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二十章 怒杀游击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二十章 怒杀游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此时的杨休早已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就在刚刚、他还在为朔州城没有被鞑子攻破而庆幸,就在刚刚、他还在脑中无数次的幻想着和白月如相见的场景,就在刚刚、他还兴致勃勃的为白月如挑了那个钗子。

    一切本是那么的美好,可突然间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变的和原来都不一样了。

    杨休一路纵马狂奔,当来到白家时果然见到白家大门外站有两队官兵。这些官兵将白家的大门围的严严实实,手中都拿有明晃晃的兵刃,用满脸的煞气来警示来往的众人此路已封。

    “唏律律~~”

    杨休紧紧一拽马缰,矫健的马儿前蹄飞抬在嘶鸣声中停了下来,守卫在白家大门外的官兵纷纷将目光落在杨休的身上,眼中警惕之色大起。

    杨休心知想要硬闯白家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虽然心中万分焦急,但杨休还没有乱了分寸,此时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只能白白搭了自己这条命。

    为了不引起官兵们的怀疑,杨休忙装作一副后怕和气愤的样子,边死拽着马缰顺着白家围墙朝后院方向走,口中边咒骂着马儿。

    “你这死马,再不听话当心小爷宰了你!”

    守卫的官兵一见原来是在驯马的小童,警惕之心也就去了大半了,眼中还纷纷带有一丝揶揄、讥笑的神色。

    马、对于古代的军人来说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不光是军人,几乎每一位有血腥的男儿都会爱马如己,这就好比与现代的男人都喜欢自己的车一般,所以古代的男人在相互较量间都会有炫耀自己马术的时候。

    这个马术不单单只会骑马,而且也包括相马、驯马等等,这些个兵油子哪个不是爱马的主?都自认为自己作为一名官兵,驯马、骑马都要非常专业,所以见到一个被马儿耍了一通的小童后都纷纷觉得好笑,也都为自己感到自豪。

    成功骗取了守卫官兵的信任,见那些官兵只是看着自己嘲笑一番并没有跟上来查看,杨休暗中松了一口气。

    心中焦急如焚的杨休也顾不上跳、与钻的问题了,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快些进到白家,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杨休只能选择钻洞。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杨休顺着白家的院墙找到了那处位于白家后院墙角的小洞,杨休敢百分百肯定,这个洞一定是给人类最忠实的朋友用的……

    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扔下马匹杨休不再犹豫,顺着那墙角的洞钻了进去,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幅弱小身体的好处。

    ——————————————————

    白月如知道接下来要将要发生什么,她绝望了、一边摇头一边拼命的挪动着娇躯,可一张床能有多大?白月如再一次没有了退路。

    绝望的闭上眼眸,娇躯微微的颤抖着,两行清泪顺着她美丽的脸颊滑落。

    看着白月如梨花带雨的娇颜,江怀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一把搂住白月如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床边的地上,丫鬟莲儿满脸的鲜血,可她不想就这么放弃,她拼命的往前爬阿爬,她想能够爬到床前,去救自己的小姐。

    ——————————————————

    这就是杨休进到白月如闺房后所看到的场景,凌乱的客厅,碎了满地的花瓶。满脸鲜血、却依然在努力爬行的莲儿,以及床上那挣扎着不让江怀得逞的白月如。

    杨休无法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就犹如那浩瀚宇宙一般。而仇恨的种子,就犹如是那有着无尽吞噬力的黑洞,让他无法抵抗。

    屋内的三人竟然没有一人发觉到杨休的出现,杨休的双眼越来越红,脸上的神情狰狞的可怕,他缓慢的、从怀里掏出了那支刚买来要送给白月如的钗子,尖锐的钗尖散发出恐怖的寒光,让这件本来很漂亮的饰品,成为了致命的凶器!

    “啊!!!”

    杨休怒吼着,举着手中的钗子冲床上的江怀扑去,可怜的江怀根本没有发现身后的杨休,而且再他刚刚扑上床前已经脱去了盔甲,只穿着一层内衫,杨休扑到江怀的背上,疯狂的用钗子刺进他的后心。

    锋利的钗尖在杨休疯狂的挥舞下,一次次的毫无阻力的刺入江怀的后背,鲜血犹如涌泉一般四处飞溅。江怀的双手还保持着要撕开白月如衣衫的姿势,可他却再也动不了了。

    抬着僵硬的头颅,脸上满是惊讶、不可置信的神情,急速放大的瞳孔中还有着那一丝不甘…

    他想回过头,去看看身后置他于死地的人是谁,但却没有一丝力气。

    会是那个顽强的丫鬟吗?怎么会…她不可能再站得起来,可是…除了她还会有谁呢?

    在大同府威武半生,和鞑子交手无数次的大同府游击将军江怀,就抱着这样的怀疑死在了这小小的朔州城。

    在他背上的杨休仿佛没有发觉江怀已经死了一般,依然疯狂的用钗子猛刺他的后背,江怀那坚实宽厚的背脊此时已经被杨休刺的一片血肉模糊,犹如懒碎了的土豆泥,让人看上一眼都会呕吐不止。

    “公…公子…”

    白月如闭着双眼等待着厄运降临,她连想要咬舌自尽的准备都做好了,可等了半响却突然听到一声大喝,当她睁开眼后见到江怀那恐怖的神情心中吓得半死,一时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当她的目光越过江怀,见到江怀身后那疯狂挥舞着手臂的杨休后,她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虽然此时的杨休好恐怖、好疯狂,但她却好开心,因为她知道自己得救了,心中盼望了许久的人终于出现了。

    “呼哧、呼哧、呼哧……”

    杨休不知道自己究竟刺了多少下,当他再也刺不动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不住的喘着粗气。

    “公子!”

    白月如再也顾不得其他,竟然一把推开了江怀的尸体,满脸泪水的扑进杨休的怀抱。

    还处于迷茫状态的杨休顿时眉头一皱,脑中这才慢慢恢复了意识,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似一场模糊的梦般,让人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月…如?”杨休两手扶在白月如的双肩上,轻轻将她扶起,看着白月如那梨花带雨的脸颊心中百感交集。

    经历了这么多,终于又见到了她,也就是在这一刻,杨休才终于明白,自己真的再也离不开这大明朝了,因为这里有让他牵挂着的人儿。

    重重的将白月如抱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她会突然间离自己而去一般。

    地上的莲儿见到这一幕也终于放心了,紧紧抓着地面的双手缓慢的舒展开来,那重如城门般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住,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昏死了过去。

    杨休和白月如相拥而泣了好久,白月如突然推开杨休,一脸惊恐的喊道:“公子,你…你杀了游击将军!”

    杨休愕然,脸上带着哭笑不得的神情,半天才说道:“傻丫头,你才知道?”

    白月如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般,回头看着江怀那血肉模糊的后背满脸的惊恐,颤抖着抓紧杨休的手问道:“怎么办,怎么办…”

    杨休这几日已经记不得杀过几个人了,尤其是那天和孙百户拼杀时。前世作为特种兵,杨休就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为了让特种兵可以克服杀人的心理障碍,他们专门被派去给死刑犯人执行枪决。

    再加上近来杀了这么多的人,心中早已不那么在意了,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

    杨休表现的非常沉稳,可白月如依然是那么的惊慌,她想的和知道的要比杨休多一些,焦急的说道:“公子,你杀的可是游击将军。这…这是要被杀头的,要是让衙门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你知道游击将军是多大的官吗?这下糟了,这可怎么办。”

    经白月如这么一说,杨休也觉得好像有些麻烦了。在杀白之贵的时候他还没想这么多呢,自己杀了朝廷的人,而且还是两个,更严重的是好像这个游击将军官还不小。杀了朝廷的人,朝廷能善罢甘休吗?那自己…岂不是成了通缉犯?

    ————————————

    今天收到了签约通知、小壬现在异常兴奋,多谢各位大大这么多天的支持,小壬必将再接再厉!也希望各位大大可以在书评中多多发言,给小壬提些宝贵意见。(求推荐、收藏!)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