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2萌 如果你委屈,记得来我怀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2萌 如果你委屈,记得来我怀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转眼,便到了要出发去巴黎的日子。

    程清璇下午从公司回来收拾东西,幽居也特意翘了课回家。

    “明天就要去巴黎了,东西记得备份,小心跟上一个助理犯同样的错误。”

    听言,程清璇只是得意地笑:“你放心,今天给穆兰夫人收拾行李的时候,无论是衣服鞋子还是首饰,都特意多准备了几套。不会出事。”边说,程清璇边往行李箱里晒化妆品跟充电器。

    幽居走到床边,打开她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唱片。“这是什么?”

    “发布会当天要用的现场音乐,请专门的乐队量身定制的,可别弄坏了,就这一份,弄坏了我掉脑袋都赔不起。”

    幽居看着那唱片,问了句:“我可以试听吗?”

    “可以啊。”

    他走出卧室,程清璇也没多注意,过了一个多小时,等她收拾好东西才发现幽居不在家。她做好饭,又洗了澡换上睡衣,坐在单人沙发上看《欧克的自杀》,直到快八点的时候,幽居才从外面回来。

    回来的时候,他两手空空。

    “做什么去了?”

    “出去逛了逛。”

    程清璇站起身,“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就等你把唱片还给我。”

    幽居从兜里掏出包装好的唱片放进她行李箱里,两人吃了饭,在壁炉前坐了会儿。互相对视的目光,在某一刻忽然变得炽热跟暧昧,程清璇突然从自己的椅子上起身,她走到幽居面前,跨腿坐在他的身上。

    “我要出差了。”

    幽居仰头看着她,“所以?”

    “临行前,你得成全我一件事。”

    “什么?”

    程清璇的手指挑拨开幽居扣到最上面的衬衫扣子,嘴角抿笑,“让我上你。”

    幽居看着自己被解开的扣子,问她:“不让你实现梦想会怎样?”

    “我会不开心整整一周。”程清璇妩媚的眼带着挑逗,身下的人一点点活跃起来,根本抵挡不住她的风情。

    小羽不开心了,幽宝罪该万死。

    “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闻言,程清璇立刻弯起长眼,俯身堵住城草的嘴。

    …

    到了该起床的时候,程清璇整个人趴在幽居身上,一个劲儿腻歪,舍不得下床。

    幽居瞄了眼她的脖子,目光倏然变得暗沉。“再不出发去机场,小心迟到。早上上班高峰期,很容易堵车的。”说话的时候,他眼睛还在瞄程清璇的脖子。

    咬了口幽居的耳朵,程清璇从他身上滚下来,然后像只狗一样,爬下了床。

    “我走了,你可要好好吃饭。”

    “不学在学校招摇,不许跟别的人眉来眼去!”

    “不许不想我。”

    程清璇左手提着行李箱,右手提着包,一边叮嘱幽居,一边朝大门口走去。幽居默默跟在身后,注视着她忙碌的背影,觉得好笑,出差半个月,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听到没?”

    程清璇抬起头来看他,大有幽居不点头,她就不罢休的气势。

    幽居靠着鞋柜,低着头,挺翘的鼻尖上沾了点牙膏泡沫。程清璇凑上去,伸出舌头舔掉他鼻尖上的牙膏。幽居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心中微动,被满满的温柔包裹。“听到了。”

    “去了巴黎凡事小心,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开机,不要莽撞,也不要怯场。”幽居轻轻拍了拍程清璇的脑袋,主动推开门,帮她把行李箱提下楼。程清璇跟在他身后下楼,瞧着他消瘦的背影。

    还没离开,她思念已浓。

    一步三回头坐上车,直到彻底看不到幽居的身影了,程清璇方才收起失落的心情,暗自打气。

    程清璇,打起精神,可别掉链子!

    *

    到机场汇合的时候,格瑞斯一直盯着程清璇脖子看,眼神有些暧昧,脸颊也有些绯红。大概是她的目光太专注了,一同等候登机的莫莉也跟着朝程清璇看来,然后目光也变得暧昧而悠远。

    程清璇有些坐立不安,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盯着她的脖子看?

    “格瑞斯,我今天没化好妆?”

    格瑞斯脸蛋更红,“没,你今天挺好看,特别吸引人。”原谅格瑞斯二十八了还没有结婚,她可纯洁了,她只是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怕长针眼。

    程清璇一阵疑惑,又朝莫莉瞄去。

    莫莉朝她勾唇一笑,那笑容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跟意味深长的。

    眯起眸子,程清璇拿出手机照了照脸,妆容精致,发型完好,没有一点凌乱的样子,那么她们到底在看什么?

    快安检的时候穆兰夫人才姗姗来迟,几人迅速登机。

    飞机直冲云霄,划破高空云层。

    等飞机平稳了,程清璇才拿出带来的书籍看起来,是关于巴黎人文地理的介绍书。同在商务舱,她跟穆兰夫人坐一起,莫莉跟格瑞斯坐一起,团队其他人则坐在经济舱。

    这本书籍写的很不错,看着挺吸引人的,程清璇低着头,看得津津有味。

    穆兰夫人喝了口水,将墨镜戴在脸上,准备睡觉。眯了一会儿,她又取下墨镜,扭头看着身旁的程清璇,莫名其妙说了句:“你是要带着这个去秀场招摇,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恋爱了?”

    程清璇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目光闪了闪,才问:“什么?”

    她带什么不该带的了?

    穆兰夫人哼了哼,扔给她一句:“自己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脖子上那些东西。”说完,她侧身头靠向窗户,继续补觉。

    程清璇愣了会儿,才起身去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程清璇满头黑线。

    难怪他们今天都盯着她看不眨眼,竟然是因为…

    她折身回去,将自己的包提进厕所,将遮瑕膏打在脖子上,这才遮盖掉那些暧昧紫青的痕迹。幽居昨晚有些疯狂,一时没忍住,要了她两次。程清璇身子不止脖子,就连后背跟腹部都是吻痕。

    …

    幽居推着餐车走在走廊上,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条短信,程清璇发来的。他点开手机,看到短信内容,终是忍不住勾起如翼粉唇。

    ——幽宝,你故意的是不是?害我一路出糗!

    幽居将菜全部送上桌,等回到后台,才依靠着自己的柜子站立,回复她的短信。这端,程清璇还坐在去酒店的专车上,手机短信声音刚响,她便迫不及待打开短信。

    幽居只会一句,却令她恍恍惚惚。

    ——盖个章,这样,就没人骚扰你了。

    程清璇握着手机的双手紧了紧,城草一本正经说情话,她有些招架不住。穆兰夫人高高在上睨了她手机一眼,又努起嘴来,年轻人,谈恋爱真讨人厌。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不好,不好…

    她们这次订了十间房,一共来了十八人,男的七个,女的十一个,其中有一对夫妻。穆兰夫人独居总统套房,男的两人一间,那对夫妻单独住一间。剩下的女士也是两人一间,选房间的时候,程清璇跟莫莉分到一间。

    入住进酒店,程清璇打量了一遍标间内部,装修也算精致,床也够大,住起来应该蛮舒服的。

    莫莉将明天要穿的衣服拿出来熨烫好,这是她第一次以设计师的身份亮相时装周,每一步,她都不允许自己走错。程清璇也将自己的衣服熨烫好拿出来挂着,第一晚,两女睡的还算香。

    次日早晨吃了早餐,团队所有人便马不停蹄乘车赶去巴黎大皇宫。秀场正在加班加点布置现场,赞助商跟工作人员早已在此等候,所有模特都在昨天抵达或更早抵达巴黎。

    “准备一下,还有五分钟开始彩排。”

    “检查自己的通讯设备是否已经关闭,谁也不许拍照,更不许将现场的照片流露出去,一旦发现,违者必将受到法律追究!”格瑞斯跟穆兰夫人站在后台入口处,工作人员各就各位,严正以待。

    程清璇将唱片交给负责人,才走到秀场台下坐着。

    音乐响起,灯光师将灯光对准舞台,流水特效在从大屏幕上汇聚成一副山川河流。潺潺流水落进瀑布,沿着走秀台满眼。看着那如梦如幻,似真似假的特效,程清璇微微睁大双眼,浑身毛孔都竖立起来。

    她渴望有一天,也能在巴黎大皇宫举办自己的时装秀!

    妖舒穿着自己女皇范的私服,第一个走上台。

    她不愧是超模,走起路来的时候俏脸严肃,那双褐色的眸子看着正前方,目空一切。她是张扬的,也是嚣张的,但她有嚣张狂气的本事。她的台风霸气十足,过长的双腿迈动起来,蛮腰跟着扭动,像一条水蛇。

    看她的每一步,都踩到了点,精确到了厘米。

    不愧是模特界的女皇。

    最后一步,她的脚刚好踩在定点线,未超过分毫。

    明明走秀的时候,她的目光全程都看着前方,根本没有看脚下,可她的步伐,却精准到了恐怖的地步。一个可以将自己的步子控制得精准到分毫的模特,实在是可怕。

    妖舒临转身的时候,淡淡瞥了眼台下的程清璇,那目光,依旧桀骜挑衅。

    程清璇被她看一眼,顿时觉得浑身酸痛。

    个个气场不凡的专业模特从后台出来,又规规矩矩下了台,过程中没有一点慌乱,没出半点错差。彩排全程都很顺利,程清璇只期望真正举办品牌时装秀的那天,也会顺顺利利。

    *

    彩排结束后,程清璇去后台取唱片,却遇到妖舒。

    妖舒穿着黑色超长款风衣,及腰长发高高扎起,她站在后台口,手里夹着一根女士长烟,正吞云吐雾。

    程清璇细心收好唱片,跟妖舒点头打了个招呼,越过她准备走。

    刚跟妖舒擦身而过,程清璇脚步还没来得及迈开,妖舒依仗着身高优势,长腿一迈,霸气挡在她的身前。“我饿了。”妖舒说话的口吻就像她粉丝给她的爱称一样。

    女皇,霸气极了。

    程清璇看她一眼,“饿了就去觅食,找我做什么。”她还记仇呢。上次被这小丫头欺负了,程清璇又不是包子,现在合同搞定了,她没必要继续装孙子。

    妖舒吸了口烟,将烟雾吐在程清璇脸上。

    “喂。”

    妖舒朝程清璇扬起下颔,傲娇又霸气。

    程清璇不耐心回答:“干什么?”

    “请我吃饭。”

    听到妖舒这理所当然的口气,程清璇彻底不干了,“想要我请你吃饭?”

    妖舒点头。

    程清璇掏出自己的衣兜,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没钱!”

    妖舒眯眯眼,“钱我有,你带路,我请你吃饭。吃完了负责把我送回酒店。”她说这么多,不过是不想让程清璇知道她是路痴的真相。

    舒化感冒了,躺在酒店休息,这两天她自己独立生活,总觉得很困难。

    程清璇翻白眼,“我时间紧迫,没时间陪女皇大人吃饭。女皇大人,您还是去找其他人吧!”程清璇偏过身要走,妖舒又说:“我饿了,我一饿就必须吃东西,不吃东西就会犯困,一犯困就不爽,一不爽就想违约。”

    脚步僵住,程清璇扭过头瞪她,“临时违约,按照我们的合同内容,你要付四倍的违约款!”

    妖舒将烟头灭掉,一脸有恃无恐,“我有钱。”

    她想违约就违约,女皇就是这么任性。

    程清璇:“…”

    果然是有钱的人都是大爷,没钱的都是孙子!

    …

    坐在一家高档餐厅里,妖舒一脸嫌弃看着鹅肝酱。

    “内脏,不吃。”

    她几刀子将鹅肝酱切的稀巴烂,然后又点了一份三分熟牛排。

    程清璇冷眼看着她败家,有钱人,做任何事都无罪。

    将自己的鹅肝酱吃完,程清璇再看妖舒,发现这女人还在挑剔牛排,嘴里嘟哝着:“好怀念中国菜啊,好想吃中国菜。”

    程清璇默默听着,拿她当透明。

    妖舒念够了,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但她实在是没有进食的**。她突然放下叉子,直盯着程清璇,程清璇后背开始发凉了,“干嘛?”

    妖舒下巴搁在右手手背上,她褐色眼珠子滴溜溜转,突然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会做饭吧?”

    程清璇心里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

    “给我做顿饭吧,拜托你了!”妖舒说这话,眼睛里聚满了水雾,那水汪汪的眼睛,竟叫程清璇无法拒绝。心里还在气那天的事,程清璇心一狠,摇头,“抱歉,我是穆兰夫人的助理,不干保姆的活。”

    刚还萌得让人无法拒绝的女孩顿时换了副陌生面孔,“吃不饱心情也会不好,心情不好就会想违约,最近钱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花…”妖舒妖孽的笑,程清璇心里都要崩溃了。

    这小祖宗,果然难搞定!

    …

    最后,程清璇提着菜去了妖舒在巴黎买的房子做饭。

    妖舒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白米饭,像只饱足的饕餮。

    程清璇看着桌上飓风扫过,风卷残云,只剩下油水的菜盘子,嘴角一直抽,狂抽,猛抽。

    拍拍肚皮,妖舒一条腿盘在椅子上,像个小混混。她长手指指着程清璇,很认真地说:“你,今天起,就是我妖舒的朋友了。”妖舒站起身,拍拍程清璇的肩膀,“我这人对朋友一向很大方,以后你若还能偶尔给我做顿饭,我可以把合约延长到三年。”

    程清璇冷冷笑,妖舒这么慷慨,她可不敢信,程清璇只当她是在发疯。

    这人神经兮兮的,说的话当不得真。

    程清璇走后,舒化从房间走出来,他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等待消化的妖舒,额头滑下三条黑线。“妖妖,眼看大秀在即,你还在这狂吃特吃,这若让别人知道了,你还想不想在圈内混了?”

    妖舒趴在沙发上,懒洋洋看着舒化,她朝他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撒娇地说:“舒化奶,过来,我要喝奶。”

    舒化虚弱地笑,“不行,我感冒了,会传染给你。”

    妖舒一把将他扯到沙发上,翻身趴在经纪人身上,“传染就传染,传染也要喝奶。”

    解开舒化的衣服扣子,妖舒低下头,正儿八经吃奶。

    *

    “幽居同学,你的作品集我们认真看了。”

    面试官将面前的建筑设计作品集合上,他跟同事对视一眼,看向对方端坐着的沉默少年,眼神深处藏着惋惜跟不舍。

    “你的作品很有新颖,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设计师。”

    “但…”

    面试官一闭眼,狠心说:“我们经过深思熟虑,一致认为,你还是太年轻了些…”

    后面的话,幽居无心再听。

    他站起身,取回自己的作品集,张开矜贵薄凉的粉唇,说了句:“抱歉耽搁了你们宝贵的时间,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其他更好的人选,那么我祝贵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再见。”

    他单手抱着作品集,走的毫不拖泥带水。

    面试官们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不已……

    “你的作品很不错啊,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潜力跟天赋的青年。现在的青年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当年跟你们不能比。”

    “幽居同学,这么说吧,我认为以你的实力,你完全可以去更好的公司发展。”

    被婉拒了,幽居站起身,只说了一声打扰了,便转身走了……

    “本来我们是想用你的,可是…我们老板的儿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老板的儿子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所以…”面试官将幽居的设计作品推送到他的面前,面带歉意的说:“抱歉了,幽居同学。”

    幽居看着面前的作品集,心里止不住冷笑。

    中天建筑设计公司的老总今年五十四,一辈子也只有一个女儿,何来什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念建筑系的儿子?

    冷冷一笑,幽居拿走自己的作品集,踏着稳沉贵气的步伐,走出中天建筑。

    站在温熙冬日阳光下,幽居抬头,看着高楼大厦,看着蓝天白云,看着过往行人,看着Z市最高大的那栋国际大厦,沉默着,讽刺着,淡笑着……

    幽暗国际,总裁办公室。

    幽修放下高尔夫球杆,走到窗户边上,俯瞰着下方的芸芸众生。

    已经有好几个人打电话告诉他,幽居今天去面试的事情,无一例外,他们都将他拒之门外。

    “孩子,翅膀尚且稚嫩,就想翱翔于天。我折断你的双翼,你还飞得起来吗?”重新拿起高尔夫球杆,幽修紧了紧手,杆子挥下,白球进洞,没有丝毫偏差……

    幽居仍坚持不懈的寻找实习机会,一家又一家公司将他拒之门外,拒绝的理由,从不带重样的。

    而远在巴黎陪同穆兰夫人观看各大品牌时装秀的程清璇,浑然不知,她工作以来的又一个坎,正在步步逼近。

    *

    “你不是去面试了吗?结果怎么样?”

    床上,程清璇正在做瑜伽动作,偏着脑袋跟电话里的人讲话。莫莉在不停地试穿衣服,她希望明天的时装发布会上,她能以出色的时装品味,博得媒体眼球。

    幽居一个人躺在他们的床上,他侧身看空无一人的枕头,突然很想她。这刻听到程清璇关心的询问,幽居收起心里那点小情绪,用轻快的口吻回答:“我这尊佛太贵重,他们用不起。”

    程清璇一眯眼,“你老子采取行动了?”

    “显然如此。”

    “他们怎么拒绝你的?”

    幽居将这两天碰壁的经历同程清璇讲了一遍,听完,程清璇默默骂了句:“都他妈瞎了眼睛,我幽宝的作品那么棒,都不懂得欣赏!”

    “小羽,不许说脏话。”

    程清璇赶紧改口:“那些拒绝的理由千奇百怪,还差一条。”

    “嗯?”

    幽居耳朵动了动,问她:“差哪条?”

    程清璇痴痴地笑,幽居几乎能想象出她痴笑时勾人又可爱的样子。“就差一条:抱歉幽居同学,你长得太帅,我们公司女同胞本就少,你一来,她们都看你去了,我们公司男同胞就都得打光棍了,为了我们公司男同胞的终身幸福着想,我在此遗憾地通知你:你被我们公司拒绝了!”

    “噗!”

    幽居噗呲一笑,程清璇一句话,将他心里这些天堆积起来的阴霾一扫而光。

    “幽宝,不要气馁,我一直在呢。”

    程清璇的语气倏然变得严肃,幽居听着,心口一热。“小羽,还有多久回来?”

    “后天我们品牌正式举办时装发布秀,之后会去观看其他品牌的时装发布秀,晚上也会参加一些几个顶尖珠宝品牌的珠宝展览,大概会在九号启程回国。”程清璇换了个姿势,用手拿着电话,“怎么,想我了?”

    这才来巴黎不到五天呢,离回国还早着。

    她随口一问,没想到幽居却认真应了声:“嗯。”

    心尖一颤,程清璇立马挂了电话。

    瑜伽也不做了。

    她躺在床上,乐得直打滚。

    幽宝竟然承认想她了!

    莫莉回头看程清璇,无奈直摇头。“好歹矜持点,女孩子太主动豪放,男孩子是不会珍惜的。”

    程清璇停下翻滚的动作,她回头看莫莉,眼睛微微眯起,“男孩子不珍惜的从来不是豪放主动的女孩,而是他不爱的人。真正爱一个人,管他是傻是天才,是美是丑,是高矮胖瘦,他爱,那那个女孩就是至宝。”

    莫莉被这番言论话堵得无话可说。

    她抚摸礼服的力道猛地加大,轻叹:“你还是太年轻了。”

    程清璇翻身睡好,心里禁不住悲哀的想,为什么越是年长的人,就越要传达给小辈们一种爱情是浮云,男人不值得去爱,金钱才是一切的价值观?明明,爱才是这世上最干净纯粹的东西。

    什么时候,爱成了人们嘴里最不值得信任的东西了?

    *

    3月一号,上午九点,巴黎大皇宫。

    全场座无虚席,明星穿着最耀眼的时装站在媒体镜头前,一本正经探讨时尚。时尚博人则对秀场布置评头论足,而模特们早已来到现场,她们坐在后台梳妆镜前,在化妆师的协助下上妆做造型。

    程清璇走进后台,见到妖舒的造型时,整个人傻眼。

    这一次穆兰夫人请的模特全都是模特界具有超高知名度的超模们,她们哪一个拿出去不是活生生的衣架子大美人?但就是这样一群上帝的宠儿,竟然在造型师的勒令下,将她们柔顺靓丽的长发藏在那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光头假面具下。

    一眼望去,一群穿着浴袍的光头女人,好不惹眼。

    妖舒那头柔顺的亚麻色长发也被固定起来,带着光头假皮的她站在镜子前,穿着紫色的睡袍,斜斜垮垮的姿势,竟也有种摆拍大牌杂志硬照的霸气感。

    模特们对事业的奉献精神,不得不让程清璇敬畏。

    “贝利卡,唱片呢?”

    格瑞斯匆匆跑过来,也难为她穿高跟鞋了。程清璇赶紧从包里掏出包装好的唱片递给格瑞斯,“在这里,小心些,别损坏了。”

    格瑞斯看也没看,拿着唱片飞快跑去交给工作人员。

    穆兰夫人走进后台,她看了眼手表,说道:“还有半个钟头就要开始了,抓紧时间换衣服!”

    “莫莉,你联系的媒体都到场了吧?”

    莫莉探过头来,应道:“全部来了!”

    “灯光师、特效师、音乐师都检查一遍你们的器材,可别临时除了乱子!”穆兰夫人像个经久沙场的王者,她站在高台子上,指挥整个后场,不见急躁。程清璇看着高台上的穆兰夫人,眼睛雪亮。

    “我这里没问题!放心!”

    “我这里也没有问题!”

    灯光师跟特效师同时高声应答,就音乐师迟迟没有回话。程清璇意识到不妙,她跑过去,却见格瑞斯跟音乐师站一起,两人是一脸的焦急不安。

    “怎么了?”

    程清璇心里拉响警铃,心生不安。

    “怎么回事?你给我的唱片上面被划了一道口子!”格瑞斯抬头看程清璇,眼神无比埋怨跟指责。

    程清璇一愣,怎么可能?那天彩排明明好好的,彩排之后,她根本就没动过唱片。

    “我看看!”

    程清璇挤在格瑞斯跟音乐师中间,她拿起唱片一看,一股绝望,从她的天灵盖袭击而来,瞬间灌满全身血液、四肢百骸。那张唱片正面,被人用利器划了一道足足有五公分长的口子,口子痕迹很深,看得出来下手之人用力很大。

    杀父之仇也不过如此啊!

    程清璇苍白着脸,也乱了阵脚。

    穆兰夫人走过来,一见三人这脸色,浅蓝色的眼睛眯了眯,她快步靠近,抢过唱片一看,抿着唇不做声。

    程清璇没有解释,这个时候,解释是无力苍白的,只会显得她没有担当。

    “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这唱片上的痕迹,绝对是人为的啊!”格瑞斯指着唱片上的痕迹,很客观的说。没有维护程清璇,也听不出偏袒的味道。

    穆兰夫人沉着蓝眸,呼吸一点点加重。

    “没有保护好唱片,贝利卡,这事你必须全权负责!”穆兰夫人注视着程清璇苍白的脸,用十分平静的口气说。她越平静,事态就越糟糕。

    “…是。”

    程清璇双手紧紧拽着,她贝齿咬着樱红的唇瓣,心里满满的委屈。

    但这个时候,哭泣只会给人留下懦弱的表象。

    “那现在怎么办?唱片只有一张,没有备份,临时录制叫他们传过来也来不及了。”格瑞斯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她比程清璇要镇定得多。穆兰夫人看了眼格瑞斯,说道:“没办法的话,咱们就请歌手临场发挥,现场表演。”

    今天来了不少娱乐圈的演员跟歌手,穆兰夫人若是亲自邀请,对方应该不会拒绝。

    眼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格瑞斯心想不能耽搁了,便出去找歌手。

    穆兰夫人最后看了眼程清璇,眼里饱含失望。

    她转身走了,程清璇靠着墙壁,浑身冰凉。

    叮铃铃——

    叮铃铃——

    程清璇没听见自己的电话响,还是一旁的音乐师提醒她,“贝利卡,你手机在响。”

    程清璇回过神,拿出手机,一看是幽居,就更觉得委屈。

    “幽宝…”

    程清璇躲在无人用的更衣室里,声音听着还算坚强,但跟他朝夕相处的幽居,还是从她语气里听出来了她的不对劲。

    幽居那段似乎很吵闹,程清璇皱着眉头,说了句:“我闯祸了。”

    “大祸还是小祸?”

    “唱片被人恶意损坏了,没有备份,秀场没有音乐,这是大祸。”

    幽居又问:“有人动了手脚?”

    “应该是的。”

    “小羽,你该不会在哭吧?”

    程清璇赶紧摸了把眼睛,固执地说:“没有,哭是懦弱的表现,姐姐千锤百炼,不知道哭是什么东西。”边说,眼泪边簌簌地往下落,程清璇一边擦眼泪,一边接电话。

    幽居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出声问:“伤心吗?”

    “不伤心。”

    “委屈吗?”

    程清璇吸了吸鼻子,“委屈。”

    凝视着紧闭的更衣室门,幽居对手机里的人:“如果委屈了,一定记得,要来我怀里。”

    程清璇泪眼婆娑的对电话里说:“你在中国,我在巴黎…”怎么来?

    “开门。”

    她的话没说完,冷漠而让她安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程清璇愣住。

    开门?

    她有些傻乎乎。

    这时,那熟悉的声音,真切的从她身后大门外传进来。“小羽,开门。”

    程清璇呆滞放下电话,僵硬转身,将信将疑打开门。

    门外,一下飞机就风尘仆仆赶来的青年站在她的面前,他穿着正式的浅蓝色西装,俊贵无暇的脸蛋上,冷漠与凌厉并存。他头发有些乱,应该是在飞机上睡觉蹭的。

    看着要哭鼻子的女孩,幽居长臂一伸,搂住女孩的腰。

    程清璇被他温柔地扯进怀里,头顶,再次响起他温柔好听的声音:“来我怀里就好了,在我怀里,要哭就哭,别人看不见。你可以在我怀里懦弱,我不嫌弃。”

    呆呆的听他说话,程清璇从突然状况中回过神来。

    鼻息间传来青年那熟悉的体香,程清璇双手十指紧紧拽着他的腰,默默地哭,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狼狈之极。

    有洁癖的男人没有推开她,一直将她紧紧抱住。

    眼泪鼻涕弄脏了他的衣服,他也不在乎。

    只在他怀里哭了半分钟,程清璇就一擦鼻子站起身,挺直腰板,看着他。“你怎么来了?”明明前天他还在电话里说,要继续出去面试工作。

    幽居用手帕给她擦脸,难得开口打趣:“来看看你有没有怯场,有没有闯祸。”

    “那恭喜你,你来得及时,刚好看到我最狼狈的时候。”

    幽居只是笑,不反驳。

    他见过她最美丽的时刻,他也见证过她最狼狈的时刻,这样才完整。

    她狼狈的时候,他依旧能一心一意接受,看来,这个人的所有模样,他都能无规则容忍。

    想明白这点,幽居苦笑不已。

    幽居啊幽居,你是真的完蛋了。

    *

    “艾米丽,今天到场的的确有专业歌手,但对方总是推脱。有的狮子大开口,有的是能力不够,镇不住。”格瑞斯气馁跑进后台,找到同样开始心慌的穆兰夫人。

    一听到这消息,穆兰夫人心更沉。

    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用这个吧。”

    冷漠的声音,很突兀的从格瑞斯身后传来。

    格瑞斯转身,穆兰夫人抬头,看到的是手里拿着一个U盘,毫无表情的俊贵青年。穆兰夫人盯着幽居看了几眼,戒备问了句:“你是谁?”

    幽居指了指在更衣间,忙着帮模特换衣服的程清璇,说:“贝利卡的未婚夫。”

    穆兰夫人一眯眼,竟然是这小子。格瑞斯没穆兰夫人想的多,她夺过U盘,仰头问幽居:“这是?”

    “唱片的备份,放心,无音质损坏。”那天晚上幽居出去个把钟头,就是去做这事。因为实在放心不下程清璇去巴黎,她一个新人,若是除了差错没法弥补,她的前程估计就要这样断送了。

    幽居话不多,却心细如发,早有准备,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闻言,格瑞斯顿时喜笑颜开,“这太好了!”她多看了眼贝利卡这靠谱的男朋友,才捏着U盘,喜滋滋走向音乐师。穆兰夫人眼神微微一变,少了几分戒备,多了些不一样的神色,“你倒是心细。”招惹上这样的男人,程清璇这辈子都别想逃出他的魔掌了。

    幽居只当穆兰夫人是在夸奖他。

    “这件事有她大意粗心的成分在,但坏人想使坏,总有用不完的手段。你可以责怪她,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一桩事就否定她。”幽居扭头看程清璇忙碌的背影,又说:“你深知她有多大的潜力,既然你想当伯乐,那就请你给你的千里马,更多一些的耐心。”

    幽居说完就走了,也不管穆兰夫人怎么想他。

    穆兰夫人瞅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语……

    如梦如幻,如假如真的特效出现在大屏幕上。

    流水潺潺,妖舒身着穆兰夫人亲手设计的黑色不规则中性风西装,霸气登场,灯光、媒体记者的镜头都对准了首个登台的超模,狂拍不停。做了光头造型的妖舒依旧妖孽狂肆。

    她的脸廓不是一般人所爱的那种温柔长相,更偏中性帅气,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私底下却是一个路痴、吃货、睡觉狂魔、幼稚女生…

    妖舒每走一步,脚下便是一个全新的天下。

    她走下台后,音乐才缓缓响起,紧跟着上台的超模身穿白色鱼尾长裙,外披黑色金丝刺绣长款风衣,摇曳而来。

    听到熟悉的音乐,程清璇停下忙碌的步子。

    她清楚记得唱片只有一份,那现在播放的音乐,来自何人之手?

    她走出后台,站在T台角落,在观众台人群中寻找那一抹蓝影。

    幽居坐在秀场第一排,那不是一个容易拿到的位置,但凭他幽家继承人的身份,想拿到秀场首排的位置,轻而易举。发现程清璇在看自己,幽居目光一转,落在她脸上。

    再也不移开。

    ------题外话------

    你就说暖不暖,暖不暖!

    温州皮革厂倒闭了,老板携带小姨子跑了,歌儿没有订阅要吃土了!跪求宝宝们不要养文,养文害死人!歌儿需要订阅,请喜欢这本书的宝宝都来做歌儿的正版读者,订阅本书,支持歌儿吧!

    号外:正版群今天正式对《诱爱之男神》开放,想进群的宝宝们,请加验证群,进群请主动戳管理员提交订阅截图,验证通过进正版群。

    进群后,读者宝宝们生日当天可以获得小剧场福利!

    群号:495164471~

    群号:495164471~

    群号:495164471~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