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5萌 你绿家女儿,我幽家不要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075萌 你绿家女儿,我幽家不要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全场哗然,有人选择看笑话,有人则惊讶得掉了下巴。

    黄易龙周正的一张脸也露出震惊神色,今晚见幽居携带程清璇一起出席,他不是没想过幽居会悔婚,但那仅仅只是猜测。毕竟在他看来,这太不值得了,首先不说幽居的家庭不允许他擅自做主婚姻,就说绿家的家世,也不容许他当场作出悔婚这等糊涂事!

    绿家很富有,虽没有堆金积玉这般夸张,但也是Z市有头有脸的大家庭。绿家财力雄厚,家里子嗣遍布政界商界,娶了绿家的姑娘,对幽家绝对是大益。相反,她程清璇一个孤儿,能有什么地位手段?娶了她,能有什么作用?

    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这桩婚事,对幽家是百利而无一害。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桩美事,他幽家大少爷还真敢拒了。

    黄易龙喝了口酒,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些苦涩,又有些羡慕,洒脱恣意跟富贵荣华之间,幽居选择了前者。坦白说,这事若放他身上,他绝对做不到。

    离开了黄家,他也就是一普通人。

    再看程清璇,黄易龙忽然很惭愧。他跟幽居之间的差距,还真是天渊之别。

    台上,除了幽居之外,其他三人面色都有些挂不住,尤其是另一个主人公绿珏,那俏脸惨白惨白的,好似打了一层白蜡,毫无血色。她双手局促地拽着衣角,望着眼前那道笔挺消瘦的人影,目光如痴如醉,却又深藏着不甘心与痛苦。

    八年了。

    她苦苦暗恋八年,终凭借绿家的家世背景被幽修看上,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怎么可以说拒绝就拒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的心是铁做的吗?他就不能放下自己的傲骨,接受幽家安排的一切吗?

    他为何甘愿抛弃锦衣玉食的生活,傻呆呆的去追求那飘无踪影的自由跟爱情!

    他们这种家庭的孩子,有资格得到爱情吗?

    注定生下来就享受荣华富贵生活的孩子,背后必定背负着束缚跟奉献。你得到了这个家里的荣耀,你就得做好为家庭荣耀付出一生的准备,包括斩断自由、割舍爱情。

    绿珏含泪咬牙,目光从幽居身上移开,看向台下角落里的黑衣女人。那女人目光全部凝聚在幽居身上,她看他的眼神,多么熟悉啊!那不正是自己看幽居时的眼神吗!

    凭什么,一个后来者就能获得他的喜爱,而她,却被他当众打脸!

    她不服气!

    “幽居,你胡说什么!”当众被打脸,不甘心的何止绿珏一人。在绿珏还没有所行动之前,绿玄先一步走到幽居旁边,抢过话筒,满脸愤怒看着这比他小上二十几岁的青年。

    近看,他不得不承认幽居是青年一辈中的翘楚。

    不说长相,不说背景,就说他此时此刻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张狂气势,连他一个年过五十的人都快扛不住。不愧是幽家的继承人。

    幽居依旧微微抿着唇,面对面看着这个五十几岁的老狐狸,他目光坦然,毫无畏惧。“绿伯父,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想要包办婚姻吗?”

    绿玄眯眯眸子,面色更加难堪。

    “话搁在这,今天这事,我不同意。”幽居不管绿玄此时有多愤怒,这场联姻,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表现出一点顺承的样子。他以为,他的反应已经向幽修完美传达出自己的意愿了,他本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脸幽家跟绿家,但幽修这事做的太傲了,他,无福消受!

    绿玄咬牙许久,才稳住内心翻腾的血潮。他耸耸肩膀,试图用道德来捆缚幽居,便说:“你这么做,不仅毁了我们绿家的名声,也同样败坏了你们幽家的名誉,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懂事?”

    幽居墨眼含笑,那笑,却是讥讽的。他转过身,踱步走到幽修身旁,微微低下头,说了一句:“我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场上三人,都听到了他这话。

    绿玄面色有些古怪,幽修跟康欣那些事,早些年都被上流社会传烂了。幽居这话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话没有说错。

    幽修面色不变,他只是扭过头,用深沉的褐眸注视着幽居,淡淡地问:“你确定要忤逆我给你安排的生活?”

    “父亲,这个答案,八年前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闻言,幽修目光终于起了变化,“幽居,你信不信,我让你走投无路。”

    “我信。”幽居平视着幽修,口吻淡漠。

    幽修眉头一皱,既然信,为何还要这么做。他难道就真的不怕,自己掐断他所有的出路吗?刚成长起来的翅膀尚还稚嫩,幽修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折翼。被幽修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幽居冷冷一笑,补了一句:“但我无惧。”

    两双同样漠然深邃的眼彼此对视着,空气中的因子逐渐变得火热,若说空气是一把剑,那此时此刻,幽家父子身上该同时被刺了千百刀。

    这场无形的对战,最后以幽修的一句断绝父子关系结束。

    幽居敛下眸,流转的光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极为陌生。“好,从今以后,我幽居与你幽修再无半点关系。”

    两个相似的人杠上,只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垂落的手指颤了颤,幽修眉头挑了又挑,这个儿子,终究是太像他了。

    幽居转身准备下台,绿珏突然一把拽住他的手。“幽居,就算是要拒绝我,也请你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头一次,她在他的面前扬起高高的头颅,却是双眼含泪,表情悲伤。

    她在他面前,从来就没有恣意高傲的姿态。

    卑微的灰尘,爱上蔚蓝深空的星辰,注定只能仰望。

    幽居不动声色拂去她的手,没有应声。

    “是因为我伤害了程清璇?”绿珏咬着牙齿,多害怕从幽居嘴里听到一个是字。

    幽居摇头,却说:“不,是因为我不爱你。”我不爱你,简单四个字,足以打碎女孩梦幻的一颗心。

    还有什么话,比我不爱你更狠更不留余地。绿珏双腿发虚,泪光闪烁的眼满是绝望。若是她做错了什么,她可以改,可以道歉,但他不爱她,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努力了八年都没成功,她再也不会用第二个八年去喜欢一个人了。

    绿珏怔怔地望着幽居朝台下走去,她的失魂落魄被绿玄收进眼里,当父亲的看在眼里,也是心疼。“你给我站住!”绿玄声音变冷,怒发冲冠的模样,倒是惊住了台下的程清璇。

    程清璇擦擦嘴角,好奇幽居会怎样应对。

    幽居乖乖站住,偏头望着绿玄,他轻声问:“绿伯父,还有何事?”

    “幽居!今日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幽家怎样乌烟瘴气都可以,但我绿家的名声还容不得你破坏!”绿玄说完,还没察觉到自己这话已经惹怒了幽修。

    幽家人可以关起家门来刀锋相对,但在外面,却都是护短的主。

    一听绿玄这话,幽修顿时不悦起来,他眯眼看着绿玄,默默给他记上一笔。他幽家再怎么混乱,管他绿家鸟事?

    “所以?”幽居眉眼淡淡,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

    绿玄还没意识到自己这话无意中得罪了幽修,他将绿珏拉到自己怀里,没看到幽修接近阴沉的气势,还说:“我要替我女儿讨回公道,今日这婚事你可以悔,但你不能损坏我的女儿的名声,跟我绿家的名誉!”换个说法,今日这场悔婚,只能是他幽居或者幽家的原因。

    原本忍住怒气没有发作的幽修,一听这话,气焰顿时成倍增涨。他阴鸷的冷眼注视着绿玄,斩钉截铁地说:“婚姻之事,他不接受还不能悔婚呢?你绿家女儿没本事抓住我儿子心,怪谁?我儿子不爱你女儿,那只能说明你女儿入不了我儿子的眼!”幽修把幽居往自己怀里一扯,距离太近,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幽居倒是愣住。

    记忆中,这是他头一次靠近父亲的怀抱。

    绿玄跟绿珏同时呆住。

    幽修突然发什么疯?

    幽修又说:“你看台下,就那穿得骚气暴露的女孩,那才是我儿子真正喜欢的人!”

    绿玄顺着望下去,绿珏也跟着看去,而被点名的程清璇发现台上人看向自己时,也是一脸懵逼。台下众人看着台上这变化莫测的情形,简直一头雾水。这是演的哪出戏?刚还亲家友好的两家人,咋就突然翻了脸,对骂起来了?

    “那女孩是个孤儿,家贫如洗,知道我儿子为什么宁愿喜欢那女孩也不喜欢你家女儿不?”

    被问话的绿玄跟绿珏都是一头问号。

    幽居表情也有些怔然,这还是他父亲头一次偏向他。

    “那姑娘除了家世不如你们家,在我看来,她比你女儿好一千倍,一万倍!”幽居听到幽修这话,表情有些古怪,这风向变化有些快,明明之前他们两人还闹父子断绝关系来着,怎么转眼间又同仇敌忾对付起绿家父女来了?

    “我告诉你,那丫头胸大腿长,脸生得绝,再瞧瞧你家女儿,长得跟个小白菜似的,遇了事就知道哭,你说,她除了哭还能干点其它的不?人姑娘年纪轻轻就进了穆兰夫人公司当实习生,深受穆兰夫人重视,你家女儿呢?除了在家里当蛀虫啃老,在外面对付各种不入流小角色以外,还能干点其他的不?这样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小白莲,娶回家除了供着看以外,还有其他用处吗?”

    口口声声说不关心幽居的生活,却又对幽居以及他身边女孩的所有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

    幽居算是彻底见识了幽修口是心非的本事。

    被幽修说的一愣一愣的绿玄跟绿珏一口气没喘过来,又听他说:“那姑娘会烧菜会赚钱,会打架会撒娇,你女儿会的她会,你女儿不会的她也会!也就你自己拿她当块宝,今天我明白告诉你了,你绿家的女儿,我幽家不要了!”

    台下的程清璇,浑然不知幽修已经将她夸上了天。

    而台上的绿家父女,被幽修这一通乱骂,骂得呆若木鸡。

    “幽居,我们走!”

    幽修拉着同样呆滞的幽居,大步走下高台。

    场面十分寂静…

    方才幽修那一通说教,在场人可都听见了。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幽修,今儿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可见他有多生气。之前还觉得幽家父子关系不好的人,这会儿却又深深意识到,这父子俩的关系,扭曲得让人羡慕。

    见幽修要走,康欣也拿上自己的东西,没有跟程湘蓉招呼一声,就跟在幽修身边走了。

    路过大门,康欣心里一动,丈夫刚当着大家的面骂了绿家父女,把程清璇捧上了天,这做戏要做全套!看了眼性感明艳的程清璇,康欣手一伸,把还没回过神的程清璇拽了过来,两女人手挽手走了出去。

    回过神来,绿玄冲大门口的四道身影怒吼:

    “幽修,你王八蛋!你幽家欺人太甚!”

    一时大意说错话,引来幽修一通狠骂,绿玄是又悔又愤恨。

    宴厅众人望着那四道离开的背影,听着耳旁刮过的绿玄的骂声,都有些错愕。

    今晚这场夜宴,来得值!

    简直就是一出跌岩起伏的豪门恩怨剧。

    *

    走出庄园大门,刚还同仇敌忾,凝聚力深的四个人立马松开手,各自站成两个阵营。

    幽居跟程清璇站一块,幽修则跟康欣站一块。

    冷风吹过,幽家父子俩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冰寒,仿佛刚才关系融洽的俩父子,只是众人的一场梦。

    气氛很沉默,只有风声在参合。

    幽修戴上皮手套,又恢复了他那冷冰冰的做派,“别以为我是在给你撑腰,我是见不惯绿玄那孙子样。”

    幽居看了眼幽修,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没出息的东西,尽给老子丢脸!”幽修瞪了眼幽居这才拉过康欣,坐上宾利车。临走前,康欣特意摇下车窗,多看了眼程清璇脖子上的项链,表情有些慎重。

    宾利轿车一溜烟走了。

    程清璇呆立在冷风中,她盯着车屁股,回想起今晚发生的种种,脑子还有些懵。“你跟你老爸,关系不是很恶劣吗?”今晚的幽修,打破了他在程清璇脑海里冷静威严的固定印象。

    今夜的幽修,就像是一个暴走的护犊子父亲,而不是幽暗国际现任当家人。

    幽居摸摸方才一直被幽修搂着的手臂,表情有些奇怪。“谁知道呢,他就是个神经病,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程清璇倒是赞同幽居给他老子的评价,幽修性子的确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刚宣布联姻那会儿,幽修跟绿玄关系虽不算的有多亲切,但还算融洽互敬,一句话不当,当场翻脸把绿家骂得狗屁都不是,幽居他老子也是一牛逼人物。

    程清璇摸摸鼻子,将披在身上的大衣穿好。

    “你今晚算是彻底得罪绿家了,你也太不理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得罪绿珏,让他丢脸。这以后啊,幽家跟绿家是别想再和好了。”程清璇挺认真地说。

    凉凉的视线在程清璇胸部瞥了一眼,幽居弯起眼尾,笑意勾人,“敢说这不是你想见到的画面?”

    程清璇低头,好吧,被他看穿了心思。不得不说,今晚幽居当场悔婚,很令她开心。

    …

    绿珏走出宴厅,逃离所有讥讽的笑脸,满脸写着落寞跟幽怨。一个人走到庄园外的花园坐下,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庄园外路过的车辆跟行人。车灯葳蕤,将她身影拉的很长。

    眉浅找到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想哭却又死撑着的绿珏。

    心里一堵,想起刚才宴厅里发生的闹剧,眉浅也有些气。谁都没想到,看起来精明稳重的幽修,竟然会因为绿玄一句话而大发雷霆,还将绿珏骂的一无是处。

    挨着绿珏坐下,眉浅搂住绿珏消瘦的肩膀,叹了口气,“小珏,想哭就哭吧!”

    泪眼婆娑的绿珏听到这话,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小浅,他说他不爱我。”

    眉浅皱皱眉头,没有说话,幽居不爱绿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有身在局中的当事人看不透。“没事,世上好男人多的是,没了幽居,还有千千万万个追求者!”

    “可我只想要他…”

    浓重的鼻音哭腔传进耳朵里,眉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她们儿时就认识,绿珏有多喜欢幽居,没有人比眉浅更清楚。这些年一直旁观着绿珏追求幽居奔跑的脚步,这个女孩一直没有喊过累,她的一往无前,他根本不屑一看。

    男人爱你,你捅破了天,他也会笑着给你补上。

    这世上啊,最狠的就是男人心。他若爱你,全世界都是你。他不爱你,你把你全世界剖出来送到他面前,他都不屑一顾。只可惜,幽居不爱绿珏,幽居把他的爱跟所有温柔,给了别人。

    眉浅长叹气,感情的事,她说不出对错,但心里对幽居,她是讨厌的。

    绿珏还在哭,庄园外,幽居牵着程清璇的手走过,一直表情甚少的青年,在程清璇身边,嘴角永远都是上扬着的。眉浅看到他二人,暗喊糟糕。正巧,马路边上幽居说了句什么,程清璇突然夸张叫了一声。

    “你说真的?”

    程清璇突然跳起来,亲了亲幽居的脸颊。

    幽居不仅不反驳,反倒单手搂住程清璇,生怕她穿着高跟鞋站不稳。

    这一幕,恰好被绿珏看到。

    绿珏推开眉浅,放轻脚步走到铁围墙边上。麦芽茶似的灯光洒下,在消瘦青年身上镀上一层黄色温馨的光。幽居抱着程清璇,那干净随心的笑容,绿珏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过。

    在程清璇身旁的幽居,真的很好看。

    好看到让人眩晕。

    “难怪临走前她会盯着我的项链看,原来是你母亲当年的陪嫁品。”程清璇微微仰头看着幽居,她狡黠的长眼清灵而迷人,“幽宝,你把你母亲的陪嫁品给我,是几个意思啊?”

    幽居羞赧扭头,“没意思。”

    “没意思?”程清璇嘿嘿一笑,她立马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流里流气地说:“既然没其它寓意,那我明天就把它给卖了,反正我们最近缺钱,卖了还能补贴家用,指不定还能再买套房子!”

    “不许!”急切的语气,表明了这条项链并非一件普通首饰。

    他送她项链,自然是有其它寓意。

    程清璇伸手摸了摸幽居的脸蛋,这才收起脸上流氓笑容,“得了,知道你脸皮薄,问你你也不会说实话。这东西我收下了,回头给好好保管着,绝对不会卖它!”

    闻言,幽居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该回去了。”

    “嗯。”

    目送两人坐上奥迪车离开,绿珏才发现自己又一次泪流满面。

    幽居将他母亲当年的陪嫁品赠给程清璇,这其中的寓意是何,绿珏怎会不明白。越明白,就越伤感。她摸摸脖子上的流苏项链,晚宴开场前,她为自己有幸收到穆兰夫人亲自挑选的项链而沾沾自喜,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己是个小丑。

    *

    回到家后,程清璇将项链取下来放进盒子,然后跟幽居的手表放在同一个柜子里。

    她蹲在地上,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是在跪拜神明。

    幽居笑着看她做着一切,不禁莞尔。

    只有将他看得慎重的人,才会将他送给她的礼物当做珍惜之物好生收藏。

    只不过…

    目光在女孩后背雪白上扫了几眼,幽居坐到床边,突然说:“不冷么,还不去洗个澡换身暖和衣服。”

    程清璇扭头回他一个灿烂笑意,“这就去。”她脱了高跟鞋,当场就要脱衣服。手指刚将裙边提起,她这才看向幽居,眼里带着笑,“幽宝,还不出去,是想给我脱衣服吗?”

    幽居多看了几眼她妖娆性感的娇躯,然后默默起身,迈着略僵硬的步伐走了出去。

    程清璇飞快脱了礼服,这才裹着浴巾去浴室。

    …

    洗完澡出来,程清璇还没顾得及吹干净头发,就被幽居一把抱住。

    “呼!”程清璇一惊,城草这么主动,她反倒不好意思了。

    “让我抱会儿。”

    脖颈上的小汗毛被幽居嘴里吐出来的气息撩动,有些酥痒。城草开口求她了,程清璇哪还舍得拒绝,“抱吧抱吧,不要钱。”幽居紧了紧双臂,将她整个人抱得死死地。

    程清璇发现了幽居一个小秘密,起初她一直以为每天早上在幽居怀里醒来,是她睡觉不安分主动跑过去的,有一天晚上她半夜下床上了个厕所,回来时刚沾床,就被幽居顺手搂进了怀里。

    那熟稔地样子,可不像第一次这么干。

    之后晚上她有留意过,发现幽居每天都会在她睡着后抱住他,还生怕她察觉了。

    低头扫了眼幽居搂住自己的姿势,程清璇越发断定幽居是个抱抱男。所谓抱抱男,就是逮着机会就要求抱抱的男孩。

    这个拥抱,起初很正常,没有一点不对劲,直到——

    湿哒哒的小舌头扫过程清璇曲线优美的脖颈。

    她一愣。

    卧槽!

    城草第一次对她做出这种冒犯动作,她不仅不害怕,反倒激动得像是小学生考了一百分,高中生考上了清华。该不会是今晚的自己太性感,让城草也忍不住了吧?

    程清璇正在嘚瑟,幽居突然说了句:“唔,你头发没清干净,脖子上还有泡泡。”

    程清璇:“…”

    她真想一脚踹碎浴室里的洗发露!

    好不容易开始的温情,就这么被洗发露给打乱了。

    等她清干净头发,又将发丝吹干了回来,幽居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俊脸的凌厉跟精致就越发明显。程清璇蹲在一旁看他睡觉的模样,真想这么一直看下去。

    *

    一到教室,幽居掏出兜里的钥匙,放在始宇桌面上,“你的车钥匙。”

    始宇头也不抬,盯着手机说:“听说昨晚绿家很热闹,据说,幽家的少爷当面悔婚,让绿家颜面尽失。”始宇这才偏过头,眼角下的泪痣越显妖异,“还听说,幽家当家的,甚至当面跟绿家当家的吵起来了。”

    “还真是热闹!”

    幽居平静注视着始宇,毫不意外问了句:“你早知道我的身份?”

    始宇将车钥匙收起来挂裤腰上,又朝幽居咧咧嘴,“那当然,我所见过的人里面,只有一个人的身份我不了解,除了那个人以外,其他人的背景,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幽居点点头,以他的身份,知道这些并不奇怪。

    “你就不好奇,那唯一一个我也不了解的人是谁吗?”

    “不好奇。”他好奇心一直不重。

    始宇合上手机,那双狐狸眼盯着幽居,让他无处躲避。被他用审讯犯人一样的目光注视着,幽居感到不安,这股不安,来的莫名。“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始宇轻轻笑,收回了目光。

    幽居刚想松口气,却听始宇问:“幽居,你家小羽毛去哪儿了?”

    目光顿时凝固,周遭的空气瞬间降低到零下。

    幽居动动浅粉的双唇,扭头看着始宇,墨色的双眼噙满了戒备跟谨慎,“始宇,你想说什么?”始宇看了眼周围,忽然凑近幽居,低声说:“我无意间听到了一件事,是关于五十年前的。”

    幽居浑身一僵。

    全身都陷入冰凉。

    “什么事?”即使心里已翻起惊涛骇浪,幽居面上看着还算平静。

    始宇见他反应平淡,眼里的疑惑散去不少。

    是自己想多了?

    “是这样的,昨天有人来找我爷爷,我无意间听见他们的密谈。我似乎听他们提及过程清璇这个人,还提到什么五十年前、载体、复苏之类的神奇玩意儿。当时我就留了个心眼,等爷爷送那个人走的时候,我跑进书房去看过,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幽居面上血色尽失,却还要装出一副我不知情的样子。“什么?”

    始宇声音又压低了:“我看见了一份绝密资料,资料被封起来了,不过那上面的名字的确是程清璇。就连名字旁边的照片,都像极了小璇子!只是年代已久,那照片看着有些模糊。”

    “是关于什么资料的?”

    “这我不清楚,文件上也没写,后来爷爷回来就将资料藏起来了,我再想看时,已经找不到了。”

    幽居强颜欢笑,“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很多,而且我听清璇说,她母亲年幼时外婆就去世了,她母亲后来未婚先孕,为了缅怀外婆,特意给她取了个跟她外婆一模一样的名儿。五十年前,或许那个人是她外婆也说不定。”

    幽居面无表情地说,他都佩服他自己,这么能扯。

    始宇一听这话,心里的疑惑彻底消散。这样就说的通了,他就说嘛,怎么会有人经过五十年还不变老的。“那估计是我想多了,说不定就是小璇子她外婆!”始宇嘿嘿一笑,还是有些疑惑,“话说你家小羽毛呢?”

    “清璇对狗过敏,小羽毛被我转卖了。”

    “那真是可惜了,我还挺喜欢那小家伙的。”想起小羽毛走路时萌萌的样子,始宇心都要化了。

    幽居恍惚看着黑板,心里犹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载体…清璇魂穿到他们这个年代,灵魂想要复苏,就需要载体,而小羽毛就是载体!那些人究竟想干什么,那些人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神秘,竟然能跟始宇的爷爷扯上关系。

    要知道,他的爷爷可是…

    心里惦记着这事,一下课,幽居连班也不上,直奔到程清璇公司,将忙得焦头烂额的她叫了下来。

    “急急忙忙跑过来找我,出什么事了?”

    程清璇穿着高跟鞋从电梯出来,幽居就站在电梯口,守株待兔。一把将程清璇拽到一旁的无人地,幽居张口就问:“小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

    嗯?

    “好端端的,你怎么问起这事了?”程清璇被他拽得胳膊生疼,她甩开他的手,轻轻揉着胳膊。

    幽居将从始宇那里听到的事同程清璇讲了一遍,听完后,程清璇沉默了近半分钟。“小羽,你说话啊!”程清璇的反应,更加证实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小羽,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大概是跟我服用的东西有关吧,父亲临死前给了我一种药,叫我危急时刻服下。后来我被人谋杀,将死的时候将药吞下了,我猜,他们需要的不是我,而是我服用的药。至于你说他们手里有我的资料,这并不奇怪,但凡有点权利的人都能弄到我的资料,你就不要担心了。”程清璇眼神闪闪躲躲,显然不想多说。

    秘书又打电话来催,说穆兰夫人有工作安排她做,不便多耽搁,程清璇转身就上了楼。

    幽居看着白色的墙壁,眉头皱得很深。

    小羽刚才说话犹犹豫豫的,到底是在隐瞒什么?

    她服用的药,到底是什么东西?

    …

    电梯徐徐上升,程清璇看着镜面反射中的自己,也是一副心绪难平的样子。

    始宇看见的那份资料到底记录了些什么,程清璇也很想知道。

    她有预感,这件事还没完。

    *

    黑色玛莎拉蒂停在Z大门口,坐在车内的人凝视着Z大校门,久久不语。

    “小姐,就是这所学校。”

    后座的女孩抱着书包,目光略带激动,“确定吗?”

    “确定。”

    “小姐,需要我们护送你进校吗?”

    “不用,就在这里放我下车,放学后来这里接我,注意,尽量低调。”

    “是。”

    帆布鞋踩在石板路上,女孩看着周遭青春飞扬的大学生,眉宇间散不开的忧愁,逐渐变得浅淡。新学校,一起都将是新的开始,这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往,真好。

    径直朝经济学院走去,一路上,她低调的没有引来任何目光。

    …

    打完球,始宇衣服都来不及换,脖子上挂着毛巾直奔食堂。

    “红烧肉!”

    “红烧肉!”

    “红烧肉!”

    “红烧肉!”

    “帅哥,四个菜,只能是两荤两素,不能重样!”食堂大叔翻了个白眼,瞅着拿着餐盘,明明长得人模狗样,却满嘴跑火车的始宇,一脸无奈。有他这样的么,虽说一餐能点四个菜,但也不能全是红烧肉啊。

    “你这板子上说可以点四个菜,又没说不能点一样的菜!”

    始宇丝毫不知道脸皮这东西有何作用,在食物面前,脸皮都个屁!

    “你!”食堂大叔气极反笑,“同学,别跟我玩文字游戏,全校同学要都像你这样,哪还了得!”食堂大叔勺子飞快在盘子里勾了几下,三块小得可怜的红烧肉丢进始宇餐盘里,随即,白菜、胡萝卜、豆腐齐齐落进他的盘子里。

    始宇一撇嘴,嘟哝一句:“猪食都比你这个好!”

    “那你爱吃不吃!”

    “行!还来这狗屁食堂吃饭我就不是人!”气冲冲端着自己的盘子,始宇朝靠窗边的幽居跑去。排队的人群中,一双浅绿色双眼注视着这一幕,带着笑意。

    大冬天的穿着秋衣到处跑,这男孩也不怕感冒。

    “瞧瞧,这给我打的什么菜!”始宇往幽居身旁一座,立马宣泄自己的不满。

    幽居看了眼他身前的餐盘,没有说话,眼里却憋着笑。

    “老子明天再也不来了!什么玩意儿!”他不缺钱,随时可以去外面吃大餐,若非幽居习惯吃食堂饭菜,他才不会跟着来受罪。幽居默默吃饭,始宇一个人嘟哝没劲,也埋头吃饭。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柔情的声音,像是初春的蒙蒙细雨,拨撩人心。

    听这声音就是个美人儿!

    始宇头未抬,声音却先一步响起:“随便坐,美…”他抬起头,看到女孩的打扮时,剩下的那个字却消失了。

    女孩穿着笨重的姜黄色羽绒服,土不拉几的颜色,要多俗就有多俗。一头长发乱糟糟,多数都用橡皮筋绑了起来,剩下的小部分像枯草搭在脸颊两旁,遮住了她的真实面貌。冷热空气交织,那副过分厚重的眼镜变得雾蒙蒙,看不清女孩的双眼。

    露出来的脸颊皮肤倒是挺白皙的,就是瞧不清楚五官。

    美吗?

    压根儿就看不清楚脸,鬼知道!

    倒是邋遢不爱打扮。

    始宇错愕的瞬间,女孩已经坐了下来。她还挺讲究,吃饭用的筷子是随身携带的,那是一双玉做的筷子,上面刻着一个唯字。眼睑掀起,幽居漫不经心瞥了女孩一眼,这一看,却停下了进食的动作。

    他盯着女孩乱糟糟的头发,眼里有一丝意外。

    “你好。”幽居主动跟她打招呼。

    女孩显然有些吃惊,握着玉箸的右手抖了抖,“你…你好。”她很害羞,吃饭时总低着头,只留给对面两个男孩一头乱糟糟的发丝。

    始宇好奇看着她,心想,这年代怎么还会有人打扮得这么…土…

    女孩很快就吃完了饭,停止进食的时候,她会用一块刺绣手帕将筷子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小心翼翼收进盒子里放好。起身时,女孩从包里掏出一罐牛奶递到幽居面前。

    始宇一挑眉,心想,这丫头熊心豹子胆啊,胆敢追求幽居。不怕小璇子杀了她?

    幽居盯着那盒牛奶,问了句:“给谁的?”

    始宇撇嘴,心想都递你面前了,当然是给你的。

    结果,女孩的回答令他大吃一惊。

    “给…给小羽的。”

    女孩说完,踩着帆布鞋,背着双肩包飞快跑出食堂。

    始宇瞪着那盒牛奶,沉默了许久,最后蹦出一句:“我嘞个乖乖,咱家小璇子啥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了?男孩子喜欢她也就算了,现在连女孩都敢当面挑衅你!”

    幽居无奈摇头,始宇的脑洞他是佩服的。将那罐奶收进单肩包里,幽居站起身,丢下一句:“别惹那女孩。”

    始宇不当回事,“还能有我不敢惹的人?”他扭头看着楼下一晃而过的身影,玩味眯起那双狭长的双眼。

    幽居见到他这浪样儿,直觉得不妙,“始宇,听我的,别去招惹她。她跟你以前谈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幽居很少用这种严肃口吻跟他讲话,始宇面上没有变化,心里却记下了这事。

    *

    第二天下午的大课,始宇惯例是要逃课的。

    一手提着篮球,一手提着自己的包,始宇走去停车场,刚启动车子驶出校门,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依旧是那邋遢的形象,不过这一次,她换了身衣裳。

    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低着头踢石子,快要下山的阳光偏橙色,照在她身上,衬得她气息无比落寞。始宇望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女孩的身影跟记忆里那个晚上,从电话亭里跑出去的人影重合了。

    “子妗,我他妈又想你了,看谁都像你。”

    每一个浪子,心里都藏着一株雪莲。

    启动引擎,始宇沿着马路边缘,跟着女孩后面慢慢地游走。那女孩永远低着头,一头鸡窝遭发被风吹的飘飘然,她白色的帆布鞋踢着小碎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嘿!”

    摩托车在女孩身前刹住,始宇摘下头盔,阴柔俊美的一张脸噙着和善笑容。

    女孩认出他就是昨日食堂里跟幽居一起的男孩,眼里的戒备散了不少。

    “小丫头,住哪儿啊?要不要哥哥载你一程?”始宇斜斜垮垮倚着车,修长的双腿交叉着,流里流气的样子却并不令人讨厌。

    女孩搞不懂,他这是做什么。

    搭讪?

    这个想法倒让她自己愣了愣,心想,自己这模样也有人搭讪?厚重的眼镜后方,女孩的眸子眨了眨,她看了眼前方的玛莎拉蒂,微微抿唇。“不了,前方就是公交站台,走两步就行了。”

    这学校什么都好,就是有只癞皮狗很烦人。

    ------题外话------

    第二女主出没。

    是个让人心疼喜爱的姑娘。

    昨儿收到了月票、鲜花、钻石、评价票!谢谢宝宝们,都是好宝宝,谢谢你们支持正版,才让我有了写文的动力!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家私宠:男神手到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