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首版,炎黄籍!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兽惊了 第213章 首版,炎黄籍!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腊月二十八,正是长安城最寒冷的冬季,今年的雪来得有点迟,但终究还是下了。    “呼呼!”    在簌簌的北风里面,雨夹雪如狼蜂般在空中乱窜。    左尔韦伯跳进了象蛮的胸前口袋,他探出了头,声音嘶哑缓缓沉声,“黑鸟伯德,你可知道你现在的举动是公然以ab为敌!”    “别叽叽呱呱了,赶紧把你的怂头缩进去,小心被雪给砸死了!”黑鸟伯德自顾擦拭着黑色的枪,懒得看左尔韦伯一眼,他顿而把话补上,“我是黑市太保,做的是我份内的事,怎么叫公然以ab为敌?”    枪擦拭完了,黑枪在黑鸟伯德手中玩弄地转了几圈,最后的枪口停住,对准了象蛮的左胸。    左尔韦伯的脑袋明显地抖了一下,但稍息就又端起了ab外交部言蛮的腔调,“我躺过ak4的摩托火轮,我进过克里斯托佛大帝的诅咒血圈,你以为见过大场面的我会怕你的鸟枪?!!”    “那倒是!”黑鸟伯德道。    “砰!”    一记枪响。    “啊!”    一声尖叫,左尔韦伯闭上眼,吓得又叫又跳。    他颤颤地睁开眼,双手胡乱地摸索着全身,想找到是哪里穿了个窟窿,最后找到了,是胸口,那里的金色徽章冒烟了,真的穿了个窟窿。    “王八蛋!!”左尔韦伯将金牌塞进口袋,立马朝黑鸟伯德瞪眼大骂,“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以为你的枪能吓到我!”    “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墙头草,在ab混的时候,是谁给你开那么高的身价,给你那么多的修炼资源?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白眼狼!”    “我不觉得你刚才的中指是中立的联盟公职人员应该有的姿态,你这样的态度就是公然以ab为敌,你这样带着非中立的立场倾向,就是联盟公职人员的大忌!我担保凶祭结束,你头上的这顶乌纱帽定然会被联盟摘掉,而你的蛮头也将出现在ab的刑犯案头!”    “是吗?”黑鸟伯德特意将头上的乌纱帽压得更紧一些,“这样帽子就不容易掉了吧!”    “呵呵,人蛮当死,长安线失效,ab凶祭大典要拿五万人蛮祭旗,你觉得现在的情境适合搞笑?”左尔韦伯更甚气而笑,“说得好听点,你现在是吃上联盟饭碗的公务员,但混了一个长安太保的差事谁不知道你其实就是一只主管看门的狗!”    “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价肯定比不上ab给你的,连万分之一都不到!黑市太保的身价一向都很低,所以你得在那么渣的人蛮面前吠上两声,鼓捣着人蛮给你身价补贴是吗?”    左尔韦伯的嘴就像一台轰炸机,他的话通过喇叭传出混着象蛮口袋外面的风雪,更显得格外的刻薄冷峭,“你以为你是长安太保?不,你就是被ab扫地出门的长安黑狗!人蛮就要死光了,你现在是吠给谁看呢?”    “我再提醒你一次,公然挑衅比蒙战蛮,你的公务员帽子马上就得摘下,而且,我保证你会是黑市太保史上最快丢了门的看门狗!”    “是!我是曾经在ab待过,我曾经身价也足够高,对了,去年刚年被评为‘ab武警十大风云蛮物’,那牌子就跟你胸口上挂着的牌子一样金色的,有什么用呢,还不是照样被ab一脚给踹了,一点面子也不给啊!因为没用了,所以我活该被ab甩”黑鸟伯德惆怅地吐了一口气,顿而正经起来,“但男人被甩过才会变强,没有度量把这个当笑话说的人是无能的,说我是墙头草也好,说我是看门狗也罢我才不在乎这些虚名”    黑鸟伯德再次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其实黑市太保不全是狗蛮,你硬帮我安了一个看门狗的头衔,说实话我是有点在意的”    一番正经言辞之后,便是此刻,黑鸟伯德突然扯嗓吼声,神情激动得连黑枪都在颤抖,“我特么是鸟蛮!羽毛是黑色的!叫老子看门黑鸟行吗!!?”    左尔韦伯显然被这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那片飘着他头上可以当帽子的雪花立马被抖落了下来。    “看门黑鸟??”左尔韦伯嘴唇僵硬地抽动了两下,稻米一般大的眼睛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盯着黑鸟伯德。    黑鸟伯德吹散枪口未尽的烟气,再次竖起那根满带黑毛的中指,“这根中指是有蛮特意交代我的,说一定要竖给比蒙看,而且逢比蒙就得竖,可惜蛮间哪有机会碰上比蒙呢,我最有机会接触到的就是比蒙阿西巴将军了,可惜我还来不及竖,他就挂掉了,真是世事难料呢,那么现在,我就朝你们的旗吧,毕竟ab的旗帜那上面的比蒙头那么妖艳其实我也很为难要是不竖的话,我会被炒鱿鱼的!”    那根竖起的中指真的就扭了个方向,明晃晃地朝着ab的大旗摇摆。    黑鸟伯德继续摇晃着中指,一脸苦相。    “炒鱿鱼!?”左尔韦伯的眼神开始变得释然,就像那一天在1o精神病院探望病入膏肓的黑鸟伯德时所表现出来的眼神一样——这傻逼,没得救了!    “你要自寻死路我也没办法,你知道这样的行为需要付出什么的代价,等到联盟摘掉你的乌纱帽,便就是你死的时候!”    “摘我的乌纱帽!?”黑鸟伯德将头上黑的圆礼帽压得更紧了,“忘了告诉你,我不是单纯的公务员,我是个有原则有倾向的公务员”    说着,黑鸟伯德从帽沿里掏出了一个木牌。    “看见这个了没?”黑鸟伯德将木牌在左尔韦伯眼前晃了晃,“知道是啥吗?”    左尔韦伯使劲地眯了一下眼,木牌看起来有点像摆在人蛮案头的死人灵位。    “这是炎黄籍第一版的身份牌,做得很搓,跟个死蛮灵位似的,所以我很怀疑人蛮的审美”黑鸟伯德顿了一下,“但听说人蛮街事件他们用的就是这样的牌子登记的自主献祭,我就能理解了,这个死人灵位版本的炎黄籍身份牌虽然看起来有点渗人,但还算有点纪念意义”    “炎黄籍身份牌?”左尔韦伯觉得好笑,“我忙着安排五万人蛮入场表演,你却坚持要拦,就为了叫我看这个炎黄籍身份牌?”    黑鸟伯德点头。    左尔韦伯气笑道,“你这个傻叉是真无聊啊!ak4死了,不会再有什么炎黄籍,这蛮间oo年从来只有一个籍贯——叫ab!”    “ak4死了,这问题很严重!至于炎黄籍什么时候撤,我说了不算,你说的也不算,得克里斯托佛用提着脑袋向联盟交代清楚了才行!”黑鸟伯德晃了晃手中的牌子,“这个死人牌位是我的,呃不这个炎黄身份牌是我的。”    “我加入了炎黄籍,也就是说,我吃的不是联盟的饭碗,我吃的是人蛮的米饭,所以我的言论不代表联盟的立场,我的言论仅代表我个人还有炎黄阵营的立场!”黑鸟伯德将中指比得更挺了,“所以!基于炎黄籍的立场,我朝比蒙旗竖中指是完全合理合情合法的!”    “长安星熄了,ak4死了,克里斯托佛罪名未立,这凶祭我估计是暂时祭不了了,而此时此刻,我觉得一根中指显然不够代表我内心诸多的感触”    说着,黑鸟伯德将木牌塞进了帽兜,然后迅又拔起了一根满是鸟毛的中指!    紫川秀的直播画面中,是两根中指的特写,它们铿锵有力地挺着。    镜头再拉远了一点。    它们铿锵有力地比着!对ab的蛮旗——    摇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兽惊了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兽惊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兽惊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兽惊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