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节 恶梦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逆袭者正文 第五十五节 恶梦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正文 第五十五节 恶梦



          下一章

    

    

    

    

    

    江昊然的确感觉到精疲力尽了,虽然他并没有干多少活儿,不过作为一个平时横草不拿,直草不拣的富家公子,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了,又累又疲,一躺到帐篷里就呼呼入睡。

    夏明珠坐在旁边看手机,直到确定江昊然睡着了后才扭头去看他。

    略微有些圆胖的脸,不丑,但也不俊,想起来倒是觉得他跟江百歌的脸并没有多少相似度,江百歌虽然年纪大了,但相貌还颇为英俊。

    可以说江昊然一身的纨绔习气,绯闻满天,夏明珠都听说过许多江昊然的“故事”,就是这么一个人,她的一辈子就得放在他身上?

    夏明珠几乎可以预见她如果嫁给江昊然之后的生活情况,感情上她绝对幸福不了,但她要的不是感情,而是地位身份和财富,这几样恰恰是江昊然能给予她的。

    哪怕如果此的想嫁给他,想进入到江家这个家庭中,但夏明珠没有发现她对身边这个睡着了的男人有一丁点的“感情”,就像她旁边睡的是个陌生人,又或者是一头猪。

    当然,如果真的能嫁给江昊然的话,她还是想能跟他培养出感情来,毕竟要生活一辈子,有感情总比没感情好一些。

    夏明珠甚至还浮想着,要是她嫁入到江家后,她将会对江氏集团进行哪些改革,江家的财富只有在她这样的人掌握中才能继续甚至更高的发扬光大,以现有的两个继承人,江昊然和江雪雁兄妹都没有能领导百歌集团的能力。

    江昊然就不用说了,草包一个,江雪雁要好得多,但她只是比江昊然勤奋些,务实些,不纨绔,但她骨子里都没有领导一个超大型集团的能力,而且江百歌的思想还很传统,比如说重男轻女的思想,尽管他很疼江雪雁,但最终都不太可能把百歌集团交到她手中,江雪雁最终都要嫁给一个外姓人,那样的话,他百年后,百歌集团就不姓“江”了。

    而夏明珠很有感觉的是,她只要能嫁给江昊然,她就有把握让江百歌把集团的控制权传给她,她虽然是个外姓人,但她是江家的媳妇,她代表的是江家,以后终究也是会把集团产业财富都传给江昊然的子女,这就很合江百歌的思想了。

    但这些都有一个极大的不确定因素,那就是江百歌并不想接纳她。

    这一点,夏明珠也很清楚,她真想通过江百歌这一关,至少得想到一个非常规的办法,江百歌的思想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扭转的。

    什么是非常规的办法?

    夏明珠心里早就冒出了一丝想法,但她同样又觉得自己很“无耻”,但所有的羞愧感都不及她的**,她从来就只是一个只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能让江百歌有可能转变心意的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她最好能给江昊然生一个小孩,最好是男孩,江百歌再狠,也不可能对他的亲孙子发狠,他反而会被亲孙子的到来而软化,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可是,夏明珠又犹豫着,她该怎么跟江昊然做那个事?一想到那事她心里就很反感,很恶心。

    江昊然就躺在身边,夏明珠却没觉得“近”,反而似乎很有距离感,江昊然很花心,喜欢美女,但她主动表露出的示好,江昊然却似是视而不见,这让她很恼火。

    外边听到周子言搭帐篷的声音,江雪雁一边帮手一边跟他谈话聊天,相距不过三四米,虽然隔着帐篷看不到,但夏明珠也不好意思把江昊然弄醒跟他说那些话,更不可能做什么“动作”了。

    外边,挥汗如雨的周子言自然没有心思去关心夏明珠和江昊然会干些什么,江昊然心知肚明,夏明珠心机重重,两人能不能发展更深似乎很难预料。

    说实话,周子言也知道他们之间最大的难关就是江百歌,而且还有一个难点,那就是江昊然和夏明珠并不是情比金坚,他们两人并不是相爱的,所以这就更难了。

    但是这也并不等于夏明珠就一定达不到她的目标,这个世界上屈从于父母的愿望,或者阴谋下的爱情都太多太多了,走过完美人生的人能有几个?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遗憾过完一生。

    “子言,来,擦擦汗水。”江雪雁见周子言满头满脸的汗水,马上从包里取了一小盒纸巾出来,抽了一张来递给他。

    周子言接过纸巾就擦脸,那纸巾又白又香,纸巾上面还有很精美的花纹,这级别简直就达到艺术品的级别了,但周子言根本就没看它的好坏,拿过来就往脸上擦,一张纸巾瞬间就被擦拭的汗水浸透了。

    “来,再擦擦。”江雪雁又抽了一张出来递给他,并接过他手里用过了的纸巾,然后放到一个准备的专门盛放垃圾物的塑料袋里。

    江雪雁瞧着认真干活的周子言,这只是一个侧面,让她很动心很觉完美的画面,一个认真干活的男人,魅力是无穷的。

    江雪雁想着想着自己脸一红,赶紧儿拿了矿泉水瓶到溪里装了水,然后再回来给周子言喝。

    周子言接过水瓶一口气把一瓶水喝光了,赞道:“这水真好喝,喝水都快喝饱了。”

    帐篷搭起来了,周子言在帐篷里铺上垫子,试了试,很舒适,又晒不到太阳,遮着太阳的时候就很舒服了,因为离山溪很近,溪水中带来的凉气时不时飘过来,没有太阳照射下,那种冰爽的气息才更舒服。

    “江小姐,你躺一会儿吧,我去溪里洗一下脸。”周子言见江雪雁在帐篷里试着垫子的舒适,当即叫她躺下休息一会儿。

    周子言也没打算再搭一个帐篷了,买了是有三个,但没必要搭三个出来,晚上他和江昊然睡一个,江雪雁和夏明珠睡一个,再搭一个就是浪费体力,他也很累了。

    溪水里的温度可能只有十五六度,很明显的凉爽感觉,而实际的地面空气温度至少超过了三十五度,这还是在野外,如果是城区里,今天这天气至少能让地表温度达到三十**度。

    溪水的凉爽让周子言的热感消失了大半,把鞋子脱了,赤脚泡进水里,又洗了把脸,热感几乎全部消失了。

    要是洗个澡就舒服了。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闪了闪就消失了,这山溪水最深的地方才尺多深,踩在水里连膝盖都淹不到,太浅,另外这还有江雪雁和夏明珠在,洗澡不方便,最好是晚上分开在溪水中擦一下澡。

    坐在溪水中一块露出水面的大圆石块上,石头光洁干净,脚泡在溪水中久了还觉得太凉了,冰意像钻到皮肤里面去了。

    溪水太凉,泡久了还不行,周子言赤着脚上了岸,在软软的青草花地上踏过也不硌脚,瞄了一眼夏明珠和江昊然的帐篷,江昊然四仰八叉的躺睡,夏明珠坐在他身边发呆。

    周子言赶紧走过了,到江雪雁的帐篷那儿一看,江雪雁居然也睡着了,侧身躺着,脸儿正好对着敞开的拉链门这边,这边对着山溪方向,背对着太阳光。

    江雪雁的脸好美,柔柔的感觉,一双眼的睫毛很长,周子言瞄了瞄外边的太阳光,外边的阳光太毒辣了,反正江雪雁也睡着了,他也就坐在旁边,然后掏出手机来玩玩下载的小游戏。

    小游戏玩的是智力,看似简单却不简单,周子言以前玩这种小游戏通常都是越玩越有精神,但是今天太累了,干活后的疲倦像千斤重力一样把他的眼皮往下拉,连一关都没有通过就忍不住躺下睡了,因为睡意来得太快,所以他都没有什么顾忌,要是慢慢入睡的话他会想到身边还有江雪雁,旁边的帐篷里还有夏明珠和江昊然,但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想到,睡魔控制了他的思想,几乎是瞬间入睡。

    周子言太困了,睡眠中进入了梦境,他梦到了妈妈,搂着妈妈那温暖又安全的柔软身体,哭着求她别死,求她别离开自己。

    妈妈轻抚着他的头发,低低的安慰:“别怕,我不死,我也不会离开你。”

    妈妈的温柔安抚让他激动的情绪逐渐平息下来,周子言把她离开,伸手搂着了她的腰,使劲的把头依偎在她怀里,很舒服的动了动,妈妈继续安抚,轻轻在他后背上拍,嘴里轻轻哼着一首儿歌。

    周子言只觉得又回到了儿时光阴,他很享受妈妈在时的感觉,但朦胧中,当妈妈的歌声低到没有了的时候,似乎妈妈也在离去。

    周子言全身一震,跳起来哭着去拉她:“妈妈,别走,妈妈,别离开我……”

    “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周子言跳起来脸色发白,身子发颤,瞪着眼看,面前的人不是他妈妈,而是一脸关切的江雪雁,问了两句后停了停又问了一下:“你……梦到妈妈了?”

    周子言使劲的喘着气,努力把梦境与现实之间引起的念头都压了下去,等到一切都恢复后,这才点了点头,说:“我做了个梦。”

    “难怪。”江雪雁柔柔的说,“我听见你叫妈妈,又把我……把我抱着,又哭又说,我就给你唱了个儿歌,你快安静的时候又惊醒了……”

    周子言扭转身伸手拭了拭眼睛,把泪痕擦了个干净,他可不想在任何人面前露出心里的秘密。

    江雪雁叹了口气,说:“在我的印象里,你就是个不会哭不会痛的钢铁男人,我觉得似乎没有什么能打垮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流泪,也会叫‘妈妈’……”

    周子言终是忍不住笑了笑,说:“我也是有妈生的,当然会叫妈妈,要不然你以为我从哪儿来?难不成跟孙猴子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啊?”

    “哈哈……”江雪雁也忍不住灿烂的笑了起来,那种惊人的美丽让周子言都不禁呆了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逆袭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逆袭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逆袭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袭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