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40.第 40 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40.第 40 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虞鸿能在朝堂上纵横几十年之久,除了有当今太后在暗地里帮衬,自己也是一个计谋多端的狠角色。而北川祁把两派之争从京城延伸到这小小的姑苏胥江驿,把目光放到虞鸿最在意的虞家小少爷身上,通过安插管家来掌控虞笙,算是抓准了虞鸿的弱点。

    本来以虞鸿的手段和心细,应该是考虑到北川祁可能会把手放到自己儿子身上,并且对此早已有了准备和应对之策。虞府那座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大有玄机的祠堂就能说明这一点,那里似乎有让虞鸿放心将虞笙安排到这胥江驿的理由。许仙现在虽然还不清楚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但也能感觉到那与虞笙有关,与整个虞府的命脉有关。

    眼下,虞笙突然死去,虽然表面上虞蛟暂时顶替着虞笙的身份,但许仙猜测虞鸿那边应该已经知晓此事,或许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暂时沉默,将这口恶气吞下。

    现在仔细想来,许仙觉得自己也算是成了一个催化剂,虽然他本无此意。北川祁安插余诚在虞笙身边以便随时掌握虞笙的动态,而虞鸿有虞家祠堂掌握某种命脉,本来两方之间还处于相互制约的阶段,结果因为虞蛟这一意外,而成了如今这撕破脸,正式对抗的局面。如果他没有一时兴起救虞蛟,眼下这局面应该就不会发生,至少是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发生。

    如果他没感觉错的话,虞蛟身上那诡异的暗流与黑山身上那种隐约的令人压抑的暗黑之气有几分微妙的相似,他不算熟悉也绝对不陌生。

    他给了虞蛟一个活下去的生机,黑山又利用虞蛟想活下去的决心诱导虞蛟修炼某种邪气功法,而虞蛟则在修成之后以相当残忍的方式结果了虞笙。这像是一条食物链,就目前而言,他自己似乎处于这条食物链的顶端,然这条食物链却并非只由一个单一的线组成,毕竟就单单只是虞笙那方牵扯出来的虞鸿等人,就足够将这条食物链变成盘根错节的食物网。

    左右想来,他现在被牵扯进去,黑山俨然是功不可没!

    许仙冷笑了一下,看着在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就一直静静站在他身旁的白素贞,突然问道:“相信前世今生吗?”

    问完之后,也不等白素贞回答,他自己竟也笑了,这算是明知故问吧。

    恐怕没有谁比眼前之人更相信前世今生,更相信因果循环,不然哪来的断桥相会,哪来的府中送茶。

    姑且就将这当成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

    白素贞看向许仙有些幽深的双眸,那眸中的情绪让白素贞再一次觉得心惊,他一把抱住了许仙,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埋在许仙的怀里,用一种近乎执着的语气,固执又执拗的说道:“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你,一直。”

    “嗯,一直。”许仙将手放在白素贞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柔顺的秀发,看向窗户突然下起的小雨,如墨的瞳孔似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既然北川祁打算拉拢他,不出意外的话,明日余诚应该会再次前来拜访,就是不知道明日余诚是一个人来,还是会再带上一个已经披着余笙皮的虞蛟?

    次日,因着昨夜下了一场细雨的缘故,姑苏胥江的天空显得格外澄澈透亮,浅蓝色的天幕浮动着浅白色的云层,太阳微黄的暖光夹杂在浮动的云层里,若隐若现。

    小贩早早在街道旁摆起了摊位,扯着洪亮的嗓子吆喝着生意,来往的行人或匆匆忙忙赶着时间去干活,或悠悠闲闲四处打量闲逛。这似乎与以往任何时候都没什么不同,无论是不久前那突如其来的瘟疫,还是虞家小少明明已经被杀害,却又突然活了的事,仿佛都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凡没有殃及到自己,在最初的心慌之后,终究都会归于平静,因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这似乎就是人之恶劣性,不过人都是矛盾的个体,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过于冷漠,却又知道弥足珍贵的感恩。

    再送走了又一批因着他解决了瘟疫之事而前来送谢礼感恩的人后,许仙单手撑着下巴,目光落到角落处已经堆成小山堆的谢礼。干净新鲜的蔬菜,粒大饱满的水果,色泽光亮的鸡蛋……以及在桐绫手上不停挣扎嚎叫的大母鸡。

    桐绫此刻正一脸嫌弃的单手抓住鸡脖子,另一只手一个劲的拍身上粘上的羽毛,嘴里小声嘀咕着:“送什么不好,非要送这种活的母鸡,喂养起来还不方便。”

    “鸡生蛋。”许仙笑道,好整以暇的看着为一只母鸡而犯难的桐绫。

    送一个能下蛋的母鸡,对这些人来说,应该是他们能想到的最有价值最实用的谢意。人情世故,许仙比桐绫懂得多,尽管他生性较为淡漠,然上千年的时光足够让他了解这些。

    事实上,有时候许仙觉得自己比起桐绫来,更像是一个妖怪,一个不生不死,不老不灭的妖怪。没穿越到这个世界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离开一个地方,然后辗转去往另一个城市,如此往复不息,虽觉麻烦,然时光却在他的刻意下有意识被消磨掉,倒也不觉得无趣。所以他在万千职业中选择成为一名医生,他喜欢看那些病人在生命垂危迸发出的生机和不甘,他不想把那一瞬间爆发出的炽热情绪简单的定义为与死神作斗争。说不出理由,也没有因果,他或许只是单纯的喜欢看那样的生命之光,又或许是想要以此同化自己。

    “许公子,你看这母鸡要放在后院哪个地方呀?”

    “放在后院角落处,再围上一个栅栏。”白素贞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桐绫见白素贞步履稳健的下楼,顿时眉眼一开,十分喜悦的说道:“太好了,公子你的脚伤完全好了。”

    “嗯,”白素贞应了一声,眉目之间也浮现一抹喜悦之色。之前脚受伤,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也不能帮到许仙,现在他完全能自如行动,白素贞希望能一直陪着许仙。

    “桐绫,你这拿法不对。”白素贞的注意力落到正在桐绫手上不断挣扎的母鸡上,微微皱眉,一边走向桐绫一边在空中用手比划着:“你应该将鸡的臂膀向后拢到它的后背握住它。”说完竟是打算亲自去示范。

    “呀,公子我懂了,”桐绫连忙制止白素贞,“公子我自己来吧,你别弄脏了衣裳。”说完冲着白素贞眨了眨眼,随即又笑眯眯的往许仙的方向看了一下。这两位主子恩恩爱爱比什么都重要。

    “没想到你还懂这些。”许仙待白素贞走过来后,打趣道。想象了一下白素贞抓.鸡的画面,许仙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素贞干脆就坐到许仙对面,冷清的眉眼因对面之人瞬间柔和,“我也在不断学习当中。”很认真的语气,俨然一副求表扬的姿态。

    “那么许夫人,你现在都学到了些什么?”许仙配合的问出口。

    “很多,针线缝补,做饭制药。”

    这是要往人|妻方向发展?许仙挑了挑眉,道:“不用刻意去改变自己。”

    白素贞摇头,想了想后,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前倾,整个人凑向许仙,近得两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了一起,他的目光紧锁着许仙的双眸,有些清冷霸道,又有些像撒娇:“我喜欢为你改变的过程。”

    说出这话的一瞬间,白素贞的眼中仿佛蕴含了无数灿烂的光火,连带着他周身的冷气都变得灼热起来。许仙神色一动,直接就着这个姿势,手放在了白素贞的头上,修长白净的手指插.入白素贞的发梢,唇慢慢凑向白素贞。

    “瞧我看见了什么,这大清早的,许大夫可真是好雅兴!”冰冷中夹着阴郁之气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一身红衣的虞蛟双手抱肩,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仙和白素贞,过于张扬的红穿在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腥红诡异,他抿了抿唇,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知道的以为你们是夫妻恩爱,不知道的说不定还要感叹一句伤风败俗。”

    期待的吻被打断,白素贞周身的温度瞬间就冷了下来,他看向虞蛟,目光凌厉如刀锋,正要说话时,许仙却突然将他的脸扶正,下一秒,唇上便附上了一个柔软的触感。感觉到侵入口腔的温热舌尖,白素贞浑身一颤,也不管还站在门口的虞蛟,全身心的投入到与许仙的唇齿交.缠中。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