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脱离危险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脱离危险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229

    欧阳洛看了一眼很是苦恼的宇逸,心中大为不屑.

    只可惜,这唯一翻盘的机会,宇逸并没有抓住,没有压住萧紫语,所以才会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这只能怪宇逸自己,怪不得别人.

    技不如人,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活该.

    “先生,你说孤到底该怎么应对这件事情,萧紫语怎么如此不知好歹啊,竟然连太子妃都不意去做,偏偏愿意跟老九那个混帐东西好上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啊?”宇逸真的是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子,怎么在萧紫语眼里,连一个好不受宠的透明小王爷也不如了呢?

    “太子,这件事的确有些麻烦,这位萧家姑娘可不是好对付的啊.”欧阳洛叹着气说道.

    “孤也不是想对付她,孤还是想娶她过门的,她这样的性子,才能胜任太子妃之位.”宇逸仍旧对这件事情没有死心.

    虽然宇逸今天的确是被萧紫语下了脸面,被萧紫语直接拒绝了,但是宇逸却更加想娶萧紫语过门,这样强悍的背景,加上这样的性格,绝对是太子妃最合适的人选.

    也是宇逸想要的女人,宇逸就想要一个这样一个女人来辅佐自己.

    可是可惜了,萧紫语却怎么也不愿意.

    萧紫语越是不愿意,宇逸这心里就越不甘心,大概这就是人的心里在作祟吧.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迫切的想要去得到.

    宇逸这样的心里,足以致命了宇逸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

    欧阳洛实在已经不想去说宇逸什么了.

    萧紫语都这么拒绝宇逸了,他还能一厢情愿的想娶萧紫语,真是不知道让人该说什么好了?

    “太子,在下劝您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吧,其实颜家的势力也算是很不错,太子娶了颜家长房嫡女,对太子的势力也是很大的一个巩固,何苦这样苦苦追寻一个并不想嫁给太子的女人呢?”欧阳洛就是弄不明白,宇逸这到底是什么心理,非得上赶着去找不痛快,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宇逸何尝不知道,但是他就是不甘心.

    “如果能有法子娶到她们两个,岂不是更好?”宇逸自信满满的说道.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若是太贪心了,未必是好事,太子还是仔细想一想在下的话吧.”欧阳洛真的很不想搭理宇逸,因为宇逸真的是太贪心了.

    “孤知道很难,所以才会来请教先生,如果没有方才发生的事情,孤就会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进行下去了,可是偏偏横生枝节了,这孤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宇逸真的是听苦恼的,除了这样的事情,他除了想到来找欧阳洛帮忙,也不知道该跟谁说了?

    欧阳洛还没说话,宇逸又开口说道,:“孤要不要明天一早去向父皇请罪,然后向父皇表明心迹,趁着指婚的圣旨还没下达,求娶萧紫语做太子妃呢,反正也是孤毁了萧紫语的声誉,孤这样用于承担责任,父皇想必也会很开心的吧.”

    欧阳洛真的一个正眼都懒得给宇逸,这种傻叉主意也能想的出来,看来宇逸真的是被萧紫语给弄疯掉了吧.

    “太子,万万不可,如果您真的这样做了,绝对会惹怒陛下的.”欧阳做虽然不想管,但是也必须要承担起作为一个谋士的责任来,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问的.

    “这是为什么?”宇逸有些不大明白的问道.

    欧阳洛解释道,:“太子,陛下为什么会同意把萧家嫡女许配给九王爷,难道太子就不好奇吗?”

    宇逸抿着唇,皱着眉,没有说话.

    欧阳洛继续说道,:“当初陛下和萧家是有协议在线的,萧家的姑娘不入皇家,当然,萧紫晴是庶出,而且给太子做侧妃,这也算是另当别论了,萧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皇子,就是不想参与到党争当中来,萧家很明显是在这场夺嫡大战中独善其身的,可是为什么避险偏偏就答应了呢?而且还亲自指婚,陛下就不想知道这其中的缘故吗?”

    宇逸当然想知道,但是他的确也是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关系.

    他,老二,老五,都想和萧家联姻,就是因为知道萧家在朝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如果谁能将萧家收于麾下,那么也就距离这九五至尊的位置不远了.

    只是他们都知道父皇不愿意让他们娶萧家的姑娘,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背地里下手,可是宇逸怎么也没想到,这能让宇墨那个该死的家伙捡了便宜.

    “先生有什么看法?”宇逸郑重的问道.

    欧阳洛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的缘故也是很显而易见的,从前九王爷不得陛下的圣心,不是因为陛下心里没有九王爷,而是因为九王爷行事太过于嚣张,甚至连陛下的面子都不给,有的时候会当众让陛下下不来台,所以陛下才会疏远九王爷,但是这不代表陛下心里就没有九王爷.”

    宇逸皱了皱眉,说道,:“这不可能,父皇从前最讨厌老九,这是人人都得知的事情.”

    欧阳洛冷笑了一下,说道,:“真的吗?不见得吧,据我所知,九王爷几乎每次见到陛下都会把陛下顶撞的下不来台,都会让陛下在满朝武面前丢尽了脸面,可陛下的反应是什么?”

    宇逸经过欧阳洛的提醒,不由的回忆起来,好像真的是如此,但是每次父皇气得要死,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对着宇墨大骂一顿,然后让宇墨滚蛋.

    但是说什么实质性的惩罚,好像是真的没有.

    “那我这样说,如果是换成太子,二王爷或者是五王爷也这样做,陛下会是什么反应呢?”欧阳洛似笑非笑的问道.

    宇逸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他们三个人好像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他们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再讨好泰和帝,生怕泰和帝生气,泰和帝对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是一样的,或者有的侍候对老五会亲近一些.

    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

    宇逸从前一直都没有多想,但是现在才明白,表面上看上去,父皇是一点儿都不待见宇墨,可是事实上,还真的不一定.

    宇墨对父皇真的是大不敬,父皇都能忍下去,没有处罚过,也真的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看来孤是真的错了,孤从前从来没把老九那个混账放在眼里,现在看来,老九的威胁也是最大的,比老五还要来的精明多了.”宇逸带着几分嘲讽说道,不知道嘲讽的是他自己还是别人.

    “所以,我猜测,陛下这是要抬举九王爷来跟太子和五王爷平分秋色了.”欧阳洛直接说道,:“毕竟九王爷的能力并不比太子和二王爷差到哪里?虽说出身不大好,但是现在贤妃娘娘得宠,而且还摄理六宫,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想必陛下也不会在意的.”

    宇逸听的火冒三丈,这算怎么回事儿,一个低贱的宫女生出来的贱种,也配和他一较高下吗?

    “贱种,这个贱种也配和孤相争吗?”宇逸咬牙切齿的说道.

    欧阳洛其实很瞧不上宇逸来,其实凭心而论,宇逸的能力未必比得上宇墨,只不过是宇逸占了嫡长的名分罢了,但是这个天然优势,也是因为宇逸的运气比较好.

    若是换了宇墨,只怕皇后早逝,这太子之位也会做的极为稳妥,而不是像现在,风雨飘摇的,随时有可能会被人干下去.

    宇逸连自己的太子之位都保不住,别的,也就不必要说什么了?

    “恕我直言,太子您的出身是被九王爷高贵一些,但是将来可就不好说了.”欧阳洛故意说道.

    宇逸大惊失色,:“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洛笑了笑,说道,:“贤妃何等的受宠,如果在后宫之中,可是一枝独秀,如今已经是正一品皇妃,在这样下去,立后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如果贤妃做了皇后,这九王爷可就与您一样,是正儿八经的嫡出了.”

    大宇朝的规矩向来都是重视嫡出的,虽然以嫡长子位尊,但若都是嫡出,这也就不怎么好说了.

    宇逸气的差点昏过去,贤妃做皇后,这怎么可能呢?

    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这绝不可能,贤妃是宫女出身,老祖宗的规矩在这儿摆着呢,宫女得宠册封都要逐级,并且绝无可能立后,虽然贤妃是个例外,但是作为后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如果要立后,只怕朝中的老臣也不会松口的!”太子很自信的说道.

    “这也不好说,陛下为了贤妃,破例多少次,陛下对贤妃的情谊,太子还看不出来吗?这规矩都是人定的,陛下想开这个先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切就看陛下的意思了.”欧阳洛直接说道.

    欧阳洛分析的真的挺到位的,虽然有规矩在那儿摆着,也许立贤妃为后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未必做不到,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不立贤妃做皇后,如果泰和帝想要让宇墨继承皇位,那么即便是身为太子的宇逸也只能乖乖让位.

    “那孤该怎么做?现在?”宇逸的神色有些慌张,十分的担忧.

    “示弱,现在太子要做的事情就是示弱.”欧阳洛坚定的说道.

    “孤不太明白先生的意思?”宇逸询问道.

    “很明显,陛下现在就是想要抬举九王爷,那太子就不要强出头了,萧紫语这件事,太子现在什么都不要做,更加不要在去妄想娶萧紫语过门了,如果太子真的算计了萧紫语,那么惹怒的不仅仅是萧家,九王爷,更重要的,还会惹怒陛下,其他人还好说,陛下的怒火,太子能承受的住吗?”欧阳洛问道.

    宇逸摇了摇头,:“孤无法承受,若是惹了父皇的厌弃,孤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欧阳洛见宇逸还算是上道,脸色也好看了一些,:“对,其他的人和事情都无所谓,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陛下对太子不满,所以太子什么都不要做,就是最好的了.”

    宇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可是孤什么都不做,不代表萧紫语就能让这件事过去了啊,看萧紫语这个样子,肯定是要寻孤的麻烦,萧紫语要是到父皇面前去告状的话,那孤该怎么办?”

    “放心吧,即便萧紫语将这件事闹到陛下面前,太子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是无心的,陛下总是震怒,也不会太过于苛责太子的,不过太子应该是要损失一部分利益了.”欧阳洛淡淡的说道.

    欧阳洛的大局观非常好,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谋士,他几乎把一切都给想明白了,这件事,只要宇逸从现在开始不再做傻事,那就不会太严重,如果宇逸不听自己的话,那么后果会很严重,让宇逸自己去承受吧.

    “真的不会太严重吗?”宇逸其实真的有点儿不大敢相信.

    宇逸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痕,:“先生看到了吧,这都是萧景宸打的,而且萧大人似乎也对孤十分的不满,孤想想就烦躁不已.”

    “没事的,萧大爷打你这是正常的,虽然你贵为太子,但是萧家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得罪的家族,你在萧紫语沐浴的时候不听劝告,闯进去,若是萧家没有出这口气,只怕会在暗地里报复过来,既然已经打了你,相信不会太为难你的.”欧阳洛安慰的说道.

    宇逸泄气的说道,:“孤也真的是太倒霉了,好端端的怎么就遇到了这件事呢,而且那个刺客也没抓到,真是气死人了.”

    欧阳洛轻笑了一下,:“不重要了,那个刺客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所以我才会阻止太子再去打萧紫语的主意.”

    宇逸有些发怔,完全不明白欧阳洛的意思,:“先生当真知道了?那人到底是谁?”

    欧阳洛很肯定的说道,:“那人就是九王爷宇墨,而且当时,九王爷就藏在萧姑娘的浴桶里,只是太子没有那个勇气查下去,否则的话,肯定可以人赃并获,而局面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欧阳洛真的是忍不住想要吐槽宇逸,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宇逸,不管是智商还是什么,宇逸都和萧紫语不在一个段数上,和萧紫语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被萧紫语耍,也是正常现象.

    宇逸听着欧阳洛这样说,慢慢的就明白过来,合着今天晚上,他是被萧紫语给耍了一通.

    原来萧静儿那个死女人做出来的一系列心虚,不在状态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是故意引着自己上当的.

    这两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联合起来算计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这个女人竟然这样算计孤,真的是该死!”宇逸狠狠的说道.

    宇逸现在才看出来,也实在是太逊了.

    不过能看出来也不错,总比一直当傻子好.

    “看这位萧姑娘的手段,应该对太子的性子极为的了解,不然的话,也不会用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方法来算计太子了.”欧阳洛的语气比较轻松.

    其实他倒是真的挺佩服萧紫语的,比很多男人都果敢,这样铤而走险的方法也敢用,而且还把宇逸弄得这般狼狈不堪,果然厉害.

    “是,孤也感觉出来了.”宇逸的脸色阴沉的十分难看,萧紫语果然算计的很到位,时间也把握的很好,尤其对他的心里,捉摸的更是到位.

    而且演的那叫一个逼真啊,他真的是丝毫都没有看出一点儿破绽来,宇逸想想都觉得心里呕的难受.

    他就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真是太过分了.

    “太子爷不要太过于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了,其实也有一个好消息,也许九王爷以后不会成为太子的威胁了.”欧阳洛突然说道.

    宇逸狐疑的看着欧阳洛,他其实想想也有些焦虑,欧阳洛说话就不能一次性说个明白吗?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九王爷也许就活不过几天了.”欧阳洛耸了耸肩说道.

    宇逸差点直接站了起来,看着欧阳洛问道,:“先生这话可当真?”

    欧阳洛点点头,“他中了我的情殇,虽然九王爷内功比较深厚,原本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的,但是如果我推断的没有错,九王爷真的躲在了萧姑娘的浴桶里,那么肯定他肯定**大动,这样内伤就会严重十倍,也许就没救了呢.”

    宇逸听闻这话,差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这真的是这样,那么宇墨岂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些,宇逸真的觉得心里很痛快.

    他就说这个贱种没有这个好命能娶到萧紫语,肯定是要死翘翘的.

    看他如何跟自己相争!

    宇逸十分解气的想到.

    “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测,也不一定的,万一遇到医术高明的人,也不一定救不回来的.”欧阳洛又补充道.

    宇逸登时脸色又变了,他真的很想和欧阳洛翻脸,就不能说话一次性把话说完呢,老是让人这么不上不下的,到底谁能受得了啊.

    欧阳洛看着宇逸脸色一次又一次的大变,心里也觉得很痛快.

    其实欧阳洛真的不想搭理宇逸,如果不是为了师命,他是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个东宫的.

    但是欧阳洛是真的看不上宇逸,而且是非常的看不上宇逸来,恨不得直接让宇逸滚蛋.

    所以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刺激宇逸,让他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也算是故意捉弄宇逸吧.

    “好了,太子应该没有什么疑惑了吧,这天色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寝宫休息去了呢?”欧阳洛下了逐客令.

    其实他心里是真的很不待见宇逸.

    但是又不得不辅佐宇逸,所以跟宇逸谈完了,也就不想在和宇逸多说话了.

    宇逸心里气的要死,他就不明白了,他堂堂一国太子,欧阳洛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和自己这般说话啊.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能用的到欧阳洛,宇逸真想直接弄死他算了.

    宇逸强忍着怒气,笑了笑,说道,:“天色的确是不早了,打扰先生休息了,孤这就回去了.”

    宇逸说完,站起身里,甩袖走人了.

    欧阳洛并没有起身相送,反而继续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品了起来.

    宇逸也没回头,但是却气得发抖,看来欧阳洛是真的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怕自己多留一秒,或者如果回头的话,就会直接跟欧阳洛打起来,所以直接快步走人了.

    萧紫语一直都等在外间,她心里七上八下的,真的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她甚至不敢想象,若是宇墨真的救不回来了,她该怎么办?

    她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了,真的没有办法了.

    虽然她的外表十三岁,可是却已经是二十六岁的人了,多活了十年,她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很多很多,可是到头来才知道,感情这东西,并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绣心一直陪着萧紫语,看萧紫语这样子,忍不住说道,:“姑娘,你坐下歇歇吧,今天闹腾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吧.”

    萧紫语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累,我心里很乱,你不用管我了,你下去歇着吧.”

    绣心摇摇头,:“不,奴婢要陪着姑娘,姑娘不用管奴婢了,姑娘如果觉得奴婢吵,奴婢绝对不说话了.”

    萧紫语笑了笑,:“好,那你坐下等吧,陪我站了好久了,也该累了.”

    绣心刚想答话,内室的门被打开了,萧紫语立马走了过去,看到李大夫和萧静儿走了出来.

    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

    萧紫语忙问道,:“怎么样了?”

    李大夫的样子看上去很虚弱,却忙回道,:“三姑娘放心吧,九王爷没事了,但是九王爷身体很虚弱,这几天都不能挪动,只能在三姑娘这里休息.”

    “静儿,赶紧的让先生坐下说话.”萧紫语吩咐道.

    萧静儿的精神看上去要好的多,起码比李大夫强太多了.

    萧静儿忙扶着李大夫坐了下来.

    李大夫也不推脱,看样子,也真的是累坏了.

    “绣心,去倒茶来。》>》”萧紫语说道。

    “是姑娘。”绣心忙应声去了。

    很快揪心就把茶杯放到李大夫面前,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了。

    “静儿你也坐下。”萧紫语也看着萧静儿也是累了。

    萧静儿坐在了一旁。

    “先生,今天真的是太感谢先生了,先生对我的恩德,萧紫语无以为报,以后若是先生有什么用得到萧紫语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萧紫语郑重其事的说道。

    李大夫呵呵一笑,:“三姑娘太严重了,老夫原本就是医者,治病救人本就是老夫应该做的事情。”

    “还是要谢谢先生。”萧紫语拱手说道。

    “三姑娘严重了。”李大夫仍旧很客气。

    “那九王爷这就是完全脱离危险了,不会再有性命之忧了吗?”

    李大夫点头,:“是的。:”

    “九王爷是怎么受伤的呢?我刚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他受伤如此严重,虽然脸色看上去不大好看,可是也不像是有性命之忧的啊。”萧紫语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别说是萧紫语了,萧静儿也有些不明吧,方才萧静儿也见到过九王爷,虽然受伤了,但是绝对不可能伤及性命的。

    可是把脉以后,可真的是把萧静儿给吓坏了。

    因为看上去,根本就是像命不久矣的了。

    “九王爷是中了情殇。”李大夫解释道。

    “情殇?”萧静儿惊呼。

    萧紫语不太明白,其实对于这些,萧紫语真的是不擅长,但萧静儿却懂得很多。

    萧静儿的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然后对李大夫说道,:“师父,天色不早了,我送您回去吧,等一会儿我回来自己跟小姐解释就好。”

    李大夫点点头,的确,有些话,他也真的是没法说,还是让萧静儿去解释吧。

    萧紫语是个很聪慧的人,自然明白了一些,看样子萧静儿是明白的,李大夫肯定是有些话不能说的,不如等萧静儿一会儿跟自己说明白就是了。

    “静儿,好生安全的把先生送回去。”萧紫语叮嘱道。

    “小姐,你放心吧。”萧静儿刚想走,萧紫语却唤道,:“静儿,等一等。”

    萧静儿回头,:“怎么了,小姐?”

    “让绣心去送吧,看你的样子,想必也累了,就别在跑这一趟了。”萧紫语有些担忧的说道。

    萧静儿有些感动,她自己都没想到,但是萧紫语却想到了。

    “不用了,小姐,我去吧。”

    “让绣心去吧,相信先生也不会介意的。”萧紫语看着李大夫,说道。

    李大夫点头,:“静儿,你听三姑娘的,留下,你也累坏了,让绣心姑娘送老夫吧。”

    绣心也忙说道,:“是啊,静姑娘,让我去吧,肯定会把先生安全送到家的。”

    萧静儿这才点头,:“好吧,那你们路上当心。”

    绣心应道,:“你就放心吧。”然后才送着李大夫出去了。

    萧静儿和萧紫语一同进到了内室。

    大床上,宇墨睡的很香甜。脸色也好了许多,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呼吸也很平稳。

    萧紫语顺着床边坐了下来。

    看着宇墨熟睡的容颜,萧紫语的心才算是真的放了下来。

    萧静儿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禁不住问道,:“小姐,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九王爷啊?”

    萧紫语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也许吧,反正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其实是无法眼睁睁看着任何我关心的人死在我面前。”萧紫语的语调十分的悲凉,因为前世的时候,真的看了太多次。

    每当有亲人离开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痛入骨髓,那种折磨,真的是太刻骨铭心了,让萧紫语无法接受。

    “小姐,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变了好多,以前的你虽然也不爱说话,但是却没有这么多的烦恼的。”萧静儿有些担忧的问道。

    萧紫语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先说说,刚才为什么听到宇墨中了情殇,然后就一脸尴尬,还非要把李大夫给送走呢?”

    萧静儿听着脸色仍旧是有些尴尬,笑了笑,说道,:“其实情殇是一种掌法,是无量门的独门武功,中了此掌法的人,如果不是太严重的话是不会危及生命的,但是在伤好之前,是不能动**之心的,九王爷一开始受伤并不是太严重,但是却和小姐在浴桶里···”萧静儿并没有说的太直接,因为她知道,依着萧紫语的聪慧,肯定会明白的。

    果然,萧紫语的脸更红,李大夫大概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看到她们拥吻了,而萧静儿知道的毕竟清楚,自然知道宇墨是什么时候情动的了。

    “好了,这件事以后不许说出去了。”萧紫语叮嘱道。

    萧静儿点点头,:“嗯,我知道,绝对不会的。”

    “你也累了,去歇着吧。”萧紫语说道。

    萧静儿摇了摇头,:“没事的,九王爷这里也没事儿了,但是我发愁的是,这三天九王爷是不宜活动的,就算能下床也只不过是只能在房里走动,根本就不能出门,可是这似乎很难做到。”萧静儿对此真的是听苦恼的。

    别说萧静儿苦恼了,萧紫语也发愁,其实单纯来说,将宇墨留在她的静馨阁三天并不难,毕竟这静馨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都是萧紫语的心腹,个顶个都对萧紫语赤胆忠心,即便不是赤胆忠心的也不可能进得了萧紫语的内室。

    可是难就难在,明天是但年初一,按照皇室惯例,泰和帝会带着所有的皇子去太庙祭祖,宇墨是不可能不出席的。

    就算是不出席,也要有合适并且合理的理由才对。

    这件事,的确是很麻烦,也很棘手。

    萧紫语思量了一刻,才说道,:“静儿,这样吧,你赶明儿一早去九王爷府,找到九王府的大管家,宇墨曾经跟我说过,大管家是可信的,你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跟他说,让他想尽一切办法去进宫去通知贤妃,最好,能将你带进宫,你亲自和贤妃说清楚一切的状况,包括昨晚宇逸的那一段,全部说清楚,至于宫里的事情,就让贤妃去应对,咱们都是没法子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好生照顾宇墨这三天。”

    萧静儿重重的点头,的确,这是最好的方法,皇宫的事情他,她们都是使不上劲的,也只能靠贤妃了。

    “也只能这样办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方法了。”萧静儿有些沮丧的说道。

    “对了,还要不要给宇墨熬药什么的。”萧紫语问道。

    萧静儿摇摇头,:“不用了,内伤只要打通经脉就好了,不是中毒,不用喝药的,但是饮食要注意,不过小姐不用担心,我会跟小厨房的人交代好的。”

    萧静儿做事,萧紫语想来都是很放心的,:“好,那我就放心了。”

    “行了,你去歇着吧,我一个人在这儿就可以的。”萧紫语再次催促道。

    萧静儿看了看一个人睡着大床的宇墨,又看着萧紫语,禁不住问道,:“小姐,你打算睡到榻上吗?”

    “是啊,要不然呢?”萧紫语反问道。

    “好吧,谁让九王爷病了呢,让他睡床吧。”萧静儿说着,然后走到柜子旁,打开柜子,拿出被褥开始给萧紫语铺床。

    软榻上本来也铺了厚厚的褥子,萧静儿有铺了几层,就怕不够松软。

    铺好了床,萧静儿才说道,:“小姐,九王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你一个人注意着点吧,也不用太在意,给他倒点水就行了。”

    萧紫语点头,:“你现在,立马赶紧的去睡觉,明天一早你还有大事要做呢。”

    萧静儿只好走了。

    萧紫语并没有立刻睡下,其实她真的是有些睡不着。

    萧紫语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了宇墨身边,慢慢的喝了起来。

    其实萧紫语知道深更半夜的喝浓茶并不好,可是这一夜横竖也是睡不着了,倒不如精神一些好。

    萧紫语脱了鞋子,拿过一个靠枕,放在床头上,然后靠了过去。

    她其实并不敢距离宇墨太远了,万一自己睡着了,听不到宇墨醒过来,就坏了。

    所以这会子,她也是顾不上男女大防了,不过他们两个也真的是没有什么可防的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也真的是没有什么可再防的了。

    萧紫语静静的坐着,烛火其实并不是太亮,但是却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宇墨的脸。

    宇墨的五官,真的是挑不出一点儿瑕疵来。

    相对而言,宇墨的五官有六七分像贤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五官组合起来,丝毫没有一点儿违和感。

    贤妃是那样的倾国倾城,作为一个女人,萧紫语都十分的嫉妒贤妃。

    可作为一个男人,宇墨也是这般的帅气绝伦,让男人嫉妒的要死。

    老天爷也许是真的很厚待宇墨,让宇墨长了一张所有女人都会位置疯狂的脸。

    甚至是她,也忍不住沉沦在其中,这厮,真的是妖孽的可以啊。

    真不知道到底祸害了多少姑娘。

    想到这里,萧紫语却觉得有几分的不可思议,那个吻,宇墨分明很生疏,而且技巧也不好,真的不好。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甚至牙齿相碰,而且宇墨还不小心咬了她嘴唇几下,虽然没有太用力,但是的确弄痛了她。

    这足以证明宇墨对男女之事,真的是有些生涩的。

    但是不应该啊,这厮对女人的杀伤力这么大,萧紫语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送去迷惑宇墨的人,却被宇墨给迷倒了。

    如果不是有超凡一般的俘获女人的手段,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萧紫语真的有些想不通,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萧紫语有些出神的看着宇墨。

    这张脸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看着看着,萧紫语竟然觉得有些困了,眼睛也有些睁不开了,此刻早已经过了丑时,时间真的是很晚很晚了。

    基本上到了一个人最困倦的时候了。

    萧紫语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原本萧紫语以为自己不会睡着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心安,人的心安定之后,也就特别的容易困倦。

    房间里一阵静默,只是有两个人平稳的呼吸声,这个不平职业终于要过去了。

    明天,应该依旧是美好的一天。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