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9萌 就当是在扶贫济困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9萌 就当是在扶贫济困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独特?

    施唯一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差点要跳起来指着吕子妗的鼻子骂娘了。

    独特是几个意思?是不入眼,还是俗气?

    “四年了,品位总得变变。”始宇望向吕子妗,竟然顺着她的话答。

    听到这回答,施唯一面色顿时变白,她就那么不堪吗?被吕子妗鄙夷,还要被自己的男朋友挖苦…

    酸涩从心脏蔓延开,撕扯着施唯一体内每一个角落。

    吕子妗得意的笑,看来始宇还是向着她的。吕子妗朝施唯一递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施唯一心里一阵冒火,操他妈的!她傻了才会在这里干坐着被他们羞辱!

    施唯一手突然从始宇掌心挣脱出来,动作之突然,倒是吓到了始宇。“做什么?”始宇扭头瞪施唯一,又将她的手握住,厚脸皮地说:“男朋友在这,你想去哪儿?”

    施唯一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她愤恨看着始宇,责问一句:“耍我很好玩吗?”

    始宇一头雾水,“我怎么耍你了?”

    “跟我在一起,就那么让你丢脸吗?喜欢我就降低了你的品位吗?”施唯一还在挣扎,此刻,她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这对奸夫淫妇的丑恶嘴脸,“放开我,你个劈腿男种马王八蛋!”

    始宇瞅着突然化身为母老虎的施唯一,暗想此刻解释是行不通了。

    心一急,始宇冲施唯一吼了句:“闭嘴!”他第一次对她大吼大叫,施唯一一愣,心里就更加委屈了。

    好啊,初恋刚一回来,他丫的就敢冲她吼了。

    真当她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啊!

    施唯一突然抽出手掌扇了始宇一巴掌,正巧印证了她第一次跟始宇自我介绍时说的话:施舍的施,唯独的唯,一耳光扇死你的一。施唯一手掌垂下,不可察觉颤了颤,她脸蛋泛着冷,盯着始宇,一脸狠绝果断地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施唯一!既然喜欢我降低了你的品味,那行,咱俩现在,立刻、马上分手!”

    始宇目光猛地变阴狠,“你说什么?”

    小丫头竟敢跟他说分手?

    施唯一握住自己的右手,倔强不服气仰头看着面色阴沉下来,看着有些吓人的始宇,不怕死的继续说:“始宇,我现在正式宣布,我施唯一不要你了,我看不上你!”去他的,谁要喜欢他了!就让他们这对狗男女相亲相爱,祸害世界去。

    种马配婊子,天生一对!

    施唯一突然跳下机车,转身就走,那背影,干净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

    始宇被她那巴掌,跟她刚才陡然爆发出来的凌厉气势给吓了一跳,认识这么久,施唯一总是一副小绵羊的形象,他差点就被她的伪装给迷惑了。都快忘了,初相识的时候,施唯一随便一脚就将他腿骨踹得痛了好几天。

    这扮猪吃老虎的丫头,发起威来还挺唬人。

    吕子妗在一旁看,倒也被施唯一刚才这阵势吓到。这样的母老虎,始宇是怎么看上的?难道真的是自己当年伤他太深,害得他瞎了眼,连基本的审美观都没有了?

    这厢吕子妗心里不住的疑惑,面前始宇目光闪了闪,瞬间收起脸上的沉郁,转而跟着跳下车子,朝施唯一追去。一把拉住施唯一的手,始宇说:“你跑哪儿去,男朋友在这,你想去哪儿?”施唯一头也不回甩开他的手。

    气不打一出,始宇赶紧用长臂将施唯一的身子圈住,然后将她的身子转个身,俯身就攫住她红润的小嘴。

    她这张嘴,该好好治治,说话可伤人了。

    施唯一一呆,余下的所有怒骂,全都化为无声,被始宇的舌头搅了去。

    除了在雾海的那个偷亲,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在阳光下接吻。

    明明说好分手要干脆的,此刻被他吻住,施唯一又不争气的想哭了。她长这么,一直都是施景云捧手心里的宝贝,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施唯一双眼隐隐含泪,却被厚重眼镜遮住。

    始宇摘下她的眼睛,低头将她眼角眼泪吻去,等施唯一情绪平静了,始宇才说:“以后别急着发火,好歹听我把话说完。”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都成小三了!”

    “胡说。”

    始宇拉着施唯一走过去,施唯一一直忸怩,不太愿意。

    “不许给我倔。”始宇瞪她,施唯一这才安分了点。

    吕子妗还没从刚才这两人那一吻里扯回灵魂。他们谈恋爱的那一年,始宇可从来没有亲过她的嘴,最多也就亲亲她的脸颊,他现在当着自己的面亲这俗气丫头,是想告诉她,他心里彻底没有她了吗?

    是想说,她吕子妗连只丑小鸭都不如?

    吕子妗心狠狠一痛,她高估了自己在始宇心中的影响力,她一直奢侈想着,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始宇都不会将她彻底从心里抹去的。毕竟,他一直对自己怀着愧疚之心。

    都说愧疚比爱更能折磨一个人的心,短短四年,他就真的将自己彻底遗忘了吗?

    不可能,她不信!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子妗,我只希望你不要打扰我现在的生活,就像你出国后背着我找了新的男朋友,我也不再打扰你一样。”是的,始宇被初恋戴了绿帽子。

    估计还不止一顶。

    心里正有气的施唯一听了这话,突然傻了眼。

    绿帽子?

    凉凉的绿眸飘向面前看着纯洁无害的吕子妗,施唯一是真没看出来,这女孩竟然能做出劈腿那种事。

    不过,这腿劈得腿!

    施唯一心里暗自喊爽,吕子妗紧咬着下唇,一脸难堪。当着其他女孩的面揭她的丑,他是真的不在乎她了。

    吕子妗脸色微微发白,纤细的身板在阳光下,有一种摇摇欲坠的破碎感。她本就长得美,此刻俏脸泛白眼神空洞含泪的模样,看着楚楚可怜,莫说一个男人看了会心疼,就施唯一都差点被她骗到。

    始宇一看吕子妗脸色白色,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绝了些。

    他对吕子妗,虽没有爱了,但总是愧疚自责的。曾经他加注在吕子妗身上的伤害,他这辈子都偿还不清。他原本是打算用一辈子的照顾宠溺去还债的,但那份心思在吕子妗出国后,攀上其他有钱男人的那一天开始,就断了。

    始宇从来就不是个专情的人,长这么大,也就对施唯一心动喜欢过。

    对吕子妗这个名义上的初恋,还真没什么爱情成分,更多的愧疚还债。

    如今她回来,站在自己面前美丽动人,楚楚可怜,可他的心里,再也不会因为她的一字一语而动恻隐之心。

    “子妗,不管怎么说,还是欢迎你回国。”

    没问她为什么突然回国,也没问她回国来会呆多久,还会不会走。始宇心中就好似真的没有吕子妗的位置了,那冷淡的反应,看得吕子妗心都冷了。始宇拉着施唯一,将还有些吃味的丫头按在机车上,载着她走了。

    吕子妗望着嚣张的一溜儿机油烟雾,想到高二那一年始宇无微不至的宠溺跟照顾,又跟方才他那冷淡的态度一比,天渊之别的对待,让她心寒。

    *

    “你放我下来!”

    施唯一见吕子妗看不到他们了,这才使劲拍打始宇的背,要求他放她下车。

    始宇害怕被她继续打下去会出事,便将车停在路边上。施唯一跳下车,眼里的怒火狂跳,厚眼镜都挡不住她翡翠眸子里的火星儿。“始宇,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

    始宇沉默,他的沉默,无异是戳中了施唯一的怒气。“心虚了,不想说了?”

    始宇抬起头看着她,沉声说:“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将自己被戴绿帽子的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讲。”始宇心再大,被女朋友戴了绿帽子,他也是觉得丢脸的。他要脸,对那段往事就更加难以启齿。

    施唯一咬着唇看他,心里是不想去揭他的伤疤的,但不确定他心里是否还藏着吕子妗,施唯一总是吃味的。施唯一眼睑垂下,盖住那双翡翠眸,转身就走。

    见她要走,始宇心慌了。“我说,还不行吗?”

    施唯一脚步一顿,也不回头,竖起耳朵听他讲。

    始宇深呼吸一口气,只用三言两语就将他跟吕子妗的过往讲清楚:“我们是高二那一年在一起的,在一起的原因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出于愧疚。至于我为什么对她愧疚,这个说出来会损坏她的声誉。我们在一起一年,那一年,我特别宠她,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

    哟,还有求必应,这是在炫耀?

    施唯一酸酸的想,还是决定听他讲完。

    “后来高三毕业,她家里人凑钱把她送去法国念书,开始一个月我们常常视频联系,后来她就开始变了,开视频时目光总是闪闪躲躲。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她耳垂下的吻痕,我质问她,她这才向我坦白,她已经在国外交了新的男朋友,是个法国人,有几个小钱。”

    始宇闭了嘴,看了眼天。

    他对吕子妗虽然没有很深的爱,但也是当做女朋友好生疼爱过的,女朋友劈腿给他戴绿帽子,他心里也是愤怒的。得知了真相,始宇最终还是选择退出。他本就愧疚施唯一,既然施唯一找到更爱的人了,他理应祝福。

    后来,他彻底跟吕子妗断了联系,整整四年没有联系过,也不知道吕子妗跟那个男的到底怎么样了。

    施唯一眉心一拧,问了句:“她为什么跟你分手,移情别恋?”

    “不是。”真正的理由,现在想来始宇都觉得讽刺。“因为那个人有钱。”

    “她为了别人的钱甩了你?”施唯一终于转过身来,上上下下看了始宇好几眼,才说:“你可是始宇,你爷爷可是将军,你家会穷?”吕子妗是不是傻缺了,抛弃始宇这个大树,却国外找什么洋鬼子男朋友。

    始宇坐在机车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右手手背轻轻拍着大腿,他眯起眼睛,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很穷,我爷爷不希望我父母把我教养成一个败家子,怕我学坏。所以规定,在我二十岁之前,都不许给我太多钱。”

    “读高中的时候,我每个月生活费只有一千。”

    所以,吕子妗就以为他家很穷。

    “子妗是普通家庭的孩子,她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她想要找个有钱人,这无可厚非。”只是她眼拙了,放着真正有钱有势的人不要,偏要出轨找个普通富二代。

    施唯一张张嘴,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那个吕子妗,现在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自然是知道的,我们分手后不到一年她就知道了。那之后她也联系过我两次,不过我没理她。”始宇本就是薄情之人,分手了,就决不再联系。他的冷硬态度让吕子妗明白,她是真的做错了,始宇绝无原谅她的可能。

    所幸她也有自知之明,之后便不再联系他。只是不知道,这次突然回国是想做什么。

    施唯一听完他的解释,心里依旧不好受。

    “她说你们还没有分手,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看到她身上的吻痕就主动跟她断了联系,之后一直没联系。所谓没分手,只是没有正儿八经提过。”吕子妗私以为他们还没分手,但始宇却默认为他们早已没了关系。

    这就造成了先前那一通误会。

    “小唯一,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小醋坛子。”始宇走过来,拍拍施唯一因为愤怒而立起来的小呆毛,眸子染笑。

    施唯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原来是场误会。

    “我脸都被你打肿了,你下手可真狠,老实说,你是不是练过?”始宇低头看施唯一这小身板,暗暗吃惊,她的手劲竟然那么大。

    施唯一抬起头,翡翠眸子隐藏着心疼。“抱歉,刚才一时没控制住,还痛吗?”

    “当然了。”

    始宇半张脸都肿起来了。

    “我学过四年的古泰拳。”高二发生过那件事后,施景云就亲自教她练习古泰拳防身,现在一般的人可动不了她。上次程清璇撞见她被欺负,也是因为醉汉人数占了优势,施唯一找不到还手的机会。

    若是单打独斗,那些醉汉可不是她的对手。

    始宇嘴角一抽,“怪不得手劲这么霸道。”

    他摸了摸脸颊,顿时疼得倒吸凉气。

    “要不,我们上医院去?”施唯一见他是真的很疼,就更后悔了。

    始宇摇头,他弯下腰,将脸凑到施唯一身前,笑着说:“你给亲一口。”

    施唯一有些不情愿,但看到始宇那期待的眼神,她又实在是无法拒绝。四顾无人,施唯一这才轻轻啄了口始宇的脸颊,始宇轻轻地笑,继续贫嘴,“看来你的吻有效,再来几口。”

    施唯一:“…”

    这是被亲上瘾了?

    念着是自己造成的后果,施唯一心里有鬼,又亲了始宇几口。

    始宇突然直起身子,在施唯一头又一次凑近的时候,用双手托住她的脸蛋,低头狠狠吮吸住她的唇。施唯一瞳孔猛地一放大,很快又放松下来,始宇抵舔她的唇,很用心,像是要记住她唇瓣每一处的滋味。

    分开始,施唯一气喘吁吁,嘴唇又一次变成樱红色。

    始宇盯着她迷人的樱红小唇,问了句:“为什么一接吻你的唇就变得粉润粉润的。”

    “不知道,只要被亲过就会这样。”施唯一擦擦嘴角唾液,没注意到始宇那心虚的眼神。始宇思想开始飘远,那天在雾海他偷亲她之后,也不知道她的唇儿有没有起过反应。

    “上次你偷亲我,我的嘴也变成了这样。”

    闻言,始宇脸色突然僵硬住。

    她原来早就知道。

    他这辈子头一次偷亲一个女孩,还被人女孩给逮住了,这多没面子?

    “还去逛街吗?”既然误会解开了,施唯一也不想再闹脾气。

    她的大度,让始宇很满意。

    “去!怎么不去!”

    *

    吕子妗没回家,直接找了家酒店住下。

    晚上,她约了四年不见的高中故友见面,就在市区的一间咖啡厅。

    沉梦璃赶到咖啡厅,见到出落得越发水灵漂亮的吕子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场哭了出来。“子妗,你出国四年,从没有打过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

    高中时,她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如今再见故友,沉梦璃心里诸多感叹,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但这话在吕子妗不适用。岁月是别人的杀猪刀,却是吕子妗的美图秀秀,将她滋润得越来越水灵。

    吕子妗越来越美了,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名门大家千金,气质温雅,岁月静好。

    吕子妗也有些感叹,这些年在法国,她过得并不算好。但生活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下去。“梦璃,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拉着沉梦璃坐下,吕子妗将早已点好的咖啡递到沉梦璃面前,“我记得四年前你最喜欢喝摩卡咖啡,我给你点了一杯,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

    吕子妗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温柔。

    那时青春岁月,天真无邪,回想起来,当真令人羡慕。

    沉梦璃破涕为笑,“没变,还是挚爱摩卡。”

    端起咖啡喝了口,两人聊了些当年趣事,过了一个多小时,沉梦璃才问:“怎么说回来就回来,在法国那边过得不开心吗?”

    闻言,吕子妗眸底闪过一丝慌乱,又被她很快掩盖好。

    “没有,就是想回国看看你们这些老朋友。”

    “那你还回去吗?”

    吕子妗右手捏着勺子搅拌咖啡,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还不确定。”

    “听说你在那边谈了个法国男朋友,怎么样?你们俩感情还顺利吧?法国人好啊,懂浪漫。”沉梦璃一脸真诚,她是真的对吕子妗好,想要她幸福才这么说的。

    吕子妗搅拌咖啡的动作一顿,她低着头,用低沉的语调说:“我们分手了。”

    沉梦璃面色微变,她瞄了几眼吕子妗的脸蛋,吕子妗那张脸精致无暇,看不出来她是否难过或是悲伤。

    “没事,感情有分有合,没什么。”

    吕子妗这才抬起头来,朝沉梦璃勾起一个感激的笑意。

    她感激故友的不嘲弄,感激她的贴心。

    手指摸了摸手腕上的紫色水晶手链,这还是当年她跟始宇一起逛商场看中的,项链要一千多块,始宇没有犹豫就买了下来,那可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啊。想起始宇的好,吕子妗心就疼得难受,她当年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作死的跟默克尔上床了呢?

    见吕子妗还保留着那条手链,心灵通透的沉梦璃立马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么多年,你心里还爱着始宇?”

    像是自己最深的秘密别人剖开了看,吕子妗赶紧将手缩回桌子下面,才朝沉梦璃浅浅一笑,“我心里有他又能怎么样,他身边都有新人了。再说,当年也是我…伤害了他。”

    那些话手出来只会让人难堪,吕子妗选择缄口不语。

    沉梦璃实在是忍不住了,便问:“你当年为什么要跟始宇分手?你们俩当年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恩爱情侣,我还以为你们能一直在一起的。”

    吕子妗浑身一怔,她当时也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在沉梦璃的目光注视下,吕子妗目光闪了闪,才说:“我要钱,我要很多很多的钱,而他给不了我。”

    所以,她选了钱,抛弃了爱情。

    沉梦璃一愣,虽然早猜到会是这样,但真听到这话从吕子妗嘴里说出口,沉梦璃还是觉得失望。她知道吕子妗家庭情况不好,但她真没料到吕子妗跟始宇分手的原因,真的只是为了过上好生活。

    “现在知道始宇的身世了,你…后悔过吗?”沉梦璃犹豫着问,生怕自己这话伤了吕子妗的自尊心。

    吕子妗深呼吸一口气,答非所问:“后悔又有什么用?”。

    程清璇直到下班才发现自己的包里多了两张欧扬卫的演唱会门票。

    自己的包一直放在车里,这车只坐过穆兰夫人跟司机,这票这么贵,还是VIP位置的,显然不是司机送的。那送票之人…程清璇侧身望着穆兰夫人,穆兰夫人看着窗外,此刻眼镜摘下,浅蓝色的眼睛跟窗外霓虹灯交相辉映,似一副华丽的油画。

    繁华灯光下的穆兰夫人,目光总是隐藏着点点哀伤。

    也许,她是想到了什么往事。

    “谢谢您,艾米丽。”

    穆兰夫人过了一会儿才扭头看她,“谢我什么?”

    程清璇亮出手上的门票,笑容灿若星辰,倒是看得穆兰夫人一愣一愣的。她恍恍惚惚,想起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候穆兰夫人品牌还没做大,她还是一个在奋斗的小青年,那个人总是站在她的身后,给她最安心伟大的肩膀做依靠。那时候,她的笑也如同程清璇这般澄澈灿烂。

    穆兰夫人目光一沉,她最近怎么越来越容易想起那些往事,是因为自己已经老了么?

    “有什么好谢的,演唱会那天我有事,没时间去,给我也是浪费。”言外之意,这票对穆兰夫人来说就是两张废纸,与其浪费,不如赏给程清璇。

    程清璇抿着唇瓣偷笑,她才不相信穆兰夫人这番说辞。

    演唱会在七月25号举办,现在才五月中旬,还两个多月呢。穆兰夫人再忙,也不可能知道两个多月以后的事。她就连想对一个人,也要用这么别扭的方式。在程清璇所认识的人当中,穆兰夫人是最傲娇的一个。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从鼻子里发出一句冷哼,穆兰夫人又扭头看窗外,不想跟她说话。

    “还不好意思了…”程清璇将门票放进包里,一个劲的偷笑。

    穆兰夫人听到她的嘀咕声,她没有说话,耳垂却开始隐隐泛红。

    这小毛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

    “幽宝幽宝,我有欧扬卫的演唱会门票了。”

    程清璇守在大门口,看着从昏暗走道里走上来的隽秀青年。

    幽居看到她手里的门票,有些惊讶。“怎么弄到的?”

    “穆兰夫人给的。”

    程清璇拿着票在幽居面前晃了晃,好不得意,“看到没,还是VIP的。”幽居抢过门票看了一眼,略有些惊喜,“要好好谢谢她。”

    “好好工作,努力不出错,就是最好的报答。”

    幽居勾唇一笑,“你说的对。”

    脱了鞋子进屋,幽居将门票放桌上,又放下背包,才说:“我明天准备再去人才市场看看。”他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程清璇神色一正,忙问:“你老子本事真有那么大,还能控制整个Z市不成?”

    “我们幽家产业链里就有房地产,你说呢?”

    程清璇彻底沉下心来,这幽修说到做到,他这样不是逼幽居向他服输吗?

    “别担心,我明天再去碰碰运气。”这话,幽居说的并没有多大的底气,想要在幽修掌控的地方找到如意工作,哪那么容易。程清璇眉头一蹙,心里将她未来公公一通乱骂……

    人才市场拥挤得不像话,前来找工作的人比肩叠踵。

    幽居来到建筑公司那一块。他看了眼招工简介,撇弃掉那些大公司,走进一家小公司。

    招工的人陡然见到一个大帅哥走进来,却是一愣。

    幽居站在狭窄的方形小隔间,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尊贵更显厚重。负责招工的行政部小姐喉咙滚了滚,赶紧倒杯茶给他,“先生,是来面试的?”

    幽居接过水杯,往面试台前的椅子上一坐。

    他将自己的作品集递给那位小姐,默不作声。

    小姐翻开他的作品集看,越看,心里越惊喜。看完后,她抬起头来,用狐疑目光盯着他看,像看外星人。“先生,你这样的才子,选我们的公司,是不是有点屈才?”

    看了幽居的作品集,招工小姐禁不住的好奇,像幽居这样的人物,去Z市最好的幽暗建筑公司工作都没问题,他怎么会看上他们这个小公司?

    幽居浅珉了一口茶,才说:“我想从基层做起。”

    那招工小姐一时不确定他这话的真实性,她又多打量了幽居几眼,才指着一旁的招工牌,说:“我们现在只招一名实习建筑结构设计师,一栋房子,外观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却是这栋房子的建筑结构。一旦建筑结构出现不合理的地方,那么房子就不是房子,而是一个潜在的炸弹。”

    “不仅如此,你还应该知道,做这个工作,是要常往工地跑的。”招工小姐多瞄了几眼幽居那张赏心悦目的脸,心想,这么好看的脸蛋扔工地上去,可不是浪费吗?

    幽居眉梢都不挑一下,只静静听她说话。若非不是走投无路,他又怎会退而求其次选择结构设计的工作,要知道,他主攻的可是建筑外观设计。

    “先生,如果你真的有心,那么我们公司自然是欢迎你这样的人才。”

    她就怕他不能吃苦。

    现在的小青年,有几个愿意呆在工地那种又热又躁乱的地方。

    幽居站起身,拿回自己的作品集,说道:“这个工作我要了,什么时候报道?”

    “随时可以。”

    “那我后天就来公司报道。”

    幽居将剩下的半杯水喝完,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抱着作品集走了。

    他刚一走,招工小姐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公司老板。

    听说有个才子要进公司,老板自然是欢喜的……

    “幽总,林晨来了。”

    幽修嗯了一声,才说:“放他进来。”

    秘书退出去,不一会儿,进来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高大男人。林晨将一叠照片放在幽修面前的办公桌上,说:“幽少爷找到工作了。”

    “有我的命令,谁还敢收他?”幽修有些惊讶,甚至是愤怒的。

    “不是大企业,幽少爷找的是一家刚创办没多久的私人小公司。”

    幽修眉梢一挑,多少有些惊讶。

    堂堂幽家继承人,竟然找了个小公司去做事?

    他是该欣慰,还是该忧伤?

    幽修拿起桌上的照片看,照片上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身姿挺拔,他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才市场里,漠然的俊脸看不出他心里的真实想法。“臭小子!”

    一把将照片扔桌上,幽修感到自己被打脸了。

    他都放出狠话,让Z市所有建筑公司将幽居拒之门外了,这臭小子还是不肯服软回家,难道家里有猛兽吗?他就这么不肯归家!

    “他找的是份什么工作。”

    林晨嘴皮子抽了抽,才说:“结构设计师,还是名实习生。我打探了消息,下周一幽少爷就要去公司报道,以后可能要常出入工地现场。”

    幽修面色一变,“他?去工地现场?”

    “是的。”

    林晨退出办公室,幽修坐在大椅上,心绪难免。这臭小子!放着富贵权势不要,跑去工地做什么实习生,他脑子是不是灌了水泥?

    打开抽屉,将一叠照片扔进去,目光撇到另一叠照片上打扮光鲜靓丽的程清璇,幽修目光转了转,嘟哝了一句:“还没你女朋友有出息…”

    *

    IA杂志的主编亚撒最近有些头大,前段时间的丑闻曝光,他现在是声名狼藉。

    家里老婆忙着跟他闹离婚,公司员工等着看他笑话,杂志销售一路下跌,总部高层对此颇有微词,他再不拿出点成绩来,就该卷被盖归回美国总部当一名普通杂志编辑了。

    才风光几个月,他可不想被轻易打回原形。

    “南玥,把策划新作的方案拿来给我看看。”亚撒一把烦躁地扯开领带,背靠在转椅上,心里藏了一窝火,却无处发作。

    “好的请稍等。”

    南玥去了策划部,过了一个多钟头才上来。

    “怎么去这么久,你是去了趟月球吗?”亚撒瞪眼看南玥,嫌弃她办事不利索。

    南玥心里苦啊,策划部的人一直没想出一个具体能拯救杂志销量的好点子,这还是亚撒催了,她们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新方案。

    亚撒翻开好几本策划案看,越看,脸色就越不好看。

    “这些方案跟之前的有区别吗?”

    “毫无亮点,没有新颖,这样下去是想我们杂志关门倒闭,大家集体失业吗?”亚撒骂起了英语,南玥在一旁战战兢兢听着,心里已经将亚撒连同他的祖宗伺候了十几遍。

    这不要脸的,自己捅了篓子导致杂志社风评差,销量大跌,现在倒怪起他们来了。

    亚撒骂得越起劲,南玥就越沉默,到最后,亚撒也消停了。

    南玥就跟团棉花似的,任你如何谩骂,她永远都只是听着,偶尔弹一弹。

    等他骂完了,累了,靠在椅子上开始用修长二指揉捏太阳穴,南玥才犹豫提议道:“要不,我们这期杂志采访的对象,调换一下?”

    “什么?”亚撒眼睛都没睁开一下,敷衍回了句。

    南玥一本正经地说:“往期杂志,我们的采访对象,不是模特就是当红艺人,要么就是时尚圈那些知名度比较高的设计师或者大咖。这次,我们可以把采访对象放在大咖们背后的大功臣身上。就好比穆兰夫人,她就是个急难伺候的主,她身旁鲜少有呆了三个月以上的助理,那我们可以采访她的新助理,以她的角度给我们阐述一个不一样的穆兰夫人形象。”

    “这期杂志,我们命名为——成功女人背后的女人。”

    亚撒睁开眼来,扫了眼南玥,目光灼亮。

    “创意是有了,但她的助理毕竟没什么名气,你让我考虑考虑。”亚撒又揉揉眉心,南玥看了他一眼,安静退出办公室。

    脑海里浮现出穆兰夫人身旁那个油盐不进的女助理,亚撒目光一亮,南玥提供的点子是可以用的,保不齐销量就创新高了呢?

    *

    亚撒亲自开车去了趟穆兰夫人公司。

    见到他,公司里的人都有些惊讶,这渣男怎么还有脸来他们公司。

    “艾米丽,IA杂志主编亚撒来见。”格瑞斯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穆兰夫人竟然靠着桌子睡着了。她可很少在工作时间打瞌睡的,想着她是太累了,程清璇便说:“让她再睡会儿,出了艾丽莎那件事,亚撒还敢来找,肯定是有求于我们。”

    “先晾他两个小时,等穆兰夫人睡醒了再叫他上来。”

    格瑞斯朝程清璇竖起大拇指,“贝利卡,你够狠!”

    程清璇哼了哼,才不肯承认她是在报复亚撒劈腿老婆,又祸害艾丽莎这事。

    取了件外套披在穆兰夫人身上,程清璇这才轻声关门,退了出去……

    穆兰夫人睡了四十几分钟才醒,她醒后,程清璇也没跟她提起亚撒还在楼下前台等她这事。

    一直到下午下班,亚撒才在大门楼堵住穆兰夫人。

    他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跟穆兰夫人说了一遍,穆兰夫人听完,只说一句:“我考虑一下。”

    踏着高傲步子坐进车内,程清璇也跟着上车。

    车上。

    穆兰夫人在思考亚撒的提议,不忘问一句:“亚撒来多久了?”

    她自然是在问程清璇。

    程清璇有些心虚,回了句:“好像是下午来的吧!”

    下午…两点钟是下午,五点也是下午,这两个字的范围可有些广。穆兰夫人瞅了程清璇一眼,一眼便将她的谎言看穿,但她也没有指责程清璇什么,内心深处,她是赞同程清璇的做法的。

    “你觉得他的提议怎么样?”

    程清璇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创意不错,他们杂志的销售量应该会回春,但…”程清璇咳了一声,不厚道地说:“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穆兰夫人竟然低声笑了,这是程清璇第一次在私下场合见她笑。以前出席各种高档场合,穆兰夫人也会笑着跟那些人寒暄,但她的笑总带着公式化,不像现在,愉悦的笑声像一根羽毛,勾得人心痒痒。

    “怎么没关系?若是答应了他的提议,对你可是大有帮助。”跟她一起登上IA杂志的封面首页,被人熟知,打响了知名度,对程清璇的帮助不言而喻。

    程清璇嘴角笑容一凝,却没有反驳穆兰夫人这话。

    她拿不准穆兰夫人这话到底是随口一提,还是故意提及,她只能装傻。

    穆兰夫人左手指尖敲打着右手手背,忽然问:“去年十二月进公司,贝利卡,你做我助理快有六个月了吧。”程清璇点点头,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在这个难搞的女人身边呆了六个月。神奇的是,穆兰夫人竟然没有开除她。

    “贝利卡,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弟?”

    程清璇面色一变。

    开车的司机也挑起眉梢,从镜子里看穆兰夫人。

    穆兰夫人从来不收徒弟,能被她看入眼的人,少之又少。

    程清璇深呼吸一口气,消下心里的震撼,才问:“艾米丽,为什么想要收我做徒弟?”

    敲打的指尖收了回去,穆兰夫人抿着嘴,一本正经说:“我看你有些设计天赋,但还需要继续努力钻研,看你男朋友穷酸兮兮的,肯定没钱让你出国去深造,你自己又是个孤儿,出国了就只有去乞讨的份。收你做我徒弟,就当是在扶贫就困,免费为未来的时尚界造就一颗明日之星。”

    程清璇嘴皮子狂抽。

    扶贫救灾?“那你还不如直接给我一百万。”程清璇低声嘀咕,穆兰夫人听到了,朝她射来两道冷光。

    程清璇立刻噤了声。

    “怎么,不想做我的徒弟?”穆兰夫人冷着声音问,她都主动开口要认她做徒弟了,这小丫头不会真的拒绝吧?

    压下心中惊涛骇浪,程清璇点头如捣蒜,“愿意愿意!就是车里太狭窄了,不好行拜师之礼。”

    拜师礼?

    穆兰夫人冷嗤一声,“我还没死,别急着给我拜祭。”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