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5萌 不叫男人叫畜生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5萌 不叫男人叫畜生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3月12号这一天,是程清璇的生日,但她却被被穆兰夫人留下来加班了。

    一直工作到十点,她才将穆兰夫人交代的工作做完。

    程清璇关了办公室的灯,乘电梯下楼。

    看着电梯镜面里有些疲惫的自己,程清璇揉揉脖子,微抿着唇,赶完超量的工作量,她脑子都浑浊了,连带着那对往日里水灵灵的眼睛也变得空蒙。

    公交车已经下了班,只有节能公交还在马路上悠悠地晃,承载着底层打拼的工人跟白领。

    “到哪儿?”司机看着正前方,头也不回地问。

    节能公车的路线跟普通公车路线不一样,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趟车,也不知道会开到哪里,便说:“随便。”

    “三块。”

    程清璇刷了卡,走到公车最后一排坐下。

    车上只有一个年轻人,跟三个中年人,看着都很疲惫,尤其是哪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应该是刚出入社会打拼的。受了一天白眼,也只有公交车上小小的一张椅子允许他暂时放纵。

    程清璇看着青年男人,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每一躺公车,都是一段独自的人生,唯一的不同,公车你可以自由选择上下车站,而人生,一旦选择了上路,就再也不许回头。

    程清璇这一觉,竟然睡到了终点站。

    车上,只剩下她跟司机二人。司机摇醒程清璇,“该下车了,到终点站了!”

    眼神先是闪过迷茫,几秒之后,程清璇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公车上。“哦,谢谢。”

    程清璇提着包下车,刚一下车,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伤心的哭声。声音不止一道,应该是谁家出了事,程清璇环顾一圈四周,却没瞧见这附近有住户区。司机拿着茶杯朝公车站外走,边说:“别看了,从这条小路往前走两百米,是一家殡仪馆,每天晚上都有家属哭,习惯了就好。”

    程清璇愣了愣,节能公交车的终点竟然是殡仪馆,倒是像极了人生,人一生且骄傲且狂放,到头来,也不过是躺在殡仪馆里的一抔白灰。

    看了眼灯光明亮的城区,隔得倒也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程清璇犹豫了两秒,迈腿走进黑暗里。很少有小偷会潜伏在殡仪馆附近抢劫,程清璇一个人走在空旷无人的马路,倒也不怕遇到坏人,再说,她包里还放着双节棍防身。

    “是的,奶奶她老人家已经走了,走时很安详。”

    “您放心,一切有我,我会安排好下葬仪式。”

    “劳您关心,我没事,人都要过这一关。”

    前方分叉去殡仪馆的小道上,站着一个身穿灰色夹克的男人,夜里的风将他的围巾吹得飘摇,他握着电话,声音听着情绪很低落。程清璇停下脚步看他,总觉得这人有几分熟悉。

    那人挂断电话,一抬头,看到程清璇,先是一怔。

    “又见面了。”

    那人主动开口,彬彬有礼,看上去是个教养很好的人。

    程清璇指了指自己,反问一句:“你在跟我说话?”

    李牧点头,纵然悲伤,却不忘微笑。“你不记得我了?我叫李牧,我奶奶是穆安宁,你们之前在Z大见过的。”

    一听这名儿,程清璇顿时想起来他们之前是在何处见过,这李牧,不正是她大学老师穆安宁的孙子么?上次Z大校庆,两人还曾见过面。联想到李牧刚才接电话说的那些话,程清璇表情微变。

    眺目望向殡仪馆的方向,程清璇动动嘴唇,开口,声音微涩:“该不会是…穆老夫人她…”

    李牧点了点头,“是的,我奶奶她老人家于今天下午三点仙逝。”

    “怎么会?”程清璇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穆安宁是个八十几岁的老人,本就是将死之人。但对程清璇来说,穆安宁还是大学里那个年轻美丽的老师,明明在去年,她们还一起探讨过时尚…

    一晃五十年,故人年轻时的一颦一笑她还深刻记得,这一晃眼,故人却躺在了冰冷了棺材里。

    “我可以去送她最后一程吗?”

    李牧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自然可以。”

    跟着李牧来到殡仪馆,穆安宁的遗体还未火化。

    她躺在棺材里,身边放着几株白菊,悲伤的哀乐在大厅里回响,穆安宁老人的子子孙孙跪坐在地上,哭成一片。长孙李牧垂首站在悼念厅里,精神不济。

    程清璇将白菊放在穆安宁肩头,心头酸涩。

    “老师,走好。”

    她的声音很轻柔,就连李牧都没有听到。

    “好了,该送去火化了。”

    闻言,穆安宁的女儿跟两个儿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妈!你好走啊!”大儿子跪着爬到穆安宁棺材旁,他看着棺材里遗容安详的穆安宁,哭得像个孩子,“你这一走,我们仨儿,就没有妈了!”大厅里的亲朋好友听了这话,全都红了眼睛。

    母亲与孩子的爱,是这世上最纯粹无私的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的爱。

    在母亲的棺材前,七八个子孙后辈都抑制不住情绪,崩溃大哭。

    李牧肩膀一直耸,也暗自抹泪。

    程清璇走到空处,看着殡仪馆的职员走过来,摊开双手对穆安宁的子子孙孙说:“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见老人最后一面吧!”

    子孙后辈依照辈分看穆安宁最后一眼,这才抹着泪站在一旁。

    棺材被殡仪馆职工抬着送去火化屋,程清璇静静看着,这一刻,她无比清晰体会到时移世易,物是人非。她曾经的朋友现在都七十好几了,其中走了多少,病了多少,苟延残喘的又有多少?

    回家的路上,程清璇全程是用跑的,她放空脑子,只是机械重复地迈腿,奔跑在无人的街道。

    与时间赛跑,与生命赛跑,与命运赛跑。

    好似跑完整座城,就能战胜命运,战胜生老病死。

    …

    久等不见程清璇回来,幽居准备去她公司找她。

    刚走出小区,他就看到靠着大树,大口喘气的程清璇。幽居放下心来,走到她身边,问:“怎么不回家?”

    程清璇猛地抬起头来,那双眼睛的里目光有些懵懂。“我有家吗?”

    她跑得狂汗淋漓,此刻胸膛剧烈起伏着,英气的俏脸也有些白。幽居被她这副模样吓着了,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巾,温柔拭擦掉她满脸的汗水,才用双手捧着她的脸蛋,低头亲吻她发热的额头。“说什么傻话?”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幽居声音有薄薄的一层愠怒,程清璇拽着他的衣领子,被抽干的力气慢慢回到体内。“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她不想对他说这样的话的,她知道刚才那话伤到了幽居的心。

    她不想的。

    “没事,这次原谅你,胆敢有下次,绝对不饶你。”

    “嗯。”

    程清璇头抵在幽居肩头,等呼吸没那么急促了,她才说:“穆安宁老人你还记得吗?”

    幽居蹙眉想了想,才疑惑问:“是Z大校庆遇见的那个坐轮椅的,你曾经的老师吗?”

    “对。”

    联想到程清璇的异常,聪明如幽居,立马便猜到发生了什么。“她走了?”

    “嗯,听说痴呆了一个月,今天下午三点钟走了。”

    “走的时候很安详。”

    程清璇抬起头,冷月下,她苍白的脸布满了绝望,“幽宝,还记得她说的吗?她说,我死在了那场地震,那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还是程清璇吗?”程清璇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今儿见到穆安宁的遗体,想起她说的那些话,程清璇就很心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在未来世界的她,怎么会死在那场地震?

    心脏倏然一紧,幽居抱紧她,他比她更恐慌。

    “不许乱想,你在这里,在我怀里,你就是程清璇,是我的小羽毛。不要想太多,人都是要死,你我老了也会死。”幽居拍拍她的后脑勺,耐着性子安慰她,“小羽,你累了,我抱你回家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了,嗯?”

    程清璇沉默,好一会儿,才轻声应道:“嗯。”

    幽居打横抱起她往家走,程清璇闭着眼睛,眼皮好重好重…

    看着程清璇真正睡过去,幽居才松了口气。

    他关了房间的灯,只留一盏壁灯。

    打开上了锁的抽屉,幽居拿出一个纯黑色的高档礼盒,他打开盒子,取出盒子里的白色手表,戴在程清璇手腕上。本来是打算在十二点之前送给她的,结果她回来时已经快一点了,就这样,幽居错过了程清璇的生日。

    “小羽,生日快乐。”

    低头吻住程清璇的嘴角,幽居这才脱衣服躺下。

    照例要抱着程清璇,幽居才能入睡。

    *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第二天醒来,程清璇精神明显恢复了,她翻身趴在幽居身上,又是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儿。

    “快醒醒!”

    脑袋在幽居脖子上一个劲儿地蹭,程清璇有些兴奋。

    幽居揉揉眼睛,慢慢睁开,还没看清头顶上的脸,程清璇突然抱住他的后脑勺,俯下身给了他一个深情长吻。

    迷迷糊糊扣住女孩的腰,幽居闭着眼睛回应的程清璇的吻,等到实在是憋气不行了,幽居这才念念不舍松开她的嘴。“…嗯…”呻吟一声,幽居推开程清璇,她压得他下身不舒服。

    程清璇被他推开,还在傻笑。

    幽居继续迷糊了会儿,才睁开黑眼,迷茫看着程清璇,“大早上的,傻笑什么?”

    程清璇摇了摇手腕,笑的那叫一个幸福,“幽宝,你什么时候买的?”他竟然把她曾在瑞士只偷偷瞄了一眼的手表买了回来,还在昨晚悄悄把表戴在了她的手上。

    天知道一大早上起来,看到手腕上的女士腕表时,她有多惊讶,有多感动。

    明白她在激动什么后,幽居一把将她扯到怀里来问:“喜欢吗?”还没睡醒的声音尚还低哑,有点小性感。

    程清璇手指在他胸上画圈圈,嘴角咧到了耳根子,“当然喜欢!”

    “你送的,我就更喜欢了!”

    “快说,什么时候买的!”

    程清璇又翻身坐在他的肚皮上,双手掐着幽居的脖子,激动的控制不住情绪。幽居眯着眼睛,那张脸在早上有几分小性感,少了几分凌厉味道,“那天排队买车票,顺带买了。”

    程清璇盯着这块表看了好几眼,幽居又不是瞎子,她喜欢,他刚好有钱买,自然是要买来送给她的。故意留到昨晚给她,就是想给她个惊喜,哪知她回来晚了,没能在生日当天送给她。

    “幽宝,我越来越爱你了,怎么办?”程清璇整个人趴他身上,好在她体重轻,没有压坏他。

    幽居有一下没一下拨弄她的长发,“那就做到更喜欢。”

    “好。”

    又在幽居脸上大大地亲了一口,程清璇这才滚下床去洗漱。

    这一天上班,程清璇整颗心都喜滋滋的,吃嘛嘛香,做嘛嘛顺利,那神气得意的样子,直让穆兰夫人侧目。

    两个人一起出公司,乘车去商场专卖店查看销售状况,穆兰夫人单手撑着太阳穴,无意间瞄到程清璇手腕上的表,浅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来,“表不错。”

    “谢谢夸奖。”程清璇回了句,扭头看着窗外,忍不住偷笑。

    穆兰夫人撇撇嘴,故意说:“你刚进公司,又是孤儿,戴不适合自己身份的东西,不怕别人乱想?”虽是疑问句,但程清璇可以肯定,穆兰夫人这是在拐弯的提醒她,要时刻注意,不能给同事留下把柄跟说闲话的机会。

    程清璇的入职资料上都有记录,家人那一行她写的是孤儿,一个孤儿,刚进公司三个月,哪有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程清璇赶紧将袖子扯长些,盖住表。“这表很贵吗?”

    “不是很贵,也就三十几万吧!”

    穆兰夫人轻飘飘抖出一个数字,差点把程清璇吓瘫痪。她知道伯爵的手表贵,但她没想到这一款表会这么贵,她以为最多十几万来着。留了个心眼,程清璇将表完全藏在袖子口里面,她可不想被人误会成是被别人包养的小金丝雀儿。

    “不过跟你那条项链比起来,这表实在不算什么。”

    项链?

    是指幽居给的那条,他母亲当年的陪嫁项链?

    “那项链,也很贵?”

    “LK2050年推出的至尊款,全球仅此一款,没有具体售价。不过据我所知,这条项链被A市三大富豪家族之一的康家当家的以五千多万拍到手。”穆兰夫人今天戴着复古时尚链条眼镜,她偏过头,眼镜后方的蓝眼盯着程清璇,起了些变化,“若我没猜错,你那小男友就是幽家那位传说中的公子哥吧!”

    程清璇傻呆呆点头,已经听不到穆兰夫人在问什么了。

    她原以为那条项链最多也就值一两百万,没想到竟然是LK国际的至尊款。

    LK国际本就是这世上最昂贵、最奢侈、最著名的珠宝品牌,它每年都会推出十款限量款、五款豪华款,五年才推出一款至尊款,全世界仅此一条。康家当家的以五千多万的天价拍下这条项链,又作为陪嫁品送给康欣,这样看来,幽居的身份还真是尊贵。

    老爸是Z市传奇企业幽暗国际的老总,外公又是A市的大富豪,什么叫做含着金钥匙出生?幽居这就是!

    跟幽居一比,她程清璇这首富之女的身份,简直弱爆了!

    …

    回到家,程清璇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榔头,在屋子里观察琢摸着什么。

    幽居见她在屋内转了半天也不说话,他啪地一声合上书籍,走过去问:“你拿着榔头转悠了十几分钟了,准备干什么?”

    程清璇举起手中榔头,回了句:“找个不显眼的地方,砸块砖,藏东西。”

    藏东西?

    幽居一脸古怪,“你要藏什么东西?”

    “我听说,你给我那项链值好几千万,我得在墙上敲个洞,把项链藏起来,要是被小偷给盗了,我找谁哭去?”程清璇说完,眼镜突然一亮,她跑到壁炉左边的墙角蹲下,兴奋地说:“就这儿!”

    她举起榔头,只听砰砰两声,砖块跟装修成白色的墙体碎裂。

    她掏了个洞,折身回房,捧出那昂贵的项链,用小盒子装着,小心翼翼藏在墙角里。

    幽居全程看得瞠目结舌。

    她就这点出息?

    “你这个大坑,要怎么补上?”项链是藏起来了,但砖已经碎了,墙体也破了,她拿什么补?

    程清璇得意一哼,“你太小瞧我了!”程清璇将门后方的袋子提出来,当着幽居打开,幽居一看,顿时扬起眉梢。

    里面竟是一块砖头大小的木板,一桶白色墙漆,一个小刷子,一双手套。

    程清璇一屁股坐地上,套上手套,打开墙漆,屋子里顿时弥漫开一股子刺鼻味。“姐姐心灵手巧,保证做的让人看不出来异样。”她用小刷子,将墙漆刷在木板上,然后放到阳台上,“吹几个小时就干了。”

    幽居见她浑身都沾了墙漆,有些嫌弃,“去洗澡,不洗澡不许上床。”

    “洗了可以上你不?”

    幽居低头看着她,目光有些意味深长,“试试不就知道了?”

    知道幽居有洁癖,程清璇这次不贫嘴了,乖乖去洗澡。

    …

    被某个小妖女压在床上,幽居眼神有些玩味。

    程清璇高高在上睨着身下等待被品尝的城草,笑的贼贱。“信不信我把你啃得骨头都不剩?”

    城草双手搁在脑后,挑衅一勾唇,“悉听尊便。”

    得到幽居的首肯,程清璇像是那脱缰的野马,几下就剥光了城草身上人模人样的伪装,露出那衣冠禽兽的真姿态。幽居长臂一伸,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盒T,他抽出一个,用二指夹着,放在程清璇胸口。

    程清璇颇纯洁的问了句:“给我做什么?”

    那东西在她面前晃了晃,只听幽居说:“你来。”

    程清璇红着脸取下那东西,撕开,顿时一股水果香味儿飘进鼻子里,她闻了闻,竟然觉得饿了,竟然TMD在这个时刻想吃苹果…面色一窘,程清璇十分难为情的给幽居戴上。

    …华丽分割线。

    五十分钟后,程清璇裹着浴巾,外面披着幽居的羽绒服,偷偷摸摸跑出房间。她将阳台上的白板子取回来,贴在角落的墙壁上,这才跑去厨房打开灯,削了个苹果,一个人站在灯光下啃苹果。

    幽居下意识收紧怀抱,却扑了个空,他眼睛眯开一条缝,没见到程清璇还有些奇怪,跑哪儿去了?他直接裹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躲在厨房吃苹果的程清璇。

    眉梢稍微挑高了些,幽居依着门框架,问了句:“知道在上面很耗体力了吧?”

    偷吃被幽居看到,程清璇更囧了。

    她喉咙一滚,瞪着两只眼睛瞅幽居,就是不肯承认。

    幽居走过去,倒了三分之一的热水,又跟三分之二的冷水兑成温水,递给程清璇,“慢点吃,喝口水,噎着不难受?”他给她拍胸口,程清璇打了个嗝,苹果这才落进胃里。

    幽居眸子染笑,他亲自喂程清璇喝下水,才忍笑说:“以后费体力的事我来。”

    程清璇一撇嘴,“那我呢?”

    “你?”幽居把苹果抢过来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嚼,拿余光瞥她,“你负责享受,负责摆好姿势配合我就成。”高难度的姿势还有待解锁,这是一个持久战,还需努力。

    程清璇想到少儿不宜的画面,默默脸红。

    “衣冠禽兽!”

    说好的高冷禁欲呢?剥了衣服都一个样儿,都他妈索取无度,不知羞耻!

    一看程清璇咬牙切齿的样,幽居就知道她一定在心里腹诽他,他忍住笑,同样很惊讶,很少对一件事如此专注的他,这辈子竟然对有两件事如此的专注,一是床事,二是爱她。

    每一样,都是她。

    *

    “听说了吗?李家的李易回来了,据说是在部队犯了事,被开除了。”始母坐在沙发上擦杯子,边跟看报纸的始守说。

    始守右手捏着报纸,一对眼睛挂在报纸上,移不开眼,看得津津有味。他左手在桌上摸了摸,找他的茶杯,始宇刚好从楼上下来,他坏坏一笑,把自己手里的雪碧倒在始母刚擦好的杯子里,跟始守的茶杯换了个位。

    摸了十几秒钟才摸到自己的茶杯,始守没有一点怀疑,抬头将雪碧一股脑灌进嘴里。末了,他咂咂嘴,心想今儿这茶味道有些怪。

    始母见始守还没察觉出问题,终于忍不出,噗呲一声笑出来。

    始守疑惑抬头,看着始母那不怀好意的笑,问:“笑什么?”

    始母努努嘴,直说:“问你的好儿子!”始守抬起头,见到始宇正端着他的茶杯喝茶呢,顿时气得哭笑不得,“嘿,好小子,竟敢整你老子!”

    始宇赶紧放下茶,“爸,我错了,我错了!”

    始守卷起报纸,朝始宇脑袋上敲打几下,这才解了气。始宇好一番讨好求饶,始守才继续看他的报纸,始宇朝窗外看了一眼,他的爷爷正在外面练太极,精神抖擞。

    “妈,你刚才说谁回来了?”

    始母将杯子重叠好,然后倒着放在盘子里,又说了遍:“老李家的二儿子被部队开除了。”

    “哪个李家?”

    “就以前,你爷爷的老部下,李忠!他家大儿子不是经商了么,二儿子前两年跑去部队当兵,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去年被记了大过,今年又犯了事,彻底被开出军籍。”

    闻言,始宇眼睛一眯,问了句:“他家二儿子,是不是叫李易?”

    始母起身将茶杯端去厨房,边应道:“是啊,你们两个年龄差不了几岁,又是一个机关大院长大的,按理来说可以成为好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以前就看李易不顺眼。倒是跟尘家姚家的孩子要好,说起来,尘家的尘栗进部队不到三年,考上了军校不说,前些日子还升少尉了…”

    始母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有些小,始宇要竖起耳朵才听得见。

    始宇手指转动着桌上的茶杯子,不禁眯起眼睛,李易,以前你逃去部队我不能耐你何,现在你被开除了,还能躲到哪去?

    始守在看报纸,丝毫没察觉到儿子的情绪变化。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相爱的人依旧如胶似漆,心里有鬼的则继续躲避。

    直到五一前夕收到程清璇的短信,施唯一才恍惚发觉,她竟然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有见到过始宇了。

    这天,始宇在打球,天气已经开始转热了,不少人都穿上长袖单衣。他走到看台上坐下,点开程清璇发来的短信,短信上说,她跟幽居决定无五一去邻市旅游,问他跟施唯一要不要同行。

    陡然见到施唯一三个字,始宇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

    施唯一…

    再见,他们该说什么?

    去,还是不去?

    五月一号。

    程清璇跟始宇大清早乘公车赶到汽车站,两人穿着白色二的T恤,同色系的牛仔外套,都背着一个橙色的登山包,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情侣装。两人站在车站门口,等着始宇跟施唯一。

    九点过十分,始宇率先赶到。

    他看了一圈,没见到施唯一人,心情还有些复杂。

    她还是不肯见他?

    车次九点半发,到了九点二十还没有见到施唯一的身影,程清璇说:“唯一可能不来了。我们走吧?”

    幽居点头,“也好。”

    始宇又看了眼外面的马路,目光流露出失落来。他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失落。

    三人转身刚准备进车站,一辆白色马萨拉蒂飞快驶来,停在车站外。施唯一提着包从车上下来,大喊一声:“等一下!”听到声音,始宇骤然转身,看到穿着休闲春装的施唯一,刚还死气沉沉的双目,顿时闪亮起来。

    “还以为你不来了。”

    程清璇笑了笑,第一个过安检。

    幽居紧跟其后,始宇跟施唯一对视一眼,又火速别开目光。

    上了车,程清璇跟幽居坐一排,始宇跟一个中年女人一排,施唯一则跟一年轻小伙子一排。

    汽车开的还算平稳,开出市区上高速有一段路有些颠簸,施唯一还是头一次坐汽车,有些不适应,似乎是要吐了。她抿紧嘴巴,不敢做声,生怕自己忍不住吐了出来。

    一个大的拐弯,施唯一终于忍不住,已经到了喉咙口污秽物还是吐了出来。

    她怕影响他人,竟然用手捂着,眼泪汪汪。

    身旁青年发现了施唯一的状况,他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颇嫌弃骂了句:“知道晕车还不拿几个袋子,缺德!”

    施唯一听出他是在骂自己,就更加自责了。她用手堵着嘴,但那股馊味儿却沿着她周边蔓延开来,那青年赶紧用手堵住鼻子,骂骂咧咧。“妈的!晦气!坐个车还遇到晕车的!长得就像个蠢货!”

    施唯一还是那副糟糕的打扮,也难怪青年会这样骂。

    程清璇睡着了没听到,幽居也在打瞌睡,一时间没有人出来替施唯一解围。

    始宇脑袋上戴着一耳机,正巧音乐播放完,又刚好听到青年在骂施唯一是个蠢货。心里突然燃起万丈怒火,始宇摘下耳机,解开安全带走上前。

    一只手靠在前方的车背上,始宇站着,垂眸睨着那还在不依不饶骂施唯一的青年。始宇克制住脾气,说:“你,给我去后面坐!”他面无表情看着青年,阴柔的俊脸在这一刻,显得极为严肃唬人。

    那青年被始宇气势镇到了,但还是硬着脖子不愿丢面子,“你谁啊!老子买票了,你没权利对我指手画脚!”

    给脸不要脸!

    始宇一撇嘴,“哥哥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

    青年听了这话一愣,始宇俊美的脸突然变得阴狠,右手勾成拳头,直朝青年鼻尖上砸去。

    砰——

    青年瞪大眼睛,始宇手收回时,一股鼻血猛地从青年鼻子里喷出。

    脸色一白,青年立马解开安全带,屁滚尿流爬去始宇的位置。

    “欺软怕硬的怂逼!”始宇看了眼施唯一,有些不满,“以后遇到这种货,直接给我揍!”施唯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难受极了,始宇心一软,舍不得谴责她。

    转身去司机台,扯了几个袋子,始宇走回来,从包里摸出自己的矿泉水,这才在施唯一身旁坐下。

    “松开手。”

    始宇把袋子打开,放施唯一嘴巴前面。施唯一摇头,她怎么可以让他看到她这么狼狈的一面?

    “在我面前,想吐就吐,别憋着!眼泪汪汪的,哥哥看着心疼。”始宇像哄骗孩子,语气柔柔的,施唯一不知哪根筋答错了,真松开了手。

    呕——

    趴在垃圾袋口,施唯一一阵狂吐。

    周边人听到动静,都有些皱眉。幽居被这动静闹醒,他睁开眼,扭头看身后,正好瞧见始宇温柔地给施唯一拍背,他目光一转,有些复杂跟惊讶。

    “擦擦嘴巴。”

    始宇把纸巾递给施唯一。

    施唯一接过纸巾擦了擦嘴,将废纸一并扔进袋子里,又把脏了的手擦了擦,施唯一才仰头靠着车椅,一脸虚白。“我…我不知道我晕车…”这话,算是解释。

    始宇啥话也没说,只是打开一瓶矿泉水,默默送到施唯一嘴边。

    施唯一一愣。

    “张嘴。”

    她乖乖张嘴。

    始宇将矿泉水倒进施唯一嘴里,才说:“漱一下口。”

    施唯一嘴巴包着水咕哝咕哝转,才把脏水吐到袋子里。始宇亲自将袋子系好,扔到垃圾袋子里,又对司机说:“司机大哥,这窗户我可以打开一扇不,你放心,我绝不伸手伸头出去。”

    那司机估计也是受不了这股味,才勉为其难点下头。

    始宇打开窗户,新鲜空气吹进来,散去了不少异味。施唯一偏头看始宇,这两个月来的尴尬突然间就释怀了。“谢谢你。”施唯一声音闷闷的,胸口还是不舒服。

    “谢什么!”

    “保护女孩子是应该的。你给我记住了,小唯一,动不动就骂女人的男人不叫男人,那叫畜生。”这话,始宇是故意讲给后面那位青年听的。“既然是畜生,你就给我往死里揍!”

    那青年忙着止鼻血,这会儿又听始宇这么说,刚才觉得不疼的鼻子又开始凉悠悠的痛。

    “如果不舒服,就靠着我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始宇拍拍自己的左肩,笑容很真诚。

    施唯一开始还坚持不麻烦他,可到邻市要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她靠着车椅东倒西歪几分钟,每一会儿就睡着了。始宇见她脑袋一会儿往这边偏,一会儿往那边靠,没个依靠。

    啧了一声,始宇将施唯一脑袋扣过来,轻轻搁到自己的左肩上,这才眯着眼睛假寐。

    …

    车子在宾城的车站停靠,四个人下了车,又打了辆出租车去宾城的雾海。那里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坐车只要四十几分钟。

    到了雾海,四人入住进早已订好的酒店。

    他们一共订了三件单人套房,程清璇跟幽居一间,施唯一独自一间,始宇一间。他们选的是具有中国古代特色建筑的四合院酒店,四间客房围成一个小院儿,他们住下三间房,另一间房住了另外一对小情侣。

    酒店环境很不错,古色古香,院子里的廊桥下,清澈泉水里,几条锦鲤畅游。

    放下包,几人换了衣服,在院子里碰头。程清璇戴上帽子,换了一袭水蓝色绑带长裙,披着长发,脖子上挂着个相机,准备得很周全。幽居罕见的穿了条蓝白相间的沙滩裤,他戴着一副墨镜,刚剪的头发劲短有神,跟程清璇站在一起,气质登对。

    施唯一也换了条裙子,不过是白色,很保守的双肩吊带群。白色的平底绑带凉鞋缠绕在纤细修长的小腿上,始宇默默看了眼她的小腿,忍不住吞口水。这丫头冬天捂得严严实实,这一脱衣服,他才发现她身材格外的有料。

    倘若她能将她那头躁乱的黑发捯饬捯饬,肯定会来个大变身。

    始宇换了套白色丝质套装,他什么都没带,就带了钱跟那个古董手机。

    雾海,顾名思义就是一处临海的景点,雾海最有名的景点是珍珠石。程清璇四人步行到海边,沿着海岸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才见到传说中的珍珠石。两块足有三长高,两张宽的礁石立在海边,一左一右,两石的正中间夹着一颗圆形的鹅卵石。

    “这玩意儿就是珍珠石?”

    程清璇长睫毛颤了颤,感觉自己被网上写的天花乱坠的旅游信息给骗了。幽居轻笑出声,“就当是来海边散散心,别不开心。”

    程清璇扭头看幽居,“跟你在一起,怎会不开心?”

    “幽宝,站珍珠石旁边,我给你拍照张。”

    这一次,幽居没有拒绝。

    “我也来!”始宇奔跑过来,搂着幽居站在珍珠石下,城草嘴唇抿成直线,酷酷的不愿笑,与他相反,始宇则笑的像个傻逼。

    始宇跑开口,程清璇继续给幽居拍独照。

    始宇看了眼坐在一根乔木上,弯腰在沙滩上写写画画的施唯一,暗想她在写什么呢?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站在施唯一身后,他眼睁睁看着女孩手持木棍,在沙滩上写下一个字:

    宇。

    很快,海水冲上来,将那个字洗刷干净。

    心尖一颤,始宇看女孩的目光,变得震惊跟复杂。

    施唯一扔掉木棍站起身,一转身,见到始宇,她如惊弓之鸟跳开,不确信地问:“你站这里多久了?”

    “刚来。”始宇双手环胸,他耸耸肩,故意笑的很邪痞,“一个人在这里写什么呢?”

    “没什么。”施唯一率先转身走,“小羽他们在哪里,过去吧。”

    “好。”

    始宇走时,又回头看了眼海水洗刷平摊的沙滩。

    黄昏时,海平面的尽头跟夕阳融为一线,太阳躲在橙色云层里面,被夕阳晕染开成浅橙色的海水上面,漂泊着几条小船。四个人面对着海洋,静静欣赏夕阳在海洋尽头落下的珍贵时刻,舍不得开口打破这一刻的美好。

    面对如此美丽的画卷,始宇提议说:“这么美的时刻,我们一起拍张合照吧?”

    他的提议,同时得到其他三人的附和。

    程清璇将相机递给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士,“麻烦帮我们拍张合照。”

    “好。”

    女士蹲在沙滩上,看了眼背对着夕阳,近距离站着,却没有任何动作互动的四人,提议说:“要不,你们牵着手?”

    四个人对视一眼,然后牵住彼此的手。

    始宇站在最左侧,施唯一站在他的右边,程清璇站在施唯一跟幽居中间,四个人牵着手,在快捷键按下的那一瞬间,同时傻兮兮咧开嘴,就连幽居,也勾起了唇角。

    定格在相机里的那一幕,是岁月尚青涩、友谊共长存的见证,更是少年们对爱情不停脚步不喊累的追逐、与相互暗恋不明说。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