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30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30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姑苏胥江驿的夜晚,风比白日里大了不少,穿过香樟树嫩绿的枝叶吹向成片的月桂花,带着某种半湿半润的凉寒将花香融入空气中,沁人肺腑。

    月光皎洁,小桥流水,没有丝毫的肃杀之气,这无疑是惹人遐想绮丽的风景,不管从哪一个细微的角度去放大,都足以构成一副秀美精致的画卷——这无疑是一个很美的夜晚。

    可能是这样的夜在姑苏这小小的胥江驿太过平常,忙碌了一天的人都匆匆回家,没有谁会刻意的停下脚步静静欣赏。

    更夫敲着更锣行走在僻静的街道上,手里提着一个照明灯笼,微弱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像是在履行一个公事般,懒洋洋的张嘴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风在这时突然变大,飞逝而过的几秒,更夫手里的灯笼‘唿’的一下,倾刻间被熄灭。

    更夫蹙着眉头咒骂了几声,随后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女子的叫喊。

    “救命呀!救命呀……”

    这声音里夹杂着哭泣和极度的恐惧,犹如幼兔被野狼撕咬前最后的悲鸣。

    更夫稍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朝着声音的发源处跑去,他向左跑进了一个胡同。手里的灯笼早已被他丢弃在路上,胡同的两侧种了高大的香樟树,香樟树繁茂的枝叶遮住了皎洁的月光。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真切。

    更夫强压下心里的一丝恐惧,寻着声音小心翼翼的摸着墙壁向前探去。然而就在这时,女子的呼救戛然而止,下一秒,一股温热的液体飞溅到了他的脸上。

    顿时,一阵刺鼻的血腥味涌入他的鼻尖,更夫浑身一怔,颤抖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脸,指尖刚触碰到那片温热,眼前一道黑影晃过,刀光闪过,更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倒了下去。

    这不过只是一个小插曲,少了更夫可有可无的报时声,方形的灯笼孤零零的倒在地上。漆黑的胡同被香樟树遮住,刺鼻的血腥味飘到空气中很快被月桂的芬香掩盖。

    很平常的夜,与以往胥江驿的每个夜晚并没有什么不同。

    第二天,原本无人会经过的死胡同突然围满了人,这些人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起,对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指指点点,明明是一副害怕恐惧的样子,眼睛里偏又流露出好奇。

    两具尸体,一具男尸,一具女尸,血迹斑斑。男尸的脑袋被削断,孤零零的掉落在身体一米远的地方,瞳孔瞪的很大,显然是在极度惊恐中被瞬间剥夺了生命。然而这却不是最惨的,另一具女尸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伤口——只除了一张脸,那或许已经不应该再称之为脸,因为那上面没有皮肤,只有粘稠翻涌的血肉。眼睛,鼻子,嘴巴,任何一处都还在,只除了没有脸皮,这是活生生的被凶手剥去了皮。

    “真残忍呀!”

    人群中传来一道叹息,一个衣着陈旧朴素的妇人提着一篮蔬菜站在围观的人群中。她并没有像其他围观的女子一样捂着脸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显然这妇人是围观的女子中极少数胆子大的人。

    “这不是平日里打更的更夫吗……”又一个人说道。

    “你们看那个女尸的穿着,和那春芳阁的姑娘们一个样。”

    “春芳阁?难不成是哪位客人的家眷看不过去了,才杀了这姑娘泄愤?”

    “噢,谁知道了,那种地方的姑娘会遇上些不三不四的人也实属常见呀!可怜这更夫无辜被牵连落了个尸首分割的下场……”

    众人正讨论的火热,胥江驿驿丞郝江化和四个官差走了过来。

    官差头赵承德一脸烦躁的推开看热闹的人:“还围在这里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他性子急躁,平时喜欢喝点小酒打发时间,今日与酒友约好了时间,却没想到遇上这种事,心情更是烦到极点。

    其他三个官差见赵承德一脸不耐烦,急忙帮着赶人。

    众人见状,走的走,散的散,最后却还是有几个人耐不住好奇留了下来,退后几步站在角落里围观。

    留下来的这几个人皆是男子,一个个面色蜡黄,眼皮有些下垂,一看就是纵.欲过多的样子,应该是平日里常去春芳阁嫖.妓的熟客。

    胥江驿不是没有发生过杀.人案,但像这次如此杀人残忍的手法却是从未见过。郝江化的面色十分难看,当驿丞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的死者。虽然内心有点发悚,奈何职位摆在那里,他不得不与几个官差近距离检查尸体。

    说是检查,也就是看看尸体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物品,有没有什么凶手移留下的破绽。

    两具尸体的生前是做什么的都很好确认,一个是深夜打更的更夫罗三,另一个则是春芳阁的姑娘。

    “驿丞老弟,你看这是什么!”赵承德在女尸身上看了半天,终于发现女子衣袖里半露出来的一小块红布。

    这显然是女子从凶手的衣服上抓下来的,这一小块布料一看就是上等货色,绝非寻常人家穿的起的。

    郝江化面色凝重:“凶手会不会是这姑娘的哪位恩客?”

    “有可能。”赵承德点头,回头看向先前那几个留下来看热闹的人:“你们可知道这女的是春芳阁的哪位姑娘?”

    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最大的男子回道:“应该是春芳阁的头牌醉月姑娘,醉月姑娘手腕上带的镯子和这女的一模一样。”

    另一个男子说道:“醉月姑娘前不久才被虞家那位小少爷买下了初夜,没想到现在却死了,可惜了可惜。”他嘴里虽然说着可惜,脸上却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样子。

    “行了行了!”赵承德烦躁的摆了摆手,随即命令身边的一个官差去通知春芳阁的老.鸨来确认。稍思忖了片刻,他又对另一个官差说道:“你去通知俞管家,麻烦他过来一趟。”

    赵承德虽然性子急躁,但却是那种越烦闷思绪反而越清晰的那种,不然衙门接到报案,上面也不会派他来处理。

    俞管家是虞家专门派来照顾虞家小少爷虞笙的,因为忠心耿耿,做事有条有理知进退,虞家老爷虞鸿特意给他赐名俞诚。俞与虞同音也就是半个虞家人的意思,诚则是永远忠诚之意。虞笙在胥江驿的一切事物都是由俞诚全权打理。

    凶手未知,案发现场自然是也不敢乱动的。郝江化只好站在一旁守着尸体,和赵承德头一起等衙门派来的杵作来做最后的检查。

    死胡同里出现两具尸体,死者分别是更夫罗三和春芳阁的花魁醉月,这消息犹如夏日里的最后一声惊雷,‘轰’的一声,在这小小的胥江驿炸开了锅。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开了。

    保安堂内。

    小青端坐在凳子上,一脸严肃:“姐夫,你要去现场看看吗?”昨日他与桐绫悄悄潜入虞笙家,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是在正常不过的宅院,虞笙看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正因为如此,才更值得深思。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他和桐绫无论怎样都进不去虞家的祠堂,那里似乎有某种特殊的佛光保护,以至于他和桐绫不能靠近。虞家绝对比表面看起来更复杂,祠堂里应该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奈何他和桐绫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偏偏红衣妖怪的事还没有解决,今日又听到一些人在讨论南巷死胡同里的惨案,稍微一联想,便大概能猜到两具尸体与那红衣妖怪有关,只是不知道虞家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许仙与白素贞交换了一下眼神,沉吟了几秒后,他说道:“我现在去查看尸体的情况,你们先留在这里。”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番猜测,但有些事必须要亲自去才能确认。

    许仙赶到现场时,之前那几个围观的人已经走了,杵作正在检查尸体,郝江化和几个官差安静的站在一旁,表情皆很沉重,看样子,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郝江化看到许仙,愣了一下后,很快反应过来,还算热情的打着招呼:“许大夫呀,你怎么来了?”自从许仙将保安丸免费分发给这里的百姓后,大家也都称呼他为许大夫,郝江化自然而然也改口跟着大伙一起叫他许大夫。

    许仙看了一眼尸体,“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赵承德接过话,声音里透着一丝烦躁:“帮忙就算了吧,免得添乱。”他听过许仙的名号,传闻他医术高明,却未见过真人,这会儿一见是个细皮嫩肉的俊逸公子,顿时觉得传闻有夸大的成分。

    郝江化拍了拍赵承德的肩膀:“让许大夫看看吧,他是大夫,说不定会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郝江化话语行间透露出对许仙的信任和欣赏,赵承德了解郝江化的为人,知道他识人一向很准,于是便没有再说话,算是默认了。

    许仙从杵作那里借来手套戴上,还未开始进一步检查,俞管家等人就赶来了,同俞管家一同前来的人还有虞家小少爷虞笙。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