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8萌 她竟成了小三?【二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8萌 她竟成了小三?【二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司机靠边停车,扭头问程清璇:“你也要去买欧扬卫的演唱会门票?”

    “嗯。”

    “我劝你别去了,这次演唱会总的就公开出售五万张门票,没你的份。”今日凌晨,网上售票点准时开售,早晨Z市各大临时售票点公开售票,等轮到程清璇的时候,说不定票早就卖完了。

    “没事,我去碰碰运气!”包也不拿,程清璇只拿着小钱包跟手机跑进细雨中,她将外套搭在头上,混入浩浩荡荡的人群中。

    穆兰夫人看着她很快融入人群的背影,打开自己的包,她的包里正好有两张门票。这还是昨天下午,欧扬卫打电话吩咐工作人员特意给她送来的。穆兰夫人是时尚界的女王,欧扬卫是音乐圈的歌神,这二人早就相识,私交甚笃,她能得到欧扬卫的演唱会VIP门票,再正常不过。

    见程清璇的包留在车上,穆兰夫人将门票放进她包里,才对司机说:“开车,不用等她。”

    司机收起惊讶的眼神,启动引擎离开……

    广场人,人走了,人来了。

    队伍越来越长,过很久才会前进一步。程清璇踮起脚尖看向售票窗口,心里默默祈祷,一定要买到票。

    蒙蒙细雨越来越大,程清璇头上的短款米色外套都湿透了。水珠子顺着衣角落在她肩头跟胸口,衬衫包裹着她妙曼玲珑的娇躯,引来四周不少男性的惊艳目光。

    程清璇干脆将衣服放下来,整个人彻底裸露在雨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从晚上七点半一直排队到十点多,好不容易距离售票口只有三四米了,这时,售票员突然打开喇叭,说了句:“大家都回去吧,票已经售完了!”

    闻言,有人骂娘有人哀叹。

    “歌神这次来Z市了,下次什么时候来,到底来不来都还不确定呢!我可不想就这样错失这难得的机会!”

    “听歌神说他五十五岁就要退圈,现在他都五十岁了,这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Z市开演唱会了,错过这场,以后就真没机会了。”交谈在人群中散开,有人不甘心走了,有人还恋恋不舍站立在雨夜里。

    五万张门票不到一天时间就全部售卖完了,歌神的魅力跟吸引人,令人咋舌。

    前面人群都散了,程清璇猜走到窗台,她看了眼准备下班的工作人员,小声问:“真的都卖完了吗?不是有那种内部员工票吗?可以卖给我两张吗?我愿意出高价。”

    那女售票员瞅了她一眼,不阴不阳哼了句:“有钱的不差你一个,想买高价票的也不差你一个,没了就是没了,谁叫你们动作慢!”她最看不起这些用钱办事的人,有钱了不起啊?

    她有内部员工票也不卖给这些个大家千金。

    程清璇看出她眼里的鄙夷来,心里憋了口气,“没有就没有,指桑骂槐做什么!”自己没钱,就见不得别人有钱,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见不得好的人。对这类人程清璇向来是能绕开走就绕开走的,因为雷劈他们的时候,指不定她也会跟着被劈……

    幽居撑着伞站在小区外,见程清璇从出租车上下来,赶忙迎过来,将伞撑在程清璇头上,自己大半个身子露在风雨中。“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手机没电了。”

    程清璇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水,头发也湿漉漉的,白衬衫里面蓝色的内衣清晰可见。幽居将自己的T恤脱下来,罩在她身上,这才问了句:“做什么去了,怎么还淋雨了?”

    程清璇将伞往幽居那边送过去些,遮住了幽居的脑袋,应道:“路过广场,看到有卖演唱会门票的,我排队去买了,结果卖完了。”

    幽居目光一闪,心中暖暖,他只跟她提及过两次自己喜欢听欧扬卫的歌,她就记住了。又想到程清璇冒雨排队好几个小时,幽居心里十分不舍得。“没有就算了。你先回去,我去一趟超市。”

    幽居将伞柄放进程清璇掌心,他一头冲进越来越大的雨中,又朝程清璇喊了句:“回去就洗澡,不可以偷懒。”

    程清璇捏紧伞柄,眸底一片柔情流光。

    “…好。”

    看着幽居跑远,程清璇这才撑着伞回家……

    她洗了个澡,发现幽居一个人在厨房捣鼓,锅碗瓢盆叮当响,一阵兵荒马乱。

    幽居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只系着一条白色浴巾。浴巾在他身上显得短小,只能盖住他的小腹跟大腿一截。程清璇瞄了眼他裸露在外的身子,拿着干毛巾,贼笑着走进厨房。“你在做什么?”

    幽居正低头往小锅里放东西,听到程清璇问话,他抬起头来,湿润的碎发盖住他额头,往下滴着水珠。水珠沿着他的眉骨往下落,最后从冷硬的下巴滴落在地上。

    程清璇摸了把他线条明朗却显淡漠的脸蛋,还爱不释手捏了一把。幽居任由她调戏,不慌不乱盖上锅盖子,才说:“熬姜汤,听说淋雨了喝碗热姜汤,能驱寒。”

    不是柔情蜜语的话,程清璇心里却甜得像是吃了蜜,醉心。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盖住琉璃瞳褐眼,程清璇看着自己赤足脚尖,心里酸酸的想,这还是头一次有一个男孩子这么爱惜她。她以前谈过的那些个富家子弟的男朋友,可从来没有这份心思。

    这世上对她这般好的,从前只有程锦年,现在只有幽居。

    老天到底是待她不薄,总在她失去一个天使的时候,又往她身边派来另一个天使。

    “幽宝,你对我这么好,我会上瘾的。”

    接受一个人的好,就跟吸毒似的,尝上一口新颖,尝上两口迷恋,尝上三口就会上瘾。

    幽居正弯腰洗菜板,他听到这话突然停下动作来。挺直身板低睨着程清璇,幽居轻咳一声,对她说:“你是我女朋友,对你好不是应该的么?”他对她好,她不该责问,他若对她不好,她才该来责问。

    对自己喜欢的人好,天经地义。

    程清璇双脚在地板上蠕动,有些不安,“那如果有一天,咱俩成了老夫老妻,你对我没这么好了,我若是闹腾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受不了我,那该怎么办?”

    幽居眉梢一挑,“我宠的,跪着也要宠到白头。”

    程清璇心脏被锤子敲了几锤子,她受到巨大的震撼。

    到白头…

    他没有说过爱她,却说要跟她到白头,这个人的爱,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呢?

    我爱你三个字,只是两瓣唇碰一碰的事;到白头,却是要用一辈子来履行的承诺。程清璇死死拽着手里的干毛巾,心里溢出满满的感动来,她也想好好跟她的幽宝到白头。

    将厨房工具归位,幽居发现程清璇没有穿鞋子,顿时不悦起来。他盯着她**的脚丫子看了看,微眉问:“怎么不穿鞋子?”

    “都快夏天了,不穿也没关系。”

    “胡说!”

    幽居将程清璇拦腰抱起,放到厨台上坐着,“地板凉,脚底在地板上踩久了,容易肚子痛。”

    “毛巾给我。”

    程清璇乖乖递给他。

    程清璇身高一米七出头,坐在一米高的厨台上,自然要比幽居高。

    幽居伸出双手,扬起头颅给她拭擦湿发,专注的模样,让程清璇产生一种自己是博物馆里的珍贵文物的感觉。力气不能太大了,万万损坏不得。

    程清璇垂眸睨着幽居的眉与眼,心想,这个人真是任何角度看,都完美无瑕啊。他爹妈还真是会生,给这世上生出这么大一个帅哥。

    目光下移,程清璇瞄了几眼幽居的嘴巴,他的唇就像那大雁张开的双翼,唇部线条优美,唇瓣偏薄却泛着粉润光泽。程清璇心里默默吐槽,一个男人的唇,看着总是粉嫩嫩水润润的,就跟擦口红的女孩似的,这不是引诱她犯罪吗?

    再往下看,那下巴,那不算明显却很有味道的喉咙,她亲一口,小嘴会不会刚好将他的喉结包住?

    再往下…

    打住!

    不能看了!

    程清璇赶紧闭上眼睛,心想再看下去她体内的洪荒之力就要控制不住了。

    幽居将她的反应收在眼底,墨色迷人的双眼漾起一圈圈浅浅的笑意,她这么喜欢他的**,他若不满足她,自己这恋人的身份,岂不是不合格?将干毛巾搁在厨台上,幽居双掌搂着程清璇的蛮腰,扬起下颔朝程清璇的嘴唇凑去。

    即使他在下位,他的姿态依旧高高在上,不容侵犯。

    唇上的柔软让程清璇张开眼睛,她看见近在咫尺的俊颜,垂落的小脚丫子猛地张开,下一秒,她回抱住幽居的后脑勺,四瓣黏合。

    姜汤在锅里冒泡泡,翻来滚去。

    程清璇在幽居身上,大胆而狂肆,如墨秀发垂落在幽居双臂跟厨台上,妩媚倾城……

    “小姐,恕我唐突问一句,你跟始宇…”

    “我们在交往。”施唯一坐在车内,低头跟始宇发短信,虽没有笑,但她身上那股由内散发出来的喜悦,却也感染到了阿纲。阿纲从后视镜瞄了眼他们的小姐,心里啧啧惊奇,那小子还真是本事大,竟然把他们的小姐拿下了。

    之前真是小瞧他了。

    见施唯一心情不错,阿纲又问了句:“那小子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手机从短信页面退回到主页面,施唯一放下手机,双手食指对着点了点,坦荡荡地回答:“我主动跟他告白的。”

    阿纲一惊,车子差点撞到前面轿车的车皮股。

    他战战兢兢将车速放慢,才惊觉自己刚才的反应太夸张了,会不会伤到了小姐的自尊心?阿纲又偷瞄施唯一,发现施唯一扭头看着窗外,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心里舒了口气,阿纲不禁好奇,始宇那小子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竟然让他家小姐主动开口去追求他…

    若被四爷知道了这事,他是该笑还是该愁?

    “阿纲你要撞到路人了。”施唯一头也不抬,默默说了句。

    阿纲一抬头,才发现前面是红绿灯,红灯亮起,路人穿梭在斑马线上,而他的车轮距离路人,竟只有不到一米五的距离。脸色巨变,阿纲赶紧踩住刹车,好在车速本就不快,这才险险避过一劫。

    “怎么开车的,眼瞎了?眼睛是个好东西,希望你出门常带着。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考到驾驶证的!”差点被撞的路人朝阿纲瞪了眼,像个母老虎。

    阿纲自知理亏。

    他下车,给那骂骂咧咧的女人一千块钱,这才好说歹说请走了这尊菩萨。施唯一冷眼旁观,沉下心来思考,自己主动跟始宇表白,这事有那么恐怖吗?

    阿纲回了车,骂了句:“母老虎,一个人上街,一看就是没男人要的!”他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冷汗,在椅子上坐稳,才惊觉方才那一幕,竟吓得他后背冷汗涔涔。

    “行了少说两句。”

    施唯一出声了,阿纲自然不敢再胡思乱想。

    车子依旧开在老地方就停了下来,施唯一跳下车,一抬头就看到穿着黑色T恤,头戴黑色头盔,椅在机车上朝她招手的始宇。施唯一紧珉的唇张了张,她想给始宇一个笑容,唇角弯起来的时候,依旧生疼。

    她目光一暗,才走过去。

    “小唯一,还没吃早饭吧,走,哥哥带你去吃东西。”将头盔递给施唯一,施唯一戴上,坐上车,双手拽住机车后尾。“啧!”始宇将她的双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腰上,“记住了,以后坐车都得这样抱着我。”

    施唯一愣了愣,他们正式在一起还不到一周,他们只是牵过手,偶尔始宇也会抱抱她,这还是她头一次光明正大抱始宇。

    男人的身体,似乎也没那么令她恶心……

    “两笼小笼包,两碗玉米粥,再来一个荷包蛋。”

    一家很普通的饭店前,始宇找了张双人桌坐下。小笼包是施唯一喜欢的,玉米粥也是她喜欢的,短短一周,他将她的许多口味都记住了。施唯一捧着热粥,晨曦照在两个人脸上,衬得始宇那张脸流光溢彩。

    施唯一盯着始宇的脸看,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他发现了。

    始宇长相挺精致的,吃饭却很爷们。他跟幽居那种优雅的吃想不同,始宇吃东西完全凭心情。心情好,就吃得快,心情不好,就拿着筷子戳食物,像个孩子。反观施唯一的吃相,优雅彬彬,明显是接受过专业的用餐礼仪知识。

    始宇偶尔抬头看她小口吃包子的模样,施唯一吃饭时几乎不露出牙齿,粉红嘴唇抿着,腮帮子轻轻地动,这让他想到了兔子。

    好想捏一把。

    他看着她,在她认真吃饭的时候。

    她偷看他,也在他低头吃饭的时候。

    *

    Z市机场。

    法国飞往Z市的航班准点抵达,接机人拿着牌子站在机场大厅里,踮着脚尖等着他们的家人朋友,又或者是客户。

    这么多的接机人,却没有一个人是专程在这里等她的。

    女孩看了眼接机人,默默地穿过人群,走出机场。招了辆出租车,女孩将车子放在身侧,鹅蛋脸精美、白皙动人。司机多看她一眼,眼里多少充斥着惊艳,这机场还真是个出美人的地方。

    “小姐,去哪儿?”

    女孩白皙纤细的双腿交叠着,她左手掌放在腿上,右手握着一只手机,红唇微启,道:

    “Z大。”

    *

    幽居去餐厅打工,始宇跟施唯一同他一起,准备在那里吃了饭,再去市区逛逛。

    施唯一无意间撇到幽居的脖子,突然说了句:“幽哥哥,你喉结好红啊,是被蚊子咬了吗?我这里有止痒剂,你要不要喷点。”五月中旬的天已经开始热了,消失了整个冬季的蚊子也开始出来祸害人间了。

    施唯一多天真啊,真以为幽居是被蚊子给咬了。

    始宇赶紧将施唯一眼睛遮住,说了句:“不是蚊子咬的,具体来历,少儿不宜。”

    施唯一回过味来,默默脸红。倒是幽居一脸坦然,没觉得被发现了有什么了不得的。施唯一仍在偷瞄幽居的身子,才发现他后背的衬衫领口下,也有几个红印子,施唯一心跳加快,想到那些画面,她就脸红。

    幽哥哥跟小羽的夜生活,还真是频繁丰富啊……

    两人吃了饭,跟幽居打了声招呼才离开餐厅。

    步行回Z大,施唯一站在校门口,等始宇去骑他的机车。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Z大校门口。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头戴一顶白色遮阳帽的女孩。那女孩有一头长而卷翘的紫红色头发,很衬她白皙的皮肤,她的一双大腿轻轻地晃,提着行李箱走到施唯一身旁。

    施唯一看着这个女孩,莫名觉得有些眼熟,却记不起来是否见过。

    女孩站在施唯一的身旁等人,还朝施唯一点点头,施唯一也点头回应,才默默扭头看向校门口。

    等施唯一看向别处,女孩眼里立马露出嘲弄眼神,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穿着打扮这么土气的女孩。

    瞧见始宇的车子出来,施唯一赶忙跑过去,坐了上去。乖乖环住始宇的腰,始宇扭过头,拍拍施唯一的脑袋,说了句:“小唯一,这次乖了。”施唯一摇摇脑袋,没有抗拒他的亲昵。

    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的女孩身子晃了晃,那个人,是…始宇吗?

    四年不见,他更高大帅气了,他那车是哈雷的吧,得好几十万一台吧?

    始宇启动引擎,看也没看一眼一旁时尚靓丽的美丽女孩,载着施唯一就要走。

    眼见车子要走,女孩急忙出声喊道:“始宇!”

    听到女孩的声音,施唯一跟始宇同时偏头看向她。

    始宇目光充斥着惊讶与…疑惑,他没想到,她走了四年会突然回来。施唯一瞧见那女孩看始宇的目光直勾勾的,出于女人的直觉,施唯一感受到了威胁。这女孩,是始宇的什么人?

    施唯一又看了眼始宇,瞧出他有些吃惊跟震惊的神色来,心里突然一沉。

    “始宇,好久不见,我回来了。”女孩拖着行李箱,杏步款款过来。

    始宇很快收拾好眼里的惊讶,察觉到施唯一的手想要松开他的腰,他不动声色握住她的手,不许她逃,这才朝女孩说了句:“子妗,好久不见。”

    吕子妗被始宇那冷淡而平常的眼神吓到了。

    他以前看她不是这样的目光的。

    那时,他总是宠着她,她想的东西,即使隔着半坐城他也会跑去给她买回来。她无理取闹了,他也会耐着性子包容她。那时候,他跟她说话,可从不是这种语气。

    四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吗?

    吕子妗收起眼底的失落,藏好了心思,才跟开玩笑一样地说:“咱俩还没分手呢,你就背着我找小三了!”

    施唯一浑身一怔,血肉凉如薄冰。

    就好像心脏被私下一块肉,血液骨髓,四肢百骸都是痛的。她明明是始宇光明正大的女朋友,什么时候成了第三者了!

    吕子妗不动声色将施唯一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不住冷笑,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女孩,一句话就打得她崩溃瓦解,也太不经斗了。

    “始宇,四年不见,你的品位,竟然变得这么…”吕子妗默默看了眼穿着简单T恤跟宽松牛仔裤的施唯一,在脑子里搜索一个可以形容施唯一的词语,她抿着唇,才浅笑无害地说:“变得这么独特了…”

    ------题外话------

    你们说,接下来的剧情,是始宇回到初恋身边,还是打脸初恋?

    关于施唯一的过去,始宇跟初恋在一起的原因,以及初恋为何又回来,都快要揭晓了。

    推荐文文《重生之赖上隐婚前夫》,榭禾!

    女主重生归来,赖上前世前夫谈情说爱!

    前夫颜赞情深大长腿,女主表面高冷女王范儿,内心话唠小可爱,心口不一惹人爱!

    他说:本以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但后来我才发现,失去你,就是失去命。

    她说:还好有你,从没放弃我,一直在身边。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