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玄学》 0039 两个八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苞谷地获得《玄学》 0039 两个八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获得《玄学》 0039 两个八婆



          下一章

    

    

    

    

    

    “想打我?来啊,你倒是打啊。”王秀芳挑衅道,母夜叉就是母夜叉,时时刻刻都霸道。

    贾小浪咬着牙,手臂上的青筋暴露,盯着王秀芳的眼睛,立马充血,刹那间布满血丝,突兀得厉害,他一再忍气吞声,忍不下去了,非常想动手打人,她却一点不怕。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住手,贾小浪的手悬在半空,不知该何去何从。

    定眼一瞧,一位身材多姿,面容姣好,提着半篮子蔬菜的女人,走了过来,走到了贾小浪面前,恨了其一眼,逼其把手放了下来。

    王秀芳得理不饶人,阴笑了起来,碎碎念道,“一点男子气概没有,连个女人不敢打,什么玩意,真是没用的东西……”

    “王秀芳……”

    “小浪,够了。”她吼道。

    看了一眼她,王秀芳又说道,“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文玫,你怎么来了啊?来接你的小叔子,担心他找不到路回家是吗?还是……”

    “秀芳婶子,你年纪不大,眼睛近视了?我提着菜篮子,很明显是从菜地里摘菜回来,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还用得着问吗?”

    “你……”

    文玫不是好欺负的主,哎呀了一声,说道,“婶子,我和我的小叔子之间的事,不劳烦你多心了,我觉得你应该多多担心你自己和你家里的那位……”

    “这话什么意思?”王秀芳不解问道。

    文玫故作无事说道,“我摘菜回来,看到万福叔和张寡妇在村口的苞谷地里拉拉扯扯,哎哟,两个人拉得好亲热,衣服差点拉掉了……”

    “啥?你再说一次?”王秀芳瞬间瞪大了眼睛,黑色的瞳仁之中摇曳着点点火星,像温度计达到了最高值,随即要爆表。

    文玫摇了摇头,好话不说第二遍。

    王秀芳气得握起了拳头,还骂道,这个挨千刀的男人,敢背着老娘在外面找女人?找的还是张寡妇?想死啊……

    骂骂咧咧了几句,王秀芳冷静下来,又摇头,喃喃自语道,“不,不会,贾万福是个没种的男人,不敢在外面乱来,即使乱来,不会找张寡妇,我和她是好姐妹。”

    王秀芳停了停,盯了一眼文玫,突然呵呵一笑,埋汰道,“依我看,是有的女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身边有个小叔子夜夜陪着不够,还看上了我家的那位,想挑拨我们夫妻间的关系,世风日下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王秀芳,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

    “小浪。”听到王秀芳这么说,文玫自然是生气,可故作无事,还勾了勾耳发,淡淡的笑着说道,“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有的人心也放得真宽,自己的丈夫被自己的好姐妹勾搭了,还觉得没事,呵,本人都无所谓,旁观者又能说什么?好心提心,不知感谢,还侮辱,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你骂谁是狗?”王秀芳惊愕道。

    “谁是狗就骂谁。”

    “好你个……”

    “小浪,别傻站在了,推着你的自行车回家,上了一天的班,辛苦了,回去,嫂子给你做好吃的。”文玫像在秀恩爱似的温柔道,恨了王秀芳一眼,不待母夜叉再破骂,率先离开。

    贾小浪很是气愤,不得不听好嫂子的话,推着自行车,用力的握着车龙头,瞪着王秀芳,也走了。

    小路上只剩下王秀芳一个人,她没有立马走,歪着一张嘴,学着文玫说话,“小浪,走,回去嫂子给你做好吃的……真是狐狸精,媚骚劲,真够骚,走路就走路,腰还扭来扭去,扭给谁看啊,一点不知羞耻……”

    王秀芳说得阴阳怪气,非常让人讨厌,碎碎念道了几句,拔腿跑向了村口的苞谷地,还是挺担心贾万福被别的女人勾了去,毕竟是村长,要是这座靠山被人抢走,她的村长夫人地位也不保,因此不得不焦心。

    也是这个原因,王秀芳百般看不惯文玫。

    因为是邻居,挨得近,文玫又死了丈夫,加上生得美丽,人十分年轻,身材完美,走到那里,都能吸引到村上男人的注意力,其中包括贾万福,嫉妒心加上小心眼,还有吃醋,王秀芳非常担心自己的村长丈夫会被拐了去,于是时时刻刻提防着。

    不仅如此,王秀芳抓住机会就说三道四,言语不堪入耳,特别是谣传说她亲耳听到,在夜里贾小浪和自己嫂子乱来,声音奇大,动静不小,非常恶心……母夜叉真是处处针对,能把文玫搞得有多臭就多臭,一点不含糊。

    因为根本是没有的事,那是隔壁贾大牛与他的媳妇,根本不是贾小浪与嫂子,完全是误会,但百口莫辩,在王秀芳的推波助澜之下,他与嫂子之间什么事没有,被传得沸沸扬扬。

    在贾家沟喜欢搬弄是非的女人,除了王秀芳这个母夜叉,还有张秀婷那个黑寡妇,两个人平时走得近,就爱说人家的长短,揭他人的伤痛,村里要是有个八卦新闻,很有可能是她们二人传出来,可恶的两个八婆。

    贾小浪非常想用针线把母夜叉、张寡妇的嘴给缝起来,或者用点药,把她们给毒哑了,相信村上关于他和嫂子的绯闻会因此消散。

    贾小浪只是想一想,到现在未付之行动,再说,文玫不会答应,即使很恨母夜叉、张寡妇,但只要行得正、坐得端,问心无愧,不管她们怎么嚼舌根。

    贾小浪自认为太窝囊、太没用,不能给嫂子幸福的生活,被人侮辱,只能看着,没有作为,真是一点用没有。

    “嫂子,嫂子……”

    “怎么了?又有什么事?”文玫像吃了炸药一样,很明显在生气,或许她也觉得自己的小叔子真是一个好没用的软蛋,挣钱不行,骂架也不行,还能做什么?只会偷嫂子的蕾丝,藏起来做龌龊的事吗?

    这只是猜测,文玫应该不是如此现实的人,不然不会管贾小浪,更不会供其读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苞谷地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苞谷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苞谷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苞谷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