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7萌 来一场男人之间的PK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77萌 来一场男人之间的PK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十点多的时候,幽居跟其他员工一起坐在小餐厅吃饭,突然,在隔壁收拾残羹剩菜的同事黄志庆吼了一嗓子:“城草!你女朋友来了!”

    林亚看向幽居,正小口吃着饭的幽居突然放下碗筷,迈着沉稳步伐走了出来。

    “城草这人看着冷冷淡淡的,对他女朋友还真好。瞧他,一听说女朋友来了,饭都不吃了!”另一个服务员盯着幽居背影,一个劲儿窃笑。

    黄志庆将盘子送去厨房,洗了手,来到小餐厅。一落座,他顾不得吃饭,先将程清璇夸得天花乱坠。“城草那女朋友长得还真好看,长得高,穿衣服也好看。好家伙,你们没看见,她穿着礼服化着妆,那一身打扮,一看就贵得离谱!”

    “是么?”

    “可不,她就在门口,你们去看看,那模样,是个男人看了都受不了!”黄志庆喝了口水,这才端起碗吃饭。

    闻言,其他人都起身跑去看稀奇。林亚也跟着起身,一群人躲在门后面,看到站在餐厅内,身姿婀娜,打扮动人性感的程清璇,眼神无不充斥着惊艳。“看什么,都不吃饭了?”经理发话了,这些人才回到小餐厅。

    “别说,那两人站一起块还真是登对!”

    “可不,男的帅女的美,我等看看就好。”

    讨论声还在继续,却没人注意到林亚脸色有多难堪。

    “听说城草女朋友在大公司实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我看她那打扮,就是个能干人。”黄志庆大口吃饭,边讨论。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啪的一声,林亚将筷子摔在桌上。

    “说什么呢!不就是个女人吗?你们是好几年没有见过女人吗?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迟早都会变老的!再说,谁知道她是做什么的,穿成那样,指不定是在那些不正经场所干那行的!说不定幽居是被她骗了也不一定!”

    林亚吼完,才发现整个餐厅都安静无声。

    她察觉到不妙,一转头,却见到幽居站在餐厅门边,那双素来冷漠似古井般平静的墨眸里,竟然冷如寒霜。垂落在两旁的手颤了颤,林亚嘴皮子抖了抖,想解释,却说不出话来。

    幽居慢慢走过来,只是静静看着林亚,一股肃静之气,以他为中心四处弥漫。

    小餐厅里的人全都不说话,就连经理都保持缄默。

    “幽…幽同学…”林亚欲要道歉,幽居突然出了声:“就算她是做那行的,就算我被她骗了,那我也心甘情愿。”手伸向林亚,林亚眯起眼睛,以为他要动手打自己。然而他,只是拽起林亚身后椅子上的外套。

    将外套挂在手臂上,幽居跟同事打了声招呼说要提前下班,然后又看了眼林亚怯怯的脸蛋,用不算轻小的声音说:“林亚,不要因为你自己思想污黑,就把所有耀眼的人都想的那么肮脏黑暗。”

    林亚抖抖肩膀,竟然怕了。

    幽居抱着衣服走了,一群人这才拉着林亚坐下。“林亚,你也是,说这些话做什么!”

    明眼人都听得出来林亚那是嫉妒程清璇了,一时也没有人出声安慰她,都低头吃起饭来。林亚趴在桌上,默默落泪,就在刚才,她竟然生出一种幽居要杀了她的恐惧感来。

    这还是幽居头一次当着他们的面露出不一样的面目,原来那个人,并非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

    *

    “来,披上。”

    幽居将外套挂在程清璇身上,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其实,她说几句没什么的,反正我又不是她说的那种人。”刚才林亚说的话,程清璇可全都听见了。

    幽居只穿着一件厚毛衣,脖子上系着围巾,走在寒风中还是有些冷。

    但他更怕程清璇冷。

    “她喜欢我,但我不需要她的喜欢。”走了好远,幽居才说话,这算是解释。

    程清璇一只手提起礼服裙边,另一只手抬高,还拍拍幽居的脑袋:“好宝宝,你要时刻谨记着,你是有家室的男人,切不可在外面招蜂引蝶。”她像拍狗狗一样拍幽居的脑袋,幽居任由她,还笑着问了句:“若我招蜂引蝶了,会怎样?”

    程清璇目光一冷,“那你是会失去本宝宝的。”

    幽居摇摇头,看了眼她的礼服,看来今晚不能骑车回去了。

    招了辆出租车,车上程清璇都不怎么说话,幽居不傻,程清璇穿成这样跑来他上班的地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她困惑的事。她有心事,他愿意倾听。

    “背我上楼。”

    程清璇站在楼梯第一层,身上穿着幽居的外套,有些滑稽。

    幽居抿抿唇,到底还是随了她。

    “上来。”

    “哟呵!”程清璇跳上他的背,紧紧搂住他脖子。

    她并不重,幽居背着她爬楼梯也不算吃力。

    隔壁的李楠最近找了份网吧兼职工作,十点多正准备出门,见到这二人,夸张叫了声,“妈啊,大冬天本来就够冷了,幽居哥,看在天冷的份上,你跟清璇姐就不要再虐我等单身狗了,好不好?”

    李楠靠在墙壁上,双手做出一把刀的姿势,插在胸口。

    很受伤的样子。

    幽居白了他一眼,“没个正经!”

    “嘿嘿!”李楠扭头,目送幽居跟程清璇进屋,他耸肩一笑,半年前的幽居哥可是个孤僻的人,这不过半年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有人情味的大暖男了,清璇姐功不可没啊!

    …

    燃木在壁炉里燃烧,发出噼啪声。

    火光妖娆,不停地跳跃,火星像是坠落的星辰,点缀这间单调的屋子。

    幽居坐在单人沙发上,双手枕在脑袋下,电视机里播放着晚间新闻,他却看着浴室方向。

    程清璇裹着浴巾出来,被火光映得闪耀的一对墨眼瞬间一亮,幽居喉咙一紧,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忍不住。“过来。”取过一旁的毛巾,幽居拍拍身旁的沙发,示意程清璇坐过来。

    程清璇一脚踹开沙发,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

    幽居再也不敢动一下。

    感受到他的僵硬,程清璇忍不住乐,“还以为你真的无欲无求。”

    幽居喉结再次滚动,“别乱动,毛巾取下来,我给你擦头发。”

    “好。”

    湿毛巾被扔到沙发上,任由幽居用舒服的力道给自己擦头发,程清璇看着跳跃的火星,突然问幽居:“我今晚,见到了一桩让我恶心到呕吐的事。”

    “乐意分享给我听吗?”

    “你愿意听吗?”

    “你想说,我就想听。”

    程清璇抱住他的腰,小手不停地在他腰上摸,才说:“我跟穆兰夫人不是出席了亚撒的任职宴么?我们公司有几个设计师也来了,其中有一个叫艾丽莎。她很有设计天赋,也很有潜力,也肯努力。就是有些…急于求成。”

    “亚撒是个浪子,见到个长得漂亮的就发情,他还对我放电来着。”

    幽居手上动作一顿,他眯眯眼,故作不在意问:“那你怎么应付的?”

    “我自然是一口拒绝啊!幽宝放心,我对幽宝的忠诚,天地可鉴。”程清璇举起食指跟中指,有模有样,一本正经发誓。

    幽居唇角扬起,“然后呢?”

    “然后那个艾丽莎跟亚撒打了个招呼,没过多一会儿,他俩就勾搭上了,还在阳台上接吻乱摸。”程清璇想起那副画面,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恶心的是,那亚撒竟然已经结婚了,妻子正怀有生育!”

    “你说,这对狗男女是不是特恶心?”程清璇义愤填膺的样子,看得幽居侧目,“你就为这事纠结?”

    “是啊,我恶心一晚上了。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但不能跨越道德底线吧?”

    幽居点点头,“你说的没错。”

    “还有,今晚其实也是穆兰夫人给我留的一道考题,如果我接受了亚撒的勾搭,说不定我明天就该滚蛋了。幸好我百毒不侵,只受你荼毒!”程清璇有些小得意,一脸的沾沾自喜。

    幽居捏了把她的腰,程清璇不安地动了动,“别捏我!”

    松开手,幽居突然一翻身,将程清璇压在身下。

    浴巾跟着松开,程清璇的身子全部袒露在幽居的身下。

    墨眼里,倒映出程清璇迷人的娇躯,那是年轻女孩特有的光滑跟诱人。那是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的美色。

    程清璇呼吸一紧,幽居那要吃人一样的目光,让她害怕。但心底深处,又生出期待来。

    “小羽,做得好,以后也要想像晚这样。”

    程清璇故意装出我不明白的懵懂样,“为什么?”

    大手掌摸了把她的头发,幽居俯身稳住她俏挺的鼻尖,才说:“因为你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他的手覆盖在女孩滑腻的肌肤上,程清璇轻轻颤抖着身躯,却说:“去床上。”

    “…好。”

    横抱起程清璇朝卧室走去,将程清璇放倒在白色被单上,幽居跟着俯身逼近。两人都是初次,表现得都很青涩尴尬,解开皮带的手,轻轻地颤抖着,撩人又好笑。

    …

    身上衣服全部剥光了,眼见就要到最后一步了,幽居突然停下所有动作。

    程清璇酡红着一张脸,问他:“怎么停下来了?”

    幽居看着她,俊脸憋得涨红,“我…”大手插进发丝间儿,幽居翻身平躺在一旁,拉过被子替程清璇盖上。

    程清璇一愣,这是…不来了?

    她翻身看幽居,却发现幽居双目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某种回忆中。程清璇一把掀开被子看,发现幽居并不是不行,她这才松了口气。“幽宝,你故意的?逗我很好玩?”她以为幽居在耍她,因此有些愤怒。

    幽居一把将她拽在怀里,“给我些时间。”

    “嗯?”

    “小羽,讲个故事给你听,你听吗?”

    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讲故事?程清璇不太想听,幽居的声音却在她头顶缓缓响起。“有个男孩,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一生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男孩很幸运,至少在别人眼里是这样子。”

    “他住着豪华的顶级别墅,家里有无数佣人,父母亲身份高贵,环绕着他的是名誉跟金钱。”

    “人人都说,小少爷是个会投胎的主。生下来就拥有别人十辈子都积攒不到的财富。但没有人知道,从生下来开始,那小男孩的父母就没有抱过他。他身份尊贵,除了每次喂奶洗澡保姆会将孩子抱起之外,就没有人敢抱他,他们生怕伤着了小男孩丢工作。”

    “小男孩长到十二岁,无意间撞见父亲跟自己的小姨在他父母房间的大床上苟合,他又惊又惧,害怕之下跑出那大得吓死人的别墅,却差点被车撞死。但小男孩命大,被人救了。”

    “那之后,小男孩的父母离婚了,小男孩的小姨以后妈的身份入住别墅。小男孩只要一想到小姨跟父亲要在他妈妈的房间里做那种事,就恶心。所以在快满十三岁那一年,小男孩离开了那个让无数人羡慕的大别墅,选择独自生活。”

    “小男孩洗过碗、刷过盘子。因为法律规定不许用童工,所以十八岁之前,小男孩都只能在小餐厅洗碗。一双手泡得气泡,就换来两千块。”

    “十八岁那年,男孩考上了他们城市最好的大学,也找到了一份还算体面的打工。”

    “二十二岁那年,男孩被人追杀,躲进了一片小树林,在那里,他遇到了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他不过是捡回来了一条狗,结果却找到了一份爱。抱着那毛茸茸的小东西,男孩时常在想,抱着小东西的感觉这么温暖,为什么他的父母不愿意抱他呢?”

    “后来那小东西变成了人,还赖上了男孩。那女孩太好动,跟男孩截然不同。男孩有皮肤饥渴症,总喜欢抱着女孩睡觉,可女孩睡觉总是不安稳,喜欢踢被子,喜欢跑出男孩的拥抱圈…”

    “男孩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样会有冲动的时候。很多次,他都萌生过性冲动,但每次那股念头刚冒出,就被少年时那些恶心的画面打断。”

    幽居下颔抵在程清璇脑袋上,程清璇努努嘴,心想,这太狗血了吧?

    “幽宝,你对这件事有心理障碍?”

    幽居问:“我是不是很没用?”

    程清璇拽着被子,想了想,应了声:“有点。”

    “呵…”幽居将被子提起来盖住彼此,才拍拍她的肩膀,“小羽,给我些时间。”

    “…好。”

    *

    时间匆匆过去了,程清璇的工作越来越顺利,在穆兰夫人的调教下,她现在基本已经能做到对任何突发状况都保持宠辱不惊的态度。这让穆兰夫人很满意。

    “格瑞斯、莫莉、艾丽莎,准备一下,这次巴黎时装周,你们三人将要全程陪我出席。”

    闻言,莫莉反应稍微平淡些,艾丽莎整个人都要坐不住了。

    会议结束后,程清璇看着从会议室走出来,笑靥如花的艾丽莎,悄悄蹙起眉头。看她这喜滋滋的样子,是拿到巴黎时装周的出席名额了。

    “贝利卡,马上就要过年了,你去跟后勤部的核对一下年终礼物的事情。”

    “是。”

    程清璇去了后勤部,后勤部主管跟三四个员工聚在茶水间,兴致勃勃的聊八卦。程清璇不是有意要偷听的,而是他们聊的八卦内容实在是太让她在意了。

    “昨晚莉莉在法式餐厅撞见的两个人,就是艾丽莎跟亚撒没错,真是想不到,艾丽莎竟然当小三。”

    “要我说啊,那亚撒就是玩玩她,亚撒老婆可不是普通人,据说是IA总部高层的女儿,亚撒能走到这一步,他老婆功不可没。亚撒不可能放弃老婆选择艾丽莎的,更何况,他老婆还怀孕了!”

    “艾丽莎也是傻,怎么就一头栽进去了?我看她啊,迟早会伤得遍体鳞伤。”

    “自己要做小三,到时候这事被人爆出去了,那也是她活该!”

    …

    等他们聊完了,程清璇这才拿着单子,装作刚下楼来的样子。

    跟后勤部核对了所有信息,程清璇上楼的时候路过设计部,发现设计部的气氛有些怪。莫莉埋头在工作,艾丽莎就站在莫莉的身旁,脖子上硕大的钻石项链可闪瞎了不少人的眼睛。

    程清璇多看了一眼她的项链,默默转身走了。

    她总觉得,这事迟早会捅出篓子。

    *

    “这周二LK国际将要举办珠宝展,每三年举办一次,算是一件大事。收拾一下,你明天下午跟我一同出国去伦敦。”

    送穆兰夫人回家,下车前,穆兰夫人扔给程清璇这话,头也不回走进大厦里。程清璇一愣,她要跟穆兰夫人一起出国?

    …

    “幽宝,小宇子给我办的那些证件没问题吧?能通过安检吧?”

    “问这个做什么?”

    一听程清璇问起护照,幽居顿时皱起眉头,“你要出国?”都快过年了,她这个时候出国…

    “LK国际三年一度的伦敦珠宝展将在下周二举办,穆兰夫人要我跟她一起去。”程清璇一边脱衣服,一边朝浴室走去。

    “很想去?”

    “想去啊!”

    “那我问问。”

    切断电话,幽居又给始宇拨了个电话。

    “放心,她的证件跟普通人的是一样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你不信我,也得信我爷爷的能力不是?”

    始宇这么说了,幽居便放心了。

    “只是她现在出国,怕是要错过你的生日吧?”始宇贼贼地笑,“幽宝,你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难道不一起庆祝庆祝?”

    一听始宇叫自己这个名字,幽居想也不想,果断挂了电话。今天一月20号,是周六。她明天就要去英国,23号也就是周二举办珠宝展,25号就是他的生日。她应该没那么快回来吧!

    程清璇洗完澡出来,发现幽居给她发了条短信,她打开,见短信写着:

    证件没有任何问题,记得东西都要准备双份,不要出差错。

    程清璇关了短信,微微一笑……

    幽居回到家的时候,程清璇已经睡着了。

    因为总喜欢踢被子,幽居勒令她睡觉必须穿着厚睡衣,穿上厚睡衣躺在床上的她,蜷缩成猫形。

    优雅的猫,是高傲又惹人喜爱的动物。

    幽居坐在床边,麦芽茶一样温熙的灯光下,他看着程清璇美好的睡颜,整个人祥和得不像话。弯下头,粉唇啄了口程清璇的双唇,幽居又摸摸她的脸蛋,“提前向你索要生日吻,可不许生气。”

    程清璇被他闹醒,睁开眼,却见幽居正襟危坐在一旁,她揉揉自己湿润的唇瓣,嘟哝一句:“几点了?”

    “快一点了。”

    “去洗个热水澡,早些睡吧。”

    “好。”

    程清璇很快又睡着了,幽居又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起身去洗澡……

    因为下午是直接从公司出发去机场,程清璇中途不会回家。一大早,她将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临走时,就跟那恋家的孩子一样,一步三回头,看得幽居忍俊不禁。

    “好了,放心去吧!又不是不回来。”

    幽居穿着白色毛衣,依靠着大门,朝程清璇挥手。

    程清璇拉着行李才走没几步,又一下子跑回来,狠狠抱住幽居。“幽宝等着!姐姐去见世面,以后才能挣大钱养你!”

    将手抵在嘴前,幽居轻咳一声,“上班该迟到了。”

    如梦初醒,程清璇一溜烟跑了,幽居凝视着楼道,嘴角的笑意立马收起。

    *

    周天上白班,幽居刚到餐厅,就被一个只有十来岁大的孩子挡住了去路。那孩子抱着篮球,站在一辆轿车前,单手叉腰,稚嫩的脸蛋噙着愤怒。

    “你就是清璇姐姐的男朋友?”

    听到这声稚嫩询问,幽居停下脚步,他低头看了眼刚到自己胸口的小孩儿,问了句:“你是?”其实他认识沐阳,之前有撞到这小家伙给程清璇表白。说什么要去学武功,长大后保护程清璇…

    他的人,哪需要其他人保护?

    “我叫沐阳,是清璇姐姐之前家教的孩子!”篮球在模样指尖转动,划出圆形弧度。幽居走下自行车,倾身坐在自行车上,才说:“哦,找我什么事?”

    沐阳特霸气一勾唇,人鬼精灵的样子看着好笑又有趣,“敢不敢跟我来一场爷们之间的PK?”沐阳把篮球扔给幽居,幽居左手一伸,轻松接住砸来的篮球。

    “我为什么要跟你PK?”他急着上班,可没时间在这里陪小毛孩搞什么PK。

    沐阳单手一抹鼻子,做了个挑衅动作,“身为同样喜欢清璇姐姐的人,我,沐阳,想跟你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你,只能接受,不许拒绝!”沐阳得意望向幽居,据他打探的消息显示,这姓幽的除了有一张好看的脸之外,就没有其他长处了。

    论家境,他不及自己。

    论功夫,他肯定也不及他的跆拳道师兄。

    沐阳有信心能够打败幽居,那样,他才有资格跟他公平竞争,追求清璇姐姐!

    听到这话,幽居终于不淡定。

    所有觊觎程清璇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都是敌人!

    “我接受你的挑战。”幽居也学沐阳转着篮球,又问:“你想比什么?我随时奉陪。”

    沐阳从他手里夺回篮球,他指着身后理工大学的教学楼,神秘兮兮地说:“我是孩子,你是大人,咱俩比不公平。这样,我的跆拳道师兄就在理工学院念书,正巧今儿周天,他有时间。要不,你就跟他比一场?”

    他的师兄可是整个跆拳道馆能力除了老师外最强的人,他就不信,这小白脸能干得过师兄!

    敢不敢?

    他有什么不敢的!

    “带路!”

    *

    理工大,跆拳道社。

    程非凡穿着白色的跆拳道服,已经做完了热身运动。对面的青年,脱下身上的外套,仅着白色毛衣跟黑色长裤,过分精致而不失凌厉的俊脸,表情淡淡。

    那双墨泼的眼,像是无畏这个世界,又像是唾弃着程非凡。

    程非凡已经认出了幽居,毕竟幽居可是这大学城的名人,又在他们学校外的餐厅打工,谁人不认识?

    想着要跟城草PK,程非凡是又激动又害怕。

    天知道城草到底会不会功夫…

    抱着不确定的心态,程非凡朝幽居抱抱拳头,“城草,只是切磋,友谊第一,比试第二!”

    幽居抬起下颔,倨傲的看着他,应了句:“事关我的女友,还是比试结果第一,友谊第二就行。”

    程非凡:“…”

    赛前也得虐虐狗?

    “注意了!”

    程非凡直接冲了过来,上来就伸出左手推幽居右肩。

    幽居下盘不动,左手迅速向下往右肩,一把盖住程非凡的左手并扣住他的做手手背边缘,然后借力将程非凡的左手压在他的右肩膀上。

    只一个动作,程非凡便认识到幽居是个东懂行的。

    心里一惊,程非凡刚要变动招式,幽居的右手在此刻也有了动作。

    幽居右手弯曲,从上往下,朝程非凡胸口袭击。这时,幽居左侧转动起来,右臂力道往下狠狠一压,程非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被幽居压住,失去所有反抗的机会。

    幽居松了手,朝他伸来一只手。

    程非凡一愣,乖乖伸手。

    被幽居拉起身,程非凡刚想说谢谢,幽居的右手却绕到他后方,抓住了他的裤腰。

    程非凡一愣,下一秒,人已被幽居抛了起来。

    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凄惨的幅度。

    砰——

    程非凡屁股率先着地,整个人四仰八叉倒在地上,痛地咧嘴。

    幽居居高临下睨着他,气息不见紊乱。

    “服吗?”

    一招旋臂折腕加过肩摔,直接打趴了程非凡,这完全出乎沐阳的预料,也超出了程非凡能想到的所有可能。程非凡没有轻敌,他是持着谨慎心态面对幽居的,但幽居的真实实力远超程非凡的初步估计。

    “服…”

    程非凡想要起身,才发现屁股痛的用不上力。

    幽居朝他伸来手,程非凡跟他握住,还不忘呻吟一句:“我认输,别补刀了,再摔我就残废了。”幽居点点头,这才将程非凡拉起来。“买点红花油擦擦,一周就好。”说完,幽居捡起地上的衣服,看了眼沐阳,“小孩儿,在打败我之前,不许喜欢清璇。”幽居转身就走。

    沐阳瞪他,这也太霸道了!

    他就在心里偷偷喜欢还不行?沐阳追上去,叫道:“幽居你等着,我迟早会打败你!”

    幽居侧头淡淡看着他,完全不将他看在眼里,“你等不到那一天!”

    沐阳很受伤,他跟情敌的手段显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目送幽居离开跆拳道社,沐阳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萎靡不振。

    …

    幽居走出理工大,还觉得好笑。

    始宇说的没错,他家小璇子果然是男女老少通吃的主!

    *

    英国,萨摩塞特宫的展厅里。

    各类高雅人士穿梭在复古大堂里,目不暇接的珠宝饰品摆放在柜台里,灯光下,款式高贵奢华的珠宝折射出耀眼璀璨的光芒。

    穆兰夫人的故友遍布全球,来参观珠宝展也能遇到无数熟人。程清璇亦步亦趋跟在她身边,眼神偶尔飘过那些精美的珠宝饰品,眼睛也会跟着亮起。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珠宝,也没有哪个女人抵挡得住珠宝的诱惑。

    “美丽的小姐,喜欢的话,可以叫人取出来佩戴。”

    走过来的年龄约莫三十五左右的绅士,那人身穿顶级高定套装,混血的脸颊比东方人更深邃,又没有欧美人那么纯粹。他斜依在柜台边上,一副风流的样子。

    程清璇多看了他一眼,才想起,这人就是LK国际当代的总裁,凯尔德,诺曼。中文名似乎叫…邵元帅来着?

    “小姐?”见程清璇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看,凯尔德还以为她是看入迷了。

    程清璇摇摇头,很快回过神来,她摆摆手,才说:“不用了,项链只需要一条,刚刚好。”

    闻言,凯尔德目光移到她的脖子处。

    程清璇穿着长款针织毛衣,是圆领礼服款式,英国的冬天寒冷,她这样的打扮比较适用。全场,也就她穿得最保守。她的脖子上的确戴着一条项链,吊坠被针织裙遮住,看不清楚。

    凯尔德歉意一笑,才说:“看来我给美丽的小姐造成困扰了。”

    程清璇耸耸肩,“也不尽然。”

    凯尔德取过两杯酒,一杯香槟一杯红酒,他左右手分别握着香槟,示意程清璇自己选。程清璇腼腆浅笑,取走红色的液体。她喝了一口,轻轻咂舌,“07年的罗曼蒂,是我的心头爱。”

    凯尔德眼睛一亮,看来是个懂酒的姑娘。

    “失陪一下。”凯尔德见到一对夫妇从门口进来,跟程清璇道了别,快步走了过去。程清璇跟着望去,见是上一任总裁跟总裁夫人,又低头喝了口酒。她独自欣赏了半个钟头的珠宝展,这时穆兰夫人找到她。

    “你打车回酒店,我晚点再回去。”

    穆兰夫人跟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外国女人站在一起,两人看着关系很要好。程清璇应了声好,取了外套,独自朝宴厅大门走去。

    凯尔德见她要走,也跟着追去。

    英国总是备受雪的喜爱,冬天的夜晚雪花飘洒,又冷又美。程清璇穿上大衣,刚要走下台阶,身后传来凯尔德的呼声,“小姐,可否留个联系方式?”

    程清璇微微一愣,她这是被搭讪了?

    搭讪人还是全球最著名的珠宝大鳄凯尔德,诺曼?

    凯尔德目带忐忑,他伸出手,等待程清璇回应。程清璇将脖子上的项链拉出来一点点,吊坠依旧在针织裙里面,“其实,我的珠宝是婚戒。”她脸上的笑,让凯尔德恍惚。

    其实她戴的是幽居赠给她的项链,所谓婚戒,不过是一个拒绝的借口。

    “诺曼先生,晚安。”

    程清璇撑着伞,走进风雪里,那道背影令人心醉。

    “凯尔德,恭喜你,第一次搭讪失败了。”白衣男人站在凯尔德身后,湛蓝似海的眸子聚着打趣笑意。凯尔德转过身,盯着自己的父亲,“爹地,中国女人,都这么傲气吗?”

    艾伦,诺曼抽了口烟,搂过一旁的中国妻子,意味深长笑笑。“永远不要小觑中国女人。”

    *

    搭车回酒店,程清璇一觉睡到次日上午九点。

    下午陪穆兰夫人参观了一个私人宴会,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返航机票订在明天上午九点,艾米丽,可以吗?”

    穆兰夫人双手交叠着放在大腿上,没有吱声,那就是同意了。

    程清璇订了机票,正要将手机放包里,突然接收到一条短信。是始宇发来的,她打开收件箱,短信内容很简短,只有一句:已经25号了,今天是你家幽宝23岁生日。

    程清璇一愣。

    冬季英国与中国时差相差八个小时,现在是英国的24号下午四点,也就是中国的25号零点。

    她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十个小时的飞机,到Z市已经伦敦时间晚上七点了,这还要在飞机不误机的前提下。伦敦晚上的七点,是中国时间26号凌晨一点。来不及给幽宝过生日了吗?

    程清璇急忙打开手机查询今日航班,只有明日凌晨五点的航班了。

    还来得及!

    “艾米丽,我看了下时间排程表,已经没有重要的安排了。那个,我可以提前几个小时,搭凌晨五点的航班回去吗?”程清璇有些为难,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

    穆兰夫人摘下墨镜,像看怪物一样看她。瞧着心急的样子,肯定跟她那小男友有关。这女人啊,一谈恋爱就变傻,还真是…“不行,明天上午我要去逛街,给Ansel买礼物。”

    程清璇静静看着穆兰夫人,那藏着秋日水波的清灵眸子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艾米丽,你行行好?”

    穆兰夫人重新戴上墨镜,“刚酒喝多了,收起你那恶心的表情,我要吐了!”

    “艾米丽…”

    穆兰夫人:“…”

    *

    夜晚十点,送走最后一批吃客,幽居回后台洗了手,他打开手机一看,没有程清璇的短信。

    心情有些低落,她就那么忙么?

    忙到忘了他的生日。

    该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吧?经理一看街上几乎没人了,大冬天的,十点过就很少还有学生在街上晃荡了。“诶,下班吧下班吧!都这么晚了,没有人会来了!”

    “好勒!”

    天空飘下雪花,是今年的初雪。

    幽居骑着单车沿着理工大学绕一群,来到回家必经过的破晓广场。

    单车骑到广场中央,广场的灯光突然一下子全部熄灭了。

    呲!

    单车停在广场中央,幽居凝视着远方学院里的朦胧灯光,有些疑惑。这广场彻底亮如昼,很少会停电,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幽宝!”

    听到喊声的时候,幽居是难以置信的。

    直到脚步声从身后的黑暗里走出来,幽居这才转过头。昏暗的光线下,走出来一道高挑的单薄身影。这时,广场上的灯光同时亮起,幽居眯着眸子看着程清璇,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能诠释出他心里的感受。

    程清璇穿着驼色针织长裙,外面披了件黑色皮衣,脖子上系了条黑色长围巾。单手撑着的黑伞上面落满了雪花。

    “什么时候回来的?”幽居反应还算平静,天知道他内心有多激动。

    程清璇指了指手腕上的表,“飞机延迟了一个小时,我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听到这话,幽居心头有些堵。

    “来不及给你买礼物,我唱首歌给你听,你可一定要喜欢才好!”程清璇转身跑到破晓广场正中央。幽居好奇看着她,这时,广场某个角落响起一阵音乐声。

    那是一首陌生的曲子,幽居没有听过。

    程清璇将伞收起,伞尖撑地。

    妖娆的身躯小幅度扭摆起来,随之响起的,还有程清璇慵懒的歌声。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

    性感得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

    你慵懒地扭动着腰,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

    你优雅得像一只猫

    动作轻逸地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得刚好

    预兆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

    《迷迭香》是一首不属于这个年代的歌曲,听上去很像年代感,经过程清璇慵懒性感的声音演绎,格外的迷人。看着在雪花中扭动娇躯的程清璇,幽居红着脸蛋,仿佛真的闻到了迷迭香的气味。

    她还真是不害臊,大晚上跑广场来跳舞…

    这样磨人的她,很让人受不了。

    ------题外话------

    元帅来打酱油啦!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