位却是天壤之别。少了一个名分,朝中还真就有人不把他这个留在京中的王爷当储君看,这个人就是内阁首辅严嵩之子,严世蕃。

    嘉靖帝心中有着那二龙不相见的魔咒,对裕王是不冷不淡,甚至几年都不召见他一回。面上虽然冷淡,可心中却是害怕那条魔咒会再次灵验。

    可严世蕃不知道是哪根经出了问题,按理说这严氏父子权倾朝野,能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上自然是聪明异常之人。不过做老子的到还好,起码还力主过要嘉靖帝给裕王一个太子的名分,虽然嘉靖帝最后的沉默让这事不了了之。可儿子严世蕃就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人家皇帝和王爷见不见,是人家爷俩自己的事,你非要去凑什么热闹?可他偏偏非要去凑,而且不光凑,还做起了落井下石的勾当。

    作为王爷,裕王府的一切花销都要靠岁赐,可是裕王殿下,这个未来的皇帝竟然连着三年没有领到岁赐,原因就仅仅是因为没有严家父子的命令,宗人府不能发放。无奈之下,裕王只好在府中把所有值钱的物件搜罗到一起,变卖了银子拿去低声下气的求严世蕃。严世蕃当时非常高兴,欣然接受了这位未来皇帝的贿赂,不久后就让宗人府补发了裕王的岁赐。

    有了岁赐,裕王也的心下也就定了下来,裕王本是个没有太大野心的人,而且心眼也不是特别小。可是严世蕃却似乎对这场游戏并没有失去兴趣,在打倒了上书弹劾自己父子俩的杨继盛时,竟顺带着将祸水引向了裕王。

    好在裕王福大命大,骨头比百炼钢还硬的杨继盛将所有事情都抗在了自己肩上。

    不过从此之后,裕王和严家父子的梁子,算是结了下来。裕王虽然不是小心眼,但也不会隐忍严家父子一再的欺负。

    储君毕竟是储君,虽然表面没什么名分,但势力还是有的。仇恨从来都是让一个人变强的最好力量,严家的一再挑衅,燃起了裕王心中的野火。更何况,裕王还有着嘉靖帝安排的一批老师、一批了不得的老师——高拱、张居正、殷士儋、陈以勤。

    这几位哪个不是恨严家入骨的人?渐渐的、在几位老师的帮衬下,裕王的势力开始崛起,和严家、以及朝中清流,内阁次辅徐阶为首的官员们,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