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20章 蠢蠢欲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20章 蠢蠢欲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官差头见状,侧头朝着许仙先前所看的方向看过去,除了高大苍翠的树木和野花草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许大夫,等过了这段山路,就能看到苏州城道了。”

    许仙点了点,抬脚走在了前面,官差头和其他两个官差紧随着跟了上去。

    一直到他们的背影变得越来越远,郝江化先前所看的方向处,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出现一百一青两抹身影。

    小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轻呼一口气:“好险好险,刚刚差点就被姐夫发现了,还好我们躲得快!”

    “他知道。”白素贞忽然来了一句。

    “什么?”小青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发现了我们。”

    小青愣了愣神,随即笑道:“我还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小青语气里透露出一丝崇拜:“不愧为我的姐夫!”

    他随即又问:“我们还要继续跟着姐夫他们吗?”

    “不用了,”白素贞回想到许仙先前不经意间扫向他和小青藏身处的眼神,沉吟了片刻后,道:“他不需要我们跟着保护他的安全。”

    白素贞望着许仙已经消失的背影,缓缓说道:“我们先到胥江驿等他来。”

    苏州是繁华的大城,胥江驿更是处处透着小桥水巷的清风徐缓之美。小贩吆喝着自己摊前的精美饰品,妙龄的少女以及成熟的美妇三三两两的挽着手低声讨论着价钱。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俨然一副热闹非凡的场面。

    进了城之后,官差头很快找到了胥江驿丞郝江化。郝江化看起来约摸四十来岁,身材瘦小,前额略凸,嘴上留了八字胡,他看到官差头和许仙等人,含着笑上前相迎。

    官差头对他说道:“这是我们李头儿的内弟,叫许仙,不小心被案子牵连了,所以到这地方来了,请你以后多担待一点。”

    “应该的。”郝江化笑着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许仙几眼:“这位许相公当真是长得一表人才。”

    许仙轻轻笑了笑算作回应,官差头继续道:“许仙精通医道,是个大夫,在南来镇庆余堂药铺给人看病。”他说完,轻轻拍了拍郝江化的肩,“麻烦了,我先走了。”

    郝江化是一个热情之人,颇有几分自来熟的性格,官差头走后,郝江化便直接讯问许仙:“许相公呀,你在这苏州胥江驿可有什么亲戚?”

    “没有,”许仙缓缓说道:“庆余堂的王掌柜在这儿有个朋友,还有一封信托我交给那位朋友。”

    郝江化闻言,笑意更浓了,他拍着胸脯道:“吴家巷我知道,就在胥门附近不远处,我带你去送信去。”

    吴家巷在胥江驿算是数一数二的热闹街道,可谓是人山人海。

    郝江化本来长得就瘦小,个子也不高,和许仙相比,也就才到许仙的肩膀,此时他挤在一堆人群中,视线被挡住,差点就被淹没。

    不同于郝江化行走的如此费力,许仙整个人显得格外轻松,他身材挺拔修长,加之身上散发出的和煦气质,周围的行人下意识的都会给他留一些空间。

    不得不说,不管是在哪儿时代,对于长得好看的人,大家潜意识里总是多了一分照顾。

    许仙在现代的职业就是医生,对于各种药草味已经到了十分熟悉的程度。虽然此刻人来人往以至于挡住了道路两边的店铺,但只要顺着这一股药草味去找,就能找到济人堂。

    许仙见郝江化在一堆人群中费力穿梭的样子,便告诉他自己可以根据草药味一个人前去济人堂。

    郝江化想也没想就摇头,态度异常坚决:“这怎么行,我要陪你到济人堂我才放心。”

    郝江化刚说完,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声,一个浑身是血的乞丐撞开人群向许仙这边跑来,紧接着,一阵马蹄声尾随而来。

    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多岁的红衣少年,少年的五官虽未长开,然眉宇之间却透着一抹艳丽。

    少年看着前方不停逃跑的乞丐,眼里浮现起浓浓的戾气,他残忍一笑,猛地挥手甩出长鞭,鞭子一下缠住乞丐的脚踝,他用力一拉,乞丐猛地摔在地上,发出一道沉重的闷哼。

    许仙就站在乞丐半米远不到的地方,听到对方发出的闷哼,许仙朝他看了过去。乞丐衣着十分破烂,头发凌乱且浑身是血,大大小小的鞭痕交错在背上,内里的血肉都翻涌了出来。

    许仙注意到乞丐的后颈处以及手上都长了许多小红斑。尽管如此,如果不是眼力特别好,寻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种红斑。而这种红斑放在现代来看也就只是是荨麻疹,但在古代,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会将荨麻疹和天花归类到一起。

    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乞丐突然抬起了头,脏乱的头发基乎遮住了他整张脸,许仙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却能感觉到对方眼里强烈而滔天的怒火。

    乞丐的眼神扫过面前的每一个人,锐利而愤怒,最后目光与许仙在空气中交汇。

    这是一双很特别的眼睛,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即使被砍掉四脚,拔去獠牙,也仍旧没有半点的屈服,凶狠而具有攻击性。

    不错的眼神,许仙挑了挑眉,率先移开了目光。

    这时,红衣少年翻身跳下马,将乞丐拖到自己面前,少年身后的家奴顺势将乞丐压制住让他不能动弹。

    红衣少年一脚踩向乞丐的胸口,对上乞丐愤怒不甘的眼神,少年笑得嚣张而放肆:“你倒是跑呀?怎么不跑了?”

    这种场面在这显然十分常见,围观的百姓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不知红衣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大家此刻都突然禁了声,虽然见怪不怪,然大话却不敢多说一句。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弄脏了本少爷的衣服就想跑?”少年眼神轻蔑。

    乞丐不语,只是用力挣扎着,一双眼睛死盯着少年,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少年眼睛一眯,一脚踹向乞丐的脸,十分嚣张的说道:“怎么?你这狗东西还不服气?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

    少年还在说着,许仙却没有兴趣再继续观看这如同闹剧般的场面。权利等级,尊卑观念,贪官污吏占据了朝堂的百分之五十以上,这些人的后裔养尊处优肆意横行,强势的背景可以任他们为所欲为,而处于最底层的人却如猪猡刍狗。这是人心膨胀,虚伪繁荣里的缩影,如同世袭制一般恶性循环着,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一样。

    许仙并没有对这个乞丐有任何的同情,也完全没有要救他的意思。许仙用眼神示意郝江化可以走了,郝江化会意,立刻点了点,从他的眼神中许仙可以看出,对方很不想在这里多待。

    恰巧这时红衣少年不知说道了什么,突然看向围观的人群,少年的视线从这些围观的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一个让他觉得十分顺眼的男子,几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过来!”

    许仙轻飘飘的看了少年一眼,脚步一抬,却不是走向少年,而是绕过自己身边之人往外走。

    少年一怒,显然没有想到许仙会违抗自己的命令,扬手就像许仙抽去。

    许仙身形一动,迅速侧身,瞬间躲过了少年的鞭、子。虽然许仙躲了过鞭、子,然而站在他身旁的郝江化却不幸被牵连了,鞭子插过他的手腕。

    郝江化痛呼一声,许仙执起他的手看了看,还好伤的不重,只是划破了一点皮。

    少年和官奴的注意力此刻全部放在了许仙这边,趁着少年和官奴松懈的瞬间,原本被少年踩在地上的乞丐猛地一动,挣脱掉官奴的束缚,站起身用尽全力将少年扑倒,拳头狠狠砸向少年。

    大家发出一阵惊呼,官奴们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乞丐,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官奴头子的人将少年扶起,剩下的官奴使命踢着乞丐。

    乞丐原本就被鞭.子伤的很重,此时被一群五大三粗的官奴暴打,剧烈的咳嗽了一下,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

    少年捂着自己红肿的脸,愤怒的吼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或许是因为最初目光对视时许仙眼中那一瞬间的些许赞赏,又或是因为许仙并不畏惧少年且轻而易举的躲开了鞭.子。被官奴暴打的乞丐将目光投向了许仙,他的眼里带着不甘的怒火,更多的却是对生的强烈希望。他死死的盯着许仙,就如同落水的人狠狠抓住了唯一的浮木,无论身下的漩涡急剧飞旋,他也死拽着不放手。

    许仙眉微挑,随后突然一笑。

    这个乞丐,或许不该就这么死了。

    心思转念间,许仙指着已经快奄奄一息的乞丐,不疾不徐的对红衣少年说道:“他得了天花,我相信你知道这个病会传染。”

    许仙的声音并不算大,但由于大家都十分安静,事以他说的话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红衣少年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眼里浮现出惊恐,一旁打的正尽兴的官奴们听后也一脸恐惧。

    许仙很满意现在这个效果,他继续说道:“刚刚这个乞丐压在你身上,或许天花已经传染给了你,而你们……”许仙突然将目光转向官奴,视线定格在他们的身上:“你们先是用手牵制他,随后又用脚踢他,会不会也被传染?”

    许仙说完,众人皆是一惊,也没有在去思考许仙话中的真假,一股脑的全部散开,那离开的速度像是恨不得自己能飞一样,生怕也被传染了天花,这种东西令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几乎是几秒终的时间,除了被许仙震的甚未回神的郝江化,其他围观的人全部离开不见了身影。

    红衣少年紧皱眉头,脸色十分难看,虽然心里已经开始怀疑,表面却故意硬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

    闻言许仙却只是笑了笑,“不信你可以看他手背上的红斑。”

    红衣少年看到乞丐手背上的红斑,顿时面色一白,许仙扫了一圈官奴和红衣少年,漫不尽心的说道:“或许你们的手腕处现在也有了这种红斑。”

    少年几乎是颤抖的挽起衣袖,只见原本白皙光滑的手腕处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红斑,

    官奴们的手脚也同样长满了红斑。

    许仙眼睛微眯,对红衣少年道:“就在刚才这个乞丐还用拳头打了你的脸,你说你的脸等一会儿会不会也……”

    许仙故意没有说完剩下的话,红衣少年顿时惊恐的大叫一声。

    官奴们也吓坏了,牙齿都在打颤:“少……少爷,我们该……该怎么办……”

    “回去!”少年吼道:“对!回去,回去找大夫!”说着,他跳上马往来时的方向离开了。身后的官奴也纷纷跳上马,看也没看乞丐直接驾马跟了上去。

    乞丐看向许仙,眼里全是灰败的神色,他动了动嘴唇,几乎颤抖吐出几个字:“我…真的得了天花?”

    “没有。”许仙停了一下:“只是普通的红疹。”

    闻言,乞丐眼里一下浮现起巨大的光彩来,先前的死气瞬间褪去:“你是大夫?”他问,虽然是疑问句,但他的眼神却很肯定。

    许仙没有回答,只是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一个药瓶,“你背过去。”

    乞丐见状,瞬间懂了许仙的意思,他十分感谢的看了许仙一眼,随后背对着许仙。

    许仙将药粉抖落洒在乞丐的伤口上,乞丐闷哼一声,随后紧咬着牙忍着巨疼,他脸上全是黑色的灰泥,汗水顺着额头流下,粘着脏乱的头发,让他整个人宛如泥浆里出来的一般。一直到许仙说可以了,他才松开牙齿,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谢谢。”他看向许仙的眼里充满了感激。

    “等你彻底好了再说吧。”许仙将手中的药瓶放在乞丐面前:“这个还剩一点,你拿去将它涂在伤口处很快就会愈合,”许仙停了一下:“至于剩下还未处理的伤口,你只有自己去找草药止血。”

    许仙沉吟了几秒,随后又将可以消除红疹所需要的草药外形一一给对方描述了一遍。

    乞丐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许仙见状,挑了挑眉道:“这些草药基本都是野生的,山上可以找到。”

    至于对方能不能坚持到上山采药,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既然对生如此渴望,就不会轻易放弃。

    许仙最后看了乞丐一眼,随即直接转身对郝江化说道:“走吧。”

    郝江化点头,也看了一眼乞丐,小声嘀咕了一下后,抬脚跟上许仙的脚步。他知道许仙是大夫,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果然是年少有为呀!郝江化在心里感叹。

    乞丐握紧了手里的药瓶,望着许仙的背影,眼里奔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彩。

    而在乞丐后方的巷道里,黑山靠着墙轻轻笑着:“许仙…你还是太天真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