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23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23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白素贞说的庭院离吴家巷不算太远,也就是隔着两条街的距离。

    许仙看着面前明显翻新过后的茶楼和庭院,不得不感叹法术有时候真的是很神奇和方便。

    “进去吧。”白素贞的神情十分愉悦。

    许仙进去的时候,小青恰好从楼梯口下来,小厮桐绫紧跟在他身后,两人的手里都抱着一副巨大的画像,画像的四方边沿用最好的紫檀木包围雕刻而成。由于画像正面朝着小青自己,许仙只能看到画像背面水墨丹青般星星点点的痕迹。

    小青看到许仙,先是一惊,随后下意识的将画像往怀里挪了挪。他的目光左右漂移了一会儿,有些心虚的干笑道:“姐夫,你回来了…”

    许仙眼睛一眯,他原本对小青怀中的画像不怎么感兴趣,现在见对方刻意的掩饰动作,反而勾起了他一丝好奇。

    “上面画了什么?”

    “啊…哈哈…没什么…”小青用余光偷偷瞟了自家大哥一眼。

    “是吗……”许仙勾了勾唇,抬脚便打算往楼梯上走,这时,白素贞突然出声道:“一个人的像。”

    许仙脚步一顿,他转身看向白素贞,静默了几秒后,试探性的开口道:“我的?”

    “嗯。”白素贞轻点了一下头。

    许仙一听,眼里浮现起一抹情绪,转瞬即逝:“给我看看吧。”他对小青说道。

    小青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说道,“这是我大哥之前画的……”说完,他将画像转了一圈靠着墙壁放下,正面朝着许仙。

    “我上去看还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地方。”小青说着,用眼神示意桐绫将手中的画像也放下。

    许仙的目光落在第一幅画上。

    白色的画卷上,水墨细笔勾勒出淅淅沥沥的雨滴,一身蓝衣的男子撑着油纸伞缓步行走在雨中,只是一个背影,透过画卷却仿佛将男子身上的冷漠和疏离刻画了出来。

    这是……

    许仙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这是他从船上刚下来的那会儿。

    白素贞的双目也盯着画像,他眼神柔和,缓缓说道:“我们第二次正式见面,在船蓬里,你和我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

    闻言,许仙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画中的绵绵细雨:“那场雨是你故意让它下的?”明明是疑问句,语气里却透着绝对的肯定。

    白素贞轻“嗯”了一声。

    “为什么?”许仙垂眸,看着白素贞的眼睛,那锐利的视线就像是要洞穿白素贞的内心,将之看的一清二楚。

    白素贞毫不避讳的对上许仙的目光,他的眼睛明亮,黑白而分明:“你知道的。”

    许仙动了动嘴唇,却终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而是把目光转到第二幅画卷上。

    画上仍旧是一身蓝衣的青年,只不过背景却从细雨街道变成了庆余堂的药铺。相比于第一幅图,这幅图笔墨更加浓厚,一比一划像是被精心描绘过一般,将青年侧脸的轮廓完美的勾勒出来。

    画中的青年微微低头,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一副药方单子,睫毛在眼帘处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几分俊逸,几分柔和写意。

    白素贞道:“那天我在庆余堂对面的茶楼坐了一下午,”也看了你一下午。后面的一句话白素贞没有说出来。

    许仙想起白素贞那个时候突然走到自己面前说要以身相许的场景。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呢,除了有一丝恼怒,更多的却是无奈吧。

    “这些类似的画还有很多?”许仙问道。

    “很多。”白素贞回答的很干脆。

    许仙挑了挑眉,突然勾唇一笑:“作为画中的人物,我想我有权利去看看。”

    白素贞沉默了半秒后,薄唇轻启:“好”

    跟着白素贞进了另一个房间,许仙这才算是知道了对方会回答“很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他原本以为最多不过十几幅,却没想到足有四十平米大的房间里,墙上挂的全是他的画像,画中的他或站着,或坐着,或神情淡漠,或勾唇浅笑。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背景,几乎将他生活的点滴全部用书画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许仙的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按照正常人的反应来看,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惊讶多一点还是惊吓多一点。

    如果白素贞生活在现代,有相机这种工具,毫无疑问的他会是一个虔诚的拍照狂徒。

    将上百幅画快速扫了一遍,许仙双手抱肩,好整以暇的看着白素贞:“你让我看这些,不怕我一个不高兴将画全毁了?”毕竟白素贞这种行为不再只是单纯的欣赏某个人,而是已经涉及到个人的*方面。

    “怕。”白素贞张了张口,嘴唇抖动了几下又迅速地抿在了一起,眼睛里堆砌起一层宛如霞光的亮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说道:“所以我在赌。”

    他抬起下巴,露出白皙漂亮的锁骨,脖颈微微扬着,显出一段清瘦挺拔又有些刚硬的弧度:“事实证明,我赌对了。”因为此时的许仙,眼神里不但没有一丝的不悦和恼怒,反而带着淡淡浅浅的笑意。

    “画这些画应该费了你不少时间吧——”

    白素贞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换了一种说法道:“作画的时间过的很快。”

    许仙乐了:“所以你平时的时间全部浪费在这些画上了。”

    “我只是想把美好的记忆保留下来,而这些记忆,光靠脑子储存起来是不够的。”白素贞说的很慢,他的手放在画框边沿上轻轻滑动,动作温柔而小心,宛如对待一个稀世珍宝般:“原本我是不打算让你看到的这些画的。”

    闻言,许仙的眉微微挑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带我来这里?”

    “因为我想让你了解我,”白素贞抚摸画框边沿的手一停:“我想让你知道……我很在意你。”最后一句话白素贞说的很轻,几乎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如果不是许仙的听力异于常人,怕是要漏听这细微如蚊的声音。

    许仙动了动嘴唇,突然不说话了。白素贞有时候太过直白的话语反而让他有些无法招架。明明身上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清冷气质,说出的话却丝毫不亚于情话。

    从他这个角度来看,白素贞的脸颊有些消瘦,但是却更显得面部线条鲜明优美,从鼻梁到嘴唇的线条找不出半点瑕疵,就仿佛一尊苍白精致的大理石雕塑。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房间里只有彼此交错而隐约的呼吸。

    这时,门突然开了,“咔”的一声打破了房间内静谧的气氛,小青和桐绫抱着之前的两幅画走了进来。

    看到房间里的许仙和白素贞,小青愣了一下,随后猛地反应过来,“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

    白素贞没有说话,许仙也没有说话。

    小青看了看许仙,又看了看白素贞,他轻咳一声,连忙招呼桐绫也将画放下。随后摸了摸鼻头讪讪一笑:“我只是把画放进来,你们继续……继续……”说着便又把门关上了。

    “啪”的一声之后,屋子里又从回到刚才的安静,最后还是许仙率先打破了沉默,“知道以身相许的真正含义吗?”

    白素贞动了动嘴唇,正准备说话时许仙又道:“先别急着回答,如果你只是为了能位列仙班,何必做出如此牺牲。”

    “没有牺牲这种说法!”白素贞语气里难得透着一丝焦急。

    闻言,许仙却突然一笑,只不过笑意却不达眼底:“我在想,是不是无论是谁曾经救了你,你都会为了报恩选择以身相许。”

    “不是的!”白素贞急忙否定,“我……”

    “算了。”许仙打断他,“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用在意。”许仙说完,揉了揉太阳穴,他觉得自己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不正常。

    “我先出去了。”留下这句话后,许仙没有再看白素贞,而是直接出了房间。问出那些问题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太不正常了。

    “姐夫你怎么出来了?”小青扬起脖子朝屋内望了望。

    许仙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书房在哪里?”

    “楼上左边的第一间。”

    许仙进去书房没多久,白素贞也走了进来。许仙执笔给许娇容写信的时候,白素贞就站在一旁磨墨,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对于之前的话题闭口不谈,彼此心照不宣。

    等许仙从写完书信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素贞去了厨房,小青则用法术将庭院又改造了一下,院子不算太大,四周也只种了几株花草,尽管如此,花的香味却很浓厚,香气随着细微的风飘散在空气中,十分醉人。

    晚饭是白素贞做的,相比于之前,这次明显进步了许多,饭后许仙很自然的拿起碗便要去洗,结果被桐绫拦了下来:“许公子,还是我来洗吧。”

    “不用。”许仙摇了摇头。

    桐绫看了白素贞一眼,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不太好吧……”

    许仙轻笑一声,反问道:“或许你觉得我们在这里继续僵持会很好?”

    桐绫动了动嘴唇:“好吧。”

    “对了…”许仙看向白素贞:“明天我来做饭。”说完便转身进了厨房。

    白素贞看着许仙的背影,嘴角微微荡开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由于许仙现在没有在南来镇,再加上房间数量足够,事以,晚上的时候许仙和白素贞并没有睡在一间房里。许仙睡在楼上右边的第一间,白素贞的房间则在他的房间旁边。

    月朗星稀,苏州是出了名的山水秀丽之地,夜晚皎洁的月光穿过香樟树梢散在地上,月桂的芬香飘飘洒洒的融入于夜的月色里。

    许仙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看着窗外的月亮,回想起房间里的那一幅幅画,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或许从他来到这姑苏胥江的那一刻开始,很多东西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改变。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许仙便背着药篓上山采药草。

    开一家药铺说来简单,实则需要准备的东西却要很多。白素贞将废旧的茶楼改成了药铺,但是开药铺需要各种药材,去山上采野生的药草可以节约一部分的成本。

    至于山上没有的那些需要由人工培育的药材,许仙就把自己存下来的钱交给白素贞,让他帮忙去专门的药材种植户那里买现成的药材以及一些药材种子回来。

    小青则留下来和桐绫一起装饰药铺店面。白素贞回来的时候,许仙还没有回来,他先把现成的药材按照名称分类装好,然后抱着装有药材种子的袋子往庭院走。

    到了院子里,白素贞将袋子放在地上,小青也跟了过来,他手里还端了一盘桂花糕。

    小青拿起一块桂花糕吃着,含含糊糊的说道“大哥,这桂花糕味道不错,你也尝尝吧。”

    “你自己吃,我还有事。”白素贞利落的挽起衣袖,手里瞬间变出一个铲锹,一边说着,一边握着铲锹就开始挖土。

    “直接用法术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要自己亲自动手?”小青颇为不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大哥做这种事。

    “这些药材种子的味道很好闻,你不觉得它们与许仙身上的中药香很相像吗?”

    白素贞难得说出这么长的话,他话一出口,小青嘴里的桂花糕直接一口喷了出来:“咳咳…我说大哥你…咳咳…你该不会是中了姐夫的毒走火入魔了吧!”

    闻言,白素贞沉默了几秒,随后摇了摇头,道:“小青,你不懂。”

    小青顿时一脸便秘的表情:“得,我是不懂,”他瞟了一眼袋子里的中药材种子,又看了看白素贞用铲锹挖开的泥土:“反正我现在没有闻到什么中药香,嗯,泥土味倒是很浓的!”

    由于白素贞是第一次用铲锹,他的动作十分生疏,甚至可以说是笨拙,灰黑的泥土粘在他白色的衣服上,这画面实在算不上好看。

    小青一脸的嫌弃:“大哥,你慢慢挖,我先出去了。”小青说完,从盘子里又拿了一块桂花糕喂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走出了院子,桂花糕的碎屑掉了一地。

    小青刚从院子里出来,许仙就采完药材回来了,两人的目光恰好撞上。想到自家大哥在院子里说的话,小青下意识的来回打量了一下许仙,末了还不忘靠近一点,用鼻子使劲嗅了嗅。

    许仙的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你在干什么?”

    “闻味道呀!”小青又往前走了几步,再次用鼻子嗅了嗅,小声嘀咕道:“确实有药香味。”

    闻言,许仙顿了一下,突然将药篓放到小青面前。

    小青低头看向药篓,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许仙说道:“刚采的新鲜药材,既然你喜欢就闻个够吧。”

    小青一愣,反应过来后,张开嘴刚要解释,许仙又道:“你大哥回来没有?”

    “回来了。”小青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现在在哪里?”

    “院子里,”小青突然贼兮兮的一笑,眨巴着眼睛怂恿道:“姐夫你快过去吧。”

    许仙挑了挑眉,随即向庭院走去。刚到院子,入目的便是白素贞手握铲锹费力挖土的画面。

    白素贞的身上东一处西一处的沾着泥土,白色的衣服几乎快被泥土染成了另一种颜色。他看到许仙,动作微微一顿,“现成的药材我已经按类型放好了。”

    “嗯,”许仙的眼里浮现起一丝笑意,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药材种子,调侃道:“我以为你会选择直接用法术。”

    “我想亲自种下它们。”白素贞说完,握着铲锹继续铲下一个坑。

    或许是因为许仙在旁边看着的原因,白素贞一个不小心,手一抖,泥土直接湛到了自己的脸上。

    白素贞下意识的用手背抹了一下,却由于手上也沾上了泥土,结果脸被抹的更花了。

    许仙见状,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听到许仙的笑声,白素贞顿时一脸窘迫,耳根处也开始发热变红。

    许仙走到白素贞身边,扯出白素贞腰间的手帕,替他擦拭脸上的泥土。许仙的动作并不算太温柔,一下一下,却十分的细致小心。

    由于两人靠的很近,白素贞很容易就闻到了许仙身上淡淡的药草香,两人身高相仿,他微微抬头,彼此的呼吸便交错在一起,温热且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暧.昧。

    “闭上眼睛。”许仙的声音很有磁性,白素贞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神情十分惬意。

    许仙一点一点将白素贞眼角的泥灰擦掉,白素贞的睫毛很翘,像一把小刷子一样轻轻煽动,他五官精致,脸只比许仙的巴掌大一点,此时闭着眼的样子像一个苍白易碎的瓷娃娃。

    白素贞突然睁开眼睛,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许仙,他看到许仙垂下眸极短暂地凝视他,一秒钟,幽黑的眼眸,在那个瞬间光华璨亮,然而那目光转瞬即逝。

    白素贞轻轻一笑,像是发现某个秘密的小孩子般,眼里闪过一抹狡狭。

    许仙将手帕还给白素贞,随后又从白素贞手里拿过铲锹:“铲锹应该这样用,”他一边说着,一边坐着示范动作。

    白素贞仔细看了一遍许仙的动作,用法术又变了一个铲锹按照许仙所说的那样做。

    “对,就是这样……脚放在边沿用力,尽量让铲锹往下……”

    小青站在楼上,身体前倾半靠着窗口,从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后方的庭院,整个院子里的情况一览无遗。他手里还端着之前那盘桂花糕,正一边看着许仙和白素贞的互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时不时的点一下头。

    桐绫走上楼,看到小青手里的桂花糕,颇为惊讶道:“青公子你这盘桂花糕也吃的太久了吧!”

    “嘘,小声点。”小青空出一只手,对着桐绫比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又将目光移向了窗外。

    桐绫见状,顿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青公子你在看什么呀?”他走到小青后面,掂着脚尖想要越过小青的身体往下看,无奈却因为身高太矮,最后只好挤在小青的身边,两人并排的朝下方看去。

    白素贞握着铲锹有模有样的学着,动作比照之前已经熟练了许多。

    “手腕再向下移一点,”许仙纠正白素贞的动作:“脚稍微再用一点力。”

    许仙的声音不大,轻轻浅浅的呼吸吐出似有若无的热气,一点一点的从白素贞的脖颈一路攀爬上脸庞。

    白素贞脚下一用力,泥土再次不听话的四处飞湛,这次,不只是白素贞自己,就连站在他身旁的许仙也没能幸免,两人的衣服上都黏上了泥土。

    白素贞和许仙彼此都还没什么反应,站在上方偷看的小青倒是“噗”的一下笑出声来,捂着肚子笑得合不拢嘴。

    桐绫也看到了许仙和白素贞在下方发生的事,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笑的地方。看着笑得前俯后仰的小青,桐绫好心提醒道:“青公子,你可别笑的摔下去了。”

    闻言小青将目光转向桐绫,见桐绫一副迷茫的样子,他拍了拍桐绫的脸颊,一副智者传道授业的样子,学着白素贞的语调说道:“桐绫呀,你不懂。”

    他说完后,自己也觉得好笑,顿时笑得更欢了。桐绫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脱离小青的魔爪。

    小青本来就没有隐藏身形,再加上许仙和白素贞早就知道他在上面偷看,事以,他此时的笑声等于放大了几倍的效果。

    许仙看到白素贞在小青的笑声中变得越发尴尬的脸,嘴角一弯,突然就笑了。

    白素贞眨了眨眼睛,看着同自己一样一身泥土的许仙,随即也跟着笑了。

    薄薄的太阳光圈隐约照在许仙和白素贞的脸上,这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长。

    等把所有药材种子种植进土里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明天一早药铺就可以开张了!”小青显得很兴奋,眼角眉梢间的笑意怎么也抹不去。

    桐绫有些好奇的问道:“许公子,药材铺子要取什么名字?”

    许仙道:“还没想好。”他看向白素贞,意思不言而喻。

    小青问白素贞:“大哥你呢?”

    白素贞垂眸,思考了几秒后,开口道:“保安堂。”

    小青一听,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果然他不该期待自家大哥取的名字:“大哥你就不能取一个特别的名字吗,你看这胥江驿都有多少个保安堂了!”

    白素贞动了动嘴唇,突然不说话了,取名字这种事他确实不是很擅长。

    许仙看了白素贞一眼,轻轻笑道:“就这个吧,叫保安堂其实也不错。”这个时代并没有如同现代那样严格的版权制度,即使取同样的名字也不会怎么样。

    名字敲定了,药铺也装饰了,药材也已经准备齐全了,剩下的就只等着开张。

    许仙他们现在所住的地方虽然不是胥江最热闹的地段,但是人来人往的,路过的行人也颇多。许仙并不想把事情搞得太过浓重,所以也没有像其他铺子那样,开张的时候爆上一节鞭炮,图个开门喜庆。

    许仙毕竟是初来胥江,这里的人自然也也都不认识他。更何况,药铺这种地方不比一般的首饰服侍店,一般人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也不会在药铺新开张的时候去凑个热闹。

    半天下来,门庭冷清,没有一个人进来保安堂看病就医。

    小青一手撑着柜台,一只手拿着鸡毛掸子颇为无聊的扫着,他轻轻叹一口气,眼神瞟向右方。

    许仙坐在右边的凳子上,双腿交叉,明明动作十分随意却透着一股优雅。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很认真的看着,修长的手时不时的翻阅书页。白素贞坐在许仙身边的位置,他的手里同样也拿着一本书,不过他的目光却一直放在许仙身上,柔和且带着淡淡的暖意,手里的书一直停留在第一页,很久都没有翻过。

    小青顿时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啧啧几声后移开了目光,一副非礼勿视的表情。

    几人之中,反而是桐绫最为积极,他站在门口,左瞧瞧右看看,只要瞧见一个看得上眼的人就拉着对方热情的介绍保安堂。这么一来二往,还真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几个人年龄看起来都不大,三十来岁的样子,全是男性,他们个个捂着肚子哀叫着,痛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其中一个人咬着牙关喊道:“大夫快帮我看看我这肚子为什么这么疼,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这人一说完,其他人也连忙附着。

    这么多人同时肚子疼,其原因就耐人寻味了。许仙将书放在一旁,起身正要问具体原因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一群人纷纷路过保安堂朝另一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茅山道士王半仙,神药制百病呀!”

    桐绫拦住其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呀,你们可别被骗了!”

    “这可是真的!我内弟今早肚子疼就是吃那神药好的,怎么可能被骗呀!”那人一把挥开桐绫的手,“你别拉着我,我还要去多买点神药!再晚点就没有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原本在保安堂的这几个人一听,顿时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直接转身跟着说话的那人去寻灵药了!

    小青一把将鸡毛掸子扔在柜台,走到门口朝众人所跑的方向看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一群人同时肚子疼,紧接着又出来一个所谓的神仙,这么明显的骗局既然还有这么多的人相信:“这些人都是不长脑子吗!”小青的语气里透着一丝鄙夷。

    桐绫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这里的人普遍相信灵魂鬼神之说。肚子无缘无故的痛,大夫医治不了,而这时恰好又来了一个自称半仙的茅山道士,不管是出于一种从众心里还是其他原因,大伙儿都愿意去试一试。更何况,这个世界也确实有神仙妖怪之类的存在。

    白素贞眼睛一眯,对许仙道:“我去看看。”

    许仙点了点头。

    “我也要去看!”小青摩挲着手掌,兴致勃勃:“我到要看看那什么王半仙到底是一个什么鬼东西。”,说完便跟着白素贞出了保安堂。

    白素贞和小青前脚刚走了没多久,后脚就有一群官奴走进保安堂。

    许仙虽然不认得这些官奴,但他们身上的衣服却是他见过的。两天前他刚到胥江驿那会儿去吴家巷找吴人杰的时候,那些官奴就穿着类似的衣服。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些官奴与那天的官奴相比,他们的腰带是黑色的,且要粗糙许多。

    他记得那个红衣少年叫虞笙,这些人应该就是虞笙派来的,日子比他所预料的还要早一天。

    这些官奴在许仙和桐绫身上看了看,随后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官奴头子的人走到许仙面前,口气不太好的问道:“你就是许仙?”他的语气十分的傲慢,昂起脖子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

    许仙瞟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有事?”

    “我们家少爷说了,让你过去给他医治,”这个官奴一脸的高高在上:“如果你治好了我们家少爷,少爷定会重重赏你!”

    “你们家少爷是谁?”

    许仙话落,官奴的眼里顿时浮现起浓浓的鄙夷,“你连我家少爷都不知道,果然是个乡下人,一副穷酸样,上不了台面!也不知道少爷是怎么了,这么多大夫不请,偏要来这找……”后面一句官奴说的很小声,几乎是抱怨的嘀咕着。

    许仙眼神一眯,看样子这个官奴并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也不知道虞笙找他的真正原因。虞笙身上的红斑瞒不住多久,已经过去了两天但这些官奴却还是不知道,只能说明一点,这些官奴的地位不高,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低,低到连与虞笙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虞笙大概是对他并么有抱太大期望,只是让身边某个说的上话的人随便派些官奴找他过去。

    心思转念间,许仙不疾不徐的说道:“乡下之人,医道尚浅,恐怕无法医治你家少爷。”

    这话算是回绝了,官奴头一听,气的胡子一瞪,指着许仙吼道:“你别不知好歹!也不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是给我们家少爷医治好了,名利钱财要什么没有?”

    许仙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对桐绫说道:“把他们‘请’出去。”他特意加重了请这个字。

    “好的,公子。”桐绫甜甜一笑,摩挲着手掌向说话的官奴头走去,他早就手痒了,这些狗奴才太欠收拾了!

    “你!”官奴头一惊,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桐绫,对方眼中的凶狠让他打了一个机灵。“还愣着干什么?全部都给我上!”他回头对身后的官奴吼道。

    桐绫冷笑一声,瞬间迎了上去。桐绫的力气十分的大,他一脚踢飞一个官奴,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这些官奴全部被踢飞到屋外的道路上,鼻青脸肿,个个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许仙背靠着门檐,一脸淡漠的看着这些官奴在地上嚎叫:“做的不错。”他对桐绫说道。

    “多谢公子夸奖。”桐绫眉眼一弯。

    几个官奴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画面很快就吸引了过路人的围观,毕竟一般都是普通百姓被官奴打,如今双方的角色调换过来,这种情况确实不多。

    官奴头气的满脸涨红,手上青筋暴起,被一群平日里自己最瞧不起的人指指点点,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心一横,咬着牙关忍着剧痛努力站起身。

    几个官奴到保安堂闹出这么一出,一群人又在围观,动静并不算小,小青原本和白素贞一起,听到动静后白素贞让小青先回保安堂看看。

    小青刚回来恰好看到官奴头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的一幕,他眉头一皱,一脚踢向官奴头,官奴头直接以抛物线的距离飞过倒在地上的障碍物们。

    “既然有胆子到我们保安堂闹事!找死!”小青冷哼。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