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3老公我错了【求首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83老公我错了【求首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出租车飞速地疾驰在高速公路上。

    直到过了十几分钟,冉羽整个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呃,自己居然真的在冉语柔的刺激下去机场了?

    看了看时间,她纠结的开口,“师傅,那什么……现在能掉头吗?”

    “掉头?”司机师傅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小姑娘你开玩笑的吧?这高速路上怎么掉头啊,得一直开到最前面,再绕个弯才可以掉头的。”

    冉羽:“……”

    “而且你看看这鬼天气,好像要下雨了。”司机师傅仿佛扯开了话匣子,居然反过来劝她,“小姑娘你要去机场接谁呀?是不是长辈?如果看到你冒着大雨还要去接机,你家人肯定会很感动的。”

    冉羽:“……”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不然路费找谁报销?

    100多块钱呢!

    打定主意后,冉羽便想通了,反正分居的话语权还在她手里,怕什么?。

    下午三点,D市国际机场。

    VIP贵宾专属通道,男人穿着一件烟灰色衬衫,下身是黑色西装裤,一米八几的身高挺拔而又修长,浑身更是散发出与身居来的优雅与矜贵。

    他一手拿着手机,左手腕上则随意的搭着黑色西装,不知道看到什么内容,薄锐完美的唇形突然微微一勾。

    果然就不能指望这丫头乖乖听自己的话。

    算了。

    看来气还没有消,有的他哄了。

    陆自衡挑了下眉,便抬脚往机场外走去。

    上车后,看了一眼时间,忍不住拨通了她的号码,谁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陆自衡的眉毛顿时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

    “三少。”宫牧的声音响起,“是回老宅还是颐园?”

    陆自衡思忖片刻,说道,“回公司吧。”

    马上十月份了,D市四季分明,秋天的时间也长,是时候把steven做的那批衣服都带回去送给她了……

    与此同时,一辆出租车停在国际机场的T3航站楼前。

    因为半路上遇到路况,堵了会车,车费瞬间飙到188元,冉羽心疼的不行,却来不及细想,下车后立刻背着书包就往机场里冲。

    现在刚好三点,应该来得及。

    匆匆赶到了接机口,已经有旅客陆续从里面出来了。

    冉羽穿着一身蓝白配色的高中校服,背着粉色的书包,干净的小脸白嫩又精致,一群人中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她站在那,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每当走出一个高个子的身影,一双猫眼总是会不自觉的瞥过去。

    待发现不是的时候,又忍不住皱一下眉。

    就这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身边接机人群也换了两拨,冉羽觉得不对劲了,伸手想掏手机,却发现手机不见了。

    也不知是丢出租车上了,还是半路被人给偷了?

    她又抬头看了看时间,便直接来到了询问处。

    空姐查了一下,便告诉她,今天从加州回来的航班因为天气提早,两点半就落地了。

    而现在已经四点钟了……

    机场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阵秋风吹过,唰唰的下起了秋雨。

    冉羽没办法,厚着脸皮朝路过的妇人求助,“阿姨,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我叔叔不见了……”

    她留着乖巧的学生头,眨巴眼睛的模样无助又委屈,谁都不忍心拒绝。

    妇人点了下头,便把手机递给了她。

    冉羽这会儿什么面子也顾不上了,迅速拨通某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听着那头传来的“嘟嘟嘟”声,看着玻璃顶外漫天的雨雾,冉羽觉得自己很委屈。

    混蛋,居然都已经开机了,看来肯定是早走了……她就不该来接机的!

    刚想要赌气挂断,那头却突然被接通了,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耳朵,“您好,请问哪位?三少他现在正忙……”

    话根本没听完,冉羽白着小脸,直接按了“挂断”。

    “小姑娘,怎么了?没打通吗?”妇人关心问道。

    “没事。”冉羽强颜欢笑的将手机递还给她,“谢谢阿姨。”

    “不客气。”

    冉羽转身就走。

    一回国就跑去跟女人风流快活,去死吧,混蛋!。

    陆氏集团。

    今天虽然是周六,但因为要准备月底,及每个季度的工作汇报,整个50层的秘书部都在忙命加班。

    “三少……咦?”宫牧气喘吁吁的推开总裁室的门,环顾一圈,最后看向沙发上的女人,“陈秘书,三少人呢?”

    陈秘书,前段日子莫名其妙被三少从营业部上调过来,今年三十五岁,已婚。

    “三少在休息室里换衣服。”陈秘书说着,便起身,递上手机。

    “有人打电话吗?”宫牧接过,随口问了一句。

    “有一通电话,不过对方什么都没说就挂断了。”陈琳如实汇报。

    “什么都没说?”宫牧点开通讯录,看着那个陌生号码,眉头紧皱。

    奇怪,三少的手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难道……又是易小姐?

    休息室的门这时打开,陆自衡换了身白色衬衫,眉眼清隽,单手抄袋的模样优雅又从容。

    “东西都搬好了?”

    “都已经搬好了,一共是两辆车。”

    陆自衡点头,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便说道,“今天就到这,你开一辆车跟我走。”

    “是。”宫牧立刻跟上……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停在了颐园楼下。

    一小时后,看着更衣室里摆放整齐,琳琅满目的裙装和鞋子,尤其抽屉里一整排颜色粉嫩的胸衣,陆自衡满意的挑眉,转身离开。

    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接近六点,天空还飘着小雨,夜风吹过,一阵阴嗖嗖的凉意。

    陆家人正准备吃晚饭,一见到近半月未见的儿子,秦蕴惊讶的不行,“自衡,怎么回国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陆自衡只是问道,“小羽呢?”

    “小羽?她去学校了,说是有活动,中午吃过饭就走了。”

    陆自衡皱眉,“什么活动,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也不知道,说是什么校长组织的毕业生交流会,应该挺重要的,我就没催。”

    “行,下雨了,我去学校接她。”说完,陆自衡便拿着车钥匙离开了。

    一回国就要去找媳妇儿,小俩口的感情也忒好了点。

    陆老太太看着欣慰,忍不住推了推身侧的孙女儿,“湘湘,嘉遇人去哪儿了?大周末的怎么也不在家陪你?”

    陆乔湘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嘴里,轻飘飘的笑了一下,“奶奶,你就放心吧,你这个孙女婿……他跑不了。”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陆老太太立刻佯怒的白了她一眼……

    上车后,陆自衡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继续给冉羽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他扔下手机,脚底加速,黑色超跑在路上就像一道闪电疾驰而过。

    终于到了附中的门口,天色已经全黑,校门口冷冷清清,只有三三两两的住宿生偶然撑着伞经过。

    “刘老师。”陆自衡拨通班主任的电话,“今天学校是不是组织活动了?什么时候结束?”

    “陆先生,是这样的,我们下午的活动在三点钟就已经结束了。不过冉羽她没参加,活动刚开始就走了,说是有事情要忙。”

    “……”

    挂断电话,陆自衡看着前方,眉心几不可查的跳了几下。

    有事情要忙?

    什么事情?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陆自衡接通,“喂。”

    “姐夫,我是语柔。”电话那头,冉语柔的声音柔柔的响起,“姐夫,你能来夜妆一趟吗?我刚才好像看到姐姐在这儿,身边还跟着个男人,我……有点担心她。”。

    夜妆。

    二楼的走廊角落。

    “操,怎么不接电话?”沈乐天缩在墙角,愁眉苦脸。

    听到包厢里传来的“哐当哐当”声……

    算了。

    他迅速挂断电话,转身,一路小跑的推开包厢门。

    一看到里面仿佛经历过世界大战的场景,他俊秀的脸庞立刻纠结成一团,“哎呦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快别喝了!”

    手还没碰到,“哐当”一声,冉羽就把手里的酒瓶给扔了出去。

    得亏地毯够厚……

    沈乐天苦着脸,“小羽,咱不是说好了只喝酒不砸东西的吗?”

    冉羽打了个酒嗝,双眼迷离的望着他,“狗哥,你说男人是不是没有一个好东西?为什么都喜欢去外面偷腥?明明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跟别的女人鬼混?为什么?”

    沈乐天嘴角一抽,“小羽,你喝醉了!”

    “我没醉!”冉羽大叫。

    “……”都把他认成狗哥了还没醉?

    “你是叛徒!”冉羽的声音再度响起。

    沈乐天一愣,忍不住反驳,“操,我怎么就成叛徒了?知不知道这间包厢多少钱一晚?为了收留你,我把未来几个月的工资都搭进去了。”

    冉羽却根本没听,依旧摇头晃脑的说道,“反正你就是叛徒!”

    沈乐天:“……”

    得,他不跟醉鬼吵架。

    认命的弯下腰,开始收拾残局。

    谁知……

    放好酒瓶,她就拿起来扔掉。

    又放好一个,她又扔掉一个……

    甚至还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凶神恶煞的讨伐,“陆禽兽不过就是给你找了一份工作,你就这么拍他狗腿,还说他是好男人,你是我哥们吗?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沈乐天心虚的咽了下口水,“小羽,我也是为了你好,其实你老公真的很关心你,他做的一切都是在替你的未来考虑,再说了,他条件那么好,你真的是赚到了……”

    “呸!”

    沈乐天闭上眼,心酸无比的抹了把脸上的唾沫。

    他这是何苦来哉?

    “他根本就不关心我,他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就知道天天压榨我,欺负我,逼我学习,逼我……做那种事。你根本就不懂,我这阵子过的有多苦,他简直就是个暴君……暴君!我要跟他离婚!”

    说完,冉羽仰着头,“哇”一声就干嚎起来。

    沈乐天一看,坏了。

    认识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三人帮”里最没心没肺的宇哥也会哭!

    “小羽,小羽你别哭啊。”他手忙脚乱的递着纸巾,“你放心,我肯定是站在你这头的,你想要什么就说,我一定帮你!”

    “我要喝酒!”

    “好,你等着。”

    沈乐天说完,立刻起身又走出了包厢。

    当然不是去拿酒,而是继续给陆自衡打电话。

    这次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陆自衡低沉的声音在听筒里显得格外冷漠,“怎么?”

    “陆先生,您赶快来一趟夜妆吧,小羽她喝醉了,我拦不住,而且我这楼上还有事情要忙……”沈乐天苦哈哈的说道。

    本以为陆自衡会说马上赶来,谁知……

    “让她慢慢喝。”

    “哈?”

    电话猛地被挂断了。

    沈乐天皱眉,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

    明明每次都那么快赶过来了,为什么这次……

    “小天?”突然,身后响起经理阴森森的声音。

    沈乐天一愣,忙转身,“经理!”

    “怎么回事?六楼的包厢等半天了,你小子还杵在这儿干嘛?”

    “经理,我有个朋友在这包厢,所以……”

    “这个包厢有人会管,你赶紧给我去六楼,知不知道那里才是我们的贵宾?要不是看在陆总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去六楼的机会?”

    “经理,我……我真的走不开。”沈乐天有苦难言。

    夜妆一共有六层,随着楼层越高,消费自然也就越高,顶楼6层更是只对部分贵宾开放,注重**,服务极好。

    今晚是沈乐天第一次被安排去六楼服务,自然也是托的陆自衡金口。

    本来他的确也挺开心的,还想着今晚能拿个几万块钱的小费,却没想……小羽突然跑过来了。

    作为朋友,他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再说了,小羽还是陆总的老婆,孰轻孰重他还是很分得清的……

    就在这时,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经理。”

    是冉语柔。

    她从后面走了过来,穿着夜妆统一的黑色制服,头发高高的挽起,笑容清纯可人,“我替沈大哥上六楼,可以吗?”

    “不可以。”经理一口回绝,“你以为六楼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去的吗?”

    冉语柔脸色难看。

    “臭小子,你还想不想干了?”经理怒不可赦。

    “经理,我……”

    “沈大哥。”冉语柔再度开口,“不如这样吧,我进去帮你看着姐姐,你上楼先忙会再下来?”

    经理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冉语柔怎么说也是小羽的妹妹……

    思考再三,沈乐天只能同意,“行,那就麻烦你进去帮我看着她,千万别让她乱跑。”

    “好,你放心吧。”

    等沈乐天和经理离开后,冉语柔便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被一阵酒气熏的差点站不住,她捂住鼻子,看到冉羽正趴在茶几上,周遭全都是啤酒瓶子。

    “陆禽兽,混蛋……”

    听着她口中无意识的呓语,冉语柔慢慢走了过去,轻声喊道,“姐姐?你喝醉了吗?”

    冉羽抬起头,双眼焕散的看了她一眼。

    似乎是喝醉了,并没有认出她来。

    冉语柔笑了笑,便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怎么了姐姐?心情不好吗?”

    冉羽只是趴在那,嘴里一遍遍的来回重复,“陆禽兽,混蛋,王八蛋……”

    “下午的时候,你不是去机场接他了吗?怎么……你们吵架了?”冉语柔又问。

    “关你屁事!嗝……”

    冉语柔:“……”

    ……

    不到10分钟,包厢门就被人推开了,沈乐天形色匆匆的进来。

    一看到桌上的东西,他脸色大变,“卧槽,小羽,你在喝什么!”

    他冲过来,抓过冉羽手里的瓶子就往垃圾桶扔。

    紧接着,他伸手去掰冉羽的嘴,想帮她催吐来着……结果却被她狠狠咬住。

    “卧槽……”沈乐天疼的龇牙咧嘴,终于把手救回来,发现上面是两排深深的牙印……

    妈的!

    喝醉酒了还这么有杀伤力!

    “沈大哥你没事吧?”冉语柔一脸慌张的看着他的手,“怎么回事?姐姐说头疼,想要喝水,所以我就把房间的矿泉水拿来给她喝了……”

    “你是白痴吗?那是矿泉水?你见过那个牌子的矿泉水吗?”沈乐天一阵怒吼。

    冉语柔小脸惨败,害怕的低下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才来这一周的时间,很多东西都不懂,对不起……”

    沈乐天:“……”

    夜妆作为D市最豪华的私人会所,自然不会缺乏类似“催情药”这类东西。

    只不过跟别的地方不同,这里会进行再改造,将药物经过萃取,溶解,包装……最后成为一种透明液体,看起来就和普通的矿泉水没什么两样,名字也取的很唯美:“欢情”。

    就像某些餐馆会使用罂粟,“欢情”里药物的成分并不高,不会让人迷失意志,只会在做某种事情的时候……锦上添花。

    每个包厢都会放上一瓶,熟悉的老顾客都知道,也会酌情选择饮用……

    “吵什么吵,我要喝酒!”冉羽又开始嚷嚷。

    沈乐天看着她,皱眉,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先出去吧。”

    “那姐姐怎么办?”冉语柔皱眉,不肯走,“半小时前我就给姐夫打电话了,他说马上就过来……我还是在这等吧。”

    “……”沈乐天无奈。

    冉羽总说这个妹妹坏,这会看,好像还挺关心她的……

    “我要喝酒嘛。”冉羽继续嚷嚷。

    沈乐天没好气的冲她发火,“喝喝喝,就知道喝,回头你老公来了非揍你不可。”

    就在这时,包厢门开了。

    沈乐天瞬间噤声。

    待看清来者,他就像看到救兵,惊喜大叫:“陆先生,你总算来了!”

    “姐夫!”冉语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迈着长腿,几步就到了跟前。

    因为外面还下着雨,他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料峭寒气,让人难以接近,尤其再配上他此刻黑沉沉的表情……

    沈乐天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想要解释,“陆先生,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小羽她喝了点酒,不好意思,我没拦住……”

    至于其他的……为求自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说也罢,反正人家是夫妻俩。

    陆自衡表情没怎么变,只是眼底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他一把抓住冉羽的胳膊,几近粗鲁的将她拽了起来。

    可能是他身上那股味道很熟悉,冉羽瞬间有所察觉,拼命的开始挣扎,“混蛋,不许你碰我,说好了不许碰我的……你个混蛋,嗝……”

    沈乐天下意识想要上前帮忙,却见陆自衡眯了下眼,然后……弯下头,就这么当着两人的面,二话不说吻了上去。

    “唔……唔!”冉羽推他。

    陆自衡抬手,牢牢的握住她的下巴,薄唇用力,瞬间就撬开了她的牙关攻入。

    呃……

    沈乐天忙转过头,脸上尴尬。

    冉语柔也眨了眨眼,也低下头去。

    包厢里很安静。

    除了……女人不停发出小动物般的嘤咛声。

    暧昧又尴尬。

    半晌,终于听到陆自衡的嗓音响起,“骂谁混蛋呢?”

    冉羽被迫靠在他的身上,小嘴微张的喘着气,本来脑子里混沌一片,听到这话,却条件反射的来了一句,“陆禽兽是混蛋!”

    沈乐天:“……”

    冉语柔:“……”

    陆自衡则直接黑了脸。

    “姐夫。”冉语柔开口,“姐姐喝醉了就容易说胡话,你不要生气。”

    陆自衡依然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似的,没反应,甚至,眼皮子都不曾动一下。

    沈乐天见状,刚也想劝……

    “酒都记我账上,今晚谢了。”

    说完,陆自衡脱下西服,将冉羽的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抱起就往外走去。

    “姐夫。”冉语柔追了上去,“下个月8号是爸的生日,那天你能带姐姐回家吃饭吗?爸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男人的身影顿了一下,虽然没回头,却说道,“好。”

    “谢谢姐夫。”冉语柔脸上瞬间漾开了微笑。

    陆自衡没再说话,抱着冉羽大步离开……

    到了车旁,刚把她放上车,手机响了。

    陆自衡没理会,直接绑上安全带,关好车门,上车后才拿过手机“喂”了一声。

    “陆三,你人也在夜妆?”燕南昇在那头问。

    “嗯。”

    “卧槽,真的在?那你人呢,去哪儿了?刚子卿跟我说还不信呢,你不是在美国吗?”

    “回来了。”陆自衡说完,皱眉,“我还有事,先挂了。”

    “别介啊……”

    噪音直接被挂断了。

    ……

    六楼,芙蓉阁。

    燕南昇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包厢。

    昏暗的光线下,一片烟雾缭绕,旖旎春色。

    “陆三人呢?”封子卿问。

    燕南昇走到沙发旁坐下,“啧”了一声,“走了。”

    “没劲。”封子卿吸了口烟,双眼微微眯起,“你女朋友呢?怎么没来?”

    燕南昇眼皮一跳,“你说哪个?”

    “唔,好像叫……周商儿?”封子卿挑了下眉,眼底满是戏谑,“怎么,不会又被人甩了吧?”

    “卧槽,什么话,哥什么时候被人甩过?”燕南昇没好气的瞪他,“商儿要进娱乐圈,我不答应,我俩正冷战呢。”

    娱乐圈?

    封子卿点头,“别说你不答应,你家人肯定也不会答应。”

    “跟他们没关系。”燕南昇有些烦躁,“我就是觉得她的性格不适合待娱乐圈,会吃亏。”

    “有你护着怕什么?”封子卿笑,“再说了,大不了你成立个经纪公司养她,这事儿你以前又不是没做过?”

    燕南昇不说话了。

    封子卿睨了他一眼,转移话题,“对了,昨天烟烟问你来着。”

    “……”燕南昇眼角一跳,却依然没说话。

    封子卿慢悠悠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又拿出手机,“她说给你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以为你出事儿了,所以让我赶紧来看看,还得拍张照片确认你安全……”

    说完,“咔嚓”一声,“ok,任务完成了!”

    燕南昇脸色瞬间难看到不行,“你就不能好好拍一张?这光线多暗,能看得清吗?你用美图了吗?”

    “噗!”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燕南昇俊眉一挑,待发现笑的人居然是刚进来的服务生,忍不住凑了过去,“说说,你笑什么?”

    女孩的脸上瞬间盛满了紧张,低头不停认错,“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行了,阿昇你别吓到人小姑娘。”封子卿看不过去了。

    “小姑娘?”燕南昇脸上顿时充满兴味,“怎么我瞧这个小姑娘面嫩的很,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招未成年少女了?恩?”

    男人的调笑让女孩脸上染上红晕,却鼓起勇气辩解道,“我……我已经二十岁了。”

    “哦?”燕南昇笑了笑,刚要再说话,手机响了。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本想挂断来着,封子卿已然开口,“赶紧接,她知道你现在跟我在一起。”

    燕南昇冷冷的剜了好友一眼,接起电话,“喂?”

    “昇哥哥!”封烟烟激动的小嗓子从那头传来,“太好了,终于听到你声音了,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意外了,担心死我了。”

    燕南昇揉着眉心,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昇哥哥,还有明天一天,军训就结束了,我们后天就可以见面了!”

    “嗯。”

    “不过我都被晒黑了,算了,还是过几天我护完肤再去找你吧。”

    “哦。”

    “昇哥哥你最近工作忙不忙呀?不要累坏身子。”

    “还好。”

    “昇哥哥……”

    封子卿挥了挥手,原本半蹲在那的服务生心领神会,起身离开。

    只是在关门的刹那,忍不住的,服务生抬起眼皮,看向正接电话的男人。

    他微微低着头,斜靠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颀长双腿交叠,一手随意摇曳手中的红酒杯,俊美的脸庞看似漫不经心,却掩藏不住眉眼间的那股邪魅……

    终于挂断了电话,燕南昇心累的捏捏眉角,“子卿,你有空能不能劝劝烟烟?”

    “劝什么?”

    “劝她别把心思放我身上,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两人是不可能的。”燕南昇一本正经,“我只把她当妹妹而已,就像夏夏她们一样。”

    封子卿点头,“我知道。”

    “那你怎么不劝她?”

    “那丫头年纪还小,正处于青春懵懂时期。你真以为自己魅力无限,能吸引她一辈子?放心吧,等开学后,保证没多久就会被学校的小鲜肉吸引走,到时候……你想让她缠着你都没空。”

    前半句听着还挺正常的,可后半句……就不那么舒服了。

    燕南昇放下酒杯,“哥也正年轻好吗?”

    “呵呵。”封子卿冷笑,“跟我妹比,你是老头子了。”

    燕南昇:“……”。

    20分钟后,两人起身,离开了芙蓉阁。

    服务生一直领着两人来到楼下,“谢谢惠顾,请慢走。”

    女孩的声音婉转嘤咛,奈何先前包厢里调笑逗趣的男人,此刻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自和好友挥手,便上车离开了。

    “莎莎?”肩膀突然被人推了一下,是同宿舍的冉语柔。

    叫莎莎的女孩笑了,“忙完了?”

    “恩,我准备下班了,一起走吗?”冉语柔问。

    莎莎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你知道刚才那两人是谁不?”

    “谁啊?”冉语柔一脸的茫然,好像真没看到似的。

    “猜你就不认识。”莎莎脸上顿时充满了得意,“我跟你说,那个穿白衬衫的,叫封子卿,他是封家长子,封安医院男神级的外科大夫,只可惜……已经结婚了。至于另一个,是燕回科技的继承人,燕南昇。八大家族最花心的两个人,一个是韩太的韩禛,另一个就是他了,据说他们玩过的女人都能排到太平洋了。不过虽然花心,对女人却很大方,据说每次给的分手费都高达位数!”

    “这么多!”冉语柔惊讶。

    莎莎的表情顿时更加得意,“据我所知,韩禛喜欢的是身材火辣的女人,至于燕少,则更偏爱气质型的。就像他现在的绯闻女友,叫什么周商儿的,最近刚接拍了一部古装戏,那叫一个清纯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别说,其实跟你还有点像呢,说不定你有希望……”

    “你别胡说。”冉语柔恼羞成怒的打断她。

    “我可没胡说,语柔,你就是太单纯了,其实不仅是来这儿玩的女人,就像我们这些在这打工的,都是揣着心思装糊涂人呢。”莎莎一副老练的语气,“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啊!气死我了……”

    眼瞅着有人走了过来,冉语柔忙说道,“别说了,经理来了。”

    莎莎立刻闭嘴……

    颐园。

    一路上都在安安稳稳的睡,谁知一回家,刚把她放在沙发上,冉羽突然醒了,睁着一双猫眼瞅着他的脸,突然伸手,“啪”一下,打在了他的脸上。

    “渣男!”她骂道。

    陆自衡眉锋一敛,黑眸迅速聚集怒气,低沉的嗓音充满危险和警告,“欠收拾了是不是?”

    似乎是被他吓到了,冉羽突然瘪了下嘴,小脸委屈,“你欺负我!”

    陆自衡冷嗤,“到底谁欺负谁?”

    那双水汪汪的猫眼和他对视几秒,然后……

    “呜呜呜呜,你欺负我,就是你欺负我……”冉羽哭了。

    陆自衡不打算哄她,任由她委屈的坐在那哭了半天,才说道,“为什么又跑去喝酒?我又没有说过,不准喝酒,更不准单独跟男人喝酒!”

    冉羽双眼通红,不答反问,“你在外面养了几个小三?”

    陆自衡原本和缓的表情顿时拉了下来,“胡说些什么?”

    “我没胡说!”冉羽叫,“你回美国是去见那个围栏了对不对?”

    陆自衡顿了下,说道,“我没有主动去见她……”

    “那就是见了!”冉羽立刻抓住他话中的漏洞,眼泪汪汪,一把抓过旁边的抱枕,抱好,开始大哭。

    陆自衡头疼得不行,扯开领口,又解开了几颗纽扣,还是觉得有些烦躁。

    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她的哭声,那么伤心欲绝,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哭什么哭?”陆自衡语气生硬。

    不说还好,一说,冉羽顿时哭的更厉害了,整张小脸通红一片,泪水更是唰唰的流。

    陆自衡:“……”

    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看了一眼,便走进书房。

    “自衡。”电话是秦蕴打来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接到小羽了没有?”

    “接到了。”陆自衡叹气,“妈,今晚我们不回去了。”

    “哦,没事儿。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小羽学习特别的用功,昨天还跟我说月考考了全年级的第180名,高兴地跟什么似的。”

    说完,秦蕴忍不住叹了口气,“小羽年纪还小,你既然回来了,刚好又是周末,就抽空好好陪她。结婚这么久了,冉家都没人来看过她,我估计……她跟家人也没什么感情,更别提那后妈了,到底比不上亲妈。”

    深眸闪过一丝情绪,半晌,陆自衡的声音缓缓响起,“我知道。”

    “知道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挂了。”。

    回到客厅,冉羽还坐在沙发上抽抽噎噎的哭着。

    陆自衡叹了口气,认命地过去坐下。

    先把她整个人抱在自己腿上坐好,又拿过纸巾,边擦眼泪,边开始哄,“我跟微澜早就分手了,这次回去是因为别的事情。”

    “那今晚的……小三又是谁?”冉羽哽咽的问他。

    “什么小三?”陆自衡皱眉。

    “我冒着大雨去机场接你……”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下来了,“花了我188元,等了你整整两个小时,手机都被人偷了,结果……我一打电话,是小三接的,她跟你在一起,你……你对得起我吗?呜呜呜……”

    陆自衡一想,就明白了。

    他拿过手机,看了眼下午的那通未接来电,然后,直接拨通了陈琳的号码。

    期间,冉羽将纸巾一扔,直接趴在他的胸口,眼泪、鼻涕全都往上抹……

    忍着嫌恶,陆自衡沉声说道,“陈秘书。”

    “三少?”电话那头,陈秘书俨然吓了一大跳,“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事吗?”

    陆自衡直接说道,“我老婆要跟你说话。”

    电话那头,陈秘书一阵风中凌乱。

    陆自衡将手机放到冉羽耳边,温声诱哄的说道,“你自己问她,下午的电话是不是她接的?”

    冉羽看了看他,突然张嘴,使劲的冲手机喊道,“告诉你,陆禽兽他是我的男人,敢当小三小心我以后揍你……”

    陆自衡脸一黑,直接按了挂断,将手机丢了回去。

    果然就不能指望和酒鬼好好沟通。

    灯光下,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剑眉横飞,长眸微眯,挺直的鼻梁仿佛藏着一股锐气,薄薄的嘴唇则显然透露出不满。

    冉羽不由得缩了缩肩膀,因为哭的太久,嗓音有些哑哑的,“你要打我吗?”

    陆自衡:“……”

    冉羽突然离开他腿上,四肢并用地往沙发另一头爬,一边爬,一边嘴里还念念叨叨,“我要去找狗哥喝酒,我要去找小天,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啊!”

    脚踝一凉,男人的大手直接拽住,然后往后一拖,就将她又抱在了怀里。

    只是一看到她瑟缩害怕的样子,心又软了。

    陆自衡忍着怒气,捏着她的下巴耐心解释,“我不知道你去机场接我了,打你的电话关机,以为你还在生气,所以我就回公司给你拿礼物了,不信的话,我带你去看?”

    也不等她说话,陆自衡直接抱着她来到更衣室,打开一整排衣柜,鞋柜,再拉开下面的抽屉。

    “现在相信了没有?”

    冉羽看着,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

    也不知道是明白了,还是依然不相信。

    陆自衡挫败的闭了闭眼。

    算了。

    抱着她回到客厅,放在沙发上,“你先坐一会,我去煮醒酒茶。”

    刚要离开,脖子却被两只软软的小手给搂住了。

    很快脖颈间冰凉一片。

    陆自衡只觉得心头像是玻璃被人敲了一下,瞬间“西里哐当”碎成了渣渣。

    “不要走。”

    冉羽的声音很低,沙哑中带着软糯和请求。

    陆自衡这会儿真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了,立刻搂住她,“我不走。”

    “我乖乖听话,你不要走好不好?”冉羽又说了一句。

    “好。”陆自衡侧过头,薄唇亲了亲她的耳朵。

    完全就无法抵抗,根本也不想抵抗……

    “我刚才喝酒了。”

    “我知道。”

    冉羽在他肩膀上蹭了蹭,突然推开他,吭哧吭哧地爬到沙发那头,把书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掏出100元人民币。

    陆自衡:“……”

    “这个是罚款,给你。”

    长指捏过那张纸笔,陆自衡眉头紧蹙。

    这前后的态度对比……他都有些不适应了。

    “但是我去机场花了188,你要给我报销。”冉羽又补了一句。

    头顶瞬间飞过一排乌鸦……

    如果不是看她脸颊绯红,双眼迷离,说话都不利索……他真要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了。

    “给我钱。”一只白嫩小手伸在他的面前。

    陆自衡叹气,随手将那张百元大钞放回她手里,“不用找了。”

    冉羽立刻把钱又塞回钱包,放回书包,拉好拉链……

    那副小财迷的样子,简直了。

    他摇摇头,起身走进厨房。

    刚拿出西红柿,冉羽就跟了进来,无骨小猫一样地抱着他,粘在他的身上,浑身软绵绵的,脑袋小小的,埋在他胸口的位置……

    摸摸她的脸,烫的有些不正常。

    陆自衡动作利落煮好醒酒茶,端着碗,把她带到客厅。

    “张嘴。”

    冉羽睁开眼,看了看面前的小碗,伸手就是一推。

    醒酒茶全部洒在陆自衡的身上。

    “又不听话了是不是?”陆自衡觉得自己的耐心就快被用完了……

    冉羽只是摇头,“我热,不想喝。”

    “不喝的话,醒来头疼,到时别跟我哭。”陆自衡故意恐吓。

    冉羽看着他,突然,抬起下巴。

    陆自衡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热热的小嘴就压在了他的唇上。

    只怔楞了一秒,他便反客为主,含住她的唇狠狠吸吮,一翻身便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一身规规矩矩的校服,躺在他的身下,小脸通红,猫眼朦胧,看起来纯纯的……就像是专门等着让他弄的样子。

    陆自衡眼底瞬间划过一抹笑意,手顺着衣摆滑入,感受那久违的滑腻触感。

    冉羽只觉得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那只大手所经之处,无一不引起电流般的战栗……

    她忍不住,几乎是无意识的就伸手去解他身上的纽扣。

    橘黄色的光线下,男人支起双臂,几乎是纵容的任由她解着纽扣,一颗,接着一颗,直到他精壮结实的胸膛慢慢裸露出来。

    小手往下,又想去解他的皮带……

    陆自衡有些意外,更多的则是惊喜。

    以前没少发生关系,但每次她都害羞的不行,基本都是闭着眼睛,不然就要求关灯,何曾有过这样的大胆和主动?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后,皮带终于松开。

    看着她绯红的脸颊,陆自衡突然伸手,拿过手机,按下录音键。

    “宝贝,我是谁?”

    冉羽不理,小手不停地在他身上忙活。

    陆自衡抓着她的手,换了个口吻,“乖,喊‘老公’。”

    冉羽乖乖张口,“老公。”

    “乖。”陆自衡满意的点头,“说老公我错了。”

    “老公我错了。”

    “我再也不提分床睡了。”

    “我再也不提分床睡了。”

    “真乖。”陆自衡说完,将手机一扔,抱起她就朝着卧室冲去。

    ------题外话------

    开始收费咯~

    求票票~

    今天会有多少人愿意为萌妻付费,愿意为陆三和小羽订阅?

    我拭目以待。

    至于这一章的福利,过两天会上传正版群~

    最后:都看了首订活动公告没有?赶快,评论刷起来,小一去充值了,期待你们把评论区刷爆刷瘫痪!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萌妻高高在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妻高高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妻高高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妻高高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