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五十三章 莲儿转醒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五十三章 莲儿转醒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杨休心中一片阴沉,不用马狗子说,他也知道城外那伙和官兵激斗在一处的马贼,就是眼前这位管仲尼了。事前就嘱咐过马狗子,让他守住城门,可现在他竟然把这伙人给放了进来。多了他们,岂不是多了很多乱子?

    不说别的,单说纪律问题,自己手下的400多弟兄现在都对自己的命令严格服从,没有一人去欺负过城中百姓。现在又来了一伙马贼,杨休可不认为,他们会听自己的,安分守己的呆在城中。

    杨休心中思绪万千,不过既然马狗子已经将人带了进来,自己这个‘假’东道主也得尽点责任吧?

    “哪里哪里,管首领说笑了,要我说管首领才是真英雄,城外那一仗打的真是漂亮。”

    “哈哈哈!”管仲尼仰头大笑,看来被杨休这两句话拍的很是高兴。

    杨休看看外面的天色,心中依然担心着刚才的那个问题,既然怕他们胡作非为,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发制人?

    “管首领,不知众弟兄可都有安置?”

    “他们?娘的,老子又不是老妈子,吃喝拉撒的事都让他们自己解决,一进城就放了。”管仲尼大手一挥,丝毫不在意的道。

    杨休心下一沉,脸色瞬间阴郁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才只是粗略打量一下,管仲尼手下弟兄少说也有一千人左右,这么一帮土匪进了城,百姓还有好?

    不过此时自己能说什么?这管仲尼能不能听先不说,现在他的人做没做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就跟他说,让他约束弟兄,是否容易引起什么误会?

    杨休思虑半响,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对管仲尼拱拱手道:“既然众弟兄都有了安置,那管首领也早些休息吧。”

    “好,那管某就先告辞了!”管仲尼大手一拱,转身离开衙门。

    等管仲尼走后,杨休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凝声道:“马兄,我之前是如何嘱咐你的?”

    “阿?”马狗子一时没明白,愣头愣脑合计了半天,才若有所思的道:“杨兄是说……城门?”

    杨休脸色非常难看的点点头,说道:“马兄,你怎么能放他进来?他们与我们道不同,而且实力还要比我们强大,这样一来山阴县内不就有了两股势力?这对我们的行动非常不便。”

    马狗子被杨休说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才磕磕巴巴的道:“那个、杨兄、我……我没想这么多,只是一时见到老朋友、有点、有点高兴。”

    “唉~”

    杨休叹了口气,事情到了这一步,说马狗子也没用,只有想法办,尽量把事情的不利因素降到最低。

    “在城墙里憋了一天,也累坏了、早点休息吧。”杨休拍拍马狗子宽厚的肩膀,兄弟毕竟是兄弟,就算他做错事,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嘿嘿。”马狗子憨厚的笑了笑,有些愧疚道:“那个、杨兄,我马狗子是个粗人,什么都不懂,以后……我都听你的就是。”

    “说些什么,我们是兄弟,什么听不听的。”杨休笑着给了马狗子一拳,趁着转身掩饰眼角的湿润。

    “好了马兄,快去休息吧,我、也得去月如那看看,这么多天来回奔波,也没有去看她。”

    “恩好。”马狗子没有多想,点点头大步离开县衙大厅。

    杨休缓缓回过身,眼角带着泪水,就在刚刚他的拳头锤在马狗子胸口的那一刻,他想起了以前在部队的一个弟兄。

    那个弟兄,也因为做了一件错事,险些害了自己一个班。不过最后,那个弟兄用他自己的命,挽救了所有人。

    杨休深深吸了口气,这些天在不知不觉中,他和元彪、马狗子的关系越来越深,虽说三人没有结拜,也没有经常谈天论地,但这股子情义却是挥之不去的。

    自己孤零零来到这大明朝,没有亲人,没有家。而现在,元彪和马狗子就是他的亲人,晋北流寇就是他的家,所以他要为了亲人、为了家而努力奋斗,让晋北流寇壮大起来,在这乱世中有一处生存之地。

    想到家、想到亲人,杨休就不可能忘了白月如。这么多天了,白月如一直默默的跟在晋北流寇的队伍中,没有任何怨言,杨休忙着想办法躲避官兵,也几乎没与她交谈什么。

    一个从小生活在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能在这种餐风露宿中熬过来,那份毅力真的让人钦佩。

    “唉……自己欠她的越来越多了。”杨休长叹口气,心中满是愧疚。

    “这个时候她应该没有休息吧?去后院看看她吧。”

    杨休忽然想起些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嘴角泛起一丝温馨的笑容,迈步朝县衙后院走去。

    ——————————————

    县衙后院,杨休特意吩咐将以前范志誉的那间卧房留给白月如,此时的白月如正坐在卧房床榻边,面容憔悴的看着依然昏迷着的莲儿发呆。

    见到这一幕,杨休心下一酸,迈着轻微的脚步走进屋中。

    “莲儿还没有醒?”

    白月如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等反应过来这声音是来自杨休,就不再害怕了,依然坐在那里,连头也没回。

    “恩。”

    杨休走到白月如身旁,很明显此时白月如的心情不是很好,杨休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场面很尴尬。

    “对不起。”

    半响,杨休才从内心的挣扎中,说出这三个字。

    白月如回过头,眼中满是幽怨。

    “公子,为什么要和月如道歉?”

    看着白月如那苍白憔悴的面容,杨休心中顿时一酸,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月如时,顿时惊觉天人。那白嫩的肌肤,美丽的容颜,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无一不打动着他的心。

    可现在呢?经过几天的餐风露宿,她廋了、以前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此时也变的非常暗淡。

    “月如,我让你跟着受苦了。”

    白月如站起身,脸上露出一丝有些苦涩的笑容,柔声道:“公子,月如没有怪你,也没有怨你,这么多天,月如知道公子也很辛苦。月如既然决定和公子在一起,就会一直陪在公子身边。”

    “不!”杨休语气坚定的打断白月如的话,将双手放在她那消瘦的肩膀上,郑重的道:“这几天就算再辛苦,我也应该好好照顾你的,可是……可是我没有,你一直都没有怨言,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看着杨休那毫无掩饰的愧疚之情,白月如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靠在杨休的怀里低声哭泣了起来。

    抱着怀中的人儿,杨休心中在颤抖,在滴血。

    这一刻,杨休发誓要让白月如过上好生活,要比以前在白家时更好的生活。

    杨休扶起怀中的白月如,在她疑惑的眼神中,从怀里掏出一支发钗。

    “公子……”只是一眼,白月如就被杨休拿出的发钗所吸引住,看着这支异常美丽的钗子,白月如那暗淡的双眸,终于泛起一丝光亮。

    杨休笑着拿出发钗,柔声道:“这支发钗是我那天回朔州时买的,本想把她送给你,可是……我应该重新买一个发钗送给你的,不过实在是找不到比这支发钗更适合你的,所以……”

    白月如脸上还带着泪水,笑着从杨休手中接过发钗,喜悦道:“公子,这是你要送给月如的?”

    “恩,来、我给你带上。”杨休没想到,白月如收到发钗会这么高兴,拿回发钗轻柔的带在白月如的头上。

    他哪里知道,这么多天下来,白月如心中所受的委屈?此时收到他亲手送的发钗,白月如心中别提有多么高兴了。

    “月如,你真美。”看着带上发钗后的白月如,杨休再次被她的美丽所吸引,尤其是此时的白月如,虽然很憔悴,但看上去,却更加惹人怜爱。

    不由自主的,杨休的头渐渐朝白月如靠去,双眼直直的盯着她那鲜艳的红唇。

    白月如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看着杨休那迷离的目光,心中既甜蜜、又羞涩,本能的想躲,可心里还不想。但要是什么都不做,又觉得不合适,别提有多矛盾了。

    卧房内的火炉烧的滚烫,阵阵的暖气盘绕在两人的周围,杨休的脸上有些潮红,那是火炉熏的。

    白月如的脸庞也有些潮红,那是害羞的。

    渐渐的,两人的脸离的越来越近,彼此间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是那么的热、那么的粗重。

    “恩~~阿!小姐……”

    就在两人的双唇即将触碰在一起时,一声微弱的呻吟突然响起。

    两人犹如是触电般,快速的分开,同时朝床榻之上看去。

    ————————————

    今天第二章~(很无耻的、非常无耻的,求推荐收藏!)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