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47.同盟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别跟我讲大道理最新章节 47.同盟会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一个青年笔直的站在祖医生面前。

    祖医生微笑着和他寒暄,说些革(命)的大道理,许久后,青年灿烂的笑着,告辞离去。

    祖医生问陈其美:“这个人可靠吗?”

    陈其美懂得结拜兄弟的意思,认真的答复:“可靠!”

    “那么,这件事情交给他办吧。”祖医生道。

    ……

    某个隐秘的房间内。

    “渊公。”祖医生热情的握住何子渊的手,用力的上下摇动。

    “祖某来迟了,让渊公受了这么多委屈。”

    何子渊缓缓抽出手,客套的道:“不知道祖医生密会在下,有何赐教。”

    祖医生认真的道:“为了大事而来。”

    为了能够建立最广泛的革(命)阵线,凝聚最广泛的革(命)力量,祖医生有意将各自为政的革(命)小山头,统一到一起,建立一个强大而团结的组织,同盟会。

    在广州地区大名鼎鼎的何子渊,自然是祖医生的团结对象。

    “只要渊公愿意为革(命)做贡献,渊公就是广东省的主盟人。”

    何子渊摇头:“老朽在浙江有许多学校,事务缠身,怕是不能参与了。”

    祖医生道:“渊公此言差矣,渊公的根基在广东,何以跑到浙江去,以渊公的大名,岂能屈居在胡灵珊的手下。”

    何子渊只是微笑着婉拒。

    陈其美目视祖医生,这老头不识抬举,又知道了秘密,不能留啊。

    祖医生微笑着点头。

    陈其美缓缓将手深入怀里。

    “其美,你想杀人灭口吗?”何子渊淡定的道。

    陈其美一惊。

    “老朽在胡灵珊手底待得久了,学到了一样东西,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何子渊将一个杯子砸在地上,门外立刻涌进了十几个人。

    “误会,误会,都是革(命)同志,一言不合,岂能刀枪相向。”祖医生严肃的道,“渊公,这就过分了。”

    何子渊道:“还以为祖医生是个人物,看来是见面不如闻名。今日吃了祖医生一杯茶,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

    等何子渊带人走了,陈其美忽然用力拍桌:“人无害虎心?放尼玛的P!胡灵珊要是个老实人,我把这张桌子吃下去!”

    祖医生黑着脸,再无方才的淡定从容。这挖胡灵珊墙角的事情,只怕是难了。

    何子渊毫无隐瞒的向胡灵珊说了祖医生的事情,胡博超立刻带人去追,已经人去楼空。

    胡博超跌足长叹:“老何啊老何,你怎么就这么迂腐呢,人家都要杀你了,你还放人家走,好歹留下一只手啊。”

    何子渊苦笑,浙江革(命)党上上下下,戾气太重,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胡灵珊满不在乎:“看病的家伙,整天想着喊口号,做盟主,智商有限,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就一叛徒冲,翻手就灭了。”

    要是祖医生召开结盟大会,去不去?

    胡灵珊冷笑,当然去,白送的机会。

    ……

    “……祖医生在上海发起革(命)同盟会,请华夏所有爱国人士赴会,共商振兴中华的大计。”

    《申报》大摇大摆的刊登了祖医生的消息,丝毫不在乎满清的看法。

    上海道台愣了半天,抓是肯定要抓的,毕竟要是不管,朝廷立马废了他,他可没有胡灵珊那么无法无天。

    但是,一定要抓不到。

    前几天,法国人的纺织厂被人放了一把火,虽说手艺潮了点,就烧掉了工厂的大门,但那目无王法的意思,吓住了上海道台。

    更让上海道台惊慌的是,法国人除了在报纸上骂了几句,居然没有动手找胡灵珊麻烦的意思。

    这是怕了胡灵珊,还是因为胡灵珊和法国官老爷关系好,法国P民的工厂烧了就烧了?

    上海道台细思恐极。

    看着至少有几千人参加,祖医生抚掌大笑:“天下英雄,尽入彀中已。”

    陈其美赔着笑,心里却满是惶恐。

    见到祖医生进入会场,立刻有许多人过来招呼。

    祖医生微笑着:“为了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祖某万死不辞。”

    忽然,远处起了轻微的骚动。

    “那个是渊公!”

    “那是秋女侠!”

    “那是宋教仁!”

    “看,那个女子一定是胡灵珊!”

    “快去!快去!”

    许多人蜂拥着向那边挤过去,连围绕着祖医生的几十人,也急急忙忙赶了过去。

    胡灵珊大驾光临,怎么能不迎接。

    祖医生笑容僵硬,紧紧握住了拳头。

    “胡先生,久仰久仰。”许多人犹豫了片刻,这么称呼着。

    张謇大笑,刻意道:“大师姐,你不立个字号,只怕以后不好称呼啊。”

    胡灵珊傻眼。

    以前胡灵珊是满清的狗官,客气的,叫胡大人;熟悉的,直接喊名字;戏谑的,叫胡老大;憎恨的,叫魔女妖女血魔;惧怕的,叫那个谁。

    到胡灵珊被满清定为反贼,自然是不能叫胡大人了。内部的自己人就含糊的乱叫着,浙江各种事情忙都忙不过来,谁有空去细想一个称呼。

    因此,占领了整个浙江的胡灵珊,反倒没有了一个被革(命)党人广泛接受的称呼了。

    认真思索,这浙江胡灵珊的势力,其实是有名称的,华山派。

    胡灵珊就是华山派的大师姐。

    可这名字总是让人联想到红灯照大师姐什么的,莫名的出戏。

    “称帝吧。”张謇第一百次的蛊惑着。

    “不要在这里说,这里这么多人,没几个会答应的。”何子渊悄悄反对。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宋教仁道。

    陶成章叹气,他是希望能学习西方的三权分立的,至少也要君主立宪制。他伸手捅捅胡博超,低声道:“老胡,你家要出皇帝了。”

    胡博超身子一晃,软软的靠在陶成章的肩膀上。

    陶成章一惊,又忍不住笑,更低声的道:“老胡,有点出息。”

    胡博超怒:“我女儿当皇帝,我只不过腿软,华夏4WW人有几个能做到,很有出息了。”

    见胡灵珊一群人大摇大摆的在前排正中坐下,立刻有人低声和同伴打招呼:“等着,有好戏看了。”

    同伴点头:“看祖医生的架势,居然想做老大,真是莫名其妙。”

    “估计他没想到胡灵珊会来,这次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窃窃私语中,全场的焦点集中在了胡灵珊身上。

    祖医生努力的深呼吸了许久,这才面带自信的笑容个,走上了演讲台。

    会场渐渐安静。

    祖医生激昂的进行了演讲,主旨,建立同盟会,闹革(命),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那个看病的,我问你,要是革(命)成功了,你是当皇帝,还是民主,明明白白的说一声。”胡灵珊打断祖医生的长篇演说,大声道。【注1】

    祖医生张口结舌,麻痹,革(命)当然是为了做皇帝做老大,但是,这话怎么能说?

    陶成章站起来道:“日本对我华夏一直狼子野心,是我华夏大敌,甲午海战鲜血未干,《马关条约》耻辱犹在,祖医生收了日本人的钱,答应了日本人什么条件,割了哪块地,卖了哪条铁路?”

    会场哗然。

    祖医生急忙道:“只是一些日本朋友,仰慕中华文化,私人赞助我们革(命)的,别无所求。”

    陈其美跺脚,陶成章都查到收了日本人的钱了,还抵赖,有意思吗?

    果然,陶成章冷笑道:“祖医生的这个日本朋友,是黑龙会的头山满,还是内田良平?”【注2】

    会场内冷笑声不断。

    与会的华夏革(命)者,个个都是有文化有见识的,去过日本寻求救国道路的更是无数,谁不知道黑龙会是日本的军国主义组织,一直谋求占有华夏东北,黑龙会一名,就是要夺下华夏黑龙江的意思。

    祖医生和黑龙会密谋,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割让华夏的东北给日本了。

    祖医生用力分辨:“东北那是满人的土地,和华夏无关,日本人不会取一丝一毫华夏的土地。”

    居然有许多人认真的点头。满人的土地,确实和华夏无关。

    胡灵珊大笑:“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看家狗而已。本大师姐管毛的满人的土地,蒙古人的土地,本大师姐目光所见,所有的土地都是本大师姐的!”

    疯子,狂人。很多人听胡灵珊这么说,这么想着,但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气魄倒是很大。

    “革(命)要现实,没有日本人的支持,只怕会步履艰难。”陈其美急忙救场。

    “祖医生每次谈华夏现状,总是痛心疾首,言必称只要革(命)了,面包就有了,房子就有了,老婆就有了。

    本大师姐倒要问你,祖医生口中的革(命),究竟是什么东西,喊句革(命),面包就从天而降,银子就从天而降?

    祖医生现在筹措了多少经费,买了多少枪支,能建多少军舰,能给多少人发军饷,能买多少斤大米?

    祖医生喊了这许久的革(命),到底救了那个百姓,是给了吃食,还是给了工作?

    你丫的不会处处嘴炮,其实一点经济都不懂,一点救国方针都没有,只会喊喊口号,指导思想,等着别人建工厂建学校,抛头颅洒热血,然后你就以老大的身份,上台做皇帝吧?

    丫的革(命)同盟会就是自带干粮的狗腿?”

    祖医生又沉默。

    胡灵珊大笑:“本大师姐有地盘,有兵马,有工厂,有学校,有军队,全部都是本大师姐冲在最前面,一刀一枪夺回来的,华山派从来不讲空话。”

    会场上的人用力点头。

    华山派兵强马壮,英国人说干翻就干翻了,举目华夏,还有谁比胡灵珊更有可能推翻满清?

    就算胡灵珊今天不砸场子,这祖医生也断断不可能越过胡灵珊做了老大。

    祖医生召开这同盟会,真是利欲熏心,昏了头了,也不看看他的名望,从日本回来,迎接他的,只有区区几人,亏得有人为他涂粉,说祖医生归来,万众欢呼,夹道欢迎。祖医生也不想想,以他毫无政治经验,长期在国外,对华夏现状一无所知的背景,谁会认为他合适做老大。【注3】

    祖医生咬牙,本来只要一句满人格格,就能让胡灵珊吐血而死,现在这格格的名分是安不上了,只能亮出最后底牌。

    “胡灵珊不过是一个女人,难道大家还要奉一个女人做盟主吗?自古女人干政,天下从来都是大乱,眼前的慈禧老妖婆就是例子。”

    很多人赞同。

    无他,千百年来的男人尊严问题。

    PIU!

    祖医生飞。

    “早忒么的想揍你丫的了!”胡灵珊痛扁祖医生。

    会场大乱。

    有看祖医生不顺眼,大声叫好的;有认为君子动口,小人动手,胡灵珊说打就打,果然是一身女人的小家子气;有人摇头,没想到华夏第一次革(命)大会,竟然要以武斗收场;有人深思,胡灵珊已有根基,与其在其余地方挣扎,不如去浙江大展拳脚。

    陈其美老老实实的站着,眼观鼻,鼻观心,丝毫没有为把兄弟出头的意思。

    秋瑾很无趣,怂恿道:“其美,你老大被人打,还不去帮忙,太没义气了。”

    陈其美客客气气的道:“祖医生出言不逊,自然该受点教训。”

    秋瑾凑到陈其美面前,大声的冷笑。

    陈其美心态非常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替祖医生出头,下场不是被胡灵珊砍死,就是被秋瑾砍死,何必做无谓的牺牲,要保存革(命)火种。

    有人看不顺眼胡灵珊当老大,冷冷的道:“要是革(命)成功了,不知道胡先生是想做皇帝,还是要民主?”

    这叫做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会场立刻安静了。

    胡灵珊扔下被打得一身血的祖医生,一迈腿,大摇大摆的跨上了桌子。

    “本大师姐要是统一了华夏,拯救了中华,普天之下,还有谁敢站在本大师姐前面?

    本大师姐当然要当皇帝!

    本大师姐亲手打下来的江山,凭毛和别人民主?

    跟随本大师姐流血流汗打下江山的人,凭毛不能做开国功臣,封王称相?”

    有个革(命)党人冷笑:“革(命)就是为了推翻皇帝,追求民主共和,你想当皇帝,是开历史的倒车,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换你的荣华富贵,我在问你一次,是当皇帝重要,还是革命重要?”

    胡灵珊哈哈大笑:“白痴!你连重点都没搞清楚。

    当皇帝和革(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华夏的百姓过得比以前好。

    不管是当皇帝还是民主,都只是手段。

    民主就没有官老爷了,就没有皇帝了?不过是换个称呼。

    英国有女皇,日本有天皇,德国有皇帝,哪一个不是强国,哪一个百姓不是过得富裕美满?

    大唐有皇帝,大宋有皇帝,大明有皇帝,哪一朝不是站在世界顶端,傲视寰宇?

    有没有皇帝,和百姓过得好不好,国家是否强大,民族是否崛起,P关系都没有。

    本大师姐在杭州一言而定,与皇帝有毛区别?

    但本大师姐在杭州开民智,办实业,建学校,兴武备,革风气,易民俗,杭州大兴,浙江大兴,百姓衣食无缺,谁敢说华夏还有比浙江更好的地方?

    你们个个口口声声民主比皇帝好,好在何处?

    你们是在美国待了十年,还是在英国待了十年?

    研究著作呢?对比数据呢?调查报告呢?

    全部没听懂吧?白痴!

    只听了民主一词,就以为得了仙丹妙药,可以拯救华夏了,全忒么的是嘴炮!全忒么的是胡编!

    本大师姐就是要用手里的剑,杀出一个强大的华夏皇朝,立国称帝,八方来贺!

    有谁不服,尽管放马过来。”

    会场中寂静无声。

    一直听说胡灵珊狂妄悖逆,却总觉得一个女人能狂到哪里,大不了就是个不守规矩不讲礼节的,没想到这回是真见识了。

    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驳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胡灵珊带着一群手下,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胡灵珊这是走上了邪路了。”有人终于喃喃道。

    “现在天下大乱,乾坤颠倒,称帝未必就是邪路。”有人想得通透。

    “也罢,睁大眼睛看看,大浪淘沙,不到最后,谁知道谁在裸泳。”

    众人意兴阑珊,纷纷退去,全无一人看向祖医生。

    这货色既想当皇帝,又想立牌坊,既为了宝座不择手段,又不敢明目张胆,与嚣张跋扈的胡灵珊相比,气魄上差了一座长城了。

    陈其美关切的问躺在血泊中的祖医生,要叫医生吗?

    祖医生只是恨恨的骂着:“胡灵珊,你丫的给我设套!你丫的阴我!”

    声势浩大的革(命)同盟会以失败告终,《申报》神通广大,飞快的报道了会议的详细经过,连祖医生和胡灵珊的对话,都一一实录。

    《申报》在报道的最后评价道:

    “夫革命党者有革命党之资格者也。欲推倒现在之政府,则宜先有组织未来之政府之能力;欲除去社会之蟊贼,则宜先有增进社会幸福之计划。若仅持其破坏之主义,而无建设之手段,则徒扰乱全国之平和,妨碍民生之治安而已……”

    “……今之革命党,吾见之矣。茶店酒楼之上、大庭广众之间,而嚣嚣然曰,吾秘密党员也,吾持流血主义者也。……揣若辈之意,不过以为‘革命’二字乃时下所崇,将借是以为美丽之徽号、时髦之头衔耳。”【注4】

    “以此观之,夫胡灵珊一介女流,把持浙江而浙江兴,对抗西洋而西洋败,政绩武功,都是极有资格的,而大名鼎鼎的祖医生之流,唯时髦尔。”

    ……

    祖医生在医院中,艰难的握住陈其美的手:“把那个人叫来,能指望的,只有他了。”

    陈其美流泪:“哥儿们,你确定?依我看,这个办法不靠谱。”

    ……

    慈禧拿起报纸,又看了一遍,心里的愤怒到了极点。

    要不是光绪这个白痴,大事已成。

    祖医生那动人的口号,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却像是把刀,架在慈禧的脖子上。

    慈禧咬牙,为了满人,为了满清,必须孤注一掷了。

    “传哀家的懿旨,叫宗人府和军机处的大臣们,进宫议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别跟我讲大道理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别跟我讲大道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别跟我讲大道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别跟我讲大道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