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3章 深藏不露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 第3章 深藏不露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许仙刚一踏进家门,许娇容就一脸关心的讯问着:“汉文呀,今天在庆余堂学得怎么样?还习不习惯?”

    对于这个身体的姐姐,相比于其他人,许仙多了几分真心,他将伞放好,十分温和的笑了笑,说:“姐姐放心,我在庆余堂很好,王员外待我很不错。”

    许娇容一听,顿时眉眼一弯,笑眯眯点头,“那就好,不管是学医还是读书,你都不要太为难自己。”许娇容说完,拉着许仙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说:“我炖了你最喜欢的莲子羹,你太瘦了,要多补补才行。”

    事实上许仙虽然身形高挑,但看起来并不单薄,一身简单的蓝长衫包裹住精壮有力的身体,举手投足间透着股内敛和沉稳。只是这一切,在从小把弟弟带大的许娇容眼里,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的弟弟太瘦了,要再胖点才好。

    屋子里,许仙端着一碗莲子羹喝着,动作随意而优雅,许娇容坐在许仙对面,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勺一勺的喝。许仙扫了一眼四周,问道:“姐夫还没回来吗?”

    “刚回来没多久又被衙门的人喊出去了,可能是衙门临时出了什么事。”许娇容回忆道:“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看样子很紧急。”

    许仙眉头微皱,放下莲子羹,问道:“姐姐,衙门的人大概是什么时候把姐夫叫走的?”

    “约摸半个时辰前……”许娇容见许仙微皱眉头,一下也变得有些紧张,她问:“怎么了?莫非是你听说了什么牵连到你姐夫的事?”

    见许娇容一脸担忧,许仙正准备说话,突然听到屋外的开门声,随后李公甫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脸色十分难看。

    “发生什么事了?”许娇容急忙站起来,上前几步讯问情况。

    李公甫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嘴唇抖动了几下,许娇容随即又返身倒了一杯茶递给他:“先喝口水,消消气后慢慢说。”

    李公甫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接过茶一饮而尽后把杯子用力放到桌子上,“嘭”的一声,杯底撞击到木桌,发出重重的声响。

    平时李公甫在衙门遇到烦心的事,回到家也快消散的差不多了,今天这样,显然气的不轻。许娇容与许仙对视了一眼后,走到李公甫身边,琢磨了一下后,问道:“是不是衙门又出了什么棘手的案子?”

    “可不就是这个!”李公甫平复了一会儿情绪,才又开口道:“这一次的案子比以前的案子更加诡异,后山那个破寺庙里出现了两具无心尸、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残忍,把人心都给挖了。现在死者家属全都堵在衙门口,嚷嚷着要个说法,说查不出凶手是谁就要闹到上面去,现在县太爷直接放出狠话,如果我们查不出凶手,就不用再当捕快了。”说到后面,李公甫几乎是咬牙切齿。

    许娇容捏紧了手中的丝帕,面露担忧:“怎么会这么严重…”

    李公甫长叹了一口气,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说:“等一下我要再去一趟衙门。”

    许仙突然问:“姐夫说的那个破寺庙是兰若寺?”

    “可不就是那个破寺庙吗!”李公甫说完,想到了什么后,看向许仙:“汉文呀,你点子多,你说说看,现在该怎么办?”

    许仙静默了半秒后,说道:“姐夫,我几个时辰前去过兰若寺。”

    李公甫还没说话,许娇容就十分紧张的叫道:“什么?你去过那个寺庙!好端端的你怎么会去那里呀!”

    李公甫也一脸严肃:“对呀,汉文你去那里干什么?”

    “王员外让我去采药,后来天突然下雨,我就去那寺庙避雨。”紧接着,许仙把去采药的经过选择性的讲了出来,省略了遇到法海那段以及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的事。

    待许仙讲完后,许娇容与李公甫均是一脸震惊,许娇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青天白日的难道还真的有妖怪?”

    李公甫蹙眉沉思,事实上,当他去衙门看到那两具尸体后就觉得手法蹊跷,不似常人所为。而他从老一辈人那里也确实听说过一些关于南来镇有妖怪的事,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现如今又听到许仙如此说,李公甫心中也有了一番猜测。

    “人为应该不可能造成那种伤口。”事实上,许仙选择说出有妖怪的事实,也是想让许娇容和李公甫多一个心眼儿,心里有底有所准备总是好的。

    李公甫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现在出现了两具无心尸体,和你说的也有些出入,看来在你之后那里一定又发生了一些事。只是你这话说出去铁定会被人认为是在说谎,毕竟除非亲眼所见,不然很难有人会相信这世上有妖怪。而且你又去过兰若寺,也不知道事情会不会追究到你身上。”

    许娇容双手和掌,做祈祷状:“汉文千万不要被牵连进去呀。”

    许仙想了想,说道:“姐夫,我和你一起去衙门。”

    “也只有这样了。”李公甫点了点头:“你跟我去县太爷那里说明一下,顺便去看看那两具尸体的情况。”

    事情说定后,李公甫回房间拿了两把匕首,一把放在自己的衣服里,另一把给了许仙,说是防身用,许仙也不推辞,接过后两人就往衙门方向走。

    还没到衙门口,远远就能听到一阵男男女女的叫喊声,单从声音来看,人数还不算少。南来镇只是一个小镇,人口本就不多,现如今衙门口一下聚集起几十号人,也实在是少见,可见突然出现的两具无心男尸对这个小镇造成的恐慌。

    五月的天,正是夏季悄无声息来临之时,本来大雨过后还算凉爽的天,也因为男男女女的嘈杂声,让人觉得烦闷起来,李公甫脸色十分难看的拔开堵在衙门口的人群。相比之下,许仙脸上到是没有丝毫烦躁之色,很是平静的跟在李公甫的身后。

    进了衙门,李公甫附在县太爷耳边说了一些话,县太爷神色有些古怪,随后看了看许仙,然后让屋子里的其他捕快都下去,只余下两个站在他身后的亲信。一个年纪较大,脸上有一道疤痕,眼神里透着一股傲气;另一个身材高挑,年轻的脸上挂着笑,带着一抹市侩和圆滑。

    李公甫扫了一眼四周,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一些,将许仙先前说的话又重复给县太爷听,后者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合上。南来镇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在此之前并没有出现过什么妖怪,而那一些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故事,毕竟只是一个传说,并没有得到证实。

    “许仙呀,东西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呀!”惊讶过后,县太爷皱起了眉头,甚至有些愠怒。

    许仙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多做解释,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事情可能会牵扯到李公甫和他自己,许仙是绝不会管这闲事。如今会站在这里,也只不过为了之后调查能行事方便而已。

    李公甫看了看许仙,又把目光转向县太爷,嘴巴动了动,正准备开口,站在县太爷身后那个年轻捕快就提议道:“还是先让许仙看看那两具男尸吧,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其他线索。”

    县太爷沉思了一番,最后点了点头。

    随后,县太爷和李公甫走在最前面,另外两个捕快走在许仙身边,五个人一起到了存放尸体的屋子。

    还没进屋子,就能感觉到从屋子里传出来的阴深之气,因为停放尸体的缘故,在暗色的光下显得异常阴沉。县太爷走到门口止后,就止住了脚步,让脸上有刀疤的捕快把门打开后,转身对许仙说道:“你进去看看其中一具男尸是不是你几个时辰前救过的人,我就不进去了。”

    许仙点了点头,走进去后,将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掀开。

    较为年轻的捕快也跟着走了进去,他走到许仙身旁十分好奇的问道:“他们中有一个是你在兰若寺救的人吗?”

    许仙的手指了指左边的那具尸体,这具男尸的面容和寺庙里的那个壮汉一模一样:“是同一个人。”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许仙在兰若寺救他的时候,这个壮汉的心脏还没有被挖走。

    站在门外的县太爷听到许仙肯定的回答,面色也很更加沉闷起来,他耷拉了一下脑袋,想了想后,侧身对离他最近的李公甫说道:“你去叫人找一找那个叫宁采臣的男子,找到了就将他带到衙门来,我有事要问他。”随后他又看向脸上有刀疤的捕快:“去看看围在衙门口的那些人。”说完,县太爷就把目光转回到许仙身上,此时许仙已经戴上手套有条不紊的检查起尸、体。

    很快,李公甫就回来了,他小跑到县太爷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后,县太爷脸色一变,随后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许仙,说:“围在衙门外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去稳住他们。”说完便沉着脸离开了。

    县太爷这一走,又少了一个人,原本就很阴冷的房间,似乎也因为只剩下三个人而显得更加阴深。一时间,屋子里只有许仙检查尸体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两具无心尸体,一个是之前他在兰若寺救过的壮汉,另一个是一个面容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这个年轻男子除了心脏被挖了之外,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致命伤。许仙的目光在死者身上扫了一遍后,最后视线在死者跨部的位置停留了几秒,回头对李公甫说道:“姐夫,把你身上的那把匕首给我用一下。”

    李公甫点了点头,想也没想就将匕首递给了许仙。

    许仙接过匕首看了看,锋利的刀片相接触,发出细微声响,在略显暗沉的屋子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站在许仙身边的年轻的捕快吞了吞口水,嘴唇抖动了几下,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不会想要切他的……”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许仙看了这个捕快一眼,然后将尸、体翻了个身,用匕首划开了尸、体上面的衣服。衣服下□□出来的皮肤呈现紫黑色,几条红色的抓痕却显得异常明显,这显然是激情后留下的痕迹,说明死者在死前进行过一场十分激烈的房事。见此情景,李公甫和那个年轻的捕快两人脸上多少都有些尴尬。

    没有理会两人,许仙面不改色的继续检查死者,死者的背部除了交错的红痕外,左上方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印记,对过去来看正是死者心脏的位置。许仙戴着手套的手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然后两个匕首并用,十分迅速的将死者皮肤划开,从一片血肉里准确的挑出了一块黑色碎片。与其说是碎片,不如说是一个尖锐而锋利的指甲,一个不属于人类的,大概有八毫米的指甲。

    “这就是妖怪的指甲?”留下来的年轻捕快十分惊讶的问许仙,抬脚向前走了几步以便将黑色指甲看的更清楚。

    许仙轻飘飘的瞟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放下沾了血的刀,用干净的布将指甲装好。

    年轻的捕快见许仙不回答,似乎有些不悦,“喂!你……”话还没说完,许仙突然向他走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黑色的瞳孔里幽深而深邃,似蕴藏着某种暗涌,没有丝毫的温润,只有寒光,凛利且让人无处遁形。年轻的捕快一愣,皱起眉头,下意识的向后退:“你…要干什么!”

    许仙似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一直朝对方逼近,直到把对方的背快要贴到墙角时,许仙才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稍矮的年轻捕快,许仙身体微倾,脸不断向对方靠近,感觉到对方紧绷的身体,许仙突然扯开嘴,淡淡一笑,仿佛之前的锐利不复存在般。

    “你在紧张什么?”许仙说话间热气喷到对方的脸上,痒痒的,年轻的捕快呼吸有一瞬间的紊乱。

    见对方不回答,许仙也不恼,而是身体又向前倾了几分,嘴覆在对方耳边轻声道:“又或者说是,你在计划着什么?”许仙说这话时,声音冰冷而没有起伏,话落的同时,原本放在衣服里的刀悄无声息的抵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感觉到脖间冰冷的触感,年轻的捕快眼里闪过一抹情绪,转瞬即逝,快得让许仙来不及捕捉。

    而这时,一旁的李公甫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突然大喊道:“许仙你……”话还没说完,一枚尖锐的银针的就从他脸颊边划过,带着刺破虚空的强劲狠狠地插.进了他后方的墙上,小小的银针竟然全跟没入厚厚的石墙中。

    李公甫看着肩头被削掉的几缕头发,身体一僵,短暂的惊讶后,眼里浮现起愤怒,他指着许仙骂道:“许仙!这就是你对待自己姐夫的态度吗?!”

    “姐夫?”许仙嗤笑一声,“就凭你,也配?”

    “你什么意思!”李公甫还想说什么,年轻的捕快打断了他:“什么时候发现的?”清冷的男声从这个年轻捕快的嘴里说出,这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显然是再问许仙。

    “这是不打算装下去了吗…白—公—子?”许仙看向他,最后三个字说的很慢,带着明显的寒意,眼神沉锐如刀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白蛇聊斋]情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蛇聊斋]情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蛇聊斋]情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蛇聊斋]情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