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6萌 升职宴上的狗男女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76萌 升职宴上的狗男女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不想理这癞皮狗,女孩越过始宇往前走,那张遮挡在鸡窝头下的脸蛋依旧看不清楚五官。

    “别啊!”始宇大长腿一抬,挡了女孩的去路。“小丫头,你叫啥名儿啊?”

    女孩停下脚步,乍然抬起头来,那一瞬间,始宇竟然看到了杀气。始宇心里一惊,再看女孩,她戴着那么厚的眼镜,穿得普普通通的,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哪儿来的什么杀气。

    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女孩抬起腿,狠狠一脚踩在始宇的鞋面上,也不回答他。始宇嘶了口气,十分迅速抽回腿,他低头检查脚伤的瞬间,那女孩早一溜烟跑了。

    他愣愣看着女孩的背影,忍不住撇嘴。

    看着瘦弱得很,脾气倒是不小。

    *

    “唯一,你回来了!”

    施唯一脚步刚迈进华丽的大厅,一道沉稳中年男人声音跟着响起。

    将书包放下,女孩目带惊喜看着楼梯口上站着的黑衣男人,嘴角却永远呈直线,没有一丝笑意。

    她早就忘了,微笑该怎么勾唇。“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施景云走过来一把抱住女孩,手指撩开女儿那头乱糟糟的头发,他凝视着女孩脸蛋,眼神不再冰寒,取而代之的是温柔。“上午刚回来,听阿纲说你转校了,也好,转校了就能交到新朋友了。”

    “嗯。”

    “新学校怎么样?”搂着施唯一走到沙发上坐下,施景云抽出一支雪茄,慢悠悠地吸着。

    施唯一一把夺过施景云嘴里的雪茄,利索地折成两截,才说:“还行。”

    施景云嘴角抽抽,回到家就是不自由,抽根雪茄也要被女儿管束。“是么?”斜睨着施唯一瘦弱的身躯,施景云忍不住轻笑,“听说幽家那小子也在Z大读书,你见过他没?”

    “见过了。”施唯一这时抬起头来,镜片后的眼睛亮晶晶的,“爸,上次救我的就是幽家的哥哥,准确的说,是幽家哥哥的女朋友。”

    施景云一眯眼,想起回来路上听到的传闻,忍不住乐了。“就是那个,昨晚跟幽家小子一同出席绿家夜宴的丫头?”

    “是啊。”

    “只是可惜了,我没有见到幽家哥哥的女朋友,她好像不在学校。”施唯一手指相互缠绕着,原以为小羽也在那学校里读书,她是抱着跟小羽交朋友的念头才转去Z大的,结果空欢喜一场。

    瞧出女儿脸上的失落,施景云心里喟叹一声,若非当年那事害得她抬不起头来,唯一也不会养成如今这副沉默性子。

    小时候的唯一,一直都是他的开心果,可现在,他已经好几年没见到过女儿笑了。

    “新学校你喜欢就好!不过只有一条你要注意,上下学一定要阿纲接送,我可不许你再出事!”施景云说这话时,气势陡然变得威严凛冽,门外阿纲听到这话,不自觉点点头。

    施唯一凝视着桌上的瓷器茶杯,没有说话。

    *

    接受完国际V杂志的采访后,程清璇跟司机一起送穆兰夫人回了家,这才让司机开车将自己送回去。

    提着夜宵回家,看到桌上放着一罐绿色的牛奶,她拿在手上看了一眼,发现是真味牌子的,产自新西兰。

    “回来了?”听到动静的幽居从卧室出来,见程清璇拿着牛奶看,便说:“别人送的。”

    心里警铃大响,程清璇将牛奶放下,故作不经意随口问了句:“谁送的?”

    幽居看着她将夜宵打开,才跟着走过来坐下,淡淡地说:“一个同学。”

    他回答的模模糊糊,程清璇心里那点小九九越是闹腾。同学,谁知道是男的女的,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是普通同学还是想挖她墙角的…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程清璇将筷子递给幽居,这时幽居说:“一个女同学送的。”

    已经递到他面前的筷子瞬间调头,被程清璇扔在桌上。

    幽居盯着那双筷子,足足愣了三秒。

    他默默地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煎饺吃。

    程清璇故意嚼得很大声,幽居听着这动静,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终于,程清璇还是忍不住了,她将筷子一扔,指着那罐牛奶,只问一句:“她为什么送你牛奶?”

    幽居眉梢微挑,一脸的懵懂,“我也不知道…”

    “陌生人送的东西你都敢要,你还真是心大。”这下饺子也没心情吃了,程清璇将那罐牛奶推到幽居面前,丢下一句:“喝哪儿补哪儿,多喝点。”说完,她气冲冲跑进了卧室。

    幽居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胸部,又瞅着那罐奶,终于忍不住咧嘴偷笑起来。

    喝哪儿补哪儿,她当他是奶牛?

    …

    篮球馆四周的坐台上坐满了人,Z大跟隔壁理工大学打友谊赛。

    身为篮球部一员,始宇自然不得缺席,十二月的天气冷得不像话,场上奔跑的健儿穿着短袖短裤运动鞋,奔跑起来,黑发飞扬,那股青春气息很是感染人。

    漂亮妹子做后援,都在看台上坐着,只是那本该放在球场上的目光,总会有意无意飘向第三排的卡其色背影。

    那个人的侧脸,深邃分明,冷漠中带着引人犯罪的禁欲气息,真是一个勾人的城草。

    幽居看着大汗淋漓的始宇,只拿周围色眯眯的花痴当摆设。

    眼见比赛就要落幕,Z大得分领先理工大六分,Z大胜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比赛快到终场也没看头了,幽居提起一旁的包准备走,这时,程清璇从门外奔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只红玫瑰。

    不少人都看到她了,目光都变得惊讶起来,他们学校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惹眼的大美女?

    Z大很大,见过程清璇的人不多,只在小论坛上见过模糊的照片,见到真人一时都没将她认出来。

    程清璇穿着A字形杏色连衣裙,脖子上系了一条黑色针织围巾,外罩一件酷劲十足的黑色皮衣。幽居目光移到程清璇那双被紧身打底裤勾勒得笔直纤细的小腿上,有点惊讶。

    她怎么跑学校来了?

    英姿飒爽的美人儿踩着自信傲慢的步伐,直接走到幽居身旁坐下。“鲜花赠美人儿,幽宝,快收下。”

    幽宝美人儿愣愣接过她的玫瑰,又听她说:“收下我的花,你怎么也该表示一下你的感激之心吧?”

    幽居侧视着程清璇因走得太急,呈现出绯红之色的英气脸蛋儿,他抿唇憋了半天,也只憋出几个字:“花很好看,谢谢。”

    “啧…”她可不是想听他夸花好看的,明明更好看的人就在他旁边,“不行,我要一个吻当奖励。”伸手搂住幽居的胳膊,程清璇相信撒娇的女人运气不会太差。

    幽居差点被玫瑰的刺给刺到,“在这里?”他要脸啊!

    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还真做不出来。

    程清璇点点头,“就这里!”开玩笑,都有人敢给他送牛奶了,她再不来宣誓主权,就该被人撬墙角了。她可是一下班,饭都没吃就打车过来了,她用心良苦啊。

    程清璇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幽居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久,猜到了她大中午跑来学校的目的后,心里又暗自窃喜。

    这种被人放在心上惦记的感觉,他很享受,但他不说。

    “就亲一下。”

    程清璇咧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行啊…”

    幽居刚要凑过来,她又说:“必须法式热吻啊!”

    幽居眯眯眼,粉唇凑近程清璇嘴边,一点点的,缓慢地,用心地…抵舔!

    瞬间,程清璇小脸比幽居手里的玫瑰还要红。

    他怎么可以舔她?

    她难为情了,脸颊像是充了血,却又舍不得推开。被看台上的人当猴子一样观看,程清璇觉得便宜他们了,该收费!

    “哟!激情上演啊!小璇子,要不要哥哥现在就去给你俩拖张床来,来一场床摇啊?”篮球砸在幽居脚边,程清璇如惊弓之鸟,立马推开幽居,然后默默低下头,平复激烈心跳。

    幽居看了眼始宇,捡起地上的篮球,给他砸了过去。始宇一手接住篮球,朝更衣室走了去。

    球赛也落幕了,校友们三三俩俩离开,路过幽居俩人身旁,都不忘朝程清璇看一眼。刚才这火辣的一幕,发到校网上,又要热闹好一阵了。真没看出来,看着一脸禁欲的城草,接起吻来竟然是这副浪样儿。

    “小羽,走吧!”

    幽居一手握着玫瑰,一手牵起低头的程清璇走出篮球馆,跟始宇汇合后,三人朝校外的餐厅走去。

    “就这里吃吧!”

    那是一家两层式的复古餐厅,新开不久。

    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刚点好菜,始宇正跟程清璇插科打诨,却见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孩。始宇抬头看了一眼,立马大声喊了句:“小丫头,给我过来,昨儿踢了哥哥一脚,哥哥脚现在还肿着呢!”

    听到这话,施唯一抬起头,手指推推镜框,看清始宇这一桌的人后,眼睛微微一亮。她小跑过来,却是跑过来分开始宇跟程清璇两人,坐在了程清璇的右边。

    程清璇满头雾水,这什么情况?

    “诶!小丫头,你身旁这位大美女就是幽居家的正宫娘娘。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别打幽居的注意了。”始宇开了瓶啤酒,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口闷。

    一听这话,程清璇立马生起警惕心来。

    原来这位主就是想要撬她墙角的人啊。

    那还得了?

    程清璇刚要摆正自己正宫的位置,施唯一突然从包里掏出一罐牛奶,递到程清璇面前。

    看了眼牛奶,程清璇脸色更难看了。

    这是挑衅?

    倒是一旁的幽居有些心虚。

    “小羽,昨天的牛奶你喝了吗?好喝吗?好喝我以后天天给你送,若是不好喝你就告诉我,我下次就送你喜欢的!”施唯一扬起头颅,乱糟糟的头发下,那张红色性感的唇儿,笑得格外明媚动人。

    程清璇不动声色看着施唯一,心里纳闷了,她这是要搞事,还是在说真话?

    昨天那牛奶不是给幽宝的吗?这丫头怎么会问她喝没喝?

    见程清璇似乎不记得自己了,施唯一这才用双手拔开乱发,又迅速摘掉眼镜,对她说:“小羽,不认识我了吗?”程清璇仔细看了眼她的脸,这才有了些印象。

    “你是…”那个晚上灯光太暗,加之施唯一动手反抗的时候样子太凶残,程清璇并没注意到她的外貌,这下细看,倒有了些印象。长得还真是好看啊,瞧这脸蛋,水嫩嫩的,好想捏一把。

    于是,程清璇就真捏了。

    “这脸蛋好,皮肤好,用的什么护肤品?”爱不释手,程清璇又捏了一把。

    始宇背对着施唯一,看不见施唯一的脸,也挺好奇的。他起身走过来想一探究竟,这时,施唯一非常迅速地戴上眼镜,又放下那头枯发。没瞧见她的真容,始宇撇撇嘴,“不会丑的见不得人吧…”

    施唯一摸摸被程清璇捏过的地方,脸颊竟有些红,程清璇像看怪物似的看她,这孩子还真是纯情,被摸一下都羞的脸红。

    再瞅桌上那罐牛奶,程清璇响起昨晚某个人说的话,忽然眯起眼睛来。说什么是女同学送给他的,原来是送给自己的,她的幽宝什么时候也学坏了?害她白担心一场。

    她转身看幽居,幽居优雅吃着菜,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丫的让你装!

    …

    吃完饭后,程清璇要走,施唯一好像挺舍不得她的,一直紧挨着她站一起,幽居想要接近程清璇,竟然都找不着机会。始宇玩味的眼神在程清璇跟施唯一身上扫,末了,挺悲哀的跟幽居说了句:“你家小璇子自带撩妹技能,比你厉害啊!”

    幽居目光落在施唯一拽着程清璇手臂上的手,目光闪了闪,到底没说什么。

    *

    “等一下!”

    电梯被关上的最后一秒,程清璇眼见来不及,赶忙大喊一声。

    已经合上的们,又徐徐打开。

    “谢谢!”

    程清璇迈腿走进去,低头喘了口气,一抬头,见到电梯里的另一人时,脸色忽然变得怪异。“艾米丽,午安。”早知道是她,她就不乘这趟电梯了。

    穆兰夫人挎着包,墨镜别在胸前,只疑惑看了她一眼,“大中午的跑去哪儿了?”

    穆兰夫人不是个话多的人,她主动开口问话,程清璇还有些惊讶。

    “去了趟Z大。”程清璇恭敬应。

    想起第二次见面就在大学城,穆兰夫人倒不觉得奇怪,“去Z大做什么?”

    程清璇琢磨两秒,才含糊说:“看一个朋友。”提到朋友两字的时候,程清璇眼里流露出来的那股子温暖柔情,可躲不过穆兰夫人的眼。

    穆兰夫人突然哼出声,“年纪轻轻,就该努力赚钱,谈什么恋爱!”

    程清璇:“…”

    这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男人都长了一副哄骗人的嘴脸,外看是唐僧,人模人样的,剥开了伪装就能看到他们尖嘴猴腮的真面目,活脱脱就一丑陋的猴子。”穆兰夫人将墨镜戴上,“你还小,别被骗了还帮对方数钱。”

    电梯门开了,穆兰夫人又抿起双唇,高傲地走出电梯。

    程清璇被她刚才那段唐僧与猴子的理论噎了半天,穆兰夫人到底是在关心她呢,还是在鄙视她呢?

    恍恍惚惚走出去,迎接她的是又一个忙碌的下午。

    *

    下午三点半,该是穆兰夫人喝下午茶的时候了。

    程清璇将煮好的咖啡端进去,又将早就准备好的糕点一并送到她面前,“艾米丽,你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该用下午茶了。”

    外套搭在椅子上,穆兰夫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末了,说了句:“IA杂志亚洲分区的新任主编大后天上任,后天晚上要给他举办一场就职宴,你跟我一起出席。”

    “好的。”

    穆兰夫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牛奶跟咖啡的比例没有出错,入口顺滑,这令她心情很愉悦。“去给我挑选一件礼服。”她没说要怎样的礼服,程清璇也没问,直说:“是。”

    “再给你自己选一身,刷我的卡。”

    程清璇一愣,“要还吗?”

    穆兰夫人上上下下瞅了她一眼,目光不屑极了,“还?祈祷你没有传染病,卖肾请去医院,卖血下楼左拐三个路口就有临时抽血点。钱到手了再来还我。”她咬了小块糕点,轻飘飘的又来一句:“把你身上血抽干了,勉强能够换一件礼服的钱。”

    程清璇:“…”

    这女人还真够毒舌的。

    …

    出了办公室,程清璇第一时间预订好礼服。

    回到家,幽居听说了这事,并不反对。“以后这种宴会少不了,多结交些人总没错。”时尚界就是一盘蜘蛛网,总得不停地结交不同的人,才能拓宽道路,走得更高,将网面织的更广。

    程清璇也觉得幽居说的有道理,到了第三天下午,程清璇亲自去取了礼服回来,又将穆兰夫人点名要的珠宝一并拿回公司。

    …

    会议室内,所有设计师跟领导人以及秘书全都兢兢战战坐在椅子上,偌大的会议室噤若寒蝉,没有一点声音。

    穆兰夫人依旧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谁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安静的会议室氛围,终于被穆兰夫人率先开口打破:“时装周举办时间已经确定下来,巴黎时装周将在2月29号至3月七号这几天举行,我们品牌的举办时间确定在一号的上午九点,举办场地在巴黎大皇宫。”

    一听这话,一众设计师终于如释重负松了口气。确定了举办时间跟地点以及场地,他们只需要全力备战就行。

    “场地布置这次就由德瑞克、艾丽莎负责跟那边的工作人员沟通,音乐由阿诺跟本负责。关于媒体人、时尚博主、杂志主编跟秀场观众就由莫莉负责人物名跟跟邀请函发送。”

    虽说不是第一次举办时装秀,但每一次,穆兰夫人都当做第一次来严肃对待。被她点到名的人,浑身都是一颤,然后认真点头。

    “最后,格瑞斯,你要提前跟模特沟通好,跟她们确认好时间,签好合同。记住一点,丑闻缠身、吸毒的模特我们绝对不能用。”秘书放下会议笔记,朝穆兰夫人点头,“没问题。”

    “还有,在安排模特出场顺序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把那些有私人恩怨的模特排在一起。”上次就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模特私下撕逼斗狠,虽没有影响到秀场发布效果,但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就这样吧,散会!”

    男男女女悉数退场后,只有秘书格瑞斯还站在会议室里。

    穆兰夫人喝了口咖啡,目光落到她脸上,“想问什么就问!”

    格瑞斯犹豫了小会儿,才问:“艾米丽,这次时装周,您准备让谁陪同你出席?”

    “你、莫莉。”

    格瑞斯是她的秘书,要负责的工作繁杂,缺了她行不通,莫莉是穆兰夫人这批设计师里面最有实力的设计师,她迟早会熬出头,带她一起出席时装周,能见见世面,也能为她以后的发展积累经验。

    “按照惯例,您可以带三个人陪同出席。”意思便是说,还有一个名额。

    穆兰夫人微微蹙眉,“你有好的人选?”

    “艾米丽,艾丽莎怎么样?”艾丽莎是所有设计师里,唯一一个在能力跟天赋上都能跟莫莉一较高下的设计师,她进公司六年了,时装周去过几次,但也仅限于出席自家品牌的秀场,从没有获得过穆兰夫人的认可,自然也无缘受邀出席其它高级场合。这对心高气傲的艾丽莎来说,总是不公平的。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出去。”穆兰夫人重新坐下,陷入了沉默。

    格瑞斯出去,正巧碰见取衣服回来的程清璇。

    “还在开会吗?”

    “已经结束了,不过你现在别进去,艾米丽正烦躁。”格瑞斯做了个思考的动作,抱着会议记录去了秘书台。程清璇朝里面张望一眼,这才抱着礼服回了办公室。

    *

    繁华的夜生活掀开帷幕,一辆辆高级轿车停在钧庭酒店大门。

    “夫人,到了。”

    司机熄了火,提醒穆兰夫人。

    “嗯。”

    司机下车,先牵着程清璇下车,两人一起绕到车子的右侧,打开车门,请出穆兰夫人。

    程清璇给穆兰夫人选了一条星空蓝色及地礼服,细碎闪亮的钻石点缀在礼服上,高贵华丽,很衬她霸气范的气势。穆兰夫人长发高高盘着,未戴项链,只有耳垂上的绿宝石耳环散发出荧荧之光。

    她一出场,就吸引来全场的目光。

    瞧见那些人的目光,穆兰夫人不动声色放慢脚步,等程清璇也跟上,这才迈步走进酒店。她的小动作一般人看不出来,程清璇却察觉出来了,她看着穆兰夫人的背影,突然一阵心暖。

    这傲娇的老魔女!

    在场没有人不认识穆兰夫人,但对穆兰夫人身旁,一袭柠檬绸色开叉长裙的程清璇,却是陌生得很。但,也有之前参加过绿家那场订婚宴的上流人士,认出了程清璇来。

    “亚撒,好久不见,短短两年你就拿到了IA杂志亚洲主编的位置,真是了不得!可喜可贺啊!”穆兰夫人跟亚撒抱了抱,程清璇适时拿出早已备好的礼物,“亚撒主编,恭喜你。”

    亚撒接过礼物,多看了眼程清璇,目光多少盛着惊艳。“小甜心,你是我今晚见过的最美的东方姑娘。”

    作为一个欧美人,他见过不少东方明星跟模特以及女强人,乍然见到一个新鲜的小姑娘,自然会多看几眼。穆兰夫人冷眼看着程清璇,见到程清璇在听了亚撒的赞美后,淡笑未曾变过,不自卑胆怯,也没有因此沾沾自喜,浅蓝色眼球转了转,心中对程清璇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是个沉得住气的姑娘。

    很少又刚入职场的姑娘,能够承受得住这番夸赞。

    “亚撒主编真是过奖,我身边就站着这么大一位美人,最美二字,我可不敢当。”程清璇笑着应了句,那亚撒笑容一僵,穆兰夫人也挑起了眉梢。好个丫头,这么会转移话题。

    亚撒摸摸领带,眼里的惊艳跟风流淡了些。

    这女孩,不像是那么好戏弄的。

    “艾米丽,这位小姐是你的…?”

    “新助理,叫贝利卡。”穆兰夫人淡淡地应。

    亚撒点点头,再看程清璇,目光就正经多了。

    两人正寒暄,程清璇乖乖当透明人,这时,莫莉跟艾丽莎一前一后步入宴厅。莫莉先是跟老友招呼,那艾丽莎只取了一杯香槟,便朝亚撒直走了过来。穆兰夫人似乎没看到她,领着程清璇走了。

    “亚撒,你好,我是艾丽莎。”

    艾丽莎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亚撒,清浅的笑容,看着不令人生厌,也不算特别有好感。

    亚撒把玩着那张卡片,跟艾丽莎碰了杯,“艾米丽的公司里,尽出美人。今晚在场的美人,该有一半都是你的同事吧?”亚撒目光望向远处正跟老友寒暄的莫莉,有些移不开眼。

    他都要怀疑穆兰夫人是个外貌控了,公司里的设计师全是美人,就连助理长得也不比明星差。

    艾丽莎只是笑笑,见亚撒盯着莫莉移不开眼,艾丽莎心头一动,右脚踏前一步,站得离亚撒更近了。

    …

    穆兰夫人早早退了场,她坐在车内,不说回家,也不说其它。

    程清璇也陪着她干坐着,倒是耐心十足。

    期间Ansel打了通电话询问穆兰夫人什么时候回家,穆兰夫人也只是简单应了两句,就切断了电话。程清璇披着自己的大衣,突然听到穆兰夫人说:“也不怕上明日新闻头条!”

    程清璇顺着穆兰夫人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酒店三楼的阳台上,一男一女拥抱撕咬在一起,那是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她眯眯眼,待看清了那两人的长相后,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那不是艾丽莎跟亚撒吗?”

    什么情况,这这才几分钟两人就厮混到一起去了?

    穆兰夫人冷哼,“那就是个浪子,见到女人就发情!饥不择食的女人才会跟他这种垃圾混!”饥不择食的人,自然是艾丽莎。

    程清璇回想起今晚的种种,心中一惊。

    早清楚了亚撒的为人,穆兰夫人还带她出席宴会,这之中有几层意思,她终于明白了。今晚亚撒对她放电诱惑,打的就是这档子主意,幸好她心不在这块,加之满心满眼都是幽居一人,只当亚撒是在跟她客套,便一口回绝了。

    程清璇不敢想,若自己只是个定力差的小姑娘,刚入职场的小姑娘没什么经验,很容易被人欺骗,说不定…

    到时候,穆兰夫人又会怎么做?

    那一定会开除她!

    程清璇心里在想什么,穆兰夫人不在乎,也不需要在乎。她摇上窗户,自言自语说:“刚结婚半年,家里老婆还大着肚子,他倒好,跟一个刚认识几分钟的女人搅到一块儿了,那老婆也是瞎了眼。”

    “男人…”

    穆兰夫人不再说话了,程清璇却张大了嘴,一时半会儿消化不过来这个消息。

    所以说,亚撒是出轨了…

    而且还是在老婆妊娠期间。

    “艾丽莎…应该不知道亚撒已经结婚了吧?”程清璇这话语气有点虚。

    穆兰夫人突然扭头盯着程清璇看,她问:“她入这个圈子不是一天两天了,亚撒是IA杂志这两年发展劲头最猛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媒体关注,你说,亚撒结婚这事,艾丽莎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

    穆兰夫人回过头,看向司机,“开车。”

    “好。”

    车子驶离开这个带着**跟罪恶的地方,程清璇偏头看着窗外,脑子有些沉重。

    艾丽莎平时性子比较刚烈,跟莫莉一直不对盘,但对她这个不影响她发展的人,态度还算和蔼。那个笑起来轻轻浅浅的女人,在明知道亚撒已经结婚,且妻子怀孕的情况下,还跟对方勾搭在一起…

    到底是她不懂这个世界了,还是这个世界本就如此?

    华灯与勾心斗角的嘴脸被车子甩在身后,程清璇偏着脑袋,这一刻,她又想到穆兰夫人前两日在电梯内说的那段话:男人都长了一副哄骗人的嘴脸,外看是唐僧,人模人样的,剥开了伪装就能看到他们尖嘴猴腮的真面目,活脱脱就一丑陋的猴子。

    程清璇不禁偏头去看穆兰夫人,心里禁不住猜测,她的过去,是不是也遇到过骗子。

    *

    “到了夫人。”

    司机打开车门,穆兰夫人拿着包下车走到灯光明亮的大厦前台,又回过头对程清璇嘱咐一句:“明早我要吃舒胜斋的嫩鸡粥。”

    程清璇点头,“知道了。”

    这时,Ansel从大厦前台走出来,他一把搂住穆兰夫人的腰,母子俩手牵着手朝电梯口走去。

    “程小姐,现在是回去还是?”司机重新坐上车,询问程清璇。

    “回家。”

    司机启动引擎,一路上程清璇都在想亚撒跟艾丽莎的事,快到家了,她这才问司机:“穆兰夫人的丈夫,不在Z市吗?”印象中,穆兰夫人从未出现过男人,就连Ansel都没有提及过爸爸。

    司机通过镜子看了她一眼,有点惊讶,“程小姐你不知道?”

    “嗯?”

    “穆兰夫人没有结婚,也没有丈夫。”

    程清璇再次震惊了,没有丈夫,怎么会被人称作穆兰夫人?又哪儿来的Ansel?

    “穆兰夫人一直单身,不过Ansel是她的孩子,她是未婚先孕吧。穆兰夫人品牌之前不叫穆兰夫人,而是叫作醉穆兰,是以夫人名字命名的。后来品牌做大了,穆兰夫人却突然召开记者会,说要将醉穆兰改名为穆兰夫人。还说,她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因为品牌名字的关系,久而久之,外界跟媒体都开始叫她穆兰夫人了。”

    司机跟了穆兰夫人十几年,对这些事情,他可是知根知底。

    “是这样啊…”程清璇抿着唇,看来那段时间,穆兰夫人一定经历过不太美好的事。她一定也曾被爱伤过,才会说出那种薄凉无情的话。

    那Ansel的父亲到底是谁?难道也是业界人士?

    *

    施唯一觉得这个新学校什么都好,就有一点不好,那就是那个整天在她身后晃悠的男孩。

    他连着在她身后跟踪了一周,她无视,他就搞点事让她无法无视。好比现在——

    “小丫头,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啊?”始宇将车停在她身前方不到三米的位置冲她喊。

    施唯一越过他就走,只当他是个神经病。

    始宇见她又要逃,立马开车,从她身边擦边而过。施唯一躲,脚踝一扭,整个人朝旁边扑去,始宇立马停车,一只手拽住她,将她拉进怀中。“小丫头,都投怀送抱了,还不告诉哥哥你的名字?”

    始宇眯起狐狸眼,好不风流。

    施唯一挣扎着要起来,始宇偏要用一只手压在她腹部。“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起开。”看着施唯一脸上那厚大的眼镜跟一头乱发,始宇心里一动,他右手朝施唯一脸上靠近,手指刚靠近那副厚重眼镜,施唯一突然出声:“敢摘下试试?”

    始宇偏不信邪,“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敢摘!还没有什么事,是哥哥不敢做的!”

    他不像是在吓唬她,施唯一无奈,只好认招。

    “施唯一。”

    始宇一愣,施唯一趁机会推开他,从他怀里逃脱。“哪三个字?”

    施唯一把眼镜戴周正了,才迈腿跑开,始宇见她又要跑,大声喊了句:“哪个施哪个唯哪个一?”

    路边很多学生都朝他们这边望,施唯一不喜欢这种瞩目的感觉,她一跺脚,扭头也冲他喊了一句:“施舍的施!唯独的唯!一耳光扇死你的一!”

    说完,施唯一拐了个弯就跑了。

    始宇脑子里反反复复响起那一句话——

    一耳光扇死你的一…

    …

    “小姐,要不要我们将他处理掉?”

    阿纲早看始宇不爽了,天天跟他家小姐屁股后面转,是几个意思啊?长得人模狗样的,咋就是个跟踪狂呢?

    “算了。”

    “小姐,这种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整天被他缠着也不是个事啊。要不,我把他打一顿,然后让他转校?”施唯一抬起头,看着始宇骑车从旁边路过,最后还是摇头。“他是小羽的朋友,不是坏人。”

    阿纲叹了口气,小姐还是这样,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对别人好一百分。

    这样善良的性子,可不适合生存。

    …

    第二天。

    “小唯一,哥哥请你吃饭!”

    经济学院教室区三楼,施唯一刚下课,就被始宇给堵住了。

    始宇在Z大名声响大,认识他的人可不少。他们,一个俊美像电视里的明星,一个卑微像是一粒灰尘,站在一起,格外的不搭。

    施唯一蹙着眉头,“我不想跟你吃饭。”

    始宇的大手掌落在她脑袋上,那头乱糟糟的发丝顿时乖了起来。“幽居在餐厅打工,我们去他那里吃,餐厅生意好了,他奖金就越多。”施唯一对幽居跟程清璇有谜一般的喜爱,始宇笃定,这次施唯一不会拒绝。

    果然,施唯一没有拒绝。

    *

    两人在餐厅里坐下,依旧是林亚负责点餐。

    趁上菜的空档,始宇跑去后台找幽居。“吃饭没,一起吃呗?”

    幽居擦擦手,问了句:“你一个人来的?”

    “跟那小丫头一起!”始宇忍不住笑,“那小丫头可狂了,竟然说要一巴掌扇死我。”幽居瞧见他脸上那可以说做是可爱的笑容,顿时眯起墨眼,“始宇,我跟你说过,不要招惹她。她跟你以前认识的那些女孩不一样。”

    始宇揉揉鼻子,“怎么个不一样法?你们认识不成?”

    “小时候见过,之后很少见面。”离家出走后,他就很少见到施唯一,但几年前那件事,他还是听闻过的。“反正你不要招惹她,不然你会后悔的。”那件事,他不会告诉始宇,但那种事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深,单是想想就让人心痛。

    始宇见幽居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跟着严肃起来,“你说真的?”

    幽居特认真点头,才推着餐车上餐。

    始宇回到餐厅,见施唯一在低头玩游戏,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好家伙,竟然是在玩俄罗斯方块。“你也玩这个?”始宇像是发现了宝,这年头可甚少有人会玩这游戏。

    施唯一抬头看看他,微微点头。

    “玩得怎么样,最后一关闯过没?”始宇搬把椅子做她身旁,也拿出自己的古董手机,打开俄罗斯方块,说:“我总是过不了最后一关,你给试试,看能不能破了我的记录!”

    施唯一看了看他的手机,挺惊讶的。“我试试。”

    她试了试手,直接调到最后一关,越来越多的方块从上方掉下来,始宇眼珠子跟着滴溜溜转,施唯一却是姿势不变,只是双手拇指按得飞快。菜上来了,两人都没注意。

    “快!快!就要闯关成功了!”始宇有些激动,手忍不住颤抖。

    镜片后的目光变得凛冽,施唯一目不转睛,专注到了极点。

    “恭喜你,通关成功!”

    始宇瞪大眼球,没想到她还真给打通关了。苦练俄罗斯方块好多年,这游戏自存在他这手机里开始,就从没有闯关成功过。

    施唯一将手机递还给始宇,淡淡地说:“吃饭。”

    始宇捧着手机,再看施唯一的眼神,那叫一个火热专注。

    这丫头是个活宝贝啊!

    …

    吃完饭,始宇主动请缨,想要送施唯一回家。

    施唯一闪闪躲躲,不太情愿。“晚上不安全,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家?不许拒绝,给我上车!”始宇将头盔抵达施唯一手上,施唯一犹豫了小会儿,还是接过了头盔。

    “家住哪儿?”

    “客村。”

    始宇没去过那里,还得打开导航。

    车停在一片小区房旁边,在始宇的注视下,施唯一一步步走进小区。等始宇走了,她又走出小区,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回家。

    施唯一低头把玩着手机,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化。

    本该离开的始宇从拐角处走出来,他望着那出租车消失的方向,微微蹙眉。

    “好一个警觉的丫头。”

    想起幽居的叮嘱跟警告,始宇咂咂嘴,幽居越不许他招惹她,他就越想去找她,这可怎么办?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