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1萌 幽宝你是干大事的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81萌 幽宝你是干大事的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程清璇休息了三天去公司,浑身肌肉还处于无力状态,却不影响日常走路跟工作。

    一大早,穆兰夫人见到桌上冒热气的咖啡,跟餐盘里精致的鸡肉粥,也忍不住摘下墨镜,退出办公室看向程清璇的办公桌。

    她的办公桌依旧空着。

    怎么回事?

    正疑惑呢,电梯门却在此时开了。

    程清璇跟格瑞斯一起上楼,手里拿着IA新发行的杂志。

    “知道来上班了?”穆兰夫人语气不太和善。程清璇自知理亏,也不跟她较真,她走过来,将杂志递到穆兰夫人手上,“艾米丽,上次的访谈内容都登在杂志上,第十七页,您看看。”

    穆兰夫人低头瞅着杂志,哼了哼,从她手里去走杂志。

    她央企高傲的头颅,刚进办公室,又退回来。手指在空中转了一小圈,穆兰夫人指着程清璇,用不悦的口吻说:“下次若不提前通知直接请假的,视为旷工。是要记过的!”

    程清璇肩膀一抖,恭声应道:“时刻谨记于心,下次绝不再犯!”

    她战战兢兢的小模样,看着似乎真的被吓到了。

    穆兰夫人一愣,她有那么吓人?

    边打开杂志边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穆兰夫人没看到背后的丫头,双手勾起脸颊,朝她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整个上午,程清璇忙得像只陀螺,连喝口茶的时间都没有。

    一直到十二点四十,手头工作才暂时告一段落。过了一点食堂就没饭了,她拿起手机下楼去食堂,饭菜已经冷了,随意吃了几口,程清璇收起餐盘,去洗手间洗手,正巧撞见艾丽莎在打电话。

    “亚撒!我们见一面,好不好?”

    听到艾丽莎带着哀求语气的话,程清璇脚步一顿,她站在盥洗台边上,竖起耳朵来。

    那端的亚撒可能是拒绝了,艾丽莎语气突然变得凶狠:“就算是要分手,也得当面说吧!”

    程清璇垂下眼睑,这不道德的感情,终于是要走到尽头了么?

    “你就不能支开她?我只要几分钟就行!”

    “今晚,我们在月亮屋酒吧见!”

    “我只要十分钟!”

    程清璇推开隔壁的厕所门走进去,听到外面的高跟鞋声音走了,她这才走出来。凝视着洗手间的大门,程清璇忍不住叹气,“何必呢?”再见面,不是自找无趣么?

    *

    次日,一家专门负责刊登时尚界大事与八卦的杂志——菠萝蜜杂志上的首页,出现了两张陌生面孔。

    首页照片的背景很幽暗,一男一女拥在一起接吻,好不火辣。

    硕大的标题,惊人而醒目——

    时尚界年度最大丑闻,IA新任主编亚撒出轨穆兰夫人御用设计师艾丽莎,娇妻正在妊娠期间!

    最大丑闻、IA主编、出轨、穆兰夫人御用设计师、娇妻妊娠,每一个字眼都充满了话题性跟爆炸性,这一天菠萝蜜杂志短短两个小时内销售一空,当天上午,杂志主编立刻加印十万册,又在下午短短三个小时后全部售出。

    十七楼整层楼,安静的连翻书的声音都很刺耳。

    因为女魔鬼,勃然大怒了。

    “胡闹!”

    印着偷拍照片的杂志本,被穆兰夫人劈头砸向艾丽莎。

    穿着黑色平底单鞋的艾丽莎连连后退两步,这才险险躲开。“对不起,艾米丽…”艾丽莎显然是哭过,眼睛还红肿着,像两只大灯笼。

    穆兰夫人站起身,威严的蓝眼直视着艾丽莎,她深呼吸一口气,才说:“艾丽莎,进我公司六年,你虽然急功求成了些,但从未犯过这等大错!谈个恋爱就让你头昏了?”

    “做小三、勾引男人、还被偷拍!你说说,哪一桩事抖出去丢的不是我们公司的脸!”

    被穆兰夫人指责,艾丽莎一直低着头,不敢吭一声。

    “杂志上硕大的穆兰夫人四个字,摆明了是有人想针对我们公司!现在时装周举办在即,你却给我整出这种丑闻,我可没脸带你出席时装周!那不是打我脸吗?”

    艾丽莎一听这话,脸上聚变。

    “艾米丽,我…”画了口红的唇,也掩饰不住内里的苍白。

    艾丽莎本来止住的泪又开始流出来,“请您不要取消掉这次出席时装秀的机会,我为公司尽心尽力付出六年,好不容易得到这个珍贵的机会,我求您,不要撤掉这个机会!”

    穆兰夫人眼里的愤怒还没消退,听了艾丽莎卑微的请求,她也不为所动。

    见此,艾丽莎满眼都绝望了。“艾米丽,难道就因为这一桩丑闻,你就要否决我六年的勤奋跟努力吗?”

    浅蓝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穆兰夫人直瞅着她,觉得头痛。

    “你先给我出去!”

    这惹祸精,早猜到她这事会捅出篓子。

    原以为艾丽莎是个懂分寸的,没想到女人恋爱起来这么糊涂。

    艾丽莎默默看了艾米丽一眼,这才弯腰捡起地上的杂志,一边抹泪,一边跑出办公室……

    程清璇目送艾丽莎拐弯跑出去,刚才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她跟格瑞斯可听得清清楚楚。

    本来已经确定好的出席巴黎时装周的名单,这次怕是要出现变化了。

    程清璇悄悄看了眼穆兰夫人,犹豫着该不该进去劝劝她,但一想到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至于被这点小事打倒,程清璇又释然了。

    “贝利卡,给我倒杯酒来。”

    共事两个多月,这是穆兰夫人第一次主动开口要喝酒。

    程清璇起身走进办公室,拿下酒柜上的杯子,给穆兰夫人倒了杯红酒。“您的酒。”

    穆兰夫人接过酒,仰头将酒灌个干净。

    她是真的愤怒了,刚才那几嗓子,吼得她脸颊都红了。

    将酒杯递给程清璇,穆兰夫人又说:“再给我倒一杯。”

    “喝多了不好吧?”程清璇握着酒杯,面露犹豫之色。

    穆兰夫人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也没有开口要她继续倒酒。程清璇默默地将酒杯放回酒柜,却听身后靠着办公桌的女人问:“就这样撤销掉她出席时装周的资格,我是不是太冷血了?”

    穆兰夫人的声音里,少见的有了几丝迷茫。

    程清璇扭头看着她,这一刻的穆兰夫人,一点也不像穆兰夫人,倒像是一个迷茫而困惑的女人。

    真正的女人。

    冷血吗?

    在现在的程清璇看来,这的确是冷血的。

    “我不好判断,但我相信您的判断不会有错。”程清璇看着穆兰夫人,眼神是前所未有的信任跟…敬仰。

    穆兰夫人一愣,“是人都会出错的。”

    “好了,你出去吧!”

    “是。”

    程清璇不明白为何穆兰夫人会问她这个问题,她暂时也不想搞懂。她将桌上那份看了就让人心烦的杂志扔进垃圾篓,这才下楼去。

    设计师的人看艾丽莎的目光,无一不带着怜悯跟…鄙夷。

    做了小三,还损坏了公司名誉,艾丽莎会遭遇这种对待,完全在程清璇的预计之中。

    她找到艾丽莎的时候,艾丽莎正将自己锁在洗手间的厕所隔间里。

    低低的哭声,听着让人压抑,也让人心痛。

    将纸巾从厕所门缝递进去,程清璇说:“擦擦吧,你想带着泪痕去上班?”

    艾丽莎低头看着递进来的纸张,犹豫了一下,伸手取过来。

    她听出来是程清璇的声音,心里讽刺的想,在所有人用白眼看她的时候,竟然是这个不算熟悉的人给了她薄弱的温暖。一张纸,能拾起眼泪,也能抹掉那些不堪。

    艾丽莎擦了眼泪,才说:“其实昨晚,我是去跟他说分手的。”

    程清璇没有吱声,昨天白天在食堂听到那通电话开始,程清璇就猜到了这个结局。

    “偷拍的记者,也是故意的,应该是我们公司的老对手干的。”服装行业的竞争,远超其他行业,这里面有多少勾心斗角与黑暗手段,谁又说的清楚呢?

    “我知道。”

    艾丽莎眼泪又要落出来了,“还有纸吗?”

    程清璇将兜里一整包纸巾从上面递给她,艾丽莎接了过去,又说:“这次出席巴黎时装周的人物名单里,没有我了吧?”

    沉默了一会儿,程清璇才应道:“还没确定。”

    艾丽莎轻轻地笑,程清璇想象的出来,她此刻的笑容,一定比哭还难看。

    “艾丽莎,亚撒是怎样的为人,你应该清楚。”程清璇靠着盥洗台,犹豫地问:“明知道他不会抛下自己的老婆跟孩子,你为什么还要接近他?”

    艾丽莎摇摇头,泪眼婆娑的脸蛋,噙满了自嘲。“想找一条成功的捷径呗!”艾丽莎抹掉泪珠子,叹了口气,“我以为亚撒会是我走向成功的捷径,现在看来,成功的捷径从来不是男人。”

    “真正靠得住的,永远只有自己。”

    程清璇眼神微动,艾丽莎这句话,她受用一生。

    “我想,一开始你接近他,只是想要获得他的帮助跟便利,没想过真的与他发生不该有的感情吧?”

    闻言,艾丽莎目光有些呆滞,当时接近亚撒,跟他上床,的确没有感情。但爱这东西,说来就来,踢也踢不走,挡也挡不走,她又自作死的任由它滋长。想在想来,怪谁呢?

    “他那样的人,谁敢真的爱啊?”

    “但你还是爱了。”

    艾丽莎抿着唇,无比悲哀的想,是啊,明知不可以爱上那种浪子,到最后还是爱了。“男人的花言巧语啊,信不得!”艾丽莎突然拉开门走出来,她红着眼睛朝程清璇笑笑,弯腰鞠了捧水,洗了把脸。

    “谢谢你听我唠叨,有些话说出来,就舒服多了。”

    艾丽莎朝程清璇扬起手中没用完的纸张,“这个,我拿走了。”

    “随意。”

    艾丽莎走了,程清璇还靠着盥洗台没有动。

    男人的花言巧语信不得。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给她传达出一种男人不可信的认知。

    男人,真的就不肯信吗?

    有一瞬间,程清璇对男人这个物种,产生了怀疑。

    下了班,看到倚在门边等她归家的幽居,程清璇心里所有的怀疑突然间释然。纵然花言巧语不可信,但这一刻,在灯光下等着她回来的幽居,是全世界最值得她信任的人。

    “还要在门外傻站多久?进来!”

    幽居一把将程清璇扯进屋,他摸摸她的脸颊,“脸都吹冷了。”

    程清璇扯起冰冷的唇角,厚脸皮地说:“那你给焐热!”

    幽居伸出手,真给她温暖脸。

    “不要这样的。”

    程清璇的手指撩起幽居的衣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要进他衣服里面去取暖。幽居宠溺看着她,主动掀起毛衣,露出一截白皙而精装的男性身躯,“进来。”

    程清璇弯腰钻进他的衣服里,脸颊贴着火热的肌肤,她闭上眼睛,这么温暖的幽宝,亚撒那种人渣怎么能跟他比?

    将幽居跟亚撒作比较,那不是在打她自己的脸么?

    她程清璇看上的男人,必定是绝世好男人!。

    “下个月可是我生日,你打算怎么给我过?”

    两人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抱着彼此,暖洋洋的。听到这话,快要睡着的幽居彻底清醒过来,“我记得你身份证上写的生日是三月十二号。”

    “是啊!”

    程清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说:“我马上就满二十四了。”

    幽居点点头,才说:“你比我大十个月。”

    “嗯,所以你得叫姐姐。”

    幽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是。”

    听到这声是,程清璇没回过神。

    他竟然肯叫她姐姐?

    心里正诧异了,幽居突然打开床头壁灯,翻个身,将她压在身下,二话不说,直堵住她的嘴。能占城草便宜,吃城草的豆腐,程清璇向来是不矜持的。她双臂跟着攀住幽居的脖子,热切回应他的吻。

    心想,幽宝今晚这么主动,可得好好享受。

    衣服被剥干净了,程清璇在他身下红着脸,听着他那一声声带着恶趣味的姐姐,她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这家伙,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叫出让她觉得尴尬的称呼。做这事的时候一个劲叫她姐姐,这不是**么?

    …

    “姐姐,还要么?”

    床头唯一的一盏壁灯是释放着浅浅鹅黄色光芒,幽居的发丝墨黑而亮,逆着光的俊脸跟头发丝都布上一层浅浅的黄色光芒。程清璇手指摸着他的发尖儿,慵懒的声线响起:“持久幽,别乱喊…”

    幽居本来已经歇下的**,又因为她一句持久幽而盎然。

    程清璇身子陷在柔软床单里,她手指摸了摸幽居温暖的胸口,眯着的细长眼睛媚如丝,风情万种,“幽宝我跟你说,这样下去不行,咱俩这样胡来,以后人到中年会没性福的。”年轻不知节制,中年就该哭了。

    幽居动作立刻停止。

    “那咱们克制点。”他说,身子离开她。

    程清璇双手赶紧缠住幽居的腰,一脸的不甘心,“别啊,咱下次节制。”哪有事到一半就中断的道理?

    幽居哭笑不得,手指尖儿刮了刮程清璇俏挺的鼻尖儿,他问:“小羽,你知道没羞没臊是什么样的吗?”

    没羞没臊的某人懵懂摇头,“你给我讲讲?”

    “你去照镜子,就知道是怎样的。”

    程清璇就是没羞没臊这个词的真实写照。一边说着要克制,身体上对他的的痴迷跟喜爱,简直忠诚到了极点。这样的她,可不就是没羞没臊么?

    俏脸一红,程清璇还是厚着脸皮装纯洁。“我什么都没看到,就看到一大美人。”

    “大美人在你面前,你得好好珍惜!”

    幽居俯下身,含住程清璇脖子上的戒指,“遵命。”

    …

    阳光照射进来,黑暗的视线逐渐变得明亮,程清璇眼皮子抖了抖,睁开。

    对上墨泼的迷人眼睛,程清璇呆了呆,才问:“醒多久了?”

    幽居看向时钟,“二十分钟。”

    “醒这么早做什么?”

    “看你。”

    程清璇心都融化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幽居总会说出两句让她脸红心跳的话来。

    慢悠悠爬起来,程清璇只觉得腰酸腿软,等会儿还得去上班接受穆兰夫人的摧残,她容易吗?幽居站起身,优雅地穿衬衫,“今天开始要上班了,这周末我准备去找实习工作。”

    “你的作品集准备好了?”

    “嗯。”

    幽居面上很平淡,程清璇却比幽居还要激动,“你加油,幽宝这么棒,一定会被伯乐看上的!”

    “尽人事,听天命。”

    *

    两人一起出门,一个去学校,一个去公司。

    今天公司很平静,没有关于撤销艾丽莎出席时装秀资格的准确消息,也没有八卦跟丑闻。

    太平静了,程清璇反倒有些不适应。

    连着两天,公司里都很风平浪静。

    穆兰夫人或许是看中艾丽莎的才华,或许是心慈手软了,总之,艾丽莎的出席资格暂时是保住了。

    知道了这个消息,安丽莎本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何,程清璇好几次在食堂见到艾丽莎,艾丽莎总是一副愁苦忧虑的样子。难道是还没从这场不伦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

    下午的时候,好一段时间没上楼来的莫莉突然来到十七楼。

    “贝利卡,麻烦通知艾米丽,我有事跟她谈。”

    程清璇看了眼莫莉,目光带着疑问,她不带文件也不带资料,这是要谈什么事?心里虽疑惑,程清璇还是起身走到办公室前,敲响了门。

    “说。”穆兰夫人声音简短,语气冷漠。

    程清璇说:“艾米丽,莫莉上来了。”

    穆兰夫人握住笔的手突然一紧,莫莉?

    “让她进来。”

    程清璇推开门,莫莉走了进去,她又关了门。

    不过几分钟,莫莉就从穆兰夫人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走的时候,莫莉的脸色很严肃,跟程清璇所认识的那个莫莉不太一样。

    “贝利卡,你进来!”

    穆兰夫人的声音,比之前更冷肃了。程清璇立马起身走进去,“艾米丽,您有何吩咐?”

    穆兰夫人重重呼了口气,才抬起头来,看着程清璇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正式通知艾丽莎,她被踢出这次时装周团队了。”

    眼皮一跳,程清璇急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她心里清楚!”

    穆兰夫人说完,踩着高跟鞋,竟然朝天台走了去。

    程清璇一头雾水,短短几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

    格瑞斯见程清璇那副懵懂样,说了声:“她一心情不好,就会跑到天台上去,习惯了就好。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你最好闭紧嘴巴,她不问,你就什么都不要说。”

    格瑞斯语气很严肃,程清璇死死记住她的话,这才乘电梯下楼去设计部。

    将这个消息通知给艾丽莎的时候,艾丽莎一点也不意外。

    她冲程清璇笑笑,那笑容,竟有种看开一切、脱离红尘的超俗感。“经历了这件事,我才知道,我这浮躁没定性的性子,不适合走这条路。”艾丽莎搓了把脸,低下头去,不想多说。

    程清璇心里生出怪异感来,她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味呢?

    快下班的时候,艾丽莎上了十七楼,依旧是平底单鞋,手里拿着一份白色的资料。

    程清璇询问了穆兰夫人,经过她的同意后才放艾丽莎进去。

    “想好了?”

    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住艾丽莎的眼睛,她将辞职信到穆兰夫人的办公桌上,认真且慎重地点头,“我想好了,您签字吧。”

    穆兰夫人没有第一时间签字,她看着艾丽莎平摊的小腹,目光上移,注视着她的脸,“辞职以后,打算去做什么?”

    “大概会开一个小铺子,走私人定制路线。”

    “艾丽莎,人生只有一条路,选了就没法后悔。每一步,都要谨慎而行。”穆兰夫人意味深长说了这话,才打开笔帽,迅速签了字。

    艾丽莎喉咙滚了滚,就要离开这个呆了六年,承载了她梦想与热泪的地方,临走,才发现自己对这里的每一块砖,每一面墙壁有着多深的感情。艾丽莎吸吸鼻子,她从包里取出一个有了些年头的设计稿本。

    手指触摸着本子页面,艾丽莎说:“这是我进公司面试那天,向你展示作品的设计稿本。”

    “六年,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达到您现在的高度。”

    “可我终究让您失望了。我心高气盛,一步一步不肯踏实地走,只想着取捷径一步登天。辜负了您的栽培,我很愧疚,也很…”艾丽莎抱住稿本,落下悔恨的泪水。

    “艾米丽,我还记得,我第一次任职做你助理的场景,还记得我抱着稿本向你索要真名签名的时候,你对我说过的话。”艾丽莎凝视着神色冷漠的穆兰夫人,红唇轻启,缓缓地说:“你说,我醉穆兰,只给我认可的人签真名。”

    浅蓝色的眼珠子有些恍惚,穆兰夫人回想起那一天,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初入职场的艾丽莎打扮得清纯而朴质,就连笑,都是飞扬的。谁能想到,当年笑着向她索要签名的少女,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艾丽莎缓缓将稿本递到穆兰夫人面前,用一种卑微的口吻问:“穆兰前辈,您…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六年前,艾丽莎问这话时,语气是忐忑的,目光却是充满着希冀。

    六年后,同样的人在同一个办公室,问出同样的一句话,经历过风浪的女孩早已不年轻,说话的时候,早也没有曾经那股横冲直撞的无知跟向往。岁月,赋予给她见识跟能力,却拿走了她的勇气与天真。

    穆兰夫人看了眼已经泛旧的设计稿本,手指颤了颤,最后还是别过了目光。

    那一刻,艾丽莎有一种身陷冰窖,浑身凉彻骨的绝望感。默默收回自己的设计稿本,艾丽莎对着穆兰夫人九十度鞠躬,“艾米丽,下一个六年,我一定会拿到您的真名签名!”

    穆兰夫人嘴皮子微微蠕动,直到艾丽莎眼里的期待全部变为黯淡,她也没有出过声。

    …

    眼睁睁看着失魂落魄的艾丽莎走进了电梯,程清璇从刚才断断续续听到的谈话中推论出一个消息——

    艾丽莎辞职了!

    辞职原因,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一桩丑闻?

    不应该啊!

    穆兰夫人看着面前的辞职报告,冰冷的眼荡开一圈圈不知名涟漪。

    “傻姑娘…”

    *

    艾丽莎的辞职,在公司内部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程清璇坐在食堂内,听到有人议论出席巴黎的团队最后一个名额将会落在谁的头上,也听到有人在议论艾丽莎离职的原因。

    “有件事不知道是不是我猜的那样,艾丽莎好像…怀孕了。她辞职以及这次被取消出席巴黎时装周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怀孕了。”说这话的是德瑞克,一听到这话,这些个设计部的人全都惊住了。

    程清璇一失神,牙齿咬到了舌头。

    “真的假的?”

    “我前天上厕所,看见艾丽莎趴在盥洗台上呕吐,这事莫莉也看见了,不信回头问莫莉。”德瑞克不像是会造谣生事的人,他说的话,不少人都选择了相信。

    程清璇此刻心里复杂的像是喝了一瓶酱油,德瑞克跟莫莉一起撞见艾丽莎躲在厕所呕吐,恰好昨天上午莫莉找过穆兰夫人,下午艾丽莎就辞职了。关于那场会面,莫莉跟穆兰夫人说了些什么,程清璇多少猜到了些。

    她很难说服自己相信,她进公司来认识的第一个设计师莫莉,竟然会在背后捅同事的刀子。

    职场如战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手中的刀,什么时候会插进你的后背。

    …

    “准备一下,25号跟我们一起出发去巴黎!”

    下班路过程清璇的时候,穆兰夫人丢下这话就走了。

    办公室内的程清璇跟格瑞斯同时傻眼。

    身为穆兰夫人的秘书,格瑞斯跟随她出行是自然的,她既是秘书,也是助理,一个人几乎可以揽下两个人的活。莫说程清璇只是一个实习助理,就算她是一名正式设计师,那也不见得有资格一同随行。

    要知道,她才进公司两个多月!

    她何德何能跟这些天之骄子一起出席时尚之都?

    这消息在公司传开口,大家看程清璇的目光,总让她觉得不舒服。那些目光,太凌厉,如刀子,还夹杂着质疑跟不服气。

    别说他们会质疑,程清璇自己也禁不住质疑起自己来。

    她真有那么大本事?

    …

    幽居在上大课,见到窗户外面站着的程清璇时,还怀疑自己看错了。直到身旁一个学生推他手臂,问:“城草,窗外那美女,是不是你女朋友?”幽居望着程清璇,程清璇朝他招手,用唇形说:“出来。”

    城草女朋友来了,好多学生都偏头看热闹去了,老师发现了这状况,脸色有些挂不住。

    “幽居,出去吧!”

    老师一大把年纪了,不想看小年轻撒狗粮。

    “哟~”

    见幽居真站起身,教室里的男女顿时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叫声。朝老师歉意点头,幽居这才打开门出去。

    “怎么来学校了?”

    幽居领着程清璇朝学校大操场的方向走,Z大校区很大,这里走到操场,大概得要十分钟的路程。程清璇牵起他的手,反问一句:“我不能来?”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幽居直转,不怀好意,“幽宝不会是背着我在学校里养小情人吧?”

    幽居回握住程清璇的指尖,“欢迎你随时来查岗。”

    程清璇抿唇微微笑,他让她很放心,才不会来查岗呢。

    连着下了近半个月雪的Z市从前天开始出了太阳,这会儿操场上有不少人坐在草坪上晒太阳、看书。操场边上有一圈可以坐的铁围栏,程清璇穿着高跟鞋往上爬,幽居在下面看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她崴了脚跌下来。

    直到程清璇坐好了,幽居才跟着爬上栏杆。

    晃着小腿儿,程清璇张开双臂,呼吸了一口学院的气息,才说:“学生真好,无忧无虑。”她出生豪门,见识不过富贵人家勾心斗角的阴暗事,也知道职场上的小九九,但程锦年将她保护的很好,她从没有被那些乌烟瘴气的事困扰。

    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儿,初入职场,见识了一番血雨腥风,心里总不是滋味。

    幽居盯着程清璇,她今儿眼神有些无精打采,“又被骂了?”

    “没,你家小羽这么好,谁舍得骂?”这个时候,程清璇还不忘自拍马屁。

    眉梢向上轻轻地挑,幽居想,穆兰夫人不就经常骂她么?

    “艾丽莎辞职了,穆兰夫人要我跟团队一起去巴黎时装周。”程清璇手指拧在一起,眉宇间流露出不安跟忐忑来,第一次去这种大场面,她再淡定也会生怯。

    一听她要去巴黎,幽居既开心,又惆怅。

    她飞得太快了,他再不追赶,以后就真成她养着的小白脸了。

    “这是好事。”

    程清璇点头,“我知道这是好事。”

    “那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程清璇将腿放在栏杆上,她倒下身子,脑袋躺在幽居的大腿上。

    树荫就在两人头顶的上方,温暖的阳光偷偷从树荫缝隙里钻出来,落在程清璇的脸颊上。幽居看着她那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白皙的脸蛋,伸出手指,轻轻地摸。

    羊脂玉一样的光滑脸蛋,触摸起来,像煮熟的光滑鸡蛋。

    叫他爱不释手。

    “艾丽莎辞职,是因为她做小三的事情被媒体刊登到杂志首页了,损坏了公司形象。而且,她怀孕了,同公司的莫莉向穆兰夫人举报了这事,不然,艾丽莎是不会辞职的。”

    讲到莫莉这事,程清璇的语气跟着变得不赞同。幽居静静听完,只说一句话:“纸包不住火,艾丽莎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到时不需要莫莉举报,穆兰夫人也会发现。”

    “而且,提前得知这事,总比发现真相措手不及更好。”

    幽居站在公司的利益考虑,而程清璇更多的是站在艾丽莎的角度。这是她跟他的不同,她是员工,他注定是一个领导者。

    “听你的意思,你很认同莫莉?”程清璇仰头看着幽居的下巴,心想,这男人怎么每一处都生得这么好?

    就算是画笔,也画不出这么精致得心的脸啊。

    “认可?”

    流连在程清璇脸上的手收了回去,幽居看着下方打羽毛球的校友,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笑意。“我若是公司老板,莫莉绝对会被我列入最不可信任名单中。”

    程清璇一惊,“为什么?”

    “因为,这种在同事最低潮最尴尬的时候捅刀子的人,保不齐哪一天就会把刀子捅向我。”表面上和善大度的人,内心城府有多深,谁都预测不到。好比莫莉,一开始程清璇以为那是一个真正和善可亲的人,直到她亲眼目睹她走进穆兰夫人的办公室,她才知道,有些闷声不吭的狠角色,做事才更果决。

    那些轻易跳槽,出卖公司核心机密的人,大多都是莫莉这种人。

    程清璇听了幽居这话,忍不住朝他竖起大拇指,“幽宝,你是个干大事的人。”

    幽居听了这话突然笑了。

    “笑什么?”

    程清璇晕乎乎的,他笑的真好看。

    幽居摇头,“我不是干大事的人。”他把玩着程清璇的青丝,似笑非笑,“我是干你的人。”

    …

    程清璇呆滞了近十秒,才恍恍惚惚回过神来。

    这样不正经的城草,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他的真面目来?

    *

    始宇打完篮球洗了个澡,穿上外套出来,正好看见施唯一背着包匆匆走过。

    他脚步加快,追上去,拽住施唯一的手。

    “来偷看我篮球?小妹妹,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始宇贼兮兮的笑,像是抓住了施唯一的把柄。施唯一翻了个白眼,她指着操场方向,撇撇嘴,说:“小羽发短信说她来学校了,叫我跟他们一起去吃饭呢!”

    “少自作多情!”

    闻言,始宇脸上出现了一种名为尴尬的神色。

    见他吃瘪,施唯一心里很想笑,但嘴角依旧呈直线。甩掉这癞皮狗的大手,施唯一快步跑去操场,那急切切的小模样,像是要见情郎。始宇努努嘴,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也有一条未读短信。

    他看了短信,提着背包,也跟着施唯一后面跑去操场。

    …

    四个人一起要了个包厢,冷天气就要涮火锅。

    可怜幽居不吃辣,程清璇好心点了个鸳鸯锅,他一个人吃着没辣味的火锅,惹得始宇朝他送去好几个鄙视的白眼。

    “对了,唯一以前不是我们学校的吧?怎么突然转校来我们学校了?”

    程清璇问话了,施唯一赶紧抬起头回她话,“我以前在H大读书,我以为你在Z大读书,才转过来的。”

    听了这话,程清璇始宇跟幽居三人同时停下筷子。

    幽居是感到了危机感,程清璇是想到了那天早上的尴尬场景,始宇则惊讶于施唯一竟然这么喜欢程清璇。见众人表情怪怪,施唯一才惊觉自己这话多有歧义,她赶紧摆手,解释道:“你们别想歪了,我性取向正常!”

    幽居松了口气。

    程清璇也松了口气。

    始宇不知为何,也松了口气。

    “我在以前那个学校也没有朋友,那天晚上差点被冒犯,是小羽救了我。我想跟小羽做朋友,真的!所以我才转来学校,只是可惜了,小羽太厉害了,年纪轻轻就进了穆兰夫人公司实习。”

    施唯一推推眼镜,浅绿色眼珠子里那崇拜的光,看得程清璇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一把搂住施唯一的肩膀,程清璇一拍胸口,直夸海口:“以后姐罩着你!谁敢欺负你,姐分分钟削了他!”

    始宇噗呲一笑,幽居也忍俊不禁,只有施唯一眼里现出泪光来。

    她是真的很想跟小羽做朋友。

    她多感激那天晚上程清璇及时出现,若是四年前那一次也能遇见程清璇,那该多好?

    “小唯一,你高中哪个学校的?”

    始宇夹了几片牛肉放进锅里,低着头问。

    施唯一小脸一白,却谁也没看见。

    “二中。”

    闻言,始宇手一抖,一脸惊喜,“你也二中的?我也是!你哪个班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他们是同一届的,按理说,以前应该见过才是。毕竟这年代,打扮的像施唯一这么老土的可不多见。

    施唯一握着筷子的手有些紧,她很不安,始宇却没察觉出来。

    始宇还想追根问底,幽居突然将一瓶啤酒递到始宇面前,说:“过去的事问那么多做什么,二中有五千多名学生,你没见过也正常。”

    始宇一想也是。

    施唯一朝幽居看一眼,心里是无比的感激。

    幽居好似没看见,忙着给程清璇夹她最爱的鱼丸子。

    ------题外话------

    幽宝你是干大事的人,下一句是什么?

    统一回答走起!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