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7老婆等不及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87老婆等不及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等冉东魁离开,秦易一步上前,走到冉羽跟前,“小羽,你别误会。”

    “误会什么?”冉羽皱眉。

    “我跟语柔其实已经分手了。”

    冉羽翻白眼,“秦易,我真的很好奇,你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秦易有些发懵。

    “究竟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你这种自恃过高,自我感觉太好,又听不懂人话的男人呢?”

    秦易脸色难看,“小羽,我真的只是关心你……”

    “好,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跟我说说,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

    秦易张了张口,灯光下,斯文俊秀的脸庞渐渐有些发红。

    明明冉羽才十八岁,比他还小了四岁,可不知怎么回事,在她的面前,他总是会有点紧张,忐忑,不安……

    这是在冉语柔面前完全没有过的感觉。

    之前他也不懂,直到这两个月被放逐B市,距离产生思念,他也才深刻体验到,他喜欢上了冉羽。

    就是这么的狗血。

    之前是冉羽喜欢他,每天晚上几乎都去酒吧听他唱歌,对他表白,吹口哨,甚至还会跑到D大来找他……各种死缠烂打,可他当时却只觉得反感和厌恶。

    自小在书香世家中长大,父母生性保守,给予他的自然也是最典型的中国式教育。

    他认为女孩子就应该干干净净,打扮的文文静静的,而不是像冉羽那样,行为大胆,穿衣暴露,抽烟喝酒,化着最艳俗的妆,身边跟着两个奇装异服的街头小混混……

    和冉语柔在一起,就是因为她很符合自己心中女朋友的标准,同时,也能起到摆脱冉羽的目的。

    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冉语柔居然是冉羽同父异母的妹妹,而冉羽,改变造型后的样子简直让他惊为天人。

    他承认,自己后悔了,也有点责怪冉语柔之前隐瞒自己关于身世的事。

    那段时间他过的很煎熬,一方面对冉羽不甘心,另一方面,又对冉语柔感情复杂,有愧疚,也有怨言……

    就这样,一直到了带冉语柔回家见父母的日子。

    父母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冉语柔的身世,当场就表示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言辞很不客气。

    冉语柔尴尬之下,愤而离席,而他,却没有去追,甚至在后来顺水推舟,对她提出了分手……

    “不说话我走了。”冉羽的声音突然响起。

    秦易一愣,忙说道,“小羽,知道为什么我这一阵子都没出现吗?”

    “为什么?”冉羽从善如流,想知道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来。

    “因为……”秦易咬咬牙,脱口而出说道,“因为三哥把我调到B市的分公司去了。”

    “哦?”冉羽眉骨一跳,陆禽兽做的?

    “三哥是故意把我调走的,为了让我父母答应,还给我升职加薪,掩人耳目……”秦易表情愤慨,“小羽,三哥这么做,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哪儿过分了?”冉羽问。

    “三哥他是故意的!”

    “我觉得挺好啊,他是我老公,默默帮我赶走了讨人厌的苍蝇,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

    怪不得这一阵子没来骚扰自己,看来是陆禽兽还是有功劳的,这件事情的确做的不错,恩,回去就表扬他一下!

    “行了,都说完了是吧,我还要去超市,再见。”

    说完,冉羽便转身想去找冉东魁。

    谁知就在这时,秦易一步上前,直接将手放在她的肩膀,想要拉住她,“小羽!”

    几乎就是那一刹那,他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手上一疼,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啪”一声后,他就被摔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

    重物倒地的声音自然也惊到了冉东魁,他迅速走了过来,伸手想去扶秦易,却被冉羽给拉住了。

    秦易躺在水泥地上,只觉得后背被摔的生疼,想爬起来,手刚撑到地上,只觉得一阵刺痛袭来,当下,脸上就出了冷汗。

    “我说过,别再缠着我,更不准动手动脚,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说话算数!”冉羽霸气的说完,便拉着冉东魁离开了。

    “小羽,怎么回事,小秦他……”

    “别理他,欠揍!”

    “……”

    一路上,冉东魁都很担心,一直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冉羽被问的烦了,直接说道,“他见异思迁,把冉语柔给甩了,我帮你教训他还不好吗?”

    冉东魁脸上一愣,“小秦和语柔分手了?”

    “是啊,你宝贝女儿没告诉你们?”冉羽笑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冉东魁脸上尴尬了下,只好说道,“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打人。”

    “怕什么,反正又死不了。”冉羽无所谓的瘪嘴。

    冉东魁看着她,无奈叹了口气。

    也亏秦易那孩子的性格老实,这要是搁别的男人身上,恐怕……吃亏的还是她。

    忍不住的,他开口想劝,“小羽,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别天天这么冲动……”

    “知道了知道了。”冉羽头疼,几步过去推了一辆超市的推车,“别啰嗦了,赶紧进去,待会超市关门了。”

    冉东魁:“……”

    。

    晚上,超市的人并不多。

    冉羽想着需要买的东西,牙刷,牙膏,毛巾,睡衣,刮胡刀?还有什么来着?

    “小羽,还有什么要买的吗?”冉东魁一直紧跟在旁边,还不停说道,“别怕花钱,选最好的。”

    冉羽嘴角抽了抽,“没必要吧?”

    “怎么没必要,自衡用的东西必须是最好的。”

    冉羽:“……”

    “你再看看,是不是落了什么,不如打电话问问他吧。”冉东魁又在一旁建议。

    “就住一晚上,哪儿那么麻烦啊?”冉羽有些不耐烦了。

    “你不好意思就把手机给我。”冉东魁说着,伸手,“我来打。”

    “谁不好意思了?”冉羽气的掏出手机,直接就拨通了某人的号码。

    “怎么了?”电话接通,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晚上你都需要什么,赶紧跟我说一下。”

    “我需要什么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们臭男人都需要什么东西?”

    “我需要你。”

    “……”靠,不要脸!

    “正经一点!”她压低嗓音吼道。

    “呵呵。”陆自衡低低的笑一声,便说道,“买一些洗护用品就好了。”

    “都买了。其他没有了是吧,那我挂了。”

    “等一下。”陆自衡突然喊住她,“再给我买一条一次性的内裤。”

    “……”洁癖狂!

    冉羽眼角跳了跳,忍耐着说道,“其他还有吗?”

    “唔。”陆自衡认真思考了下,“再买个避孕套吧。”

    “买你妹!”冉羽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脸上还可疑的红了起来。

    “小羽,怎么了?”冉东魁皱眉,以为两人又吵架了。

    “没事。”冉羽用手扇了扇脸,“爸,我去那边逛逛。”

    “好。”

    冉羽推着车来到货架旁,看着上面一整排的男士一次性内裤,心生感慨,没想到现在男人的内裤也颜色这么丰富?

    突然,她起了个坏心思,伸手拿了一盒粉色的扔进推车。

    那厮不是粉色控吗?

    嘿嘿,这次就让你穿个够。

    。

    彼时,房间内,乔丽已经将床褥都收拾好了。

    陆自衡进屋后,又强迫症的检查了下整洁度,最后才放心的坐在上面,观察房间。

    室内收拾的很干净,陈设也很简单,除了这张床,就只有一张带简单书柜的书桌,还有一个衣柜。

    视线在书柜上一一扫过,突然,他起身过去,伸手从里面抽出一本相册。

    翻开,入目都是冉羽小时候的照片,每一张照片旁边的空白处还用黑色水笔备注着拍摄时间和地点,当时她几岁……

    字体很娟秀,应该是冉羽的母亲写的。

    小时候的冉羽和现在区别不大,最明显的就是那一双大大的猫眼,黑葡萄似的镶嵌在白嫩的小脸蛋上,很漂亮,笑容也很灿烂,穿着很公主风的小裙子,一看就是个在幸福和宠爱中长大的孩子。

    往后翻了翻,记录日期只到冉羽八岁的那年,后面的照片就少了,基本都是学校里的毕业合影,除此之外,也没有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片。

    陆自衡挑了挑眉,神色所有所思。

    突然,房门被敲了两下。

    陆自衡放下相册,过去将门打开。

    乔丽站在外面,一脸的笑容,“三少觉得怎么样,如果还有需要的东西,都跟我说,千万不要客气。”

    “都挺好的,谢谢。”

    乔丽笑容加深,开始进入正题,“三少,其实……刚才我有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陆自衡挑了下眉,伸手示意,“去客厅坐下说吧。”

    “好。”

    坐在沙发上,乔丽有些紧张的开口,“三少,我们之前居住的地方叫华苑别墅,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南桥路那一片?”

    “对对对。”乔丽兴奋的点头,“前阵子我去看了下,那个别墅还没有人买,一直挂在房屋二手市场。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三少帮我们联系下那儿的开发商,我们想把别墅再买回来。”

    见陆自衡还是不说话,她很快又说道,“三少有所不知,其实这个别墅有些年代了,还是姐姐……也就是东魁的前妻,她一手设计和建造的。”

    陆自衡点头,“阿姨的意思是?”

    乔丽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不忍心这个房子被不懂得珍惜的人糟蹋,所以……”

    房门这时传来声响,很快门推开,冉羽提着袋子走了进来。

    “东西都买好了是吧?”乔丽立刻起身。

    冉羽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便过来将袋子放在桌上,“哪,你的东西。”

    “都买好了?”陆自衡问。

    冉羽敷衍道,“恩。”

    “我检查一下。”

    冉羽一惊,忙抓住袋子的口,生怕他真的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找避孕套……

    “怎么了?”陆自衡戏谑挑眉。

    “困死了,回屋睡觉!”冉羽抓起袋子就往卧室冲。

    陆自衡笑了笑,悠哉悠哉的起身,“不好意思,老婆等不及了,我先去陪她。”

    冉东魁+乔丽:“……”

    。

    结果等回到屋子里,陆自衡真的在那检查袋子,冉羽却发现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

    她居然忘了买自己的!

    冉东魁这一路一直念叨着陆自衡,居然也没有提醒她。

    陆自衡笑着说道,“没事,你用我的就行了。”

    “我不!”

    “我都不嫌弃你,你嫌弃我做什么?”陆自衡一副皇恩浩荡的口吻。

    冉羽白了白眼,不理他。

    冉家只有一间浴室,所有人似乎都跟说好了似的,让陆自衡先行享用。

    从袋子里找出所谓的睡衣,他无奈失笑。

    一件粉色的短袖T恤,一条粉色的短裤?

    “怎么样?按照你的喜好给你买的哦,还有配套的粉色内裤呢。”冉羽说着,从袋子里拿出那盒一次性的内裤,“拿去,配套一起穿。”

    “这颜色不适合我。”陆自衡捏捏她的脸,“老公先去洗澡,回来脱了给你穿。”

    “滚!”

    ……

    40分钟后。

    冉羽躺在床上,身上穿着那件粉色T恤。

    因为是按着陆自衡的尺寸买的,太大,刚好给她当睡裙穿。

    至于陆自衡则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了那条粉色的短裤。

    关好灯后,他立刻凑了上去,抱着她亲着摸着,大有要在娘家一晚绝不虚度的架势。

    冉羽也不管他,直到某人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宝贝,套子放哪儿了?”

    冉羽闭着眼睛,“没买。”

    陆自衡:“……”

    过了会,他的手继续在她的身上游移,“其实,不用套子的话,也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

    冉羽直接来了一句,“想要自己撸去。”

    “五指姑娘没有你好使。”

    “……”跟禽兽比耍流氓,她甘拜下风!

    “宝贝。”

    “……”

    “老婆。”

    “……”

    “媳妇儿……”

    “再叫你就给我滚到地上睡!”冉羽直接吼了一句。

    陆自衡:“……”

    要不是看隔壁房间就住着冉语柔,这房间的隔音又不好,不想让别的女人听到声音幻想他和宝贝颠鸾倒凤……他真想现在就立刻把她给办了。

    躺平身子,他挫败的抱住冉羽。

    “禽兽你又想干嘛?”冉羽不耐烦的挣扎。

    “我什么都干不了,抱着你睡觉还不行?”

    冉羽:“……”

    瞧这小声音幽怨的。

    。

    第二天。

    阔别近半个月后,冉羽终于来到了学校。

    教室里,当知道这次生日宴的地点居然在一个五星酒店举行,冉羽便问道,“班长,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不用送礼物。”

    “那怎么行?”

    李季笑了笑,“其实我什么都不缺,只要你人来,我就很开心了。”

    话虽如此,冉羽却觉得礼物还是得送。

    她朋友不多,除了狗哥,小天,还有封烟烟,李季算是第四个朋友了,这阵子两人相处不错,他也非常的照顾她,尤其还要去那么贵的地方参加生日宴……

    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表达自己的心意。

    只是不知道送什么好呢?

    正想着,早自习铃声响了,班主任刘老师抱着课本走进教室。

    “同学们,上次的月考成绩已经出来了,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现在我们就根据成绩来重新分一下座位。”

    话音一落,满室哗然。

    怎么又要分座位,上个月的摸底考试后明明刚分过座位。

    然而没办法,老师的话就是圣旨,随着刘老师念名单,所有人都开始动了起来,除了李季和冉羽。

    直到……

    “冉羽,你搬去后排跟王红坐一起。”

    冉羽一愣。

    李季则立刻起身,“刘老师,为什么要把冉羽调走?”

    刘老师看着他,“大家基本都调动了一下,冉羽的身高也比较高,坐在第一排的话,很容易挡到后面同学的视线。”

    冉羽觉得刘老师说的挺有道理的,她现在身高已经一米六八了,全班级的女生就属她最高,坐第一排的确不合适。

    李季却说道,“可我觉得和冉羽坐一起挺好的,我帮她辅导数学,她语文比我好,这次考试她很明显的又进步了,我也第一次进入了全年级的前三名。”

    刘老师扶了扶眼镜,“我知道,不过……李季,你不用把换座位这件事情看得这么严重,我相信,只要你们的心在学习上面,就算换了个同桌,你们也会做得很好的。好吧,冉羽,你就搬后面坐吧。”

    李季还想说什么,却见冉羽已经起身,抱着收拾好的书包就往后面走去。

    “王博,你搬到李季身边吧。”刘老师又说道。

    李季皱了皱眉,终究,什么也没再说。

    ……

    座位都安排好后,教室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刘老师走出教室,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陆先生,跟您汇报一下,座位都已经调好了,冉羽现在的同桌是一个女生。”

    “……”

    “陆先生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

    “好,谢谢陆先生,陆先生再见。”

    。

    教室里。

    见老师离开,新同桌王红立刻敲了敲桌子,低声说道,“冉羽,以后我叫你小羽可以吗?”

    “当然可以。”冉羽笑着点头,“以后请多多关照。”

    面对她的好态度,王红似乎有些惊讶。

    “小羽,你知道吗?我们班女生给你起了一个外号。”

    “呃,什么外号?”

    难道又是什么“大姐大”,“附中扛把子”,“附中第一女流氓”……

    “附中第一女神。”

    “咳咳咳。”冉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她们都觉得你好酷哦,从全年级的倒数第一,一下子就进入了全年级的前200名,他们还说你以前是故意不学习的,其实你特别聪明,就是不爱学习罢了。”

    冉羽干笑,“是吗?”

    “是啊,不过班上的男生都说你性格太高冷了,每天上课下课都是一个人,就像个独行侠,从来不留校晚自习,也不住宿,除了班长,还没见你和别的男生说过话呢。”

    王红越说越激动,眼睛几乎都冒星星了,“你知道吗?很多人都想找机会认识你,还想给你送情书呢,不过他们就是不敢,如果知道你人这么亲切礼貌的话……”

    冉羽:“……”

    她还是继续保持高冷吧……

    。

    回到家后,趁补课老师还没过来,冉羽坐在客厅上网,搜索送什么礼物比较合适。

    太贵的东西她送不起,李季也说什么都不缺……

    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老公我错了……老公我再也不提分床……”

    还没响完,冉羽就立刻按了挂断。

    只是没多久……

    “老公我错了……老公我再也……”

    “宝贝帮我接下电话。”厨房里立刻传来某禽兽的声音。

    冉羽咬牙切齿,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谁!”

    电话那边很明显的被吓到了,紧接着……

    “太太!太太真的是您吗,我好激动,我是宫牧哇!太太您好。”

    冉羽:“……”

    “太太,祝您学习进步,身体健康,吃嘛嘛香!”

    冉羽嘴角抽了抽,“陆禽兽在做饭,你找他有什么事?”

    “哦,没什么,就是关于夜妆的收购合同我已经发给三少的邮箱了,太太您待会帮小的通传一下就好。”

    冉羽点头,眼瞥到面前的网页,突然开口,“刚好,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太太您说,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冉羽头上一排乌鸦飞过。

    她看了眼厨房,便捂着话筒低声地问道,“你们男人过生日的时候,都喜欢收到什么礼物?”

    电话那头,宫牧楞了一下,紧接着,瞬间秒懂。

    太太实在是太贴心了,因为上次把领带都剪了,所以这次要给三少补送生日礼物!

    “太太,我觉得礼物重在表达心意,有心的礼物,往往要比花高价钱买的东西更有意义。”

    “心意?”

    “对啊,比如。”宫牧脑子里迅速开始转动,“你看现在天气马上就要凉了,如果您织一条围巾,或者织一副手套……”

    “我不会。”

    “呃。”太太您真直接。

    “还有吗?”

    “或者那太太您可以亲手做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我也不会。”

    “呃。”宫牧汗颜。

    “还有别的吗?”冉羽催促。

    “或者您亲手烤一份生日蛋糕。”

    “我不会啊。”

    宫牧:“……”

    太太您到底会什么?!

    “还有什么建议,你快帮我想想。”

    “太太,其实……主要就是为了表达心意,所以如果您真不会的话可以学的,或者。”宫牧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您可以让三少教你的。”

    “……”对哦,她怎么忘了家里有个万事通。

    “好,我知道了,谢谢宫助理。”

    “能为太太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太太您还有别的事吗?”

    冉羽眼皮子跳了跳,“没了,挂了啊。”

    “晚安太太,顺便代我向三少说晚安。”

    冉羽:“……”

    。

    第二天。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汇报完一天的工作行程后,宫牧便狗腿的开口,“三少,这两天……太太可能要给您补送生日礼物。”

    陆自衡长眉一挑,“哦?你怎么知道。”

    宫牧谦虚的笑了,“昨晚上太太接电话的时候,特意偷偷问我您喜欢什么礼物,我给她建议了几条,比如织围巾,织手套,或者做蛋糕,不知道太太会选择哪样。”

    陆自衡嘴角抽了抽,“她会吗?”

    一个只知道吃,和给他找麻烦的女人,居然会想要去做这些?

    他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我跟太太说了,不会做没有关系,主要是表达心意。太太答应了,还跟我说,到时候不会就找您帮忙,两人共同完成这份生日礼物。”

    长指按了按眉心,男人傲娇的点头,“行,我知道了。”

    等宫牧离开后,陆自衡身子往后靠在座椅上,薄锐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

    ------题外话------

    又晚点了,罪过罪过,晚上二更补偿你们!

    顺便向大家预定11月的月票,嘿嘿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萌妻高高在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妻高高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妻高高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