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19章 夫唱妇随?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19章 夫唱妇随?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捕快……”小青有些疑糊的看了许仙一眼:“好端端的怎么会来捕快呢,难道是来找姐夫的?”

    桐绫也看了许仙一眼,随即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找许公子的,他们个个身上都配着刀,表情看上去凶神恶煞的。”

    “凶神恶煞……”小青轻声喃呢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看向白素贞,神色有一丝紧张:“大哥,不会是因为那件事吧。”

    白素贞神情也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他垂眸沉吟,似在思考如何应对。

    许仙见状,表情若有所思,他把目光转向桐绫,问道:“我姐夫李公甫可在其中?”

    桐绫如实回答:“李公甫也在其中,他站在最后面,十分无奈又为难的样子。”

    闻言许仙不禁皱起了眉头,听桐绫的描述看样子门外的捕快是来抓人的。李公甫会来显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一个无可避免的程度,这也让他想起了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一个问题,白素贞送给许娇容的银子和红玉镯子到底是哪来的?虽然白素贞是妖,但许仙相信,他送给许娇容的东西绝对不会是用法术随便找个石头替变的,既然如此,那两锭银子又是哪来的?

    想到这,许仙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看向白素贞,神情难得严肃起来:“你们不会是偷了官银吧?”

    “我……”白素贞的话一下卡住了,事实上,他确实叫小青去拿过官银,被许仙这样看着,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到是小青在一旁连连呸了几声,义正言辞的纠正许仙:“什么叫偷?我们只是借用了一下!况且那些银子放在那里也是当摆设,我和大哥将它们拿去换一些食物给穷人怎么就不对了!再说了,我们这是……”

    “小青!”小青正说着起劲,突然被白素贞打断了,他动了动嘴唇,轻哼了一声,不再多言。

    “确实是我没有考虑周到。”白素贞看向许仙,他说的是没有考虑周到,并没有说是自己这样做是错的。潜意识里,白素贞相信许仙不是古板的人,他能理解自己。

    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许仙反而不怎么在意门外吵着要进来的捕快。他看着白素贞眼里希望得到自己肯定的期许眼神,眼角眉梢带着一丝笑意。怎么说了,白素贞确实是一个矛盾的人,或者说是矛盾的妖。

    有时候处事成熟老练,有时候做事又任性直白。就像这次官银的事,许仙也说不出白素贞到底是对是错。

    总之,出发点是好的吧。

    只是这偷取官银之事不是一般的案件,衙门那里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心思转念间,许仙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把门打开吧。”他对桐绫说道。

    刚说完,小青就道:“姐夫你给他们开门干什么?反正我们不开门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要是他们硬闯,我和大哥就小小施展一下法术装鬼把他们吓走就好了!”小青毕竟才修行了几百年,思想还不成熟,人情世故更是一概不懂,凡是只顾自己随性。

    白素贞不赞同的摇头:“小青,我们这样会让李公甫为难。”

    “那怎么办?难道由着他们来抓我们?”

    许仙缓缓道:“你将剩下的官银还回去。”

    小青有些不乐意了:“这拿都拿了,如果再还回去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白素贞道:“小青,许仙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们把官银悄悄放回原处。”

    许仙接过白素贞的话:“官银无故失踪并非一件小事,官银亏空太多,如果上面的人查下来牵扯的人也越多,事情处理起来就越麻烦。”

    小青眉头紧蹙,事到如今,他才意识到自己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道:“即使我把官银还回去,他们还是会抓我们呀!”

    闻言许仙却轻轻笑了笑:“你们先离开这里,剩下的事直接交给我就好了。”

    许仙这样说也并非逞一时之能,他有一番自己的考虑。

    门外的那些捕快之所以会来,应该是因为李公甫回家后从许娇容那里看到了白素贞给的银子,发现是失踪的官银后讯问许娇容来源,许娇容如实回答了银子的来处。事以,那些捕快应该是来抓白素贞和小青的,如果白素贞和小青消失,他们即使抓住他,最多也就是判他一个连带责任。

    只要大部分官银还回去了,按照这里的刑法他最多也就被是发配到其他地方。发配到其他地方,这对许仙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每个世界都有一个支点,都一个或人物或物品的东西推动着这个世界的流动,一切的剧情因它而发展。他最初以为自己不过是穿越到聊斋世界,附属于剧情人物的发展规律。后来他又发现,似乎冥冥之中南来镇会出现妖怪和自己有莫大的关联。

    他曾问过李公甫一些关于南来镇的邪门传说,虽然传说有妖怪却从没有发生过命案或者是灵异事件,妖怪挖人心的事算上时间恰好是他刚穿越来这里发生的。

    而自己这个身体的体质似乎很容易招惹上妖怪,虽然这么说有些滑稽,但他确实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妖怪死盯着的唐僧一般。

    正因为如此,他更不希望许娇容和李公甫等人因此而受到伤害。尽管他给了许娇容和李公甫一种可以避开妖魔的药粉,但就怕防不胜防。

    对于许娇容和李公甫他虽然谈不上有多喜欢,但两人对他的关心他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生性淡漠,但并非不通情理,对于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他不希望对方因他而出事。

    槐树精和蜘蛛精已经交给宁采臣和燕赤霞他们了,黑山的话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被发配到某地,对方会跟着自己离开。

    这样一来,原本在南来镇的妖魔鬼怪要么被解决了譬如蜘蛛精这样的,要么就会跟着黑山一起走。

    他想看看,他离开了南来镇,南来镇会不会变回到最初他来这里之前的平静和安宁。

    许仙是怎么想的白素贞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以为许仙是想一个人揽下全部的责任。许仙一看白素贞的眼神,就知道他误会了。

    “你别多想,我有自己的打算。”许仙柔声道,他看向白素贞,黑色的瞳孔流动着幽深潺潺的流光,深邃如漩涡般让人深陷其中,不由自主的信服他说的话。

    白素贞有些犹豫了,明明是他考虑不周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偷取官银的事许仙也毫不知情。现如今自己不仅连累了许仙,对方还让他和小青先走,许仙是不想自己和小青惹上麻烦……

    白素贞越想内心越挣扎,秀气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川字。

    许仙突然伸手轻轻将白素贞的眉头抚平:“别把我想的那么好,我说过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感觉到许仙指尖的淡淡暖意,白素贞抬眸,目光与许仙对视了很久,一直到门外再一次响起捕快撞门的声响,白素贞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相信你。”如果是许仙的话,他选择尊重对方的决定。

    “大哥,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小青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留下许仙一个人面对那些捕快,不会出事吧?

    “走吧,先去把官银还回去。”话落的同时,白素贞的身影就已消失在原地,他怕自己多待一分就忍不住改变注意。

    小青看了许仙一眼,颇为豪气的说了一句:“姐夫你要挺住!”随即也消失在原地。

    白素贞和小青走后,屋子里就只剩下许仙和小厮桐绫,许仙对桐绫道:“待会儿开门后,如果有人问起白素贞和小青,你就说他们在两个时辰前已经收拾行李离开了。”

    桐绫点了点头:“许公子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许仙轻轻笑了笑,随即走向白府的大门。

    由于门外的捕快一直在试图撞门,桐绫打开门的时候,撞门的那些个捕快一时不备纷纷向前倒去,险些一个踉跄。

    李公甫见到许仙,面色先是一喜,随即又一脸愁容,他急忙走到许仙面前,焦急的问道:“汉文,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媳妇还有她那弟弟在哪儿?”说着,他往许仙身后望了望。

    许仙没有回答,他扫了一眼其他捕快,装作不知情的问道:“姐夫,发生了什么事?”

    李公甫闻言连连叹了好几口气:“汉文呀,你那媳妇可是偷了官银?现在县太爷放话说要大力彻查此事呀!”

    “官银?姐夫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公甫眉头紧蹙:“唉……今早她给了你姐姐两锭银子,那银子就是失踪的官银!”

    李公甫说完,站在他身旁的一个捕快也说道:“许大夫,快叫白素贞出来吧,你也别怪我们不留情面,我们这也是秉公办事。”

    说话的这个捕快许仙见过,是昨日来参加自己与白素贞婚礼的捕快之一,从这架势来看,应该是和李公甫平时关系很不错的人。

    只是其他来的捕快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他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差点摔跤,现在面色都不是很好。他们看了一眼李公甫,其中一个和李公甫同等级的王姓捕快阴阳怪气道:“老李,你可别护着,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该干嘛就干嘛,如果找不到白素贞的人,就把许仙押去衙门来代替!”

    许仙看向说话的捕快,淡淡的说道:“你们现在就可以直接把我带走。”

    那人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桐绫见状,上前几步说道:“我家小姐和公子几个时辰前已经离开了,我和许公子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李公甫神色不由紧张起来:“汉文,这……”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之前说话的王姓捕快打断了:“李公甫,你可别徇私!”

    李公甫顿时一哽,气的胡子都翘了翘。

    “没事的,姐夫。”

    随后,除了小厮桐绫外,其他人全部都去了衙门。

    刚到衙门,负责看守官银的捕快就跑来告诉李公甫等人,丢失的官银突然自己回来了。虽然还有一小部分不知去向,不过这一小部分与追回的官银相比已经微不足道了。

    由于许仙并不算是真正导致官银失踪之人,加之李公甫通了人情的关系,衙门方面也没有像审问犯人那样审问许仙。

    当县太爷问及白素贞和小青的去向时,许仙便把自己早已经想好的说辞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他虽然让白素贞和小青暂时消失,但却并没有打算让他们背负畏罪潜逃的罪名。只道白素贞和小青初来南来镇时,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的把传家宝玉拿来换取银两,却一不小心换成了官银。而给他们换官银的人也早已失踪,如今官银突然回来,可能是因为那人怕事情闹大所以又悄悄放了回去。

    事以,从许仙口中,白素贞和小青俨然成为了两个被欺骗的受害者。

    许仙的这一番说辞,虽然听起来有些牵强,无奈现在白素贞和小青两个重要人物都不在场,加之官银大部分已经找回,县太爷一时之间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许仙由于在庆余堂给人看病时成效颇深,在南来镇很受百姓欢迎,潜意识里,大家心里的天平就已经偏向许仙这边。

    人心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有时候运用的好可以成为强有力的武器。就比如说现在,大家反而开始议论县太爷作为一县之长没有看守好官银。

    舆论是最可怕的利剑,县太爷也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尽量化了。剩下那小部分没有找回的官银,也只有他自己拿出自己的银两补上去。毕竟官银失踪,他的责任怎么也推脱不掉,与其给上面的人留下一个看守失职的松懈印象,不如让这件事小事化了,最好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相信只要他把剩余的银两补上去,上面的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这次县太爷自己把官银补上去,暗叹自己吃了亏,也不会让许仙好过。于是也不顾李公甫等捕快的反对,直接下令把许仙发配到姑苏胥江驿,一年不得再回南来镇。

    美名其曰让许仙好好反省,说这白素贞和小青虽是受害者,但也确实使用过官银,现在白素贞和小青都不在,县太爷硬是给许仙扣上一个知情不报的幌子。

    许仙倒是无所谓,虽然过程有一些小出入,但大体都是他早已预料的。

    许娇容再得知许仙要被发配到姑苏后,顿时眼泪一下哗哗的流了出来,扯着李公甫的衣袖埋怨他抓人抓到自己家里了。

    许仙忙上前安慰了几句,和李公甫一起安抚许娇容的情绪。

    李公甫颇为无奈的看了许仙一眼,轻轻拍着许娇容的背,叹道:“老婆呀,你也别伤心啦,我已经托随行的官差头一路上好好照顾汉文。”

    许娇容用力锤了一下李公甫:“苏州胥江驿离这里这么远,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可苦了我们家汉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李公甫紧皱着眉头,让汉文一个人去苏州,他也舍不得。

    只是事情已经成定局,县太爷那边逼他结案,他一个小公甫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唯一能为这个小舅子做的也就只有托人一路上照顾一下。

    即使许娇容有千万个不愿意,县太爷的指令既然已经发了下来,断不会有更改的道理。

    “姐姐,你放心,到了苏州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而且去那里对我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但是……”许娇容话还说完,庆余堂的李学徒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许仙,这是王掌柜让我带给你的信,他有事脱不了身便托我告诉你,等你去了胥江驿就把这信交给济人堂药材铺的老板吴人杰,吴老板住在吴家巷,是王掌柜的结拜兄弟。”

    许仙接过信,眼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暖意,他知道王员外是怕他去了那里没有人照应,所以才特地写一封信:“替我谢谢王掌柜。”

    李学徒点了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也有些遗憾,最后只说了一句:“一路小心”便告辞离开了。

    李学徒前脚刚走,后脚负责随行的官差随即就走了过来,对许仙说道:“我们该走了。”

    许仙点了点头,转身对李公甫说道:“姐夫,姐姐就拜托你照顾了。”说完,又安抚了一下许娇容,这才跟随三个官差前往苏州胥江驿。

    严格意义上来说许仙并不算是犯人,而且他作为大夫在南来镇的名声很好,再加上李公甫的特别委托,所以一路上,三个官差都对许仙十分客气。

    中途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官差头对许仙说道:“许大夫,你别想这么多,李公甫要我好好关照你,还好我的表叔是胥江驿的驿丞,叫郝江化,他人特别客气,你到他那里去我就放心了。”

    “好讲话?”

    “不,不是,”官差头连忙摆手:“这是别人给他取的外号,他人特别热心,一定会好好关照你的。”

    许仙轻轻笑了笑:“多谢官爷。”

    “不必不必,平时李公甫也很照顾我们。”官差头笑着摸了摸鼻子:“走吧,继续赶路。”

    南来镇是一个小镇,地形环境都较为偏僻,要去苏州必须经过一段山路。这段山路虽谈不上陡峭,但却是不怎么好走,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有些地面的杂草都快没过膝盖。

    官差头提醒道:“许大夫,这段山路不好走,你可注意着脚下。”

    官差头说完,见许仙没有回应,似在看某处,于是他轻声喊道:“许大夫?你在看什么呀?”

    “没什么。”许仙收回目光。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