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18章 平静的暗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18章 平静的暗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祁枝说完便猛地闭上双眼,颤抖的等待着生命被黑山剥夺,然而下一秒疼痛并没有如同他预想的那样袭来。

    他只觉面前一阵疾风刮过,衣服划过虚空发出细微的声响,吹得他脸颊生疼,他试探性的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黑山老妖半蹲在地上捡已经成为碎片的茶具。

    黑山一片一片的捡起摔碎的茶具,神情专注而认真,茶具裂缝口划破他的指尖,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他也好像浑然不知。

    气氛如此安静,整个空间里只有碎片与碎片相接触发出的此啦声响以及祁枝因为恐惧而尽量压抑的呼吸声。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祁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如果不是自己的骨灰盒在姥姥手上,对方以此来要挟他,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来黑山老妖这里。这种表面是做事暗里是监视的关系让他倍受折磨,黑山老妖如此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然对方尽管知道却仍是让他待在身边,他看不懂这个老妖,待在这里多一分,他的恐惧就多一分。

    就像现在,他恨不得立刻逃离这压抑的空间,按理说他这种鬼怪,死了不能投胎,坏事做尽,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啦,然而每一次面对黑山老妖,他的身体乃至灵魂都在颤抖,害怕到全身战栗。黑山老妖就如同一个王,作为一个支点牵制着各方妖怪鬼魂。

    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许仙既然能让黑山老妖如此失控,就好像是黑山老妖他……

    “啊!”祁枝突然惨叫一声,只见原本在黑山老妖手上的茶具碎片瞬息之间全部刺入他的脸上,白皙的脸上瞬间被刺的面目全非。

    黑山老妖残忍一笑:“不要试图揣摩我!”

    祁枝浑身一个机灵,哆嗦着身体再一次把头低下,也顾不上脸上的疼痛,用力磕头,头磕着地发出一声声闷响:“大人我再也不敢了,我……”

    “够了!”黑山看也没看他一眼:“滚出去。”

    闻言祁枝连忙说了几个是,待他起身准备逃离这如同地狱一般的环境时,突然又被黑山叫住了:“等等。”

    祁枝立刻顿住脚步,忍住脸上的剧痛,小心讯问道:“大人你还有什么吩咐……”

    “让槐树精找一些妖怪多会会白素贞,记住是在许仙不在的时候,至于许仙……”黑山停顿了一下,眼睛微眯:“告诉槐树精别好了伤疤又忘了疼。”

    祁枝离开后,整个空间里又只剩下黑山一个人,他重新坐在椅子上,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指尖,那里被茶具碎片划破的伤口早已经愈合,白皙光滑,像是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一般。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完全放下戒备与白素贞交心呢……”他自言自语着,褐色的瞳孔里闪过一道暗光:“成亲?”他冷冷一笑。

    原本就阴暗的空间此时也变得更加死气。

    许仙是一个天生警觉的人,就算现在他与白素贞成了亲,勉强算是接受了对方,他也无法安然入睡,毕竟长久而来的习惯,并非能在一朝一夕间改变。

    此时,夜已深了,喝酒的客人走的走,醉的醉,屋外的笑闹声全部消失了。桌上的红烛早已熄灭,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洒下来,整个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安静。许仙听到白素贞浅浅而平稳的呼吸声,他没有睁开眼睛,但他知道对方应该也没有睡着。

    月朗星稀,白素贞只觉这一刻静谧而美好。他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仿佛彼此的呼吸都在空气中交错,然后紧紧缠绕在了一起,尽管沉默却很温暖。

    他侧身躺在软榻上,稍稍一抬头,便能看到许仙。对方平躺在床上,从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

    许仙的睫毛很长,尽管很浓密却不翘,他睁开眼睛看着某个人的时候,眼底最深处的冰冷仿佛也被遮盖在轻轻煽动的睫毛下,只让人觉得一片温柔的光晕。此时,他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在眼帘处投下一片阴影,隐隐绰绰像极了旧时光。

    明明与他记忆中的人已经相差甚远,却又比记忆中的人更让他觉得真切。

    白素贞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许仙,看了许久他渐渐困意上涌,眼皮也越来越沉,可能是因为这小小的空间太过静谧和美好,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后,已是天色渐白。

    许仙坐在床边,身上已穿戴整齐,红色的喜服被叠好放在一边,白素贞也已经换回了白衣。

    这个年代除了宫廷嫔妃或者大户人家的女子衣着穿的华贵多变外,普通百姓间男女的衣服差距并不算太大。男子基本身着长衫,腰间一般都系着腰带,女子同样是一身长衫,只不过衣衫上印有花纹,下摆出稍微向外散开一些弧度。

    白素贞一身素色衣裙,长发只用一根翡翠簪子挽起几缕,剩下的全部柔顺的贴在身后。他原本就漂亮,此时未施粉黛却更加将他清冷淡雅的气质凸显出来,尽管他穿着女子的衣裙,却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女气,带着一种介于男女之间的中性美。

    按照白素贞之前所说的,成亲后许仙要搬去白府住,于是两人一大早便去同许娇容告别。

    许娇容虽然不舍,但想到白府不过就在自家对面,加之她对白素贞这个弟媳越看越满意,于是简单的叮嘱了一会儿便不再多言。

    白素贞走之前递给许娇容一枚红玉手镯和两锭银子以表孝心,许娇容起初一直推拒不收,后来还是许仙开了口才让她收下。

    随后许娇容不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白素贞让他先留下,说要再教教他怎么做饭。

    许仙看向白素贞,用眼神讯问了一下,做饭这种事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何况,他也不需要白素贞为了自己改变什么。

    白素贞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算做回应,许仙读懂了白素贞眼里所表达的意思,他静默了半秒后,对许娇容道:“我去庆余堂了。”说完便先离开了。

    许娇容笑眯眯的看着许仙离开,两人之前的眼神小互动她都看在眼里,她心道自家弟弟许仙原来如此在意白素贞,原本有些忧虑成亲太仓促的心思也放下了。

    因为许仙刚成亲,王员外原本是打算放许仙七天假,但是后来许仙自己强调说不用,这件事也就此作罢。

    如今许仙在南来镇也渐渐有了一些名气,找他看病的人也一天比一天多了。然而今天来找许仙看病的人基本都是一些由妇人牵着的小孩或者是被儿女搀扶着的年迈老人。而往日排着长队的妙龄少女如今却全部都不见了踪迹。

    可能是因为许仙已经成了亲的原因,估摸着昨日肯定有不少闺阁少女伤了心吧,王员外感叹道。

    一旁的陈伙计却是一脸衰败样,他原本以为许仙成了亲,自己就少了一个强劲敌人,姑娘们看上他的几率也就大了许多。没想到这倒好,原先挣着排队来庆余堂的姑娘们现在一个都没来了。

    他的桃花呀!陈伙计看着一脸温和的给人看病的许仙,只觉得一阵牙疼。

    不管陈伙计是怎么想的,王员外到是对许仙却是满意的不得了,他从未见过比许仙更有医学天赋的人,对于这个弟子,他是打心眼里关心。

    所以尽管许仙说不用放假,出于自己的考虑,他还是提前让许仙离开,说让他多陪陪美娇娘。

    许仙出了庆余堂并没有回白府,而是去了兰若寺,妖怪挖人心这件事必须尽快让它了结。

    到了兰若寺,他果然在里面看到了宁采臣和燕赤霞,稍微让他意外的是,法海和聂小倩也在其中。

    看三人一鬼还算和谐的样子,看来因为宁采臣和聂小倩本身的原因,法海和燕赤霞并没有收聂小倩,似乎因为宁采臣的原因,三人一鬼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聂小倩身着粉白相间的卷边长裙,头上别着白色绒毛,有几缕发丝垂落在肩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妖媚中又透着一股清纯。

    事实上,许仙并没有见过聂小倩,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猜想。他目光淡淡地看向聂小倩,感觉到对方在他的视线下瞬间紧绷的身体,很快他就将目光移开,转而看向她身边的宁采臣。

    宁采臣见到许仙后先是惊讶,随后便是惊喜,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时,原本不知在和燕赤霞争论什么的法海突然闪身来到许仙面前,先他一步与对方搭话。

    “许仙你天生佛根,不如就此皈依佛门,做我佛门弟子……”

    许仙眉头一凸,“没兴趣。”说完便直接绕过法海向许仙走去。

    燕赤霞见此,捋着不算长的胡须毫不客气的嘲笑,法海冷冷地瞪了燕赤霞一眼,随即跟在许仙身上看他要做什么。

    许仙走在宁采臣面前:“你应该已经知道挖人心的妖怪是谁了吧。”

    “嗯,”宁采臣点了点头,他看了聂小倩一眼,才说道:“是蜘蛛精。”

    聂小倩轻轻握住了宁采臣的手,宁采臣也回握住聂小倩的手,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暖意。

    许仙轻轻瞟了一眼聂小倩和宁采臣交握的手,看来虽然有他这个蝴蝶的煽动,剧情发生了巨大的偏差,但是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因此改变,宁采臣和聂小倩仍旧如同原著中一样走在了一起。

    宁采臣接着说道:“我和小倩原本是打算同师傅和大师一起找蜘蛛精和槐树精做了断,没找到当我们去了之后才发现她们全部不见了。”

    “我来找你正是因为此事。”许仙说着,递给宁采臣一个拇指大小的小药包。

    宁采臣接过后,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一种信息素。”许仙简单的回答,也不管宁采臣有没有听懂。

    燕赤霞瞧了小药包好几眼,同样十分疑惑“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我在槐树精身上放了一种药粉,和这药包里的药粉刚好是相互吸引的。”许仙看向宁采臣:“你待会打开药包后,会引来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只雄蜂,这只雄蜂吃了药包里的药粉会去寻找与之相互吸引的药粉,你们只要跟着这只雄蜂就能找到蜘蛛精和槐树精的藏身之处。”

    为了以防万一,那日他假装被槐树精打晕带去见黑山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对方身上下了一种药粉。槐树精的手臂被黑山绞断,带着双眼被废的蜘蛛精离开,两个妖精都受了伤,应该会在某一处疗伤。

    宁采臣听的啧啧称奇,燕赤霞到是十分好奇许仙如何从槐树精和蜘蛛精手里全身而退并且下药的,他想问许仙具体情况,但见许仙没有要多说的意思,他也只好作罢。

    许仙看向宁采臣,说明了最终来意:“将蜘蛛精收了之后,你要去衙门立案,作为一个重要证人让此时在南来镇就此了结。”

    宁采臣点了点头,他左手与聂小倩相握,右手紧捏着许仙给的小药包,黑色的瞳孔里浮现起一抹坚定:“我会的。”

    得到宁采臣肯定的回答,许仙便告辞离开了,他该做的已经做了,其他的就要看宁采臣自己了。有燕赤霞和聂小倩帮忙,加之蜘蛛精和槐树精现在还受了伤,这件事应该能得到解决。

    只是许仙没走多久,法海就在他身后喊道,“等等我呀,许仙!”

    许仙假装没听到般,继续往前走,法海无奈之下只好跑到许仙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面前的路被堵住了,许仙眉头一皱,冷冷地瞥了法海一眼,随即抬脚准备绕过法海。

    “先别急着走,你听我说……”法海略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再一次将许仙的路挡住了。

    许仙面色一沉,干脆停下来看着法海,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悦:“如果是出家的事你可以不用说了,我不会当和尚。”

    法海笑道:“哪里的话……和尚我不过是想去你家化个斋饭而已。”

    “化斋?”许仙直接拒绝:“不行。”要是法海见到白素贞和小青,一人两蛇一个不对盘又打了起来,惊动到许娇容和李公甫,事情处理起来反而麻烦。

    许仙沉思了几秒,又道:“你们佛家不是一向主张慈悲为怀,救世渡人吗,现下蜘蛛精和槐树精等鬼怪为祸世人,你不去帮忙抓妖反而凑到我这里来化斋,你让我如何看待你们佛家子弟?”

    闻言法海眉头一皱,似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抓妖的事燕赤霞那个道士已经去了,不用我再去掺和。”

    “他是他,你是你,他是道士,代表的是道教,而你……”许仙停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你代表的是佛家,道和佛自古就是两个相互交融又相互补充的派别。对待妖怪这件事上,你去与不去和是不是瞎掺和,显然是两回事……”

    许仙的声音原本就很好听,此时被他刻意压低,更是透着一股磁性和惑人。

    法海因许仙的话又再次陷入了沉思,他眉头微蹙,垂眸思考着这其中的因果含义。

    许仙见状,勾了勾唇,再一次绕开法海,这一次,对方应该不会再挡他的路。

    从山上下来后,许仙直接回了白府。待他进去后,便闻到一股血腥味,很淡,显然经过了特意处理,但尽管很淡,许仙还是闻出来了。看样子,自己不在的时候,有其他妖怪来找过白素贞麻烦。应该是黑山派来的,除了他,许仙暂时想不出还有谁这么无聊。

    既然白素贞没有受伤,对方没有要与他说的意思,他也就假装不知道。

    因为在回到白府的缘故,白素贞也就变回了自己原来的装扮,虽然对方女子扮相也很耐看,但许仙还是更喜欢他如今的样子。

    “姐夫,快来尝尝我大哥做的菜。”小青见许仙回来,立刻献宝似的喊道。

    许仙和白素贞成了亲,只小青对他改了称呼,至于他和白素贞之间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叫名字。虽然对着白素贞一个大男人喊娘子这种事许仙到是不介意,但是一想到对方按理说要喊他官人,许仙就觉得一阵恶寒。

    看着一桌子的菜,在白素贞期待的目光下,许仙缓缓夹起离他最近的一盘菜,放入嘴里咀嚼。

    “怎么样?”白素贞的语气透着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紧张。

    “比上次好。”许仙如实回答。

    小青听了,也拿起木筷夹了一块食物,可能是因为一直有练习的原因,木筷他用的还算顺畅,并没有掉落。谁知小青刚把食物味进嘴里,立刻又吐了出来,“好辣!”说着,他张开嘴用手煽动,随即转身去找水了。

    白素贞见状,眉头一皱,立刻起身端起盘子:“我重新去做。”

    “不用。”许仙拉住他,“不难吃。”

    “但是……”白素贞还想说什么,许仙又道:“偶尔吃一点辣的也没关系。”

    这句话许仙并非说的口不对心,事实上,虽然白素贞做的不是很好,但也不难吃。在他看来,白素贞并没有必要做这些,但既然对方都做了,他自然也不会拂了对方的意。

    许仙正想着,白府的小厮桐绫突然跑了进来,神色有些焦急。

    “怎么了?”白素贞问道。

    “公子,外面来了一群捕快!”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