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27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27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许仙原本是打算收下女儿红然后将其放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却没想到小青和桐绫恰好从“普济观”回来。这下却是不能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将女儿红藏起来了。

    礼貌的送走这几个表达感谢的妇人,许仙回头看着小青抱着酒坛一脸嘴馋的样子,顿时眉头一凸。小青也就算了,断不可让白素贞喝酒。

    心思转念间,许仙走到小青身旁,拿过他手里的酒盖,将散发着浓浓酒香的女儿红轻轻盖上。

    小青一愣,随即嘴巴一撇,有些不乐意了:“我说姐夫呀,你干嘛把酒坛子盖上,我这正要拿杯子倒着喝了!”

    许仙沉吟了半秒后,说道:“这坛女儿红都是你的,现在你把它抱回自己的房间。”说到这,他停了一下,又道:“放好了,别让你大哥看到。”

    小青眉头拧着,有些困惑的问道:“为什么?”

    “你大哥喝酒一杯倒,误事。”许仙眼里带着一丝笑意:“你自己喝就好,可别叫上他。”

    许仙话一出口,小青顿时轻哼哼了一声,眉眼一弯,笑着调侃道:“姐夫,你这是越来越有作为我大哥官人的自觉性了!”

    “是吗……”许仙低声喃语,随即淡淡一笑:“快把它抱进去。”

    “好嘞!”小青嘴角一翘,抱着女儿红屁颠屁颠的回自己房间了。桐绫看着他那样子,眼角直抽,最后在许仙的眼神示意下跟了上去。

    桐绫和小青都上了楼,因为今日“普济观”吕祖延诞的缘故,这个点估计正热闹着,自然没人来保安堂reads;何以许情深。许仙无事便又坐回到椅子上继续看先前未看完的医书。

    许仙虽以行医千年,然学习无止境,医书中的奥妙必要字字品位,细细斟酌才行。前人的智慧结晶,后人的总结归纳,只有看的越多,才能掌握得更多,灵活转换便可成为强有力的武器和筹码。

    只不过这会儿,许仙的双眼虽紧盯着医书,然而心却有些开岔。原因与他,白素贞去扔王.道灵,算一算时间,以白素贞的速度,现在应该早就扔完王.道灵回来了,结果现在却不见人影。

    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许仙想着,思绪终是飘远了,眼前的医书未看进些许。尽管不想承认,对白素贞,他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的。

    将医书放在一旁,许仙正准备起身,门外突然响起一道细微的脚步声,他抬头看过去,黑山笑眼弯弯的走了进来。

    见来者不是白素贞,许仙的神色瞬间冷了几分。

    黑山见状,也不在意,像是早已经预料到许仙会是这样的态度般。他挑了挑眉,薄唇轻启,吐气如兰:“许大夫,好久不见呀——”最后的尾音他故意托的很长,‘许大夫’三个字被他喊出来,千回百转,软如棉絮,平白多了几分暧.昧。

    许仙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随即站起身拿起一旁的医书将其放回原处,完全没有要

    搭理黑山的意思。

    黑山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许大夫,我们难得见面,怎么不说话?”

    许仙眼皮轻抬一下,他问:“伤好了?”

    黑山抿唇一笑:“还没……”他轻轻抚上自己的胸口:“这里现在可还是有些疼的……”

    “是吗——”许仙冷笑,“看来这次药效应该再加重点。”

    “这次……”黑山低声喃呢,似想到了什么,凤眼一挑:“这次可不行,再中一次招,我可就会错过一番好戏。”

    黑山说这话时,神情十分的愉悦,带着几分笃定的神色,像是所有的事不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

    许仙眉头微蹙:“什么好戏?”

    黑山眼睛半眯,身体凑向许仙,嘟起嘴道:“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这话如果是一个男人对女人说,可谓是赤.裸裸的调戏了。然许仙并非寻常之人,黑山言语轻浮,多听几次他也就免疫了。

    “你很烦。”这三个字,许仙说的很轻,他看向黑山,毫不掩饰眼里的厌恶。

    黑山身体一怔,不过很快,他就捂着脸低声笑起来,最开始还有刻意的压抑,随后笑声越来越大,笑得越来越放肆,笑得双肩都在微微抖动。

    许仙看不见黑山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的笑声诡异又古怪,神经质一般,喜悦中又夹杂着一丝悲凉和癫狂。

    疯子。

    许仙紧抿着唇,冷眼看着黑山。

    黑山缓缓放下手,对上许仙那毫无温度的目光,那目光中不加掩饰的厌恶能把生生灼伤reads;古穿今之巫神。一瞬间,心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这种感觉,比真的中了毒还要让他难受万分。

    这时,桐绫突然从楼上跳了下来,他站在许仙身边,一脸戒备的看着黑山。他原本在楼上房间与青公子喝酒,女儿红酒劲大,青公子没喝几杯就醉了,后来听到黑山的笑声,怕青公子酒后胡言乱语,他打晕了青公子就立刻跑了出来。

    这会儿白公子不在,他可不能让这个黑山老妖钻了空子。

    黑山的脸色在看到桐绫后,彻底阴沉了下来,他不屑的扫了一眼桐绫,以上位者独有的傲气说道:“蝼蚁之辈。”

    桐绫冷哼:“我是不是蝼蚁不是你说了算。”

    “哦?”黑山突然一笑,脸上的阴沉在此刻瞬间消失,他眼睛半眯,纤细苍白的手指挽起垂落下来的一缕碎发,黑色的指甲与发丝交缠在一起,带着一股病态堕落的美感。他看了许仙一眼,又把目光转回到桐绫身上,手指轻轻卷动着发丝,不急不慢的说道:“难不成是白素贞那条蛇说了算?倒是个忠心护主的狗——”

    “你!”桐绫气的说不出话来。

    黑山嗤笑一声,继续道:“你以为白素贞有多好?蛇的冰冷是透到骨子里的,白素贞自私又薄情,而你只不过是他的一条狗,任由他……”

    “够了!”许仙打断黑山。

    许仙这一出声,非凡没有起到制止的作用,反而像是一个导火线一般,瞬间将黑山的怒火引燃了:“怎么!还不让说?即使是一条白素贞身边的狗你都这么维护?白素贞有什么好!你以为他爱你?你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很特别?错了!无论是谁救了他,他都会以身相许!无论那副躯壳里住的是谁!他嫁给你不过是别有用心,利用你达成目的飞天成仙!你不过是他的垫脚石,用完就被踹到一边!”

    黑山此时就像一头丧失理智的豹子,嗷嗷怒叫着,狰狞而癫狂,毫不留情的说出了许仙心里刻意忽视的那一耦。

    许仙眉头一皱,语气里透着几分愠怒:“你说够了没有?”

    “没有!”黑山微抬起头,露出漂亮秀气的锁骨,他下巴昂着,显示出倔强又固执的弧度:“那条蛇妖对你一直都是虚情假意!他利用你的感情达到自己的目的,比起我,他才是最残忍自私的那一个!”说到这,黑山却又突然笑了:“其实你是知道的吧,知道他的目的,你这么冷漠的一个人,看似温和却是最残忍的,你除了自己谁都不信,又怎么可能会真心相信他呢?”黑山的语气很轻,像是对许仙说,更多的却又像是对自己说。

    许仙的双眸似泛着一层黑雾,他看着黑山,目光变得出奇的平静:“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

    “你问我想做什么?”黑山低低的笑着,他理了理衣帽,与刚刚歇斯底里的家伙判若两人:“你这么聪明,不如自己猜猜看——”

    桐绫被黑山这前后的情绪变化惊的微愣,他先前被这老妖的言语激怒,现下已经冷静下来。

    这个黑山老妖,果然是与传闻中一样,性格阴晴不定。桐绫正想着,许仙却突然上前一把掐住了黑山的脖子:“白素贞在哪里?”

    许仙的声音冷得惊人,他眼里第一次浮现出强烈的杀意,凶狠到让人从脊椎里窜起战栗的寒意。

    脖子被狠狠地掐住,黑山只觉呼吸越来越不顺畅,心脏仿佛被穷凶极恶的挤压揉碾,直至化作一滩淋漓粘稠的血泥reads;画地成婚,再遇首席总裁。他的额头泛起一层薄薄的细汗,每说一个字,都及其的困难:“呵……你……急什么……他马上……就会……回来……”

    黑山最后一个音刚落,白素贞就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衣服带着些许的褶皱,脚步微顿,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他捂着胸口微微喘气,呼吸略显凌乱,显然是急着赶回来。他看到黑山,先是一惊,随即眼里闪过一抹了然。

    许仙见到白素贞,直接将黑山甩开,几步上前扶住白素贞:“你的脚怎么回事?”

    对上许仙略带担忧的目光,白素贞勾了勾唇角,柔声回道:“遇上了一点麻烦,小伤。”

    闻言,许仙紧抿着唇,二话不说,直接横抱起白素贞,动作温柔的将他放到椅子上坐好:“我看看。”说着,便蹲下身掀开白素贞的衣服下摆。

    黑山被许仙毫不留情的甩在一边,由于惯性差点摔跤,他平复好情绪,此刻反而异常的安静,他双手抱肩,别有深意的看着许仙给白素贞检查伤口。

    白素贞的脚踝处的皮肤被割伤了一大块,血肉粘糊,上面还冒着一股黑色毒气,这显然是妖怪所伤。许仙记得白素贞自身的愈合能力十分强大,此时这样,若非伤的很重,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王.道灵根本不是白素贞的对手,白素贞现在这样,定然是黑山搞的鬼,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被黑山当枪使的家伙到底是谁。

    不过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许仙的嘴唇紧绷着,眼神冷的吓人,他对桐绫说道:“把柜子最下方的药拿出来。”

    许仙话刚落,从白素贞进来后就一直沉默的黑山,这时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去了之后,有些事情你自然就会知道。”

    黑山话落,白素贞的身体一怔,他垂眸看向许仙,双目紧紧的盯着许仙看,不放过许仙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黑山见状,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勾唇一笑,继续说道:“你现在可以跟着我去那个地方,当然……”黑山刻意停了一下,看了白素贞一眼,才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待在这里给这条蛇妖上药。”

    由于许仙背对这黑山,所以黑山并不能看到许仙的表情,然白素贞和许仙面对着面,许仙眼中那一瞬间的迟疑他却是看的真切。白素贞的心轻颤了一下,双手放在腿上无意识的捏紧。

    桐绫的呼吸不自觉的扼紧,只余下风摇曳着窗户发出的细微晃动声。

    白素贞的皮肤原本就白皙,此时由于受伤的缘故,更显苍白,冰冷没有丝毫的的血色,犹如精致易碎的瓷娃娃。他的眼里含着期翼,甚至还带着一丝祈求,那眼神仿佛把许仙当成了唯一的浮木,倔强的让人心惊,却又脆弱的可怜。

    许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素贞,他看了很久很久,才慢慢闭上眼睛,说:“桐绫你来上药。”下一秒,便站起了身。

    从许仙将眼睛闭上的那一刻,白素贞的脸色就开始变得惨白,他想要站起身却因为用力过猛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看着许仙转身,看着许仙跟着黑山往外走,白素贞只觉得自己仿佛被刀子搅动一般剧痛无比,渐渐却因为心的寒冷而变得麻木,最后连一点痛都感觉不到。只有脚踝处的血不停的流不停的流,仿佛骨髓里都透着嗖嗖的冷风。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