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7 她到底是哪里影响到陆家的脸面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27 她到底是哪里影响到陆家的脸面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我有问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吗?”冉桐声音淡然。

    陆南城:“……”

    冉羽:“……”

    罪过啊罪过,早知道今天晚上就不去什么劳什子的酒吧了,自己倒霉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影响到了别人的婚姻关系,唉。

    “对了。”她只好转移话题,“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们都不要跟陆禽兽说啊,还有家里的人也千万别说啊,我怕他们担心。”

    陆南城轻咳一声,摆出长辈的姿态开始教训:“想喝酒就回家喝,家里又不是没酒,不然就去罪夜,或者是金地,全都是你老公名下的产业,没人陪就去找阿禛他们,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到处乱跑,尤其是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人心险恶,就不怕出事?万一真的出了事怎么办?做事情的时候不要由着一时冲动,要多考虑下后果……”

    冉羽翻翻白眼,很想收回先前的愧疚。

    果然陆家的男人就是喜欢说教!

    从陆老爷子到陆自衡再到陆南城,哼哼。

    “小羽,以后想喝酒的话可以找我,别自己一个人去,你姐夫说得对,的确不太安全。”冉桐也来了一句。

    冉羽嘴角一抽,直接身子往后,葛优瘫!。

    终于回到家,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点多了。

    冉羽跟老太太打了招呼,没敢多停留,只说是学校有活动,刚好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便坐顺风车一起回来了,完事后直接上楼。

    至于冉桐,看着客厅,“萧潜睡觉了吗?”

    “这么晚了,难道还让孩子不睡觉等着你吗?”燕鸣秋语气生硬。

    冉桐弯了弯唇,“不好意思,临时有点儿急事。”

    “桐桐。”燕鸣秋直接打断,“你跟我来一下书房,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冉桐只好起身。

    陆南城这时开口,“妈,你要说什么?”

    “我只是说几句话而已,你那么担心做什么?”燕鸣秋说完,抬脚进入书房。

    冉桐立刻跟上。

    陆南城则挑了下眉,终究是没有跟过去……

    书房。

    冉桐将门关上,一转身,就看到婆婆充满挑剔的目光。

    她笑了笑,站在那不动。

    燕鸣秋仔细的看着这个大儿媳妇,一头及腰的大波浪卷发,妆容较浓,长裙妖娆,身材火辣,外面套了一件红色的风衣,脚上则是一双金色的尖头细高跟鞋。

    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让她满意的。

    “桐桐。”燕鸣秋隐忍着情绪开口,“律师行的工作是不是挺忙的?”

    “还好。”冉桐委婉说道。

    事实上,除了偶然会在周末的时候出去谈案子,自从四月末从日本回来后,她晚上几乎都是不出去的,每晚六点准时下班跟陆南城回来。

    “既然还好,那就不要太操心了。”燕鸣秋说道。

    冉桐笑了笑,“好。”

    燕鸣秋叹息,“其实,我不是那种古板的父母,对儿媳妇没有什么太高的期望,身家背景也无所谓,只要你能跟南城好好儿的,出去的时候,多注意下自己的形象。你要时刻牢记,你是陆家的长孙媳妇儿,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南城和陆家的形象……”

    巴拉巴拉,老话常谈。

    冉桐其实很想问一句,她到底是哪里影响到陆家的脸面了?

    之前风评是不好,但自从结婚以后,她自认严格注意言行举止,就连公司和朋友间的聚会都很少参加了,陆南城或者长辈不管有什么要求她都尽量会配合,甚至搬回老宅这里,也让萧潜在这里陪他们……

    但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直到燕鸣秋终于说完了,更是微笑着点头,“好的妈,我知道了。”

    燕鸣秋皱着眉,心中虽然还是不满,但也只能说道,“光知道没有用,你得落实在行动上。”

    “好。”冉桐继续微笑。

    燕鸣秋起身,“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屋休息吧。”

    “嗯,妈,您也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

    冉桐拉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只有陆南城还坐在那儿,见她出来便站了起来。

    冉桐以为陆南城是在等她,谁知等到了跟前,他却说道,“先等会。”

    “怎么了?”冉桐问。

    陆南城看着身后,等一阵脚步声过来,他开口,“妈,我决定和桐桐带萧潜搬回城南别墅。”

    这话一出,不仅是燕鸣秋愣住,冉桐也有些惊讶。

    “为什么呀?”燕鸣秋急的发问,“这儿住着多方便啊,每天有我帮你照看孩子,你们想吃什么,厨房做也很方便,再说了,你们上下班也近……”

    “距离产生美。”陆南城似笑非笑。

    “什么意思?”燕鸣秋皱眉。

    “妈,住在一起固然方便,但是你总是挑三拣四,你不开心,桐桐也不开心……”

    冉桐一愣。

    燕鸣秋则脸色难看,“南城,你是嫌我说你媳妇儿了是不是?”

    “总之我话放在这了,如果妈你觉得桐桐不好,我就搬回别墅,免得你老人家时间长了,心情积郁,对身体也不好……”

    “南城!”冉桐觉得自己必须开口了,“妈就是跟我随便聊了两句,你别误会。”

    “是吗?”陆南城挑了下眉,“那可能是我误会了。妈,不好意思。”

    燕鸣秋:“……”。

    等陆南城带着冉桐上楼,燕鸣秋也气呼呼的回了房。

    一进屋,就看到丈夫正坐在那戴着眼镜看着杂志。

    她直接过去,将手机往茶几上猛地一放。

    “啪”一声,直接把陆冬青给惊着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燕鸣秋嘴角抽搐的说道,“你儿子,竟然为了桐桐凶我,还威胁我,说要是我再对桐桐说不好的话,他们就带着萧潜搬回去住!”

    “……”陆冬青愣了愣,然后笑了,“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那你别说桐桐不就好了。”

    “怎么能不说?”燕鸣秋一说到这个更气,“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穿衣服更是俗的不行,上一次去参加慎琨的婚礼,居然当场还跟一个男人在大堂里面跳舞,让周围人说三道四不说,那男人还是个做妇科的……”

    “噗!”陆冬青又笑了。

    “你还笑?!”燕鸣秋猛地提高音量。

    “好了好了。”陆冬青放下杂志,“你啊,纯粹就是一天天闲的!之前嫌弃霍许家庭一般,这会儿又嫌弃桐桐穿着打扮,如果实在没事做的话,改天我们一起出去旅旅游。”

    “我要带萧潜,哪有时间跟你去旅游。”

    “鸣秋。”陆冬青看着她,语重心长说道,“以前我也觉得,门当户对很重要,但是这么多年过去,我发现其实都一样,没什么区别。就像是弟妹,当初家里也很一般,可现在呢,秦家也发展起来了。你再说良栋的妻子,好端端的家里突然破了产,当初谁又能料到?世事无常,所以还是感情好,能处得来最重要……”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燕鸣秋直接打断他,“我也没说一定要门当户对,但是……起码这言行举止得多注意点吧?”

    “孩子们还小,不懂的你好好说说,再不行你就教教,反正你一天到晚的没事儿,可以多带她们出去走动走动,参加下聚会,都是可以后期培养的嘛。”陆冬青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燕鸣秋懒得再和他说话了,不过倒是有了启发。

    拿起手机,燕鸣秋便开始约了:

    “喂,瑜红啊?这几天有空吗?”

    “曼婷,周日下午出来吃饭吧。”

    “老封身体怎么样了?好点的话,我带媳妇过去探望探望。”

    陆冬青:“……”

    失笑的摇了摇头,他继续拿起杂志开始看……

    翌日,美国。

    易微澜在满身的酸痛中醒来。

    一睁开眼,她整个人恍惚半天,然后猛地起身。

    这里是……

    她皱着眉。

    她居然就这么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身上毫无遮蔽物,整个客厅也没有人!

    伸手揉着酸痛不已的太阳穴,昨晚的记忆慢慢在脑海中回放。

    她去房间找陆自衡,然后陆自衡走了,然后她又打了辆车,让司机开到了陆家的别墅外面,然后自衡出来了,抱着她进入客厅,他们在沙发上做了很久,再然后……

    再然后她就不记得了。

    可是现在自衡人呢?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

    和上一次一样,满布大大小小的伤痕,可是现在的心情却和之前完全不同。

    虽然陆自衡的那些话还历历在目,但……

    没关系。

    易微澜咬牙告诉自己。

    有了这一夜,她不会后悔。

    拖着酸涩的身子起身,又把丢在地上的衣服都穿了起来,她在别墅里来回走,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抱着疑虑,她走出别墅,推开门,才发现旁边的门牌号上写着三号二栋。

    陆家的门牌号是三号三栋。

    易微澜心头一惊,什么也顾不上了,拔腿就朝着前面的别墅走去。

    到了跟前,她不停拍门,终于有佣人过来。

    “易小姐?”佣人将门打开,“请问……”

    “自衡在吗?”易微澜问道。

    “少爷刚走。”

    “他去哪儿了?”易微澜惊讶。

    “回中国了。”

    “回中国?”易微澜猛地提高音量,“怎么会这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佣人话音刚落,身后响起了秦蕴的声音,“谁在那?”

    易微澜直接推开佣人就往里冲去。

    秦蕴似乎也刚起来不久,身上还穿着居家服,看到她也很惊讶,“微澜?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伯母。”易微澜忙走了过去,“不好意思,我想问……自衡他回国了吗?”

    秦蕴点头,“你南宫叔叔的手术昨天下午结束了,很成功,接下来只需要休养就好,所以我就让自衡先回去了,免得国内事情太多。”

    “那……”易微澜皱着眉,“昨天晚上,自衡他回来了吗?”

    “昨晚?”秦蕴想了想,“没有,他是今天早晨回来的,收拾好东西就走了。”

    易微澜的双眼猛地亮了起来,紧接着,“谢谢伯母,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迅速转身。

    秦蕴一脸莫名,刚想再问,身后,陆霰青的声音传来。

    皱了皱眉,秦蕴只好转身进屋,“来了来了。”。

    易微澜出了院门直接拦车回家。

    到了门口,让佣人出来付了钱,她则进屋。

    “大小姐!”刚进别墅大门,易燃就冲了上来,一脸紧张担忧的看着她,“大小姐,昨晚你……”

    “闭嘴!”易微澜冷着脸,“我的行踪跟你没关系!”

    易燃:“……”

    “微澜!”身后,易夫人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怎么跟你哥说话呢?”

    “他不是我哥。”易微澜说着,过去换鞋。

    易燃站在那,双拳紧握,却没有说话。

    易夫人不悦的开口,“微澜,你这是什么语气,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么说话了?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难道我说错了吗?”易微澜猛地抬头,“他跟我又没有半滴血缘关系,本来就不是我哥!”

    “微澜!”易又辉的声音也响起,他走过来,一脸严肃的说道,“跟你哥哥道歉!”

    “凭什么让我道歉,我又没说错!”易微澜表情执拗,旋即,看着易燃说道,“识相的,就赶紧搬出去住,不要再在这里惹我烦了,我看到你就恶心,想吐,做噩梦!”

    说完,不等易又辉和易夫人做出反应,她直接冲上了楼。

    易燃依然还站在那,脸上却已是一片铁青,牙关咬的紧紧的,额头更是青筋暴突,表情非常的难看。

    “这孩子……”易夫人忙劝慰道,“易燃,你别往心里去,她肯定是心情不好,所以一时冲动,你别生气啊,我现在就上去劝她。”

    刚转身……

    “义母。”易燃的声音响起。

    “啊?”

    “义父。”易燃又喊了一声。

    易又辉皱眉,“易燃,微澜她……”

    “我觉得,我还是搬出去住吧。”易燃终于说道。

    “易燃!”易夫人一脸纠结,“微澜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计较。”

    “不是。”易燃扯了下唇,“我住在这,的确也不太方便,义父义母你们放心,我每周都会回来看你们的。”

    说完,他抬脚朝着里面走去。

    和易家人不同,他的卧室是在一楼。

    说的好听,是为了保护家里人的安全,一楼出入也比较的方便,可如今看来,有些事情,注定了终究还是有所不同的。他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

    不多,也就一个行李箱,便将衣服和重要的物品全都放了进去。

    离开前,他又对着易又辉和易夫人深深鞠了一躬,“义父,义母,这么多年,承蒙你们和大小姐对我的关照,易燃现在虽然要搬出去住,但你们放心,有需要,随时打我的电话,我都会第一时间就赶过来。”

    说完这句话,不顾易又辉和易夫人的拦截和劝阻,他直接离开了易家……

    楼上,易微澜躺在床上,心情还很激动。

    拿起手机,想给陆自衡发个微信,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好友了。

    那又怎么样?

    易微澜不在乎,迅速点了申请好友。

    紧接着,她拨通陆自衡在美国的电话。

    运气好的话,可能还没有登机,谁知,“rry,The,brber,y,ded,t,be,eted,fr,the,ent。”

    这么快就登机了?

    易微澜皱眉。

    正想再发个消息过去,房门被敲响了。

    不耐烦的起身,拉开门,易又辉和易夫人都站在外面,劈头盖脸的便说道:

    “微澜,你跟易燃到底怎么了?”

    “他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搬走?”

    “这么多年,易燃对你怎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说的那些话多伤人……”

    “爸妈!”易微澜猛地打断他们,“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他要搬走就搬走,没人拦着他!”

    “你……”

    “还有。”易微澜又说道,“你们不就是害怕公司将来没有人接手吗?放心吧,以后我会帮你们找到接班人的!”

    夫妻俩先是对视,然后看着她,“微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微澜笑着说道,“总之你们放心,这个接班人,一定会比易燃更优秀!比所有的男人……都优秀!”

    易又辉+易夫人:“……”。

    国际航班。

    陆自衡登机后,便将手机号换了回来,第一时间给冉羽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宝贝,我大概后天到D市。”

    这次回美国是因为南宫夜的身体突然产生了恶化,医院更是直接发了病危通知。

    回来后,他每天就是在医院和家里来回的跑,直到昨天下午,手术成功,他才抽空去参加了酒店的一场晚宴,也得以有空和小丫头联系了一下,没想到……

    居然生气了,还挂他的电话。

    为此,昨晚离开酒店后,他又特意去了趟商场,给她买了一份礼物,只不过……

    陆自衡看着空荡荡的聊天框,眉心微拧。

    但转瞬一向,这会儿是早晨的八点多钟,国内的话,时间应该是晚上接近凌晨了,所以没有回复也正常。

    挑了下眉,他开始看微信里的其他消息。

    大多数都是宫牧发过来的,也有朋友发来的零星消息,点开唯二的两个微信群,都没有任何的新消息。

    陆家的群没有消息正常,毕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在里面发发红包热闹一下。

    至于“八面埋伏”……

    几秒钟后,沉寂数日的微信群内突然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陆自衡:“阿昇怎么退群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

    封辰安:“还真是,阿昇怎么退群了?”

    齐承灏:“丫抽的什么风?”

    郁聿庭:“这小恋失的,打击范围也忒广了点,殃及池鱼了都。”

    郁聿庭:“群主!发表一下观点。”

    须臾。

    韩禛:“DZZ!”

    齐承灏:“……”

    郁聿庭:“……”

    陆自衡:“……”

    封辰安:“什么意思?”

    郁聿庭:“妈的智障。”

    封辰安:“聿庭你骂谁呢?”

    郁聿庭:“DZZ的意思。”

    封辰安:“……”

    齐承灏:“到底怎么回事?”

    封辰安:“唉。”

    齐承灏:“你又叹什么气?”

    封辰安继续:“唉。”

    众人:“……”。

    冉羽隔日一起床就看到了陆自衡前晚发来的微信,不过……

    她直接将手机扔掉,无视!

    骗子!

    **裸的大骗子!

    先说要延期回来,现在又特么的说后天就回来了,把她当什么了?

    忽悠!

    满嘴跑火车的大忽悠!

    也不用问,反正问了他肯定也不会说原因的。

    洗漱完毕,她来到楼下餐厅。

    一众人等都已经坐在那儿吃早餐了,包括两岁多的陆萧潜小朋友。

    陆家人的吃饭时间向来都很准时,尤其是几个老人,其中又以燕鸣秋最为讲究。

    什么时候吃早午晚三顿饭,据说都有科学根据。

    关于进食什么的,也都有相关的科学根据。

    总之,是一个活得很精致,对自己要求也很高的女人。

    冉羽没少在私下里庆幸,自己的婆婆还是挺开明的,没有燕鸣秋那么的一丝不苟,不然相处起来得多累啊。

    “小羽。”

    “啊!”冉羽吓了一跳,忙抬头。

    果然不能在心里面偷说别人坏话,这不……

    燕鸣秋看着她,虽然在笑,但是眼底却依然很冷清,“后天晚上有空吗?”

    “后天晚上?”冉羽想了想,“自衡可能要回来。”

    “自衡后天要回来了?”陆老太太惊讶。

    陆老爷子也看了过来。

    冉羽点头,“嗯,他昨天夜里给我发的消息,说是已经上飞机了。”

    “那霰青他们回来吗?”陆老太太又问。

    “呃。”冉羽只好说道,“他没说,我忘记问了。”

    燕鸣秋笑了笑,“没事,既然自衡回来,那就算了。”

    冉羽:“……哦。”

    “桐桐。”燕鸣秋看向冉桐,“后天晚上,几个姐妹约了我一起去看歌剧,到时,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冉桐点头,“好。”

    冉羽:“……”

    歌剧啊?

    我的妈!

    她忙低头,心中再一次庆幸自己不用去。

    突然,也有点想感谢陆自衡了,幸亏他后天回来,不然她就得去看什么劳什子的歌剧了,到时她肯定会无聊的睡着!

    “什么歌剧?”陆南城突然问了一句。

    “《图兰朵》,只在D市演一场。”燕鸣秋解释。

    “这么珍贵,说的我都想去看了。”陆南城似笑非笑的说道。

    燕鸣秋一愣,“南城,你也想去看?”

    陆南城看着冉桐,“桐桐?”

    “啊?”冉桐一脸莫名。

    “我陪你去看,好不好?”陆南城这话说的莫名苏,尤其是……当着一桌子的长辈面前。

    冉桐眼神微动。

    须臾,她微笑点头,“好啊。”。

    吃过早饭,冉羽匆匆跑到楼上拿了手机和钱包,又跑下来。

    “小羽。”陆南城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冉羽只好停下脚步,又跑回去,“有事吗?”

    “等一下,我开车顺路送你。”

    “哈?”冉羽眨巴眨巴眼,“好啊。”

    她笑着走进客厅,“要等多久?”

    “1分钟,桐桐马上下来。”

    “嗯。”冉羽说着,摸了摸正蹲在小板凳上专心致志玩变形金刚的小包子。

    陆萧潜抬起头,瞅了瞅她,便继续低头和手里的变形金刚作斗争。

    1分钟后,冉桐下来了。

    依然是一身亮眼的红,精致的妆,光彩照人的像是T台上高冷又漂亮的女模特。

    只不过要离开时陆萧潜又依依不舍了,最后还是燕鸣秋把孩子抱进书房,三人这才得以出门。

    坐上车后,陆南城便开口,“小羽,离那个卓曜远点。”

    冉羽一愣。

    冉桐淡淡的说道,“什么意思?”

    陆南城挑眉,“卓曜这人吧,情商有点低。”

    “噗!”冉羽差点喷饭。

    冉桐:“……”

    ------题外话------

    渣男陆禽兽回来了~

    求月票~

    今天我如此勤奋,晚上二更哈~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萌妻高高在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妻高高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妻高高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