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节 军令状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逆袭者正文 第二十三节 军令状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正文 第二十三节 军令状



          下一章

    

    

    

    

    

    十几个女孩疯疯疯癫癫的折腾到十二点才算完,分头搭车回去了,周子言有些醉了,在街头路边坐了一阵,然后才搭车回去。

    米兰春天小区半夜时分很清静,周子言下车后摇摇晃晃一路走回去,他那栋楼这时候也没有进出的人,进电梯后也只有他一个人。

    今晚上酒确实喝得不少,一个人被蒋依睫十五个人灌,哪怕她们都是女人,那也是经不住灌的,之前一直是硬抗着的,毕竟还是担心蒋依睫她们一伙女人要是都喝倒了就麻烦了,好在她们都还没到烂醉如泥的地步。

    到家门口的时候,周子言终于撑不住了,伸手在门铃上按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按的门还是按的门铃,“咚”的一声,脑袋撞在了门上,然后就滚倒了。

    乐小陶平时早就睡了,今天等到十点多没见周子言回来,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也没接,周子言开了静音的,二来又喝醉了,这电话是一通都没接,乐小陶看着电视等,迷迷糊糊的都差点睡着了,听到撞门声才惊醒过来。

    乐小陶听到撞门声,当即到门边看了一下,对讲视频里没有看到人,犹豫了一下才把门打开,周子言一下子就滚了进去。

    “怎么搞的?”乐小陶皱着眉头去扶周子言,但周子言已经人事不知了,她拽不动也拖不动,恼了起来,叫道:“周子言!”

    周子言自然不会理会了,乐小陶使了劲儿才把他拖进门里面来,把门关上了,然后任由周子言睡在地上。

    歇了一阵,乐小陶盯着睡在地上的周子言恼得直哼哼:“喝成这个鬼样,姑娘我是要爆发洪荒之力了。”

    “嘿”的一声,乐小陶拖着周子言的手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硬是一口气把他拖到了沙发边,先把头身一半身体放到沙发上,然后再将腿脚放到沙发上,虽然累得直喘气,但总算把他弄到客厅里的沙发上了。

    乐小陶再瞄了瞄房间的方向,不禁直皱眉头,感觉这几下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要再弄进房间里的床上去,她可真没那个力气,也就不管了,在沙发上也不是不可以,总比任由他在门外睡一晚好。

    叫了几声,周子言没有丝毫动静,看来是叫不醒了,闻着就是一股子浓烈的酒味,随他吧,谁叫他喝得烂醉如泥的?

    乐小陶想了想,还是去房间里拿了条毯子盖在周子言身上,然后才回她的房间睡了。

    周子言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几点了,看窗外微微有些发白,天还没亮,把手机摸出来看了看,才五点过几分。

    脑子里思想似乎有些断片,回忆了好半天才隐隐想起昨晚的事,记得跟蒋依睫她们分手后搭车回来,好像是上了电梯回到了家门口的,然后的事硬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但看看现在,他睡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可能是开了门进来就睡在沙发上了吧,只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口渴,起身去倒了一大杯水喝了,不解渴,又喝了一大杯,然后回来坐到沙发上,这时候头脑慢慢清醒了,坐着再想了一会儿,回来后的事情就是想不起来,不过脑子是完全清醒了。

    看看天也快亮了,也不回房间里去睡,再一睡着就可能会误事了,旷工迟到都不是好事,夏明珠不是吃素的。

    再看看手机,有好几通未接电话,查了一下,全是乐小陶的,这时才想起,他还有个合租的房东,沙发上还有条毯子,醒的时候揭开了的,估计是乐小陶给他盖的吧。

    其实周子言很肯定就是乐小陶替他盖的,因为这毯子不是他房间里的,不是他的就肯定是乐小陶的了。

    坐了一阵又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这下是彻底清醒了。

    以为放得很轻的动作还是把乐小陶弄醒了,睡眼朦胧的走出来问:“你醒了?昨晚醉得卖了你都不晓得,干嘛喝那么多酒?”

    乐小陶话虽然说得重,但却又去给他倒了开水放了姜片红糖,端过来说:“喝点这个吧,解酒的。”

    周子言本来想说我已经醒酒了的话,但想想这是乐小陶的好意,还是接过来喝了,然后才回答她:“跟销售部的同事聚了一下,喝多了点,我这个新来的职员不跟同事表演一下,不搞好同事关系,工作就不好做啊。”

    一听说是这个情况,乐小陶的脸色就缓和下来,点点头道:“也是,但多少还是要注意些身体。”

    周子言想着把广告方案的事情告诉她的,但沉吟了一下又缩回去了没说出来。

    “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碗面条,喝醉后醒来肚子是空的,得吃点东西。”乐小陶一边说一边去厨房里。

    乐小陶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嘴恶心善,在她身上总是时不时流露出她乡村的语气习惯,虽然同事们容易取笑她,但周子言却觉得这反而是乐小陶可爱的地方。

    一碗素面加鸡蛋,面汤上飘荡着几许葱花,闻着就很香。

    周子言赞了一声:“小陶,你呀,做小媳妇是块好料。”

    “呸,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我看你是想把房租都省了吧?”乐小陶笑骂着坐下来,看周子言大口大口的吃面,一边吃一边赞她,这也是一种满足和享受。

    周子言把面吃完,乐小陶又给他倒了一杯水来,周子言接过来喝了一口道:“谢谢。”

    “别谢我。”乐小陶撇撇嘴说,“广告方案的事怎么样了?替换给你领导了吗?”

    “给了,具体的情况不清楚,等我上班后再打听打听。”周子言把喝完了水的杯子放到茶几上,瞄着乐小陶问:“小陶,如果你的这个方案能成的话,你们公司会给你奖金吧?”

    乐小陶怔了怔,然后摇摇头道:“这还哪里的事情,不过要是成了的话肯定是有奖金的,我也没那份痴心妄想的念头,就当练习了设计能力,虽然我知道能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还是谢谢你,子言,谢谢你帮我,还有房屋租金的事。”

    周子言嘿嘿一笑道:“不用谢我,能经常吃到你做的饭菜,我觉得我已经赚到了。”

    乐小陶“噗”的一声忍不住笑了,过了一会儿又叹了一声,幽幽道:“唉,日子过得好艰难,都说女人干得再好都不如嫁得好,电影电视里的王子那么多,怎么我总是没遇见一个呢?又帅又有钱的好男人都在跟我躲猫猫吗?”

    “哈哈,”周子言笑着说,“小陶,我发觉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

    乐小陶揉了揉眼,有些不解的问他:“我眼睛好得很啊,没问题,又不近视,又不色盲,你干嘛咒我眼睛?”

    周子言笑道:“你眼睛要没问题,那你面前这个帅气能干的男人你怎么看不见?”

    “呸……臭美,你就是想把房租都省了啊,门儿都没有!”乐小陶笑骂一声,起身扭头回房间里了。

    等七点过的时候,两人就出门各自去上班了,乐小陶到地铁站乘地铁,周子言则搭出租车,乐小陶没看见也不知道,要看到了只怕又要唠叨他不知道节省。

    在这个城市里天天上下班搭出租车,可没几个人舍得,普通上班的一个月的工资可经不起这样折腾,一个月交通费用绝不能超过三百块,像周子言这样“奢侈”还真不多见。

    到锦湖苑的时候碰到赵小琴也刚到,虽然化了妆,但还是看得出来她眼圈有些黑,赵小琴冲他一笑,表情有些尴尬,也没讲完,直接溜了。

    上班后第一件事又是早会,一直是惯例,夏明珠讲十分钟的工作情况,但今天她却没说工作进展,而是宣布了一件事。

    “今天跟大家宣布个事,最近锦湖苑的工作比较繁琐,我专著二期工程的质量验收方面的事情,其他的事大致都由各部门全权负责,尤其是周经理这边哈……”

    讲到这儿的时候,夏明珠眼光落到了周子言身上:“广告方案由周经理全权负责,周经理在这方面很熟悉擅长,又是从国外回来的精英海归,他昨天向我递交的新方案我也看了,与我们以往的方案准则是有相当大的变化,我还是有些犹豫,但周经理跟我定了保证,再说我想大家也明白,周经理是江董亲自派到我们锦湖苑来的,江董看中的人才,我们也不能放着浪费吧,是不是……周经理,你来说说。”

    最后两句是对周子言说的。

    夏明珠这些给在座的管理干部们放了三个很明白的信号:一,周子言是董事长江百歌派来的人,他要干什么,她阻止不了。二,周子言否定了以前的广告方案,重新选了新的方案。三,周子言跟她定了保证,大约就是签“生死状”之类的东西。

    夏明珠手段确实很毒,而且很高明,昨天通过,今天就把这事情推得干干净净的,让他自己在众人面前把“军令状”摆出来,大家是见证,以后失败或者没达到预期,他一是要走人,二是要背责任。

    另外夏明珠也隐隐把话意说出来了,周子言是江百歌派到锦湖苑来的,她不能阻止他,广告方案的改变,也是他挡了有些人的利益,要找找他周子言去。

    一箭好几雕啊,周子言明知她的阴谋,但却还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按她的意思说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逆袭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逆袭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逆袭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袭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