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纯阴之体众道拜山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唯一的神奇宝贝大师正文 第105章 纯阴之体众道拜山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很快张亮想到了穆蕾,能让郭家这么执着这件事的理由,除了所谓的面子尊严之外,也只可能是这件事核心人物穆蕾。

    一个普通人,一个女人,怎么会引起郭家这么大的注意力呢?

    身在道家的张亮不自觉想到了命理,在修真的世界里,有一些女人,即使是普通人,对修炼也非常有帮助,如纯阴之体的女人,从养就的纯阴之气在没有破身之前至纯至阴,对修士有着莫大帮助,是任何修士都求知若渴的东西。

    这种体质的人千载难破,须得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还要是在极阴之地出生的女人方能有机会成就。

    要知道不同的年份,纯阴时辰变幻不一,时间持续长短也各不相同,有的仅仅一瞬,最长不超过一分钟,变化难以估算,它千载难破一点不为过。

    要符合以上这点条件已经是极为苛刻,加上要在极寒至阴之地出生,而且还必须是女体,阴上加阴闹不好还没出生就已经夭折,以此可以想象纯阴之体的珍贵。

    莫不是穆蕾就是这样的体质?

    张亮突然起了很大的兴致想知道,直接出手收拾掉郭浩龙等人,将之赶出了苗寨,之后就匆匆赶回穆蕾家中。

    吕智见张亮回来就问:“怎么样?”

    张亮扬声道:“没事,都是些跳梁丑,请各位乡亲不要担心,过后我会亲自去郭家,好好和他们这件事。”

    苗家众人这才宽心不少,再次热闹起来。

    以张亮的修为当然不可能从外表看出一个人的体质,又觉得这件事实在不应该瞒着吕智,于是寻了个借口将吕智和皇甫亢龙唤到了房间里。

    张亮道:“我们之前可能想错了,郭家不是想用这件事来试探国家对他们的态度,而是真的不想放弃嫂子。”

    吕智问:“这话怎么?”

    张亮将刚才郭家来人的情况简单了下,道:“吕师兄,如果是想试探,应该不至于这般示弱才是,最有可能是他们不想和我们起冲突,但又不愿放弃嫂子,所以才做了这样拖时间的事,至于为什么这么看重嫂子……我想应该和嫂子的体质有关。”

    “你是穆居士是特殊体质?”皇甫亢龙眼睛里一道精芒闪过,看着吕智道,“道友,可有穆居士的生辰八字?”

    具体的生辰吕智并不知道,想了想直接出外将穆蕾叫了进来,将此事直言告知。

    此番做法让皇甫亢龙和张亮颇为不解,之前什么事吕智都避着穆蕾,怎么现在又这样了?

    其实不过是吕智想通了而已,穆蕾不是孩,相反是一个非常理性非常独立的现代女性,承受能力不差,而且不论是从自己的角度还是从穆蕾的角度,这件事都不应该瞒着穆蕾,就算是自以为为了她好也不能。

    果然,穆蕾听了吕智的讲述,只微微吃了一惊,就爽快地将生辰八字了出来——其实是不是纯阴之体,皇甫亢龙把下脉,用元气在穆蕾体内转一圈自然能探查到体内有没有纯阴之气,但是借皇甫亢龙几个胆他也不敢,唐突了佳人不,得罪了吕智那就罪过了。

    皇甫亢龙一番推算,顿时兴奋不已:“果然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这种时辰出生之人无不是受道眷顾之人,敢问穆居士出生于何处?”

    穆蕾回忆:“听阿爹过,那年阿妈即将临盆时郭家正好有位女长老大寿,宴请百里内的老人孩女人,还下令不来就是不给郭家面子,阿妈无奈去了一趟,也是那时候动了胎气生的我,当时还是郭家的人帮忙接生的。”

    吕智三人面露惊容,相顾而视,他们都想到了一个荒谬的想法,那就是郭家在制造纯阴之体!

    吕智震惊完再也忍不住,道:“蕾,我要查看你的身体……”

    穆蕾一听吕智这话,脸儿顿时红透,直接伸手给了吕智一个“十字追魂夹”,张亮和皇甫亢龙也是嘴里含笑,眉头乱跳,投予吕智只有男人看得懂的眼神。

    吕智很快意识到错了话,赶忙解释:“不是,我是要用真气查看一下你的体内,看你体内是不是有纯阴之气。”

    穆蕾敏感地抓住吕智的某个词语:“你……用真气?”

    吕智大方承认道:“对,机缘巧合就修出了内息,之后……”

    原以为穆蕾会惊讶个几分几秒,没成想穆蕾却露出了然神色道:“难怪了,这次见你总觉得你有些陌生,不一样,原来是修炼了的原因啊!其实这些你都可以跟我的,我们苗家有流传下一些独特的修炼方法,我从就经常被村里的一些老人硬拉着去听一些东西,只是我觉得那些虫子太恶心,没去练而已。”

    皇甫亢龙道:“可惜了,就算不是纯阴之体,纯阴之时出生的人资不凡,若是从修炼,现在绝对是一方高手。”

    穆蕾洒然一笑,拉着吕智的手道:“如果我真修炼了,不是不能遇到这个冤家了,那样才可惜了。”

    “蕾……”

    吕智握着穆蕾的手放到嘴上亲了下,郑重道,“放心,穆蕾,我这一生绝不负你。”

    两人这番狗粮撒的,直接让张亮打了个寒颤,出言打断道:“好了好了,鸡皮疙瘩起来了都,快看看嫂子是不是纯阴之体,也好做安排。”

    皇甫亢龙接着道:“但要心,纯阴之气纯净无比,不能用任何加了五行的元气去触碰,一旦触碰,纯阴之气沾染五行,瞬间转化,一分可化十分,甚至百分,反补己身,不能及时疏导只会深受其害。”

    吕智听了有些吃惊,暗道刚才幸好没有鲁莽行事,不然就不好收拾了,于是问道:“那以精神力内视有没有影响?”

    “这倒没有。”

    得到皇甫亢龙肯定的答案,吕智也算放下心,波导之力发出,温柔地进入穆蕾体内,这一刻穆蕾明显感觉到体内有某种东西在游动,让她非常不习惯。

    波导之力分出无数道,几乎遍布穆蕾每一根血管,所谓炼精化气,如果穆蕾真是纯阴之体,要养出纯阴之气也必然是由精血养成,为了不伤到穆蕾的身体,吕智非常心地顺着血液流动,流遍穆蕾整个身体。

    最后波导之力来到了下丹田处,那是丹田之下,女子神秘之地上一点,也就是子宫所在之处,吕智终于发现了一团奇怪的气体,此气以子宫为基础,在子宫内反复流转净化提纯,本来最后是要从下体流走的,但却又被某种无形的东西遮挡,流回了子宫,反复反复,越积越多,明明感觉冰冷得要冻住一切,但却又对穆蕾的身体丝毫无犯。

    吕智结束探查,对着皇甫亢龙和张亮珍而重之点头,两人顿时眼前一亮,显得非常高兴。

    皇甫亢龙兴奋道:“好好好,根据我龙虎山古籍记载,纯阴之气具有提纯真元之功,可长人数甲子,甚至数年功力,以道友修为,定当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离那长生之道更进一步了。”

    吕智却不以为然,如今已是升龙之境,修的是心境圆满,就是再多的功力也不过再加强点肉身强度,用处不大,不过吕智还是详细请教了纯阴之气的处理办法,毕竟这事关穆蕾,不得不慎重。

    “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较为常见,即是调和龙虎,阴阳双修,此法最为稳妥,功成之后两人都能修为大涨,又能享受鱼米之乐,何乐而不为?”皇甫亢龙毫不避嫌,直接出,未了还调笑了句,可见其心情当真不错。

    穆蕾羞红着脸,掐了吕智一下,又踩了吕智一下,逃也似的出了屋子,一掐一踩之间尽显女子本色。

    “哈哈……”皇甫亢龙喜形于色,哈哈大笑出来。

    为了给后辈争取时间,龙虎山,乃至所有门派都付出了很多,为的就是能够希望能出一个实力超然的大能,如今吕智纵奇才,年纪就已经修至升龙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成就大神通者,如今又得纯阴之体为道侣,得道元神的几率大大加强,如此好事皇甫亢龙焉能不喜?

    吕智也在笑,不过却是看着穆蕾的背影,笑得无比深情,以及宠溺。

    之后吕智又从皇甫亢龙那里了解到另外一种处理纯阴之气的方法,却是纯阴之体自行修炼,将纯阴之气炼化,不过此法所需要的功法非常特殊,而且需要在极阴之地修炼,并完全炼化之后方能离开,对修者的心境也有很大影响。

    好吧,本来吕智想将这些纯阴之气全部留给穆蕾的,听到居然会对穆蕾有不好的影响,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等到吕智也出去之后,一直不话的张亮传音问皇甫亢龙:“前辈,我派古籍上记载纯阴之气至纯至阴,好像没有对修者心境造成影响的先例,你怎么……”

    “刚才你没看到吗?吕道友居然要将纯阴之气全部留给穆居士,这简直是暴殄物!虽然以纯阴之体修纯阴之气,穆居士也定能修为大涨,但是想要达到一定高位,还需多年时间,但是吕道友就不同,有纯阴之气调和体内五行,他修成飞龙的机会大增,我自然要帮他取舍一番。”

    “……希望他日后不会怪你吧!”张亮能什么,他只能这样。

    知道了自己身体的不一样,未免夜长梦多,吕智出来不久,她就当着长辈和乡亲的面,亲手包了许多糯米饭给吕智。

    为了追穆蕾,吕智可是对苗家的习俗有过研究的,知道苗家女会送糯米饭给自己喜欢的男生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数量越多,表示爱情越深挚。

    吕智别提有多高兴了,一把抓住糯米饭和穆蕾的手,深情道:“我发誓,此生此世只爱穆蕾一人,若违此誓打五雷轰!”

    “你什么呢!”穆蕾锤了一下吕智的胸口,锤得软弱又无力,“只要你对我好,我就知足了。”

    “智,你终于得偿所愿了,恭喜恭喜,哈哈……”陈喜第一个上来祝贺。

    “经理,不,以后我要叫你大婶了,大叔你一定要对大婶好点,不然我不饶你。”玥也不甘寂寞,抱着穆蕾的手臂如百灵鸟般欢快,其他人也都表达了自己的祝贺。

    夜渐渐深沉,穆蕾和吕智却一点睡意也无,一起走在寂寥的夜下,周围只有虫鸣和微风,别提多畅快。

    突然,走在吕智前头的穆蕾道:“智,谢谢你来找我,只是郭家……”

    “郭家不是问题。”吕智打断穆蕾的话道,“相信我,我会解决的。”

    “……”穆蕾沉默了会,转过身看着吕智道,“智,你变了很多,变得自信,也变得强势了,这样虽然好,但是我更喜欢以前的你多一点。以前的你虽然没有经济能力,但是你对我的好我能确确实实感受到,我也很喜欢和那时的你一起聊聊喝喝茶,那时候其实真想和你一起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的,可是你就是不相信自己,磨磨蹭蹭的,我一个女生也不好主动去找你……其实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我要求不多,就想和以前一样简简单单就好,所以别为了我做什么傻事,好吗?”

    吕智拉住穆蕾的手柔声道:“放心,我会量力而为的,以前我是一个人,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是有老婆的人了,我会心再心的!”

    穆蕾啐道:“贫嘴,谁是你老婆,还没结婚呢!”

    “迟早的事,对了,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我想让咱爸咱妈还有山去我老家娘娘庙村住几,你想去也可以,不想的话就先和玥住几。”

    “你是担心郭家会做什么吗?”

    “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给你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呵呵,你也太高看郭家了,现在整个世界都盯着娘娘庙村,他们不会也不敢在这个时间去娘娘庙村找麻烦。”

    穆蕾很好奇吕智为什么会这样,但她并没有多问,很快答应吕智,不过也要回去征求家人的意见。

    次日吕智就让赵飞燕提前安排好专机,和穆蕾一起去找穆蕾父母沟通,原本穆蕾父母是不想离开的,但是在穆家姐弟的苦劝下,又有吕智在一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以见亲家为由,同意了去娘娘庙村住。

    吕智安排了陈喜、张亮等人和喵喵随行保护。

    吕智和皇甫亢龙并未离开,而是一起留在了苗寨,当下午苗寨中又来了几个人,却是当日在云缅边界吕智救下的刘真如、高木子等人。

    郭家之事不得不解决,吕智觉得单凭皇甫亢龙一人可能难以震住郭家,于是就通过皇甫亢龙把刘真如等人请了来,打算一起前往郭家拜山!

    当然,明为拜山,实际是想给郭家一个教训,让他们认清自己的实力,知难而退,只是当来到郭家的山头时,郭家竟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惹得众人心情大坏。

    “哼,好大的面子,以皇甫师弟龙虎山传功长老的身份,就是国礼相待也不为过,郭家居然这般无礼,其罪当诛。”泰山散修高木子明显是动了真怒,开口就是诛心之语。

    皇甫亢龙忙谦虚道:“哎,高师兄言重了,贫道孑然一身,礼不礼的又有何干系?不过这郭家这般作为倒是反常。”

    “不错,我等来此并未隐匿身形,郭家应该早就知道了才是,却不做安排而落人话柄,确实有些奇怪。”太一教刘真如仔细查看着四周,应声道。

    吕智这时露出了沉重表情,道:“刚才我看过整座山,竟发现没有一个人在山上。”

    “怎么可能!”皇甫亢龙奇道,“郭家这么多人,如果全部离开,我们肯定会收到消息,他们如何做得到无声无息离开?”

    “或许……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藏了起来也不定。”刘真如有些迟疑,着时还心看着吕智。

    吕智对其笑了笑,道:“有可能,山中有三处地方我感应不到,一处在后山,两处在半山腰某住所,这么多人最可能是去了后山。”

    皇甫亢龙当即道:“那就三处都去看看,我等刚好有六人,我和吕道友去后山,高师兄、青玄师弟去一处,张师弟和刘师兄去一处。”

    高木子道:“好,以半个时辰为限,无论如何都到此处汇合,到时再做讨论。”

    吕智点头不语,将那三处隐秘处所在用波导之力传于众人,接着道:“如此,我和皇甫道友就先走一步了。”

    吕智完,波导之力放出,托起皇甫亢龙,凌空飞起,不多时已经去了半山之上。

    剩下四人无不惊奇,高木子出声赞道:“吕道友果然是纵奇才,年纪轻轻就有了这等修为,国家幸甚,华夏幸甚。”

    “高师兄所言极是。”刘真如点头附和,“我等当效仿皇甫师弟确保吕道友顺利成长,尽快查清另外两处,好去与吕道友会合,以策周全。”

    “是极,走!”

    在高木子的一声呼和下,四人展开身形,如鹏鸟飞纵,齐齐往山上窜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唯一的神奇宝贝大师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唯一的神奇宝贝大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唯一的神奇宝贝大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唯一的神奇宝贝大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