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32章 白蛇夫妇现代番外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32章 白蛇夫妇现代番外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清晨,当第一缕光射穿薄雾,太阳的光晕便从地平线上漫了出来,悄无声息的将天幕浸润成浅蓝色。

    新的一天开始,紧张而匆忙的生活节奏,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提着公文包挤着公交的男士,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学生,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相互穿梭着,焦急的奔向自己的工作地点。

    a市最权威的医院内。

    妇产科的几个年轻护士围在值班室里八卦着。

    “我打赌今天医院的接生率绝对比昨日低。”

    “那我就打赌今天医院的堕胎率绝对比昨日高。”

    “你们两个简直够了!这还需要打赌吗!”彭薇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凡是轮到许医生上班,没有哪一次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事实上,至从她们妇产科来了一个许医生后,整个妇产科的接生率和堕.胎率就成了两条十分诡异的波动线。至于原因,无非是因为许医生长得太帅,那一身白衣穿在他身上,那气质,那身段,简直就是制服诱.惑,硬是比其他男医生养眼几十倍不止。

    正因为如此,一些选择剖腹产的孕妇才将日期定到许医生休息而其他医生上班的时候。毕竟在妇产科上班的男医生本就不多,再加上许医生长得太出众,这些产妇的老公自然都不愿意自己的老婆被长得太帅的男医生接生。与之恰好相反的就是——来医院堕.胎的人会比其他时候多,这些来堕.胎的女人多是有钱人家包.养的情妇,不小心怀了孕,拿着金主甩出的一沓钱自己上医院解决处理,这些女人性子轻浮,见到许医生后有心亲近,希望来一场艳.遇。这也就直接导致了只要许医生上班,接生率准会直线下滑,而堕.胎率准会直线上升。

    “据说许医生已经结婚了,你说他老婆会不会不放心呀,毕竟妇产科全是女人来着。”

    “对呀,前不久许医生才帮心内科的王医生给病人做了一场心脏移植手术,许医生各方面都很厉害,为什么会选择妇产科呀……”

    “这我也想不通呀……”彭薇薇对此也颇为不解,她刚过实习期,前不久才转正成为正式护士,父母拖了些关系,医院方面将她分配到许医生下面做助理,让她跟着许医生多学习学习。她这跟着许医生快大半个月了,发现许医生学历高,医学方面可以说是样样精通,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选择来妇产科。

    “小薇呀,这半个月你不是一直跟着许医生吗,有没有见过许医生他老婆?”

    彭薇薇摇头:“没有见过,”她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的经常来找许医生。”

    话音刚落,一道十分好听的男声从她身后响起:“你们在说什么?”

    彭薇薇身体一怔,随即立刻转身,她看向来人,干笑道:“许医生你来上班了。”

    许仙点了一下头,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彭薇薇:“把它们重新整理统计好,做成表格打印出来后,一起交给我。”

    彭薇薇双手接过:“许医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完成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许仙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另外几个护士,什么也没说直接出了值班室。

    许仙一走,另外几个护士瞬间又开始讨论起来,其中一个与彭薇薇关系最好的护士陈棋抓着彭薇薇的衣袖,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反过一道精光,她小声在彭薇薇耳边说道:“小薇呀,快告诉我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的一般是什么时候来找许医生的!”

    “你问这个干嘛?”

    “以我作为腐女多年的经验来看,许医生绝对是一个极品优质强攻!至于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的嘛……嘿嘿……”陈棋发出一阵□□声。

    彭薇薇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瞧你笑的像什么样。”

    “说不定真像我说的那样,如果那长得漂亮的男的是许医生的爱人,自然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许医生会在妇产科上班了。”

    彭薇薇疑惑:“什么意思?”

    “笨呀!”陈棋翻了个白眼:“许医生的爱人是个男人,对他来说,男人给他带来的危机感自然比女人更重。”

    “那男的和许医生的关系是你说的那样吗……”彭薇薇半信半疑。

    陈棋十分自信的打了个响指,敲定道:“既然你不信,那我们等那男的来了后,去偷看两人会做什么。”

    许仙现在上班的医院是a市最权威的医院,在整个华国也是数一数二的。这里的正式医生都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和休息室,办公室和休息室是挨在一起的,中间只隔了一道门。

    “许医生,你帮我看看我的胸为什么会这么疼。”一个长相艳丽的女人坐在许仙的对面。现在正是三月的天,离夏季还有一段时间,这个女人却穿着一身超短裙,衣服领口极低,她身体前倾,双手撑着桌子,胸前那不知是真是假的浑.圆半露。

    许仙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说道:“你挂错号了,胸口痛去挂内科,我建议你去做一下心电图。”

    女人笑容一僵:“许医生,你……”她话还没说完,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

    白素贞手里提着饭盒,看到女人后,他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了几下。

    许仙对女人说道:“你可以走了。”

    “许医生,我的胸口真的很疼,”女人抚上自己的胸部:“这几天这里也一直硬硬的……”

    “假的,硅胶移位了。”白素贞突然说了一句,他的语气不冷不热,仿佛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女人脸色一变,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白素贞将饭盒放到桌子上,当着女人的面,俯下身在许仙的脸上亲了一口,“啵”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

    “吃午饭吧,待会儿一起回家。”白素贞嘴附在许仙耳边说道,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对面的女人听到。

    女人看的目瞪口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你们……”她话还没说完,突然打了一个哈欠。

    白素贞看了女人一眼,眼神中不带任何温度。

    女人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像是被千万条毒蛇死死锁住了一般,内心深处生起了一股强烈的惧意。

    “许……许医生,我先走了!”话落的同时,女人拿着自己的钱包,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背影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

    “那女的应该已经感冒了。”许仙看向白素贞,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你刚刚故意把空调温度调到了最低。”

    “是她自己穿得太少。”白素贞直接坐在许仙的办公桌上,他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针织衣,搭配一条深灰色休闲裤,很随意的装扮,穿在他身上却显得十分好看。此时,他双手撑着桌子,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荡着,思忖了几秒后,他偏头对许仙说道:“换一个科吧。”

    “好。”许仙回答的很干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一手撑着头,抬头望着白素贞,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缠在一起:“换哪一个科?”

    白素贞垂眸深思,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外折射进来,暖黄色的光晕在他精致的脸上轻轻弥漫开来,柔和而温暖,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少了一分苍白,多了一分人气。

    他想了半天,最后说出两个字:“儿科。”孩童是最天真无邪的,虽然有时候会很闹腾,但绝不会夹杂其他心思。

    “儿科吗……”许仙低声念了一遍,随即点头道:“好,等一会儿我就把转科申请递交上去。”

    闻言,白素贞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起,他扭过身体,双手直接环住了许仙的脖子。这个动作一点也不美观,但白素贞做起来却显得很随意和优雅,十分的赏心悦目。他的嘴唇轻轻磨蹭许仙的脸,亲昵而无害:“真想牢牢看住你,一直跟在你身边,每一步都不离开。”明明是清冷的声音,却带着一丝绵绵的质感,如丝绸般滑过手心,瘙痒撩人。

    他说着说着,唇慢慢移到了许仙的嘴角,洁白的牙齿小心翼翼的咬着许仙的嘴角,带着独特的幽兰馨香,似有勾.引人心的魔力。

    许仙安抚性的拍了拍白素贞的后背,随后轻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扳开,示意白素贞坐好:“吃饭吧。”他怕白素贞再继续这样,自己会忍不住就地办了他。

    白素贞如黑曜石般的双眸盯了许仙一会儿,看着对方明明已经染上了情绪却依旧克制的面容,白素贞只顿了一下,就再次俯身,不依不饶地凑上来。

    许仙退无可退,四片嘴唇终究还是贴在了一块儿,火热湿润的舌头勾.缠在一起,诱发着彼此隐约的战栗。白素贞的手缓缓伸进许仙的白色制服里面,泛着冷意的掌心抚摸许仙温热的皮肤,冰与火的交.融撞击,犹如最强劲的春.药,*,一触即发。

    许仙的眼神一暗,手从白素贞的背上抚上他的头,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霸道强势的掠夺他口腔里的每一寸甘露。白素贞的发质很软,乌黑的碎发蓬松在耳后,明明是冰冷的蛇,此刻却像一个温顺无害的小动物般惹人怜。

    白素贞低唔着从喉咙处发出细碎的呻.吟,清冷的嗓音里染上了情.欲的味道。

    许仙一把将他推倒在办公桌上,炽.热的身体覆盖在他身上,一边亲吻着他,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抚上那敏.感的两点。白素贞轻轻一颤,他只觉得神志被完全抽离,全身心的、热情的……只专注于身体的反应,仿佛整个人投身在一片汪洋的大海中,感官的刺激令他如此快乐,如此满足,浪花卷过,潮水将他彻底吞没。

    而就在这时,原本只留了一条缝隙的门被一股力猛地推开,撞击到墙面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陈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她稳住身形,扶了扶脸上歪掉的眼镜,干笑道:“哈哈……哈哈……意外意外……”

    彭薇薇急忙跑进来,扯着她的衣袖,脸色尴尬:“许…许医生,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我是来送资料的。”

    此时,许仙已经重新坐直身体,他背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肩,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不知怎么的,彭薇薇就是感觉到了他的不悦。

    白素贞起身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旁若无人的打开饭盒,顿时,一阵饭香飘散到空气中。

    “资料呢?”许仙问彭薇薇。

    彭薇薇立刻把资料连同打印出来的表格一起放在办公桌上,末了,还抬眸悄悄打量了白素贞一眼。

    这一眼,恰好与白素贞看过来的目光撞上,视线在空气中交汇,,彭薇薇莫名的觉得有些冷。

    偏偏这时陈棋还啧啧的感叹了好几声,唯恐不乱的说了一句:“简直是妥妥的禁.欲系温柔攻和冰冷痴汉受呀!这下制.服诱.惑和办公室play都全了!”如果不是地点情况不对,她绝对会先拿出手机猛闪几张照片。

    陈棋的声音不算太大,却足够房间内的人听见,她说完这句话后,空气中似乎有好几秒的凝结。

    彭薇薇偷瞄了一下许仙的脸色,瞬间有种想掐死陈棋的冲动。

    白素贞虽然不懂什么是办公室play,但从陈棋的眼神中也大概猜到了一些。虽然对方此时正眼冒精光,意外的是,他并不觉得讨厌。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这个世界的制度比他以前的时空宽松了很多,但对于两个男人在一起这种事,大众接受度并不高。这个女护士发现他和许仙的关系似乎也一点都不惊讶,并且对那方面的事,好像也还很懂的样子。

    白素贞看着陈棋,若有所思。

    这时,许仙突然出声,示意彭薇薇带着陈棋离开:“你们可以出去了。”

    彭薇薇早就想走了,听到许仙这么说后,如蒙大赦般一把扯过还在yy当中的陈棋,拖着她出了房间,出去后,还十分贴心的关上了门。

    房间内只剩下许仙和白素贞两个人,饭盒被白素贞打开,闻着香味,这会儿许仙也觉得有些饿了。

    他正准备那饭盒,白素贞突然问道:“什么是办公室play?”

    许仙动作一顿,“没什么好知道的。”他将饭盒里的菜一一端出来,看到最下面一层装的东西后,有些惊讶:“你还买了米酒?”

    “嗯,我记得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喝的就是米酒。”白素贞想起当时的情景,眼里浮现起淡淡的暖意。

    “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因为听到姐姐说你喜欢喝米酒,当时就想尝尝看,想知道你喜欢的会是什么味道,结果没想到一杯就醉了……”白素贞回忆着,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

    许仙很认真听着,想到白素贞当时的样子,许仙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白素贞说完后,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米酒特有的香醇润入口中。

    “你还没告诉我——”白素贞突然又把话题扯回到先前的问题上:“什么是办公室play?”

    对于这个问题,白素贞似乎意外的坚持,颇有一种不弄懂就不罢休的感觉。

    许仙放下勺子,抬头问他:“你真的想知道?”

    白素贞点头:“当然。”

    许仙勾唇一笑,低声说道:“就是我们刚刚那样。”

    说完,许仙直接握住白素贞的手一把将他扯向自己,白素贞顺势就坐在了许仙的腿上。

    不等白素贞反应,许仙的唇就贴上了白素贞的唇,他伸出舌头灵活的撬开他的牙关,攻城掠地。许仙的唇齿间带着米酒的味道,炽热清甜,却又带着微微的辛辣,刺激着感官令人兴奋又迷醉。白素贞只稍微一愣,随即很快与许仙的舌头纠.缠起来。如此炽热,如此狂迷,内心深处的野兽被彻底的放了出来,它喷出烈焰,烧灼饥渴。

    许仙从白素贞的唇角边延伸,然后逐渐向上,滑过鼻梁和眼睛,湿润温热的唇一路留下水润的光泽,他的唇最后停在他的耳边,低沉声音染上了情.欲的味道,慵懒而性感:“就是我们马上要做的这样……”

    正午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被镂空的浅蓝色窗帘筛选成斑驳的淡影,舒坦,漫长。

    细碎的呻.吟夹杂着缱绻的爱意,似痛苦,更似欢愉,似撒娇的娇滴求饶,阳光害羞的悄然隐去一角,散漫在办公桌上变成两道急促晃动的光晕。

    答应了白素贞转成儿科,许仙利落干脆的递交了申请。妇产科的主任看到许仙转科申请的时候,心情颇为复杂,许医生无疑是一位优秀的医生,做事沉稳有调理,就她个人而言,她是希望继续与许医生共事。但她只要一想到那跌宕起伏的接生率和堕.胎率,为了妇产科的整体利益,最后还是一咬牙,在转科申请上面签了字。

    不到一天的时间,许医生从妇产科转到儿科的消息就在医院里传开了,因为原因不明,私底下一些护士就这件事展开了深刻的讨论。于是这个时候,作为一个跟了许医生大半个月的护士兼助理,彭薇薇俨然成为了众护士探口风的头号对象。

    彭薇薇虽然也很好奇为什么许医生会突然转到儿科,但她秉承着男神做事自有一番理由的原则,对于许医生的私事闭口不谈。陈棋则以一副老母鸡护着小宝宝的姿态将一众护士杜绝在彭薇薇两米开外,等那些护士觉得无趣走之后,她就拉着彭薇薇十分得意的分析许医生会转到儿科的原因。

    而被众护士讨论的男主角,此刻已经正式转到了儿科,开始了一段给小孩子看病的生涯。

    第一天在儿科上班,其实并不是非常顺利。许仙性子淡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温温和和的,但有些深入骨髓里的东西却是无法伪装的。有些孩子早熟的紧,偏又混杂着孩童独有的思维方式,鬼灵精似的,一眼就看破了许仙的冷漠,嚷嚷着不要许医生看病。

    不过这也有好处,一些孩子生病感冒了怕打针,一见那尖尖细细的针尖,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但凡遇到这种情况,许仙只要眼神稍一冷,孩子立刻就不哭了,老老实实的让护士打针。

    妇产科和儿科的差别无非就是一个面向孕妇,另一个则是面向儿童。相比于孕妇,儿童更加欢乐,时刻洋溢着朝气,科室气氛自然就要活跃的多。也正因为如此,在儿科工作的医生和护士都比较年轻的,年龄相对来说都不大。特别是护士,基本上都是一副的亮丽青春的面容,毕竟二十来岁正是需要爱情滋润的年纪,看到一些长的帅的人,难免会心生爱慕,忍不住想要靠近一些。

    房间内。

    浅黄.色的床头灯泛着暖暖的光晕,许仙躺在床上,下半.身只盖了一层薄薄的被单,上半.身赤.裸着,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形状优美的锁骨,宽厚的胸膛,充满力感的肌肉线条分明,不过分粗壮,精瘦而流畅。他单手放在脑后,望着天花板,神情十分惬意,带着□□后的憨足和慵懒。

    白素贞睡在他的身侧,轻轻挪了挪身体,靠在他的怀里,抬眸说道:“今天我去找你的时候,发现有一个护士一直盯着你看。”

    许仙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白素贞眉头一皱,突然撑起了身子,柔顺的秀发倾泻下来,身上全是被疼爱过后的痕迹,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发,交错的吻痕,暧.昧而引人遐想。

    许仙眼皮轻轻抬了一下,有些好笑的看着白素贞一脸严肃的样子,他缓缓说道:“我只知道从你来找我之后,她们全都再偷偷看你,有一个护士还问我要你的电话。”

    “你给了吗?”白素贞有些好奇。

    许仙轻笑,手勾起白素贞垂落在胸前的一缕秀发:“你觉得呢?”

    白素贞嘴角一弯,突然俯下身,一口咬上许仙的锁骨。

    许仙吃疼:“你在干嘛?”

    白素贞松口,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盖章!”说完,就开始用力吮.吸起来。

    许仙身体一颤,一股酥麻之感从脊椎上蹿起来。

    “你在点火。”许仙翻身把白素贞压在身下,开始反客为主。

    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响起了一阵暧.昧的呻.吟和低喘。

    窗外明月皎洁,室内一片旖旎。

    几天之后,医院里突然来了一位十分漂亮的男护士,这位男护士以强有力的姿态进入了儿科,霸占了许医生身边专职助理的位置。

    据说自从这位男护士来了以后,几乎和许医生形影不离,基本上再看不到许医生单独出现的情况。

    据说男护士姓白,有一个颇为娘气的名字,叫白素贞,与白蛇传里的女主角重名了,刚好与许医生的名字凑成一对。

    据说白护士和许医生举止亲密,相处暧.昧。

    当然这些都只是据说……

    某一天,其他科室的某个护士实在按耐不住好奇,跑到儿科找到传说中白护士求证实。

    “白护士你和许医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素贞反问:“白蛇传里白素贞和许仙是什么关系?”

    “夫妻关系。”

    白素贞勾唇一笑:“我们是合法婚姻关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