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伊落橙,不要被金钱迷花了眼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顾少的小萌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伊落橙,不要被金钱迷花了眼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母亲生日的那一天,伊落橙穿上顾斯里送的礼服。

    白色的礼服,胸前和袖口以及裙摆处精致刺绣相连,同色的白色腰带浅金线绣着的蝴蝶纷飞。

    晚礼服层层叠叠,但看上去却毫无繁琐,反而显得轻盈。

    伊落橙还是第一次穿礼服,母亲嫁入穆家的那一天,她没有去,是没有人邀请,也是她腿不便。

    但是她偷偷的跑去酒店看了,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看到母亲穿着一身白色的嫁衣被穆伯伯牵着走出来。

    看不清母亲脸上是不是带着笑,不过她想,那天母亲应该是很开心的。

    她有些恍惚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她一袭白色的裙子,黑色的长卷发披了下来,脸上只简单的抹了点粉底液,唇上涂上粉色的唇膏,看上去很有精神。

    她看了好一会,总感觉少了一点东西,半天才想起,原来是少了她戴的眼镜。

    当初她跟着母亲来了z市不久,母亲便把这副眼镜递给她,让她戴上。

    那时候她还很小,这副眼睛几乎把她整张小脸都遮住了,学校的小朋友朝她扮鬼脸笑话他,她心里闷闷的想把眼镜摘了,但又舍不得。

    这还是母亲送她第一份东西呢!

    于是一戴就是十多年。

    上次她从楼梯摔下来时把眼镜片摔碎了,她看得心痛不已,忙换了新的。

    伊落橙垂着眸摸了摸眼镜框,慢慢的把它戴了上去。

    巴掌大的小脸,眼镜和刘海占据了一大片,只有嘴巴和下巴完全是裸露出来。

    她满意的抿了抿唇笑。

    摸了摸空空的脖颈,她拉开抽屉,从抽屉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蓝色的水滴项链映入眼里。

    她把项链握在手心,半会才摊开手,把项链也给戴上去。

    透彻的浅蓝色水滴像嵌在白色的衣服上一般,伊落橙看得笑了笑。

    看见她戴上这条项链,母亲应该也会满意一点一点的吧?

    确认她把求了的护身符礼物备好,伊落橙才从房间里出去。

    一出门,看见换了一身简单礼服的钟情等候在门口。

    她微微错愕了下,推了推眼镜,惊讶的问,“阿情,你,你也要去吗?”

    阿情也要跟她一块进去穆家吗?

    钟情点头,面无表情的道,“要跟着夫人。”

    伊落橙愣愣的点了点头,而后抿唇笑了笑,轻声说,“好,那你跟着我。”

    上次她摔倒的事情让阿情草木皆兵了。

    伊落橙提前将近一个小时到达穆宅,距离宴会的时间还早,穆宅的大门还没有开。

    伊落橙下了车,抬头看着眼前的宅子。

    这里她只来过一次,在听到穆氏陷入经济危机的时候,她来过一次看望母亲,不过母亲那时候正烦心,她帮不上什么忙而后便匆匆的离开。

    那次,她没有闲心细细的打量这座宅子。

    四层高的小洋楼,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青绿草坪,有枝桠攀出栅栏,为冬天添了暖意。

    母亲这几年就是生活在这里的。

    伊落橙仰头看了好久,才按了按门铃,没多久有佣人开门。

    大抵是她来得太早了,佣人疑惑的看着她以及她身后的钟情问,“请问这两位小姐小姐您们是?”

    “我是——”伊落橙微微苦涩的笑了笑,“我是穆夫人邀请过来的客人。”

    佣人不着痕迹的打量她身上的衣着,有些奇怪太太怎么会单独邀请了两个小姑娘,而且还是面生的小姑娘。

    不过看两人的穿着,也知道两人非富即贵,不敢再多问,有礼的把她们请了进来。

    穆家里面一片喜庆,佣人来来回回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带她进来的佣人半路遇到急事走开,让她和钟情上楼找温馨。

    “阿情,我一个人上去就可以了,你在这里等我。”

    伊落橙抬头望了望佣人说的房间,才对钟情低声的说。

    “我只是找穆太太说会话,不会有事的。”

    看到钟情虽然还是有点不意,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伊落橙才笑了笑,然后缓缓的走上楼。

    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油光可鉴的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伊落橙的心里有恍惚,有期待,有紧张,也有——酸涩。

    二楼左转的第一个房间,门是敞开的。

    她远远看到有亮光从里面折射而出,呼吸一下子滞停好几秒。

    母亲就在里面吗?

    差不多两年的时间,第一次感觉到她距离母亲如此的近。

    放轻脚步,她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心中突然有了点胆怯,她在距离门口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手心全是紧张的汗水,她捏了捏手心,深呼吸了几下,才又开始迈开步伐。

    欧式的白色实木门,视线再往里移动是一排长长的衣柜,再是落地的实木衣帽架,在触到背对她而坐的人,伊落橙睁双眼,心漏了好几拍,呆呆的看着那个背影。

    很熟悉的背影,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常常看着这个背影发呆。

    哪怕再过多少年,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母亲的背影。

    母亲的头发整齐利落的盘在脑后,用一个宫廷式的发簪扎起,一股韵味自然流露出来。

    身材是恰到好处的丰腴,穿着一袭旗袍,手工刺绣着的牡丹,华美却又不格外的艳丽,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魅力。

    小时候她一直觉得母亲与老家小乡村其他人很不一样,如今才知道原来那是格格不入。

    哪怕远离这些锦衣玉食的生活,母亲一样保持着她那份优雅和从容。

    姐姐走后,母亲有一段时间撕破自己的优雅,有很长的一段日子她看不到母亲的身影。

    再见时,母亲已经从拾了她的端庄与优雅,只是却也日渐清冷,她再也看没见过她的笑容。

    温馨坐在梳妆台上细细的描绘她的眉眼,等描好了一边后,她才分心瞥了镜子里的伊落橙一眼。

    那一眼眸色很淡,淡得像是在看一个不相关的人,声音也如寒冬的夜般带着一股沁入心脾的凉意,“来了就进来。”

    伊落橙听到这把声音,心头一阵恍惚,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嗯’。

    她才抬起脚步,双腿似乎比平时的沉得多,她几乎是用力尽全力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走到母亲的身后,她站定,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母亲。

    母亲好美,她一直都知道的。

    纤细柳眉,眼横秋水,肌如雪凝,唇若朱涂。

    这几年岁月并没有在母亲身上留下痕迹,反而更添了一份时间沉淀的美丽。

    她看着母亲又拿着眉笔细细的描绘着她另一边的眉眼,不敢出声打扰她,只静静的站着近乎贪婪的看着她。

    等她放下了眉笔,伊落橙忙从包里拿出礼物,有些拘谨道,“祝,祝您生辰快,这是我给送您的礼物。”

    “嗯,先放桌子上。”温馨放下眉笔,左左右右的打量她的妆容,见没有出错,她才露出一点满意的神色。

    伊落橙把礼物放在她的梳妆台上,一双眼睛看的却是温馨

    精致的妆容,华贵的衣服,随行有佣人,这样的生活才是母亲应该过的生活。

    她和父亲都给不了母亲这样的生活。

    不过,就算她和父亲能给,母亲也不会因此对他们有改变。

    温馨戴上了一对耳环,才转过身来打量伊落橙,看清她身上的穿着,她描绘得精美的眉梢不易察觉的动了一动,“你现在还跟顾斯里在一块?”

    伊落橙放在身前的两手交缠在一起,她低头,轻轻的嗯了一声,“我还和他一块。”

    温馨淡淡的睨着她,“看来他对你不错。”

    伊落橙轻轻的点头,她抿唇道,“他,他很好的。”

    温馨眉头蹙了蹙,清冽的声音冷了一度,“你喜欢上了顾斯里?”

    伊落橙心一紧,抿唇不说话。

    她是喜欢上他了。

    温馨脸色微冷,她淡淡的说,“看来你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他那种男人不是你能喜欢上的。何况,他给你买衣服,首饰就是很好?伊落橙,不要被金钱迷花了眼。”

    伊落橙觉得难堪,她抿唇努力平静的说,“我没有被金钱迷花了眼,他送的东西——”

    顾斯里送给她很多的首饰,她没有戴过,全都放在小盒子里。但是衣服,居家的衣服她有碰过一小部分。

    不过,他们是夫妻不是吗?她也并没有贪图他的钱财。

    温馨冷冷打断她的话,“不要告诉我,你不碰他买的东西。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你这身打扮不是他送给你的。”

    伊落橙抿紧了唇,张口想说她和阿斯已经结婚了,便看到母亲的眉头狠狠的一皱,眸色也彻底的冷了下来。

    “你脖子上的项链谁送的?”

    伊落橙懵了,她怔怔的看着温馨,呐呐的问道,“项链不是,不是您,您送的吗?”

    温馨眉宇间是毫不掩饰的冷意,她挑了挑唇,冷嘲,“谁告诉你我送的?”

    伊落橙只觉得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往下沉,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绝美的女人问,“不是您叫穆则然送过来的吗?”

    温馨神色冰冷淡漠,她漠漠的看着伊落橙,声音没丝毫暖意,“把项链摘下来。”

    清冷的话语自有一股威严,教人难以违抗。

    伊落橙脸色发白,怔怔的看着她,还是不死心的问,“不是您送给我的吗?”

    这也不是母亲送的吗?

    穆则然为何又要骗她?

    温馨蹙了蹙眉头,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耐,“不是。”

    伊落橙咬紧了唇,她低下头,哆嗦着手解开项链,弄了好几次也没把项链摘下来,她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水,她稳了稳心神,才终于成功的摘了下来。

    她把项链放在桌子上,小声说,“项链摘了,盒子等回去之后再送过来给您。”

    温馨抬头瞥了她一眼,视线定格在她低垂着的大大的眼镜上,眼神突然有些恍惚,好半会她才回过神,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人,她说,“把眼镜也摘了。”

    伊落橙推推眼眶,眼睛刹那酸涩,她垂眸,不让人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心里的难过像是要漫了出来将她淹没。

    好半天她才缓缓的伸出手摸着眼镜框,手哆嗦得更加厉害,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却觉得无比的艰难。

    把眼镜框摘了下来放在桌上后,她咬紧了唇关。

    连陪了她这么多年的眼镜也没了,除开血液她身上再也没有一件和母亲有关的东西。

    以后,是不是就真的会再也没了联系?

    温馨转过身,从首饰盒里慢慢的挑选着首饰,声音淡淡的陈述,“我说过你帮了穆家后,你和你父亲欠我的还有穆家的全都还清了,从今后我们互不相欠。”

    温馨回头看着伊落橙的双眼,目光寒意逼人,凉似玄冰,半会,她强迫一般的把目光挪开,冷冷的道,“以后没事不要过来找我。”

    伊落橙艰涩的嗯了一声,心口堵得发痛,她咬了咬唇,鼓着勇气开口,“您,您是不是从来都没爱过我爸爸,我,我的到来您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期盼过。”

    在她的记忆里,母亲对她和父亲一向都是冷着脸的,只有在面对姐姐的时候才会温柔又不失严厉。

    温馨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她啪的一声重重的搁下手中的玉镯子,昂贵的镯子瞬间摔成了三段。

    她的眸光盘着千年的寒冰,声音也夹着冰渣子,“你想要我给你什么样的答案?”

    她怎么会喜欢上伊栋?

    她是被迫和他在一起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生儿育女。

    当初她喝酒买醉,伊栋竟趁机的和她纠缠在一块。

    只一次,她便怀孕了。

    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那个看着总是一副好脾气的男人是怎么威胁她的?

    呵,居然用她的沐沐来威胁她!

    她最最痛恨就是别人用沐沐来威胁她,她最担心的就是沐沐出事,伊栋却抓住这两点威胁她,让她生下了孩子。

    最后伊栋甚至为了这个孩子,抛弃了她的沐沐,让她的沐沐葬身火海!

    她怎么能不恨!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又怎么会喜欢面前这个女儿!

    伊落橙看清她眼里的恨意,心里头不由得巨震,脸色煞白。

    其实,并不是不恨的!

    母亲还是不能对她释怀呢!

    “以后这样的问题,我不希望再从你口中提起。”温馨深呼吸缓了缓胸口的怒气,才转开话题,“早点从顾斯里的身边离开,如果你缺钱,可以告诉我,我给你。”

    伊落橙摇头,小声说,“我能养活我自己。”

    温馨也只是一提,见她拒绝也不再提,接着说,“不要爱上顾斯里,早点离开他。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的忠告,听不听是你的事情。”

    伊落橙咬了咬唇说,“我不会主动离开他的。”

    温馨瞭她一眼,面色淡淡,“随便你。”顿了顿,“当初我说过,我不想还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希望你到现在还能记得。”

    伊落橙眼里有泪水在打转,她死死的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声音有些哽,“我我没有跟人说。”

    她知道母亲不喜欢别人知道她们的关系,她就像是母亲的耻辱,只要别人一提母亲眉头便是一冷。

    ------题外话------

    呲牙咧嘴,求月票,求五分评价票!(⊙⊙)第一次求票票!不给二舞,二舞就要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顾少的小萌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顾少的小萌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顾少的小萌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顾少的小萌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