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39.第 39 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39.第 39 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你不是猜到了吗,同一个人留得种。”

    虞蛟、虞笙……

    许仙倒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之间竟然会是这样的关系。虽然他对京城虞家并不甚了解,但虞鸿只有一个独子的事却是众所周知的事。现在却凭空冒出来一个虞蛟,这其中免不了牵扯出虞鸿的一些风流事。

    放在现代,虞蛟毫无疑问的就是私生子的角色。许仙想到第一次见到虞蛟时的情景,虞笙手执鞭子对虞蛟发狠似的鞭打,那眼神中的蔑视和不屑毫不避讳的直露出来,那是一种看最下贱最肮脏的东西的眼神,夹着一丝近乎残忍的天真。

    从虞蛟身上那些已经凝固成灰黑色的各种疤痕来看,那样的单方面施虐并不是第一次。

    现在不过几天时间,两人的角色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仙有些想不明白,虞蛟为什么要故意向他透露真实身份,是因为他实力足够强大所以无所畏惧,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知道他是假的虞家少爷?还是说是因为有足够的筹码以至于他的身份即使被揭穿也可以肆无忌惮?

    无论是哪一种,对许仙来说,都意味着麻烦。而这种麻烦,从虞蛟将身份直言袒露出来时,上升到了一个让许仙无法置身事外的高度。

    从杭州来到这姑苏的胥江驿站,许仙本是想如能够过一段不被打扰的清闲时光,却没想到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找上他。

    来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抛开黑山不谈,他自身的体质似乎真的很容易就招惹上妖怪。

    不是指他现在这具身体,而是指他灵魂本身。

    这真的是一件很困扰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事情的背后,极可能隐藏了某些超出他预料的事实真相。

    想到这,许仙难得有一些烦躁。

    脑海中还回荡着虞蛟拿完药走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

    为什么会在最后留下这句话,从某方面来看,许仙觉得从虞蛟的口里说出这句地藏菩萨本原经里的话是极其荒谬的。

    但转念一想,那本原经里关于生前作恶者的报应手段。却后百千万亿劫中,应有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誓愿救拔,令离地狱恶趣、畜生、饿鬼。这些惩处之法直白到近乎残忍,倒是与虞蛟的手法极其相似。

    虞笙对虞蛟的恶,虞蛟对虞笙的报。

    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即使一方死了,也不会因此终结。

    抬脚走到窗前,许仙推开窗户任由夜晚的凉风拂向脸颊,目光落到窗外的夜色上。

    这只是姑苏的一个小小驿站,小而,足够精致。有着苏州特有的小镇风光,生机盎然。

    老树抽着新芽,细枝在风中摇曳,毫不见颓然之色。甚至在月光下,宛如一个翩翩起舞的花亭舞者,然这舞者的舞鞋早已是破烂不堪的,那些植入到根部的悚然让它成为溃烂的虚壳。

    腐朽的残丫,秃鹰的美食。

    隐藏了看不见的原罪。

    许仙的目光就这么落在窗外,直到听到身后细微的脚步声才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不过他并没有转身,身后靠近之人明显是为了不打扰他才刻意放轻了脚步,只不过可能因为脚伤未好所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怎么还没睡。”清润冷冽的声音从许仙身后传来,如冰冷寒霜中偶尔窥见的一汪清泉,清冽、却格外润心。

    这声音最后一个尾音落下的同时,许仙的背上多了一件衣服,紧接着,腰上多了一双白皙到几近苍白的手。

    白素贞从背后抱住许仙的腰,脸贴着许仙劲瘦结实的后背,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这温度不比他温暖多少,却莫名让他心里一暖。

    “俞诚那里我已经让桐绫密切跟踪。”白素贞道。

    “可有收获?”

    “半个时辰前,一个灰色的信鸽飞进了虞府。”说道这,白素贞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又隔了好几秒后,才缓缓道:“上面只写了一个字。”

    “什么字?”许仙将手放在白素贞的手背,没有将他的手拉开,也没有回握,问的语气也十分平静。

    “拢。”

    许仙眼皮抬了一下。就在白素贞以为他会继续问下去的时候,许仙却突然身形一转,手极有技巧性的一动,轻易就将脚伤未痊愈的白素贞拉进了怀中。

    对于许仙这突然而然的动作,白素贞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其中的深意,许仙的手指就捏住了他的下巴,浸入过夜风的手,指腹间带着一丝微微的凉意,用有些粗鲁的力度。

    白素贞眉头一皱,对上许仙的眼眸。背对着月光,这一双眼眸里是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乌色,如海岸的潮汐暗涌,透着一股惊人的壮阔和似有似无的侵略性。

    这样的许仙,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白素贞心一惊:“怎么了?”

    许仙敛眉,指腹在白素贞下巴上轻轻摩挲,不带任何情.色的抚摸,仿佛只是单纯的欣赏着这毫无瑕疵的精致。

    这样的许仙太陌生了,不由让白素贞想起他们在地牢里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对方手中的针就那么抵着他的脖颈,没有一丝犹豫,利落、冰冷,毫无温度。

    “你……”白素贞的话刚一出口,许仙却又突然笑了,淡淡的、温和的笑容,仿佛刚刚那一瞬间的变化只是白素贞的错觉。

    许仙放下捏着白素贞下巴的手,突然微微倾身,唇在白素贞的眼睛上轻轻落下一吻,很浅的一吻,很快就移开了。

    “我看看你的伤口。”许仙一边说着,一边将白素贞拉到一旁的木凳上坐下,像之前一样检查,换药,动作温柔、有条不紊。

    “明天起来就差不多了。”

    白素贞看向与以往没什么不同的许仙,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浮现出刚刚那几乎一闪而过的画面。

    “别想太多。”许仙随意的挑起白素贞垂落至肩头的一缕秀发,卷在手指间把玩,温润中透着一股散漫的优雅。

    “小青那边……”

    许仙轻摇了一下头:“不急。”

    “嗯,”白素贞应了一声,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般,说道:“给俞诚传信的人我应该见过。”

    许仙闻言动作一动,眸色也认真起来,“说下去。”

    “信里的‘拢’字,看起来极其不协调,像是刻意为之,而这种字迹我在皇宫里见过,那笔锋的落处是用左手才写得出来。”说道这,白素贞停了一下,见许仙神色如常,才又接着道:“我亲眼见过皇帝用左手写出这个字来。”

    许仙想起白素贞确实说过自己曾经深夜潜入过皇宫,应该是那一次看到的。但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白素贞是刚修炼成形时潜入皇宫的,距离现在至少是千年时间。从时间上来看,白素贞口中的这个皇帝不可能是现如今当政的北川祁。

    是类似于世袭制一般将一种独特的字迹延续下去?还是说白素贞当初看到的那个皇帝以某种形式或者是某种方法活了下来?

    显然,许仙是倾向于前者的。

    毕竟,除非是妖鬼,否则人的寿命不可能经得起千年的光阴。

    所以有时候,就连许仙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算什么。

    很快收敛住心神,许仙似问非问道:

    “你觉得俞诚背后的势力是什么。”

    “皇宫。”白素贞对上许仙的眼眸:“北川祁那一派。”

    俞诚这人,虽然与他们接触的不多,但仅限的几次接触里,不难看出对方是一个心思极其细腻的人。这样一个人,面对照顾了十几年的虞家小少爷,不可能没发现真正的虞笙已经死了。更何况,从虞蛟的做派来看,也丝毫没有隐藏之意。

    既如此,俞诚在知道虞笙已死的情况下,依旧、至少表面装作不知情,这其中定然存在着某些原因。

    而这原因,如果说俞诚是北川祁派来的,就能解释的通了。

    俞诚是北川祁的人,虞鸿的背后代表的是太后、也就是北川景那一派的。现在的虞蛟无疑是一个相当疯狂的存在,如果虞蛟能将虞府搅乱,最好能惊动京城的虞鸿,这对北川祁来说,没有丝毫坏处,甚至可以借着虞鸿将心分到虞笙这事的时候,打压虞鸿在京城的势力,从而削弱太后一方势力。

    一个‘拢’字,让许仙想起俞诚在请他去虞府的路上时,那一番有意无意的询问。

    如果俞诚的背后是北川祁,那这一个‘拢’字是否说明北川祁有拉拢他的意思?

    京城那方的明潮暗涌,却非要牵扯到姑苏这个小小的胥江驿站,许仙已经能够预料到接下来将会是麻烦不断。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