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6萌 始宇,施唯一喜欢你【求订阅啊】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6萌 始宇,施唯一喜欢你【求订阅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好了!”

    女士把相机还给程清璇,四个人道了谢,低头一起看照片。照片上的他们笑得像个傻子,虽然傻,却是由衷的觉得开心。

    始宇手指翻动照片,说道:“回去后把照片洗出来,用镜框装起来,以后老了拿出来看,这可都是回忆啊!”

    “好。”

    程清璇蹲坐在沙滩上,长腿伸直,整个人往后倒去。沙滩上很干净,不用担心有玻璃或者其他东西划伤身子,她十指陷进沙子里,拽了一把,感受到细沙从指缝溜走,程清璇微微眯起褐眼,看着远处开始变成夕阳红色的云层,忽然闭上双目,大喊一声:

    “幽宝,你在哪里!”

    幽居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她身侧,回了句:“云下面。”

    程清璇撇嘴一笑,她当然知道他在云下面。“我看不见。”她耍赖般,不甘心就这样。幽居低头看了眼身下的女孩,心想,这游戏真幼稚。再幼稚,他还是耐着性子陪她玩这个游戏。“你抬头。”

    程清璇抿着笑,闭着双眼的头颅往上微微抬。

    幽居在她身后蹲下,他静静凝视着程清璇沾了几滴海水的漂亮脸蛋,又说:“睁眼睛。”

    “好。”

    程清璇睁开眼睛,入眼,就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青年的脸比刚认识的时候要更显得成熟凌厉,他鼻梁纤巧,下巴线条冷硬,但那双翛然容不下天地的眸子里,早已被程清璇占据。幽居扬唇微微地笑,说:“看,我就在这里,你睁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程清璇心脏怦怦跳,那年夕阳下的青年勾起的那抹笑,惊艳了她余生。

    施唯一双脚浸泡在海水里,她任由浪花拍打在她身上,却是偏着头看左后方的程清璇跟幽居。她好羡慕他们,可以爱得大方,爱得不顾一切。一个浪花拍打过来,施唯一没注意,直接被浪花卷进海里。

    始宇吓一跳,他慌忙跑过来,将跪坐在海水里的施唯一拉起来。海水将女孩的头发打湿,此刻她的乱发全部乖巧得披在脑后,露出整张脸。

    认识小半年,这是始宇第一次看清施唯一整个脸部轮廓。那张脸,白皙无暇,妩媚而精致,粉红双唇生得小巧,秀鼻沾着海水,在夕阳下折射出夕阳红光。始宇心头狠狠一阵狂跳,她的真实长相,让他惊为天人。

    他不止一次在心里勾勒过施唯一的样子,但总想象不出一张具体的脸。

    他想过,或许施唯一是个丑八怪,或许脸颊两旁有伤疤,才会总是用长发遮住脸。

    他也想过,施唯一可能是个靓丽的小美人。

    但他就是没敢想,她会美得这么勾人心魂。

    若说程清璇是一朵冷傲腊梅,那施唯一就是五月里盛开的玫瑰,美得明目张胆、艳丽夺目、引人犯罪。

    “看什么!”

    施唯一甩开她的手,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湿发拨到脸颊旁,遮住自己的脸。

    始宇从巨大的震撼之中回过神,他一把扳正施唯一转身要走的身子,二指伸出,轻易摘下毫无防备的施唯一脸上的眼镜。脸上少了眼镜的重量,施唯一微微不适蹙眉,那一对翡翠绿色的眸子,跟着浮出愠怒来。

    始宇的目光撞进那对摄人翡翠里,就再也流转不动了。

    她竟然是混血儿!

    “眼镜还给我!”

    施唯一一把抢回自己的眼镜小心戴上,才迈着有些虚弱的步子朝沙滩走去。始宇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

    在海边逗留到六点多钟,四个人这才步行回酒店。

    各自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出去觅食。

    他们选了一家具有民族特色的客家餐厅,餐厅用黑色实木装修而成,墨黑色的圆桌,墨黑色的木头凳子造型奇特新颖,餐厅里唯一的异色便是墙角的翠绿金竹。

    四个人点了一碗梅菜扣肉、一份酿豆腐、一份烧汁蓑衣茄子,跟一整只娘酒鸡。

    “喝酒吗?”始宇问。

    幽居第一个摇头,“不了,吃饭吧,想喝的话,买了带回酒店。”

    “是啊,夜还长着呢,刚好酒店院子里有桌凳,咱们可以坐院子里边聊天边喝酒。”

    始宇一听,觉得有道理。

    吃饭的时候,施唯一全程没说几句话,只在程清璇给她夹菜的时候才会小声说句谢谢。始宇坐在施唯一的身旁,他默默看了眼低头吃饭的施唯一,犹豫着要不要道歉。早知道摘下她的眼睛,会让她这么不开心,他就不手贱了。

    幽居蹙眉看了眼施唯一,又看看一旁小心翼翼瞄施唯一的始宇,墨眼闪过深思。

    这两人,有猫腻!

    吃完饭,四人打道回府,始宇在街边买了十二罐小啤酒,是那种后劲比较大的。

    幽居则买了三四道下酒菜。

    回到酒店,几个人呆在各自的房间休息了个把钟头,到了九点,夜色彻底黑下了,天空中露出一弯冷月,四个人才从自己的房间出来,挨着院子里的古树木桌子坐下。

    干坐着也无聊,程清璇提议说:“我们来玩点小游戏吧,这样多无聊。”

    “好啊。”

    施唯一一向是唯程清璇马首是瞻的,程清璇说的话,即使是错的,施唯一也拿她话当圣旨。程清璇一把将施唯一搂到怀里,她揉了两把施唯一的头发,颇感欣慰,“还是小唯一最贴心。”

    小唯一默默脸红…

    两个男孩对视一眼,感到不妙。

    “玩什么游戏?”幽居不能让他家小羽不开心,即使猜到接下来的游戏或许没那么简单,他还是一头栽进了大坑里。程清璇放开施唯一,她打开一罐啤酒,喝了口,笑得贼坏,“就来个最俗气的,玩真心话,怎么样?”

    始宇跟幽居再次对视一眼,果然,小璇子是想套他们秘密。

    “规矩怎么定?”

    程清璇看向施唯一,“小唯一,规矩你来定。”接了重担的施唯一立马坐直身子,她推了推镜框,不确定问:“咱们唱歌接力,唱错歌词的就要接受出题人的提问?”

    程清璇觉得没意见,反正她是中华小曲库,各种歌曲信手拈来。

    “那你说,若是撒谎的人要怎么惩罚?”

    施唯一转了转面前的啤酒罐子,小声问了句:“扇他一耳光子?”

    程清璇:“…”

    始宇面色呈猪肝色,他直觉强烈告诉他,施唯一这惩罚方式是针对他的!

    …

    “来吧!”

    始宇换了个坐姿,右腿叠放在左腿上,双手放在胸前桌面上,狐狸眼微微一眯,“我先唱一个。”

    程清璇摊开手,“没意见。”

    始宇故意清了清喉咙,唱歌也是一幅不着调的样子,“I,I—will—be—king,And—you,You—will—be—queen。幽居,接!”

    幽居:“…”

    始宇故意唱了首好几十年前的老歌,叫《Heros》,别说幽居不会唱了,就程清璇也只是听过几遍。

    “我认输。”幽居根本没听过始宇唱的这歌,他基本上只听欧扬卫的歌,其他歌手的歌,就算听过,很快也会忘记。始宇撩起长袖,他打开一罐啤酒,放到幽居面前,第一个问题就很劲爆,“老实交代,有没有跟小璇子哼哼哼?”

    幽居垂着眸,盖住眼里的流光,反问一句:“哼哼哼是什么意思?”

    程清璇似笑非笑睨着始宇,始宇摸摸鼻子,加重语气:“别给我装糊涂!老实回答,敢撒谎就叫小璇子呼你一巴掌!”

    幽居偏头看程清璇,程清璇点点头,幽居喉咙一滚,道出一个嗯字。

    “哟!可喜可贺啊!”

    “下一个,该幽居了。”

    幽居想了想,唱的是欧扬卫出道成名曲《备胎》里面的第一句,“没关系,我一直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枕边人不停换。”他唱歌技巧很生涩,程清璇却觉得这就是天籁。

    按照作为顺序,始宇是第一个接唱的,他沉默了一秒,犹豫哼唱道:“没关系,孤独的日子不可怕,看着你微笑就该知足。”

    幽居点点头,侧头看施唯一。

    施唯一两只手的食指勾在一起转圈圈,她倒是接得快,“假装没看见,你跟他牵手走过盛夏,还傻傻给你留着肩膀。”

    这个词,的确很备胎的真实写照。

    “该小璇子了。”

    程清璇张张嘴,她忘了,她来自五十年前,对现在这些歌根本就不熟悉。

    “ok,我认输。”

    程清璇举起双手,掌心向外。

    “幽居,提问!”

    幽居想了想,问了一个始宇跟施唯一都不懂的问题,他问:“你相信,喜欢一个人,会因为时间空间的不同而变淡吗?”问这话的时候,青年那双墨色翛眼里,蒙着一层让程清璇心惊的深情。

    程清璇先是愣了愣,然后在幽居紧张的目光注视中,用很真诚的语气说:“不相信。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欢你,不受任何限制。”

    闻言,幽居眼里的情深转为火热,“这话我记住了。”

    始宇跟施唯一看着打哑谜的两个人,一脸的问号。

    “下一个,唯一。”

    施唯一唱歌之前,先用手肘推了推程清璇的胳膊,凑过去问她:“你会唱什么歌,我唱你会唱的。”

    程清璇听了,心想,小唯一还真是她的贴心棉袄。

    “唯一你会唱走钢索的人吗?”

    施唯一想了想,轻轻点头。

    看着公然徇私舞弊的两个女孩,始宇跟幽居都有些无奈。

    “走在半空中,要人命的风,就快要把我吹落。”

    程清璇接过:“你在那一头,说你不爱我,我挂在风里颤抖。”

    始宇一挑眉梢,支吾半天,“走钢索的人,不…不…最不怕牺牲?”他抬头看向施唯一,发现施唯一正面无表情看着他,心中一惊,始宇知道,自己着了道。

    “错了!”施唯一把刚开的啤酒放始宇身前,漫不经心问了句:“谈过几次恋爱?有跟人上过床吗?”她的问题大胆直接,其他三个人都是一愣。

    始宇比了一根手指,说:“你问了两个问题,我一次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施唯一咬咬牙,才说:“那就回答第二个问题。”

    “有。”

    心里一阵低落,施唯一勾下小脑袋,用手指戳鼻梁上的眼镜,低低地问了句:“是…是跟谁?”始宇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施唯一那脆弱的语气让他心里一痛,他喝了口啤酒,一脸无所谓说:“初恋。”虽然那是唯一的一次,还是在那种最不该发生的情况下。

    游戏到此,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

    有些秘密被揭穿示众,伤人又伤己。

    施唯一很快又抬起头来,说道:“时间还早,继续吧。”

    程清璇点头,她看了眼幽居,又看看始宇,心头一动,唱了一首始宇绝对会唱的歌。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在他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

    轮到始宇的时候,始宇果然接的很快,“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

    该幽居唱的时候,幽居又卡带了。

    他默默看了眼程清璇,怀疑今晚这个游戏就是程清璇下的一个套。“我不会。”他老实交代。

    眼里飞快闪过一抹狡黠之色,程清璇把啤酒递到幽居面前,只问了一句:“除了我以外,你有没有对其他女孩动过心,如果有,必须说出是什么时候的事。老实交代,不许敷衍。”

    听到这问题,幽居陷入沉默,倒是始宇噗呲笑出声,“小璇子,你这问题白问了,幽居那心有多纯净,你还不清楚?在认识你之前,他可是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牵过的。”

    程清璇好似没听到始宇的话,那双翦眼水眸一动不动盯着幽居的俊脸,等待他的答案。

    气氛有些沉默,在所有人都以为幽居会摇头说没有的时候,幽居说出来的回答,却令他们三人集体错愕。

    “有。”

    施唯一在这时抬起头来,她呆呆看着幽居,满眼不可思议。始宇的反应比施唯一的反应更夸张,他听到这回答时右手一用力,差点把啤酒罐子捏变形。

    倒是程清璇反应稍微平淡些,但她心里有没有痛一下,谁也不知道。

    程清璇沉默了少顷,追问一句:“多久之前的事?”她倒不是小心眼,就是想要更了解幽居一些。幽居长这么大,会对女孩子动心也是人之常情,她不怪他,但心里还是有些吃味。

    幽居不想欺骗程清璇,他看着她的眼睛,说出来的答案再次让所有人吃惊。

    “十二年前。”

    “什么?”始宇张大嘴,“那时候你才多大?”十二年前,幽居才十岁啊!“厉害了我的哥,十岁就开始对女孩子动心了。”

    施唯一没有说话,但心里想的跟始宇差不多。

    瞧出所有人眼里的难以置信,幽居在心里叹了口气,才说:“十二年前一个晚上,我差点出车祸,结果被一个大姐姐救了。我只见过她一面,这么多年过去,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但当时那个拥抱,额头上那个温暖疼惜的亲吻,他永远记得。

    他不记得她的样子,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就连那女孩当时对他说的话,都在他脑海深处模糊了。但那女孩给童年幽居的那份温暖,幽居始终铭记在心。

    这一记,就是十二年。

    他对那个姐姐的感情不一定是爱情,但当时,他的确是动心了。

    “我肯坦白,是因为我不想骗你。小羽。”幽居注视着程清璇,眼神头一次变得不确信起来,“你,你能理解吗?”

    始宇跟施唯一都偏头看向程清璇,程清璇抿着唇,迟迟不做声。其他三人的呼吸同时间变得缓慢,生怕听到程清璇翻桌子骂人。毕竟从自己的男朋友嘴里听到这种话,是个人都会生气的。

    程清璇的确很气,她用了近一分钟的时间消化掉那份小小的怨气,然后扬唇笑了。“当然理解,十二年前的一次心动,你记了整整十二年。比起生气,我更开心,因为我爱的幽宝,是一个专情且长情的人。”所以,她只会更爱他。

    闻言,幽居大大松口气。

    这一晚,他们唱着歌,喝着啤酒,直到半夜两点才结束。

    几人都有了些醉意,程清璇跟施唯一趴着桌子假寐,五月份的冬天略凉,幽居担心程清璇会感冒,忙起身将她抱在怀里,送去房间。“你把唯一送回房间,我们先回房了。”

    幽居嘱咐始宇一句,才抱着程清璇回房。

    始宇也有些醉了,他摇摇脑袋,默默地将所有废弃啤酒罐收进袋子里。

    一切收拾干净了,始宇才走到施唯一身旁的凳子上坐下,施唯一双手搁在桌上,脑袋轻轻搭在手臂上,大概是戴着眼镜不舒服,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把鼻梁骨上的眼镜给摘了下来。

    盯着她妩媚迷人的白皙脸蛋,始宇想起今天黄昏在海边发生的事,以及相识以来一幕幕。

    那个被海水冲刷掉的宇字,那个解开方程式而恼羞成怒逃掉的少女,那个听了一首情歌红了脸颊的少女,那个总是将自己美丽容颜遮挡在乱发下的少女,那个总是将自己蜷缩在躯壳里,浑身长满尖刺的少女…

    “你到底是想隐藏什么?”

    始宇拔开施唯一的头发,意乱情迷之下,他低下头,亲吻在少女粉红的嘴唇上。

    一时情起,也是心动。

    一触碰到那对柔软诱人的唇,始宇竟然舍不得分开。

    大概是之前玩游戏玩得太闹了,幽居竟然把手机落下了,他招呼好程清璇,重新打开门走出房,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四合院内偷亲施唯一的始宇。月光下的青年眯着一对长眼,左眼眼尾下的泪痣衬得他模样专情、纯粹。

    幽居下意识停住脚步,他在屋檐下站了会儿,默默退回房间。

    “嗯…”

    施唯一嘤咛一声,下意识用手抚摸有些酥痒的唇。

    始宇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施唯一揉了揉嘴巴,她找到眼镜戴上,才迷迷糊糊抬头看了眼始宇,问:“几点呢?”

    始宇用手捋了把短发,一脸心虚,说:“快两点了。”

    “唔,该休息了。”施唯一站起身来,招呼也不打一声,径直回了房间。

    始宇做贼心虚拍拍胸口,还好他反应快,若是被施唯一发现他偷亲她,这脸就没地方搁了。

    施唯一有睡前刷牙的习惯,她站在盥洗台前迅速刷了牙,又洗了把脸。正准备出洗手间,施唯一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她又后退两步,重新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脸蛋白皙,小嘴樱红的自己,施唯一明显一愣。

    她摸摸自己变得樱红的唇,有些惊讶。

    “这…”

    谁亲她了?

    回想起刚才始宇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施唯一长睫毛微微抖动着,心情很复杂。

    …

    第二天四人又在周围的景区逛了逛,第三天一大早就乘车回了Z市。

    对于那天晚上始宇偷亲自己一事,施唯一只当做不知情,而始宇也没打算主动招出来。

    两人各怀心思踏上回程的车次,在车上,施唯一跟始宇坐在一起,遇到大拐弯,施唯一差点呕吐出来。二话不说,始宇将施唯一拽到怀里,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暂时休息的位置。

    躺在他的怀里,施唯一红着脸跟耳朵。

    等她睡着了,始宇才用双手抱住她,他低头看着施唯一红晕可口的耳垂,心里荡开一圈圈怪异的情绪。

    一根细长的手指突然伸出来,勾住始宇的手。始宇一怔,他看了眼被施唯一手指握住的手,犹豫了一会儿,到底是舍不得拒绝。

    根本就是在装睡的施唯一察觉到始宇的纵容后,心里生出一股偷偷的窃喜来。他的不拒绝,另一层意思是不是…接受?

    车子到站后,依次下了车,四个人道了别各自回家。

    阿纲站在大门出口等候施唯一,见到施唯一出来,立刻恭敬喊了一声:“小姐。”

    施唯一走过去,“阿纲。”

    “小姐,旅行愉快吗?”

    小姐已经好些年没有主动要求出去旅游过了,这次她主动提及要出去玩,可高兴坏了施景云。得知施唯一今天回来,昨晚施景云就打电话嘱咐过阿纲,要他早些来车站等候施唯一。

    施唯一点点头,周身的气息都是愉悦的。

    阿纲眼神毒辣,一眼就看出小姐心情很不错。据他暗自派去保护施唯一的保镖说,这些天小姐一直跟她那三个朋友在一起,其中有一个男孩跟小姐走得特别近。

    阿纲多看了眼神采飞扬的施唯一,暗自猜想,小姐之所以这么开心,是因为那个叫始宇的少年吗?

    他瞅了瞅站在马路旁边等出租车的始宇,心里对他的成见淡了些。

    这跟踪狂能让他们小姐开心,如今看来,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玩的愉快阿纲就放心了,车备好了,小姐,上车吧。”

    “嗯。”

    施唯一坐进阿纲开来的宾利中,车子从始宇面前开过,施唯一从后视镜里看着始宇,心一软,突然开口说:“阿纲,倒车。”

    阿纲摆出一副早知道就会这样的神色。

    “是。”

    车子往后掉了个头,最后在始宇面前停下。

    始宇瞄了眼车内的人,见到坐在后车座的施唯一时,有些惊讶。还真是有钱,又换了车。施唯一摇下车窗,对他说:“始宇,上车,我们载你一程。”

    始宇也不跟她客气,大大方方上车,就挨着施唯一坐下。

    “你住哪里?”

    始宇正在找地方放背包,他听到这话,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应道:“城北军区大院。”

    施唯一一愣,“你住那里?”那可是政界大人物才能入住的地方。

    始宇也没有解释,只点点头。

    施唯一面色有些怪,她一个土匪头子的女儿,亲自开车进军区大院,这不是找死吗?

    “咳,阿纲,开车去军区大院。”阿纲头上冒出一层密汗,说实话,跟在四爷身边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去军区大院。这事若被兄弟们知道了,不得笑死他?

    阿纲乖乖开车,普通车子不允许进军区大院,只能在军区大院外停下。始宇跳下车,转身冲施唯一摇摇手,又跟阿纲说:“写了,阿纲哥。”阿纲嘴角一抽,他这年纪了还被小伙子喊哥,他长得真有那么年轻?

    阿纲默默看了眼镜子里自己这张方正的中年脸蛋,心情相当的好。

    施唯一看着始宇一路顺畅走进大院里,他沿着马路走,过往的大人孩子,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看来他身份不简单。

    目光一沉,施唯一问阿纲,“始宇到底是什么人?”

    施景云担心她会被欺负,自然会将她身边人的身份查清楚,施唯一虽是在问阿纲,可口气却带着命令。阿纲启动引擎开车,回了句:“他爷爷始天一,赫赫有名的武将。”

    “大将军?”

    “嗯,德高望重,很受领导人尊重。”

    施唯一眯起眼睛,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并不好。

    她是黑帮老大的女儿,始宇却是大将军的孙子,他二人身份悬殊,是不是暗示着,这场暗恋的结局也会…

    施唯一双手捏成拳头,浅绿色的眼睛里聚满了坚定。

    *

    “听说了吗,秦家二少回国了!”

    一群富家少爷走进KTV,程世二指夹着烟,对身旁人说。

    闻言,其他少爷们脸上都露出同情而下流的笑,“听说他那玩意儿不行了,还专门送出国治疗去了,也不知道现在顶用不顶用。”

    “哈!”

    一群人轰笑,大多都是幸灾乐祸的。

    黄易龙走在程世身边,也忍不住笑,笑完了,他才说:“我记得秦二少对绿珏那妮子一往情深,现在那东西不管用了,以后看见了绿珏,那滋味…”

    “啧!”

    “看得见吃不着,活受罪!”

    “就是!”

    开了个包厢,一群人上了二楼。

    眉浅跟一群姐妹们正在二楼唱K,她抽空出来抽口烟,正好听到了程世他们的谈论。

    她吸了口女士香烟,靠着墙壁,目光略朦胧。

    “小浅,出来这么久做什么,还不进来?”

    已是五月,绿珏穿着一身粉蓝色吊带长裙,柔亮长发照例披在肩后,巴掌大的甜美脸蛋在绚丽灯光下,显得更加动人。眉浅捏了捏绿珏的脸蛋,将指尖香烟按在过道旁的绿化盆里摁灭。

    “秦顾南回来了。”

    包厢门开着,歌声有些吵,眉浅说第一遍,绿珏还没怎么听清楚。“你说什么?”

    眉浅扫了眼绿珏的脸蛋,灯光打在她脸上,流光溢彩。“我说,秦顾南回来了,就那个被你暗示去对付幽居身边那条狗,结果不知道被谁给打得下身不举的秦顾南,秦二少!”

    绿珏这次听清楚了,她微微一愣,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她没想到秦顾南会受伤那么严重。

    “那他那里,现在恢复了吗?”

    “谁知道?”眉浅耸耸肩膀,推着绿珏进包厢,“别想这些了,咱们继续玩。”

    绿珏坐在包厢里,听着朋友们的声音,却是恍惚不已。

    …

    奥迪r8停在理工大学门口,绿珏放下跑车敞篷。

    她坐在驾驶座,脸上架着一副超大的黑色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她扭头望着餐厅里面忙碌的幽居,红唇紧抿着。在所有亲朋好友面前被幽居跟幽修当众悔婚丢脸,按理说她该从此跟幽居誓不两立的,可她就是犯贱,就是放不下他。

    躲在暗处观察工作中的少年,绿珏不由得想起八年前第一次在宴会上见到十四岁的幽居。

    穿着白西装的幽居端着红酒杯,他站在窗口,矜贵冷漠的气质跟周遭华丽贵气格格不入。他是孤独的人,孤独的让绿珏不由自主向靠近他。她用八年的时间朝他走去,可她每前进一步,幽居就要不动声色后退一步。

    这八年,她真的太累了,可她甘之如饴。

    不想被幽居看到,绿珏的车在树荫下停了十几分钟就开走了。她驱车去学校,车子刚驶进地下停车场,一个人突然从一旁窜出来,横在下坡路中间。

    急踩刹车,绿珏看着那个男人,有些愠怒。

    “你忙着找死投胎啊!”绿珏打开车门,愤怒走下去,走得近了,看清那人面貌了,绿珏突然变了脸色。

    这人,竟然是刚回国没两天的秦顾南!

    “怎…怎么是你?”明明自己没做什么愧对他的事,可时隔大半年再见到这人,绿珏竟然心虚害怕得双腿发颤。秦顾南从暗处走出来,露出一张长久不见阳光,呈现出不健康白色的脸。

    不过**月不见,秦顾南整个人大变样,那张脸瘦巴巴的,眼眶深深凹进去,瘦得皮包骨头的秦顾南看着有些吓人,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环境下,就更让人心生寒颤。

    瞪眼看着秦顾南一步步朝自己靠近,绿珏双腿抬起踉跄着往后退,高跟鞋在地上敲出慌乱的节拍。

    “怎么会是我?”秦顾南的声音哑哑的,那是因为那天晚上他痛苦嘶吼,伤到了喉咙,落下的后遗症。“你有脸问怎么是我?”秦顾南将绿珏逼到跑车跟他的身子之间,再也无路可退。

    冰凉的手指顺着绿珏的下巴往上,指尖所到之处,绿珏的肌肤都会跟着颤栗,生出一颗颗小点。

    那一排排的鸡皮疙瘩,足够说明她有多心虚。

    秦顾南的手指停在绿珏的眼睛上,只要他按下,绿珏的眼球就会爆。

    绿珏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一出声,就惹怒了他。

    她害怕到浑身颤抖的样子,显然成功取悦到了秦顾南。秦顾南手指盖在绿珏眼皮上,不轻不重地揉,还说:“绿珏,我回来了,本来想要彻底痊愈,我至少要在医院里躺到明年。”

    “可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所以我就回来看你了。”

    “绿珏,你说,我对你多痴情?”

    秦顾南在绿珏敏感的脖颈上洒下比匕首还要让人害怕的话,绿珏依旧紧绷身躯,死撑着不出声。秦顾南手指往绿珏眼眶里面按,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绿珏的耳垂,舌尖来到她的耳蜗,他又问:“绿珏,你感受到我对你的爱了吗?”

    “多么炽烈,多么衷情啊!”

    绿珏被吓坏了,终于开口说话了:“秦顾南,你别发疯了,你弄疼我了。”她的眼球隐隐作痛,像是要爆炸了。

    秦顾南表情一僵,“疼?”他脸上突然流露出疯狂的神色,对绿珏暴吼:“你也跟那些人一样,在嘲笑我不是个男人是不是?”

    “你比谁都更清楚,我会成为如今这副模样,都是拜你所赐!”秦顾南突然就失去了控制,大手指用力按绿珏眼框里面一按,绿珏眼球一阵剧痛,也吃痛叫出声:“啊——”

    眼泪硬生生从眼角挤出来,绿珏一把打开秦顾南的手,又奋力推开他,连滚带爬逃出地下停车场。

    秦顾南看着她仓皇逃跑的背影,大声喊了句:“绿珏!你别想逃!我为你落得终身不举的下场,你别想逃出我的掌心里!就算是死,我也会拉着你陪葬!”

    绿珏疯了一样往外跑,宛如身后有大批洪水猛兽。

    秦顾南的警告还在她耳旁盘旋,绿珏心里一慌,高跟鞋插进下水道盖板的缝隙里,她一下子跌倒在水泥路上,纤细的小腿被擦破,流血不止。

    “呜——”

    “呜呜——”

    绿珏趴在地上哭,哭的撕心裂肺,呜咽不停。

    “疯子!王八蛋!神经病!”

    各种难听的谩骂声从千金小姐的嘴里蹦出,若被人看见,铁定得惊爆眼球。

    …

    始宇骑着机车,飙车从学校外面的马路上开过,劲风吹起女学生们的裙边,招来女孩子们一阵痛骂。

    施唯一下车的时候,刚好看见前方女孩的裙角在风中飞扬,露出白色小内裤。

    她推推眼镜,骂了句恶俗……

    始宇把车停在机车专用停车场,锁好车,他提着钥匙圈跟小笼包去教室,刚爬上长梯子,就看到站在广场中央的施唯一。

    她今天特意穿了条浅粉色的裙子,头发细看没什么区别,但始宇眼睛多毒辣,一眼就看出她的头发今天似乎有绑过的痕迹,不知为何,最后又放了下来。

    始宇一挑眉梢,这丫头今天打扮得这么…好看,是打算做什么?

    “嗨,小唯一,吃早餐没啊?”

    始宇把自己手里的小笼包扔给她,施唯一赶紧伸手接住,摸着暖暖的小笼包,施唯一心头一热。她张张嘴,鼓起勇气准备说点什么,结果始宇问了句:“你喷香水了?”

    到嘴的话,全部噎在喉咙后。

    施唯一喉咙上下一滚,默默收回想说的话。

    “你今天怎么回事,穿粉裙子,喷香水。”始宇眼神往下瞄,盯着施唯一的鞋看了一眼,更加惊奇,“啧啧,还穿上高跟鞋了。”这天,是要下冰雹了?

    小唯一都知道打扮了。

    被始宇这么一说,施唯一觉得难堪。

    她脚趾往后面缩了缩,头也跟着低下去,但是始宇没注意到这个,他看了眼手表,忙说:“要上课了,先走了,拜拜。”始宇拎着包越过施唯一朝建筑系走去,一点也没发觉到身后女孩表情有多挣扎。

    捏着手里的热包子,施唯一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施唯一,你怎么这么懦弱?

    深呼吸一口气,施唯一突然抬头转身,挺直了身板,大声冲渐行渐远的青年喊了句:

    “始宇!”

    “我喜欢你!”

    这一声突来的告白,震惊了路过的同学,也震撼到了始宇。脚步戛然停下,始宇难以置信,他刚才好像听到小唯一在说喜欢他。

    怎么可能,小唯一胆儿那么小,一定是幻听。

    但他忽视了一件事,每一个怀春少女,都是拯救世界末日的英雄,都有与末日决斗的勇气。

    见始宇迟迟不回应,施唯一又喊了句:“始宇,施唯一喜欢你!”反正脸已经丢了,也不怕丢更大了。

    始宇眼睛猛地睁大,他僵硬扭过头,看着俏脸通红的施唯一。喉结微微滚动,始宇拎着包的手一紧。

    “喜欢我还不快过来?”

    “啊?”施唯一一愣,这是什么回答,是同意还是拒绝?

    “啧!”始宇把书包往肩上一扛,走过来拉着施唯一的手指,一边往经济管理系走,一边解释:“现在,送女朋友去教室上课。”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两天,喜欢这本书的宝宝们,别忘了把你们手中的免费评价票跟月票赏给歌儿哦~

    推荐唐久久作品【妖王归来之盛宠萌妃】,pk求收藏求点击!

    一对一穿越宠文,重生男主vs穿越女主

    她,是流落小官之家的将门贵女,掌经济命脉,乐观坚韧,生命力像杂草一般旺盛,如随时能耀进人心的明媚日光。

    他,是备受帝王之宠的尊贵王爷,控暗中势力,貌美若妖嗜血狠辣,携恨重生誓要搅得山河变色,是世人心中敬而远之的“妖王”。

    从后宅到朝堂,金戈铁马荡气回肠!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