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7萌 惹怒城草的下场【一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7萌 惹怒城草的下场【一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做男朋友的,不都会送女朋友去上课么?”

    单肩包斜斜垮垮挂在始宇左肩,始宇右手牵着施唯一,偏头望过去,女孩那头躁乱头发下的脸蛋,红扑扑的。施唯一眼珠子盯住脚尖,机械地跟着始宇走,内心情绪岂止惊涛骇浪四字可以形容。

    这就成了?

    吼一嗓子我喜欢你,让她心动好些天的男孩,就这样答应她了?

    真的答应她了?

    内心禁不住的雀跃,施唯一开心之余,又有点紧张。谈恋爱…她该做点什么?

    “再低着头按,你鞋子都要被你看出两个洞来了。”始宇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施唯一猛地红着脸抬头,两人身高差点有点大,她的头颅直接撞到始宇下巴。始宇轻嘶了口气,“刚确认关系,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他摸摸被撞的下巴,都已经红了。

    施唯一再次爆红了脸蛋,“你突然站我身前,我一时没注意嘛。”施唯一见始宇眼里浮出痛楚,立马道歉,“对不起,要不要我去食堂拿个冰袋给你敷敷?”

    “又不是靠脸吃饭的,不用麻烦了。”

    站在经济管理系教室的走廊口,始宇弯下腰,大手掌揉了把施唯一的脑袋,眸子藏笑说:“小唯一,上课去。”

    “…哦,好。”拿下头顶上那只让她心跳狂乱的手,施唯一双手拽着背包袋子,像个鸵鸟走进教室。

    始宇目送她进了教室,这才转身狂奔去教室。

    *

    “干什么去了,头上这么多汗。”

    “一口气从经济里管理系跑来建筑系,能不出汗吗!”始宇将身上的长袖T恤衣摆往上提,露出结实的一截腹部。他是个爱锻炼的人,身材要比幽居结实,肌肉线条明朗,皮肤也要比幽居偏麦色一些。

    “你去经济管理系做什么?”多看了眼今日神采奕奕的始宇,幽居目光微动,他说:“在雾海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你偷亲唯一了。”

    始宇笑脸微僵,“我那是光明正大的亲!”

    他始宇阅美女无数,被幽居发现他偷亲一个小丫头,这说出去,岂不掉他身价?

    始宇打死不承认。

    幽居并不在意这个,他见授课教授走进来,才把课本拿出来摆桌上,边说:“喜欢她就去告诉她,别等着让人女孩子来跟你告白。”是男人,就勇敢点。

    始宇瞅了幽居一眼,刀刻的薄唇勾出一抹冷笑,“小璇子追你追了四个月,怎么没见你主动?”

    “我主动了。”

    始宇一愣,他瞄了眼幽居那好看的皮囊,讽刺一笑,“你主动?我从没见你主动过。”

    幽居拉了拉脖子,藏在衬衫下的铂金链子提上来一截,露出链子下方的戒指。“你看,这是我主动的。”城草不主动则已,一主动,必定惊天动地。

    始宇瞳孔猛地放大,他艰难滚动了一下喉咙,突然站起来大喊出声:

    “卧槽!你向小璇子求婚了!”

    整个教室的人都抬起头来,看向他们方向。讲台上,年过五十的教授也停止了讲课,他擦了擦自己沾了些灰尘的眼镜,默默看向这二人。三十几张不同的年轻面孔,都露出同样惊愕的神色来。他们帅气逼人,谈恋爱还不到一年的城草,竟然向他女朋友求婚了!

    这速度,简直不可思议。

    不愧是城草,谈恋爱也不走寻常路。

    常人恋爱个三四年,临近大四就开始折腾出各种幺蛾子,不是闹分手就是在走向分手的边缘,他倒好,谈恋爱的消息刚放出来没几个月,就求婚了!

    被众人注视着,幽居相当的坦然。他只是向喜欢的人求了婚,又没有谋财害命,他堂堂正正,无需畏畏缩缩。

    “瞧我这猪脑子!”始宇一拍自己的脑门,才一屁股坐下来。“上课上课,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始宇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太夸张了,给幽居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心里还挺过意不去。

    他的话全被同学们当成了耳旁风,直接无视。

    “都给我坐好了!继续上课,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教授大人亲自开了口,同学们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假装正经听课,却还是有几道目光若有似无扫过幽居。始宇凑近幽居耳旁,压低声音说:“不好意思啊,没控制住情绪。”能控制得住情绪么?这么大一件事,幽居竟然现在才告诉他。

    幽居冷冷一哼,回了句:“我差点以为你恼羞成怒公报私仇。”

    始宇:“…”

    整堂课,始宇都处于一种近乎呆滞的状态中。

    原本幽居只是有女朋友的人,今天他也有了女朋友,哪知幽居又先一步跟程清璇求了婚,晋升成为有未婚妻的人,而他连自己女朋友的嘴都还没亲过。什么叫人生赢家,幽居这就是。

    始宇默默的想,可别到了大四毕业那天,幽居抱着崽子来拍毕业照…始宇被自己这个念头给恶寒到了,他晃了晃脑子,赶紧打住幻想。

    班长万菱的视线撇过来,她偷偷打量着幽居那刻刀雕琢的完美侧脸,心里酸酸的。

    她是不是傻,才会说什么求婚的鬼主意!

    现在好了,城草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她们这些小虾米,连暗恋的资格都没有了……

    下课后,幽居去上厕所。

    男生厕所没有女生厕所那么多人,他站在便池前,刚解开拉链,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灰色的身影。

    幽居漠然眸子看着墙壁,没有注意身旁人。直到一只手掌拍打他的肩膀,幽居这才扭过头。

    一看,竟是方才给他们上课的教授。

    “方教授。”

    幽居神色不变,自顾自将前门关上。

    这方教授是个书呆子,一辈子除了教书,再无长处。

    方教授抬头看了眼身旁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上五六公分的青年,一脸欣慰,“现在的年轻小伙,轻浮得不得了,可少有你这么耿直的小伙了。都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很多大学生,耍了三四年的流氓,老婆换了个无数个,到头来还是个单身狗。你很好啊,这么年轻就敢向女朋友求婚,这也正说明你女朋友有眼光啊!”

    耿直的小伙:“…”

    “现在的女孩子,眼光一个比一个挑,又要看男方家世背景,又要看男方公婆好不好相处,还要看男方长得怎么样!”万教授多看了眼幽居的脸,来了句:“瞧你长得唇红齿白的,怪不得你女朋友会答应你的求婚。”

    幽居:“…”

    这老头到底是在夸奖他长得好看呢?还是在说他除了这张脸之外一无是处呢?“谢谢方教授夸奖。”幽居半个身子弯了弯,肩膀从方教授手掌心移开。

    他走到盥洗台上洗手,方教授也跟了过来挨着他洗手,嘴里还念念有词:“有个女朋友不容易,在你这个年纪,敢答应你求婚的女朋友更是难得。少年郎,好好对你未婚妻,免得以后认识个有钱的,就跟别人跑了。”

    幽居用很大力关了水龙头,漠然的俊脸看不出丝毫异样情绪。

    “诶,你女朋友是哪个学校的?”

    幽居用手巾擦手,低着头应了句:“工作了。”

    “哟!都工作啦!那你就更得留心了,这初入职场工作,潜规则什么的防不胜防,一个没注意啊,说不定她就给你戴绿帽子了!”方教授特严肃地说,还摆出一副我是长者,我有经验的样子。

    手巾摩擦肌肤的力道有些重,差点把幽居手皮给擦红了。

    幽居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幽居心思几度流转,他必须承认,这老头子得罪他了。

    “她工资待遇怎么样啊?”

    幽居深呼吸一口气,含蓄回了句:“几万块。”

    一听几万块,方教授顿时蹙起眉头来,“你女朋友多大乐?”

    “跟我差不多大。”

    闻言,方教授彻底不赞同了。“哎呀,才二十二三岁,工资就好几万了,你女朋友这工作待遇很好啊!你现在还是个学生,那你就更得努力了!这不说小三跟潜规则,就说你们二人的身份跟收入吧,那悬殊可大了。一不留神啊,指不定她就看不上你了…”

    幽居一把扔掉手里的手巾,转身就走。再待下去他怕自己要控制不住情绪,在厕所揍死这嘴欠的教授。

    “诶!幽居同学,你先别走,我有点事想问问你!”方教授忙一把拽住幽居的手臂,眼神好不急切。幽居无奈停下脚步,侧头看着他,“方教授有什么想问的?”

    方教授左右瞧瞧,见四下无人,才支支吾吾问了句:“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追到你女朋友的?”

    问这个?

    幽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方教授那开始发红的耳根子,心中嗤笑不已,原来说这么多,目的是这个。“方教授问这个做什么?”

    方教授老脸一红,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我最近吧,好像对你们李老师有些…心动。”说到心动二字,方教授整张脸红得不像话。

    幽居嘴角一抽,李老师?他们的班主任雀斑老师?

    “所以呢?”

    “我想问问,你是怎么追到你女朋友的,给我说说,我…我也去试试!”他追求李老师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李老师反应一直不冷不热,对他爱答不理的,方教授一时摸不准李老师心里是怎么想的。

    幽居微微一笑,只说一句:“我没有追过女孩子,是我女朋友追的我。但我想,女孩子都拒绝不了玫瑰花吧,方教授,你可以订束玫瑰给李老师,表达你的爱意。”

    幽居轻轻地将方教授的手从他手臂上拽下来,相当优雅地走了。

    方教授推推他的眼镜框,是么?

    一束花就能搞定?

    将信将疑地走出厕所,方教授朝校门外面走去,学校外面就有卖玫瑰花的……

    中午,始宇幽居跟施唯一三人坐一起吃饭。

    “今儿上午见你跟方教授在厕所嘀咕好半天,他找你做什么?是不是上午那堂课上我那么一闹,打扰了他授课,把他得罪了,他给你穿小鞋?”始宇将自己面前的海带汤递到施唯一面前,“你不是喜欢喝海带汤,我的给你。”

    施唯一看着面前的海带汤,勾着头嗯了声。

    幽居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有些欣慰。希望这小妮子能真的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幽居喝了勺汤,这汤没小羽做的好喝。“没有,他就问我,怎样才能追到李老师。”

    “李老师?”始宇将红烧肉放进嘴里,问了句:“哪个李老师?”

    “李玉。”

    “方教授那书呆子,喜欢上我们的雀斑老师?”

    “嗯。”

    始宇嘴角一抽,心想,王八配绿豆,书呆子配古板雀斑老师,还真是良配。幽居夹了一小块胡萝卜放进嘴里,顿时不适应皱起眉头。他的胃都被程清璇养刁了,吃食堂的饭菜都不习惯了。

    始宇又问:“那你给他出的什么妙招?”

    幽居眸子里忽然漾开一圈圈笑意,粉色如翼双瓣轻启口子,吐出两个字:“送花。”

    “我靠!”始宇表情陡然间生变,施唯一诧异看着他,“怎么了?”

    “我们李老师对花粉过敏。”始宇回答施唯一。施唯一愣了愣,她抬起头看幽居,小脸很是不解,“幽哥哥,你这不是害方教授吗?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幽居抿着唇,什么也没说。

    始宇眯起长眼,下定决心不要招惹到幽居,他眼前这个看上去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人,坑起人来,还真不带眨眼的。

    *

    大学城从来不缺花店。

    格式玫瑰被五颜六色的包装纸装饰着,一眼望去雍容华贵,香气怡人。方教授低着脑袋走进一家花店,直说:“给我一束玫瑰。”

    “有十一朵的,有二十一朵的,有三十六朵的,还有最贵的九十九朵。您要哪种?”

    方教授想也不想,弯腰将最贵的九十九朵鲜红玫瑰抱在怀里,“要这个。”

    “四百。”

    “哦。”

    方教授付了钱,特意回家捯饬了一番,他将自己收拾得人模人样的,又将那早已开始疏松的黑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才抱着玫瑰花走出教师宿舍,前往建筑系的老师办公室。

    一路上有学生见到抱花的方教授,那目光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眼珠子都贴他怀中玫瑰上拿不开了。

    “诶诶!快看,那不是建筑系的方教授吗?他抱着玫瑰花,是要去送给谁啊?”

    “真看不出来,五十几岁的人还这么懂浪漫!”

    “诶诶,咱们跟过去看看!”

    一群学生偷偷尾随在方教授身后,看到他走进建筑系的教师楼,敲响老师办公室的门。李玉在备课,她听到敲门声,抬头环顾一圈四周,此刻办公司内只有她跟教导主任两人,她自然不好意思叫主人去开门。

    李玉站起身,戴上眼镜,打开门。

    一见开门的是李玉,方教授立马举起手中的玫瑰,像小学生宣誓一样,大声说:“李老师,我…我我喜欢你!我能请你跟我约会吃个饭吗?”

    李玉一见到他怀中的玫瑰,顿时花容失色,哪还听得进去他在说什么。

    “拿开!”

    “快拿开!”

    李玉手舞足蹈,一把将他怀里的花扔到地上,还抬起锋利高跟鞋踩了几脚,然后又迅速捂住鼻子退回办公室,砰地一声关了门。

    砰——

    门在方教授面前关上。

    方教授瞪着眼睛,一脸懵逼。

    “这…”

    他看着满地破碎的红色花瓣,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身后传来学生错愕而惊讶的呼声,方教授转过头看他们,老脸彻底没处搁。垂头丧气离开建筑系教师楼,方教授一个人往宿舍楼走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对面教学区,幽居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将教师楼里发生的一切瞧在眼里。他表情淡淡的,看到方教授垂头丧气走在阳光下,丝毫不觉得自己今天的做法是不道德的。

    始宇也看到了方教授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禁不住问了句:“方教授到底怎么得罪你的?”

    幽居面无表情说:“他叫我好好对我的未婚妻,免得以后小羽认识个有钱的男人,就跟别人跑了。还说要我防着点,小心小羽给我戴绿帽子。”

    始宇:“…”

    活该的!

    *

    “准备一下,二十分钟后出发去摄影棚。”

    穆兰夫人突然打开门丢给程清璇这么一句,又退回办公室,将门关上。程清璇赶紧将需要的东西准备好,担心会突发各种临时状况,不忘往随性的袋子里多带了一套衣服。

    “砰砰——”

    “进。”

    程清璇小心翼翼推开门进办公室,她蹙眉看了眼窗帘紧闭的办公室,多嘴说了句:“不能整天坐在白炽灯下,晒晒阳光没什么不好,还是把窗帘打开吧。”

    她嘟哝完了,立马闭紧嘴巴,担心自己多嘴又触犯了穆兰夫人。

    穆兰夫人在看模特的资料,她抬头扫了眼程清璇,特傲娇地哼了哼,才指着办公桌上的遥控器,“那你打开吧。”

    程清璇赶紧拿起遥控器,将临窗最大的两扇窗帘打开。

    刺眼阳光钻进来,洒在灯光明亮的办公室内。

    穆兰夫人赶紧用手遮住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程清璇将办公室内其他灯光都关了,唯独穆兰夫人头顶那盏灯没关。

    “是摄影棚那边出问题了吗?”

    “不是,这次硬照,我准备自己拍。”

    程清璇一愣,“您要自己掌镜?”

    穆兰夫人瞅了她一眼,倒是好奇问了句:“怎么,我会摄影吓到你了?”

    程清璇立马摇头,“有些意外。”

    “哼!身为服装设计感,镜头感绝对不能差。那些摄影师拍出来的照片,人比衣服出众。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效果。”

    程清璇垂下眼睑,将穆兰夫人这话记在心里,看来她以后有空,也得多研究研究摄影这门艺术。

    *

    车子开到井上品别墅摄影棚,穆兰夫人到的时候,模特已经画好了妆,正在换衣服。见到穆兰夫人来,工作人员跟模特都停下手头时,朝她点头打招呼:“穆兰夫人,您来了。”

    穆兰夫人不言不语,走进化妆间,盯着模特们的脸看,目光古井无波,谁也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程清璇跟在她身后,打量着模特们的妆容,这一看,顿时感冒不妙。这些模特的妆容画的十分精致,本该是完美的,但就是因为妆将模特衬得太完美了,那么时装的存在感理所当然会变得黯淡。

    “化妆师过来,给我把她们脸上的妆全都卸掉!”

    闻言,模特都有些不愿意,坐在穆兰夫人身前的模特最先开口提问:“为什么!合约里可没有写过不许带妆拍照。”如果合同里清楚写着这个要求,全场的模特估计有一小半都会撂担子不敢。

    穆兰夫人只拿女模特嚣张的气焰当笑话,她双腿前后交叉着,一只手撑在梳妆镜上,身子前倾,高高在上睨着身下坐在椅子上的模特,挑眉回了句:“合约递到你们手上,是你们自己签的协议,我想你们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手里的合同上明确写着:不上妆就不拍照这一条规定,你说是不是?”

    被她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名模莫蓓蓓紧咬着红唇,心里感到委屈。

    她们虽不是国际超模,但都是国内响当当的名模。因为穆兰夫人品牌名气实在太大,她们才会推掉其他工作邀约,选择跟穆兰夫人公司合作。现在倒好,就因为穆兰夫人一句话,她们就得集体卸妆,素颜拍照。

    这年头,有几个女人敢不化妆不PS,就敢往镜头前站的?

    瞧出莫蓓蓓跟其他名模的不服气,穆兰夫人依旧面色不变,“若有不满的,想撂担子不敢的,直接走人就是。”穆兰夫人这人平时话并不多,她一旦开口了,事情便成了定居,谁也改变不了。

    一听这话,所有模特脸色都暗自生变。

    她们低下头去,在心里掂量了一番利弊,最后还是默默坐在椅子上,让化妆师给他们卸妆。只有之前跟穆兰夫人互怼的莫蓓蓓站起身来。“这工作,我不要了!爱找谁找谁去!”莫蓓蓓是最近风头正旺的名模,她的咖位在一众名模里,算是比较高的。

    莫蓓蓓说不干了,穆兰夫人连眼神都未变化一下。

    程清璇暗暗在心中给穆兰夫人竖起大拇指,这魄力,够淡定!

    又看了眼扯下浴袍走进更衣室去的超模莫蓓蓓,程清璇在心里为莫蓓蓓默哀几秒。莫蓓蓓肯定以为穆兰夫人会反悔,那她可就错了,穆兰夫人可不是轻易就会向人服软的主。

    她可是穆兰夫人,傲娇的女王。

    几分钟后,莫蓓蓓穿着她的私服,戴着黑超墨镜走出更衣室,她身高接近一米八,高挑的身架路过穆兰夫人的时候,挂起一阵狂风。穆兰夫人扭头,时尚眼镜上的链条跟着摆动,程清璇赶紧往她身边一靠。

    “等等!”

    穆兰夫人出声了,声音冷漠,深情倨傲高贵,像女王一样睨着阔步离开的莫蓓蓓。

    莫蓓蓓得意一笑,她就知道穆兰夫人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惹怒她。将墨镜摘下,莫蓓蓓转过身,故作大牌问:“还有何事?”心里的愉悦溢出来,将她黑色的双眼盖住,穆兰夫人一眼便看穿她的伪装。

    小小年纪,没学会做人,倒先学会了耍大牌。

    穆兰夫人一指身旁的助理,说:“把她合约拿出来,当场清算临时违约所需支付赔偿金额,算清了,我要在半个小时内见到违约金。若没见到,就劳烦莫蓓蓓小姐在家里等着,等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派送律师函。”

    错愕在莫蓓蓓眼里聚拢。

    她难以置信看着穆兰夫人,心里一阵慌乱,这…

    她以为穆兰夫人会挽留她的,她以为自己这名模的身份能让她忌惮几分,但她预料错了,她心里住着一个得意的小公主,穆兰夫人心里住的可是女王!

    女王的权威,谁敢挑战?

    谁挑战,谁就死!

    化妆师其他模特都沉默注视着这一幕,心里无比的庆幸,连如日中天的莫蓓蓓穆兰夫人都干说终止合约就终止合约,那她们这些小虾米,在她眼里不就是个屁?一文不值!

    你爱拍就拍,不拍就滚蛋,她穆兰夫人压根就不把她们看在眼里。

    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模特们立马变乖了。

    莫蓓蓓悔得肠子都青了,尤其是当她看到穆兰夫人身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漂亮助理,非常迅速地打开公文包,眼皮都不带眨的,随手一抽,就将她跟穆兰夫人公司的合同抽了出来。

    程清璇琉璃瞳里是公事公办的威严跟冷漠,她手指翻开合约,开始清算违约金。这一刻的程清璇,看着跟她身旁站着的女魔鬼,气势如此相似。

    “我公司以三百万签下你,做我公司在亚洲地区的形象代言人之一,合同上白底黑字写着,倘若乙方主动提出终止合约,那么甲方,也就是我公司,有权要求甲方,也就是莫蓓蓓小姐您赔偿违约金。关于违约赔偿金额,合同上面也清晰写着它是签约金的三倍。”

    程清璇下颔微抬,目光倨傲高高在上看着莫蓓蓓,继续说:“这也就是说,莫蓓蓓小姐此刻若是踏出这道门槛,那么,你将要在半个小时内主动支付我公司违约金九百万。超过半个小时没有收到您的违约款,那么我公司将请出公司法律代表,向你以及你的经纪公司,提起法律诉讼。”

    程清璇面无表情抖出来的一段话,听得莫蓓蓓心惊肉跳。

    她进入这个圈子三年,也就近一年才开始火起来,公司自然不会无条件捧火她,每次拿到新的代言跟走秀,公司都要从代言费跟出场费里抽取近三分之二的油水。

    这次倘若搞砸了跟穆兰夫人公司的合作,那么后果…

    莫蓓蓓浑身冰凉,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撂担子走了,回到公司将要面临怎样的窘境。公司肯定不会白白替她赔偿违约金,到时候,还不得要她自己掏腰包?

    金钱损失暂且不说,更关键的是,彻底得罪穆兰夫人,那对她以后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心口一堵,莫蓓蓓暗骂了句自己是个傻逼。

    她跟谁摆谱不好,偏要跟这个女人摆谱!

    莫蓓蓓微微低头,走到穆兰夫人身边。当着所有人面,莫蓓蓓九十度鞠躬,声音明朗地说:“对不起,穆兰夫人,刚才是我考虑不周,您宰相肚里能撑船,还望您不要跟我较真。”

    模特想要成名,最忌讳的就是耍大牌。

    有多少人为了出人头地,跪过哭过求过饶!莫蓓蓓用最真挚卑微的态度,在事态还未发展到最恶劣的情况下,率先认错将后果降到最低,这是聪明的人做法。

    程清璇看着她,心情复杂。

    都说人今日活得像条狗,来日风光无限。现在的莫蓓蓓是那条狗,而穆兰夫人,已熬成正果,风光无限。程清璇不知道自己要哪一天才能出人头地,也不知道莫蓓蓓未来的路能走多远,但就莫蓓蓓今天这拿得起放得下的身段来看,她将来,能走到比现在更高的位置。那个位置,或许不及妖舒,但一定远超在场其他人。

    那她自己呢?

    程清璇换位思考,倘若自己是莫蓓蓓,偷鸡不成倒蚀把米后,她还能放低身段去向穆兰夫人认错求饶?

    她的一生傲骨,似乎不容许她这么做。

    穆兰夫人轻瞥了眼弯腰道歉的女人,冷冷一哼,转过身去捣鼓她的相机,没说不要莫蓓蓓,也没说要她,但她,已然给了莫蓓蓓台阶下。

    莫蓓蓓等了会儿,没听到穆兰夫人赶她走的话,心里松了口气,这才回到更衣室脱下衣服。她披着浴袍,坐到梳妆镜前,对化妆师说:“帮我卸妆,假睫毛都卸掉。”

    “好。”

    穆兰夫人在调试焦距,听了莫蓓蓓这话,她偏头看了眼她,很快又继续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程清璇将合同放回公文包,她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给模特们拍照的穆兰夫人。既羡慕,又崇拜。

    还要多久,她才能走到穆兰夫人现在的高度?

    …

    拍完照已是七点多,车子开进市中心的车流里,程清璇透过摇下来的车窗,看见外面在下着蒙蒙雨,商场外的露天广场人流依旧,排着长长的队伍。有的人撑着伞,有的人穿着连帽衫,一派喧哗。

    “这些人在做什么?”

    程清璇朝外面看,人太多,一眼望不到尽头。

    穆兰夫人假寐着,没搭理她。

    司机乐呵呵一笑,“歌神要来Z市体育馆开演唱会,这些人都忙着买票呢。不出一个晚上,演唱会门票就会被歌神的粉丝洗劫一空。”

    歌神?

    心中一动,程清璇追问一句:“是欧扬卫吗?”

    “是啊,当代除了他,谁配得起歌神二字?”

    幽居不止一次提起过他喜欢欧扬卫这事,若是能买到两张欧扬卫的演唱会门票送给幽居,幽居一定会很开心!

    “在这里停一下,我要下车。”

    ------题外话------

    今天中午十二点还有二更哦~

    我觉得这样的城草有点坏。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