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26 只要你活下去,我们就在一起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226 只要你活下去,我们就在一起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萧紫语就这么看着宇文逸,萧紫语能感觉的出来,宇文逸应该是有些害怕的。1357924?6810ggggggggggd

    其实说起来,萧紫语也算是比较了解宇文逸的人了,前世的时候,他们毕竟做了十年的夫妻,如果不是因为这般的了解宇文逸,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算计宇文逸的。

    “太子爷认为,就这样轻轻的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弥补你对我的侮辱和伤害吗?还是我萧紫语在你太子爷的眼中,就是这么无足轻重的一个人吗?太子爷,你是看不起我萧紫语,还是看不起萧家的人呢?”

    萧紫语的语调很平稳,十分的波澜不惊。

    但是却每一个字都映入了宇文逸的心,让宇文逸根本就回答不上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让他在选择一次的话,他真的不会去惹萧紫语的,萧紫语女人,真的不是好惹的。

    “怎么,太子爷回答不上来了吗?太子爷这般折辱与我,难道不该对我个交代吗?”萧紫语冷冷的问道。

    “萧姑娘,孤也是一番好意,真的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只是担心姑娘的安危,才会这样贸然闯入的。”宇文逸解释道。

    萧紫语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看的宇文逸心底更加的发寒,:“太子爷觉得你自己可以自圆其说吗?”

    宇文逸很肯定的点头,:“孤的心里的确就是这么想的,绝对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

    萧紫语冷冷的看着宇文逸,语气清冷毫无意思的感情,:“太子是觉得我萧紫语是傻瓜吗?之前的时候,静儿已经进来看过我了,我毫发无损,并且也让静儿传话出去,让太子爷放心的离去,太子爷为什么不听静儿的劝告,非得要闯进来呢?静儿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正在净房沐浴,太子难道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清吗?”

    宇文逸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些话,萧静儿说了不止一次,而且还死死的拦住他,他的确是没有听。

    但是这也是有故的,萧静儿的神色慌张,看上去很紧张,所以他认为萧静儿说的不是实话,正是因为起了疑心,所以才会这般不管不顾的冲进去的。

    只是到了现在这一刻,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

    “萧姑娘,孤也是担心静姑娘是因为你被人挟持了,才会这样说,毕竟静姑娘刚才的反应也真的是有些奇怪的,但是孤真的没有任何想要唐突姑娘的意思。”宇文逸十分着急的解释道。

    就算是说出来可信度不大,但是宇文逸还是会说的,总不能就让自己这样被误会吧。

    萧静儿一听这话不乐意了,直接反驳道,:“太子爷,您说这话也太亏心了吧,我什么时候反应不正常了,我一直都在很坚定的拦着您,不让您进去,可是您听了吗?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家小姐在沐浴,可是您非得要闯进去,我怎么都拦不住,您也不能这样吧。”

    萧静儿说完了,委屈到不行了。

    但是萧静儿不同于其他的女子,即便是委屈,也并没有掉眼泪,而是一脸倔强,并且毫无躲闪的看着宇文逸,一点儿都没有示弱的意思。

    萧紫语看着宇文逸,:“太子还要再说什么?”

    宇文逸气的几乎是要吐血了,萧静儿如果当时也是这么正常阻拦自己,没有神色慌张,眼神躲闪的话,他也不会怀疑的,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了吗?

    他恨不得弄死萧静儿这个贱人,全都是因为这个贱人不好。

    “我就只问太子一句话,到底为什么非得要这般羞辱与我,我萧紫语到底什么地方得罪太子了?前些日子,太子与大姑娘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萧家也没有为难太子,并且事情也没有闹大,甚至连陛下那里,都是祖父去周旋的,太子是不是觉得萧家好欺负啊,现在又来折辱与我,太子今天请给我一个交代,给萧家一个交代,不然萧紫语也许做出一些让太子也无法承受的事情来!”萧紫语一字一句决然道。

    宇文逸也吓了一跳,如果这番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也许宇文逸不会当真,可是从萧紫语嘴里说出来的话,就让宇文逸真的是无法不信。

    “语儿,你不要做傻事。”萧大太太忍不住开口说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萧紫语面前。

    萧大太太知道萧紫语的性格强势,说话向来是说到做到的,如果这件事不按照萧紫语想要的方法解决,只怕萧紫语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萧紫语看着萧大太太,笑了笑,说道,:“母亲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有分寸。”

    萧大太太仍旧不太放心,看萧紫语这个样子,反映虽然不大,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子,才危险,历来姑娘家受了委屈,都是要狠闹一场的,可是萧紫语反而没有多大的反应,这根本就是不正常。

    如果萧紫语大吵大闹,大概她也不会这么担心,萧大太太就是不聪明也知道,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总是这般平静的。

    “语儿,你有什么委屈,跟我说,跟你父亲说都可以,千万不可以做傻事。”萧大太太仍旧十分的担心。

    此刻荣氏忍不住开口了,:“有什么可委屈的,大不了就让太子爷负责人就是了,反正咱们家也送去一个姑娘做侧妃了,在送去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荣氏说完这话,萧大太太第一个就怒了,:“二太太这话是什么意思?二太太若是对大房有不满尽管冲我来,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

    都这个矢耦了,荣氏竟然说这样的话,这不是诚心恶心人吗?

    前头贤妃招了六位姑娘进宫,而太子妃的人选也几乎已经内定了,就是颜月瑶,现在荣氏说这话,难不成是相让萧紫语去东宫做妾吗?

    堂堂萧家的嫡女给人做妾,这是要把萧家的脸面丢尽的节奏吗?

    而萧家颜面丢尽了,对荣氏又有什么好处呢?甚至连萧紫云也是抬不起头来的。

    这个道理难道荣氏不明白吗?

    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也是实在是太糊涂了。

    “我怎么胡说了,三姑娘这般不依不饶的,难道不是想让太子爷负责吗?如果不是的话,何苦这样闹腾呢?”荣氏撇着嘴说道。

    萧清和听的十分的不耐烦,刚想说话,萧清风先一步走过去了,直接拉过荣氏,压低声音说道,:“你够了,别闹腾了,赶紧回去。”

    荣氏看到萧清风,冷笑了几声说道,:“唉吆喂,二老爷平时连云姐儿都不管,现在竟然关心起三姑娘的事情来了,真不知道二老爷这是什么意思?”

    萧清风听的差点气死了,荣氏这话说的是个什么意思,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荣氏,你是不是疯了,你要是在惹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萧清风狠狠的说道。

    荣氏瞪了萧清风一眼,狠狠的说道,“那好啊,二老爷倒是不客气一个我瞧瞧,反正在二老爷心里,我早就人老珠黄了,早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了,二老爷不如直接休了我好了,给你那些狐媚子让路!”

    萧清风真想一巴掌抽死这个女人算了,这个女人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啊,简直就让人没法去听。

    “老二,你赶紧把你媳妇儿弄走,别让她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萧清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荣氏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现在都是什么场合了,她还在这儿闹腾,简直就是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荣氏是他媳妇儿,他早就把这种惹祸精给弄出门去了,还让她在这儿耀武扬威呢。

    萧清风也十分的不好意思,毕竟荣氏说的这些话也实在是太没法听了。

    萧清风忙手忙脚乱的把荣氏给拉走了。

    荣氏走了之后,算是安静下来了,好歹没有人胡说八道了。

    不过荣氏的话倒是给宇文逸提了个醒。

    宇文逸直接对着萧清和跪了下来。

    萧清和皱了皱眉,不知道宇文逸这是想要干什么。

    宇文逸虽然满脸都是伤痕,但是却郑重的对着萧清和说道,:“萧大人,今天的事,是孤对不起萧姑娘,是孤唐突了萧姑娘,千错万错都是孤的错,孤已经毁了萧姑娘的名节,但是诚如二太太所说,孤愿意负起这个责任,孤愿意娶萧姑娘。”

    萧清和听完,脸色立刻拉了下来,漆黑一片,几乎跟锅底差不多。

    萧紫语也惊呆了,宇文逸真的不要脸到了极点了,这样的话竟然都说的出来,也真的是没谁了。

    “太子爷请慎言!”萧清和狠狠的说道,:“太子爷的正妃基本已经内定,定国公府的颜月瑶,难不成太子爷是想着让我们语儿给你做侧妃吗?而且好像太子爷的侧妃名额也已经定好了吧。”

    如果不是看在宇文逸是太子的份上,萧清和真的很想一巴掌抽过去,让宇文逸庆幸一下。

    宇文逸一听,忙解释道,:“萧大人误会了,孤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孤怎么可能让萧姑娘做妾侍呢,就是侧妃之位,也是委屈了萧姑娘,只有太子妃之位,才不会委屈了萧姑娘。”

    萧清和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宇文逸继续说道,:“孤会禀明父皇,退了和颜家的亲事,只要萧大人能让孤为萧姑娘负起责任,孤就心满意足了,孤承诺,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把萧姑娘娶进东宫,绝对不会让萧姑娘受到一丝的委屈。”

    萧清和有些发怔,其实他是真的没想到宇文逸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倒是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了。

    “我不愿意!”一道掷地有声的声音缓缓响起。

    众人都忍不住望着声线的来源,是萧紫语。

    萧紫语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带着不容置疑,:“我的意思是,我不愿意,我不会嫁给太子的。”

    宇文逸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毕竟这样被一个女人当众拒绝,真的不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况且宇文逸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

    他贵为太子,高高自上,不应该是所有的女人都应该对他投怀送抱的吗?怎么到了萧紫语这里,反而就这么难了呢?

    “萧姑娘,的确是孤毁了姑娘的名节,孤娶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方才孤已经承诺过了,一定许给姑娘太子妃的位置,萧姑娘为什么不肯答应呢?”宇文逸耐着性子问道,其实宇文逸真的觉得有些烦躁,对于这样一个不识抬举的女人,他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愿意就是不愿意,需要什么理由吗?我萧紫语就是不愿意嫁给你,即便你今天冒犯了我,我也不会让你负责人,但是你却需要付出代价!”萧紫语很不客气的说道。

    她就是要这样当众让宇文逸下不来台,当众不给他任何的脸面。

    这件事,他老早就想做了,对于宇文逸除了厌恶,就是厌恶,再也没有别的了。

    从前的时候,不得不忍耐,因为没有针对宇文逸的理由,可是现在,有了光明正大针对宇文逸的理由了,她肯定是要和宇文逸强硬到底的。

    宇文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萧紫语,他完全没想到萧紫语会是这样一个反映,太子妃的位置竟然也不能让萧紫语动心吗?

    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宇文逸就想让萧紫语做自己的太子妃,但是却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

    但是却出了萧紫晴的事情,原本他以为和萧紫语有无份了,结果后来欧阳洛给他想了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其实刚才一开始的侍候,宇文逸真的有些紧张,以为这件事情肯定对他有太大的影响,可是经过荣氏的提醒,他立马反应过来了。

    真的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求娶萧紫语,让萧紫语嫁给自己,至于颜月瑶那个女人,自然是比不上萧紫语重要的。

    况且出了这样的事情,相信父皇肯定也会同意的。

    毕竟是他不小心冒犯了萧紫语,毁了她的名节,谁也没法子不同意,不是吗?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想到萧紫语竟然会拒绝,而且还是拒绝的这么彻底,这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萧姑娘,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宇文逸的语气也有些不善,凭心而论,他真的觉得对萧紫语已经足够有耐心了,可是萧紫语还是这样不识抬举,也真的是太过分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太子爷做了错事,难道不应该付出代价吗?”萧紫语反问道。

    “可是孤打算为姑娘负责人的。”宇文逸反驳道。

    “可是我不打算让太子负责,我只是打算让太子付出应有的代价。”萧紫语直接说道。

    宇文逸几乎是要气炸了肺,这个萧紫语,不光是伶牙俐齿,也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萧姑娘,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宇文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我过分?”萧紫语嗤笑一声,“太子这话何意?太子大年夜闯入晋国公府,闯入我的闺房,竟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说我过分,太子未免也太嚣张了一些吧,看来我萧紫语,还有整个晋国公府在太子眼中也算不得什么啊?那不如咱们现在进宫去,让陛下主持公道如何?”

    宇文逸听了这话,几乎是气血上涌,这火气都快要把他整个人给弄炸了。

    萧紫语这是裸的再威胁自己啊。

    而且还是用这种直接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威胁自己,可见萧紫语是一点儿都没把他这个太子殿下放在眼里的。

    “语儿,你先别这么激动。”萧清和走过来,轻声说道。

    萧紫语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萧清和看着宇文逸,直接说道,:“太子爷,今天的事情,你必须要给萧家一个解释,也要给语儿一个说法,不然的话,咱们只能让陛下来主持公道。”

    宇文逸有些焦急,:“孤已经要负起责任了,可是萧姑娘不同意啊,萧姑娘到底要怎么样呢?”

    宇文逸真的有些崩溃了,他没想到萧紫语这么的软硬不吃,他都愿意因为萧紫语得罪颜家,放弃颜家的亲事了,萧紫语到底想怎么样呢?

    他从来没觉得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逼成这样?

    “语儿,你现在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萧清和看着萧紫语问道。

    萧紫语冷冷的看着宇文逸,却对着萧清和说道,:“父亲,我没什么想法,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忍下这口气,今天当着众人的面儿,我也不想隐瞒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陛下早就已经答应把我许配给九王爷了,而今天太子却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太子要交代的不仅仅我,萧家,还要给九王爷一个交代!”

    萧紫语这话,犹如一到惊雷一般炸开了锅,几乎让宇文逸喘不过气来,宇文逸恨不得直接去死得了。

    怎么会这样呢?

    父皇怎么会把萧紫语许配给老九那个混账呢?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难不成父皇是想着抬举老九吗?

    想到这里,宇文逸禁不住十分的担忧。

    好不容易将老二斗下去了,难道还要跟老九继续斗下去吗?

    真是太头大了,宇文逸此刻的脸色只能用五颜六色来形容,简直就是一个调色盘啊。

    萧紫语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将自己和宇文墨的亲事说出来,就是想看到宇文逸被打击过度的样子。

    她就是想要扰乱宇文逸的心神,让宇文逸整个人都不安稳。

    然后她还有更一步的目的,只是现在什么目的,却不能说出来。

    萧清和听了萧紫语的话,禁不住点了点头,:“语儿说的对,明天一早,这指婚的圣旨,会下达到各家,太子今晚的所作所为,不单单是萧家蒙羞,也会让九王爷蒙羞,所以,太子的确是要萧家,给语儿,也要给九王爷一个交代。”

    说实话,宇文逸都没听清楚萧清和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他满脑子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萧紫语为什么会同意嫁给宇文墨。

    不管怎么说,宇文墨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宇文墨的出身不好,生母是宫女出身,虽然现在也是正一品贤妃了。

    可是他们都心知肚明,不管贤妃多么的受,都不可能被册封为皇后的。

    这就是老祖宗的规矩,宫女得也要逐级侧妃,而且宫女绝对不能被立为皇后。

    贤妃的侧妃虽然打破了规矩,但是只要不被册封为皇后,也就不会有人来触泰和帝的眉头。

    毕竟皇帝后宫之中,有一个爱一些的小妾,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也就无人过问。

    所以说,贤妃的出身,是宇文墨身上最大的硬伤。

    而他才是所有皇子里头出身最正统的那一位。

    他可是原配皇后的唯一嫡子,这个身份,谁也比不上他。

    大宇朝的规矩,向来是已嫡长为尊,他是既占嫡,又占了长,所以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这一点,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让萧紫语舍弃他这个高高在上的太子,而且去选择一个庶出,窃出身不好的宇文墨呢?

    他就是弄不明白这一点。

    真的是弄不明白。

    所以,现在宇文逸是一脑门子的官司缠不清,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太子,太子。”萧清和再一次开口催促道。

    宇文逸有些茫然,回了神,才勉强笑道,:“总之今天的事情,是孤的不对,既然父皇已经同意将萧姑娘许配给九皇弟,那孤肯定不能夺人所爱,萧姑娘想让孤怎么做,可以直说。”

    他真的是受到了太大的打击了。

    “让太子爷怎么做,太子爷都会答应的吗?”萧紫语笑着问道。

    宇文逸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是真的不知道萧紫语会怎么做,可是看萧紫语,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吃亏的人。

    宇文逸抿了抿唇,说道,:“是的,只要孤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脱的。”

    萧紫语却淡淡的说道,:“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还有,我现在很累了,想要休息了,我什么时候想好了再说吧。”

    萧紫语说完,直接转身走进了房间,把所有的人都晾在了原地。

    萧静儿也有些张口结舌的,她实在是觉得自家小姐这气势,也太强了吧,就这样走人了。

    她也福了福身,:“老爷,太太,我去侍候小姐了。”转身也走了。

    萧清和摇了摇头,这丫头的性子,的确是太孤傲了些,尤其是这样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宇文逸,宇文逸好歹也是当朝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苦这样呢?

    不过萧清和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宇文逸今晚做的事情,也太让人不能容忍了。

    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这样闯入一个姑娘家的闺房啊。

    这简直是太折辱人了。

    “太子请回吧,这个时辰也的确是不早了,有什么事情,过几天再说吧。”萧清和也下了逐客令,其实萧清和也没有给太子好脸色。

    宇文逸真的是吃了一肚子气,长这么大,他真的还是头一次被人无视成这样。

    先是被萧紫语拒绝了,然后有被无视了,然后现在还要被人赶出来。

    宇文逸真的觉得自己活了这快二十年了,今天受的气,比这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大,根本就是没发用语言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和感受了。

    而窃最严重的是,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好像就白受。

    “萧大人,你很好,真的很好,萧家也很好。”宇文逸咬着牙说道,然后就带着人匆忙离开了。

    萧大太太看着太子这样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开口说道,:“老爷,妾身瞧着太子爷好像真的听生气的。”

    萧清和冷笑了一下,:“他生气,他今天对语儿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轮的上他生气吗?”

    萧大太太轻叹了一声,:“别的妾身并不担心,只是担心语儿的亲事,老爷,这件事情也不能闹得太大了,如果闹的太大了,被九王爷知道了,九王爷玩一会嫌弃语儿该如何,若是以后他们小夫妻为了这件事闹气就补好了。”

    萧清和眉头皱了一下。

    萧大太太却继续说道,:“语儿性子强势,虽然聪慧,但是对与男女之事,并不是太明白,她身上太缺乏女子的柔婉,只是精明干练,在夫妻相处里,是不够的,所以妾身原本就担心语儿和九王爷处不来,现在更是担心了。”

    萧清和点了点头,:“还是你的心思细腻一些,只是这孩子性子倔强,今晚估摸着也是真生气了,赶明儿我找她谈谈。”

    萧景宸在一旁忍不住说道,:“父亲,难道语儿这委屈就白受了不成!”萧景宸的语气很显然,是有几分的隐忍的。

    “你不是狠揍了太子一顿吗?”萧清和问道。

    “揍一顿就算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太子,我今天非得阉了他不可!”萧景宸狠狠的说道。

    萧景宸是真的很生气,看着妹妹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他都恨不得弄死宇文逸,可是偏偏不能,谁让宇文逸是皇子,是太子爷。

    “好了,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为父心里有数。”萧清和说的很坚决,:“都散了吧,被在这儿打扰语儿休息了。”

    萧清和说着,让一行人都跟着退了下去。

    萧紫语和萧静儿一直都在外头听着,直到人都散去了,萧紫语才走进了净房,结果进去一看,宇文墨这家伙竟然在安安稳稳的泡澡。

    而且还把衣服给脱了,湿漉漉的夜行衣就扔在了地上。

    萧紫语也气的不轻,:“宇文墨,你竟然还有心情泡澡?”

    宇文墨的脸色真的不是那么的好看,抬起头,看着萧紫语,想要站起来,却无力的坐了回去。

    很显然,萧紫语也看出了不对劲,忙对外头喊道,:“静儿。”

    萧静儿应了一声,马上就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禁不住捂住了眼睛,心里狠狠的对着宇文墨吐槽了一阵,不过实在是不可否认,九王爷这身材真的是很好呢。

    平时看着挺瘦弱的一个人,但是脱了衣服,看着真的是挺好的,尤其是前面的胸肌,看着都令人流口水啊。

    幸好萧静儿不是花痴,不然的话,可能直接就被宇文墨给迷倒了。

    “你这丫头,让你进来诊脉的,你闭上眼睛做什么?”萧紫语焦急的说道。

    “可是,九王爷没穿衣服,怎么诊脉啊?”萧静儿仍旧捂着眼睛说道。

    “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先把他给弄出来再说,他的身体真的挺虚弱的。”萧紫语劝道。

    萧静儿一听,立马说道,“我不去,我绝对不去,我死都不会去的。”萧静儿说完,直接跑了。

    这可把萧紫语给气炸了肺,这叫什么事儿啊?

    萧紫语看着宇文墨的脸色越来越差,随时都快要昏倒的样子,也没办法了,她只好走上前去,抓住了宇文墨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问道,:“宇文墨,你能站起来吗?”

    宇文墨皱皱眉,声音也很虚弱,:“我尽量试试吧。”

    萧紫语真的很想吐槽,这叫什么事情啊。

    她去拿了一块干净的棉质浴巾,然后对宇文墨说道,:“我扶你起来,你自己擦拭一下身体,然后先围着浴巾,到外头去躺着,再让静儿给你诊脉。”

    宇文墨重重的的点头。

    然后宇文墨直接扶住了萧紫语的肩膀,借力萧紫语的身体,总算是站了起来,萧紫语直接闭上了眼睛,她虽然不是未经人事的萧姑娘,但是也觉得这个场面有些辣眼睛。

    宇文墨看着萧紫语这副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心里却暖意融融的。

    他拿过了萧紫语手中的浴巾,然后粗略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就围住了自己重要的部位。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宇文墨的语气还是有些微弱。

    萧紫语睁开了眼睛,虽然宇文墨腰部以下都被浴巾给挡住了,但是整个上身却真的是着,这个场面真的有些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反正是挺尴尬的。

    但是非常时刻,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萧紫语只好扶着宇文墨离开了净房。

    萧静儿就在外面等着。

    萧紫语把宇文墨扶到了自己的上,让宇文墨躺下,然后拉过被子盖在了宇文墨身上,虽然房间里地龙烧的很热,但是宇文墨穿的这样,还是盖着点吧,万一着凉可就不好了。

    直到宇文墨盖好了杯子,萧静儿才磨磨蹭蹭的过来,拿过宇文墨的手臂,开始给宇文墨诊脉。

    越是诊脉,萧静儿的脸色就越是凝重起来了。

    最后萧静儿直接说道,:“小姐,我没办法,还是让李大夫来吧。”

    萧紫语也大惊失色,问道,:“你说什么,你也没有办法吗?”

    萧静儿点点头,:“九王爷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而且九王爷之前催动了内力,加重了内伤,还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现在内伤已经很严重了,我真的没法子,如果再不医治的话,只怕九王爷活不过三天了。”

    萧紫语听的都愣住了,:“静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萧静儿也很不愿意继续说下去,但是也是必须要说的,:“真的,小姐,必须去找李大夫了,我师父也许会有办法的。”

    萧紫语皱了皱眉,几乎是一时间就下了决心,:“你去找吧,李大夫也在咱们府里二十多年了,他的为人,我们都信得过,相信今晚的事情,他守口如瓶的。”

    萧静儿点点头,:“小姐放心吧,我会劝服师父的,只是今天是大年夜,师父只怕也回府了,我现在要出府去,在这期间,你要好好照看九王爷,千万不能让九王爷昏迷不醒,知道吗?”

    “嗯,你放心吧,你让绣心跟你去吧,你们三个都对我赤胆忠心,天色这样晚了,你一个人我实在是不放心。”

    “我知道了,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你好生照看着九王爷,记得我的话,千万不能让九王爷昏迷,不然就真的没救了。”萧静儿再一次叮嘱道。

    萧静儿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

    萧紫语直接坐在了边,宇文墨的的样子真的很虚弱,虽然睁着眼睛,但是脸色苍白,嘴唇也泛白。

    “宇文墨,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萧紫语握住了宇文墨的手,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在这一刻,她真的好紧张,好害怕,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可就是害怕,害怕宇文墨如果真的就这样死了,该怎么办?

    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宇文墨虚弱的笑了笑,:“放心吧,语儿,我不会死的,我还没有娶到你,我怎么会死呢?”

    萧紫语听到这句话,真的很想哭,但是却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

    “嗯,对,你还没有娶到我,你怎么可以死呢?”萧紫语附和着说道。

    宇文墨看着萧紫语,这张脸,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一样,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样想要娶一个女人,萧紫语是第一个他有这样感觉的人。

    “语儿,我真的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就喜欢上了,而且喜欢的不能自拔,我真的很想,很想把你娶回去。”宇文墨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萧紫语的发丝。

    萧紫语听的心酸不已,她知道,此时此刻,宇文墨说的话句句都是发自肺腑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刚才萧静儿的话,宇文墨应该听的很清楚。

    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他也没有必要骗自己了。

    “宇文墨,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知道你是想要好好的跟我在一起的,我现在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们才能好好的在一起。”萧紫语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

    其实萧紫语一直都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变得很冷了,前世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她看着她的亲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了自己,那种心如刀割的滋味儿,她真的是够了,真的是不想再尝试了。

    所以,她仅仅的封闭了自己的心门,她不想在去爱了,不想在付出感情了,就是因为她爱的太多了,才会把自己伤的这么的彻底。

    所以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宇文墨,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来,宇文墨也一点一点的走进了她的心里,也许从上一世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交锋之中,他就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心里,只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察觉到而已。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