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172、把你的户口握在手中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少独爱闪婚萌妻最新章节 172、把你的户口握在手中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驼色高领衫,外面套着浅粉色大衣,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和小白鞋。看到网

    可能因为紧张,亦或是激动,白皙的手紧紧握着手提包,素净的脸上挂着浅笑,就这么一步步走过来。

    厉泽川倚在车边,手里夹着烟,抬眼看到她眼底也噙了笑意。

    在她靠近之前灭了烟,抬手将她搂在怀中,低声说:“为我打扮的?”

    岑曼曼摇头,不好意思地回:“就是……前两天新买了件衣服,想穿给你看。”

    她是很少穿大衣的,虽然比棉服和羽绒服好看,却没有它们暖和。只是上周陪许娇逛街,鬼使神差地买下了这件衣服,当时心里想着:他应该会喜欢吧。

    “很好看。”厉泽川不吝赞赏,笑意不减。

    两人相拥一会后,厉泽川打开车门,替她系上安全带,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温声问:“早上想吃点什么?”

    因为见到他,做什么都觉得很好,她答道:“都行,你决定就好。”

    厉泽川笑了笑,驱车驶离公寓。

    那辆黑色UV离开没一会儿,许娇从花坛一侧出来,她的手里握着手机,脸上是震惊、嫉妒和不知所措。

    今天她闹肚子,所以睡得一直不好,听到她起床的动静,出来想问她这么早准备去哪,岂料她背着包出了门,都没有看到她。

    女人的直觉很准,出于好奇她才跟了下来,刚开始只是看到了那辆车,觉得很眼熟,仔细一看发现车旁站在人,而岑曼曼就这么径自走过去,被他揽在了怀里。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岑曼曼只是和她一样的打工妹,只是家在珠城,后来知道她认识倪初夏并且关系很好,就清楚她是不一样的。

    再后来张总助替她请假,周颖来公司也直奔她去,那时候看张总助紧张,以为她和张钊有一腿,却没想到真正和她在一起的是厉总。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在珠城举目无亲,是把岑曼曼当做朋友的,只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就是和她亲近不了,现在想来,或许是她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配成为她的朋友吧。

    许娇垂下眼,收起手机转身上楼。

    *

    黑色UV最终停在一家早餐店外,岑曼曼是第一次来这里,坐下后还在打量。

    说是早餐厅,却比一般的咖啡馆装潢还要别致,能看出开这家店老板的品味很高。

    厉泽川拿了菜单,也没询问她的意见,三两下把餐点点好,长腿交叠,显然是这里的常客。

    “这里有名的是港式点心,等会尝尝看。”厉泽川目光柔和地落在她身上,长发被扎起来,有几缕碎发耷拉在两侧,很乖巧。

    岑曼曼点头应下,在对上他的视线时,羞赫地别开眼,握着被子喝热水。

    “嘶……”没料到水是开的,把舌头烫到。

    厉泽川接过她手里的被子,无奈开口,“慢点,没人和你抢。”

    各种狼狈的事情都能被他撞到,岑曼曼舒了口气,觉得就这样吧,她缺点挺多,全部暴露出来也好,省得每次都觉得难为情。

    想通这一点,岑曼曼抿唇笑了笑,抬眼直视过去。

    男人已经收回了看她的视线,拿起纸杯替她来回兑水,降低水温。

    他做事很认真,即使是最简单的事情,目光也很专注。修长的手握着杯子,动作不紧不慢,优雅又令人感动。

    因为气温较低,数十次后,他将被子重新放到她面前,低声说:“喝吧,不烫了。”

    岑曼曼只是呆愣地看着他,也没有要喝的意思。

    “怎么了?”

    她摇头,端起杯子,很慢地将水喝完。

    用过早餐,厉泽川也没急着回去,开着车在路上转悠,遇到红灯时,偏头问:“听张钊说周末带亦航去水族馆了?”

    “嗯,亦航的老师布置作业介绍海洋里的动物,那天正好有空就带他去了。”她也一直想去,从小的愿望。

    半天没听他说话,她转头看过去,“我和杨阿姨打过招呼,亦航也很乖……”

    “别想多,我是在想等会要带你去哪。”前些年还和朋友经常聚一起玩,后来公司扩展版图,时间变得很紧,一时还真想不来珠城有什么地方适合约会。

    “不回家吗?”岑曼曼问出这句话,有些懊恼,补了句,“我是说,嗯,林间别墅。”

    这么一说,更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厉泽川笑起来,低声、短促,却能察觉出他此刻心情很愉悦。

    “今天不用上班,想去哪玩?”车子重新启动,他问。

    被他的笑弄的面红耳赤,乍一听他这么说,还觉得不敢相信,偏头看他与平常无异,问道:“我能随便定地点?”

    “嗯,这两天都归你,随便定。”厉泽川说完,刻意看了她一眼。

    岑曼曼靠在座椅上想很久,最后拿出手机,打开了备忘录,往下翻看,说道:“上午去张公山,下午想去海滩,晚上吃饭过后去看场电影。”

    厉泽川饶有兴味地问:“计划都订好了?”

    “嗯。”岑曼曼清咳掩盖此时的心情,“就是怕两人在一起不知道该做什么,就把能做的事情都记下来,现在用上了。”

    “好,都听你的。”厉泽川把导航打开,定位目的地是张公山。

    他们现在的位置离目的地并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停车花了一些时间,真正进景区的时候是上午九点钟。

    景区里,有很多老人,或玩着箜篌,或踢毽子,倒是很悠闲自在。

    像厉泽川和岑曼曼刻意来爬上的人也有,都是周边大学的学生,三俩成群,大多数是情侣。

    这座山并不高,且有搭建好的石阶,爬山并不累人。

    刚开始厉泽川是落后一步,到后来岑曼曼体力消耗,和他并肩,半小时后,干脆坐在一边的大石头上歇着不动了。

    男人站在一边,看着她微张小嘴,费力地喘气,也知道她是累着了,伸手将她拉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好多人在这。”岑曼曼想起身,却被他按住。

    “就坐在我腿上,石头很凉,最近不是不舒服吗?”

    看他一本正经,没有丝毫的过分行为,她也不挣扎,只是想到他说的‘不舒服’,耳廓有些泛红,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你还记得呢?”

    那时候她肚子难受,被他撞见后,抱着她回到公寓,已经过去很久,没想到他还能记得。

    “嗯,你的事我都记得。”

    厉泽川偏头,精准地找到她的唇,含住后就不愿放开了。

    男人在这一方面天生就比女人要热情,面对他突然的吻,岑曼曼愣了一会儿,缓缓闭上眼攀住他的脖颈。

    这无疑是对他的邀请,他大手探在腰间,将她拉近更加贴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两人气息有些不稳,却都没有人停下来。

    “哇塞,这个体位不错,有点高难度。”

    “妈的,你太黄暴了!不就接个吻吗?”

    “……”

    听到小声地探讨声,岑曼曼抓紧他的前襟,错开唇,将头埋进他肩侧,羞赫开口,“有人看着。”

    厉泽川稳住气息,抬眼望过去,看到一群男女结伴的大学生,也没在意,低声说:“陌生人而已,不用在意。”

    说完,他将她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继续上山。

    他的手很大很暖,几乎能将她的手完全包住。岑曼曼低头看着两只牵起来的手,抿唇笑起来,另一只手也攀上了他的胳膊,孩子气地把重量倚在他身上。

    走了一会,岑曼曼问:“这样你会不会很累?”

    “你那点重量还累不到我。”厉泽川将塞进裤兜的手抽出来,捋好她被风吹乱的头发。

    “哦。”岑曼曼点头,继续走着,没一会儿又说:“好像不应该来爬山的,你赶飞机回来,一定累了。”

    “没有,在飞机上睡了,现在不困。”

    厉泽川停下步子,刚要开口让她尽情地玩,就被落在后面的那群人的吵闹声打断。

    “哎,岑曼曼?”

    其中一位女同学停下来,径自走了过来,“你是岑曼曼,岑学姐,对吗?”

    岑曼曼点头,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想她是哪位,怎么会认识自己?

    “啊,我是林怡珺。”女同学介绍自己,红着脸说:“学姐,我和你是一个大学的,只不才刚入学。”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她在学校一向中规中矩,不可能有名到低她四届的学妹会认识她。

    “我住在你以前住过的宿舍,床上挂着牌子,所以就认识你了。”林怡珺是很健谈的姑娘,三两句话便将事情原委说清楚,然后笑着说:“学姐,你比照片上要漂亮。”

    “谢谢。”岑曼曼笑着回:“你也很漂亮。”

    “这位是?”林怡珺注意到她身边的男人,西装笔挺地站在那里,很难不让人注意。只是,她看向厉泽川的眼神并不单纯是看到帅哥的那种,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至少,岑曼曼并不喜欢她这种眼神,她只是笑了笑,并未介绍。

    林怡珺是聪明人,看出她并不想多谈关于身侧男人的事,发出邀请,“学姐,既然遇到了,就一起上山吧,还能有个伴。”

    “不用了,你们去玩吧。”

    岑曼曼拒绝的原因有二,第一是觉得她和那群人不认识,就这么加入很尴尬,第二是因为厉泽川,她不想浪费和他相处的时间。

    待林怡珺和她的那群同学先一步上山后,岑曼曼抬头看了眼身侧的男人,说道:“我们下去吧。”

    厉泽川看了眼上山的路,缓声说道:“再走十分钟就能到山顶,确定不去了?”

    岑曼曼意味不明“嗯”了声,拽着他的手向山下走去。

    下山后,厉泽川开车过来,等她坐上车,好笑地问:“怎么不开心了?”

    刚开始不是挺好,遇到那群人之后,好像就开始闷闷不。

    “你会不会对我半途而废的行为有意见?”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看到林怡珺的时候,就很不安,即使她一直在笑,却感觉她并不如表面那么友善,尤其是在看到她打量厉泽川的眼神,心里就更加不舒服。

    可是,这些她该怎么和他提?提出来,或许他会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毕竟人家什么都没有做。

    厉泽川没说话,只是笑。

    “我其实……”

    “山上也没什么可看的,孤零零的一座塔,还没有厉氏大楼高。”厉泽川没让她说完,只是腾出一只手握着她,“不需要解释,论半途而废我做的绝对比你要多。”

    中午吃饭的地点也是厉泽川定的,是一家以海鲜为主的餐厅。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厉泽川开口,“出去抽支烟,在这等我。”

    见她点头,他才起身离开包间。

    站在吸烟区点了支烟,看着不远处走来的人,眼眸转深,吐出烟雾开腔:“还要跟到什么时候?”

    “我还以为你没认出我呢?”

    厉泽川收回视线,“的确没认出来。”

    “你!”林怡珺冲到他身边,咬牙说道:“那个女人是谁?”

    “与你无关。”

    听到他不咸不淡的声音,林怡珺轻笑了两声,“你不说是吧,那我进去问她。”

    “站住。”厉泽川转过身,目光转冷看向她,“你以什么身份在这里说这些话?”

    “我……你和她搅在一起,她哪一点比得过我姑姑了?”林怡珺看出他生气了,气焰灭了很多。

    “没有可比性。”厉泽川碾灭了烟蒂,扔在一边的烟灰缸里,抬眼看过去,眼中带着警告。

    到底是年龄小,对上他的眼神后,心里害怕,哀求地说:“姑父,我姑姑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们见面好好谈谈行吗?”

    厉泽川拧眉看着她,沉声说:“我和你姑姑是协议离婚,没什么好谈的。”

    “可是……可是你们有孩子,她在国外很惦记小亦航,也很想你。”林怡珺余光看到那抹粉色走过来,伸手拉住厉泽川的衣袖,声音提高说道:“姑父,姑姑还是爱着你的,她当年是被逼无奈才会离开你,只要你同意,你们可以复婚……”

    厉泽川下意识向后看,目光和站在不远处的岑曼曼对视,有些诧异,也只是片刻,他拂开林怡珺的手,跨步走过去。

    “可以走了吗?”岑曼曼出声询问,面上并无异样。

    厉泽川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走出餐厅。

    林怡珺看着他们离开,脸色陡然变得难看,径自跟了过去,一把握住岑曼曼另一只手,“你站住!”

    “岑曼曼,你傍上我姑父是不是很自傲?厉氏总裁,随便给你一张卡,你一辈子吃穿都不用愁了……”

    “给我住嘴。”厉泽川推开她,将岑曼曼护在身后,“你闹够了没有?是卢静雅让你过来这么做的?”

    “不是,我姑姑……”

    “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再让我听到从你嘴巴里冒出辱骂她的话,你就滚出珠城!”说完,他搂着岑曼曼去了车旁。

    坐上车后,脸色都未缓和下来。

    只有他自己知道,生气不仅是因为林怡珺的无理取闹,还因为岑曼曼的淡然。他以为她至少会问一句,也能让他有解释的机会。

    这样,气氛凝滞,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何说起。

    “不开车吗?”

    这是岑曼曼说的第二句话,依旧是问话,听不出她此刻的情绪。

    厉泽川开车上路,几次想开口打破沉默,见她乖巧的模样,又不忍提及上一段失败的婚姻。

    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原来横在两人之间的都是来自于他这方面。周颖的问题还未解决,又意外碰到了林怡珺,想到岑曼曼的性子,不禁觉得头疼。

    他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揉着眉心。

    “头疼?”岑曼曼看着他,眼底有担忧,抿唇说道:“把车停下吧,我来开。”

    “没事。”因为在开车,不能时刻注意她的表情,干脆找了路口拐进去,将车停了下来。

    岑曼曼以为他是头疼,解开安全带伸手替他揉着太阳穴,“疼得很厉害?还是去医院看看。”

    “曼曼,刚刚的事情……”

    “不用和我解释。”岑曼曼看向他,抿唇笑起来。

    她的皮肤很白,因为离得近,厉泽川都能看到她眼下很细的血管,光滑的肌肤,像极了白瓷娃娃。

    他抬手抚上她的脸,将她扣在怀里,吻住她的唇,几番缠绵辗转后,低声说:“对不起,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岑曼曼缓慢地眨眼,轻声说:“女人的直觉还是挺准的,看到林怡珺的第一眼,就挺不舒服,当时你没认出她?”

    厉泽川摇头,“察觉到她一直跟着,才有所怀疑。”

    卢静雅有侄女他是知道,也见过,只是六年的时间过去,改变不了他的容貌,却能让小姑娘长大,自然没有认出来。

    “她长得挺漂亮,姑姑会更漂亮吧。”岑曼曼问完就后悔了,明明心里已经决定不去说触碰他的过去,怎么最后还是扯到了前任?

    许是没料到她会问,厉泽川愣了一下,开口说:“忘了。”

    “骗人!”岑曼曼说完咬着下唇。

    “不论她长得如何,我和她已经散了,这些都不重要。”

    岑曼曼靠在他胸口,目光有些放空,其实看厉亦航,多少能想象出他妈妈的模样,会比她要好看。

    “以后我和你分开,你也会对现任说忘了我的模样?”

    “想什么?”厉泽川语气有些不好,皱着眉问:“是不是随时做好了分手的准备?”

    “我只是问问。”岑曼曼说完,抿唇离开他的怀抱,重新坐回副驾驶。

    刚刚缓和的气氛,好像就这么冷下去。

    岑曼曼觉得好无力,明明想表达的意思并不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有过去,在未和厉泽川在一起的时候,得知他离异带着孩子,会觉得难以相信,毕竟这样的男人有谁会舍得离开。

    等在一起之后,想法就随之变了,甚至还会感谢那个放弃他的女人,等意识到自己有这个想法时,她会觉得自己很坏,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关于分手,她的确一直都做了准备,就像是会遇到他的前妻一样,做好了准备。

    因为提前做了准备,所以在听完林怡珺故意说得那番话时,她并没有觉得难以接受,反而心里会觉得堵得慌,如果她的姑姑真的爱他,当初为什么选择离开,还丢下了那么可爱的亦航?

    静默良久,厉泽川将车子重新汇入车道,不发一言地开车。

    岑曼曼靠在窗户,盯着外面发愣,当意识到景物越来越熟悉的时候,她蓦然回头看着他,“我……我们要去哪?”

    “岑家。”

    厉泽川说完便紧抿唇,面容肃静。

    “去做什么?”岑曼曼双手有些发抖,心里很排斥去岑家。

    厉泽川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握住了她的手,让她安心。

    车子最终停在岑家别墅外,厉泽川牵着岑曼曼下车,才开口解释:“本来想跟着你能接受的节奏走下去,但为了避免横生枝节,还是决定先把你的户口握在手中。”

    ------题外话------

    感谢

    嘟嘟蛋蛋1月票

    鱼儿游y5鲜花

    夏王乖乖1月票

    百里无风1月票

    ngger19861月票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少独爱闪婚萌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少独爱闪婚萌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少独爱闪婚萌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