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31 陆家的男人从来不写检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31 陆家的男人从来不写检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我是让你从浴室出去!我自己洗!”

    “刚才不是说疼吗,我帮你按按。哦亲”说着,陆自衡便将她放进了浴缸,然后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刚才在车里亲热的时候,他本来也就没脱衣服,只不过衬衫有些皱巴巴的,胸前也是她留下的各种不明液体。

    冉羽转过身,缩着身子,气呼呼的不看他。

    很快,水位猛的上升,紧接着,她整个人就被他抱了起来,然后放在他的腿上坐着。

    水下面,两人毫无寸缕却地紧贴着,身后就是他温热宽广的怀抱。

    她骨架纤小,在他怀里的时候,仿佛是为彼此量身订造,两人的身材有着说不出的契合。

    冉羽却依然冷着张脸不说话。

    “怎么了这是?”陆自衡看着小丫头倔强的小脸,眉心微拧。

    因为之前做了一次,她的皮肤还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映衬着浴室的热气,整个人粉粉嫩嫩,娇艳欲滴,看的人心猿意马,蠢蠢欲动。

    事实上,他也真的是付诸行动了。

    伸手将她的身子托起,刚要……

    “不准碰我!”冉羽猛地推开他,浴缸里瞬间水花四溅。

    “乖,再做一次。”陆自衡诱哄的说道,“就一次好不好?”

    “不好!”冉羽义正言辞,“我还没有原谅你!”

    “刚才不是都解释过了?”

    “那我问你,为什么以前都不告诉我。”

    “你没问。”

    “……”冉羽咬牙,“那为什么上次去美国的时候,你都不带我去看你的师父?”

    陆自衡低头,亲亲她撅起的小嘴,“宝贝,等师父醒来,我保证第一时间带你去见他,好不好?”

    冉羽:“……”

    醒来?

    都植物人了,还会醒来吗?

    又是一句空头支票而已。

    不过,这些话她终究没说,虽然心里还是别扭的很。

    “现在不生气了吧?”陆自衡说着,又开始抱着她不停的磨蹭。

    冉羽顿时浑身气不打一处来。

    感情他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做那种事而已吗?

    把她当成什么了?

    发泄兽欲的工具吗?

    她拼命地把身子往上缩,手脚并用的挣扎,“说了还没原谅你,不准碰我!”

    陆自衡无奈了,却不肯松手,“那你说,到底还想要怎么样?”

    冉羽脱口而出,“写检讨!”

    陆自衡:“……”

    写检讨是什么鬼?

    “谁让你做事情都不跟我报备,也不跟我说实话,必须写检讨!”

    陆自衡黑着脸,“陆家的男人从来不写检讨!”

    “那以后你就自己撸!”冉羽再次脱口而出。

    陆自衡:“……”

    “写不写?”冉羽瞪他。

    陆自衡眯了眯眼,“这阵子没管你,皮痒了是不是?”

    说着,再也没有客气,直接压着她的身子……

    愉悦的时刻瞬间被点燃。

    冉羽气的又哭了,“禽兽,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离婚了呜呜呜呜呜呜!”

    “说了不准喊离婚!”

    “就离!你天天欺负我!”

    “老公这是在疼你知道吗?”

    “不知道。”

    “还犟!”

    随着他的动作,冉羽猛地发出了一声轻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翌日,早晨。

    二楼的卧室。

    冉羽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趴在了某个男人的身上,腰被他紧紧的搂着,浑身酸痛!

    下面……

    更是感觉诡异。

    待意识到那是什么,她头皮一炸,红着脸大骂,“草泥马!”

    “宝贝又说脏话。”陆自衡说着,很快付诸行动。

    冉羽:“……”

    这货是禽兽!

    真的是禽兽!

    居然一整夜都……

    “宝贝。”陆自衡的声音里充满了餍足的爽快感,“舒服吗?”

    冉羽咬着牙,不肯发出声音。

    “嗯。”陆自衡却先自己舒服的哼了起来。

    冉羽把眼睛闭上,咬着嘴唇,极力忽略各种感官上的强烈刺激。

    终于……

    完事了。

    冉羽直接缩着身子一咕噜滚到了床角,把自己蜷成了一个虾米。

    陆自衡刚把手伸过来……

    “不许碰我!”冉羽失声尖叫。

    “你又怎么了?”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陆自衡不耐烦的皱着眉,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说了不许碰我!”冉羽猛地把他手拍掉。

    完事,随手抓过边上的浴巾往身上一裹,跳下床,几步就冲进了浴室,“啪”一下将门撞上。

    陆自衡眉头紧皱,本想去哄的,但转念一想,刚起了一半的身子又躺了回去。

    真的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

    晾晾再说……

    浴室里,冉羽将门反锁后,把浴缸开满热水躺了进去。

    闭上眼,酸涩不已的身子总算稍微舒服了些。

    从昨晚到刚才,从车里到浴室,再到床上……

    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做了多少次了,反正身子现在已经彻底散架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砰砰砰”地敲响。

    冉羽被惊醒,睁开眼,发现浴缸里的水已经凉了,身子更是冷的发抖。

    “还不出来?”陆自衡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进来。

    冉羽忍着寒意缩在水下,不出声。

    “小羽?”敲门声更大了一些。

    冉羽依然不出声。

    “再不说话我砸门了!”

    冉羽:“……”

    咬咬牙,她终于开口,“今天上午没课,你走吧。”

    “不吃早饭了?”

    陆自衡这话一说出口,也觉得自己够没出息的。

    果然是伺候这丫头伺候成习惯了?

    还好,冉羽的声音立刻从浴室内传来,“不吃!你走吧。”

    “……”陆自衡眉头紧皱,看了眼时间,他说道,“今天王妈会过来,想吃什么,让她帮你做。”

    “知道了!”冉羽不耐烦的说道。

    陆自衡:“……”

    站了一会,他终于抬脚离开。

    听着外面没动静了,又过了十几分钟,冉羽才起身,捞过浴巾将身子都擦干净,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看,大床上的被子,床单,包括枕头居然都被换了一套全新的。

    洁癖狂!

    禽兽!

    混蛋!

    流氓!

    王八蛋!

    死变态!

    不要脸!

    ……

    把所有能想到的骂人的词全部说了一遍,冉羽揉着酸痛的腰,撑着昏沉的脑袋,歪歪扭扭的走了过去,揭开被子就躺下去睡着了……

    陆自衡在早晨九点到了公司。

    走出电梯,就看到陆南城正站在秘书室里吩咐事情,他神采飞扬,一身光鲜,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两人互看一眼。

    唔,幸福的婚姻生活,其实总是很相似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三少。”到了办公室门口,宫牧兴奋的迎了过来,“三少您终于回来了。”

    陆自衡挑了下眉,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把最近的几个项目进展情况都汇报一下。”

    “是。”

    宫牧立刻回去拿了电脑,旋即又进入总裁办公室,开始了冗长的汇报工作。

    一个小时后,宫牧离开。

    陆自衡在办公室打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

    11点整,他来到大会议室,参加陆氏集团一月一度的工作计划会议。

    会议过半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陆老爷子有些不满,皱着眉,看着宫牧走了进来。

    “董事长,不好意思。”宫牧一脸的歉意和忐忑,迅速走到陆自衡身边,低头耳语了几句。

    下一秒,陆自衡直接起身。

    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陆老爷子目瞪口呆,“混账,他做什么去?”

    宫牧忙开口,“董事长,总裁夫人突然晕倒进医院了,所以……”

    陆老爷子:“……”

    这个没出息的混小子!

    陆南城则微微挑眉,薄唇勾了勾……

    陆自衡匆匆赶到封安医院,一进门,就看到冉羽穿着病号服蔫蔫的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手上还打着吊针。

    看到他的时候,立刻就把头给扭了过去。

    俨然是还在生气。

    “先生!”王妈忙起身。

    “怎么回事?”陆自衡眉头紧皱,走到床边,看着冉羽的脸。

    “我到别墅的时候,敲门太太都不吱声,本来以为是在睡觉,谁知快中午了还不起来,我这才觉得不对劲,拿了钥匙开门进去一看,才发现居然是发烧了,所以我就立刻把她送来医院了。”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烧到三十八度多了,幸亏送来的早,等打完两瓶吊针,如果烧退了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好,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好。”

    王妈点头,“那我先回去给太太做点吃的,等会儿再送来。”

    “嗯。”

    等王妈离开,房门关上,陆自衡在病床边坐下。

    看着小丫头倔强的表情,然后伸手……

    刚碰到她放在被子上的小手,冉羽猛地就把手缩了回去,声音沙哑的说道,“不要你管!”

    陆自衡顿时觉得头更疼了。

    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开口说道,“是不是非要把我气死才开心?”

    冉羽不说话。

    依然看都不看他。

    许久。

    陆自衡再度开口,“就这么想要开小黑?”

    冉羽心里一跳,但还是保持高冷姿态,不说话。

    陆自衡长叹口气,终于说道,“好,我答应你,回头出院了就让你开小黑。”

    冉羽先是一愣,然后,缓缓地转过头,猫眼惊讶的看着他。

    这就可以开小黑了?

    因为她发烧了吗?

    卧槽,早知道发烧能让愿望成真,何苦还用等这么长时间?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陆自衡的声音继续响起,“还要写检讨是吧?多少字?”

    冉羽又是一愣。

    卧槽,这这这……

    居然连写检讨这种事都答应了?

    “吓傻了?”陆自衡伸手,摸摸她的脸。

    这一次,冉羽没有躲,任由他的手指在脸颊上抚摸着。

    陆自衡也总算松了口气。

    感觉到触感有些凉,他更是直接过去坐在病床上,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在怀里坐好,就这么搂着她轻声细语的哄道,“你说你就不能让我安心是不是?洗个澡也能发烧?发烧了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万一烧坏脑子了怎么办?本来就智商余额不足……”

    冉羽眨巴眨巴眼,居然没有反驳,而是问道,“真的答应让我开小黑了吗?”

    陆自衡眯着眼,虽然不爽,但还是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每次说回美国都是在骗我!”

    “……”陆自衡抿了下薄唇,道,“以后都不会了。”

    冉羽看着他,“那你还要写3字的检讨。”

    陆自衡眉头一皱,“这么多字?”

    “谁让那天你说要推迟回来,我不开心,所以就翘课了,老师让写3字的检讨,不然学期末要重修!”

    陆自衡:“……”

    所以是赖在他头上了是不是?

    “你到底写不写?”冉羽吼,只是因为声音哑哑的,显得有气无力。

    陆自衡一听心就软了,认命的叹气,“写。”

    冉羽吸吸鼻子,这才舒舒服服的靠在他怀里,继续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头晕。”

    “那就再睡会儿。”陆自衡说着,拉起被子,将她整个人都裹住。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大,昨天也是他不注意,先是车上要了一次,她出了汗,回家又来回折腾了两次,难怪会受凉。

    低头亲亲她红肿的眼皮,陆自衡心中盛满自责,这会儿,真是什么都不计较了……

    连挂了两瓶水后,冉羽闭着眼,乖巧的睡着了。

    陆自衡起身来到外面,拿着手机回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包括老宅打过来的。

    可能是陆老爷子给家里说了,知道冉羽发烧,陆老太太立刻就说要过来探望,陆自衡说道,“不用,下午退烧就回家了。”

    陆老太太立刻在那边吼,“你不回来她天天活蹦乱跳的,你一回来她就发烧!一定是你个混小子欺负她了是不是?”

    陆自衡自知理亏,老老实实地不说话,任由老人家在电话里发泄。

    最后,还得答应出院就带冉羽回老宅住,陆老太太总算满意,这才挂断了电话。

    刚放下手机,身后响起了季卿的声音,“自衡?”

    “伯母。”陆自衡转身,看着她手里的保温壶,“伯父身体还好吗?”

    季卿叹了口气,“还在休养。”

    陆自衡点了点头,干脆跟着她一起朝封鹏的病房走去……

    113号病房里,封鹏正躺在床上,房间里放着舒缓的轻音,桌上到处都摆放着营养品,水果,还有各种的绿植。

    “老公,自衡来看你了。”季卿提着保温壶过去。

    封鹏转过头,对着陆自衡笑了笑。

    眼前的封鹏气色不太好,虽然收拾得很干净,看起来却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似的。

    所谓“病来如山倒”,平日里看着很健康,这会儿,却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精气神。

    等季卿喂完封鹏吃完午餐,到了外面,她便说道,“不用担心,小安说了,只要老封好好卧床静养,以后会慢慢好转的。”

    陆自衡点头。

    “对了,你怎么也在这儿?”

    “哦。”陆自衡挑挑眉,简略回答,“老婆发烧了。”

    “是小羽吗?怎么好端端地发烧了?”

    陆自衡咳咳两声,“早晚温差大,没注意受凉了。”

    “那可得多注意点了,别因为年轻就不在意,以后你们还打算要孩子,就得好好照顾着,女孩子尤其不能受凉。”季卿说的语重心长,尤其想到远在巴黎的女儿,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陆自衡边听边点头,姿态放的很低……

    再度回到病房,冉羽已经醒了,眯着眼,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感觉怎么样?”陆自衡走到床边,伸手摸摸她的脑门。

    还是有些烫。

    将被子往上拉拉,却遭来她的抗议,“热。”

    “热了才好,出汗的话,好的快。”

    冉羽撇撇小嘴,“我手机呢?”

    “要手机做什么?”

    冉羽说道,“给同学打电话请假,今天下午有课,不去的话又要被记过了。”

    “既然知道有课,还敢生病?”

    “禽兽,那还不都是因为你……”

    想到昨晚被他翻过来调过去的来回折腾,冉羽脸红,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我什么?”看到她恢复活力,陆自衡的心情也好了些,他直接在床边坐下,低头,就想去亲她。

    “啊啊啊啊啊混蛋,我还是个病人!”

    “老公亲亲就好了。”

    “不要……唔!”

    “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冉羽忙推开趴在身上的男人。

    陆自衡不悦的起身,将衬衫理了理,淡然开口,“进来。”

    门开了,封辰安微笑着走了进来。

    秋日午后的阳光洒在地板上,泛起一片金色,他一身白衣飘飘,干净整洁,就这么微笑从容的走了进来,颇有种古装剧里俊气少年郎的感觉。

    “刚才听我妈说三嫂发烧住院了?怎么样?现在烧退了没有?”到跟前,封辰安问道。

    “好多了。”冉羽有点尴尬,说话的时候,感觉某人霸道的味道还在自己的嘴巴里面……咳咳咳。

    “等会儿阿昇他们也过来。”

    冉羽一愣,“过来干嘛?”

    “探病啊。”封辰安说的理所当然。

    冉羽:“……”

    她不过就是发了个小烧而已……

    半个小时后,果然,一大帮人陆陆续续的过来了,除了韩禛,燕南昇,郁聿庭,齐承灏,还包括刚学成归国不久的上官晏。

    据说是已经接手尚冠集团做总裁了,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瞧着居然比同龄的封辰安显着还稳重些。

    齐承灏放下东西,可能是娱公司的事情多,刚坐下没多久,就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至于其他人……

    “小羽妹妹真可怜,陆三不回来的时候,独守空房,孤枕难眠,这陆三一回来,啧啧啧,小身子板扛不住了吧。”韩禛坐在沙发上,翘着修长双腿,笑的颇有深意。

    “看来某人真的是个禽兽,禽兽不如啊!”郁聿庭也在一旁搭茬。

    燕南昇则恨的牙痒痒,尤其看到陆自衡坐在床边给冉羽喂切好的水果,那副温柔耐心的模样,气的他直接将手机一拍,“发烧而已,又不是手不能动,秀什么恩爱,辣眼睛!”

    “你可以走,没人拦你。”陆自衡说着,又叉起一块哈密瓜放进冉羽的小嘴。

    冉羽立刻一口咬住,吃的笑眯眯,甜蜜蜜的。

    燕南昇眼角抽搐,嘴角更是抖的厉害,一个忍不住,“嚯”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别走啊阿昇。”上官晏第一个拉住他,“我回国后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都在,大家坐下来好好聊聊。”

    燕南昇轻咳一声,便踩着这个台阶,又坐了回去。

    谁知这时韩禛又来了一句,“嫌弃别人秀恩爱辣眼睛,就赶紧找一个呗。”

    燕南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傲娇的表示,“哥决定了,这几年,都要保持单身!”

    一石惊起千层浪,众人纷纷惊讶:

    “卧槽,真的假的?”

    “阿昇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真的不谈女朋友了?”

    “受什么刺激了?”

    ------题外话------

    为了不当撸三,陆禽兽也是忍辱负重~

    1万了,准备开启领养,回头跟管理商量下,大家可以想想自己想要领养谁哦~

    最后再吼一声月票,(╯3╰)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萌妻高高在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妻高高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妻高高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