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人柱力之间的爱情萌芽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带土很忙第一百九十七章 人柱力之间的爱情萌芽
(猫扑中文 www.mpzw.com)第二天的清晨,火影办公室之中。

猿飞日斩一大早被水门邀请来议事,老头就隐约猜测可能与雾隐村的事情有关。

然而日斩大爷听到水门关于昨天雾隐村使者照美冥提出的那个决斗邀请后,还是惊讶地差点把烟枪掉在地板上。

他看着对面这个自己一直信赖的徒孙,此刻他忽然开始质疑自己当初的选择了……

也是啊,自来也教出来的弟子,又能教导出宇智波带土那样的小鬼……

水门看似理智的外表下,恐怕也藏着一颗敢于冒险的心啊。

日斩看着跃跃欲试的水门,最终叹了口气,没有直接给他泼冷水,而是建议道:

“把给照美冥下幻术的那个宇智波家的孩子叫来吧。

我们需要知道,关于这个名叫别天神的幻术,究竟能维持多久。”

日斩的话似乎给了水门当头一棒,把他从木叶即将得到一个觉醒了双血继天才的惊喜之中打醒了。

是啊,万一有一天这种扭曲人审美观的幻术效果消失了……

我去,那简直是婚礼礼堂变灵堂好吧!

几分钟后,暗部代号为“乌鸦”的忍者宇智波止水来到了火影办公室,然后。

他就看到,三代目大人和四代目大人两个人死死盯着自己。

哦,准确地说,是盯着自己的眼睛,那表情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双眼挖出来研究一样……

日斩看着眼前这个青涩的少年,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他那位英年早逝的爷爷—宇智波镜。

眼前这个少年,跟当年的镜,真的很像啊……

宇智波止水作为一个刚刚被带土把画风带歪了的少年,本质上还是个传承了火之意志的好少年。

日斩笑着挥挥手,让止水来到他和水门的身前,然后开口问道:

“今天叫你来,是要问问你,关于你这一对万花筒写轮眼的情报啊。

我也是今天才听四代目说起,你已经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啊……

止水,你在这个年龄就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可是不输给带土的天才啊。”

止水听到三代目的夸奖,有些自豪。

对于这位退休的火影大人,止水并不陌生。

因为他的祖父,在生前曾经与三代目和两位顾问同为二代火影大人的学生。

还有,那个曾经统领根部的志村团藏。

说起止水开启万花筒的经历,其实也与那位已经故去一年多的团藏大爷有关。

——————止水的回忆杀——————————

在四代目与富岳族长达成共识后,止水作为第一个加入暗部,并且成为水门心腹的核心暗部成员,无疑是十分成功的。

在大半年之前的一天,暗部基地的总队长办公室中。

止水颇有几分意外地见到了坐没坐相翘着二郎腿的带土哥。

他丝毫不顾及自己在场,和他的老队友—止水的顶头上司卡卡西在不停斗着槽。

“我说,你这家伙一个人占用了这么大的办公室。

啧啧,暗部自从被你掌控之后,真是堕落了啊~”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哎呀,抱歉啊。

我可不归属你领导。”

“废话什么的就少说两句吧,人已经到了。

下面就说说正事吧。”

卡卡西终于将话题引到了止水的身上。

带土扭过头,看了止水一眼,笑着说道:

“帮我个忙,去甄别处理几个团藏的余党。”

……

几个小时后,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之中。

这里,原本属于曾经的根部。

确切地说,是大蛇丸离开木叶后,被根部接管的一处基地。

在根部的势力表面上被一举铲除后,卡卡西依然谨记着水门的命令,静静观察着暗部之中一些不属于三代目势力,却沉默寡言的忍者们。

经过了一年多的蛰伏,这群人,终于开始行动了。

他们在这个废弃的据点集会,似乎在策划着什么。

然后……就被LYB卡卡西和带土一锅端了。

带土随手抓起一个身穿着暗部制服,表情麻木的忍者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了。

他无奈地看着止水说道:

“我已经尝试使用月读来探知他们脑海中的情报,但是这些家伙似乎受过专门的训练。

你在幻术这方面的天赋应该比我高,你来尝试一下吧。”

止水疑惑地问道:

“山中家的秘术没尝试过吗?”

卡卡西从一旁的一个柜子之中,取出了一个玻璃瓶。

玻璃瓶之中,半透明的液体里悬浮着两颗眼球,瞳孔透出一股妖治的血红色。

“这群家伙的所作所为,似乎和你们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相关。

所以四代目大人考虑宇智波一族的感受,觉得这件事情最好让你和带土来处理。”

带土接过卡卡西的话,说道:

“志村团藏的事情,你也略有耳闻了吧。”

止水点点头,自从两年前,带土提醒他小心团藏后,他便小心翼翼地尽量规避着这位神秘的顾问。

然而,志村团藏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宇智波止水,你的祖父镜,曾经是与我并肩作战的同伴。

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宇智波。

他曾经无数次在战场上,利用他的那双写轮眼,帮助木叶取得胜利。

只可惜天不假年,这样优秀的忍者,最终还是早早牺牲在战场上。
俊男三千
那么,你愿意继承你祖父的荣誉,为了木叶付出自己的一切吗?”

如果说没有带土之前的提醒,那么傻乎乎的少年止水恐怕会被团藏大爷这曾经的一番话感动得不行,然后投入他的麾下……

然而,在带土和团藏之间,止水还是选择相信前者。

而且,团藏大人那只裸露在外的眼睛,看向自己时,那股贪婪……

精通幻术者,必定是能够读懂人心的人。

有了防备的止水读懂了那只眼睛透露出的贪婪,他想得到的,只是自己的写轮眼。

草草结束了回忆的止水,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双目之中的三勾玉飞速旋转着,注视着身前的根部余党。

对方原本毫无感情色彩的双眼在止水的一对写轮眼注视下,渐渐变得迷离了……

他原本准备带入坟墓的记忆片段,就这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止水的眼前。

“团藏大人,根据大蛇丸叛逃前,在与我们合作中留下的资料,我们对于写轮眼的研究已经有了突破。”

“讲”

“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虽然开启写轮眼是需要心灵受到巨大刺激。

但是不同的忍者,写轮眼的瞳术还是有着不同的精通方向。

比如这一颗属于您曾经队友宇智波镜的写轮眼。

他生前是精通幻术的忍者,而他的子嗣,也同样年纪轻轻就开启了写轮眼,虽然不如宇智波镜的实力,但也在幻术方面造诣非浅。

不过……很遗憾,他在上一次的忍界战争之中,同样早早战死了。”

“所以,根据你们的推测,宇智波一族写轮眼的瞳术精通,也是有遗传因素影响的吗?”

“是的,大人。根据您的要求,我们特意将研究重点放在了写轮眼的幻术方面,因此得出了这些结论。”

“……镜的血脉,现在应该并没有绝嗣吧?”

“您记得没错。他还有一个孙子,名叫宇智波止水。”

“这个孩子,必须被我们掌控!

手里剑和火遁这些,对于我们的意义并不大。

但是幻术……则不同了。

镜,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后裔,成为和你一样的人。”

……

“啊!!!”

被止水用幻术拷问着灵魂的根部余党忽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他的双眼仿佛要从眼眶之中凸出一般,血丝布满了他的眼白。

带土和卡卡西并不在意他的死活,而是看着止水。

宇智波止水,他的脸色在此时变得煞白,双眼之中的三勾玉在血色的双瞳之中飞速旋转着。

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祖父!我的父亲!

哪怕不被族人理解,也坚定地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村子!

得到的竟然就是这些吗?!

在族内我们被视为异类!

在你们的眼中,我们竟然也只是工具!

在带土和卡卡西的视角中,止水双眼中的三勾玉最终停止了旋转,然而……

刚刚的一对三勾玉,在此刻,已经变为了一对锐利的手里剑一般的图案。

他右眼之中的图案忽然再次微微转动了一下,轻轻开口道:

“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被称为木叶的忍者!

在志村团藏死后,依旧想要借着我的幻术,来颠覆四代目大人的统治吗?”

他对面的那个根部余党,此时脸上的肌肉已经狰狞地扭曲起来。

他的一双眼睛,已经丝毫看不到双瞳和焦距了。

眼白占据了他双眼的全部,他双手徒劳地抓着自己的头部,咧开嘴似乎想要喊些什么,却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呻吟声。

止水似乎恢复了平静,他的那张略显朴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想要研究宇智波一族的幻术?

就让你的灵魂,在我的幻术之中,化为尘埃吧。

别天神光芒!”

————————————————————

止水指着自己的双眼,对两位火影解释道:

“我的瞳术,是可以改变人心智的别天神。

可以将敌人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拉入我的意识空间之中。

在那里,我可以对其进行精神层面的攻击,也可以通过催眠洗脑改变敌人的意志。”

水门接过他的话问道:

“这种改变,是永久的吗?”

止水看着不远处的四代目,摇摇头说道:

“并不是。

这要看对方的意志力是否坚定了。”

听到止水的回答,水门和日斩点点头。

日斩走到止水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看到你,我就想起了你的祖父镜啊……

我们一起在初代大人和二代大人门下学习的日子……

一起在战场上的日子,就仿佛还在眼前一样。

孩子,我……”

日斩的神情变得犹豫和自责,叹了口气说道:

“我亏欠镜很多。”

止水看着眼前的这位已经退休的老人,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什么。

在自己开眼后,带土哥对自己说的话,他还记得。

“人总要给自己保留一张底牌的。

止水,你左眼的别天神,能够永久改变人意志的情报……

不要向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反转鬼校
这是一股怎样的力量,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吧。

在关键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利用这股力量去保护村子,保护家族。

但是记住,这是属于你宇智波止水自己的选择。

不要再做一柄刀了,要做持刀的人。”

从火影楼走出的止水,仰头看了看木叶晴朗的天空。

一只黑色的乌鸦似乎已经等待了他许久,扇动着翅膀落在他的手臂上。

止水将一个小纸条绑在乌鸦的腿上,微笑着说道:

“去吧,把这个情报送给守夜人。”

乌鸦微微抖动着身上的羽毛,然后振翅高飞,渐渐消失在木叶的天空之上。

————————镜头切换——————————

十几个小时后,夜色中的鸟之国国都。

虽然此时正值严冬,但是神鸟祭的临近,让国都的街道上布满了商贩和游客。

一个卖鸟之国本地手工制品的小摊前,留着米黄色长发的女青年由木人正拿着几条手链在挑选着。

二位由木人,她的家族是云隐村之中难得一见的书香门第。

说是书香门第,其实也就是族内的忍者们大多从事情报分析这一类的工作。

但是在兄贵遍地走的云隐村,二位一族也是难得一见的文化人了。

由木人虽然从两岁起,就成为了村子之中二尾又旅的人柱力,但家族也没有因此视她为怪物,还是尽心尽力地培养着她。

所以此时的云隐村女忍者由木人,算是个品味高雅的文艺女青年了。

她似乎颇为欣赏这些虽然价格并不昂贵,但充满灵秀之气的小物件。

但是虽然她本身是一个狮子座的女孩,但性格却颇有几分处女座的感觉。

强迫症,选择癌……

她坚定地想从手中的两个手串之中挑选出最好的一个,于是,她将目光转向身旁的这位……

此时的奇拉比,同样在这个摊位上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饰品。

但是他的审美,哎……

跟同为云忍村人柱力的由木人比起来,如果说由木人是人柱力之中的一股清流的话,奇拉比就是人柱力之中的那股泥石流……

“老板,你这里的项链和手串为什么没有金色的!

混蛋!笨蛋!”

年纪轻轻的小老板尴尬地笑着,十分不情愿却不得不回答眼前这位怎么看都像是社会人的墨镜大佬:

“小本生意,实在抱歉了这位先生。

我买不起金粉啊……”

“呦!呦!给你看看本大爷的宝贝,来自雷之国的豪华奢侈品!”

奇拉比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大金链子,十分骚气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

他忽然又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指了指自己被由木人捆住的双手手腕上的特制刑具。

“呦!呦!这是我的女伴送给我的手镯!

同样是金灿灿的颜色!

这就是爱的象征!Baby……”

他的胡言乱语还没说完,就再次遭到了由木人的肘击制裁……

由木人将手中的两个手串放在一副“大爷胃疼”样子的奇拉比眼前,命令般地询问道:

“这两条,你觉得哪个好看一些?”

奇拉比指着其中一个带着招财猫形状链珠的手串说:

“这个不是很配你吗?”

选择癌患者由木人脸上再次纠结起来。

她之所以询问奇拉比这货,就是为了排除一个错误答案的……

然而对方竟然罕见地和自己意见相同……

此时年轻的小老板忽然十分眼瞎地开口奉承道:

“你男朋友的眼光意外地不错呢。

这个招财猫是象征着财富和好运的,而且……”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由木人的脸上丝毫没有露出一丝害羞的表情,充满杀意的话语从她的牙缝间挤了出来。

她果断将带着招财猫的手串放回摊位上,指着手中留下的那一条问道:

“这条多少钱?”

“……诚惠5000两。”

“那一条呢?”

奇拉比忽然问道。

“也是5000两。”

由木人结了账,拉着手中绑着奇拉比双手的绳子径自走了。

小老板还在暗骂自己不会说话,少赚了一笔的时候。

忽然一条章鱼触手般的东西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原本放在摊位上的那条招财猫手链就这样消失了,而原本手链的位置上,放着几张钞票……

这似乎只是这样一个祥和的夜晚之中,街景之中的一角而已。

然而,不远处的一处建筑房檐上,一个身穿着黑袍,脸上带着白色三勾玉面具的人,却兴致勃勃地将这一切都收于眼底。

一只乌鸦忽然挥动着翅膀降落在他的手臂上。

“哦?好久不见啊小黑。

咦!你离我远一点啊!止水那家伙果然听了我的话,喂给你腐肉吃了对吧!”

带土嫌弃地将纸条从乌鸦的腿上拿下,然后就卸磨杀驴地赶走了可怜的黑酱。

“哑!哑!”

乌鸦似乎对于眼前的这个二货也十分嫌弃,煽动着翅膀飞远了。

带土看着手中的纸条,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精彩的神色。

“……还有意外惊喜啊?!

矢仓,呵呵……

你村子中的女忍者哭着喊着要嫁到木叶。

还是要嫁给迈特戴的儿子,我真是要心疼你一秒钟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带土很忙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带土很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带土很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带土很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