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九章 军营激战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贼第一卷 乱世被欺.迫不得以衔马为寇 第九章 军营激战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正如白把总所担心的,杨休的身体本就瘦弱,连续的劈砍下早已让他没了力气,但是杨休知道,自己只要一停,那就意味着自己要败了。所以他不能停,他用自己的意志坚持着挥舞手中砍刀,渐渐的两条臂膀开始失去知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依然在砍着,还是已经停下来了。

    “叮!~”

    一声脆响,一直败退的大汉看准杨休力竭,奋力一剑终于将杨休的砍刀荡开,杨休胸口顿时空门大开。大汉眸子里掠过一丝残忍的杀机,被一个小白脸一再羞辱,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去死吧!”大汉暗吼一声,愤然出剑直刺杨休的心口。

    杨休嘴角略微抽搐,看到大汉眼中的杀机就知道他要取自己的性命,既然如此就只有拼了!

    眼中闪过冷厉之色,在间不容发之计杨休膝盖略微下蹲,这…是最后的机会!

    “噗~”

    大汉的长剑没有任何迟疑的刺穿杨休的身体,深及没柄…大汉的脸上浮现狰狞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在杨休那苍白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更加狰狞的冷笑,那绝对是他生平所见最恐怖的笑容。

    大汉的这一剑洞穿了杨休的肩膀,并没有刺进胸口。大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

    猛然间大汉后背一阵发凉,眼中充满惊恐,愤然想要抽回刺进杨休体内的剑,可杨休的手已经搭上来了。

    那双白贊的好比女人的手,死死的攥住了剑刃,让他无法拔出,鲜血瞬间从指缝中流淌出来。

    杨休的神情依然是那么冷漠、镇定,仿佛被剑刺穿的、划破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唯有眼中那抹骇人的疯狂!

    大汉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惧,他从没遇到过如此疯狂的人。

    “喝!”

    杨休大喝一声,被荡开的砍刀终于收回,照着大汉的脑袋直劈而下,大汉心胆俱裂,整个人都被都吓傻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抹锋利的寒芒对自己当头劈下,脸色一片煞白。

    在这一刻,大汉仿佛觉得那不是一把刀,而是那重如千钧的泰山。就算不把自己劈死,也会压的自己窒息而亡。

    “住…”

    “嘿!”

    站在一旁的白把总见到这一幕,刚要开口阻止杨休,毕竟那大汉可是他的亲兵队长,可这住手的住字还没说出来,就见场中的杨休一声断喝,那势如破竹的一刀嘎然而止,锋利的刀刃距离大汉的额头仅有一毫的距离,一股冰凉的寒意传来,大汉的额头上裂开一小道鲜红的血口。

    杨休强忍着脑中那昏迷之感,依然将刀架在大汉的额头上,左手握紧剑刃将之从自己体内一寸寸的拔了出来,然后将长剑随意的弃于地上,鲜血像标枪一般从伤口内激射而出,溅在泥泞的雪地上,可杨休的身子却依然稳如山,屹然不动。

    “把饼捡起来!”

    冰冷的,仿佛可以压过寒冬般的声音满含着杀意。

    大汉默默的弯下腰,早在杨休劈出最后一刀时他就知道自己败了,本以为自己会被一刀劈死,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停手。

    此时在他的心中,只有敬佩。

    从大汉手中接过那块已经沾满泥土的大饼,杨休脸色平静的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不再理会啊大汉,用刀拄着地面,蹒跚的转过身一步步朝自己的帐篷走去。此时的杨休脑中一片空白,这一场恶斗让他耗尽了全部心力,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好好的睡上一觉。

    大汉面色一片凛然,凝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杨休。”杨休连头也没有回,说完再次迈步要继续前进。

    大汉忙大声喊道:“俺叫元彪,大家都叫俺彪子,你是条汉子俺敬佩你。”

    “是吗。”

    杨休淡淡一笑,那苍白的面容上说不出的神情,似高兴、似自豪、似…凄然。

    “哎杨休!你怎么了!”

    杨休终于支撑不住了,身子晃了晃朝地上倒去。杨休力竭刚刚没走出几步,离他最近的就是大汉元彪,见此情景元彪两步就夸到进前,一把将他扶住,炸雷般的喊声响彻军营。

    “郎中!郎中在哪,都给老子去叫郎中!”

    白把总见两人终于是和平收场,暗自松了把气。元彪是他的亲信,他不能不担心,要是换成其他人,他可不管那人的死活,可经过这事,杨休的勇猛也征服了他,同样让他担心不已。

    “去!把郎中叫来。”

    围观的众官兵刚才看激斗看的入迷,这才发现把总竟然也在这,纷纷忐忑的散去,几个亲信侍卫则忙着跑去找军中郎中。

    —————————————————

    “杨兄弟,感觉怎么样?”

    军帐的链子被人从外面挑了开,冷冽的北风卷着雪花呼啸着涌进帐中,吹得烧的红彤彤的火炉一阵忽明忽暗的闪烁。紧跟着从帐外进来五六个官兵,手中拎着酒肉等食物,为首之人正是白把总的亲兵队长,大汉元彪。

    见到几人杨休些微的坐起身子,将背部靠在床头上,说是床头、其实就是个木架子。

    自从和元彪打过那一架,晃眼间已经过去十来天了,虽然受了重伤一直躺在这修养,不过杨休的地位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元彪作为白把总的亲兵队长,在这营中还是有话语权的,赢得了元彪的敬佩好处当然少不了。和元彪比较亲近的官兵们有事没事都纷纷到杨休这来看望他,每次都少不了带些酒肉,以此来巴结元彪。

    其他官兵们开始只是抱着观望的姿态,毕竟元彪不是把总,万一要是贸然接近杨休被把总怪罪可是不好。

    不过观望来观望去,却并没见白把总怪罪众人,似乎是对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众人纷纷开始揣摩起把总的心思。

    大家一致认为,把总这是已经内定,要重用杨休了,只是他现在有伤,所以并没有表明心态,因此处于观望中的众人也纷纷前去巴结杨休元彪两人。

    实际上这些愚蠢的大头兵们怎能知道白把总的心思?说实在话,他确实挺欣赏杨休的勇猛,可是…自家大哥的话也不能不听阿?人是一定要杀的,不过这么好的人才,就让他享受两天吧,反正总是要死…

    那帮大头兵要是知道白把总这真正的心思,估计得自己跳酒缸里自杀不可。

    “杨兄弟,这两天感觉身子如何?”众人来到杨休床榻边,将酒肉放好。

    “诸位天天这好酒好肉伺候着,再不好可就完了。”

    此时杨休的脸色早已不负当初的苍白,这十几天大鱼大肉吃的比此生杨休从小到大加起来都多,体力也终于渐渐恢复一些了,杨休相信等伤好后,每天坚持锻炼,身子还是可以壮实起来的,到那时候再和元彪打架可就不用冒着风险拼命了。

    “哈哈,这点酒肉算得什么?要不是杨兄弟当时留手,俺彪子就没机会再吃酒吃肉了!”

    说着话元彪排开一坛子酒,拿起旁边的瓷碗倒上,面色没有丝毫输后的羞愧,只有对杨休的佩服之情。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杨休也对元彪这人有了了解,这家伙就是典型的北方大汉,为人粗狂讲义气,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想起那天自己玩了命才侥幸胜他,心里也挺惭愧的,忙摆手道:“元大哥,我都和你说多少回了,要不是你相让与我,小弟哪能侥幸胜出?”

    “哎哎,元大哥和杨大哥都是咱们营里的勇士,哥几个说是不是?”身后一名小官兵很是机灵,暗中拍了两人的马屁,还不忘忙着撕开一只鸡腿递给床上的杨休。

    接过鸡腿杨休不得不感叹阿,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哉、妙哉……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明贼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