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31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31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虞笙走在最前面,他的状况看起来十分好,脸上的红斑已经全部散去,没有披黑袍,而是又换回了自己爱穿的红衣。他的下巴微微扬起露出白皙的脖颈,犹如一只华丽的孔雀般高傲的向这边走来。

    他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丝毫没有被案件所影响,仿佛过来这里也只是因为一时无聊。俞管家跟在他身后半米左右,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是个遇事稳重冷静的主。

    虞笙的视线最先落到许仙身上,停留了好几秒后才将目光转开,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尸,顿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俞叔,快点把事情解决了。”虞笙对俞诚说道,语气里不自觉的带着命令的口吻,说完这句话后,他就站在了一边,显然是打算把事情全部交给俞诚处理。

    俞诚十分恭敬的回道:“少爷你放心,我会尽快解决的。”

    赵承德性子虽然急躁,但做事有一套自己的标准,这会儿见到虞笙和俞诚也没有露出一丝恭维之意,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俞管家,事关两条人命,让你跑这一趟也是公事公办,望谅解。”

    “官差爷这说的哪里的话呀,出现这等惨案,我俞诚自当尽力配合。”俞诚的语速放的很慢,态度颇为诚恳。

    赵承德脸色好了许多:“想必俞管家在来的路上已经知晓那女子的身份了吧,春芳阁的头牌醉月,听说虞少爷前不久刚包下醉月的初夜,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了解一下。”

    赵承德说完,俞诚还没说话,虞笙就忍不住插话道:“我这几天都没有去过春芳阁,这女的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虞笙的口气十分不耐烦,赵承德刚有好转的脸色瞬间又沉了下来。

    俞诚见状,立刻对着赵承德赔笑道:“官差爷呀,我家少爷这几天确实未与那醉月姑娘见面,官差爷何不等春芳阁的老.鸨来了再讯问具体的情况。”

    事实上,虞家势力强大,以俞诚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完全不必要搭理赵承德,得罪一个赵承德,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然而,此时俞诚的态度却十分真挚,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赵承德也不好摆脸色,用眼神示意郝江化去与俞诚寒暄说明情况。

    虞笙嗤笑一声,也不再理会赵承德等人,而是走到许仙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呀,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许大夫吗,你这都检查了这么久,可有发现什么吗?可别是碍手碍脚,反而耽误人杵作检查尸体——”

    虞笙这话说的讽刺味十足,俞诚没有见过许仙,听到虞笙的话,眼神在许仙身上停留了些许。

    “有发现吗?”赵承德看向许仙。

    “死者的头被削掉,凶手用的武器是一把巨大的镰刀,镰刀两侧分别又紧埃着两把锋利尖锐的短刀片,也就是说武器是由两把短刀片和一把镰刀片并排组合而成。”许仙比划着武器的形状,随后又指着罗三的颈部,“凶手从死者的喉结中部落刀,一刀毙命的。如果只是一把镰刀直接削向喉结的中部,按理说喉结的下部分是和身体连在一起的,上部分则是和头连在一起的,但是罗三喉结的下部分和上部分都不见了。”

    虞笙被许仙的话吸引了过去,他脱口问出:“怎么会不见了?”

    许仙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两把短刀片和一把镰刀片并排组合成的武器,你觉得会在哪儿?”

    虞笙思索了几秒后,猛地睁大了眼睛:“夹在了刀片中!”他说完,脑子一转稍微想象了那画面,顿时觉得恶心至极,不自觉的往后退离了几步。

    俞诚抿唇不语,他看着许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几人之中,抛开杵作和两个不知名的官差,郝江化听得云里雾里,他见赵承德和俞诚皆未开口,想来两人定是和他一样一知半解,于是便出声道:“许大夫你可否再讲的具体点。”

    郝江化话音刚落,一直未说话的杵作替许仙回答了郝江化的疑惑:“许大夫的意思是这样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尸体上比划:“罗三整个人其实是被凶手的武器分成了四截,身体是一截,头算是一截,而另外两截则分别是喉结的上部分和下部分,这两截正好就夹在了刀片中。”

    赵承德看着罗三的尸体,摸着下巴思索道:“这么说来,如果我们将罗三的头接回到身体上,他的脖子其实是短了一截的,而短的那一截实则是被分成了两小截,且这两小截遗留在了凶手的刀片缝隙中。”他说完,他将目光转向许仙:“是这样的吗,许大夫?”

    许仙点了点头。

    虞笙不屑的哼了一声,像是故意刁难似的,突然又指着醉月的尸体:“她又是怎么死的?凶手难不成杀了罗三后还要把作案工具先清理了,不然割下脸皮的时候岂不是会很不顺手。”

    “从血液的凝聚状况来看,凶手是先用其中一侧的短刀片割下醉月的脸皮,紧接着又一刀砍向闻声赶来的罗三。至于醉月是怎么死的……”说到这,许仙停顿了一下,然后指向醉月的脖子:“脖子上有淤青,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凶手一手捏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用刀片割下她的脸皮,她是伴随着窒息和皮肤被剥离的剧痛死去的。”

    许仙说完,又走回到罗三尸体旁边,他蹲下身将罗三的手背翻开,让罗三的手心朝向众人,只见罗三食指和中指指腹上沾有已经凝固的血迹。

    “从血液的凝固状态来看,这血应该是醉月的,凶手速度极快。夜晚漆黑一片,醉月的血飞溅到罗三脸上,凶手在罗三用手触摸脸上鲜血的那一瞬间,一刀砍向了罗三的脖子,是他当即毙命。”

    许仙说完这番话后,空气中有好几秒的沉默。在赵承德和郝江化等人看来,虽然这只是许仙的推测,但也是不九不离十了。

    俞诚蹙着眉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十分严肃。虞笙表面还是一副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子,只是看向许仙的眼神里,似乎又多了些其他东西。

    而就在这时,春芳阁的老.鸨宁娘才姗姗而来,她一靠近这里,顿时一阵扑鼻的脂粉香浸入到空气中,过于浓烈,反而难闻。

    宁娘看到醉月的尸体,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痛声抽泣道:“我可怜的女儿醉月呀,前几天你都还在和妈妈聊天说话,怎么这会儿突然就离开妈妈了呀,这简直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呀,妈妈舍不得你离开呀……”她一边用手帕抹着眼泪,一边回忆着往日的点滴,她脸色惨白,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只是不知道这眼泪里到底含了几分真心。

    赵承德最讨厌这种虚情假意又哭哭啼啼的女人,他有些火气的打断宁娘:“够了,你烦不烦,别只顾着哭!”

    宁娘打了一个机灵,瞬间止住了哭泣。

    赵承德瞪了她一眼:“昨日醉月什么时候出去的?为什么出去?”

    闻言,宁娘看了虞笙一眼,琢磨了好几秒后,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昨日醉月说虞少爷约她出去游湖赏月,大约快到戍时的时候出去的。”戌时也就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这一时间段。

    宁娘话音刚落,虞笙怒笑:“我昨日一整天都在虞府,怎么可能约过她?你要是再说谎,我就把你的舌头拔了!”

    宁娘捏着手帕:“我……我可没说谎!”

    赵承德面色一沉,忍不住爆粗口:“你最好给老子讲实话!”

    宁娘吓的浑身一颤,战战兢兢的几个字:“我是有证据的……”

    “证据?”赵承德伸出手:“拿出来!”

    宁娘一咬牙,随即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不信你自己看,这是虞少爷留给我家醉月游湖赏月的邀约信,醉月就是再看了这封之后才离开的。”

    赵承德接过信一看,眉头顿时皱成了一个川字,信上的内容和宁娘说的如出一辙。

    “俞管家你也看看吧。”赵承德将信递给俞诚:“这上面的字迹可是和虞少爷的一模一样?”

    俞诚大致扫了一眼,点头说道:“确实和少爷的字迹一模一样。”随后他话音突然一转:“但字迹是可以模仿的,所以即使是一模一样也不能证明什么,况且少爷昨日一整日都在虞府,这一点虞府上下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宁娘急了:“我真没说谎,醉月出去的时候衣袖里还带了一块红布,说是信物,是同那封信一起送来的。”

    赵承德想起了先前看到的红布,于是用眼神示意杵作将醉月衣袖里的那块小红布拿出来:“你说的可是这个?”

    宁娘一看,猛地点头,唯恐赵承德不相信她:“是这个!就是这个!这确实是虞少爷的衣服布料!”

    虞笙气乐了:“我的衣服多了去了,什么时候掉了一件,被一些不长眼的狗奴才偷去裁剪贩卖也很正常。”

    虞笙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十分嫌弃的看了醉月一眼:“我几天前一时兴起包下她的初夜,从那之后就没去找过她,更不用说什么邀约信了,至于游湖赏月,凭她也配?这么蹩拙的做法明显是凶手再故意为之,目的不过是为了陷害本少爷罢了。”

    末了,他十分傲气的又补了一句:“我虞笙要是想要某个人的命,直接会光明正大的下手。”

    “但……”宁娘似乎还想说什么,突然被许仙打断了:“他确实不是凶手。”

    许仙缓缓说道:“醉月脖子上的淤痕形状是大拇指在另外四指的右方,只有用左手掐住脖颈才会出现这种痕迹,这也就说明凶手是用右手拿的刀且习惯用右手。而据我所知,虞少爷惯用左手,是左撇子。”许仙记得第一次见到虞笙时,他就是用的左手挥鞭。

    虞家小少爷虞笙性格娇纵,稍不顺心意就喜欢用鞭子抽人,目睹过虞家少爷抽人的人绝对不算少,只稍一问,便可知道虞笙惯用的是哪一只手。

    “说的可真好呀——”虞笙轻轻拍手鼓了鼓掌,怪声怪气的说道:“没想到许大夫不只医术高明,观察力也很厉害嘛!这可都代替人杵作了……”

    俞诚照顾了虞笙十多年,虞笙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他全都懂,这会儿他稍微一想便猜测到了自家少爷对许仙来了几分兴致。思忖了几秒后,他邀请道:“许大夫,你替我家少爷洗脱了嫌疑,不如到虞府小坐一会儿,喝口茶如何?”

    他话一说完,虞笙表面上还是那副轻蔑的样子,但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许仙。

    就算俞诚没有开口邀请他去虞家,许仙也会想办法进去,所以这会儿自然不会拒绝,顺势就答应了。

    小青和桐绫昨日潜入虞家什么也没有查到,关于虞府的祠堂,许仙自然想了解一二,进去探探究竟。这个时代大部分人家的祠堂除了用来‘崇宗祀祖’外,还是用来办理婚、丧、寿、喜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招待宾客的重要场所。

    如果是在祠堂自然是最好,如果俞诚认为他不够资格,无意邀请他在祠堂闲谈,他也会想办法进去。所以无论是哪一种可能,他都要去虞家祠堂一趟。

    虞鸿远在京城,在这胥江驿,虞笙作为少爷只知玩乐不管事,俞诚自然而然就成了虞家的二把手,许多事只要虞笙没有开口反驳,那就等于是默认了俞诚的决定。

    这会儿俞诚邀请许仙前去虞家小坐,许仙既然都答应了,赵承德和郝江化自然也没有资格反对。

    目送着许仙离开的背影,赵承德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忙活了一阵现在却只知道凶手用的武器,其他的都是一头雾水,怎么不让他觉得火大。

    杵作将手套取下:“赵差爷,接下来要做什么?”在他看来,该说的许大夫先前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了。

    赵承德思忖了半晌后,对宁娘说道:“醉月这几天接触过什么人,把这些人的名字一一给我列出来。”既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那就只好放宽限度一一巡查了。

    醉月属于春芳阁的,卖身契在宁娘手里,出了这档子事尸体自然也是由春芳阁认领,至于宁娘是选择厚葬尸体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埋了那都是她自己的事了,赵承德自然不会多插手。而罗三就一个人,既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现在落到被分尸的下场也确实无辜,郝江化心软,主动接下罗三的后事处理。

    去虞家的路上,不知是因为虞笙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俞诚似乎对许仙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热情又不失礼貌的讯问许仙一些问题。

    虞笙走在两人的前面,留出的距离足够他听清楚许仙与俞诚说了些什么。

    “听说许大夫是杭州人,你才来这里没多久,姑苏的环境可还习惯?”俞诚语气温和,颇有闲聊家常之感。

    “这里环境和杭州差不多,没什么不习惯的。”

    俞诚笑了笑,看似随意的问道:“许大夫医术高明,可有想过去其他地方成就一番功业?”

    许仙眼皮抬了一下:“眼下我只想将保安堂管理好,一年后回杭州与姐姐姐夫团聚。”俞诚会邀请他去虞家,自然是对他的基本情况有所查。

    果然他说完这翻后,俞诚并没有问他为什么偏偏是一年,显然是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胥江驿。这个俞诚似乎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明明是一个管家,形式作风却有点像虞笙半个父亲。

    到了虞府后,俞诚很自然的将许仙领到了祠堂。小青和桐绫所说的佛光,许仙也并没有感觉到,那佛光应该只针对鬼怪妖魔。

    招待许仙坐下后,俞诚为表诚意,亲自去泡茶,偌大的祠堂就只剩下虞笙和许仙两个人。许仙来这里的时候,一路上虞笙都没有开口说话,这会儿他双腿交叉坐在主位上,右手撑着头神情十分惬意。

    “许大夫这么忙还会答应俞叔来虞府,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虞笙最后一个音故意托的很长,带着几分讽刺的意味。他现在可都还记得当时去保安堂被冷遇的场景,那个叫小青的家伙不只打伤了他的家奴还敢顶撞他,他虞笙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虽然现在他稍微对许仙有点感兴趣,但这件事他是不打算让它就这么过去的。

    俞诚出去泡茶后,茶泡好了却没有立刻送到祠堂,而是去了虞府后院的一处废旧杂房内。他将茶放在桌子上,打开了杂房的窗户,一只灰色的信鸽悄无声息的飞了进来。

    俞诚将信鸽脚下的信件取了出来,打开一看,上面只写了四个字:留意许仙。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