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38.第 38 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38.第 38 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不是‘又’,而是‘终于’。

    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才会用上‘终于’这两个字?

    时隔许久的又一次见面?

    许仙的眼睛微微一眯,他现在敢肯定这个假虞笙,和他见过面。

    披着虞笙皮的人,到底是谁?

    许仙脑中的思绪迅速飞转,然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就像是对待来这里的的每个人一样,有礼却也生疏的询问道:“余少爷前来,可是哪里不舒服?”

    ‘虞笙’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眼眸中流转出幽深且意味深长的情绪,他不答,只是反问道: “没有不舒服,就不能来找许大夫吗?”

    许仙闻言,没有再搭理他,而是将目光转向站在假虞笙右后方的俞诚身上,其意思不言而喻。

    俞诚微微颔首,斟酌了片刻后,才说道:“许大夫,是这样的,我家少爷忧心于一个时辰前突然大规模出现的病症,想要从许大夫这里买下治疗的药物,好和胥江驿臣一起,免费发放给那些感染上疾病却没有能力购买药物的病者。”

    许仙看了一眼一直盯着他看的‘虞笙’,轻描淡写的说道:“虞少爷是觉得这突然出现的病症与自己有关,良心不安所以想借此让自己好过一点?”

    站在他面上的‘虞笙’,精致白皙的脸上带着独属于少年的殊璃清丽,微微上挑的眼角却似乎又将稚嫩的青涩掩盖,只剩下张扬的艳丽,如同盛开在彼岸的红色蔷薇。

    明明是很精致漂亮的容貌,却给许仙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很正常不是吗。

    毕竟这张脸皮下,套着另外一个身体、另外一个不知是何物的灵魂。

    ‘虞笙’扯动了一下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就好像是面皮已经和骨髓彻底分离了一样,两个单独的物件因为缝合不过关以至于有了一丝错位的痕迹,无形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悚然感。

    他伸出葱白细嫩的手指,在眼前轻轻摇了一下:“非也。”

    他往前走了几步,在距离许仙半米远处停下,身体微倾,故意压低声音,用只有许仙才能听到的声音,幽幽开口道:“许大夫是聪明人,事情的制造者,你以为许大夫会比我更清楚、也更熟悉才对。”

    许仙的目光闪了闪。

    果然是与黑山那个家伙脱不了干系。

    心思转念间,许仙绕过‘虞笙’走到木桌前,执起笔在药方单子上面写了几下。

    “这是账单。”许仙将单子递给俞诚,随后又指着右方的一处红漆木门:“药存放在里面,随我进去拿吧。”

    早在第一个男子突然患病之后,他就开始配置药物,依着开出来的药方单子,让白素贞个桐瑶一起帮忙配药。

    “有劳许大夫了。”俞诚对着许仙行了个虚礼,随即用眼神示意郝江化跟着他一起。

    不过就在两人准备跟着许仙一同进去的时候,却突然被‘虞笙’拦了下来。

    “我去就行了。”‘虞笙’轻轻笑了笑,不再理会郝江化和俞诚两人,而是直接在向房间走去。

    进去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右脚勾了一下红漆木门,木门顺势就合上了,发出一声不大也不小的声响。

    “我让你进来了吗?”许仙语气淡淡,无形中却透着几分不容忤逆的强大压迫感。

    ‘虞笙’的身体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笑了笑,十分愉悦的说道:“许大夫也没说不让我进来,不是吗?”

    “既如此,你就将这一沓药抱出去。”

    ‘虞笙’看了一眼墙角整齐堆放的药物,耸了耸肩,有些戏谑的说道:“这么多,恐怕我一个人抱不下。”

    许仙没有搭理他,直接从他身边绕过向门口走去。

    “啧,许大夫就这么走了?”‘虞笙’大步上前挡住门,黑色的瞳孔里似有一道压抑的疯狂情绪一闪而过。

    “让开。”

    ‘虞笙’又是一笑,摇了摇头,道:“不让,我有话要和许大夫说。”

    许仙皱了一下眉:“别再让我说第二次。”

    他虽不能确定这假虞笙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既然是鬼怪,又在这胥江驿,定然是和黑山有或多或少的联系的,而且极有可能,面前这个家伙和黑山达成了某种协议。并且他会如此顺利的对虞笙下手,应该也是黑山推波助澜的结果。

    真要将事情的整体脉络处理清楚,黑山是最为关键的主谋人物,俞诚是最为关键的解锁人物。而面前这个不知是何物的家伙,顶多只能算是一个重要的棋子,虽然这棋子极有可能牵扯出一系列的后续。但对许仙而言,并不想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如果站在这里是真得余家少爷,许大夫还会这么无情的下逐客令吗?”‘余笙’突然冒出这一句,看似随意的话语,语气里却透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紧张。

    想要知道答案,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然而,他注定还是失望了。

    因为许仙虽然是在看着他,并不给予任何的回应,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除了冷意,再无别得情绪。

    “许大夫真是无趣又冷漠,丝毫不给人留情面……”‘虞笙’一边说着,一边让开了身体,在楚臻从他身侧走过去开门的时候,才又似感叹般的说道:“看似温柔的表现,不过是雾里看花,虚化而已。被自以为是阳光的温暖救赎,清醒过来才发现阳光是虚幻的折射,他的对立面是寒彻入骨的冰霜。”

    “是谁说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呢……”

    最后一句‘虞笙’说得很轻很轻,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响,几乎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然听力异于常人的许仙却还是听到了。

    敏锐的抓住了‘虞笙’话里的关键词,许仙心念一动,放在门把上的手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似乎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虞笙’,脑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正慢慢浮现出来。

    救赎?

    ‘虞笙’的真实身份是被他救过的某个人?

    从他来胥江驿之后,因着那蛤.蟆精引起的井水中毒事件,他救过的人不说是不计其数,也算是有几百余个。

    这种大规模的救治许仙并不认为‘虞笙’会是其中的一个。

    所以如果抛开这种几百人大规模的救治不谈,就只能从单个的个体出发去考虑。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他刚来胥江驿的时候,也就是第一次遇见虞笙的时候,对方正在马上鞭打一个浑身破烂,灰蒙不堪的乞丐。

    而当时,他从那乞丐眼睛里看到了不甘和愤怒,然更多的、却是对生、对活下去的渴望,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最后他出手暂时救下了那个乞丐,抱住了他的性命。

    至于后来那乞丐是否上山坚持采下医治伤口的药材,他却是不得而知,那个时候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在想来,如果那乞丐活了下来,按照他对虞笙的恨意,极有可能会做出杀害虞笙之事。

    如果面前这个假虞笙就是当初那个乞丐,到是就有些符合作案动机了。

    “看来许大夫是猜出了什么……”‘虞笙’的唇角微微勾了一下,扯出了一个极漂亮的笑容。

    “那么许大夫……说说我到底是谁?”

    这假虞笙故意透露出身份,是为哪般?

    许仙眉一挑,说道:“吴家巷那个乞丐。”

    ‘虞笙’闻言,竟是十分愉悦的笑出了声,用着只属于十七八岁少年的清丽嗓音,笑声竟如银铃般悦耳,天真中却又透着几分机械脱轨似的诡异。

    他一边拍手一边说道:“果然不愧是许大夫,我只稍微透露了一点点,就能猜出来。”

    事实上,许仙其实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吴家巷那个乞丐和面前这个‘虞笙’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这种差距不是指外貌,而是指性格。这种从眼神、从行为举止流露出来的不同,完全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至于为什么前后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应该是对方上山途中或者是在上山找药时发生了某些事、遇到了某些人。

    而这‘人’,极有可能就是黑山。

    ‘虞笙’慢慢朝着许仙走近,一直到距离许仙不足半米时才停下,他微微向前倾身,顶着虞笙的脸,缓缓说道:“许大夫,其实我更愿意听你叫我虞蛟。”

    “虞蛟……”许仙的目光闪了一下。

    虞蛟、虞笙……

    “你和虞笙是什么关系?”

    “你不是猜到了吗,同一个人留得种。”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